关于“大乘非佛说”的问题,颠覆破坏大乘根本,为佛弟子切不可等闲看之丨雪相法师

    143

    关于“大乘非佛说”的问题,颠覆破坏大乘根本,为佛弟子切不可等闲看之

    作者:雪相法师

    这次我们坐下来聊聊天,谈谈群里这两天发的辩论文章。这是今年教内第二个比较大的事件,上次是索达吉堪布凭自意删添《法华经》,现在呢?是“大乘非佛说”的论调又被广泛讨论。

    其实这种论调早就存在了,从佛陀入灭以后百年间,到六七百年间,再到佛法传入中国后的一段时期内,直至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不论从古代的印度、南亚地区,还是近代日本、台湾一带,都有非常激烈的辩论。这次是老生重谈,但是意义还是非常地重大。这个问题若是不能解决,或者是不能维护,那就会动摇我们大乘佛法的根本了——也就是整个汉传佛教,乃至藏传佛教的权威性。

    所以,虽然小和尚我人微言轻,学识浅薄,但是护法护教的愿心还是热情而理性的。为了守住大乘佛法的清净传承,这次也是不得不冒充学家,也写了几篇小文。而能够为这次护法护教贡献一点微薄的力量,我觉着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也是义不容辞的;因为作为一名传统的大乘佛法的信仰者,这是必须要捍卫的。

    作为大乘佛子,要有自利利人、弘扬佛法的精神。从自利而言,你对大乘有信任,对大乘的解脱、成佛有一种向往。即使我们这一世难以修行成就,我们对极乐世界还有一种寄托,我们临命终可以借佛的愿力,到阿弥陀佛的国度,继续听闻佛陀的教法,直至成佛。从利他而言,也是因为深信大乘佛法中所说的“众生平等”、“一切众生曾经互为父母兄弟”、“一切众生皆具佛性”、“一切众生都能成佛”的精神,从而生感恩的心、发慈悲心去利益他们。

    而现在有人把你信奉的大乘给颠覆了,说这都是些哲学思想,是些诗词理论,是佛弟子对佛陀的一种缅怀,是歌颂的颂词,是一些神话故事——这个不可谓用心不狠,不深!因为他把我们对大乘佛法中,十方佛陀、十方净土的信仰完全给颠覆了,这个问题是不能够等闲视之的。否则就像前几天我说的那样,印顺法师不是失道者,我们才是大乘佛法的失道者。因为一旦大乘佛法的根本合理性被动摇了,不但自利不成,利他也难以让人起信,更不用谈修成断证圆满、神通无碍、智慧无穷的圆满佛陀了。

    而我们天天说在修学大乘,弘扬大乘,但你最后得出结论,认为大乘不是佛亲说的,不是法王子说的,不是从如来实证的朗然大觉中流露出来的,而都是后人炮制出来的。也就是说大乘佛法的圣性解脱被消解了——不是实证的经验,而是缅怀的诗词创作,那我还去信这个大乘的“成佛”,有什么意义呢?那么整个汉传佛教的信仰,也就彻底地土崩瓦解了,千百年来祖师的证悟也就都成为了儿戏。这真是太可怕的事情了!因为一位老法师似是而非的言论,不但颠覆了传统,而且还否定了成佛,这对于我来说,对于所有大乘信仰者来说,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而我们学佛的目的是成佛对不对?是往生极乐对不对?是自利利人同得解脱是吧?要是没有这样的根本信仰,那就直接可以去学老庄了,因为这还是本土的,还是华夏文明,多有亲切感。所以说,这种以解构圣性真理为目的学术研究,以“用佛法研究佛法”为招牌的相似性理论,以“大乘是佛说”为幌子的“非说佛”言论,以僧宝的形象来瓦解大乘的危害是最为严重的。这些理论完全是作者师心自用,妄凭己见,靠自己仅有的知识逻辑和狭隘的人本理性态度,来质疑千百年来的真理,来质疑无数成就者实证的功德。而且还用各种臆想推测的自我定义,去定义自己不了解的事物,所写所说行文流畅,歪理成章,自己制造了一套诡辩诡证的圈套来楷定古今。

    这个在我看来完全是一套自圆其说的忽悠理论,是一个博地凡夫的精神狂想,毫无操作性,毫无实证性,是一堆充满漏洞的自言自语。但它又的确是忽悠了那么多的人,而且能使得这些人死心塌地地去追随。所以说这个问题对于末法时代,无修无证的凡夫来说,对于初入佛门尚未实证的弟子来说,对于没有传承的佛法研学者来说,还是很有杀伤力的,这的确是不得不要深加警惕。因为有些人总是喜欢头脑发热,盲目从信,所以为了不让大家一不小心步其后尘,我也是一再地反复强调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虽然老法师言论惊人,年高岁长,硕果累累,的确唬住了一批不事修证,所知障很严重的人;但也还是有很多明人志士拍案而起。不论是印顺法师的长辈,如太虚大师,还是后来的莘莘佛子,乃至是老法师的一些随学者,都有理有据地从老法师所依据的科学实证、人本经验、世俗理性、学术规则等多方面,批驳了印顺法师的谬论,揭露了印顺法师随自意谬解佛经的歪理。相信一直关注这次事件的人,一定看过了很多这方面的论文,在这里我就不再多说了。若是有需要的话,到时候这篇录音文字打出来之后,可以摘录一些经典的论析,附到后面。

    我相信这次,一定是诸佛的护佑、护法菩萨的加持,还有历代祖师们实修实证的精神,跨越时空地对我们产生了感染,才有了这次轰轰烈烈的护教行为。所以这一次护教行为,是一场难得的机遇,大家不要失去热情,不要淡然视之,而是要各尽其力,再接再厉,把这次的讨论成果,装订成册,付梓流通,让正法的先见之明先入为主地扎根到各大寺院、法宝流通处、佛学院、佛教会等正法输出的第一线。不致于让后来的学人继续茫然于无知的情识辩解之中,失去对大乘圣性的依靠,孤独地继续流浪三界,醉生梦死。

    这次事件,也是给我们护教者提供的一次绝佳的培福培慧的机会。因为诽谤大乘的事件并不是时时存在,要知道弘扬一部《法华经》,或者《金刚经》,乃至是一句佛号、一句咒语,其中功德,佛都说那是尽法界不可称量,尽其智不可思议的事情——更何况是我们要护持整个大乘法藏,将其全盘托起。想想就知道这是多么伟大的一件事情,多么不可思议的行为!所以希望大家都能够努力去做,好好护持。

    接下来呢,我们讲一下历代祖师们的一些事迹,希望可以增强大家对大乘佛法的信心。

    天台宗智者大师,想当年“九旬谈妙”——也就是智者大师讲《法华经》,光讲一个“妙”字就讲了九十天——最后把这个题目讲完,出来《法华玄义》二三十卷,光讲一个题目就讲了这么多,比整部经典的内容还要多。后来灌顶大师总结要义记录了十卷。大家想想,智者大师有如此的智慧,还用得着去宣讲一个从印度传来的而且是伪造的经典吗?大师都能“九旬谈妙”,一个“妙”字就能讲得那么深奥了,还用去发挥别人伪造的一部经?他老人家自己写一部不就好了!所以他们说大乘经典是印度人造的,这是贬低我们汉人的智慧。我们自诩五千年文明,唐诗宋词,历史人文,难道连这点神话故事还创造不出来啊?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大乘非佛说的论调都是无稽之谈。

    还有智者大师想当年,讲《摩诃止观》,讲完后有一位梵僧(印度来的僧人),看到以后就对大师说,您所讲的这个意趣和《楞严经》上讲的意趣是相符的。当时《楞严经》还没有传到中国来,智者大师一听,“原来是这样啊”,他就非常希望这部经典传过来,所以就在天台山设立了一个拜经处,希望《楞严经》早日传来,利益我们汉地的众生(据说大师拜了十八年之久)。智者大师所讲的观心妙理和六根的功德,都在《楞严经》上有详细的剖析,而且是圣言量。所以从这点来讲,虽然大师玄悟了佛心,在经典没有传过来的情况下,就能够把佛的意思宣讲出来,但是为了让所有的人都起信的话,能有佛陀的圣言量来做证明是最好不过的了。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历代祖师对佛说的大乘经是有多么地尊重,大师辛辛苦苦拜了十八年,一直到圆寂,也始终没有见到这部经典。

    等到了唐朝的时候,智者大师拜经求法的精神感染了一位印度的僧人般剌密谛。他听到智者大师的事迹后,叹未曾有,心想这部经典一定跟东土的众生有甚深的因缘,所以发愿要把这部法宝传进来。但是这部经典在当时是印度的国宝,是不允许外传的,大师携经渡关,屡次都被遣返,后来大师只好剖开手臂,把经卷缝进去,等伤口长好后,才顺利渡关来到汉地。那个时候,宰相房融正好做了广州的太守,般剌密谛大师登陆广州后,房融邀请大师和另外两位法师弥伽释迦、怀迪,在制止寺一起翻译此经,他自己担任润色的任务。等经文翻译过来以后,般剌密谛大师就要回去了。因为当时大师是偷渡来的,国王要兴师问罪,惩罚守边的官吏,大师悲心炽盛,所以发愿要赶快回国,自己去承担这个责任。等回国后,大师便坦然接受了严厉的刑罚。

    大家想想我们智者大师,有如此的智慧和悲心,为了求得佛说的大乘经典不辞劳苦地礼拜十八年。而般剌密谛法师不惧苦痛,不畏制罚,毅然而然地把佛说的原典传进来。这是怎样的智慧和勇气?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难道像这么有智慧和勇气的人,还不敢自我创造经典吗?还不敢去质疑大乘经典的合理性吗?因为这部《楞严经》也是龙树菩萨在龙宫里取出来的。

    而大师之所以如此地渴望原典,那就是基于对佛说的大乘佛法的信心。因为大师已经如实修证得到了如经所说的利益,这就说明智者大师实证的经验,在进入甚深禅定后所见的灵山一会俨然未散的事迹是真实无误的。慧思大师见到智者大师所说的,与大师曾灵山一会同听法华这都是真实的现量宣说。要知道慧思大师现世证得六根清净位,即是与小乘见思惑断尽的大阿罗汉果位相同,绝不会说虚语、妄语。并且慧思大师为智者大师印证,说大师所证的境界,“非我莫识,非汝莫证”,这都是真实不虚的。而绝不像是印顺法师嘴里所说的那样,智者大师亲见灵山一会俨然未散,只是自己禅定经验里的分别幻影而已。

    印顺法师自己在《学佛三要》中说自己根本没有禅定经验,但却敢大胆地猜测一位有修有证、禅定甚深的大师的境界,这不是狂想是什么?这简直是对智者大师的亵渎,是对历代祖师实证境界的侮辱,是对佛法研究的极度不负责任。而且照这么说的话,佛说的小乘经典其实也是不可以相信的,因为也有可能是佛陀自己的“幻见”而已。因为智者大师也是一位追随佛陀的菩萨比丘,因为都是一脉相承,严尊佛制,正所谓“有其子必有其父”也。

    不光我们智者大师,想当年道生法师,当《大般泥洹经》传过来六卷后,道生法师依着经文的意理宣讲,但是他冥悟了经文中所未发挥的部分,他认为一阐提也有佛性。就是说这些诽谤佛法,不信因果轮回,无惭无愧,不随佛所教诫的人,这样的人都有佛性。当时引起教界一片哗然,都惊叹这个和尚简直太能胡说八道了!因为当时完整的《大般涅槃经》还没有传过来,一般人普遍认为一阐提没有佛性,所以当时大家把道生法师所讲的都定为异端学说。

    但是道生法师凭借着对佛法的超然领悟,他对自己的所悟所行的境界非常有信心;但很无奈的是,当时跟他学的弟子们,都不跟他学了,而且还来叫骂反驳他。后来他就到山林里说法,把草木石头都当成听众,讲完后就问它们说:你们听听我讲的这些道理,对不对啊?谁知那些石头也点头了。这就是“顽石点头”成语的来源。后来《大般涅槃经》传进来,果然,我们在上面看到了一阐提也有佛性的这么个论点。由此我们可以思考:难道道生大师也是和古印度这些伪造经典的人串通起来的?而且还是隔空喊话,而且他还要竭力维护古印度僧人的这种阴谋?这显然是说不通的。

    还有我们玄奘大师,幼年就跟着父亲学儒家经典,而且是备通经典,爱古尚贤。玄奘法师小时候就通达儒家经典,与人家谈世间法的时候都能够引经据论,非常了不起。在他十三岁的时候,就发心要出家,而当时剃度僧人的标准非常严格,并且他年龄也不够,但是当主考官问他为什么要出家时,他却答出了“远绍如来,近光遗法”的豪言壮语,故而感动了主考官,被破格录取。他出家以后,为了化解南北方佛法的异见,为了光大如来遗法,故而毅然而然地西行五万里,历经十七年,遍历一百一十多个国家,从印度翻译了七十五部,一千三百多卷的经典回来,然后还写成了《大唐西域记》。

    而且玄奘法师想当年在印度,参加当时的辩经大会——辩经大会是由国王主持的,还有十八个大小国家都参加了,其中来参加辩论的,佛教的也好,外道的也好,聚集了六七千人之多。玄奘法师造了一部论(《破恶见论》)来破除小乘的《破大乘论》,当时不论大乘小乘所有的人都无法难问,甚至都不能改动其中的一个字。凭借这次辩论法会,玄奘法师名满天竺,被小乘的修行人尊称为“解脱天”,被大乘的行人誉为“大乘天”。

    大家想想,这么一位名满印度、学冠中西的,博士教授级的,现在应该评为院士级的人才,有这么高的智慧,还要把印度人创造的,辩论还辩不过他的一些经典取回来,然后翻译给我们中国人吗?那玄奘法师也太傻了吧!玄奘法师有这么高的智慧,还用翻译吗?回来自己宣说就好了呀!反正谁创作也是创作!而玄奘法师为什么一字不差地翻译给我们?那就是基于对大乘的信仰,对佛陀的信仰,对佛法的清净传承,这种虔诚的佛教素养。

    还有鸠摩罗什大师,那也是一位神奇的人物。想当年前秦的皇帝苻坚派将军吕光和姜飞等人,率七万多兵马,去征伐龟兹、乌畜等国。为什么呀?那就是为了迎请鸠摩罗什大师。当时吕光临行前,苻坚对他说了一段话,我给大家念念:“帝王应天理而治理国家,以爱百姓为根本,岂能为贪图其他的利益去征伐别国?正是为了去邀请有道之人的缘故。朕听说西域有鸠摩罗什,深解宇宙间一切事物的形象,还擅长阴阳之术,为后学之宗师,朕非常想念他。贤哲之人,是国家的大宝,若攻克了龟兹国,立即将罗什送来。”也就是说,他派人去抢国宝了,什么国宝啊?人中龙象之才,大智慧的人——鸠摩罗什。可是当吕光抢得大师以后,由于前秦的政变,苻坚被反叛,那吕光就在凉州城南这么个地方自立为王。

    等到了后秦姚苌继位的时候呢,又去派人迎请大师,可是西凉国人都知道大师的才德智慧无与伦比,给了他们一定会让后秦的国力更加强盛,所以始终不肯送回。到后来姚苌的儿子姚兴即位的时候呢,又想起来这件事情来了,又去迎请。当时吕光的儿子继位了,可他还是不肯归还大师,那姚兴就不干了,最后大动干戈,派人把西凉国给灭了,才把大师迎请过来。由此可见,古人对一个智者的尊重到了什么样的程度!为了迎请这么一位法师,两个国家被灭掉,大概也就这么一个传奇人物吧!

    鸠摩罗什大师经过这么多曲折艰辛,来到我们汉地后不辞劳苦翻译了大量的经典,像历来持诵最多的《妙法莲华经》、《金刚经》、《佛说阿弥陀经》,这都是我们鸠摩罗什大师翻译的,全部的译本大概有七八十部,三四百卷那么多。大师说如果我所翻译的这些经典没有错谬的话,愿我火化后舌根不坏。而在我们的僧传上记载,那真的就是舌头不坏,一直保存到现在(在甘肃省武威市的罗什寺,有一座鸠摩罗什法师的舌舍利塔,多年来常有神迹)。

    大师智慧超群,举世无双,那也是兢兢业业、老老实实地翻译佛经,也从来没有去质疑过。难道是大师智慧不够吗?我估计是现在人“智慧”太高了,想发掘出一点古人未做过的事情来扬名立万吧。还有法显大师、义净法师、不空三藏等等这些大翻译家,不畏劳苦,兢兢业业地翻译了这么多的佛经,难道这些大智慧的人都不懂得质疑吗?

    看看现在的人,刚学了一点东西,也没有实修实证过,只是吸收了一些西来的,别人丢掉不用的理论,就拿来质疑佛法,去超佛越祖,这简直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但有些人就是会忽悠人,靠的就是歪理逻辑,靠的就是“理性”的牌子,靠的就是著作等身,靠的就是长命百岁,靠的就是这些跟真理不搭边的感性牌,这个真是让人感到可悲!

    要知道五度如盲,般若为导,一个人连最基本的信仰,最如实的智慧都没有,那即使是像乌龟一样长寿,像大鹏金翅鸟一样有神通,像孔老夫子一样为人正直,那又怎么样?若是连清净的传承、最殊胜的正见都没有,那就随意地自裁己见,楷定古今,说得难听点,这不是疯言疯语是什么?

    从这次义辩会开始到现在,这么多天来,我们已经转发了很多的论文,都已经把老法师的错谬之处、逻辑混乱的地方分析得这么清楚了,可是有些人仍然置若罔闻,“义愤填膺”地保护自己的导师,宣扬大家不要看这些“有毒”的论文,一味地搞人身攻击。或者移花接木,绕开印顺法师的错谬言论,为其打打感情牌、佛学大师牌、义学泰斗牌、两岸交流大使牌、僧格被人侮辱牌,完全置大乘佛法命脉于不顾,把这么一位大乘佛法的狮子虫捧上天,这实在是令人感叹,可悲、可怜!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义净三藏法师在《翻译名义集》卷三,所提的那首诗,那首对《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中记载的,五十七位高僧赴印度求法的生平传记高度赞叹的诗偈:

    晋宋齐梁唐代间,高僧求法离长安,

    去人成百归无十,后者安知前者难。

    路远碧天唯冷结,沙河遮日力疲殚,

    后贤如未谙斯旨,往往将经容易看。

    还有明朝莲池大师的感叹:“读西行传,千载而下,犹可流涕。即今一字一句,皆先德汗血也。”

    读起这些祖师的偈颂言辞来,至今还是令人震撼不已。而现在这些无与伦比的大乘经典,却正在被这么一批出家在家魔子们残酷的围剿,这是多么令人痛心的事情啊!所以为了报答佛陀的恩德,为了正法能够久住世间,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一定要发大愿,一定要发心护持大乘,弘扬大乘,破斥非法的言论,坚决与这些魔势力抗争到底!正所谓“不到无是无非处,终不把此是非捐”啊!

    大家看看,这么多先贤圣者,通过这些事证、理证都证明了大乘经的不可思议性。包括我们《高僧传》上记载的历代祖师们的神迹,都或深或浅地证到了大乘经典所说的相应境界。包括我们《净土圣贤录》上记载的这些高僧大德,临命终都示现了往生极乐世界的;还有《高僧传》上记载往生兜率天的。这么多高僧大德往生的史实,这些人竟然置若罔闻?!

    也就是说他们否定了大乘是佛说的话,我们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论调呢?那就是说大乘佛法是一帮印度人自己发展创造出来以后,蒙蔽世人的;中国一批先贤智者把这些取回来之后,也利用这些东西来迷惑世人,而且自编自演了一套“高僧传”,一些神话故事。所有的佛教史实全是一场骗局,所有大乘佛法的信仰者都是一群白痴,这都是根本没有的事情!这简直是无比荒谬的!这样都可以的话,那阿含经典也是可以用他的套路给瓦解掉;还有《史记》上记载的所有故事,全是一场骗局;汉传佛教的出家人,全是大妄语者,连小乘都不如……估计这样的结果,那些诽谤大乘的人会很满意了吧。

    佛陀是一切智无碍者,都能授记末法的种种现象,乃至是弟子们以后会发生的日常行为都说得非常清楚。而一群人伪造大乘经典惑乱正法这么大的事,反而没有授记?这个不但没有授记,反而我们却处处看到如来给大乘的授记,说读诵受持大乘,多么不可思议,弘扬大乘功德无量。而且还是在那些人支持的佛教根本经典——《阿含经》中,如来就呵斥小乘根本不知道如来的不思议境界。这些经典上的一些记载,我给你们念念:

    “舍利弗当知,如来有四不可思议事,非小乘所能知。云何为四?世不可思议,众生不可思议,龙不可思议,佛土境界不可思议。是谓,舍利弗!有四不可思议。”

    ——《大正藏,No.0125,增一阿含经,四意断品第二十六(九)》

    “契经一藏律二藏,阿毘昙经为三藏;

    方等大乘义玄邃,及诸契经为杂藏。

    安处佛语终不异,因缘本末皆随顺;

    弥勒诸天皆称善,释迦文经得久存。

    弥勒寻起手执华,欢喜持用散阿难;

    此经真实如来说,使阿难寻道果成。”

    ——《大正藏,No.0125,增一阿含经卷第一,序品第一,550a》

    更不说大乘经上的处处授记,赞叹大乘,呵斥小乘了。如《法华经》所云:“贪着三藏,小乘学者。”

    《称赞大乘功德经》:“所以者何?夫为菩萨,必为利乐诸有情故,勤求无上正等菩提。乐二乘人志意下劣,惟求自证般涅槃乐,以是因缘,新学菩萨不应与彼同住一寺,同止一房,同处经行,同路游适。若诸菩萨,已于大乘具足多闻得不坏信,我别开许与彼同居,为引发心趣菩提故;若彼种类善根未熟,不应为说大乘法教,令生诽谤获罪无量。

    “…………

    “菩萨哀愍一切有情,于生死中轮转无救,初发无上菩提心时,一切天人阿素洛等皆应供养,已能映夺一切声闻独觉极果,已能摧伏一切魔军,诸恶魔王皆大惊怖。”

    所以说提倡大乘非佛说,这是颠覆整个汉藏传佛教的根本问题,就算是拼了命,也要把它给辩论清楚!这是我们大乘佛弟子、大乘弘法师,义不容辞的义务和责任!就像佛在《涅槃经》上说的:“我涅槃后,随其方面,有持戒比丘,威仪具足,护持正法,见坏法者,即能驱遣、呵责、纠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不可称计……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驱遣、呵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

    所以作为佛弟子,不论出家还在家,都必须发心护持。即使不会写论文,那也可以转载大德法师们写好的文章,去自利利人。这个是不能当好好先生的,因为若是把大乘佛法的根本给颠覆了,这比改经要严重多了!一个人狂妄自大,妄改佛经,无非曲解了经文正义,但是整个大乘佛法的格局还在,人家还相信——但是把整个大乘给否定了,那一切的解说学习也就白废了。

    现在这个大乘非佛说的论调又被拿出来,若是这个理论成功地嫁接到了整个汉传佛教,那是不是就可以把大乘佛法付之一炬了?是不是可以送到博物馆去了?或者可以当成诗词研究了?要知道,不以断除烦恼、不以圣道解脱、不以成佛为目的的研究佛经,这个纯属学术游戏,不是基于信仰的,这只是学术考据。而考据学对于超情离见的大乘佛法来说,完全难以适应,因为人只能用人的工具和认识去考证人所能了解的事物,而对于佛菩萨的境界,根本不属于一个层面,所以是不能从考证来起信的。

    例如大乘经典上关于天人、龙王、鬼神、十方净土等不思议境界的描述,是现代人的技术和经验无法达到的。要知道人本经验主义、实证(证据)主义、理性主义,还有考据学,这些方法本身就是不究竟的,本身就存在着很多缺陷。而一个先天不究竟的方式方法,怎么能拿去考证如来实修实证后不思议的境界呢?佛陀是一切智觉悟者,佛陀是九法界众生的导师啊!是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阿罗汉、缘觉、菩萨,这九法界众生的导师,而不仅仅是人的导师。“人”见不到的境界,并不代表佛不知道;就像畜生不知道的境界,并不代表人不知道,这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吗?

    佛陀乃天中天,圣中圣,哪能以凡情罔测呢?即使是一些科学家用现代量子纠缠、弦论等等量子物理学的研究成果,已经在很多方面相似地印证了佛陀法身遍一切处、极乐世界的存在、九山八海的存在。但那也只是窥其佛法事相法界的门楣而已,而真正十方净土、实报庄严土、常寂光净土等,更是唯有如来彻底了知,科学只能佐证佛法的智慧,但是不能代表佛法。

    你说你以人本主义来看佛的话,那真的是在侮辱佛陀。因为虽然佛在人间成佛,那也只是为了帮助我们人道众生更有信心修道而已。如《方广大庄严经》上记载:“若于天上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人中众生咸作是念:我既非天,何能堪任修习佛道?便生退屈。由是义故,但于人间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因为六道之中,唯有天道和人道这两个善趣是最好示现成佛的;而佛陀为了佛法更好地普传和住持,于是就选择了我们人道。因为人道有苦有乐,人们修行容易;天道贪着五欲,修行比较难;阿修罗道嗔恨心、嫉妒心很强,也不是好地方。三恶道呢就太下劣,比如畜生很脏很愚痴,饿鬼饱受饥苦,地狱就更不用说了,受苦不断。虽然三恶道也有大福报的众生,但若是在三恶道示现成佛,估计傲慢的人们就更不修行了,又会说:你看畜生能有多大智慧,我才不跟他学呢!所以佛陀选择在人间成佛,的确是为了照顾人类,实在不是某些人嘴里说的,佛陀只是一位具有人道价值观、世界观的普通老头子而已。

    所以我们要知道,不能以人本经验主义,来看你见不到的一些不可思议的境界。就像我在群里打的比喻:你现在穿越到2000年前,你跟那些古代人说,我今天早上乘铁鸟在万里高空之上,翱翔万里到某一个小岛。我钻到一条鱼的肚子里,下沉到几十米深的大海之中,欣赏了一下里面的奇虾异蟹。后来我又乘了这只铁鸟飞了回来,在中间我还用一面镜子和家人报道了这场旅游的各种神奇见闻。我估计古人只能说你疯了,或者是老庄看多了,得了狂想症吧!而你对现代的人描述一下,他就觉着很正常了:你说你早上从宁波乘飞机去青岛,到海洋海底世界玩了一天,并给家人打了个视频电话,报了个平安,给他们看了看这里的情况。现在的人会觉得这是很正常的叙事,但对古代人来说这是不是传说?这是不是很神奇的?这是不是不可以相信的呢?当然不可相信。

    所以说佛陀在那无上微妙的自证境界中,把所见到的西方极乐世界、十方净土的情况,用人类的语言文字宣讲给我们的时候,我们也像是古代那些尚未发展、尚未使用过高科技的人一样,认为这些大乘境界非佛所说,不可信。因为我们没有去深入实证这些境界,没有按照佛说的去修行过,没有楞严大定、海印三昧、大圆镜智这些“高科技工具”,所以我们是看不到这些不思议境界的。所以说,看不到这不是很正常吗?

    而若非要看到呢?那你就按照佛说的去修行啊,去证得这些“三昧”境界,用种种的神通自在去看呐!不要一天到晚在这里只是猜测,自己看不到就说没有,自己蠢就认为佛陀也不懂。打一个不恰当的比喻,要知道再聪明的,再善解人意的小狗那也只是狗,它是不会了解人的智识的;只有成为人了,那样才能完全了解人的境界。

    我们一定要认识到人的认知是非常狭隘的,你不能否定圣者的一种境界。蚂蚁它还不知道有个众生会跳呢,因为它只会爬。而我们人怎么能知道天人的事情;天人怎么能知道圣者的事情;就算是菩萨,初地菩萨还不知道二地菩萨的事呢!更何况佛陀乃是功德圆满,彻证究竟,神通无碍,智慧无量的极圣之人,那我们博地凡夫又怎么能够了解呢?难道是要用我们的经验去评量吗?刚才我已经说过,这样只能矮化佛陀。就好比蚂蚁的经验跟人类的经验比一样,完全不在一个层次;而你的经验和佛陀的经验相比,你的经验就类似蚂蚁的经验,是不可取的。

    佛陀是本着大慈大悲的精神,把他老人家从菩提树下朗然大觉的境界,通过语言文字的方式和盘托出。既然是语言文字,我们一定没法亲见佛的境界,这只是帮你认识真相的符号。文字并不是真相,就像是我们佛门讲的,三藏十二部只是标月指,它的目的是让你看到月亮在哪里。不是执着这个手指就是月亮了,要循指望月,依法修行才可以啊。

    再打一个比喻,就像是你从来没有见过榴莲,我给你描述一下什么是榴莲,我说这个东西闻起来奇臭无比,吃起来很香。你想这是个什么东西,跟臭豆腐一样,中国有臭豆腐,跟这个很像。我说榴莲外面就跟狼牙棒一样,你想这个榴莲长得好奇怪啊!怎么会像一个棒子?所以我就是怎么描述,那也是不可能把榴莲这个东西的完整概念,包括是味道、形状完全呈现出来,他只是通过语言文字给你一种指导。而你只有见过、吃过榴莲了,你才会明白:啊呀,这个就是榴莲啊!

    比如,佛陀说怎么才能见到极乐世界呢?那你可以修十六观法啊。那怎么才能得到念佛三昧呢?那就可以净念相继,都摄六根来念佛啊!而你这样实修实证之后,才可以亲见佛陀在经中所描述的境界。就像是《高僧传》中记载的祖师们的悟道经过和种种神迹一样,只有亲自实践证到了,才会死心塌地地相信。

    所以大乘佛法你要想去验证它的真伪,那就要依止善知识,用大乘的修行方法去修行实证才可以。而我们凡夫一开始对于佛说的信仰,那是基于佛陀是一位真语者、实语者、不妄语者、不异语者,是具备无漏功德的真实觉性起仰信。还有自佛法几千年传承以来,无数高僧大德们实修实证后的相应经验来起信,这个对于初入佛门的信仰者来说,就是最好的证明。

    例如佛教传入中国后,历代的祖师们,不乏王侯将相,不乏达官贵人,不乏智慧超群的这些人,他们出家以后实修实证获得的经验和果位,都摆在史料里、《高僧传》里。我们依这个史料起信,依着这些佛子们的证悟经验起信,以我们领解佛陀所说的这些基础的道理来起信。而我们一般人,若是智慧超群的,可以体会到佛陀的心法,见到自己的本来面目。这个都可以令凡夫起信。

    我们天台宗讲三谛圆融,这就是很简单,你可以体会到即空即假即中。就像是我们这个身体一样:我们的身体是四大五蕴假合的,这个身体非你所有,这只是个虚妄因缘的和合。但是你现在正在受用的这个身体,它虽然不是你,虽然是缘起性空的,但也是性空缘起的——正因为它是不究竟的,是空性的,是众缘和合的才会有“我”。简单地说,正是因为我们是空性的,我们才有这种可变性;如果你是实性的,你就没有可变性。正是因为有可变性,整个大千世界才不断地演化,所有的新生事物才不断产生。因为各种因缘会互相交杂,会互相掺和,缤纷的世界就产生了。如果地球是个实性的,那地球是大铁块,什么也没有,宇宙是个大铁块,什么都没有。

    所以在讲空的时候就是在讲有,讲空是说它没有真实性,不究竟,是众缘和合的,是不定性,没有自性的。这个自性和真如本心、真如自性不一样,这个自性就是它没有一个实体的,它只是一个假名,虚妄和合的。所以从这一点我们明白了:它既不是什么都没有的断灭空,也不是真实存在的真实有。当下它就是无自性的,也就是即空的;虽然是当下即空的,但你正是众缘和合而来的,这是即有的部分。如果我们不执着空,不执着有的话,我们才能认识到中道。

    如果我们执着有,我们就是博地凡夫,我们就不能从这些虚妄法中解脱出来;如果你执着空,你就是二乘声闻,你入到无自性里,总是认为一切法无大无小,无作无为,不生喜乐,这就是二乘境界,就没有一种积极的境界。所以我们大乘讲不执空不执有,秉中道而行。“空”破我们的执着,让我们不要再执着这些虚假的;而我们在讲“假”的时候,是破除我们对空的执着,不要一讲空,就什么都不干了。有人说,出家人四大皆空,什么都不要干了;我们说这个虽然是假的,但是我们要借假修真,我们是善于利用而不被它欺骗,这才叫空。要是你不执着这个空,不执着这个假的话,你就是在奉行中道。

    但是你也不要以为自己执着中道,看别人执着空,执着有的,这还不是大乘圆融境界。因为你真正了解中道就知道,它也没有一个中道可以找到,因为它是我们这样推理安立出来的。我们这个三谛的说法,正如《大经》所云:实是一谛,方便说三。它并不是祖师们创造的,而是祖师们发掘出来的,就像是世界的真理一样,不是佛陀创造的,是佛陀发现的。佛讲的经论是针对各个不同时间段的、不同根基的人宣讲的,所以就是大杂烩一片,给人感觉就是一会儿讲有,一会儿讲无。而祖师们著论的目的,就是把佛这个约情而说、约智而说、约情智而说的道理通通梳理了一遍,你就看明白了。

    就像是我那时打的比喻:妈妈和一个小朋友过一条河,我一看这条河不是很深,就和妈妈说,你可以直接走过去的,水流到膝盖,慢慢走就可以过去了。然后和小朋友说,这个水很深的,很急的,会淹死的。然后你说这两个人听到师父不同的教诫,回去对起话来,是不是要吵架?会不会一个说:“妈妈,师父说那个水很急,很深不让我过,那个水真的是很深哦。”而他妈妈会不会说:“你真是个傻瓜,那个水很浅的,可以过的。”他妈妈会和他这样争论吗?答案是绝对不会的。因为他妈妈就像是一个大根基的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师父应机说法。

    而佛陀讲经也是这样,有的地方看着好像是在讲有,有些地方好像是在讲空,这都是因为那个众生根性就那个样,他只能听闻这个法。对不对?你看我们读《吉祥经》,那还是佛陀讲的人天之法呢,你说佛陀不讲出世啊?以此类推,你光看某一部分《阿含经》不讲成佛,就只认识到一切法无自性?就认为人们只能修成阿罗汉吗?

    …………

    中道是什么?就是不思议菩提心,就是让你不要执着这个空。那我们去向佛学习,正是因为佛陀有无我利人的大慈悲心,他见到了中道实相,所以才会成佛度众生。否则小乘人哪能听到佛讲法?否则佛为什么要给众生讲法?就像舍利弗在《法华经》上讲,一切法无大无小,无漏无为,不生喜乐。如果佛陀和舍利弗一样,那就没有舍利弗悟道了,没有小乘大乘的争论了,佛陀直接入寂灭涅槃就可以了。

    你要讲小乘的佛法来源,正是因为释迦佛本着大乘佛法的精神对根机浅的人讲的。而佛陀的真正本怀呢?其实是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是让人成佛的。而有些人志意下劣,不堪做佛,也不愿度众生,所以佛才为实施权,安立了方便的教法。因为是这些人根性太下劣了,佛陀才讲了这个小智小志的法——第一个小智就是智慧太小,第二个小志就是志向太小。所以佛才为他们讲了小乘法,我们《法华经》上讲“贪着小乘,三藏学者”。

    还有你以为《阿含经》,或者是部派法,上座部的教典之中,就没有佛陀说的这些理论了?有的。近来护法的法师们为“大乘是佛说”的理论,列举了这么多证据,然后你不去正面考证,光给护教者扣高帽子,说:你小和尚你懂什么呀,小法师你明白啥呀?我们导师著作等身,我们导师智慧无碍,不容质疑。你说你这是护法还是护人啊?我们三界导师、四生慈父,释迦牟尼佛被人辱骂的时候,佛陀难道还找了所有的弟子联名去谴责他啊?这是开批斗大会啊?佛陀有那么愚痴吗?佛陀总是以理服人好不好?佛陀那是智慧无碍,神通无碍,从来没有说用道德去指责。而佛陀是什么样的证量?什么样的位次啊?佛陀只知道众生平等,应机施教,不能用道德的制高点去压制别人的言论,这个是非常严重的灭法事件。你如果只用道德制高点来压制别人说话的话,这不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吗?我们是有理讲理啊!所以,我们佛教徒一定要明白这一点。

    你要明白一点:佛陀让我们视师如佛,是让你把对师父的态度和恭敬提升到对佛一样,而不是把一个凡夫师当做一个万能的神去看待,当做一切智的佛陀去看待!除了佛陀老人家是神通无碍,智慧无碍,其余自佛入灭之后的祖师,大部分都是凡夫,他们的行持有高也有低,智慧有浅也有深。佛陀让你视师如佛的目的,也是让你不要看师父生活上和戒律上的污点,而是要以师父的正见为明灯。而你想想,一位世间的凡夫师,哪能还不犯点错?所以你想要跟他去学习,主要应该看他知见是不是清净。就像我前段时间讲的《如何抉择善知识》中说过,你找师父,要看看他有没有具足戒律?你看看他有没有具足悲心?你看看他有没有具足正见?

    他要是具足正见、悲心和戒律,他就是你的导师,你就应该像对待佛陀一样地去对待他。因为佛陀虽然智慧广大,佛陀虽然慈悲无量,但是他都不如你师父对你的恩德大。因为你的师父直接把佛陀讲的东西判别清楚,把世面上流行的各种各样的“善知识”的教言,拣去虚假的,拣去有毒的,把这种清净的知见传承给你。所以师父对你亲因缘的教授,他的这种恩德的确是佛和十方诸佛也没法比的。因为他现世安抚了你那颗苦难的心灵,他现世让你认识到了佛法的真谛,而且他还给你种下了那么一颗成佛的种子。更何况遇到好的善知识,他还可以让你即身成佛。即使你一生修持,现世不能证得果位,他谆谆善诱地劝你去极乐世界,把你安全地交到阿弥陀佛那里,在阿弥陀佛那里上大学,让阿弥陀佛来教育你。

    我们要向一些伟大的智者去看齐,我们要学习一些美好的智慧、伟大的智慧、清净的智慧,就像是亚里士多德说的,吾爱吾师,但吾更爱真理。所以我们要明白这一点,佛法是教导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在被种种的烦恼情绪影响下,我们还能够非常理性地活着。这是调适我们情绪和理性不能融合的,一种非常微妙的润滑剂,这是现实意义。而超级意义,是能让你彻底摆脱种种烦恼和业力的束缚,让你超脱三界。而最终极目的,就是让你成佛,像佛一样圆满无碍,得大自在。

    《法华经》中讲过,佛如果故意说小乘法给你听,那佛就是贪着吝啬之人,佛所讲这一切法的目的都是让你成佛。从这个角度来讲,什么是根本佛教?根本佛教就是大乘佛教!就是我前面讲的,佛陀是本着大慈大悲的精神,才宣讲了小乘佛教,才施舍了方便,我们叫这个为“体内的方便”,天台宗叫“为实施权”。就是它是为了让你获得大乘本位的一种方便,而不是只是让你超脱三界就完了。更不是现在的一些脱离了解脱和成佛目的慈善宗,这都是体外的方便。而这种方便叫什么?我们佛门讲那叫下流。不是以让你获得究竟解脱的关怀,那还是在生死轮回而已。所以我们要明白佛教的终极关怀就是让你成佛。而成佛呢,也就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成佛即是让你明明白白地活着,让你明明白白地认识到宇宙人生的真相,让你明了你这一念心性的伟大。

    今天讲这一段就是和大家,还有群里的人分享一下,希望大家学佛千万不要学极端,不要误入歧途,不要被这些似是而非的言论所迷惑。我们要坚信智者大师、永明延寿大师、玄奘大师、近代虚云老和尚这些祖师菩萨,我们就跟着他们走。传统佛法几千年下来,千万人都成就了,难道还不够佐证吗?我们只要相信先贤们的智慧,相信先贤们的证悟体验,这就足够了!所以我们不用去担心自己的信仰,这已经是被千证明,万证明过的了!

    当然你对这些问题了解更多,对你也有好处,你不会被外道所迷惑,而且你还能劝化一些愚昧的人,所以我今天要把这些东西讲出来。虽然你对“大乘是佛说”没有怀疑,但是我不讲给你听的话(因为你根性不定啊),不知道哪一天就跟着别人的邪门歪道理论就跑了,美其名曰信仰大乘,其实是信仰的“唯物哲学的诗意大乘”而已。而把这个讲出来,就有所防范,对各个弊端有所防范了。

    要想看这些弊端,尤其是印顺法师他对大乘佛法的曲解的话,我们前段时间发的明舒法师的那篇文章就有阐释,比较细节地指出来,这个非常好。若是从历史演变的过程,从大乘的权威性来讲,《大乘是佛说的基本理念》这篇文章也能相对地有所概括,为我们树立信心。如果你想坚定自己的信仰态度,可以看《作为大乘佛法的仰信者,我对大乘佛法和净土法门的态度》就可以树立自己坚固的道心。

    今天不讲太多,大家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坚信一点——大乘是佛说,是佛许可佛弟子所说,是佛陀圣者们之所印证的,是证悟佛心,传佛心印的佛弟子们所说,真实不虚!但大部分都是佛亲口说的,尤其是大经大论,诸位放心。阿弥陀佛!

     

    2016年12月雪相法师讲于天台山翠屏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