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相法师:从班禅大师保护少林寺的公案谈起……

1985年,班禅大师对河南省把少林寺交给嵩山管理局一事提出了强烈批评,并要“就这件事闹到底,不搞个水落石出决不撒手”。我见了这份材料,立即指出:“抓政策落实,精神可嘉,但不要火气太大”,“少林寺由僧尼管理为宜”,“如拖着不办,再派大员去查明原因何在?或请大师亲临督促。”最后这件事得到妥善解决,班禅大师很高兴。

——习仲勋 《深切怀念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班禅大师》

还有一个公案,是习近平主席的父亲习仲勋在他的文章《深切怀念中国共产党的忠诚朋友班禅大师》中提到的。想当年班禅大师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时,在1985年的时候,河南省把少林寺的管理权交给了嵩山管理局。当时班禅大师收到消息以后,第一反应就说,这个事是侵害佛教权益的,必须严肃追查,如果不搞个水落石出,决不罢休,而且多方周旋,写材料抗议。这是想当年班禅大师对少林寺的保护,大师心胸博大,不会因为有教派的分别、法义的不同,他就不管了。而大师是非常坚定地要维护全体佛教的利益,哪怕是把这个身份丢掉,也要为佛门伸张正义。大家看看,这是何等的胸怀啊!这种慈悲,这种担当,真是值得我们去学习。

当时习仲勋看了大师反映的材料,就立即批复:“抓政策落实,精神可嘉,但不要火气太大”,你可见当时班禅大师是非常气愤的。大师为什么会发火?因为他把这件事当作是自己的事,把这个庙当作是自己的庙,把维护整体佛教的利益当做自己的义务,这是真菩萨,这是真佛子。而对现在毫无骨气的佛教界来说,这是值得每一个人反思和学习的。如果佛弟子人人都能像班禅大师一样,那谁还会敢觊觎佛教界的利益呢?看看大师的做略,我真为佛教界那些一见到其他教派受到打压就幸灾乐祸的人感到羞耻,真为那些自己递材料企图通过政治手段打压其他教派的佛弟子感到耻辱。

当时习仲勋也是非常重视这件事,批示说“少林寺由僧尼管理为宜”“如果拖着不办,再派大员去调查原因何在”“或请大师亲临督促”,这是习仲勋的表态。也正是由于班禅大师的努力,最后这件事情得到妥善解决,习仲勋在文中说道,班禅大师当时非常高兴。

佛弟子一定要有一个博大的胸怀,因为佛教有三种语系,几十种教派,各自有各自的特色,其所建立的教观体系也各不相同,大家都认为自己是正统的传佛法印的人。所以,这么庞大的佛教团队,如果不能求同存异,不能相互照顾,反而口不择言,互相攻佞的话,那么就会引起巨大的斗争,引起佛教的分裂。佛陀也说过,到了末法时代,佛教就是在斗争中灭亡的。所以大家千万不要认为,我把一个教派,或者一个语系限制了,消灭了,这个就是好事;其实这样不但不能守护自己的宗派,反而更会引发斗争,从而两败俱伤。就像是国与国之间所制定的,互不干涉内政,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一样,和而不同是处理分歧最好的方式。当然搞分裂这种事情,真正的有智慧的人是没有人会去干的,这几年喜欢搞这方面动作的人,也大都是一些极少数的极端分子,或者不明真相的人,受人蛊惑而已。

要知道,每个教派都有各自的信众,每个教派也都有各自的传承,除非这个教派的教理不足够圆满,不够究竟,也没有出过大修行人,信众们自己不去选择了,那么这个教派的就逐渐衰弱了。而如果有人妄想通过政治打压、污辱诽谤、恶意中伤的方式去反对一个教派,那么这样只会造成佛弟子之间巨大的分裂,从此埋下祸根,引发仇恨。这种操作所引起的震荡波,也将会延续非常久远,让整个佛教界遭殃。就像是到现在都一直阴魂不散的法轮功一样,一开始就是因为政府的处理太着急,没有申明正理来破斥邪说,所以他的信徒们就认为这个是迫害,这个是恶意打压了。

佛教界一旦产生这样的分裂,那么就会让外部势力趁虚而入,从而把整个佛教消灭,这种后果是不可想象的,这个果报也是极为严重的,希望大家不要做历史的罪人。有护法的心很好,但一定要像前面经中所提到的那样,自己首先要依法修行,然后还要依法护法,要有礼有节地护持佛教,要有理有据地赞叹自宗。只要把正理讲明了,后来人、有智之人自然就看清楚了。至于选择哪个宗派学习,这是信众们自己的缘分。弘法者的任务就是辩邪显正,建立正法。佛弟子,唯不可像世俗人一样,搞攻击,搞分裂,否则这个人就是佛教的罪人。

就像一个著名的墓志铭讲的那样:“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我也是这样,我虽然不修学藏传佛教,但这么多年我为藏传佛教说了很多话。我说很多话并不是说我支持藏传,或者我反对藏传,我只是呼吁大家如理地看待,从大局出发,以慈悲心观待,知道现在中国佛教任何一个宗派都已法久生弊。中国佛教从改革开放到现在,也是经历了各种混乱,到现在都是一盘散沙,甚至互相批评,这是非常令人痛心的。

想当年梁武帝的时候,范缜写了一篇无神论的文章。你知道人家皇帝是怎么办的?梁武帝并没想着把他限制了,或者直接消灭了,而是劝他;而佛教界有本事的话,那你就如理辩斥。如果以威权把他打压,这就是把症结给隐藏起来,这就危险了。

所以当时我在给《互联网管理办法》写建议的时候,我说出家人弘扬正法的渠道不能够限制,应该鼓励三大语系正规的法师们,努力地宣扬正教,这样邪教就很难生存了,而且还便于监管。他们都在正常的公众平台上,如新浪微博、公众号、直播平台等讲法,这不就管理起来了吗?他说点儿什么言论,不是一下子就搜到了吗?孰好孰坏,也就容易分辨了。所以说合理地管制还是好的,但过分地压制就是祸根。 我们是积极响应国家的政策,但是我们也有一个合理的建言。你把正见的人培养起来,对邪见的驳斥就会更加有力,社会才不会被邪见和阴暗的势力所主导。所以说这个佛教正规军能合理宣传佛法是非常重要的事情,这个也是润物细无声的事情。希望国家有智之长官,都能看清楚。好,这个不多讲了。

——雪相法师《新时代的护法护教讲记》

· 供养法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