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则不贪财物的善报故事

6

摘自:《因果事例明镜集》
编者:雪相法师

财神范蠡

财神范蠡是春秋越王勾践的大夫,他帮助越王打败吴国,复兴了国家,功臣不居。他晓得越王勾践是可以共患难,很难共富贵,所以他逃掉了,改名换姓为陶朱公。他很会做生意,经商发了大财,发财之后把财统统散掉,救济贫苦的老百姓。散掉之后再做生意,没有多久又发达了。三次聚三次散,因而被民间誉为财神。范蠡的确值得崇敬,无论在政治上、在商业上、在慈善事业上都是我们最好的榜样。

【按】一般人聚财而不能散,变成守财奴。财发了要叫大家去享受,能聚能散。佛法讲散财愈多发达得也愈快,所得到的也愈殊胜。布施是因,发财是果,愈是肯布施一定愈发大财,果报如此。所以说“不盗后大富,钱财恒自满”。

杨震拒金

杨震为“关西孔子杨伯起”,人亦称其为“关西夫子”。杨震公正廉洁,不谋私利。他任荆州刺史时发现王密才华出众,便向朝廷举荐王密为昌邑县令。后来他调任东莱太守,途经王密任县令的昌邑(今山东金乡县境)时,王密亲赴郊外迎接恩师。

晚上,王密前去拜会杨震,俩人聊得非常高兴,不知不觉已是深夜。王密准备起身告辞,突然他从怀中捧出黄金,放在桌上,说道:“恩师难得光临,我准备了一点小礼,以报栽培之恩。”杨震说:“以前正因为我了解你的真才实学,所以才举你为孝廉,希望你做一个廉洁奉公的好官。可你这样做,岂不是违背我的初衷和对你的厚望?你对我最好的回报是为国效力,而不是送给我个人什么东西。”可是王密还坚持说:“三更半夜,不会有人知道的,请收下吧!”杨震立刻变得非常严肃,声色俱厉地说:“你这是什么话!天知,地知,我知,你知!你怎么可以说,没有人知道呢?没有别人在,难道你我的良心就不在了吗?”王密顿时满脸通红,赶紧像贼一样溜走了,消失在沉沉的夜幕中。

杨震为官,从不谋取私利。在任涿郡(今河北省涿县)太守期间,从不吃请受贿,也不因私事求人、请人、托人,请客送礼。他的子孙们与平民百姓一样,蔬食步行,生活十分简朴。亲朋好友劝他为子孙后代置办些产业,杨震坚决不肯,他说:“让后世人都称他们为‘清白吏’子孙,这样的遗产,难道不丰厚吗!”

居心忠厚 庆及子孙

清苏州孝廉曹锦涛,精于岐黄,任何险症,无不著手回春。一日,欲出门,忽有一贫妇跪门外,泣求为其姑医病,谓家道贫寒,难请他医,闻公慈悲为怀,定可枉驾为治。曹公遂为往治。曹公归后,贫妇之姑枕下,白银五两,不知去向,想为曹公偷去。妇登门询之,曹公即如数与之。贫妇归,其姑已将银取出。妇大惭愧,复将银送还谢罪,问:“公何以自诬盗银?”曹公曰:“我欲汝姑病速好耳!我若不认,汝姑必定著急加病,或致难好。故只期汝姑病好,不怕人说我盗银也。”

其居心之忠厚,可谓至极无加矣!所以公生三子:长为御医,寿八十余,家致大富;次为翰林,官至藩台;三亦翰林,博通经史,专志著述。孙曾林立,多有达者。彼唯利是图之医,纵不灭门绝户,则已微之微矣!

《易》曰:“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所谓余庆余殃,乃报在子孙者;本庆本殃,乃报在本身者。余庆余殃,人可见之;本庆本殃,乃己于现生及来生后世所享受者,世人不能见之,天地鬼神佛菩萨,固一一洞知洞见也。须知本庆本殃,较之余庆余殃,大百千万倍。故望世人,努力修持,以期获庆而除殃也!

曹公甘受盗名,救人性命,而善报在于子孙。若自己更能替子孙念佛,求三宝加被,令子孙亦各吃素念佛,善报当在西方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