丧事杀生获重罪

摘自:《因果事例明镜集》
编者:雪相法师

当年印光大师通过书刊报纸,报导了天津的一件新闻:

民国十三年,天津有个做官的人,他的名字叫周玉山,当时他任两江总督,他家很有势力。这位周玉山是在天津去世的,他死的时候成立了一个治丧委员会。他的儿子叫缉之,当时跟印光大师有交往,他父亲去世后,他就写了一封信寄给了印光大师。印光大师见信后,立即想到,周家这么大的势力,办丧事一定很热闹,不知又有多少生命死在他们手下。印光大师赶紧发了一封快信,嘱咐缉之一定不要杀生。

当时周玉山的儿子缉之接到信后,就给治丧委员们看。这帮人都是馋鬼,就说:“哎!不行不行,像咱们这种人家办这类事情,哪能素席呢?少爷!您别管了。”结果这位少爷也没作主:“好!好!我听你们的!”就这样他把办丧事的权力都交给了这帮管家。结果周玉山在天津起灵的时候,酒席开了四千桌,排场很大;到了皖南、芜湖,先后又办了几千桌;他的长子孙在扬州又办了上千桌。一直到把周玉山下葬,先后共计七千多桌酒席,鸡、鸭、鱼、牛、羊不知杀了多少。

丧事办完回津,缉之有一天来到了扶乩的坛场。所谓扶乩,就是活人被灵能附体,借助人体传送灵能意旨。这时候灵能附体了,当时指着台下的缉之,破口大骂,而且是他父亲的声音。灵能问缉之:“当初印光大师怎么告诉你的?我的丧事要素席,你怎么不听!胡闹!你办了几千酒席,杀了那么多生命,与我的死有关,它们都来讨债,这一下把一生为官积的那点福都丧尽了。现在我在阴界里的罪业还没正式判定。”缉之一听,可就傻了:哎呀!生米做成了熟饭,真是后悔死了!

后来他找到印光法师,跟法师忏悔这件事情,他说:“这样吧,我发个大愿,我准备在天津建一个丛林,接纳十方修行,全部费用由我周家包了。”后来他连地都找好了。正在这个时候,直奉战争打响了,结果缉之的愿没有实现。直到今天,为他周家赎罪的大丛林仍为泡影。缉之和他爹一样,也是带业轮生去了。

【按】

印光大师当年在报刊上讲出这件事,绝不会有一点谣言之处,凭周家当时的势力,要是讲错了,绝不可能轻饶,这都是有据可查的。所以大家一定要警觉,杀生不是小事,它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现在有的人在父母生日时大肆杀鸡宰猪、大鱼大肉地宴请庆贺,这样做不但不会获得增益,反而会折损、消耗他的福报和运势。因此,生日这一天应该买动物放生,或追思感恩天地父母赐予的生养教育的恩德,或去慈善布施穷苦,或印送善书,或诵经念佛等等善行,才是邀天地之福的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