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活佛就一定是大善知识吗?

10

摘自:《善恶辩正录》第二册
编者:雪相法师

今时许多人,一提到或见到某某活佛、仁波切,便谓得遇圣者菩萨一样,盲目崇拜。须知“活佛”者,乃是汉人对其之大称,其藏语为“祖古”或“珠古”,意为转世的修行人;而仁波切意为“珍宝”或“宝贝”,即是人中之宝,修行颇有成就的人。要知道即使未被认证活佛之人,今生若能一闻千悟,修行大有成就,又何尝不是转世的修行人呢!像汉地虚云老和尚、印光法师、弘一法师等诸多高僧大德,从未有人给什么认证,言乃某某圣者活佛转世,然其皆是有修有证,一生颇有成就之人。而白教十七世大宝法王,亦曾认证一位现世修行非常精进的人为仁波切。

依止活佛之标准是看其成就而言,而非只是转世。因罗汉菩萨尚有隔阴、出胎之迷,况于前世未证圣位者。故除非大菩萨应世,即使是上世之修行人转世,今生若未重新熏修启发,亦只是愚蒙凡夫尔。例如汉地亦有五祖戒转世为白衣诗人苏东坡(《印光法师文钞》云:五祖戒,乃非常之人,为云门偃之法孙,为宋大觉琏国师之法祖),草堂青后身又作曾公亮等。故虽是转世之修行人,今生若不继续学习,或未能遇到善知识,抑或未能被认取,今生亦是不能为人导师的,甚至有不如前世之可能。

须知其活佛者,有大有小、有胜有劣、有真有假,甚至也有修行懈怠,在今生之中没有多大成就的,还有一些活佛在还没有学成之时就已经圆寂了,还有被认证错误,受不了那么严格的教育而私自逃跑的;所以说并不是所有的活佛都可以作为修学之依止。

要知道,不论什么位次的活佛,今生再回来,若是从七八岁被认证,又重新学习熏修,起码也得一二十年。所以即使是被认证错了,要是能够这么严格,这么长时间地修学过来,那也是可以作为大家修学的依止了。而即使是大活佛转世,若是机缘不成熟或者修学未完成的话,那也是不能广泛利益众生的。如藏地达-赖喇嘛,蒙古哲布尊丹巴等大喇嘛,其中几次转世,仅几岁或者十几岁时就去世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又怎么能为众生作依止,学习佛法呢?

反而言之,若是有修有证,博学多闻的大堪布、大法师,即使没有被认证为活佛,那也是可以为众生作依止的。就像除释迦佛传记外,现世能听到的极为殊胜、不可思议的传记中,伟大的密勒日巴尊者一样——其弟子问其今生能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事迹,是不是某尊金刚持的化身,或者是无量劫来修行的大菩萨时,密勒日巴尊者却回答说自己是从博地凡夫而修行成就的,前世有可能是三恶道再来的。

就像他的弟子所描述的那样:“像尊者这样的苦行和忍耐,在我们这些凡夫弟子来说,不用说做不到,就连想都不敢想!就是想要学,身体也受不了。”而大师却说:“我曾不顾名闻和衣食发大勇猛,忍大痛苦,独自住在无人的山中修行,因而获得觉受和证解的功德。希望你们也学我一样去好好修行。”“我自己也不知道是谁的化身,最可能的恐怕还是三恶道的化身吧!”

由此可知,我们学习佛法,依止善知识之标准:不应看其表面或前世虚高之光环;不应观察法师种姓、年龄大小、学历高低;或者是不是名山古刹的方丈;乃至是不是誉满天下的名僧——而是应看今生今世,其修证是否真实地精通佛法、严持戒律,不应该只是盲目地搞偶像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