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安法师破斥印广邪说

13

摘自:《善恶辩正录》第二册
编者:雪相法师

居士:请大安法师开示,山西太原印广法师讲《法华经》时讲“信解品”中“诸法戏论之粪”六字讲成是,佛骂自己讲的其他经典,是牛屎狗粪,只有《法华经》是真经,其他经典都是方便法,戏论法,并为其信众授记为分证即佛。请问,这位法师讲的是正法吗?在家弟子如依据佛言祖语破斥出家众的邪见,是否是犯说僧过?

大安法师:讲《法华经》一定要注意,这是大乘的一部重要的经典,开权显实,摩诃衍,授记一切众生都能成佛!那么其他的经典,你不能去否定!不能是一非余啊!

如果说唯有《法华经》是真经,那么《华严经》就不是真经了?《无量寿经》就不是真经了?《金刚经》就不是真经吗?所以这些一看就是一个很荒唐的话。

这个《法华经》是真经,其他经方便法?这是你说的还是佛说的?那这个《无量寿经》惠以众生真实之利的一部经典,弥勒菩萨未来都要宣说《无量寿经》,《华严经》都是为界外菩萨大士,称性宣说的《大方广佛华严经》,这都是大乘全圆的经典,所以不能去心加分别。

如果为其信众授记分证即佛,那更为荒唐!可以说他连佛教的一般常识都没有,分证即佛是什么?在六即佛当中,从理即佛到名字即佛,观行即佛,相似即佛到分证即佛,分证即佛至少是破一品无明的菩萨,才称为分证即佛。分证就是破一品无明,分就是证到了那个佛的法身,虽然他是初一的月亮,初二的月亮,但是跟十五的月亮,那个月亮本身没有差别。

这个年代谁能够证到分证即佛呀?就是南岳慧思禅师、智者大师,藕益大师都没有证到分证即佛,现在的众生还能谈这个事情吗?那根本就没有谈的可能性了。

如果他能够授记分证即佛,那他是什么佛?那他不是究竟即佛吗?那都是很荒唐的事情,这是以凡滥圣啊,大妄语啊,这是要下地狱的啊!

所以在家弟子,只要是佛弟子,对邪知邪见要破斥!这个说哪一个比丘是邪知邪见,这不是说僧过!一个比丘不能称为一个僧,僧是僧伽的意思,翻译中文叫和合众,就是以六和敬的原则,所构建的四个比丘以上的——这个僧团才能称为僧伽,一个比丘不能成为僧伽,大家要明白这个意思!

那么这个比丘邪知邪见,那你作为居士你可以远离,我就不说你这个事情,但是你就说了他,就事论事,说这个话跟佛言佛语不相应,跟佛的法印不相应,这是没有关系的。真理就是真理,不能说他有身份,披了件衣服,你就不敢说他,哪有这个事呢?

因为他本身在末法时候,就是这些魔子魔孙要进入僧团,破坏佛法,这就是狮子身上虫,自食狮子肉。佛已经悬记,佛法外面的人是难以破坏的,就是佛教内部人破坏的,堡垒更能从内部攻破。

现在我们来看下面这个问题,这是天津的一个居士发过来的问题:弟子曾向你求教山西某法师歪讲《法华经》并为弟子授记“分证即佛”一事。你给弟子做了详细的解答,解除了弟子心中的疑惑。现在弟子再向你请教,还是和这位法师有关的问题,请你慈悲开示。

问:他说庐山东林寺内有一块记载佛陀耶舍尊者向初祖慧远大师等人用手变成拳头,拳头变成手的方式传授“一心三藏”大法的石碑。慧远大师等一百二十三人就是在佛陀耶舍尊者传授了“一心三藏”大法后全部都明心见性了念佛才往生的,这个公案记载在东林寺的石碑上。请问大安法师,东林寺有这样的石碑吗?

他说拳头表“空”代表佛,手掌表“有”代表众生。佛陀耶舍尊者拿出一只手握成拳给慧远大师和众人看说:“佛”,然后舒展拳头成掌说:“众生”。这样一连演示了三遍,别人看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慧远大师一看就悟出了佛和众生是一不是二。

对佛陀耶舍尊者也是前后矛盾,一会儿又说佛陀耶舍尊者是鸠摩罗什大师的师父,一会儿又说佛陀和耶舍是两个人,是达摩祖师来中国前派他的两个弟子先来中国了解东土众生的根机。因为这两个人汉语讲得不流利所以就用拳头和手来打手势。

大安法师:哎呀,我真不知道怎么说。这位所谓的法师应该去写科幻小说了,想象力太奇特了,太吊人眼睛了。

首先,东林寺没有这样的石碑!完全是捏造。我在东林寺十多年我自己都没有看到这个石碑,他从哪里想到有这个石碑呀?

再进一步说,用拳头变手,手变拳头又明心见性念佛往生这个,这不是他瞎说吗?哪有这个事儿呀?拳头就表空吗?就代表佛吗?手掌就表有吗?这个一看都太小儿式了。

尤其是佛陀耶舍尊者。佛陀耶舍尊者跟达摩祖师有什么关系呀?佛陀耶舍尊者是东林十八高贤之一,但是他来东林寺的因缘和鸠摩罗什大师的关系那是错综复杂的。

佛陀耶舍尊者是罽宾国人。跟鸠摩罗什大师是有来往,也可以说是做过鸠摩罗什大师的师父,以后鸠摩罗什大师到了长安之后,鸠摩罗什大师还向姚兴请求把佛陀耶舍尊者请过来,来帮助他一起改动经典。他认为佛陀耶舍尊者在教理的辨识上更高明。那么佛陀耶舍尊者是一个人,不是两个人。

佛陀耶舍尊者是东晋时候人,达摩祖师是梁武帝时候的人。那就是说佛陀耶舍尊者是在前面,达摩祖师是在后面。那怎么佛陀耶舍尊者就成了达摩祖师的弟子呢?都相差一百多年了。佛陀耶舍尊者是东晋时期公元五世纪的前叶,梁武帝是在六世纪的中叶,相差了一百多年了。那你不是搞成个关公战秦琼的局面吗?达摩祖师还在后面,你怎么能说佛陀耶舍尊者还是达摩祖师的徒弟呢?

所以这个人不是叫他去写科幻小说更好一点吗?这样去讲法那后果太严重了,一派胡言啊。

问:这位法师还说“本师释迦牟尼佛没有在任何一部经典上说念佛能够往生。”又说“信愿行三资粮具备即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净土法门最大最假的冤案。”“念佛人信愿行是多余的,是无聊,是曲解阿弥陀佛”。

他还否定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说大势至菩萨的念佛方法是不能成就初学的。文殊菩萨和释迦牟尼佛已经批判过了。

又说除了初祖慧远大师,其它十二位祖师都不是百分之百的往生等等邪知邪见。

希望大安法师在净土杂志和东林寺网站发狮子吼驳斥邪见,正本清源。这个人在网上势力很大,有很多追随者。

大安法师:《楞严经》说末法时期邪师说法如恒河沙,也是其中一粒沙了。所以学佛的人真的不要乱看,不要乱听。竟然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来,那真的他就给自己做了一个悬记了。那这个地狱之门就向他打开了,真有这么严重。

释迦牟尼佛一代时教处处讲往生西方极乐世界的法门。他竟然说没有任何一部经典念佛能够往生,这个话怎么能说得出来?

信愿行三资粮具备即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是净土三经一定都在说的。乃至于《观经》最后说的一个五逆十恶的罪人在临终时蒙善知识介绍阿弥陀佛的威神力量,十声乃至一声感通弥陀的愿力,都能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无量寿经》十八愿里说的“至心信乐,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这些经文包括《阿弥陀经》讲的前面介绍依正庄严启发信愿然后怎么往生呢?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乃至若七日一心不乱,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接引他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处处都这么说,怎么还否定呢?那他读没读呢?

那这个释迦牟尼佛和文殊菩萨批判过念佛圆通章吗?那《楞严经》分明说: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得三摩地,斯为第一。得定慧等持三摩地,这个念佛法门是第一个法门哪。而且文殊菩萨选根偈里面是明选观世音菩萨的耳根圆通,暗选大势至菩萨的根大圆通。这两种圆通都是《楞严经》所特选出来的法门,所以摆在最后两位。

所以根本就是水平太低了。水平太低了你就要有自知之明不要去乱说啊,这乱说贻误众生啊,这后果太严重了。

那净土宗十三代祖师个个都是往生的。你怎么能说十三代祖师只有慧远大师往生了而其他的都没有往生呢?

印光大师是坐着往生的,正念分明。彻悟大师是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文殊师利菩萨前来说往生的。省庵大师说佛来了就安然往生了。这些个个都有往生的瑞像。

所以现在所谓的法师竟敢是这样的、赤裸裸的跟经典去抬杠,污蔑经典。那也真是很稀少啊。他的胆量太大了。所以我们常常说学佛的人哪。这个时代要我们驳斥邪见,现在邪见太多了。我们今天驳不过来啊,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个事情啊。

所以现在的信众你不要随便看,不要随便听。你就老实地按照佛言祖语去做。你除了古人为师之外,以古人为师比较保险。看现在人的东西,听现在人的东西太危险了,太大胆了。

这个十三代祖师的东西就在这里,你好好去看印光法师文钞,好好去看莲池大师、彻悟大师的、省庵大师、蕅益大师的著作,还有《净土十要》啊。这些东西就在这里,你不好好看就专门听这些东西?

你提的这些观点我还真是闻所未闻啊!如果我天天听这些东西……一个人天天听这些邪知邪见那你怎么活啊?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屏蔽掉。

你不要再在网上东看西看,你能够听这样的法师跟你说这样的东西跟你个人有关系。这个法师也是你心里变现出来的法师。如果你没有这样不好的念头,没有这样不好的业力种子,你怎么会听到这些话?我们为什么就听不到呢?当然今天我也听到了,我也要生惭愧心了。

所以这样的人竟然在网上势力很大,有很多追随者,那很悲哀啊。连这样一点的分辨能力都没有你怎么去学佛啊?一盲引众盲,相牵入火坑啊。

现在我们就看到很多的信众,没有国学的基础,没有佛法基本的法印的基础。三法印啊,小乘三法印,大乘一法印。那净土法门的原理,那种圆教不可思议的印证,这些一概他都没有,就喜欢听这些东西。一旦听进去了,先入为主了。不是五根五力了,而是邪根邪力还很难拔出来。现在多少的想修点行,一上来就遇到邪见的人,还真的不少。

所以这个网络好像是件好事,能接触很多的资讯,能听很多法师讲法。但是当下也是一个极不幸的事情。你提的这些对于没有基本佛教常识的人来说他是没有辨别能力的。一听说释迦牟尼佛说没有在一部经典上说念佛能够往生,他如果听进去了那就完蛋了,他绝对不会去念佛了。

但是这句话你判断一下它对吗?但是很多人他就不去看佛经啊,所以他就来一个短平快——

哦,这位法师说的,大概是对的。但一般的有点因果观念佛教常识的人都不敢说这句话,但不排除有个别法师敢说这句话。那你不就完蛋了吗?

所以这个居士还希望是不是中国佛教协会和国家宗教局应该采取措施来防止这种邪见在网络上蔓延。你靠行政的手段还是很难的,还是要靠自己,靠自己建立一个正知正见的防御机制。

所以对于有缘人来说,这位法师讲的所有的法,写的所有的文章全都屏蔽,不接触。你让我们东林寺驳斥邪见正本清源我们也是人微言轻,到时候还搞得斗争坚固。

当然本人接到这些问题我是直言相告。直言相告比如我讲的这番话也肯定会传到这位法师那里。他肯定对我很仇恨,这也没有办法,为众生故,我也已经得罪不少人了。但是我之所以敢说这个话,实在是为了怜悯众生故。

而且本人说的,我对自己的话要负责任。我是觉得他说的是不对的!绝对不正确的!自误误他。

也希望这个法师悬崖勒马,不要到处去讲这些话了,这个后果太严重了。真的像佛所说的,可怜悯者。袈裟底下失人身哪,不是可怜悯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