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不可以世间之名誉光环鉴定依止善知识

摘自:《佛教启蒙钞》第二册
作者:雪相法师

未出家前,无论再大的名头,或获多少荣誉,或生为高贵种姓,或为官吏富商,或出身下贱,或为刍荛苦力,此些皆乃已成往事。从出家之日起,即为孑然一身,怖魔大丈夫。往昔一切世间光环,的应弃入圊厕,切不可再拿世间长处卖弄与人,取悦自他;往昔之一切苦难下贱,的应欣然超出,切不可自卑自弃,甘入下流。从斯时起,的信自为出家新生,如同懵懂小儿,于佛法未知少分;况自狂自傲,欲为人师?即使往昔曾习学三藏有年者,亦应歇下我见,闭关修行,博览三藏,精严律典,以期长养善根,对治宿习;又况于佛法未曾研习几经卷者,有何胜德,妄求受礼?

须知佛陀时代,出家者上至婆罗门、刹帝利、皇亲国戚、太子、官长,下至吠舍、首陀罗、贫民、奴隶,出家之后一概平等持守如来净戒,日常排序,谨按僧伦腊次,不可逾越。即使佛子罗睺罗,亦从服侍大德、驱乌洒扫开始,绝未曾有因己是净饭王之皇孙,又是佛陀之亲子而别有优待;其出身卑贱之优波离尊者,出家后严持佛戒,通达律典,亦可推为上座,国王大臣亦皆礼之。正所谓四姓出家,同为释种,既为释迦沙门,如来法中唯以耆德、法师可受上座。故不计前因,只要能顿忘前名,严持佛戒,行持有德者,皆可为人天善知识,从之受学。

又近代弘一法师,在家之时,书法绘画、戏剧诗词、金石篆刻等文艺精湛,幼年六岁受启蒙教育,七岁从学《返性篇》、《格言联璧》,八岁习诵《名贤集》、《孝经》、《古文观止》等,少年十五读《左传》、《汉史精华录》,十六岁上文昌院辅仁学院,习制艺,学英文、算术,后又东渡日本留学,学历丰富,世间学问可甚了得。然于出家之时,顿然全舍,仅受善知识劝导,留一书法与人写法结缘,后又闭关精严律学,实乃僧伦典范,万众歆仰。

故不论何人,曾经有何世间成就——若未曾亲近善知识,从之饱受钳锤;未曾听闻正法,随之如理思维;未曾如说修行,恭敬谨防三业;未曾舍弃世间五欲,死心向道之者——皆不足以为吾等敬仰处、赞叹处、皈学处。故诸行人,切不可但以眼根思考,从耳根抉择,须应从智慧审查,经典考证,或祈祷观世音菩萨加持,希求能逢遇具德之善知识、有真法眼者为善师也。

须知六祖大师,唯一庶民樵夫,悟佛心髓后,确可一花开五叶,度无数人成佛作祖;而善星比丘,身为皇子,又为佛侍,亦不免少闻少学,谤佛谤法,堕无间狱。故吾等凡流不可不知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