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佛教书籍应当主次分明

29

摘自:《佛教启蒙钞》第二册
作者:雪相法师

该说的时候说,有理有据就好。一些我们推荐的修学教材之外的书非是不能看,而是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能不能识别得了正邪偏曲;能不能驾驭得了大白牛车;有没有“火眼金睛”的真知灼见。这个跟学问和年龄是毫无关系的(年龄大,学问多,并不代表就能理解佛法,有时候反而会被所知障迷惑,自以为是,误解诽谤),这是跟正见和传承有关系的。

若是佛教修学次第推荐或整部《印光文钞》,乃至佛教启蒙辨邪等,都学好了,学扎实了,也可以尝试看看别的课外书。但是因为初学佛的人,只是学了一些佛教知识,没有生起定解,没有实际修持过,所以还是很容易被世间人的巧言善辩所转。

因为我看过一些学者(包括出家、在家学者)写的书,言辞很隐晦:或是带有一种学术的心态,研究的态度,并看不出道心来;或者见解不深,徒解其表,执此谤彼;或由己见而发,情生非议,不符合律制佛心:或者自吹自擂,自赞毁他,竟是人我是非。

所以看课外书的人,一定抓住一点,那就是不论作者有多大名气,文字有多少道理,若不是公认的祖师、大德,没有传承,没有道心,不是三皈依具足正信的佛教徒,所说所写不符合三法印和一实相印的,则只当饭后滋味,尝尝便罢。正如《优婆塞戒经》所云:“如是菩萨虽知外典,自不受持,亦不教人,如是菩萨不名人天,非五道摄,是名修行无障碍道。”又如《菩萨地持经》云:“若以叶纸书似正法及外道论,或先已书,授彼信解众生手中,或劝他与,当知有罪。菩萨唯应劝彼弃舍手中异论,或令书写诸佛圣教,或自欲知彼不坚实,不应开示。”

若见解不邪,属世间善书者,亦可辅助佛法而教人,但亦应以佛经祖论为主,不可本末倒置。而若是现代人所写,阐述佛教义理的,则应谨慎考察,是否饱受争议。然最好莫将时间精力,偏重于无次第之辅助,或偏离正修之科目。

若有大智慧者,可适当参学;若已生胜解,得师认可者,则可随心而为也。正如《地持经》云:“佛所说弃舍不学,反习外道邪论、世俗经典,是名为犯众多犯,是犯染污起。不犯者:若上聪明,能受速学;若久学不忘;若思维知义;若于佛法具足观察,得不动智;若于日日,常以二分受学佛经,一分外典。是名不犯。如是菩萨善于内典,外道邪论,爱乐不舍,不作毒想,是名为犯众多犯,是染污起。”

故知作为初发心学佛的人,当主次分明,勤学内典,依善知识,老实修学。因为世间人所写,或者不是开悟的祖师所写,那么他的理论只是属于文字辨解,总是依着无明而来;即使是稍有逻辑,但却容易落入世智辩聪的逻辑推理。而唯有如来大师,久劫修行,断证圆满,身语意三业无失,智慧无碍;故佛经内典才是我们最权威的依靠。正如 《殊胜赞》所云:“我弃余本师,皈依世尊您,是因唯有您,具德无过失。” 而佛经内典,也唯有历代祖师们,通过实修实证后,圆悟实相,深达佛心,才解释得最为透彻;所以祖师论著才是佛经最权威的解释。由此可知,我们应该以佛经祖论为尊,闻思修学;切不可只贪读得懂,就只是从学现代人的著作,从而罔失妙宝,或入偏邪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