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酒、制酒的罪过与报应

摘自:《善恶辩证录》第一册
编者:雪相法师

饮酒者后世遭受恶趣痛苦的情景

关于饮酒者后世如何遭受恶趣痛苦的情形,《佛说五戒功德经》中说:“饮酒者,堕落、转生于烧热地狱,堕入彼处之有情于数千年中受煎熬。尔后得以复出,抛至无滩河岸,无处可去,反复抛投于彼处。一切狱卒如同铁钩钓鱼般将彼等摔在烧铁地上,如此大声呵道:喂,你要什么?彼人说:尊者,我渴。狱卒以炽燃之铁钩,钩开其口,灌入赤铁熔液。烧其唇,亦烧其喉,烧其胸,烧其肠,亦烧其心,由肛门出。彼等皆感受痛苦,哭叫打滚。尔时亦不能死去,乃至受恶业果报之间一直感受异熟苦受。

“是故世尊告言:炽热粗糙之河,无滩极其难行,铁质莲花诸瓣,锐利瓣上翻滚,沉陷无滩河中,为何行持非法?何者饮用美酒,非是微小罪恶。转人亦常健忘,犹如山羊喑哑,智慧错乱,神志不清,恒处睡眠,智慧低下,极度愚痴,心怀畏惧,顾虑重重,挑拨离间,言不稳固,具吝啬心,怀嫉妒心,无出离心,无惭愧心,智慧浅薄,不明善法,五百世转为夜叉,五百世转生为狗,无数次转成疯狂者,此为饮酒之过,饮迷醉酒之报。”

制酒者和贩酒者的罪过

有关制酒者和贩酒者犯罪的道理,在《念住经》中有详细宣说,其中的内容归纳来讲,如果在僧众中供养酒,此人死后将在地狱中饱尝如此苦受:口里被灌入烊赤铜汁,从唇、颚、舌……一直烧到胃、大肠之间,从下身流出。饮酒者,嚎啕大哭,悲哀惨叫。那些阎罗卒说道:“已作不善业,今受苦恼果,自痴心所造,彼复遭折磨,(后则被烧煮)……”随后又反反复复说了许许多多的偈子教训他们,对他们作种种损害。

《念住经》中记载:炽热炎炎、坚硬无比的两座山自然奔驰,相互汇合。那些地狱众生进入其间,两座山相互磨擦,似乎无物可见;极度磨擦,那些众生再度复生,复生以后,又进入两山之间磨擦。在他们的罪业没有穷尽之间,于数十万年中复生、磨擦。

那些众生从此地狱解脱出来,渴望依处、渴望怙主、渴望友军,奔于他处,遇到其余阎罗人,被放入铁镬内头面朝下。在他们的罪业没有毁尽、断尽之间,十万年于其中被焚烧。

从那里解脱出来、逃之夭夭,又被炽热炎炎的铁鸟捉住,将他们的肢体撕扯成百千节而啃食。

从该处解脱以后逃离,饥渴交迫,远见极其清澈湖水,疾驰奔去,结果那里盈盈充满沸腾的白镴汁(焊锡汁)。他们为了沐浴便步入其中,被池中业力所感的鲸鱼擒住,俯伏向下。在恶业没有穷尽之间,一直在白镴汁中被煎煮。

从中得以解脱,逃走,又被阎罗界的人们捉住。用火烧火燎的利矛刺入他们体内,利矛偶尔从背后穿出,偶尔由肺部穿出,偶尔由喉部穿出。地狱有情遭受折磨的叫声,其余地狱众生听到的竟然是歌声。原本是哭声,可是其他地狱的众生以业感听到的却是悦音,他们纷纷前往该处。这些地狱众生在业力没有完结之前,一直被诸阎罗卒捉拿,用燃烧的铁弩和矛刺击。

从该处解脱出来,随便逃跑,见到村落,有家宅,有河流,屋舍齐备。于是疾驰飞奔而去,步入村落,大门紧闭,整个村落都在沸腾、燃烧着。他们在里面被尖嘴尖牙炽热炎炎的黑虫(马够达嘎动物)所食,历经成千上万年。

从中解脱出来,如果没有转生为饿鬼、旁生而投生为人,以喝酒贩酒的等流所感报应:心思迷惑,穷困潦倒,被交通要道和十字路口的生意人和小孩讥笑戏弄。面目丑陋,缭牙毕露,脚足迸裂,恒常遭受饥渴折磨,被亲友通通遗弃。

卖酒之人,如果掺许多水以高价出售给别人,将转生到号叫地狱第四近边火末虫处。在那里,地狱有情自己身上生虫,刺入他的皮肉吮吸他的骨髓。此外,身体被四百零四种疾病折磨,被地狱之火烧煮。从该处解脱,如果转生为人,将痛苦贫穷。

如果谁给贞洁女人灌酒以后作淫行,他将转生到号叫地狱第七近边无死处。在那里,熊熊燃火的狗反反复复将他的睾丸拽出,反反复复剖开。他一边哭一边逃,迎面落到了布满有炽燃喙爪的铁鸟的深谷里,那些动物把他的身体分得支离破碎而啖食。这些地狱众生假设从中解脱投生为人,也是为王法所缚,身体憔悴,面貌丑陋,惨死狱中。

如果有人以卖酒维生,高价出售、牟取暴利,那么他死后将转生到号叫地狱第九近边普暗火处。在那里,于沉沉黑暗中、火光也不亮中被焚烧,发出哭叫,阎罗人在不被发现的暗地里把他从头到脚剁成两半。假设从中解脱投生为人,也是恒常饥渴交迫,无财无物,转生到饮食乏少的岛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