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回案例:湖南省关于“再生人”的惊人报导

8

摘自:《善恶辩证录》第一册
编者:雪相法师

以下为记者新闻稿

据怀化新闻网2011年11月5日报道,该台记者对通道侗族自治县一个叫坪阳乡的地方的“再生人”现象进行了实地探秘。

在通道侗族自治县坪阳乡的地方,出现了一群“再生人”,他们自称是通过投胎转世来到今世,并清楚地记得前世的经历。

坪阳乡位于通道的最南端,处在湖南、广西两省的交界处,一片外人很少涉足的神秘区域。“再生人”这种奇怪的说法在这个地方古已有之,当地将这一现象作为田野文化并进行了调查,也想解开这一谜团。坪阳乡的领导陆志鑫介绍:“再生人,以前这种现象也是存在的,但是没有做深层次的分析和研究。我们尽管不能从科学上去考究,是什么原因形成的,但这种特异的文化现象非常普遍,我们坪阳乡只有7800多人口,据我们把这种再生人现象作为文化调查来看,我们统计了一下,就有一百来个再生人。”

再生人,就是人生下来更事后,便能如数家珍般地说出他前世姓什名谁、家住何处、做过什么事、怎么生如何死、周围的邻里亲戚等等。更有甚者,会找到前世居住之地,或下葬之所,也有找到上辈子的亲人,再续前缘的。

在通道这块神秘的地方,不时出现一种非常神奇的生命轮回现象。几位权威专家教授到实地考察后,排除了人为炒作和集体扯谎的可能性,认为很有研究价值,建议设立“再生人通道观察站”。这种“神秘的生命现象”也许永远是个谜,而正是这未解之谜,将成为好奇者前来通道的恒久动力。

案例一:吴树德死后先转世为牛 牛死后转世为吴晓

吴晓,坪阳乡马田村人,今年7岁。吴晓3岁那年,父亲带他到姑爷家去串亲,一见到已是古稀之年的太姑爷,小吴晓顿时怒目圆睁,抄起地上的一只靴子朝其猛打,嘴里还嚷嚷道:“打死你,这个坏女婿,坏女婿!”弄得在场所有的大人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后来,人们问其原委,小吴晓才说出真相。

原来,吴晓上一辈子就是他现在爷爷的爸爸!吴晓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从3岁会讲话时,就曾断断续续地对家里人说他就是他爷爷的父亲,名叫吴树德。吴树德生前育有二男二女。被小吴晓追打的正是他上辈子的小女婿。而小女婿过去确实有过不少得罪老丈人的地方,想不到老丈人转世后也还不原谅他的“坏女婿”。之后,小吴晓在家常常和爷爷回忆起过去他们父子间的很多往事。很多事情就像发生在昨天一样,又一一再现在他爷俩的眼前。

案例二:白猪转世为人 屠夫立地成佛

坪阳乡谱头寨有个吴姓男孩,前世是一头白猪,转世投胎为人后,因尚能准确地认出曾经杀死它的屠夫容某而在当地轰动一时,屠夫容某因此发誓今生今世不再杀生。原来,吴姓男孩与屠夫容某是一个村子里的人,小男孩一岁多时,家人带他到村里去玩,每次只要碰见屠夫容某,小男孩就要拚命地哭叫、挣扎,每次都这样,家里人也不知道个所以然。小男孩长到两三岁时,每当看见有人在地里采猪菜,他都要告诫他们,哪种菜太苦,哪种菜太辣,采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话。弄得大人们直好笑,说他小小男孩能懂啥事。

这个时候的小男孩在村里更加害怕见到屠夫容某。每每见到容某,他老远都会拼命往家里跑去,每次都这样。久而久之,村里人感到这里肯定有蹊跷,便试着问小男孩是何原因。哪料,小男孩说出了一个惊人的大秘密。原来,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里养的一头大白猪。还说,那天,屠夫容某带着一个人来买猪,白猪见不妙,拚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后的山地上,还是被容某等人追上来抓住,抬去他们家给杀卖了。这可是个爆炸新闻。村里人一传十,十传百。小男孩是白猪转世的事就这样传开了。从此,人们见到小男孩干脆不叫其名而直呼“小白猪”了。这个名字就这样一直叫到现在。

湖南记者找到了这个男孩的母亲陆居桃。

记者:他是什么时候讲前世的事情的?

陆居桃:他1岁多。

记者:刚开始说话的时候?

陆居桃:刚开始说点点话的时候。

记者:他怎么说?

陆居桃:他讲他是猪。人家在外面摘猪菜,他就说你不要拿这种菜,这种菜不好吃,人家问他,他就说他是白猪。

案例三:吴民恩 前世为人母转世男儿身

吴民恩,男,都垒人,48岁,3岁时就说自己上辈子名叫姚明然,是姚明标的姐姐。姚明然原来嫁到当地杨家后曾生有两女,生育三胎时因难产而去世。她清楚记得上辈子死于难产时的情景。当时,她因承受了巨大的痛苦,她母亲曾对她说过一句话;“孩子,想我们女人要受这样大的痛苦,下辈子就是做只昆虫也要做只雄昆虫啊。”后来,她死后真的变成一只雄昆虫,后又被人踩死,才投胎转世到当地吴家,成为吴家的大儿子。

吴民恩很小时就能够指认他过去的“娘家”及其“娘家”所有人等,尤其对其生育的两个女儿,如今身为人父的他还是以其“养母身份”自居。两个女儿也乐于接受他就是她们过去的母亲这样的事实。他们互敬互爱俨如一家人,直让人羡慕不已。

案例四:吴宇衡 前世结婚借钱 转世来生照还

2008年11月,通道县坪乡马田村五组的吴春利出嫁了,比春利还小8个月的本村青年吴宇衡竟以“父亲”的身份前来参加婚礼,并送了不少嫁妆、礼物。

原来,吴宇衡的前世就是吴春利的父亲吴金睢。27年前,吴金睢因一场突发的大病不治身亡,留下8个月大的春利跟奶奶生活。壮年去世的吴金睢不久即到本村吴家投胎转世,成为吴家的小儿子吴宇衡。吴宇衡4岁时跟父亲到春利家去,看见春利手中拿的木算盘,小宇衡便说算盘是他用过的,那时在生产队,他当过记工员,是队里给他用的。看到门后的扁担,也说是他从八组的一个朋友吴某借来的,还说,当年他结婚还曾经向他借过20元钱,并一直未曾还他。

回家后,小宇衡每过几天就向家里人提起借钱未还的事,小小年纪竟以大人的口气说“借人家的钱不还,对不起人,真对不起人”这样话来。父亲听小宇衡说得像模像样,便亲自到八组吴某处问这件事,想不到果有其事,又问吴金睢尚健在的妻子,也说确实借过,不久,春利奶奶听说这个事,说既是金睢结婚时借的钱未还,理当由我们去还,于是替金睢还了别人20元钱。从此,小宇衡便不再提起欠人家钱未还这件事情。

案例五:杨云 孙子是爷爷老娘 投胎儿子是祖太奶奶转世

按照中华民族的常规伦理而论,祖孙三代同堂的杨民放是一家中的爷爷,自然应当是这一家中无可争议的“老大”。然而,正如俗话所说“世事难料”。只因他膝下的儿孙冰清聪明,一开口说话就是“我前世就是爷爷的老娘”等等惊人之词,一下子让本是爷爷的他倒成了不折不扣的“孙子”。

儿子名叫杨云,今年已是30而立之年。他2岁时就常对家人说,他前世就是他现在爷爷的奶奶,并能明确告诉自己的爸爸,他们家以前是在村里的什么具体位置,为何搬家来这里,屋前屋后都有哪些邻居,种些什么果树等等,说的是真真确确,无一错漏。

而今年刚7岁的小孙子日波更神。也是2岁时,小家伙因调皮,爷爷动手打了他一小下,小日波当即大叫道;“你这个儿子竟敢打你老娘不怕雷轰吗?”爷爷当即哄着小日波问道;“你如何就成了爷爷老娘啦?”小日波明确告诉爷爷说,她原来的名字叫吴农之,是从本村的吴柄家嫁过来。这铁板钉钉的事实直把爷爷听得目瞪口呆。此后,小家伙又陆陆续续跟家人回忆了过去的许多往事,件件事说得有凭有据,令人惊奇不已。从此,爷爷在家是处处不敢得罪自己的儿孙。他认为尊敬自己的儿孙辈没有什么不好,因为毕竟人生轮回转,说不好有朝一日,我即有可能成为自己儿孙的儿孙啊!

……

尽管记者做了大量的采访,但仍旧无法解开“再生人”之谜。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类似的事还有不少,可人们并没有轻易地相信真的有“灵魂转世”,更多的认为是当事人具有无法理解的意识或双重人格。对“再生人”现象,至今难以找到合理的依据。

但是,坪阳乡的“再生人”现象却不是个例,而是一个群体现象,这会不会与当地的文化习俗有关呢?

【按】

在记者眼里,再生人的现象是真实而又神奇的,因为用我们以往的经验认识无法解释。但是,从佛法角度,用“六道轮回”的观点来解释,那就再平常不过了。世间众生无不在轮回大海中生死轮转,如果把人生生世世的骨骼堆砌起来,比喜马拉雅山还要高,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谁又不是“再生人”呢?只是坪阳乡的“再生人”能有前世的记忆,而我们在转世之后便有了隔阴之谜,自不知晓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