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名人与轮回:曹操、苏东坡、悟达国师

摘自:《善恶辩证录》第一册
编者:雪相法师

曹操死后投胎猪身

《印光大师文钞》里面曾经提到曹操的例子:

汉献帝时,曹操为丞相,专其威权,凡所作为,无非弱君势、重己权,欲令自身一死,子便为帝。及至已死,曹丕便纂;而且尸犹未殓,丕即移其嫔妾,纳于己宫。死后永堕恶道。历千四百余年,至清乾隆间,苏州有人杀猪,出其肺肝,上有“曹操”二字。邻有一人见之,生大恐怖,随即出家,法名“佛安”,一心念佛,遂得往生西方。事载《净土圣贤录》。

——《与心愿居士书 代友人作》

《净土圣贤录》卷六:“佛安,字誓愿,苏州人。年三十余,邻家杀猪,出其腑,有文,曰‘曹操’。翟然发心,投上津桥天竺庵为僧……以念佛为课……乾隆四十一年(西纪一七七六)二月,有疾,遣徒往狮林寺请僧礼净土忏三日,演瑜伽焰口一坛。期满,明日,设斋筵,召客为别,称佛名,其徒和之。香三灶。日午,曰:‘行矣’,端坐而逝。”

——会性法师《读印光大师文钞记》

苏东坡的前世今生

苏轼,又叫苏东坡,现在很多人只知道他是北宋大文豪和书画家,曾任翰林学士,官至礼部尚书,却不知道他的前世是一修行僧人。其实他自己已经多次在诗文中提到自己的前世,例如:“我本修行人,三世积精炼,中间一念失,受此百年谴。”(《南华寺》)“前生我已到杭州,到处长如到旧游。”(《和张子野见寄三绝句·过旧游》)

元丰七年四月,苏轼在抵达筠州前,云庵和尚梦到自己与苏辙、圣寿寺的聪和尚一起出城迎接五戒和尚。醒来后感到很奇怪,于是将此梦告诉了苏辙,苏辙还没开口,聪和尚来了。苏辙对他说:“刚才同云庵谈梦,你来也想一起谈梦吗?”聪和尚说:“我昨天晚上梦见我们三人一起去迎接五戒和尚了。”苏辙抚手大笑道:“世上果真有三人做同样梦的事,真是奇怪啊!”

不久,苏东坡的书信到了,说他现在已经到了奉新,很快就可以同大家见面。三人非常高兴,一路小跑赶到城外二十里的建山寺等苏东坡。苏东坡到了后,大家对他谈起了三人做相同梦的事,苏东坡若有所思道:“我八九岁时,也曾经梦到我的前世是位僧人,往来陕右之间。还有我的母亲刚怀孕时,曾梦到一僧人来托宿,僧人风姿挺秀,一只眼睛失明。”云庵惊呼道:“五戒和尚就是陕右人,一只眼睛失明,晚年时游历高安,在大愚过世。”大家一算此事过去五十年了,而苏东坡现在正好四十九岁。从时间、地点和多人相似的梦来看,苏东坡是五戒和尚转世已经无异议了。

苏东坡后来写信给云庵说:“戒和尚不怕人笑话,厚着脸皮又出来了,真是可笑啊!但既然是佛法机缘,我就痛加磨砺,希望将来可以回到原来的地方,这就不胜荣幸了。”

苏东坡总是喜欢穿僧衣,这可能就是前世因缘所致。宋哲宗曾经问内侍陈衍:“苏东坡朝服下面穿的是什么衣服?”陈衍说:“是僧衣。”哲宗笑之。

苏东坡在杭州时,曾与朋友参寥一起到西湖边上的寿星寺游历。苏东坡环视后对参寥说:“我生平从没有到这里来过,但眼前所见好像都曾经亲身经历过这似的,从这里到忏堂,应有九十二级阶梯。”叫人数后,果真如他所说。苏东坡对参寥说道:“我前世是山中的僧人,曾经就在这所寺院中。”此后,苏东坡便经常到这所佛寺中盘桓小憩。

大约元佑初年,苏东坡曾与黄庭坚一起去拜见一老者,老者一见面就说苏东坡的前世是五戒和尚,而黄庭坚的前世是一女子。苏东坡点头不语,黄庭坚却根本不相信。老者对他说:“你到涪陵时就会有人告诉你。”黄庭坚认为涪陵是被贬的官员才能去的地方,自己怎么会去呢?后来他果然被贬到了涪陵,几次梦见一女子托梦告诉他前世之事,方才不得不相信先前老者所说的话。

这五戒和尚又是何人呢?据说他一目失明,还有一师兄叫明悟。五戒因为一念之差,同女子红莲有了苟且之事,犯了奸淫之戒,结果事情被已经有神通的明悟和尚看破。五戒羞愧难当,便坐化投胎去了。明悟已经预见五戒下一世可能谤佛谤僧,这样可能就永无出头之日了,于是他也赶紧坐化,紧追五戒投胎而去。到了这一世,五戒投胎成了苏东坡,而明悟就是苏东坡的好朋友佛印和尚。苏东坡刚开始时真的不信佛法,醉心功名;但佛印一直不离不弃地追随左右,苦心劝化点悟于他。自身的亲身遭遇,加上佛印的不断劝化点悟,苏东坡终于醒悟,不但深信因果轮回之说,而且崇信佛法,潜心修炼。

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七月二十八日,苏东坡去世时,他对守在床边的三个儿子说:“我平生没做什么坏事,相信不会坠入地狱的,你们不要太伤心了。”又告诉说:“西方极乐世界是有的。”

悟达国师

在唐朝懿宗皇帝时,有一位知玄悟达国师,在他年少还未被封为国师时,曾参访丛林,挂单在一间不知名的寺里。正巧另一位僧人也挂单在该寺,但那位僧人得了很重的病,通身长满了疮,发出很难闻的臭气,所以都没有人想要和他来往。国师住在他的隔壁,很同情他的病苦,常常照应他,一点都没有讨厌躲避的感觉。

不久那位病僧的病也好了,为了道业各奔前程。在临别的时候,那位僧人为了感激知玄和尚的德风道义,就对他说:“你以后如有难临身,请你不妨到西蜀彭州九陇山来找我,我会设法解救你的灾难。记住山上左边两棵大松树连在一起,那就是我居住地方的标志。”说完便离去了。

后来知玄和尚因为德行高深,唐懿宗十分崇敬,就封他为悟达国师,还赐他沉香庄饰的宝座。悟达国师坐上宝座之后却生起一念傲慢心,心想现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于是从这时候开始,膝盖上便生出一个人面疮来,长得和人面一模一样,每次还要用饮食喂他,也能像人一样开口吃东西。悟达国师当时痛苦难忍,遍请各地的名医,但是每位名医都无法医治。

国师这时突然记起过去,同住的那位病僧临别所说的话,于是便前往西蜀彭州九陇山去寻找。一日,天色已晚,忽然看见了两棵并立的松树,再往前一看是一座金碧辉煌的殿堂与那僧人。两人相见甚欢,国师便把所患的怪疾告诉他,僧人便加以安慰,告诉国师不要担心,只要用清泉水洗一洗即可。

次日清早,僧人就令一个孩童引领国师到岩下清泉的溪旁清洗。国师刚要捧水洗人面疮时,人面疮竟然大声呼喊:“不可以洗啊!您知识广博、见解深远,但不知是否曾读过《西汉书》上袁盎与晁错传呢?”国师回答说:“曾经读过。”人面疮就说:“往昔的袁盎就是您,而晁错就是我。当时晁错被腰斩时,心怀怨恨,因此我累世都在寻求报复的机会。可是您十世以来,都是身为持戒严谨的高僧,冥冥中戒神在旁守护,使我没有机会报复。而今您受到恩宠,动了一念名利心,无形中德行已经亏损。因为这个缘故,我才能接近您的身边来报仇。现在蒙圣人迦诺迦尊者出面来调解,赐我三昧法水(此三昧水是依迦诺迦尊者三昧力的加持而成的三昧法水),让我得解脱,今后我不再与您为难作对了。”

悟达国师蒙受圣人的救护,洗除多生的宿冤,因此写成忏本,早晚恭敬礼诵,来报答大圣的恩德。并命名为《慈悲三昧水忏》,就是取尊者以三昧水洗人面疮,解开两家累世冤业的缘故。

【按】

常听人抱怨说自己这辈子没做过坏事,怎么这么不幸,这么痛苦?甚至有的人说你看某人,乐善好施,诵经礼佛,放生吃素,简直就是一个大善人,为什么还会遭受这样的痛苦呢?岂知这哪里是一世造下的因果呢!

哪怕像是悟达国师那样的修为,都会因一念不慎遇到十世以前的冤家来寻仇,更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呢?冤业难消,在我们一念私心,想损人利己,乃至杀生害命的时候,如果能想到生死轮回之理,便不会那么轻率地做傻事了。正如被誉为“九华济公”的大兴和尚所说:“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