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相法师讲述在老和尚身边的那点事

120

雪相法师讲述在老和尚身边的那点事

图片提供:悟方

曙师问道:映雪照曙实之二

广参善知识的心得

2017年国庆,雪相法师受邀参加江苏太仓同觉寺曙提法师的《曙师问道》访谈节目,这是本次访谈的部分文字记录(经雪相法师修订)。

曙提法师:我要接着问问题了哈。

雪相法师:嗯,好的。

曙提法师:刚刚听到法师在谈话当中,提到两点,第一个是广参善知识,第二个是深入经藏。法师谈到了他的师父本悟法师,是我的法兄弟。他是呢,非常了不起的一位当代默默无闻的,踏踏实实的弘扬天台的一位,也是算是中老年法师了吧?

雪相法师:呃,是的。

曙提法师:据我所知呢,法师还长期在浙江的天台山学修。那么天台山我们知道,有允观法师,应该是本悟法师的师父啊。

雪相法师:对。

曙提法师:呃,您的师公了。还有我们德望重的可明老和尚,

雪相法师:对对对。

曙提法师:老人家今年是?

雪相法师:90。

曙提法师:90岁,今年好像刚过完90岁生日。

雪相法师:对的。

曙提法师:我们经常会听到别人说我们汉传佛教的传承断了,我也是经常听别人讲,我不知道他这个依据是什么。其实啊,大家看到像法师也好,像我也好,从出家开始,就不断地跟随一些佛教界的长老。只不过我们的这些长老大德呢,他们非常低调,平时不讲话,不去宣传自己;但是呢你在他身边,你时时刻刻,点点滴滴当中都能学到法。我觉得这个就叫法脉。我特别感兴趣法师在这么多年亲近本悟法师、允观法师、还有可明老和尚这样的大德长老,有怎样的一些心得,能不能跟我们分享分享?

雪相法师:虽然跟着师父学了很多年,然后在佛学院也呆了很多年,后来也亲近过一些天台宗的大德法师;但说实话呢,自己一点也不上进。但很多大德法师们都默默无闻地做了很多事情,真是非常令人感念。我们可明长老、允观大和尚,真的是为我们天台宗法脉的保留,做了一个非常大的努力。为什么这么说呢?天台山作为天台宗的发祥地,它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有着跟其它寺庙不一样的地位。中国人都有对祖庭的一种向往,它是一种精神的象征,所以说它所负的历史使命也非常大,如果善于利用的话对宗派的敷扬和宏兴有着很大的意义。而天台山佛学院这几年做的,就是默默无闻地向佛教界输送了很多天台宗的专宗人才。我们都知道国清寺虽然也在打水陆,但国清寺是整个天台山万年寺佛学院的一个主体,它所有的一些经济上的和这个生活上的来源都是来源于国清寺。都是我们大和尚在做努力,一边经营着这个佛学院,一边又经营着国清寺,还有接待来访的全世界的各国政要啊,国家领导啦,或者是我们一些宗派的领袖了。但大和尚都能够在不失天台特色的前提下,还把佛法传播到全世界,把天台宗传播到全世界,非常不容易。

我跟可明长老呆过一段时间,做过他的侍者。当然他的侍者有很多了,我呢是最轻松的一个。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把老和尚扶出去晒太阳,然后呢再陪着他出去走走转转,接受大家的一个礼拜。老和尚有几点让我非常敬佩:第一就是对天台山佛学院的一个关照,这是他心中最重要的一个东西。老和尚一直期望天台山佛学院能够这样传承下去,要如法,要清净,要培养天台宗的人才——当然了我们允观法师也正是继承了可明长老的这么一个宗旨。可明长老前几年中风过,所以呢身体行动不便,有时候还要接待很多客人;不过只要在他精神好的情况下,每天都能诵一部《法华经》,坚持不断地去修持。老和尚给我们做了一个表率。

现在我的师兄,还有佛学院的一些同学啊,也在照顾他。我师兄说国清寺是一个来来往往什么人都有的一个地方,但是老和尚就像是一轮明月一样,是大家的一个所归。不论出现什么问题,只要大家看到老和尚,就像是看到了希望。来到国清寺的很多客人,都想拜见可明长老,老和尚只要是身体允许的情况下,都会跟大家见一面。然后呢老和尚每天会写写字,这也是为了让自己的身体灵活,因为他半身不遂。他为了让自己身体行动自由一点,然后给侍者减少一些压力,所以他每天都会坚持写书法,让自己的手变得更加地灵活。有时候觉得写得挺好了,他还会说:“喏喏喏,给那个允观法师看看,这字写得怎么样?”

曙提法师:我的丈室里有就一副老和尚的字。

雪相法师:哇,那这个真的是宝贝呀!要知道我们老和尚身体已经不太行了,相比我们正常的人来说,活动非常地不便,他写一个字呀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老和尚还能坚持写字。再加上这么多年的一种修持在里面,所以老和尚的字看起来都非常地质朴。这一点啊就是老和尚对自己修行的那么一个鞭策,就是他不会忘记自己还是一个修行人,他没有忘记功课,他每天还在诵持《法华经》,没有因为身体的原因就懈怠修行。这对我们小和尚来说,是非常大的一种鼓励!有的时候看到他在那诵经诵累了,打个盹,醒了又继续念,一直念到自己身体疲惫了,累了他才去休息——这个真的是很令人感动!老和尚早上很早就起来了,大概两点多就起来了,他还保留了中国传统丛林的作息制度,生活非常有规律。

老和尚待人非常平易近人,但是他对自己的弟子们——尤其是大和尚,就不太平易近人了。他最容易吼的一个人,估计就是大和尚了。我那个时候跟着老和尚,有时候见到侍者们做错了事情,可能会被允观大和尚说两句,不过有人可能会去找老和尚告状。这个时候老和尚就会安慰他们,或者是批评这个大和尚。所以他对小和尚的关心非常的大,哪怕是你有一点懒惰了,他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也不看。老和尚并不是不管,而是因为到这个年龄了,自己也退位了,就不会再去多管一些事情。现在就是体现出这几十年来对佛法的一种融入,对末学的一种照顾。

我们要知道,如果他一味地纵容小和尚的话,那说明这个人没有智慧;如果说他一味地呵斥弟子的话,那么我们说他也不够圆融。像大和尚一样,心胸广大的人,你可以直接呵斥他。就像师父教诲我们一样,如果根性好的,师父不会给你好脸色的,也不会跟你客气的。“你今天是不是犯了一个错误呀?跪香去,下次给我注意点!”那就不用低声细语,师父会直接呵斥。而来了外人以后,或者是对一些不学佛的人,或是对一些各级的领导,就会非常客气,因为我们要善于接引人。这是从大和尚身边,从老和尚身边学到的一种圆融处事的方式,既不失自己的一个本怀,而且呢还不失佛法的圆融。

我记得有一次搀着老和尚出去转,一般人见到老和尚都会礼拜的,有一次碰到一个老头,一下子看到了老和尚,过来就握着老和尚的手。我们一般是不许信众去握老和尚的手,因为他的手不方便,还要拄着拐棍,你一握他就容易摔倒。所以我们看到后,就要去把这个人请得稍远一点。这时候老和尚就把我们推到一边,一下就抱住那个老居士,然后是非常地激动,哇哇的说了一通。那个长者要供养老和尚,老和尚也不要。然后就是也没什么话语交流了,就是互相搀扶着,默默地看着。

后来我从同学那里得到解读——为什么是解读呢?因为老和尚是浙江人,我是山东人,我听不懂他们说话。再加上他中风之后说话不清楚,所以我只知道他们交流了一下,具体讲的啥我也不知道。后来我同学告诉我,这是以前文革的时候寺庙里共住的僧人,当时呢,那个人由于特定的原因就还俗了。我们看到,老和尚看到他并没有说:哎呀,你还俗了是吧?你看我,一直坚持到现在……对不对?对我们小和尚来说,这就是一种很大的安慰。你看他虽然还俗了,但是老和尚对他的那种热情和对自己道友的关心没有变,没有居高临人。这让我们就非常安心,我们就很喜欢呆在老和尚的身边。

虽然我也不懂他说啥,但他喜欢跟我讲他那时候的故事。他讲了以后,我就“哦”“好的”“嗯”“好”“是”“对”“就这样”,然后我就继续玩自己的手机,然后老和尚就很开心地在那坐一会,晒晒太阳就再带着他回去。就是从这些小事上,已经让我感觉可以超越语言了,不需要过深的交流,他的一些身教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鼓励。所以在我日后的学修过程之中,无论再困难,再没有人认可,再默默无闻,我也心甘情愿。因为僧人本有的一个特色就是什么?就是以禅寂为主。禅寂什么?禅寂内心。你内心既然是清静无为的话,你不可能对外界事物有所贪恋、执着或造作。再加上我们是大乘佛法的修行人,我们所做的这一切的根本动力是菩提心。正是因为有菩提心,大家才能够来到寺庙里,才有这些弘法的方式,才有各种接引众生的机构、机会,让大家能够与佛法结缘。所以说,我们要知道佛法的这么一个非常圆融的特色,历代的祖师和这些老和尚们都给我们做了一个表率,都在传承佛法。从对佛学院的一个坚守、一个期许,到自身的一个以身作则,再到对后学的一些爱护。

我来到这里后,感觉大和尚也是如此,非常照顾我们初学。中午来就怕我吃不饱,我整个人,简直就是被喂饱的。每一个菜,对,是每一个菜,大和尚都给我夹到碗里,推辞都推辞不掉。后来我就恭敬不如从命,端起碗来,心想:您就赏赐给我吧。这就像佛法传承一样,一口一口这样传下来,寓意也非常好。

曙提法师:我们法师太瘦了。

雪相法师:哈哈,是,以后这一方面我要多努力。这就是我亲近可明长老的一些小事,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和帮助,希望大家都能够对我们汉传佛教有信心。这都是我们老和尚,辛辛苦苦一辈子,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保留下来的那么一个法脉,你能说他没有传承?你能说他没有力量?没有力量的话老和尚怎么能够90高龄了还在每天诵《法华经》?90高龄中了几次风了,还能靠这么坚韧的毅力站起来,每天还可以走走转转的,然后还能写字,然后还给你接待回答问题。如果是开点重要的会议了,老和尚也可以去。老和尚在上面讲得很开心,大家在下面听得也很开心。其实我知道这个时候大家不是在听老和尚讲什么教条的东西,而是感念老和尚给大家的一个鼓励。这是我们汉传的希望和精神,这是我们的传承所在。一见到老和尚就要知道,我们《法华经》是有人在受持的,历代祖师的教法、专宗的弘扬也是有在进行的,大家都是幸运的,大家都是有福报的!好,这就是我简单的一个分享。

曙提法师:特别感动啊,法师分享他在老一辈的长者身边的点点滴滴,让我想起了我的祖父。我的祖父实际上就是刚刚法师谈到的,与可明老和尚同一辈的,过去也是出家人,后来被迫还俗了的。我祖父在解放前也是出家人,后来解放后这个土改运动,把寺院变成学校,所以把里面的出家人全部赶回去了。我的祖母是地主家的小姐——一个是庙里的和尚,一个是地主家的小姐,所以就关到了一起。我父亲这两天也来了——我的父亲三岁的时候,我的祖母就过世了,因为抑郁而终。那么我的祖父呢,我从小的时候记事开始,他就一直保持着出家人的生活。

后来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之后,地方政府呢过来请他,说现在落实宗教政策了,你原来是出家人,现在这个宗教信仰自由了,佛教就要恢复了,但是临时抓和尚抓不到啊,只好把你们这些老人家请回来。我祖父说了一句什么话?他说:我呢孙子都有了,我自己就不来了,将来我孙子走我这条路。所以我从小是在我祖父的教导下诵《法华经》的。我祖父一辈子,从我记事开始,他每天都要诵《法华经》的。他诵《法华经》非常地熟,一天可以诵两部,上午四个半小时中间不停息诵完,下午再诵四个半小时。我从小是跟着他诵的,跟他学,所以这个刚才感受非常地深,感受非常地深。特别感恩法师,把这么温暖的,这么给我们信心的,在老一辈长者身边所传承到的带给我们。我们听了也就等于接了法脉,大家说是不是啊?


雪相法师讲述在老和尚身边的那点事

· 供养法师 ·

本号专门整理发布上雪下相法师的

弘法讯息及朋友圈、空间、微博等内容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天真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