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相法师讲述走进佛法的因缘

雪相法师讲述走进佛法的因缘

图片提供:悟方

曙师问道:映雪照曙实之一

走进佛法的因缘

2017年国庆,雪相法师受邀参加江苏太仓同觉寺曙提法师的《曙师问道》访谈节目,这是本次访谈的部分文字记录(经雪相法师修订)。

曙提法师:法师是63年……哦不,法师,我总想把你归到中老年啊。法师年纪这么轻,但是我看法师写出来的文章,对天台宗的学修,包括对传统文化的这种修养又这么地深厚。我想在坐的大家和我一样,都是十分地感兴趣,法师是什么样的因缘走进佛法,又是怎样从小与传统文化结这样的一种深厚的缘分的?大家想不想知道?好,我们以掌声请法师给我们开示,好不好!

雪相法师:尊敬的曙提大和尚,尊敬的各位大德法师,还有各位护法善信,还有正在收看直播的各位网友,大家下午好,阿弥陀佛!今天非常荣幸能够来到我们同觉寺,跟大和尚做这样的一个直播。为什么呢?因为作为像我这样的小和尚,才疏学浅,实在难登大雅之堂。我经常用四个词来形容自己:“障重、福薄、慧浅、学少。”佛呢,有四德,而这是我的“四德”。所以我才会好乐寂居,藏起来,因为实在没脸见人。

但是就像法师说的,在法华义辩的事件里,大家都是怀着对宗派情怀的热情,还有为了能调和各宗各派之间的一个关系,所以才说了几句话,写了一点东西。没想到就被我们大和尚注意到了,这个名过于实,真是惭愧!我们跟堪布的弟子们为了这件事,做了大量的互动。但这个不是为了吵架,我们是为了凸显祖师说法的特色和天台宗,乃至汉传宗派,乃至中日韩所有的这一个以汉文为主的,汉语系的,大乘佛法所依的根本典籍中《妙法莲华经》的一个权威,从而去做一个维护。

这个维护是从法上的,而不是从党派之间——他是藏传的,我是汉传的;他是禅宗、华严、密宗,我是天台。完全不是因为这个,要是因为这样的话,那我们就真的成乌合之众了。我们完全是因为觉得受益于天台大师的教法,和天台宗历代祖师乃至汉传佛教历代祖师的法乳恩深,所以我们希望所有弘法的活佛堪布和大德法师们,都能够在尊重祖师原典的前提下,再去做对其他宗派的褒赞或弘扬。这样就能够保留我们祖师留下来的这些经典的权威性,因为我们是依这一本经来注释的。如果以后再出现同名而不同内容的一个经本,(索达吉堪布删添《法华经》以后,又署以鸠摩罗什大师的名字。)那后人情何以堪?那这确实是我们汉传佛教的损失,也是我们当代汉传僧人的失职、失责。因为弘扬佛法和护持佛法不是两条路线,而是手掌与手背的关系,手掌与手背共同形成了我们这个手,辨邪与显正是同时进行的,弘法与护教也是同时进行的。所以我们大家都是不约而同地去做了这么一个事情。最早这个事件,是我们大和尚发现的,然后法师在朋友圈里、微博啊,就把这个事情发酵,把这个事情就挑明了,接着大家就一起关注到这个事情了。

曙提法师:不是挑拔。

雪相法师:呃,对。不是挑拔,是挑明,让大家呢,把态度明朗化。有识之士的态度就是:我们都很关注,堪布来汉地弘扬《法华经》,要帮我们振兴八宗,我们很开心,但是我们也有我们自己的一些看法。我们就是本着这么一个平等交流、尊重互爱的原则,一起发心做了一点点事情。而我与法师也正是在这次事件中结缘的,正是在网上结识的,所以我们是名正言顺的“网友”。我今天就是来见网友了,见到自己的“偶像”,我是非常地激动。

曙提法师:“2017年同觉寺佛教网友线下见面会”。

雪相法师:对对对,所以这个事情真的是非常好的一个开端,为什么说它好呢?因为我们是因佛法而相见,大家都是同一个志向,以法为依,以法为亲,都是因护法的力量把我们感召在了一起。我们都是先在佛法的知见上交流了一番以后,然后互相觉着:嗯,这位法师的知见是符合祖师们所说的意思。大家互相默许了之后,我们才见面的。所以我们这个见面跟世间的网友见面还不太一样:世间人见了面有可能就翻脸了,或者是不符合自己心态了,比如觉着这个网友不帅了、无利可图了,或者怎么怎么样;而我们完全是以法为亲的。大家先是因佛法而相遇,在网上经过这么大约……有一年了吧?

曙提法师:好像有。

雪相法师:是,一年多的感情联络,最后终于见面。所以我们这个是非常坚固的,是互相考察过的。

曙提法师:有深厚的情感经历。

雪相法师:是。然后呢,说实话我非常敬佩大和尚的胸襟,能够不轻末学。因为相比大和尚的经历来讲,我真的是一个小学生。我只是一个初学,只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弘扬佛法和护持佛教的热情在,有一个报恩的心态在,所以才会不自量力,出来讲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其实一开始也没想过多参与,这也是因为以前的同学法师鼓励,才会把论文发表出来的。后来还得到佛学院很多法师们的不断鼓励,否则的话,可能会一直在山里默默无闻。这也与我在家的性格有关系,也就是我……现在可以切入正题了吧,对吧,应该是介绍我自己吧?

曙提法师:您到哪都是正题。

雪相法师:哈哈。

曙提法师:我们跟着你的频道走就行了。

雪相法师:不好意思啊,我比较容易紧张,因为这是第一次这样录直播,我就怕跑题太远然后就回不来了。不过来的时候,大和尚说没事,线下给我做了很多的鼓励,那我就继续谈啊。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学修经历。学习佛法,无外乎两种方式:第一种是广参明师,第二种呢是广参经论。你要么深入经论之中,深入三藏十二部之中,像我们印光法师一样,几十年默默无闻地去研究经典,你自然能够融会贯通。要么就是你想走一条捷径,你想快速地进步,那就是要有明眼人带我们一下。你广参博学,每个人的修学经验分享给你,你就会有很大的收获。而我正好是介乎这两种之间的,因为我在家的时候,是非常调皮的一个孩子,说实话我呢……

曙提法师:调皮到什么程度啊?

雪相法师: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哈,我高中的时候,读了一年歇业。然后我同学跟我说:“你走了以后,我发现咱们班主任有一个特点,他这个特点这么多年竟然没有展露出来。”我说“什么特点?”我同学说:“就是他还会笑呢!”哈哈,可见我在学校里有多调皮,多么让我班主任头疼。

我小时候是很调皮的一个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约束得了我。以前也有人劝我,你应该信上帝,你应该信修仙啊,你应该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你应该怎么怎么样。我说这些都很好,但是:一呢,没感觉;二呢,以我当时现有的那么一点世智辩聪,我觉得还有一点可以推敲的地方。然后因为在现实社会中,我经常地接触一些各个层次的——比如一些政府人员啊,一些企业家呀,一些街头的乞丐呀,还有各行各业的人,都有交往过,所有的人都在追求一种安全感。无论是经商的,还是做小买卖的,还是自己上班的,他都希望有一个坚固的保障。后来我就问我自己:我的保障在哪里?我找来找去都找不到一个坚实的保障。

我在家的时候,小时候我有三大梦想。第一,我要当国家主席。后来就是经过我在学校这么,哈,调皮呢,然后看来这个梦想破灭了。

曙提法师:夭折了。

雪相法师:第二,我想当宇宙之王。因为看《地球超人》《蜘蛛侠》看多了,我说这个挺好的哈,但当时就觉得不现实。但是人都有一个理想和梦想(其实这两个可以不用分的,但我们也可以把他分一下):理想我们可以说是一种依着世间常理的,正常的期许;而梦想呢,你想干什么什么,好像是不切实际。而我的梦想就是当宇宙之王。为什么呢?到那个时候我就什么都不用怕,我找到了最大的安全,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但是我们要知道,这个根本不可能的。

直到有一天,接触到佛陀的理论的时候,佛说所有的众生都是平等的,每个人,每一个众生,都没有特权。这不止是针对人哦,是针对所有的众生——都没有特权,大家一律平等。为什么?所有的众生都贪生畏死,都喜欢活着,不喜欢死去;然后用我们佛教术语来讲,每个众生都有佛性,大家都能觉悟,都能成佛。我感觉这个理论,真是很大的一个保障,这个真的是决定平等的一种理论。说这一点的话,教外人的感觉可能没这么亲切。因为佛陀是站在十法界的层次来看待,而我们人只能见到人法界和畜生法界。佛站在十法界的高度讲述了一个平等的原则,大家皆有佛性,都可以成佛。

当时虽然没有了解到那么深,但是通过佛教一些基础的理论认识——比如说人有生老病死,你逃不掉的呀,很苦的呀,苦海无边。求不得苦,想当宇宙之王当不了啊,对吧?爱别离苦,以前总想着,这个天苍苍,野茫茫,跟最爱的人去放羊。这达不到啊,对不对?两个人总会有吵架的时候呀,吵架怎么办?万一她老了怎么办?我老了怎么办?万一以后有很多问题让我们产生矛盾逼迫着要分离怎么办?——我发现没有一个坚固的东西,所以这就是我对佛教产生好感的一个萌芽。

当然了还有最大的一点就是,我读到了一本外道的书籍,那本书叫作《玉历宝钞》。哎呀,我看这上面:怎么干啥事都要下地狱呀?哎哟,太害怕了!世间没保障,没有安全感。你要知道啊,同样的事,别的宗教跟我讲他们的理论,我一点都不相信;但是我看到关于佛教的这个东西,虽然是附佛外道的书籍,但我当时竟然弱智地相信了。也并不是说它的理论有多高级,而是我对地狱的果报非常相信,对六道轮回的概念非常相信。为什么说我弱智呢?是因为我没有经过大脑就去相信。学过佛后我知道这个叫什么?叫做善根。所以一开始我学佛是什么,是迷信,是迷信于佛法,知道吗?只是凭着善根。这个我们不必忌讳谈哈。

现在很多人学佛,都是因迷信而开始的,比如看到佛像放光了,或者看到一个什么神奇的征兆,或者是求健康,求财位,求任何东西的愿望达成了,这就相信佛教了。其实这个都是迷信于佛法,还没有开始真正的觉悟,但他们能对佛教起信,这个也是善根深厚的人。

但如果佛法只站在消灾免难这个层面的话,那我们就不会有那些精彩的论典了,也没有这三藏十二部,也没有历代祖师的弘扬了;我们只要把佛陀神通道力,把几个老和尚摆出来,显现几个神通能搞定了。但是,在我们佛教看来,这个只如同世间人讲的“术”一般,不是根本,而佛教的根本是正见!

所以接触到佛法以后,又开始去研究,去学习佛法的东西,慢慢地善根就成熟了。我发现我对佛教不仅是有先天的好感,在后来深入佛法以后,我发现佛教确实有不共于其他宗教和其他学问的地方。就是佛教不是主张只讲这么一个理性的东西,它还有实修在,可以让人现世成佛作祖,现世离苦得乐,现世神通自在。佛教还有人在念佛,还有人在禅修,很多人都在依着佛说的解脱方法去实行。若是它没有实际意义的话,谁会一晚上不睡觉地在那念佛——好像昨天晚上大家都在念佛了对吧?若没有宗教动力,没有对解脱的向往的话,谁会一晚上唱着一个单调的一句话,在这唱一晚上?

曙提法师:9个小时。

雪相法师:哈,说明大家对佛教的认识都是更进一层。它不只是理论,它是一套完美的实践修行,以致成功解脱我们的烦恼,让我们迈向解脱的彼岸,像佛陀一样得到究竟的自在。在了解了这些以后呢,我对佛法就更为坚信了。

当这种信仰坚固了以后,我自觉在社会上作孽多端,罪恶深重,所以我就发愿到寺庙做义工,忏悔罪业,像大家一样,我要来感受一下寺院里面的文化。后来到了寺庙以后——刚开始我是抱着出家的希望,为什么?因为我想弘扬佛法,利益众生,我要光显正法!说实话,那个时候对正法是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有那么一个愿望。当时一见到我师父呢(我师父上本下悟法师),我就觉得这个和尚还挺好嘛;然后呢就跟我师父聊天,一聊以后就觉得,这和尚还挺有文化的嘛,讲得也很对呀!这世间还是有正规的和尚的嘛,我要护持他!然后呢,我出家的心就退了,觉着没我什么事了,所以我就把自己孩子的事啊,还有我孙子的事都打算好了。我跟法师分享一下,我说,法师呀我以后就好好地护持你,我呢就做一个外护的居士,您呢就好好地弘扬佛法。但是呢我师父却“另有所图”……

说实话我跟我师父非常有缘,他非常爱护我,一直在循循善诱。他来到山东以后呢,到广福寺就一直跟我说:“我来就是来给你剃度的,你跑不了,我告诉你,你上辈子就是一个和尚,你还能干什么呀?”我说:“法师啊,我孙子的事都打算好了,你就不要给我打算了。”那时我给师父当司机,泡茶叶,但根本不喜欢听课。为什么呢?因为在家的时候就这么个性格,读书的时候就不喜欢学习,特别贪玩。但是师父呢就用各种方式引导我,让我去听。平常泡茶的时候,师父也常常给我讲开示,一些生活的上的问题,也经常帮助我。这个真的像经文上常说的“欲令入佛智,先以欲钩牵”啊!所以现在很多寺庙所做的接引信众的方式都是慈悲的。

以前刚出家的时候怀着满腔的热血,总认为:你看现在的寺庙,都不务正业,搞这个搞那个的呢,一天到晚也不修行!那时候真的浑身都是刺,根本不了解佛法。后来才发现,当你深深地走到佛法里面以后,你会发现只要是真心出家的人,他的道心都是很清净的。他如果是为了财,为了名,为了色心出家的话,那真的是没必要。因为我接触到很多师父都是比较有学问的,然后比较有能力,没有一个理由能让我相信他们做这些是为了自己,或是想搞一套什么样的东西。那他为什么要不辞劳苦地兴师动众,带领大家搞夏令营啊,禅修体验班啊?其实这个都是方便权宜。

所以我也非常地感谢我师父跟我说的这番褒赞的话,因为这些都是在循循善诱,告诉我,你应该去修道。然后呢,我就这样跟着我师父大约两三年时间。我师父原来在天台山佛学院研究班任课,后来呢在湛山寺佛学院,也是教书。所以从一开始就跟着他,天天地伺候他,开车泡茶,随着他出去讲法,故而也耳濡目染了一些天台教法。虽然我不爱学习,但当时听到一些天台教法的时候,却深深地震撼了我的心灵,我感觉冥冥之中我好像能穿越这么一个上千年的历史,跟天台宗历代祖师有过交流一样,对天台宗的教法,非常地感念。因为当时我自己在乱七八糟地看一些书,但是只有在看到天台教法的时候,我感觉是如此清晰的一条路线。我说这个很好啊,次第明显,然后呢理论清晰,甚至是别(教)、圆(教)之间微细的差别都分判得这么到位。天台宗是真正的从文字般若上在传承佛陀心法的一个宗派,它完全通过文字般若的方式把佛法体现出来,即使这世间没有人开悟了,只要有天台的教法在,佛法就还在。

曙提法师:精彩不精彩!?法师的师父本悟法师跟我是法兄弟,所以我是中老年人也是对的哦!

雪相法师:阿弥陀佛,所以我们这些晚辈来到这里啊,就是向大和尚学习的。这次来能够得到大和尚这么多的照顾,实在令我非常地惭愧!这也是大和尚博大的胸襟和对现代僧才的一种重视,虽然自己不才,但也非常感恩大和尚的盛情邀请。一来到寺里,大和尚就领我参观了寺里的每一个堂口,看到每个地方都有它的一个作用,都发挥了它很大的一个价值,真的是令我非常敬佩!让整体寺院都发挥了它巨大的价值,这个真是功德无量!所以我们也应该一起给大和尚鼓个掌,对吧?

曙提法师:法师不能把球老是往我们这些中老年人身上踢,是吧?我们大家要用掌声多祈请法师,多到咱们同觉寺来,替我分担分担责任,大家说好不好?

雪相法师:阿弥陀佛!


雪相法师讲述走进佛法的因缘

· 供养法师 ·

本号专门整理发布上雪下相法师的

弘法讯息及朋友圈、空间、微博等内容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天真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