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持入經卷下

28

後漢安息國三藏安世高譯

◎彼愛欲藥為何等?為止。愛已解,意亦解,意已解,病便愈。

彼癡藥為何等?為觀。癡已却解,從慧解脫為病愈。

如是佛說,如是二法,當知一為字,二為色。二法當捨:一為癡,二為愛。

二法當自知:一為慧,二為解脫。二法可𧗪(xíng):一為止,二為觀。

彼止已行令識色,已識令愛得捨,愛已解意便得解脫,自證知。止已行滿足便得捨癡,已得捨癡便從慧得解脫,自證知。

若比丘已二法自知字亦色,已二法捨癡亦愛,如是齊是便無所著,應行畢。欲度世,是為尚有餘無為未度,已無為竟,命已竟畢,便為苦盡,令後無苦。

彼以有是陰,亦持亦入,已盡止寂然,從後無陰亦持亦入,無相連不復起,是為無餘。已得度世無為,畢是為二無為種。

彼不貪清淨本為何等?為三界中不得、不望、不求,是名為不貪清淨本。

是本為誰?為不貪身清淨、言清淨;亦餘相連清淨法意所念為本,是為不貪清淨本;亦有清淨本,佛說為八種行,是清淨本。彼為三清淨道種,是為不貪本。何等為三?一為、直方便治。二為、直念。三為、直定。是為三清淨道種本,是故名為不貪清淨本。

彼無恚不犯法本為何等?若忍所𧗪,未來為不出恚忍因緣,為不恚不恚不受殃,無恚無瞋亦不瞋,無怨亦不想怨,是為無恚不犯法本。是故名為無恚不犯法本。

亦有三清淨道種:一、無恚不犯法本為正語,二為正業,三為正致利。是為三清淨道種,是故名為無恚不犯法本。

彼不惑清淨本為何等?為從慧見四諦如有,如有應受清淨,不愚不惑,不隨惑亦不墮惑。慧明明相見,從清淨法,是為不惑清淨本。

是本為誰?為不惑清淨,所身𧗪、所言𧗪、所心𧗪,亦所相連清淨法,為意思惟相念所法本。

亦為從二清淨道種,為不惑本:一為直見,二為直𧗪。是為從二清淨道種本。是故名為不惑清淨本,是為三清淨、為八種道,已份在所隨應非常,為如是。

彼非常想為何等?一切所𧗪是非常想,所想計知是為受,是為非常想。

亦從有世間八法。何等為八?有利無利、名聞不名聞、有論議無論議、若苦若樂。為意不墮不受,從若干思不受,止護觀,思惡得止,是名為非常想。

彼苦想為何等?為一切世間行,是為苦所想覺知受,是名為苦想。

從是要為何等?望苦想為已習、已增,所念已多,為貪已足,為不墮貪,為意不受不墮,相牽不墮、不念。若干意護觀為已,惡為得止,從是思望致是要。

彼非身想為何等?為一切法不計身不墮身,為想知想受,是名為非身想。

從是為何等?望致非身想已,為念思,為已增,令是是自計我,為是為意不受捨若干態(tài),不受跓為觀,𤻀(huì)惡得止,是為從是要致。

彼惡不淨想為何等?為一切世間𧗪(xíng)為不淨,所想自知受,是名為不淨想。

從是想為何等?望致不淨想已,為念為思為已增,令世間五樂意却捨意,不牽不受不復墮,若干念以得護,為𤻀(huì)惡得跓,是為從是要致。彼為四思想念行,何以故?令知五陰,故佛說是分別,見彼不淨想𧗪,為令色陰從是解,彼苦想𧗪,令痛陰從是解,彼非身想𧗪,令思想陰亦𧗪陰從是解。

彼非常想𧗪,令識陰從是解。

彼從止𧗪,令愛從是解。

彼從觀𧗪,令癡從是解。

彼從不貪,為捨貪。

彼從不恚為捨恚。

彼從不惑為捨癡。

彼從非常想,令解有常。

彼從苦想,為解樂想。

彼從非身想,為解身想。

彼從不淨想,為解淨想。

彼從止攝意能得還,是為止想,令從是止禪。

彼從一切法寂然,能得解受,是為觀想,令止跓一切知。

從欲能得還想,是為不貪相,令還不與取止。

已後不復生癡,是為無有恚想,令從殺還得止。識事亦物是為不惑相,為令得止,止所世間、所𧗪為、所法能受相,是為非常想。

令知從生,亦知從滅,識為是處。

為世間𧗪,作世間更,所所識想是為苦,為所思想,是為痛種處。

一切所法不住想,是為非身想,是為思想。

是已見身屍已壞,青膖為受是相,是為不淨思想。

從是為悔却,令寂然止。是為九品處,已分別說。

見為一切無為部,說具足是為誰?知多聞、少聞不為慧者。不慧不為常意在經,為意相連生。為從不分別觀;令不得非常想,不受非常想;令從是墮五樂;令五樂覆蓋,從所應𧗪失;令不解苦想;令墮五陰受入;令為意計是身。若干本非一本,不捨不觀,令不墮非身想,為意在顏色。

樂計是身為淨,不計是皮肌覆,令不墮不淨想,不住受、止。是想不信令無有想,不受喜。為從是四種已除,墮得無為種處。

佛說信根,比丘欲見知,當求在四溝港種為清淨法,不捨方便相,令致清淨,從清淨發起令墮四意止。

佛說精進根,比丘欲見知,當在四意斷。過去所更,相念不忘,為從不忘發生墮四意止。

佛說念根,比丘欲見知,當觀在四意止。為一意想,是為定從不惑起,令墮四禪處。

佛說是比丘欲知定根,當知在四禪,從本校計為慧,如有能得持,從是發起令墮四諦。

佛說慧根,比丘欲見,當在四諦。為有四輪:好郡縣居輪、依慧人輪、自本正願輪、宿命有福輪。彼為道德共居相,是為好郡縣居,令得賢者依止處,以得道德依猗相,是為依慧人。從是為墮有正願處,以得正願相,是為身正願,令墮福處。從清淨行有所入相,是名為福,令致墮五樂處。

彼為戒法十一本:一為色持戒無悔,二為已不悔令得喜意,三為已有喜令愛生,四為已意得愛為身得猗,五為已身得猗便得樂,六為已意得樂便得正止,七為已意得正止便知如有,八為已知如有便寂然,九為已寂然便得離,十為已得離便得解脫,十一為已得解脫便見慧。有慧便知生死已盡,道𧗪已畢,所作𧗪已竟,不復還受苦。

戒相為何等?至命盡持戒,令從是致無悔。身不增罪相為無悔,從是致喜令得喜處。可意相為喜,令致愛處。喜足相為處,令致有猗處。從𧗪為是為得猗相,令致樂處。已無𤺙(nǎo)為樂相,令從是致定處。意隨使不忘為定相,令致如有慧處不惑;如有相隨相,是為寂然處。若知非身是為寂然相,令從是致相別離處。不近會為相別離,為從是致解脫。已為非法𧗪不受殃,是為解脫相,令致解脫慧見。

為有四道德地,何等為四?為四行者福。彼若如有知智,是為見地;為得道迹,是為得道福;彼如有如有知是為惡却離,是名為薄地,為有往來福;彼以惡却為不用,是名為相離地;彼已相離,是為不復還福,是名為欲竟地,無所著。

亦𧗪者福是何義?為道弟子有八種道𧗪,是名為𧗪者。為是是福,是故名為𧗪者福。何以故?為𧗪清淨為名,是為清淨福,是為道德。有八種清淨道𧗪,為是是福,是故名為清淨福。

彼為應得道迹,云何已諦相應道,弟子便斷三縛結?彼為三縛結為何等?一為知身非身,二為無疑,三為不貿易𧗪戒。已斷是三縛結,道弟子便墮道迹,不復墮惡道、畢竟道七更天上,亦人間已更,所在往來便斷苦,從苦得解,是名為見地,為得道迹福。

彼何等為令意墮是身,亦知是身?癡為以不聞,為世間人不見覺者,亦不從聞者、受教戒聞者,亦為未分別。現正法為意念,是色為身。遍覩色為身,是色亦為身,色亦是我身,痛想𧗪識,亦如上說。已如是得觀,便受五樂,令為受是身,為墮身,令意念我為是,我為以是著,相連不得自在,牽相隨如是有所忍,所可為意為可受,已受見隨𧗪,是為邪見,墮受是身。

彼為見是五邪,令墮疑無有。何等為五?若為所色為見,是身比前,更、想、行、識亦爾,是為五邪見,令墮無有。後有餘十五,令墮常。如是見是身已斷,便六十二邪見已捨;令不墮常、非常。已非常、常為捨,便道弟子無倒邪見,但為度世。

直見為何等,令不墮邪見身?若道弟子為聞,為直見,見通經家,為已受度世無為;為已解度世法,不復見是色為身,遍睹色為身。是色亦為身色,色亦是我身,痛想行識已不見,如是便解三結使。何等為三?一為不見是身,二為不恚,三為不疑。

已如是,道弟子為無疑,在佛亦無疑,為信為喜為佛,如是如來、無所著、正覺,慧行已足為樂,為世間已解,無有過,是法馭法隨為師,為教天上天下,為佛最上。是得信不疑,為隨是法𧗪,為在法無結無疑、為信為喜。

佛說是法,現可學可致,現自更見,已解為慧。為是所貪飢渴相近已斷,隨已斷,空無所應得。愛已壞、已離已盡,為無為。以是第二。

無結、無疑,得法隨法𧗪(xíng),為同學聚、為無結無疑,已有受有喜。如是受得道弟子,為學聚,正受𧗪為如應受。戒已立,定已定,慧已得解脫,已成解脫慧,已現已致,是為佛弟子𧗪(xíng)者。

聚為四人,從𧗪四雙,名為八人道𧗪。為世間所重所尊,為無有比,可祠可事可恭,為福地無過,是天亦人所事,是為第三。

已為無疑法,隨法𧗪一切𧗪為苦。已無疑結,已受已喜,從愛為習,苦亦從愛習。已無疑結、已受已解,已喜已愛盡,是為苦盡;便無疑無結,已得是受,便得喜已愛盡,是為苦盡。無疑結,已解受便得喜,為八種道𧗪。

從是受𧗪令苦盡,便不疑,不疑不復結,墮解得喜。

若本有疑不解,在佛不解,在法不解,在𧗪者聚;若本有疑,在苦在習、在盡在道,𧗪所惑所不解,隨志所疑惑。是如是云何是瘡?為是已解本已斷,樹不復住,已散不復現,從來本法不復生。

彼持𧗪戒轉摸貿為二輩:一為渴愛墮,二為不解避。持𧗪戒轉模貿,為意向從是𧗪戒攝守,從是當為得天亦天比,當為天上,彼字為甲,玉女當為是俱相樂共居。如是望,如是可,如是思,結相見意向,是為渴愛。

雖持𧗪戒,為墮摸貿,彼為不解持𧗪戒。轉摸貿為何等?戒𧗪者為轉貿。戒轉貿為何等?為意生從戒得淨,從戒得解脫,從戒得要,為從苦樂得度,或意生從願得度,是為不解持𧗪戒轉摸貿。

何因緣為不解轉摸貿?意生從被服,亦從願得度世,從苦樂得却離,為從是二業被服,亦願為摸。何等為摸?為是二戒被服願,意計從是得解脫,從是得要,從是得過苦樂,從是苦樂為得無為。從是不正計法,不從是解脫,意計從是解脫,不正計為是正,隨是𧗪如是有,忍可意望結見,是從是為解,是為不解持戒轉摸貿,是為二結。

得道弟子已捨,為無有本已斷。樹已拔不復現,從後不復生,是法便為已淨。戒如得道戒,隨𧗪不為破、不為穿、不為失、不為悔。但有增如,慧者可,無有能奪,為得從是致定,是為三縛結。

道弟子為已斷,已墮道迹,不復墮惡法,必度世,在七往來天上亦人中;往來期畢,便得出苦要。

有四相應,何謂四相應?一為已解相應,二為已斷捨相應,三為自證相應,四為增滿相應。彼道德弟子,從苦為已解相應;從習為已斷捨相應;從盡為自證相應;從道為增滿相應。彼為止觀俱隨行,一處一時一意。

本來有是有意,令為作四事。何等為四?一為苦,從苦已解為苦相應。二為習,從習已斷捨為習相應。三為盡,從盡自證為盡相應。四為道,從道增滿令道相應。何以故從苦已解相應?何以故從習已斷捨相應?何以故從盡已自證相應?何以故從道已增滿相應?為有譬喻。如水中沫行上至竟,為有四𧗪。從是岸邊,致度岸邊,度就,斷脈。是亦如是,止觀雙俱行,一處一時一意,上要至竟,為成四事。譬如日出,上至竟,為現作四事:致明、壞冥、現色、現竟。譬如船渡,捨是岸邊、致渡岸邊、致物、斷脈。止觀亦如是,雙發行,為一處一時一意,上要至竟,為作四事:為解苦如應相燭,為斷習如應相應,為盡自證如應解相應,為𧗪道要如應相應。何以故?為苦從更解相應;習從斷解相應;盡從苦證解相應;道𧗪要解相應。止觀亦如是,雙相連行,一處一時一意,止要至竟,為𧗪竟四事:為苦更,為習斷,為盡自證,為𧗪道滿。

譬如然燈燭,上至竟為作四事:為作明、為去冥、為現色、為却疑。止觀亦如是,為作四事:為識苦、為斷集、為盡自證、為𧗪道滿。譬如然燈上至竟,為有四義:為現明、為去冥、為現色、為盡膏炷。止觀亦如是,雙隨行,一處一時一意止至竟,為作四事:為識苦苦相應,為斷習習相應,為盡自證盡相應,為𧗪道滿道相應。

何以故為識苦苦相應?何以故為斷習習相應?何以故為盡自證盡相應?何以故為𧗪道滿道相應?為從誰應?為從止觀。

何等為應?應云何持?意繫觀。已意繫觀,便見五陰苦,彼所意繫是為止,已見五陰為苦是為觀。

彼所為五陰相近,可發往欲著,願得相往不捨習所,是已斷已盡。止觀道亦如是,令是道德四諦,一處一時一意上至竟,為令四諦相應。

如是道,道德弟子為是法相法,已應是名為見地;已得道脈,至道迹跓,為復止觀,令是欲恚使縛為復除。得道弟子為往來受,以是𧗪足,已從往來便壞苦本,是為薄地;便已竟往來福已來得在德止;復增止觀,令餘愛欲恚所使為畢捨,欲恚未畢捨,使結令畢已畢,為得道弟子,便解下五結已畢。

何等為五?一為見身是非,二為解疑,三為不惑不貿戒,四為不望,五為不恚,是為五結。已畢,便得道弟子,不復還世間,彼度世不復還是世間,是名為却地,是為不還福。已致得止不還福,復增翅止觀,令為解捨上五結。

何等為五?一為色欲,二為不色欲,三為癡,四為憍慢,五為不解。已上五𧗪足,為已捨五結,便無所著,已度世無有漏,已竟從正得解脫,是為畢地。無所著尚有妙無為,為捨畢已,世間命根盡,亦世間苦盡,不復生苦。彼以為是陰持入已盡寂然,不有陰持入,不相連不復發,是名為已畢無為。為已說諦相應、亦說份相應、亦說地、亦說福說斷,說罪說離、說二無為,為一切如是說。佛已更度世畢,若人欲度世,當𧗪是彼。

何等為九次第思惟正定?為四禪,亦無色正四定,亦已盡畢定,為九次第正定。

彼第一禪已捨五種,隨正五種。已捨五種為何等?為五蓋:一、愛欲,二、瞋恚,三、睡眠,四、不了悔,五、為疑。是為五種。上禪已捨。

彼愛欲蓋為何等?愛欲名為所為,五樂愛著,發往可求,隨願發不捨使發起,是名為愛欲蓋。

彼瞋恚蓋為何等?為若人為發行拕,𤺙(nǎo)恚相恚非法本所使所從起,是名為瞋恚蓋。

彼睡瞑蓋為何等?睡為身跓、為意跓,為身止、為意止,為身癡、為意癡,為身重、為意重,為身不便、為意不便,為身不使、為意不使,是為睡。瞑為何等?為意相,從令瞑動相動,令不作事,是為瞑。上頭為睡,後為瞑,是共名為睡瞑蓋。

彼不了悔蓋為何等?為身不止。悔為何等?為所念可不可不得悔。是上頭為不了,後為悔,是共名為不了悔蓋。

彼疑蓋為何等?若不信佛、不信法、不信𧗪者聚,不解苦、習、盡、道比,結使亦從發,是名為疑蓋。

亦有五疑:有縣聚疑、有發教疑、有道分別疑、有欲𧗪定疑、有得道福疑。如是是為說定疑,是為五蓋。

蓋說為何等?蓋為却對,為却一切清淨法。却云何?愛欲為却清淨,瞋恚為却等意,睡為却止,瞑為却精進,五樂為却𧗪亦止,結為却不悔,疑為却慧,不知本從起,為却解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