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陰經卷下

後秦涼州沙門竺佛念譯

神足品第六

爾時,妙覺如來即以神足化此三千大千剎土,上至非想非非想天、下至無救地獄,皆悉金色,皆如妙覺如來而無有異——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圓光七尺——皆坐寶蓮華高座上坐,演出梵音,聲聞三千大千剎土。

一一諸佛說八萬四千雜行,其覩(dǔ)光明者,淫、怒、癡病皆自消滅,異口同音而說頌曰:

「經法本無體,  滅已今復興,
斷除有漏法,  獨步於三界。
生死無數劫,  遭遇良福田,
金色普遍照,  蒙光得解脫。
神力不可盡,  觀了本無形;
大慈大悲心,  拔濟無明等;
五陰苦本源,  流浪得濟渡;
四使生死河,  法船渡彼岸;
善權無礙道,  入彼無為境。
吾昔發誓願,  要度未度者,
修身清淨行、  口言無虛妄、
心念濟八難,  諸惡何由生?」

爾時,有菩薩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長跪合掌叉手,前白佛言:「快哉,世尊!神足無量不可思議。今欲所問,若見聽者乃敢陳啟。」

妙覺如來告彼菩薩:「善哉,善哉!族姓子!恣爾所問,吾當一一分別說之。」

時彼菩薩白佛言:「世尊!如來神足不可究暢,令此三千大千世界烔(dònɡ)然金色。是何三昧有此神變?」

佛告菩薩:「此神變者,是三昧王三昧,唯有諸佛乃能變現,非聲聞、辟支佛所能。修行此三昧王三昧,將從八萬四千——或有三昧名虛空藏、或有三昧名昇法堂、或有三昧名月光清淨、或有三昧名破有入無、或有三昧名一意不亂、或有三昧名除去塵霧(wù)、或有三昧名拔三毒根本、或有三昧名滅過去當來今現在病、或有三昧名開甘露法門。」

爾時,世尊欲解斯義,宣說頌曰:

「道力清淨行,  身、口、意不犯,
誓願阿僧祇,  沒溺生死者。
金剛難敗壞,  非二乘所及,
觀身苦根本,  思惟四果證。
積行不退轉,  閑靜坐道場,
一切入定意,  二、三、至七劫。
地燋(zhuó)過劫燒,其心亦不動,
壞破魔部界,  悉成無上道。
三昧定意力,  福報不可量,
令三聚眾生,  得成無上道。
觀察眾生心,  難度、易度者,
不令在沒溺,  流滯生死海。
我本無此色,  紫磨金光體,
歷(lì)劫勤苦行,修定成此形。」

爾時,妙覺如來說此頌時,諸佛、世尊同時舉手讚妙覺如來,以偈頌曰:

「丈夫二足尊,  世雄不可量,
拔離三界苦,  淡然為一色。
今聞如來說,定、意、神足、道,
其聞法性相,  相相不可量。
八種清淨音、  十六特勝法、
三十二行業,  利益一切人。
天人尊無比,  光明照眾生,
久在飢渴道,  飲以八解脫。
無欲清淨池,  化以七覺花,
不著五陰本,  猶如青蓮華,
香熏遠普聞;  如來五分身,
無處不流布。  吾昔求佛道,
誓願同一時,  今日得果證,
不違昔所願。  一相、無相道,
分別微妙慧,  曉了善權道。」

當時世尊說此頌時,有百億希望中陰眾生求佛身色紫磨金形——如我今日神變無量——要當來世皆當成佛,悉同一號,號妙覺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破愛網品第七

爾時,妙覺如來將欲破愛結使、欲使四眾自見證驗,即入不動三昧,欲令彼眾知欲愛、色愛、無色愛。

爾時,世尊重自思惟:「此欲界眾生亦愛、非愛,亦有漏、無漏,亦有為、無為,亦可記、不可記;色界眾生非有、非無,非想、非不想識可見法,三界欲最重,染著不可離;中陰眾生等,要須聖教。

「五識眾生有前、有後,非想非非想識眾生有取涅槃、無取涅槃者。云何中陰眾生遇聖得證?

「彼有一病計無我、命恒計無常,前生非後生、後生非前生。此聖人語,非本發心意,要須聖人,如聲聞法。

「五色識者根本未成,見佛、識佛一一所著,多受福地,墮者非一,不計吾我身,是法、非法行,三界為網所覆,欲出難得脫。猶如擲線(xiàn)丸,緒在猶復還;三界眾生等,捨此復還此。」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三界為火宅,  火炎極熾(chì)盛,
愛心所染著,  將入三惡道。
前生非後生,  愛有輕重法,
五色識法者,  今世後易度。
生死八難道,  與泥洹對門,
無彼、無此法, 最勝無等侶。
神足接眾生,  見者無不度,
當來過去人、 乾闥、阿須倫、
天、龍、鬼神等,無不得濟度。
善哉!三界尊! 善說微妙法,
令受苦眾生,  得至無為岸,
去身、口、意病,寂然無移動。
如飢者得食、  如渴者得飲,
止觀除愛結,  三脫甘露門。
我發無上道,  除愛無渴想,
於火炎拔濟,  得成於世雄。
過去無數佛、  當來、現在等,
如我今日化,  不計彼我想。
正法除邪法,  塵垢永已除,
無礙總持法,  思惟分別觀。
於億百千劫,  遊戲諸三昧,
四空定意法,  往來不疲極。
諸佛所遊處,  多益無減損,
舉足下足頃,  所度不可量。
當我下足處,  有幾眾生等,
隨類而得度。  遍滿三界中,
隨心得三道,  如是無窮已,
八解無礙法、  離捨壽命根、
不計三界想、  害彼五逆結。
汝生知汝生、  汝滅知汝滅、
汝上知汝上、  汝下知汝下,
中間無脫處,  過者何處去?
當知佛力大,  遍入總持法,
由本誓願故,  未度者令度。
四等慈悲捨,  遍滿諸十方,
佛指出甘露,  如慈母愛子。
又母非父慈、  又父非母慈,
三界四顛倒,  難化如金剛。
如物初入爐(lú),塵[8](cū)惡先燋(jiāo)滅;
真者不移動,  如淤生蓮華。
佛道實真正,  無畏、無所著,
不有想念累,  心亦無往來。」

爾時,座上有一菩薩名曰炎光,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長跪合掌叉手,前白佛言:「如今世尊說真實之法——或言有法、或言無法,或言有為、或言無為,或言有記、或言無記——今眾生受化者,以何法化而得度脫?」

爾時,世尊以頌報曰:

「諸法正有一,  無二亦無三,
愛識非愛識,  永離於胞胎,
破一縛著愛,  使眾生愛盡。
如來神德力,  自識宿命本,
或在王天宮、  轉輪王治處、
或在貧賤處、  下至無救獄,
一一分別了,  眾生垢著心。」

爾時,世尊說此頌時,六十八億那由他中陰眾生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長跪合掌叉手,前白佛言:「咄(duō)嗟(jiē)!此苦乃是大苦,於眾苦中此愛最苦。唯願世尊聽(tīng)為出家。」爾時,世尊默然聽之。

爾時,中陰眾生聞佛說法即得阿羅漢果。

三世平等品第八

爾時,座上有菩薩名不厭患劫,即從坐起,偏露右臂,右膝著地,合掌叉手,前白佛言:「善哉!最勝如來神力,極微妙不可思議如來神德,廣長舌不犯眾生過。今此三聚眾生——過去、當來、今現在——為過去耶?為未來、現在耶?」

爾時,世尊告不厭患劫菩薩曰:「善哉,善哉!汝之所問於三聚眾生多所饒益、多所潤、及斷無明本、身業得清淨,非一佛所說。」

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人本在胎時,  自識本宿命,
捨彼今就此,  三世炳然定。
前識非今識、  前身非今身,
但為愚惑迷,  不知趣道門。
念此在四使,  發起若干想,
咄嗟!老、病、死,墜墮在三世。」

爾時,世尊欲解斯義即說頌曰:

「本我無此色,  受、想、識亦然。
我虛彼亦無,  豈有識、想、受?
無色名色法,  眾生亂想法,
九品有差別,  分別三世道。
上上最妙道,  非去、非未來;
上中最微細;  上下無覺觀。
中上斷三結、  中中滅三垢、
中下豁然悟,  此名為佛子。
下上雖為重,  如彼水上泡,
一生而一滅。  下中眾生類,
苦本最為深,  非我誰能知?
下下眾生類,  經歷於劫數,
吾亦就彼化,  不見漏失者。
人心有若干,  座上心不悟,
或願當來佛、  或願現在者,
此等眾生類,  難可濟度者。
人本無形生,  還入虛空中,
生死相牽連,  何者名泥洹?
若言有眾生,  身、口、意行淨,
寂然入滅度,  無有老、病患。
弘誓發一心,  亦不自為己,
虛空不可獲,  何者名虛實?
如來梵天音,  分別實相法,
解了空無慧,  三界獨步尊。
有覺空意法,  觀身不戀著;
無覺在三禪,  進取不退道。
自我成佛來,  以此為本業,
成佛亦由此、  泥洹亦復然。
所以積功勤,  未獲於實相,
聞四不離四,  此是諸佛印。」

爾時,世尊說此頌已,無量無限那由他眾生,及中陰、五色識、非想非非想眾生,欲得去離,不樂三世。

爾時,世尊重說頌曰:

「過去非今有、  現在亦復然,
當來彌勒身,  教化無差別。
我今說少少,  如人爪上塵,
欲說世界盡,  誰能究盡者?
今雖處中陰,  移坐無想天,
地獄對門人,  聞法乃得悟。」

爾時,世尊即以神力接中陰眾生至非想非非想識天。爾時,世尊復以神力到彼,至非想非非想識界,施設莊嚴七寶高座皆有化佛,一一化佛皆有四眾,一一眾者威儀法則悉皆成就,此眾生中或有誦經、說義、賢聖默然,或有入定、出定。

爾時,妙覺如來復以神足十力接彼非想非非想識眾生——如中陰形,無有差別。

爾時,世尊如諸佛常法威儀法則,令無量化佛合為一佛,或以一身變為無量、或在樹下演說法教、或入初禪定意不亂、或在高巖(yán)閑靜寂處、或坐處空作十八變——身下出火身上出水、身上出火身下出水、履地若空無有罣礙——或取滅度亦無滅度、或現無常身體膖(pānɡ)脹爛臭如白鴿色、或現手足各在異處。

爾時,非想非非想識眾生見此變易心懷恐怖:「我本生心謂呼『定』是泥洹,無病、無老、無諸痛苦;今觀此法有生、有老、有病、死痛。今遇如來降神在此,若不順者,無擇地獄即我舍宅。吾本宿世同要之人。」先生彼識阿難陀、迦蘭陀見佛禮拜:「善哉,世尊!尊中無比。降神此界,如遇優曇鉢華;若佛不降神此者,我等永處邊地,殺害無量迦蘭(lán)陀身。」

復自宣白:「今遭大聖,如日消雪;若不遭聖,彼當墮墜作飛狸身,飛走盡害,無有脫者。以此本誓,願得脫苦際,虛空無量界,神德三界尊,辟支、聲聞等,眼之所能見。」

爾時,迦蘭陀作是念:「我等同生,生此識界罪福未分,或墮邪見、受飛狸身。我本造身,不獨三界——中陰、五色及無色形。」

已生此念,非想識眾皆生苦心:「我等諸人雖生此處,非得泥洹、非安隱處。今遇如來說真實法,斷拔千萬門,不去亦不來。貪欲本生我,我今還滅汝。為過所覆非,今世、後世,生有老病、苦,如影重有影、如月、樹葉影現於水,野干飲之終竟無獲。我今三世尊有實、無實,法化不變易,生者非有生。善哉!世微法,難度而度。世間愚癡人,計我為身實,當其捨壽時,鉤(gōu)鏁(suǒ)骨相連,分別彼身中。何者命與壽?生死纏裹苦,捨彼復受此。處胎冷熱苦,出有生滅憂,母雖樂育我,不生誰有患?落漠如水泡,識神染其形,輪轉五趣中,所往無脫處,生死五道海,無往而不經。心為殺身本,汝滅我何患?虛空無本末,誰知常無常?」

彼無想之識見阿蘭、迦蘭陀,一為邊地王、一為著翅虫。「三界最為苦,本處非泥洹,如遊曠野,指東謂為西。今遭大聖,於一切眾苦都得解脫。」

爾時,非想非無想識眾生即於佛前尋聲而說頌曰:

「吾本事五火,  燒炙(zhì)身體爛,
臥在荊棘上,  身被髑(dú)髏(lóu)衣,
翹足向日月,  無神不奉事。
今生非非想,  得見如來身,
自恥(chǐ)本所行,在此無脫處。
特知正法化,  如來自降神,
得脫無擇門,  永在安隱處。
五欲生死垢,  纏縛四流中,
心惑著三有,  燒以智慧火。
四趣五道人,  不見生本末,
著識吾我者,  如我今無異。」

爾時,妙覺如來復以頌報曰:

「卿等本謂真,  八萬四千劫,
無常生死本,  彼死還生此。
汝等眾生類,  未曾老、病、死,
守一求泥洹,  此非真實法。
垢盡識不滅, 還在三惡中,
 非我汝不悟,  誰能脫此難?
吾從無量劫,  誓度生、老、死,
非我前身造、  亦非後身受。
本得金剛定,  今乃教化汝:
地不可作空、  空不可作地、
水不可作火、  火不可作水。
一切愚惑人,  萬物皆我有,
愚癡無明法,  謂為正真道。
如彼疲倦人,  懈息須臾間,
雖居八萬四,  視之如一日。
為五苦眾生,  何處不有我?
分別身法相、  分別空無法,
生者不見生、  死亦不見死。
問生根本道,  由行之所造;
三惡之重者,  癡病是其源。
名色、六入法, 此是世之常,
觸入更色法,  愛入更樂樂。
一切眾生惑,  不識十二緣,
如蛾投火光。  妙覺如來說:
由汝垢重故,  則我心垢重。
如我成佛身,  經歷不度界,
破壞心垢重,  識別想非想。
結使之根源,  無常謂為常、
以苦言是樂、  計空以為有、
無我以為我。  此想非想類,
習顛倒來久,  如蛾貪火光,
不避滅身難。  迷惑墮六趣、
生此非想天,  譬如斫(zhuó)伐樹,
根在由復生。  迷惑四顛倒,
無明之所裹,  今開甘露門,
聖諦真如有,  拔苦之根本,
永盡無有餘。  四使長流海,
生生生不斷,  我今破三界,
將到至彼岸,  安隱無畏處。」

爾時,世尊說此頌時,非想非非想識眾生皆發無上正真道意,於無餘泥洹而不般泥洹。

或有應生天者與說十善法,應生人中為說五戒,或趣三惡道者與說刀山、劍樹、火車、爐(lú)炭。如此等類,三百三十六億那由他厭患劫壽,聞清淨法即成道果。

爾時,世尊復以神足、十力、無畏接彼非想非非想識眾生,將至五色識界眾生,修治道樹,莊嚴剎土,放大光明,一一光明皆有化佛,一一化佛皆坐七寶高座,三十二大人之相,說六度無極。

彼五色眾生見如來變化,心垢縛著坦然除盡,不復願樂染著生死。

爾時,世尊以清淨梵音而說頌曰:

「苦本生死怨,  除之以善權,
四等大慈心,  超越無量界。
今此利根人,  一聞不再受,
覩佛色形相,  普入寂滅度。
乃知賢聖道,  無量難思議,
滅垢不復生,  盡同聖賢道。」

當其世尊說此頌時,無限無量五色識眾生盡同一號,於當來世號普廣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

無生滅品第九

爾時,妙覺如來將欲移到諸佛剎土,告三聚眾生發心趣向求泥洹道:「今我現在與汝說法,若有所疑即來問我。泥洹有生、有滅不耶?」

爾時,三聚眾生聞如來語,前白佛言:「從欲界上至非想非非想,發意趣大乘不思議法,未曾聞有有為、無為法,何者有餘?何者無餘?何者是上人法?何者非上人法?」

爾時,世尊與三聚眾生分別句義、字義及無相義:「如來神力有三十二法。何者為三十二?億本宿命中根本所生,知本所從一一所生,彼死生此、此死生彼。以眼識通觀察,如掌中觀珠;以耳通蠅(yínɡ)行、蟻(yǐ)步及微細聲皆悉聞之。本有三界,今無三界。汝等受道證,發心各各異,中間等變易。何者是三界?何者非三界?」

爾時,世尊說此語時,三聚眾生重生狐疑。

爾時,世尊知彼眾生心之所念,欲得與說無相法觀,以頌說曰:

「何者名為頭?  何者名為足?
何者名為華?  何者名為果?
人命在於頭,  滅如灰土塵;
百草樹木根,  拔去不復生。
觀此眾相法,  無頭亦無足,
有餘、無餘法, 等此而可知。
若言有泥洹,  我身命現在;
若言無泥洹,  何處有三聚?
佛以神力故,  令汝知有無。
我觀三界苦,  此亦有、亦無,
前念非後念、  前形非後形。
吾從無數劫,  舉足及中間,
其中起大悲,  非二乘所及。
當我起大悲,  三塗受苦者,
如慈母乳子,  無不飽滿者。
吾本一把施,  今得隨所願,
七寶眾琦珍,  隨念即時得。
何況四等具?  六度濟眾生,
此者誰能別?  唯佛佛知之,
今當與汝說,  分別有餘、無。
欲得觀我界,  吾以神足從,
到彼逮作佛,  名曰釋迦文。
七十二恒沙,  西南土莊嚴,
盡以一道化,  無辟支、聲聞。
其土甚快樂,  所念即在前,
不似此土界,  為婬、怒、癡縛。
一音遍四方,  聞者尋得度。
彼土七寶樹,  風吹樹葉時,
葉葉共相向,  皆說度無極。
我彼剎土中,  住壽阿僧祇,
現取滅度時,  遺法十二劫。
欲知劫長短,  賢劫為一日,
計此日月數,  以成十二劫。
汝等三聚人,  知我功德不?
適彼東方土,  八十億由他,
其土名不終,  佛號名滅界。
我現弟子學,  剃除被袈裟,
長跪受聖法,  彼佛知我心。
彼等眾生類,  見我著法服,
不樂於世欲,  同心樂出家。
威儀、禮節具, 不失禁戒法,
當我屈伸時,  見者衣毛竪。
此皆本宿命,  同共誓願者,
離欲無所著,  無有生滅相。
盡修於梵行,  以我佛神力,
於死得脫死,  念此無記等。
不解生以滅,  輪轉於五道,
四聖甘露法,  充飽一切人。」

當其世尊說此頌時,見此初學弟子剃除鬚髮受聖教;百七十億眾生願樂欲得思惟法觀,不樂在家,出為沙門。

佛告三聚眾生:「我今東北方無限無量恒河沙數,彼有剎土名曰清明,佛名明月。彼土人民無婬、怒、癡,亦無憍慢、我慢、不如慢。彼土眾生恒樂安靜,獨坐無為,繫(xì)念在前,初無亂想,雷、電、霹靂(lì),心無傾動。」

爾時,妙覺如來適彼剎土遇地而坐,彼眾生見坐禪者悉共效之。

佛以神力、以無想法觀,迴眾生心如手轉物,令彼眾生知有常、無常,知生、老、病、死苦,或有眾生令知有念、或有眾生令知有持、或有眾生令知有安、或有眾生令知自守。

佛將欲現四禪功德,即於三聚眾生前,從初禪出入二禪、三禪、四禪,從四禪起入三禪、二禪、初禪,從初禪至三禪、從第四至第二禪,此名師子奮迅三昧。

爾時,世尊現此神足三昧定意度無限無量那由他眾生,皆共同發無上正真道,有願樂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法眼淨得辟支佛道。

當於爾時,妙覺如來忽然不現。

空無形教化品第十

爾時,妙覺如來捨中陰形入虛空藏三昧,以佛吼而吼出八種音聲。何謂為八?非男聲、非女聲、非長聲、非短聲、非豪貴聲、非卑賤聲、非苦聲、非甘露聲。

爾時,世尊隱形不現,演出八萬四千諸度無極。何謂八萬四千度無極?想非想有愛入結使患本,如月雲覆,一切眾生為欲所牽,有四百病,一生而一滅。人犯五逆,欲離泥犁去,見八地獄,衣毛皆竪。

南、西方、北、東亦爾,以聞響眾生故,演此諸法。

當於爾時,三聚眾生聞虛空語聲,無色、無形,於其中間演出諸法:「善哉!諸佛教無色、形,難可思議。」

爾時,三聚眾生異形同音以頌仰問虛空曰:

「如來本在此,  三十二相具,
慈悲愍一切,  所潤難可量。
為我說微妙,  八等聖道支,
隱形聞聖音,  萬物皆無常。
如來黃金色,  本有今不見,
但聞音響(xiǎnɡ)聲,佛無我豈有?
計我生死本,  流轉而不住,
但為色所惑,  福滅而罪生。
如來大聖尊,  示人行諸法,
忽然離形相,  音響來教化。
以本宿緣故,  形逝音接我。
老、病生憂、悲,四蛇唼(shà)我身:
地種骨肉是、  水種潤澤是、
火種枯燥是、  風種散法是。
無著三乘法,  離有故在有;
心垢久已離,  四種故存在。
如來大聖尊,  無彼此四大。
正言有四種,  亦復無四種;
正言無四種,  亦復有四種。
此是不定法,  誰能究竟者?」

爾時,如來答彼音聲,即說頌曰:

「佛子!知空不? 一切法無常。
人生非本生,  豈有本生緣?
我音及汝音,  可得、不可得?
吾從無數劫,  不為一眾生。
一念一息頃,  度少不以愁;
所度阿僧祇,  亦不以喜悅。

我本為一人,  閑靜不度人,
後緣而對人,  不失本誓願。
處此閻浮提,  四姓剎利勝,
除彼婆羅門,  餘姓最不如。
以本法界觀,  生、老、病、死苦,
我無彼亦空,  何者有生、死?
生者言有本,  生者從何至?
設知生死本,  泥洹在我前;
解知泥洹法,  無佛亦無我。
法從何處生?  去至何處滅?
佛以真實法,  現以有無相,
此生此滅處,  愚惑得見正。
言有亦非有、  言無亦非無,
輪轉生死海,  為五欲所縛。
無驅(qū)、無鞭策,自墜生死淵,
爾乃知罪、福, 知悔、不悔者。」

爾時,世尊說此頌時,八十七億那由他三聚眾生解無形相法,發無上正真道意。

有色無色品第十一

爾時,座上有菩薩聞空中有如來聲,仰觀空中嘆(tàn)曰:「甚哉!但聞其聲,不見其形。此色非本色,餘陰亦復爾。此欲界眾生難可免度,要須智劍(jiàn)剔除令無餘。我本修梵行,非身、口、意造,非一、非二。欲我從汝生,由汝墮三塗,一念欲滅,眾想亦無去、來、今。過去諸如來,教化群生類:說過去,不說今、未來;說未來,不說過去、現在;說現在,不說過去、未來;或言有三世、或言無三世。」

爾時,世尊欲重解斯義而說頌曰:

「生、老、病、死本,諸如來塵垢,
要入中拔濟,  何為地獄人?
不似妙覺尊,  在中陰教化,
於妙妙中最,  下劣所不及。
如人持鉢乞,  隨彼所施與,
持鉢者思惟: 『是有、是無耶?』
未證自謂證,  邪見之根本;
正法言非法,  流轉五道淵。
正法分別法,  不失於法性;
若不失法性,  此是諸佛教。
法性無三事,  亦無去、來、今。
若言是現在,  現在何者是?
若言是過去,  過去何者是?
若言是未來,  未來何者是?
人能解此法,  曉了三世尊。
解本無雜想,  順一大乘行,
有緣眾生善,  濟此無不度。
猶如負債人,  償(chánɡ)畢欲歡喜,
內外悉通達,  周旋不怯弱。」

爾時,大勢至、觀世音菩薩承佛威神音響教化,即以神口而說頌曰:

「生、老、病、死本,諸如來塵垢,
要入中拔濟,  何處不往反?
我師無量壽,  永劫不滅盡,
本我所誓願,  何為地獄人?
不似妙覺尊,  在中陰教化,
於妙妙中最,  下劣所不及。
願我後成佛,  如妙覺無異。」

爾時,觀世音說此頌時,三億眾生發無上正真道意。

歡喜品第十二

爾時,妙覺如來入寂滅三昧,將欲遊行他方世界顧見所度。

不可計眾生心懷踊躍,猶如比丘入四禪法,心意淡然,無飢無渴:「善哉!教化不失本願。」心懷自慶(qìnɡ)而說頌曰:

「如來神足力,  離苦、不善、有,
處處分身化,  要度有緣者。
賢劫千佛等,  所度無有異,
亦在三聚中,  正法除非法。
甘露法門開,  掩閉三惡道、
稱揚大智慧、  拔出愚癡根。
諸法自瓔珞,  內外悉清淨,
慈悲四等心,  無方不遍滿。
攝持身、口、意,  超越生、老、死。」

爾時,世尊說此頌時,群方三千大千世界滿中三聚眾生,承虛空中教,皆發無上正真道意,歡喜奉行,作禮而去。


[8]“塵”:CBETA2016的校勘资料显示:“[1065016]塵=麤【宋】【元】【明】”。根据文义,此处取“麤cū”的音和义。麤cū:即“粗”。供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