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昇忉利天為母說法經卷下

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於是賢者大目揵連,咸請勸發於無央數億百千姟諸天子眾、欲行天人、色行天人,各各疾取華香、擣(dǎo)香、雜香、繒幡,各往詣佛供養世尊,前禮足下却住一面。時,目揵連還詣大聖,稽首于地遷(qiān)住佛前。

佛告目連:「汝聽如來所現神足正覺變化,有經名曰如來感動威變,善思念之。」

目連應曰:「受教而聽。」

佛告目連:「斯三千大千世界,百億日月、百億四大海、百億須彌山王、百億四天下,是則名曰三千大千世界一佛國土。於意云何?佛為獨在一閻浮提成正覺乎!莫作斯觀。所以者何?吾普悉遍諸四方面佛之世界,順如所應,為眾生類講說經法。或以成佛;或復自現從在胞胎;或復示現在兜術天;或復現身已,滅度矣。」

佛告目連:「於此三千大千世界,在于東方去此萬二千四大天下四大之域,則有世界名曰無垢。其佛號曰離垢意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在說法。斯四大域佛之世界,所與眾生婬、怒、癡薄,易可開化。少菩薩學及辟支佛乘,多諸聲聞。

「又目揵連!離垢意如來,一一集會說經法時,導九十九億諸聲聞等,其土所化不別四證如此國土,不說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其彼世界一坐聽經,證六神通至八脫門。逮獲神足踊在虛空四丈九尺,身中出火還耶維已而般泥洹,忽即㸌(huò)滅無有烟炭。其土如來常說經法未曾休廢,救濟群生亦無懈息,諸聲聞等日日滅度。亦不販賣(mài)估作治產,欲得飲食從意應至,不傳口教。衣食、屋宅悉為化生,如忉利天皆自然生,不由胞胎。紫金為地。離垢意如來壽五百歲,其土人民亦復如是,亦有中夭。目連!欲知彼界如來講說法者,豈異人乎!勿造斯觀。所以者何?則吾身是也!佛之神足威變所為,則非一切聲聞、緣覺之所能及也。」

佛告目連:「於斯三千大千世界南方,去此十八四大域,其四大域名曰寶成,而以三寶——金、銀、琉璃——為地、為樹。有佛號曰寶體品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在說法。但演宣示緣覺之法,少聲聞乘,諸菩薩學亦復薄尠(xiǎn),及緣覺乘。若使彼國土忽終沒者,則生他方空佛境界成緣覺道。於目連心所憶云何?寶體品如來講說經者,豈異人乎!莫造斯觀。所以者何?則吾身是。如來於彼現威神變講說經法,則非一切聲聞、緣覺之所及知也。」

佛告目連:「於斯三千大千世界西方,去此二十二四大域,其四域界名寶錦。悉以七寶,金、銀、琉璃、水精、珊瑚、琥珀、車𤦲、瑪瑙合成土地,其境樹木眾寶化成,經行棚閣、欄楯、苑囿(yòu)皆以七寶。其浴池中滿八味水清澄且美。猶如兜術天上諸天宮殿飲食、被服,彼界人民亦復如是等無差特。又其土地無女人名,亦復不從女人生矣。人民之類不興穢濁,化生蓮華結加趺坐。其土眾生無婬、怒、癡,無貪欲想、無瞋恚想、無危害想亦無胞胎。彼佛號曰寶成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在說法。其佛所說不講異義,但演菩薩法典之藏,總持金剛分別三場,奉修六度無極之行。彼無央數不可思議眾生之類,皆發無上正真道意。不可計人得不起法忍;授無量人無上正真道慧。其界無有二乘之名,聲聞、緣覺之言行,純有大乘,無諸情欲,一切鮮潔而無穢濁諸菩薩眾充滿世界。其佛壽命八萬四千載。世人終後不趣地獄、餓鬼、畜生,不墮八難。斯諸菩薩若遷(qiān)神命,即便往生清淨佛土現在佛所。天、龍、鬼神、阿須輪、揵陀羅、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心皆同一志一切智諸通之慧,不樂異義唯樂佛法。天龍鬼神形體被服,舉動進止不可分別,唯名異耳。天龍鬼神及世人民,皆同一源無有異流。於目連心意之云何?寶成如來豈異人乎!於彼境界講說經道,開發教化一切群黎。勿造斯觀也。所以者何?則吾身是。斯即如來神足變化,則非聲聞、緣覺之所及知也。」

佛告目連:「於此三千大千世界北方去,是計三十六四大諸域,其四大域名無恐懼,黃金、白銀交成其界。彼土無有地獄、餓鬼、畜生之患難也,亦無八處之恐懼也。人民所行無犯禁戒及與邪見,志性禮節調順,無卒暴者,亦無外道眾、邪異學之名聲也。佛號無畏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在說法。

「其佛始往詣樹下時,須摩提等七十二姟(ɡāi)諸魔往,欲與佛戰。又彼如來為菩薩時,行無放逸成諸通慧,魔便遮往。應時如來隨諸魔數化諸佛樹,變諸菩薩其數亦爾,各各別坐於佛樹下。時,諸魔怪未曾有:『何所為審菩薩身者?吾等當往,妨廢所興壞其道意。』諸化菩薩告眾魔曰:『一切諸法皆如幻化,於今仁者欲何所亂?假使卿等能分別了,發於無上正真之道,福德慶者;若復勸助,使發道意。遮發道意,又來壞亂之罪釁(xìn)者。卿等未曾乃復懷害。』

「諸魔又問:『發無上正真道意,及勸化人發大道者,其福云何?』菩薩答曰:『正使江河沙等,諸佛世界滿中七寶,以用布施發道意者,福德超彼。又復正使江河沙等,諸佛國土所有眾生,悉共供養一切施、安奉眾學者,恣其所欲。設復有人勸發道意,德超于彼。』

「又復問曰:『假使有人亂壞道意,其罪如何?』諸菩薩曰:『設復有人普取眾生挑其瞳(tónɡ)子,罪寧多不?』答曰:『甚多。』報曰:『壞道意者,罪過於彼。』時,無數億諸魔之眾,聞此言說覩大變化,皆發無上正真道意。皆以天華、天香、雜香、散華、燒香奉諸菩薩,鼓諸音樂百千之數。各歎頌曰:『願令聖眾疾得無上正真之道。』

「時,彼菩薩成最正覺,尋有異天而舉聲曰:『斯諸魔眾皆脫惡趣,乃發道意。如來為施無恐懼義。』以是之故,如來名曰為無所畏。無所畏如來豈異人乎!莫造斯觀。所以者何?則吾身是也!」佛言:「目連!佛變斯名,于彼世界示現說法,是為如來威神之感,則非一切聲聞、緣覺之所能及。」

佛告目連:「於此三千大千世界東南,去斯八萬四千諸四大域,其域名曰普錦綵色,佛號眾華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在說法。彼四大域種種妙好,八品珍寶以成為地,交露寶幔。其地柔軟如上妙衣,以珍為草,自然四寸遍布于地;足蹈其上則便陷偃(yǎn),舉足還復。其地平正猶若如掌。普錦世界有大城郭名曰上賢,人民熾盛安隱無患,米穀(ɡǔ)平賤快樂不倫,人民繁滋。其城東西長千二百八十里,南北廣六百四十里。上賢大城人民所居,眾多難計,復多於此安迦摩竭拘婁沙國。眾華如來常遊在於上賢大城,若一說法化三垓(ɡāi)人得羅漢證;有三垓人至阿那含;有三垓人至斯陀含寂寞之行;有三垓人得道迹證;有三垓人化緣覺乘;又兩倍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有無數人皆殖眾德本。

「彼四大域其境界中,而有一樹名蜜合成,常有華實其味甚美如百味饌(zhuàn)。男子、女人若取華實當食之者,晝夜七日飽不飢渴,顏容姝好色中改變,精氣充滿、勢力強盛、形體輕便。食是已後亦不大行、亦不小便、無有涕唾。土不耕種賈販求利。服是華實自然安隱。亦無貧富,飲食、居宅等無差特。又彼如來諸聲聞等,六十四億百千諸姟(ɡāi)諸菩薩眾復倍此數。而彼如來所遊觀園名曰普華,佛所食處。佛與聲聞、諸菩薩眾,適坐飯頃。尋時諸樹曲躬作禮,有此華實自然來入比丘鉢中。飯食已竟,有諸樹木復重作禮復住如故。」

佛言:「目連!彼之世界功德巍巍乃如是矣。眾華如來則吾身是。今續現在,以此名號講說經義,則非一切聲聞、緣覺之所能知也。」

佛告目連:「斯三千大千世界西南方,去此七大四域,有四方界名曰選擇。一一方域有八萬四千國,一一國有八萬四千王,一一王有八萬四千城。其州域大邦郡國縣邑、村落,人民之眾億百千垓(ɡāi)具足備(bèi)滿,斯一切王棄去非法。一一王者有八萬四千夫人婇女,一切婇女國中第一為真玉女。一一國王有五百子,或有千二百子者。一一諸王以正治國,不加鞭杖刀刃不設,各各教化不令而從。佛名釋寶光明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在說法。

「彼佛所遊厥四方域精舍,香座高四丈九尺,一一座床香氣流布。於四天下而雨天華,散於釋寶光明如來上,百千伎樂自然和鳴,天地忽然為大震動音聲如梵,積累功德不可稱計。百千之福為轉法輪,斷諸塵勞泥洹無垢,名曰將護。諸菩薩容如來說法為四大。八萬四千王住在宮中,及諸婇女,男女大小聞了道義,悉得遠塵離垢諸法,法眼生。諸王妻子、中宮眷屬悉發無上正真道意,皆同一音各自宣言:『志願出家。』如來勸讚,悉使一時同作沙門。若遊郡國縣邑、丘聚、村落,造行亦不種作,自然生粳米,諸天悉來供養之。

「其佛第一講法,諸聲聞眾皆得立于須陀洹果,諸菩薩乘皆逮信忍。第二說法得斯陀含果,諸菩薩乘皆悉逮得柔順法忍。第三法會講說經典住阿那含,諸菩薩學獲致五通。第四說法立於羅漢,諸菩薩學得不起法忍。諸王中宮女子官屬,皆轉女身得為男子。斯諸如來悉授其決,皆當逮得無上正真之道。於意云何?彼界如來名釋寶光明,豈異人乎!莫造斯觀。所以者何?則吾身是也!以此名號于彼世界示現說法。如來變動,則非一切聲聞緣覺之所能知也。」

佛告目連:「於是三千大千世界西北方,去此五十五四大方域,有四方域號名香土。以上妙好栴檀、雜香為閻浮提土地,有樹名曰普香。一一樹者香聞四十里,自然蓮華大如車輪,有無數葉香氣普流,極柔軟好絕細綵衣,色不可計,光燿(yào)煒(wěi)煒生高二丈。一一蓮華其香之氣,遍四天下香周無量。香為重閣,香為經行。池生蓮華。無有郡縣國邑、丘聚村落,惟有高臺無央數千滿其境界。猶如第六無憍樂天,自然之物人民之安,飲食遊居等無差特。彼土如來說經法時,惟演清淨諸大人教,捨於聲聞、緣覺之事。神通菩薩周遍四方,不可思議諸菩薩眾,逮得法忍。

「諸菩薩中有菩薩名曰變眾法王,志願高妙獲威成三,忍明神通辯才巍巍,供養、稽首、歸命無央數億百千諸佛。變眾法王菩薩大士勸請世尊演說經典,佛即聽之宣揚道義。即於佛前從座而興高四百里,因從毛孔悉放光明普照世界,自然化生微妙蓮華,其色像貌生無央數億百千葉,遍布境界積四丈九尺。諸天伎樂不鼓自鳴,出八部音法印之聲。一一法印總八十四億經典之訓,一一經典攝二萬二千香氣之敏言,從虛空中自然而建。九十六百千億人立不退轉,當成無上正真之道,皆逮得至不起法忍。諸菩薩眾如是比像周遍彼土。

「其境人民無有盲聾亦無跛(bǒ)蹇(jiǎn),亦無惡色瑕穢之難,無貧匱(kuì)者。斯眾菩薩三十二相莊嚴其身,無有異樂以法為樂,亦不食飲,服志禪定以為供養。彼無八處及與惡趣,假使壽終無有別趣,惟歸佛道。」

佛言:「目連!於意云何?釋賢光明如來,則吾身是也!如來于彼變化感動,則非一切聲聞、緣覺之所能知也。」

佛告目連:「於是三千大千世界東北方,去此四十二四方大域,有別大界名曰志危。其土人民婬、怒、癡盛,弊惡慳貪手執刀杖,無信、嫉妬、犯戒、瞋恚,多為徙(xǐ)倚(yǐ)懈怠慢突,放心恣意而不安詳。計有吾我,貪人壽命,復無智慧,不知時節、不曉羞慚,志性卒暴而無恭敬。彼土眾生顏貌變惡下劣卑賤,相求長短欲相危害,憙(xǐ)相罵詈(lì)誹謗相言。風雨不時,邪辭相教。其地堅鞕(yìng)麁(cū)惡之瑕(xiá),荊棘污穢周布土境。斯諸人民形體顏貌似氷(bīnɡ)麻油草木藍色,衣服醜(chǒu)陋、飲食麁惡、貧窮困厄。土石七凶,人民憍念。是天宮殿人民之黨,若得財寶悉沒王藏。彼土人民遭眾罰厄,加之杖痛一類無差也。」

佛言:「目連!彼土人民勤苦之患現在如是。假使命過終沒之後,悉墮地獄、餓鬼、畜生。其佛名曰心念愍哀如來、至真、等正覺。講說經法現十八變而演典籍,七百歲中無有一人受法教者。其佛世尊不以懈厭,興發大哀益加演經。其佛若入郡國縣邑、邦域村落,人民見之皆共罵詈(lì)誹謗毀辱唾賤,瓦石打之。彼如來尊欲開化故,亦不退止。時,佛復於七百歲中說經,八十四姟(ɡāi)人皆得羅漢,得阿那含、斯陀含、須陀洹;各各亦復八十四姟,悉於一日出作沙門受成就戒。一切學者及不學者,於三月竟不樂餘談,一日之中皆般泥洹。又其如來續存處世,復有五人學菩薩乘,宿有餘釁(xìn)生彼佛土,遭勤苦惱佛為說經。」

目連白佛言:「其土菩薩以何罪殃,生彼土弊惡之處耶?」

佛告目連:「菩薩以四事法,生於惡處受于惱患也。何等四?假使菩薩慕供養利,不學道法即生惡處。復次,目連!菩薩又喜誹謗正法,既自不學又止他人令不受持。復次,目連!菩薩呵折他人,斷不得共行誹謗之。復次,目連!菩薩不護身口意者。以是四法,生於惡趣而受惱患。」

佛言:「在彼世界講說經者,則吾身是也。如來現變感動威神,則非一切聲聞、緣覺之所能知。」

目連白佛:「如來至真惟於此三千大千世界現作佛事,復於餘國異佛土乎?」

佛告目連:「今爾所見世尊示現與聲聞俱。吾又復於斯三千大千世界百億四大域,隨人所樂察其本志各為說法。又佛於斯三千世界四方大域,以梵天色像說法、或如來像而現教化、或現白衣不著袈裟、或如帝釋示現說法、或如四王轉輪聖王,如是一切行權方便為說經典。如來于斯三千大千世界,各各隨心之所憙樂,所應度者眾生之類,而為說法開化之也。及在他方無量佛土,一切聲聞、緣覺之乘所不能知也。如日月宮而不動移,普悉現于郡國縣邑、村落丘聚、州域大邦。如來若斯自於佛土而不動搖,則便皆現於無央數諸佛國土,隨從群黎本志所應,為說經典。」

目連白佛言:「今所現佛,何所審實?忉利天上閻浮提者?諸天宮中三千大千域者?在他方異佛世界說法者乎?惟天中天當何因知審真佛者?施何所佛,福祐大巨不可稱限?」

佛告目連:「吾今問爾,從意報之。卿意云何?猶如幻師化造化人,為男、為女何所審實?」

目連答曰:「無有實者。天中天!所以者何?幻祝術力化有所變,悉無所有不可別知。」

又問:「目連!所可故化,寧有所辯不乎?」

曰:「辯之。天中之天!」

佛言:「如是一切諸法亦如幻化,不可別知等無差特,亦不作。猶如幻師,任力祝術多所化變,所可化者等無差特。佛亦如是,以智慧聖而普示現諸佛國土,所造平等而無差特,悉為佛事。其有供養斯諸佛者,建立福祐德量一等,諸佛世尊無有差別。是一切法悉無所生亦無有實,猶如幻化。法異,亦無差別。」

佛言:「目連!如來發意之頃,以一毛孔現江河沙等,如來至真三十二相,具足微妙自然顏貌,隨形而化普為說法,而口宣示以六十音。一切如來曉了眾生心之所行,眾生群黎心之所好,悉知根源。順諸群黎而為說法,有所演說眾生悉受,則除苦患。斯諸如來皆以三品,感動變化說眾經法,悉以四辯分別之慧,皆現佛德。於目連意所趣云何?何所如來為第一尊形像威容初最勝耶?化佛者乎?佛所化如來耶?」

目連答曰:「無有尊卑。天中之天!所以者何?有所變動等無差別故也,是故無異。顏貌威容辯才聖達,神足說法有所度脫,不可分別言有差特也。」

佛言:「是故,目連!當造斯觀:其有自然化現法者,無有差特不可別知。」

佛言:「目連!設了諸法自然化者,則不分別言凡夫有異,況佛法乎!所以者何?目連!一切諸法悉本清淨,諸法皆空。人迷惑者,反住眾想為應不應,從其所喜而為馳騁。其法界者亦無所起、亦無所滅。法界平等如來善解。其有解斯,悉於閻浮提眾生之類前,化現諸佛形像相好及諸比丘,而令人民無覺知者。

「置是,目連!閻浮提人也。正使四方大須彌方域,諸天人民及餘所生,群萌伴黨。如來現入一毛孔,於諸人中變化示現,及與聖眾,諸人各各不能相見,不知所入。

「置是,目連!假使三千大千世界眾生之類,復令稍漸悉得人身,一切群生、比丘、聖眾、人民之黨。如來普現於一毛孔,不能相知為何所入也。

「置是,目連!正所東方江河沙等諸佛國土,及於十方諸佛世界眾生之類,無量世界一切悉變逮得人身。如來遍令一切人民及與聖眾入一毛孔,不使眾生知為所入也。

「置是,十方江河沙等諸佛國土群萌之類。」

佛言:「目連!今佛現在無罣礙眼,見諸佛國,能以具足聖達佛眼,引若干變而為譬喻,於百千劫說諸佛土,不能究竟;諸佛國土不可限量。又斯一切群萌之黨,悉令得道,猶如緣覺,不能計數稱量知限,何況聲聞!惟有如來能知多少,國土所有廣狹大小、遠近深淺、毫毛分寸分了微塵。正使無量無限不可計會江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滿其中塵,佛眼無極,以無罣礙聖達皆見。此諸佛國復過于彼。斯諸佛土所有群萌不可限量,人界若斯,眾生甚多,多於地土。斯諸眾生稍稍漸得為人身。一切悉為轉輪聖王,一一聖王如彼眾生眷屬之數,亦復如斯。一切聖王及與官屬,如來悉能各各現入於一毛孔。及與聖眾各不覺知,不知所入也。各見如來一切毛孔,普現佛身及與聖眾。

「如來所現威神之變,終不損耗。正使一劫、不可計劫、無量無限劫中現變,如來威聖道德之光不可稱盡,巍巍神妙乃如是也。於意云何?諸轉輪王及與七寶,所獲功德寧增多不乎?」答曰:「甚多,甚多!天中天!無量安住。」

佛言:「目連!今吾告汝。如彼一切眾生之類,皆為轉輪聖王,與七寶福悉合集之。不及如來所造成滿一毛之福。德善之慶超出于彼,無以為喻也。」

爾時,賢者目連白佛言:「惟然。世尊!我得善利慧及餘福。佛為法師聖尊,無限神妙乃爾。威豪無極明達,浩浩堂堂,光輝無邊不可窮底。又天中天有所興造無所損耗,於一切法靡不暢達。我以違失如是之像、無礙之慧,其有眾生得聞若斯——佛之所為威聖之變——一心能聞一句義者,則得善利無極之慶。何況信持諷誦讀者,便當具足如斯神足,發興無上正真之道。如是等人,當為歸命天中之天,無有恐畏,不當復疑有向惡趣。」

爾時,諸天龍神、釋梵、四天王,從世尊聞佛所示現感動變化,異口同音而諮嗟曰:「南無諸佛!歸命世尊!假使有人能發斯心清淨意者,吾亦歸命為之作禮。興隆大道亦當逮獲。若茲變化猶若如來之所感動也。吾等不疑、無猶豫結。」

時,天、龍、神、揵陀羅、釋梵、四王,五體投地歸命斯經,則以恭敬稽首禮佛,百千伎樂自然為鳴,散天青蓮芙蓉莖華遍忉利天。

佛說經時,七十二垓天人,昔者以來未起道心,今皆發無上正真道意。各自說言:「吾於來世,於天上、世間人民之前,當暢宣顯大師子吼,亦如今日如來所為,興發師子大吼之導。」

於斯月氏天白佛言:「若有族姓子、族姓女受斯經典,持諷誦讀廣為人說,得何福祐?」

佛言:「假令族姓子、族姓女受斯經典,持諷誦讀為他人說,當值三寶而不斷絕。所以者何?其聞經者,不發聲聞、緣覺之心,惟志無上正真道意。所以者何?有學是經,其人則好微妙之義,諸根明達靡不信樂。是故,天子!當造斯觀:能受奉持諷誦讀其經典者,為護三寶令不斷絕。於天子意所察云何?其護三寶使不斷者,設令千佛各壽一劫,寧能歎盡其功德乎?」

答曰:「不能。天中之天!」

佛言:「以故天子當了知之,若有受持斯經典者,德不可量也。」

於斯慈氏菩薩白佛言:「是經名曰何等?何因持名?」

佛告彌勒:「是經名曰『忉利天品佛現感動威神之變』,奉持之。」

佛言:「慈氏!慇懃受持諷誦說者,若為他人分別解義,多所成就。於眾人民若斯像經,流布天下甚難得值。」

佛說如是。月氏天子、月上天子、慈氏菩薩、賢者目連,諸天、龍、神、阿須輪、世間人民,莫不歡喜,作禮而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