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同性經卷下

周宇文氏天竺三藏闍那耶舍譯

是時雜類眾生,無有貪欲、瞋恚、愚癡、慳妬等心,各各唯有善心、慈心、安樂之心,猶如父母兄弟姊妹。當於是時,一切眾生得如是等心行,安樂歡喜踊躍遍滿諸根,無復寒熱及以憂愁。如是一切眾生樂心具足,不聞高聲及諸大聲。復此大地平正如掌、琉璃所成,化出種種深廣妙池,七寶為砌、金沙布底,八功德水清淨盈滿。彼諸池中自然化出無量蓮華大如車輪,彼諸妙華有七寶色,開敷微妙其葉柔軟,或復化出無量蓮華廣一由旬,雜色精妙香氣柔軟如迦陵伽衣。又復化出百千億那由他多諸種種蓮華莊嚴,或復化出無量蓮華,廣二由旬,或三四五,乃至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及百由旬,或復化出無量蓮華廣千由旬。是時娑婆佛剎雨大香雨灑散於地,彼水香氣柔軟微妙,能令眾生歡喜踊躍。諸微妙風吹彼種種天妙華雨自然墮落,所謂曼陀羅華、摩訶曼陀羅華、曼殊沙華、摩訶曼殊沙華、月華、大月華、意華、大意華、雨如是等廣大諸華。復有勝妙諸末香雨,復有沈(chén)水香、多伽羅香、黑沈水香、牛頭栴檀,此等香烟如是出現處處遍滿。又復出生過無量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數大如意樹,七寶所成,縱廣高下或一由旬乃至百由旬,最勝端嚴悉皆樂見。其諸寶樹以種種寶衣服繒綵白拂垂毦(ěr)鈴網莊嚴,彼諸寶樹雨於種種精妙七寶,所謂金、銀、琉璃、摩尼、真珠、車𤦲(qú)、馬瑙(nǎo)、赤真珠貫如是等雨。又諸寶樹雨種種柔軟雜色衣服,所謂歌奢衣、俱奢衣、憍奢耶衣、歌尸歌衣如是等雨。又諸寶樹雨諸瓔珞,以閻浮檀金所作成就,種種雜寶間錯微妙,所謂鐶(huán)釧(chuàn)耳璫(dānɡ)、天冠臂印、珠繩寶瓔、金鎖瓔珞如是等雨。又彼諸寶如意樹下,出生百千億那由他師子之座,各以種種七寶所成,彼師子座高於七刃,菩薩坐上,三十二相莊嚴其身,容貌端嚴眾所憙(xǐ)見,其身內外自然明徹。彼一切諸菩薩前,出生百千億那由他榻(tà),各七寶成,彼諸榻上各千天子而坐其上,奏五音樂并出歌歎,其聲精妙能令聞者心意喜躍,其音聲中出諸歌讚,說是偈言:

「平等無等等,  我所悉皆無,
具功德莊嚴,  一切世希有。
精進諸苦行,  此法如是生,
微妙莊嚴事,  故現一切世。
能除地獄等,  此法如是生,
微妙事莊嚴,  故現一切世。
能除地獄等,  所有生道苦,
及諸有等苦,  是時皆得滅。
除彼塵垢穢,  諸人等癡垢,
善勝微妙事,  故現諸人中。
今者無邊剎,  是時皆平廣,
大山及諸河,  須彌海悉無,
以琉璃為地,  清淨平如掌,
諸寶雜色樹,  精妙普樂見。
剎中復有此,  嚴淨焰光明,
金色諸精妙,  翳障於日月。
多種雜寶座,  有諸菩薩坐,
威光如百日,  眾相莊嚴身。
無量諸池邊,  周匝摩尼寶,
八分功德水,  清淨盈滿中,
百千種蓮華,  莊嚴陂(bēi)池裏,
廣大如車輪,  展轉倍於前。
復有堅牢座,  一切寶所成,
百千億千天,  天眾悉端嚴,
奏諸微妙音,  讚歎及歌詠,
如來神力故,  出此眾妙聲。」

出如是等音樂歌詠事相偈法,有過無量無邊阿僧祇法句。

爾時世尊集會之中,所有諸天及以人等,有大乘行者、樂大乘者、信廣大意者,因此無邊光明力故,見彼一切佛剎如是功德莊嚴清淨。其中天人有行聲聞、辟支佛行者,不見不知佛剎功德莊嚴清淨。其諸菩薩摩訶薩等在此剎中,悉得無量無邊阿僧祇三昧陀羅尼神通法句,復有諸大聲聞得入一切寂滅三昧。

爾時有師子座縱廣正等高百億由旬,自然而現,七寶所成天衣敷上。時有如來身大無邊,現於坐上加趺而坐,其身相好端嚴無譬顯現具足。有大蓮花縱廣正等高八萬四千由旬,七寶所作出現佛前,有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蓮花,莊嚴圍遶開敷柔軟精妙端嚴。復有過無量阿僧祇數幢幡懸(xuán)蓋,種種雜寶間錯而成,於虛空中懸無量無邊真珠等寶及諸繒綵,復懸無量無邊寶鈴羅網。有如是等功德莊嚴,於此佛剎自然顯現。如是不可說無量無邊阿僧祇未曾有事,於此娑婆佛剎中現,又不可說不可量不可數大莊嚴神通之力,昔所未見本未曾聞,於此娑婆世界中,現如是等最大最勝希有之法。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即發此念:「何因何緣,此佛剎中顯現希有不可思議大莊嚴事?神通之力令眾踊躍,我當問佛、至真、等正覺,破此疑心。」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以其右膝置蓮花上,向佛合掌而白佛言:「世尊!我今有疑欲問如來,願開疑網?」

佛告彌勒:「如來、至真、等正覺常開汝問,若有疑惑當為解說。」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蒙佛許已,白佛言:「世尊!是誰因緣有此事相,於此娑婆佛剎顯現如是希有奇特踊躍之法,所謂現神通力,一切功德莊嚴佛剎勝淨嚴飾明徹無垢,一切惡心悉已除滅,乃至不可稱說無有窮盡未曾聞見。世尊!此菩薩眾見如是等神通為法世間顯現,一切疑惑。世尊!欲為何事?」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說偈問佛:

「世間希有今是何,  顯現如是大世尊,
驚怪未曾有斯法,  今於此事生疑惑。
震動大地并巨海,  或有安住淨世界,
開敷清淨金光網,  除滅世間一切闇。
蓮華百千無有邊,  復有雜花妙寶樹,
億數幢蓋及繒幡,  并真珠貫鈴網等。
無量種福慧光明,  滅除一切惡道苦,
世尊何事現此相,  妙淨娑婆佛剎中。」

說此語已,佛告彌勒菩薩摩訶薩言:「汝可復坐,吾當為汝分別解說,何因何緣大希有法世間現者?彌勒!東方過阿僧祇恒河沙等佛剎,彼有佛剎名清淨光輪功德莊嚴寶縷界廁(cè),彼佛剎有佛,名開敷精妙具莊嚴神通法界輪一蓋(gài)吼聲毘盧遮那藏安自在王如來、至真、等正覺,現在遊行演說法要。世界清淨,除滅慳貪瞋癡一切煩惱諸惡道等。彼佛剎中,十住菩薩摩訶薩之所居住。彼佛剎中有菩薩摩訶薩,名海妙深持自在智通,得一切菩薩禪定三昧神通陀羅尼,最為第一,持一切寶莊嚴殿,與過無邊數諸菩薩摩訶薩從虛空中欲來至此娑婆佛剎。是善丈夫威神力故,於此世界作大莊嚴,神通自在先現是事。」

爾時世尊說此事已,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及其徒眾,即時現大威德光輪莊嚴之中,有無量億光明羅網,具足圍遶虛空中行,作百千種音樂歌詠,部別各各雨眾天花。復放百千億那由他光明,來至於此娑婆佛剎,即以寶莊嚴殿安置欲色二界空中。既安置已,與其徒眾從空中下,至於佛所合掌向佛,接足頂禮圍繞三匝。

爾時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與其徒眾,合掌恭敬白佛言:「世尊!唯願如來憐愍我等,納受坐此寶莊嚴殿。世尊於此寶莊嚴殿,為大菩薩眾說無等等深妙之法。」

爾時世尊告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善丈夫!汝今以此寶莊嚴殿,奉施如來、至真、等正覺。善丈夫!汝於此賢劫中毘婆尸佛已來,乃至賢劫千佛,以此一切寶莊嚴殿,過去亦施、現在亦施、未來亦施。善哉丈夫!乃能以此大寶莊嚴,嚴飾此中娑婆佛剎。」

爾時海龍王白佛言:「世尊!寶莊嚴殿今在何處?復若大小?」

爾時世尊告龍王言:「龍王!彼寶莊嚴殿置在欲色二界空中,縱廣三千大千世界。龍王!彼寶莊嚴殿,一切諸佛菩薩神通三昧力故出彼寶殿,一切菩薩安樂之處,堪以供養奉獻如來。龍王!得彼寶殿佛所居處,又是如來福力故生,能令菩薩心得清淨,復能照明十方世界,使諸眾生心意歡喜,隱翳(yì)一切諸天宮殿,不可說無邊莊嚴之事成就具足,普告十方一切菩薩皆令覺知。龍王!彼寶莊嚴殿,白琉璃為上,閻浮檀金為壁,功德藏寶以為女牆,馬瑙藏寶以為却敵,摩尼寶藏以為欄楯,淨光明寶以為欄柱,普光明寶以為其輦(niǎn),一切眾寶以為其座,一切雜寶如半月形,光明無邊以覆殿上,八萬四千億那由他柱,雜色端嚴眾寶所成,精妙具足最勝供養稱可如來。龍王!其彼寶殿懸諸雜寶,無量無邊真珠繒綵金鈴羅網,立正妙幢懸諸幡蓋,牛頭栴檀以塗其地,燒堅栴檀及以沈水最上妙香,以之為楯,龍珠寶華間錯莊嚴,以種種華遍散其地。

「龍王!彼寶莊嚴殿,一切所有諸殿柱上,無數千億諸天子坐作天五音,最妙歌讚出聲踊躍,諸法明門從音樂出。龍王!彼寶莊嚴殿周匝輪迴大風所持,有千億七寶妙池,金沙為底,八功德水清淨盈滿,一一池中無數百千億那由他蓮花開敷,七寶填飾妙色端正,是諸蓮華大如車輪。龍王!彼寶莊嚴殿有寶樹園,周匝圍遶有如意樹,種種雜寶花果莊嚴,懸諸鈴網及真珠貫、繒綵細疊(dié)以為莊飾,出微妙香令心踊躍,種種寶塔妙色端正以為莊嚴。龍王!一一樹下各有七寶師子之座,天迦尸迦衣以為敷具,彼師子座高廣微妙成就具足,稱可一切諸佛菩薩。龍王!十方所有一切諸佛剎,所有瓔珞莊嚴及諸花雨,一切現彼寶莊嚴殿。龍王!彼寶莊嚴殿如是等大及以安住。」

爾時世尊告菩薩眾言:「諸善丈夫!為滿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願故,汝等隨我向於寶莊嚴殿彼處俱坐。」爾時世尊從座而起,與不可數諸菩薩摩訶薩前後圍遶。時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在於右邊,彌勒菩薩在於左邊,於虛空中安庠而去,向寶莊嚴殿至彼處已。

爾時世尊與菩薩眾入彼寶莊嚴殿,殿中東面有師子座,高無數由旬,縱廣正等。是時世尊即坐其上。世尊坐於師子座時,彼寶莊嚴殿六種震動,出百千億那由他無量種種大光明網,所謂青黃赤白紅紫金色,彼諸天子作天音樂及以歌讚,雨大天花,然諸天香恒不斷絕。

爾時世尊告菩薩眾言:「諸善丈夫!汝等各各敷蓮華座而坐其上。」世尊勅(chì)已,彼菩薩眾,各就蓮華座上而坐。

佛及菩薩摩訶薩眾皆悉坐已。時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作是思惟:「我於今者供養如來、至真、等正覺,兼復諮請問於佛地。」時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即從坐起,隨意所生種種無量無邊阿僧祇花香塗香末香、花冠衣服幢幡寶蓋音樂歌歎,供養世尊及菩薩眾,恭敬尊重承事供養,生希有心供養訖已。又復出此勝供養具,所謂寶真珠貫,牛頭栴檀七寶為花,以大寶珠名師子無礙寶藏清淨明徹,以手執持供養世尊及菩薩眾,為供養故散於如來遍覆其上,散已禮世尊足遶百千匝,向佛合掌以偈讚曰:

「顯現無量妙相身,  平正端嚴無闕(quē)少,
螺髻(jì)孔雀烏蜂色,額平悅澤而廣開,
毫相圓開如妙花,  雙眉形似初生月,
鼻高隆直妙無譬,  眼如日照青蓮色,
耳埵(duǒ)妙如芭蕉莖,齒齊如白拘勿頭,
舌廣紅色得勝味,  脣厚圓滿赤朱色,
妙肩洪滿現無闕,  垂臂如風吹娑羅,
爪甲長妙赤銅色,  手指縵網如鵝王,
足下千輻妙輪相,  皆由往昔大施主,
功德勝形師子臆,  體相莊嚴妙端正,
腰如弓弝(bà)金剛杵,陰相不現如馬藏,
髀(bì)脛圓滿如象鼻,  脚腂[4](huái)端正而平滿,
指掌輪相鵝王網,  進止徐庠(xiánɡ)師子步,
如來具此一切相,  是故頂禮功德王。」

爾時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讚歎訖已,復白佛言:「世尊!我今有疑,欲問如來、至真、等正覺。若佛世尊開我疑問,乃敢請說。」作是語已。

佛告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言:「善丈夫!今若有疑,恣汝樂問,吾當為汝分別解說,令心歡喜。」

爾時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佛地有幾(jǐ),一切菩薩及聲聞、辟支佛所不能行?」作是語已。

佛告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言:「善哉,善哉!善丈夫!汝今欲令一切菩薩能作明了利益安樂顯現佛智,乃能問於如來此事。汝善丈夫!諦聽諦受,善思念之,吾當為汝分別解說。善丈夫!佛有十地,一切菩薩及聲聞、辟支佛等所不能行。何者為十?一名甚深難知廣明智德地、二名清淨身分威嚴不思議明德地、三名善明月幢寶相海藏地、四名精妙金光功德神通智德地、五名火輪威藏明德地、六名虛空內清淨無垢焰光開相地、七名廣勝法界藏明界地、八名最淨普覺智藏能淨無垢遍無礙智通地、九名無邊億莊嚴迴向能照明地、十名毘盧遮那智海藏地。善丈夫!此地是如來十地名號,諸佛智慧不可具說。

「善丈夫!佛初地者,一切微細習氣除故,復一切法得自在故。第二地者,轉法輪故,說深法故。第三地者說諸聲聞戒故,又復顯說三乘故。第四地者,說八萬四千法門故,又復降伏四種魔故。第五地者,如法降伏諸外道故,又復降伏傲慢及眾數故。第六地者,教示無量眾生六通中故,又復顯現六種大神通故,謂現無邊清淨佛剎功德莊嚴,顯現無邊菩薩大眾圍繞,顯現無邊廣大佛剎,顯現無邊佛剎自體,顯現無邊諸佛剎中從兜率天下、託胎乃至法滅,示現無邊種種神通。第七地者,為諸菩薩如實說七菩提分無所有故,復無所著故。第八地者,受一切菩薩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四種記故。第九地者,為諸菩薩現善方便故。第十地者,為諸菩薩說一切諸法無所有故,復告令知一切諸法本來寂滅大涅槃故。」

世尊說此如來十地名已,即時此娑婆佛剎乃至十方不可說諸佛剎等,一切現大十八種相,所謂地動、中動、大動,小搖、中搖及以大搖,小震、中震及以大震,小聲、中聲及以大聲,小吼、中吼及以大吼,小踊、中踊及以大踊。是諸佛剎,或東傾西起、西傾東起,或南傾北起、北傾南起,或中沒邊起、邊沒中起,一切佛剎如是旋轉現十二相,其中無一眾生有惱害者;放大勝光照諸佛剎,滅除一切世間諸闇普得光明,所有一切諸佛剎土皆悉於此佛剎中現;或佛剎中有佛無佛、若成若壞,亦皆於此佛剎中現。彼諸佛剎雨大天花,遍滿十方不可說不可說諸佛剎中,所謂曼陀羅花、摩訶曼陀羅花、曼殊沙花、摩訶曼殊沙花、盧遮華、摩訶盧遮花、月華、大月華、蓋月花等,乃至一切剎中所有音樂不鼓自鳴,大希有事皆悉出現諸佛剎中。彼諸佛剎所有侍者,悉從坐起,各問如來諸希有事,時彼諸如來為其廣說解所疑問。

爾時此寶莊嚴殿中,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及諸菩薩,集坐眾等咸悉驚怪:「奇哉奇異!何因何緣,世尊說此佛深境界,如來所行甚深難知微密難見,一切菩薩非所行處,況諸聲聞及辟支佛。何以故?我等未曾得聞如此如來十地不可思議諸佛境界。我等為此善事和合相隨,請於如來、至真、等正覺廣說佛地。」諸菩薩摩訶薩各從坐起,合掌向佛說偈請言:

「最勝無上尊,  此間無等說,
一切佛諸地,  向者已說名。
我等今驚怪,  未曾聞此法,
聞諸地名已,  心意俱踊躍,
如飢思美食,  渴者念甘泉。
如是我欲聞,  願佛說諸地。」

說此語已,彼諸菩薩遶佛三匝,禮世尊足,各各在於蓮花座坐。

爾時世尊如師子王,安庠顧視觀察十方,觀十方已,告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言:「善丈夫!如來諸地甚深難知,不可得底難可覺了,出過一切文辭言說。何以故?善丈夫!聲聞、辟支佛等諸地尚不可說,何況菩薩諸地、一切如來佛地名也。」

時海妙深持菩薩白佛言:「世尊!聲聞諸地為有幾多?」

佛言:「善丈夫!聲聞之地凡有十種。何等為十?一者受三歸地,二者信地,三者信法地,四者內凡夫地,五者學信戒地,六者八人地,七者須陀洹地,八者斯陀含地,九者阿那含地,十者阿羅漢地。善丈夫!是名十種聲聞之地。」

海妙深持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辟支佛地復有幾許?」

佛言:「善丈夫!辟支佛地有其十種。何等為十?一者昔行具足地,二者自覺甚深十二因緣地,三者覺了四聖諦地,四者甚深利智地,五者八聖道地,六者覺了法界虛空界眾生界地,七者證寂滅地,八者六通地,九者徹祕(mì)密地,十者習氣漸薄地。善丈夫!是名十種辟支佛地。」

海妙深持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諸菩薩地復有幾種?」

佛言:「善丈夫!菩薩諸地有其十種。何者為十?一者歡喜地,二者離垢地,三者明地,四者焰慧地,五者難勝地,六者現前地,七者遠行地,八者不動地,九者善慧地,十者法雲地。善丈夫!是名菩薩十種諸地。」

海妙深持菩薩復問佛言:「世尊!一切自地從何處生?」

佛言:「善丈夫!一切自地從佛地生。」

海妙深持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解脫、解脫,彼此何異?」佛言:「善丈夫!河水、海水,彼此異不?」

海妙深持菩薩言:「世尊!河水、海水廣狹有異。」

佛言:「如是如是。善丈夫!聲聞、辟支佛解脫如彼河水,如來解脫如大海水。」

海妙深持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諸大小河流入海不?」

佛言:「如是如是。善丈夫!如汝所說。何以故?所有聲聞法、辟支佛法、菩薩法、諸佛法,如是一切諸法,皆悉流入毘盧遮那智藏大海。」

海妙深持菩薩復問言:「世尊!唯願世尊現初佛地,住彼初地,顯現一切如來境界,及諸聲聞、辟支佛等歡喜踊躍。」

爾時世尊現自佛剎,名無邊阿僧祇功德諸寶具蓋不思議莊嚴佛剎王,縱廣百千億那由他恒河沙數三千大千世界微塵等諸佛剎。是時諸佛剎入無邊阿僧祇功德諸寶具蓋不思議莊嚴佛剎中,皆同一名,所有小須彌、中須彌、大須彌,一切黑山,及小河、中河、大河及諸大海,諸山林谷、槃石峯崖、糞穢沙鹵(lǔ)險惡之處,悉皆除滅,無有地獄、畜生、餓鬼等道,及天、龍、夜叉、揵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亦悉除滅,無有舊(jiù)佛剎土功德莊嚴諸瓔珞等。此佛剎中所有地際皆琉璃成,平整如掌,大因陀羅紺色金剛為佛剎中出最上微妙莊嚴寶花,阿輸歌林名菩提樹王,七寶所成有雜妙色。此菩提樹王高無邊恒河沙佛剎微塵世界,縱廣正等。彼菩提王種種妙寶以為花葉果實枝柯(kē),師子無礙摩尼雜寶以為莊嚴,毘琉璃、赤真珠貫鈴網繒綵。彼菩提樹出電光焰不斷不絕,或放金光、或摩尼光、或因陀羅紺光、或頗梨光、或日寶光、或月寶光。彼菩提樹王出最妙香,所謂沈水香、多伽羅香、黑沈水香、多摩羅跋(bá)香、黑栴檀香、龍栴檀香、牛頭栴檀等香,香氣出時遍彼佛剎。其菩提樹王出歌讚聲,或雨寶雨遍諸世界。

彼菩提樹下,於其東面出生大池,七寶所成清淨無濁,名曰摩訶菩提池王。深無邊恒河沙等三千大千微塵等世界,縱廣正等,以閻浮檀金沙布底,八功德水具足盈滿。池四方面各四階道,眾寶所填,種種雜寶欄楯具足。彼池水中出大蓮花,名善開敷菩提蓮花相王,七寶所成,縱廣無邊恒河沙等三千大千微塵等世界,七寶所作。復有百千億那由他無量無邊諸寶蓮花周匝圍遶,眾妙七寶莊嚴為葉,柔軟妙香令人愛樂。

其蓮花王臺(tái)上出菩提輦(niǎn)王,名無邊寶嚴飾,七寶所成,高阿僧祇恒河沙等三千大千微塵數等世界,縱廣正等。彼寶嚴飾菩提輦王,所有服飾最勝最多上中之上,彼寶莊嚴殿中所有服飾、所有莊嚴及神通力,百分千分百千億分不及其一,譬如螢火在日光前其明隱翳。如是如是,寶莊嚴殿在無邊寶嚴飾菩提輦王前時,全不復現。如是種種無量無邊莊嚴瓔珞,所有服飾神通莊嚴及以光明,能令一切日月光明悉不能照無有精光。一切帝釋光、一切梵天光、一切首陀會天光,於彼無邊寶嚴飾菩提輦王前,所有若明若光若精若照者,無有此事。於彼輦中出摩訶菩提師子座王,名善照無礙師子莊嚴,七寶所成,光色無等眾事具足,迦尸迦天衣以覆其上,高百億恒河沙等微塵等世界,縱廣正等。

釋迦牟尼即便坐彼師子座上,轉名無垢威功德師子月光毘盧遮那藏琉璃幢圓通光相功德威聚日月智光王如來,大身正等如百億恒河沙佛剎微塵數三千大千世界等,一切身分皆悉具足。滿三十二大人之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頂背輪光莊嚴其頭,不可見頂其身清淨,譬如日月照鏡中光。彼如來身亦復如是,無有肉血及以骨髓,非因父母歌羅邏時,其身化生,清淨如彼閻浮檀金及淨琉璃、因陀羅寶紺光等色。彼如來身清淨如是,無有一切微細習氣。彼佛世尊眾相具足,一切智師、諸法自在,度於彼岸無上等覺,最勝大慈是最大人。師子丈夫已得漏盡,堅金剛身百福德聚,具足十力及四無畏、十八不共法,正師子吼,壽命無量清淨佛剎,成道自在光明自然,無量無邊菩薩之眾前後圍遶。彼諸菩薩各各色身皆得具足,在寶樹下,於彼池中蓮華輦上,坐師子座其身相稱;菩薩各各而自莊嚴,猶如如來莊嚴具足。

如是佛剎功德嚴淨,身清淨、眾清淨。劫名無邊際莊嚴摩訶劫王,其劫清淨。若欲說此廣大佛剎及佛行者,無有是處。若如是覺,名為如來住佛初地。

爾時世尊告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言:「善丈夫!汝見如來神通智不?」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答言:「見也。世尊!見也。如來!」

佛言:「善丈夫!此是佛之初地,名甚深難知廣明智德。善丈夫!汝今當知,有正真願莊嚴功德相一蓋震聲主威王如來、寶德明徹藏功德身相淨如來、不動離難光明如來、有神通力蓮花生功德威相勝瓔珞摩尼王如來,在喜樂剎中天人尊重。復有阿彌陀如來、蓮花開敷星王如來、龍主王如來、寶德如來,有如是等生淨佛剎所得道者,彼諸如來得初佛地,如來在此地中作是神通,如我今日神通無異。」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若有五濁剎中諸佛如來現得道者、當成道者,而彼世尊現得當得如來地不?」

佛言:「善丈夫!若諸佛菩薩能現善巧方便者得。所以者何?為諸眾生起大慈心,見諸眾生閉在三有稠林之中,是諸眾生無明闇中愛網所覆,信其不淨顛倒邪見,無量諸苦臨三惡岸,輪迴六道煩惱展轉,無有前際不知本際。彼諸眾生不知諸佛及諸佛法、諸菩薩法,亦不如實知諸解脫。善丈夫!諸佛菩薩如是知彼一切眾生多受諸苦。善丈夫!爾時應佛出現五濁世界,或兜率下、入胎、住胎、初生及長、宮中喜樂、出家苦行、向於道場、降魔成佛、轉大法輪,與諸外道共論議時,依法降伏傲慢眾數,乃至促壽現大涅槃。入涅槃已,三昧力故,顯現自身分布舍利大如芥子,天、龍、人非人等生其喜心,為供養故,造作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諸舍利藏。或有於彼法中出家修持苦行,或為菩提而作種子,度於煩惱有海彼岸。善丈夫!一切諸佛有如此法,令無量無邊諸眾生等度於煩惱有海彼岸。善丈夫!汝今當知,若五濁世中如來所現神通之力,皆佛應化,或諸菩薩神通力故,善巧方便便化所出。」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復問佛言:「世尊!佛身幾種?」

佛言:「善丈夫!略說有三。何等為三?一者報,二者應,三者真身。」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復問佛言:「世尊!何者名為如來報身?」

佛言:「善丈夫!若欲見彼佛報者,汝今當知,如汝今日見我現諸如來清淨佛剎、現得道者當得道者,如是一切即是報身。」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復問佛言:「世尊!何者名為如來應身?」

佛言:「善丈夫!猶若今日踊(yǒnɡ)步揵如來、魔恐怖如來、大慈意如來,有如是等一切彼如來,穢濁世中現成佛者、當成佛者,如來顯現從兜率下,乃至住持一切正法、一切像法、一切末法。善丈夫!汝今當知,如是化事皆是應身。」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復問佛言:「世尊!何者名為如來法身?」

佛言:「善丈夫!如來真法身者,無色、無現、無著、不可見、無言說、無住處、無相、無報、無生無滅、無譬喻。如是善丈夫!如來不可說身、法身、智身、無等身、無等等身、毘盧遮那身、虛空身、不斷身、不壞身、無邊身、至真身、非虛假身、無譬喻身,是名真身。」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若諸佛真體無色無現乃至不可說,不可說者豈非斷相也?」

佛言:「善丈夫!於汝意云何?虛空界者可有斷絕及有相不?」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答言:「世尊!虛空界者不可斷絕亦無有相。世尊!何以故?若虛空界有斷絕者,彼虛空界不名無礙。世尊!虛空界無有相處、聚處、邊處、色處及以物處。是故世尊!彼虛空界不可斷絕非是有相。世尊!是虛空界遍一切處。」

佛言:「善哉,善哉!善丈夫!如是如是。善丈夫!如來真實身無有斷絕亦無有相。何以故?善丈夫!若如來真實身有斷絕者,亦無佛出及現無邊神通之力。若有相者,即有聚處及以處所可執可捉,一切凡夫悉皆一時即得成佛,不應依時而有次第。善丈夫!是故如來真實之身,非可斷絕亦非有相,惟是普為一切眾生作其佛事。」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復問佛言:「世尊!供養如來真身、報身及以應身,所得福業何者最多?」

佛言:「善丈夫!若供養一如來身,即是供養一切佛身。何以故?善丈夫!一切光明能破諸闇(àn)普使得明,而此光明不共闇住。如是如是。善丈夫!若有各各供養如來身者,所造福業能破一切是無明闇,開解脫明路,亦復不共諸闇障住。」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復白佛言:「世尊!唯願顯現第二佛地。」

佛言:「善丈夫!汝能見不?」

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言:「世尊!我於今者欲依相見。」

爾時世尊一毛孔中即放光明,名無相照,乃至不可說不可說諸佛剎,所有諸色一切除滅。爾時世尊問彼一切菩薩眾言:「汝等今者有何所見?」

諸菩薩言:「世尊!都無所有,惟見光明。」

佛言:「諸善丈夫!汝等見此光明何似?」

諸菩薩言:「世尊!我惟遍見無量百千億那由他恒河沙微塵等諸佛剎一大光明。」

爾時世尊還攝光明,佛剎如舊(jiù)如是安住。是時世尊告一切諸菩薩眾言:「如來若說第二佛地,汝等一切尚難知聞,何況得見如來三地乃至十地。善丈夫!譬如日月光明與一切眾生作大利益,彼日月力令眾生知有一日半日、一月半月乃至一年及以時分,眾生不能分別見彼日月色身,汝等惟見光輪形相。如是如是,如來、至真、等正覺,一切眾生作大利益,是如來力,令彼眾生得知諸法若罪若福、若世間若出世間、若有漏若無漏,知諸法已彼如實證,得度一切諸有曠野。彼諸眾生不能分別得見如來報身色相,惟觀神通力用應化之形。是故汝等應如是知,如來諸地出過於一切音聲語言,惟有名字而可說耳。」

爾時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誰是迴度一切惡道。」

佛言:「善丈夫!若有於此一切佛智行入毘盧遮那藏甚深如來十地大乘同性經典聞已生信,信已受持讀誦書寫,若教他書廣為人說,乃至受持此經典名,善丈夫!所有應墮諸惡道者,即皆得度。」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發菩提心者?」

佛言:「善丈夫!若能受持如此經典,乃至受持名字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行菩薩行者?」

佛言:「善丈夫!若有受持此經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速滿具足六波羅蜜者。」

佛言:「善丈夫!若能受持此經典者是。」

菩薩復問訊言:「世尊!誰是當得值如來者?」

佛言:「善丈夫!若有能聽此經典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值佛得授記者?」

佛言:「善丈夫!持此如來祕(mì)密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為諸眾生作大商主?」

佛言:「善丈夫!若有持此如來奧藏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佛子?」

佛言:「善丈夫!有能信此經典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當得一切菩薩地?」

佛言:「善丈夫!有能聽此經典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得一切諸佛法者?」

佛言:「善丈夫!有能供養此妙法明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誰是知聲聞、辟支佛法而不取彼涅槃?」

佛言:「善丈夫!有能受此妙法藏者是。」

菩薩復問佛言:「世尊!云何名此經?我等云何奉持?」

佛言:「善丈夫!此經名為『大乘同性』,亦名『說一切佛智行入毘盧遮那藏』,如是受持。」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欲覺佛菩提,  無上勝精進,
欲轉聖無漏,  難思智法輪,
若欲建法幢,  欲打於法鼓,
欲得然法燈,  欲得吹法䗍(luó),
欲得智明照,  欲滅愚癡闇(àn),
欲集諸眾生,  安立菩提智,
欲降伏魔軍,  供養一切佛,
欲照諸世間,  尊勝妙清淨,
不染世諸法,  欲得無漏智,
行行利眾生,  欲生清淨剎,
教寫聽授持,  如是妙經寶,
為令通佛地,  讀誦及宣揚。」

爾時世尊說此經已,海妙深持自在智通菩薩摩訶薩,并及一切諸菩薩眾,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4]校勘记:大正藏底本的“腂”字,根据【元】【明】版本的“踝”及文义,此处用“踝huái”的拼音和义。(踝huái:脚腕两旁凸起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