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超日明三昧經卷上

24

西晉清信士聶承遠譯

聞如是:一時,佛遊於維耶離㮈(nài)氏樹園,與大比丘眾俱,比丘萬八千,菩薩八萬——一切大聖神通已達,悉得總(zǒnɡ)持攬(lǎn)十力慧,住無所住超三脫門,善權方便莫不從化,三達之智無所罣(ɡuà)礙,遊步三世獨尊無侶,見生死原本末所起,應病授藥令各得所,守護法城救濟群生,行四等心慈悲喜護,四恩隨時開建橋梁。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以度無極,解空、無相、無願之法得不起法忍,現入眾生都無所起,誨諸退轉令不迴還,八不思議拔度八難,與法身合示現菩薩,或為如來聲聞緣覺,猶如日光無所不照,往來十方亦無周旋。觀一切法如化幻夢、野馬影響悉無所有,利衰毀譽苦樂善惡永已滅除,皆過世間諸所有法,至于道場等無增減——其名曰:普明菩薩、普達菩薩、普智菩薩、普慧菩薩、普至菩薩、光明菩薩、光㷿[4](yàn)菩薩、光等菩薩、光英菩薩、光造菩薩、慈光菩薩、慈施菩薩、慈戒菩薩、慈忍菩薩、慈進菩薩、慈寂菩薩、慈智菩薩、慈救菩薩、慈護菩薩、慈雨菩薩、慈明菩薩、慈普菩薩。如是等上首八萬德皆如是!

爾時世尊,與無央數百千之眾眷屬圍繞,而為說法,講大乘業無極之慧。

於是城中有大長者,名曰善實(shí),與千人俱各各手執七寶(bǎo)之華,來詣佛所,稽首佛足,以其寶華共散佛上,而各誓願:「願使十方眾生之類,心軟如華意淨若空。」如來威神令諸寶華皆在空中,於世尊上合成華蓋;華蓋之光普照十方諸佛國土菩薩,諸天人民靡不覩(dǔ)焉!諸佛世界各有無數億百千菩薩來詣佛所,稽首畢一面坐。

於是慈普八萬大士,與百億天帝釋梵王,與三十億梵諸天神妙天,與十億眷屬淨居天,與二十億侍從魔子導師,與五千億妓儻,相隨俱來詣佛所,稽首足下退住一面。

阿闍世王與八萬人,波斯匿王與五萬人,維耶離王與諸尊者八萬四千人,欝(yù)蟬王與二萬人,輸頭檀王與九萬人,拘夷那竭王與六萬人,如是諸王各將官屬不可復計,俱來詣佛所,稽首于地遷(qiān)坐一面。

諸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諸天、龍、神、阿須輪、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人與非人,無央數億不可譬喻,來詣佛所稽首于地,各各分部,或坐或住。

佛在眾中威神特尊,如日初出若星中月,猶須彌山峙(zhì)干大海周照四域。世尊放身光明巍巍,聖慧無邊,普照一切,靡不蒙度,四品瞻仰猶冥覩明。

於是會中有菩薩,名曰普明,從坐起整衣服,長跪叉手以偈讚佛:

「大慈哀愍群黎,  為陰蓋盲冥者;
開無目使視瞻,  化未聞以道明。
處世間如虛空,  若蓮花不著水;
心清淨超於彼,  稽首禮無上聖。
觀法本無所有,  如野馬水月形、
影響幻化芭蕉,  曉三界亦如是!
從無量難計劫,  積功德不可數;
慈心等定廣化,  眾生類皆被荷。
了三界其若夢,  覺悉滅無適(dí)莫;
生死吾之本末,  斯恍惚無所有。
佛光明靡不照,  威相好難計量;
道巍巍無等倫,  故稽首禮十方。
本發意為十方,  拯厄難濟群庶;
已獲願過於空,  一切人莫不蒙。
坐佛樹力降魔,  逮無量覺道成;
解諸法本自然,  於異術無所求。
眾上佛七寶華,  在虛空成華蓋;
光普照十方國,  群黎集受法誨。
聖尊德喻須彌,  智慧光超日月;
所敷演不可喻,  故稽首大聖雄。」

爾時,普明說此偈讚佛已,長跪叉手,問曰:「唯然世尊!斯諸會者有發菩薩意,或未發者;有得不退轉,或未得者;有得不起法忍,一生補處道德成者;或在五道生死縛者。如來加哀深為演現無極寶藏,令未解達心得㸌(huò)然,愚冥覩明得不退轉,寧有三昧名普照,深淺消散二法,疾至無上正真道乎?」

佛言:「善哉普明!多所哀念多所安隱(wěn),愍傷諸天及十方人各令得所,諦聽諦聽善思念之!」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佛言:「有三昧名超日明,菩薩逮得是者,無所不入;譬如日光所在而現無所蔽礙,化終始者,使暢三處心意所為,其未發意興菩薩心,已發道心至不退轉,立不迴還至一生補處,已得補處究竟無上正真之道,等如虛空無往無來,不出不入無所不行。

「行八十事乃諦逮得斯定。何等八十?解眼空,除耳聲,無鼻嗅,拔言著,濟于識,息貪婬,休恚恨,釋愚癡;了色沫、痛若泡、想野馬、行芭蕉、識猶幻;心本淨,意喻夢;念同像,不見身、不計人、不有壽、不保命,四大空,五陰無根,六衰無原,七識無主;行慈心,哀一切,志和悅,護諸根;無憎愛,離眾對,不散行,無合會;無施不慳,無戒不犯,無忍不怒,無進不怠,無寂不亂,無智不愚;不廢俗、不專道;講說法,不為身,為一切;無所著,亦不斷,亦無縛;無所解,行平等;却睡眠,無諸蓋;不受入,不隨對,心自解,順佛教;不違法,不輕眾;愍十方人,如父嚴教,若母撫(fǔ)育,譬子順親。恩如己身;不自為形,不為他人,亦不為法;行菩薩道,弘雅志,不為邪想;無聲聞念,無緣覺意,不求望想,棄彼此行,一切無倚;不見三世,了三界本;不心意識,解道若空;離去來今,深入大慧;一切本無,行大善權。是為八十。」

佛語普明:「是八十行,若遵修者,則疾得至超日明三昧。譬如日出一時遍照,百穀(ɡǔ)草木仰天之類莫不成熟;逮斯定者,等入一切上中下行,無所不現而皆度之。如月盛滿消夜窈(yǎo)冥;以大定明進,却三垢想蔽用除而覩上道。如大醫王,選採百藥以療眾病各各得愈;以無極慧隨眾本行而為說法,屏色、痛、想、行、識求使獲神通。又如船工御牢堅船,度人往還而無停滯;示現泥洹濟無量人,開化止處解三界空,順至終始救攝群萌。如雄師子隱乎林藪(sǒu)諸獸攝伏;獲斯定者開士獨步周旋三世,六十二見九十六徑諸墮邪者皆為降棄,從受道教三品得所。如轉輪王典領四域天下戴仰;斯定四等以四意行,分別四大度脫眾生,生老病死我人壽命,使知本無得至大道。猶若巨海悉受眾流,苞含諸寶奇妙異珍;一切法門總持辯才諸定意門悉而歸之,光演深邃(suì)無上慧義,興隆三寶洗濯(zhuó)愚冥,超至日明三昧尊定。」

佛時頌曰:

「譬如日出時, 其光悉遍照;
百穀(ɡǔ)仰成熟,大定超於彼。
等至於一切,  雜行群萌類;
普現無不周,  莫不得過度。
醫王療眾病,  隨時而授藥;
斯定應所宜,  婬怒癡消除。
船師度往還,  從此到彼岸;
菩薩亦如是,  所濟無窮極。
譬如雄師子,  獨步無所畏;
六十二疑見,  斯定皆降化。
若轉輪聖王,  綏(suí)恤(xù)四天下;
菩薩猶如斯,  四等度群黎。
巨海受萬川,  瑰琦(qí)異珍寶;
斯定苞諸法,  施以七大財。
假使有發意,  欲至無上慧;
當尊斯定義,  疾獲正真覺。」

佛語普明:「菩薩有四事,疾獲(huò)斯定。何等四?愍傷群黎如己骨髓,殖眾德本不望其報,觀四大空猶若如夢,計五陰(yīn)本則野馬也;是為四事。」

佛時頌曰:

「欲獲定意者,  愍哀眾生類;
猶如己骨髓,  立德不想報。
觀身四大空,  恍惚其若夢;
計五陰本無,  譬若如野馬。
設使解慧者,  則不計吾我;
縷練一切原,  速逮斯定意。」

佛告普明:「菩薩有四事,疾得斯定。何等為四?苞育眾生愛若赤子,常行大慈無有彼此,勸(quàn)誨愚癡示以道明,晝夜精進志道無求;是為四。」

佛時頌曰:

「養護(hù)哀眾生,如父母愛子;
大慈不勞望, 等心無適(dí)莫。
勸化誘愚憃(chōnɡ),使覩大道明;
夙(sù)夜樂正法,乃能逮斯定。」

佛告普明:「菩薩有六事,疾得斯定。何等六?布施平等,奉持禁戒一切無犯,忍辱之力被大乘鎧(kǎi),精進勤修未曾懈廢(fèi),一心攝意使無眾想,智慧明了不著三界;是為六。」

佛時頌曰:

「布施無所望,  護戒如山地;
忍辱立大力,  則被大乘鎧。
善修大精進,  未曾有懈休;
一心禪三昧,  智慧無罣(ɡuà)礙。
不自覩緣變,  所從興造立;
三處忽現沒(mò),一心無所住。」

佛告普明:「菩薩有十事,疾得斯定。何等十?施安於人,除諸穢害,消化塵勞,和合別離,釋理邪見六十二疑,曉無吾我,常崇十德,欲濟一切三趣之難,不為細術所見迷網,從本無教無合不散;是為十事。」

佛時頌曰:

「施安悅眾生,  離諸穢害想;
消化于塵勞,  和合亂別離。
釋六十二見,  曉了無吾我;
常遵崇十德,  欲濟拔三趣。
矜愍諸八難,  往來周旋者;
猶如盲無目,  不自覺沒冥。
以故興大悲,  救脫眾危厄;
分別深遠慧,  疾得斯定意。」

佛告普明:「菩薩有七事,疾得斯定。何等為七?心專志道不為他念,於法自在分別英妙,悅顏一切瞻察眾生,信知諸法無有根原,常力精進不廢于道,建立大意志存永安,將順護法至獲大定;是為七事。」

佛時頌曰:

「策心專志道,  未曾興他念;
分別於本空,  和顏向一切。
曉了三脫門,  解諸法無根;
常修於精進,  不廢於道教。
建立大弘意,  將養到永安;
救護悟迷惑,  得超日明定。」

佛告普明:「菩薩有十事法,疾得斯定。何等為十?無我,無人,無壽無命,無聲聞,無緣覺,不處二法,不著菩薩,不想見佛,不在生死,不處泥洹;是為十。」

佛時頌曰:

「不見吾我人,  不計身壽命;
無有聲聞心,  蠲(juān)除緣覺想。
不處法有二,  無著於菩薩;
不想覩佛身,  不住有無際。
㸌(huò)然不自見,乃覩一切空;
因緣不復起,  乃得成定意。」

佛告普明:「菩薩有八事法,疾得斯定。何等為八?等觀邪正無有二心,常念三寶令不斷絕,講深法義未曾談話,業以大乘不樂弟子所造順法不捨佛道,平正方便除諸起滅,因緣之想永已滅盡,意止至寂不為憒(kuì)亂,一心定意覩見十方;是為八。」

佛時頌曰:

「等觀諸邪正,  二俱無所處;
常念于三寶,  令慧不斷絕。
說演深義要,  未曾生他想;
業以供大乘,  不慕於小乘。
所造常順法,  不釋佛正道;
方便行平等,  除諸起滅緣。
意止至寂寞,  未甞(chánɡ)興憒亂;
一心存定意,  明覩十方佛。」

佛告普明:「菩薩有七事,疾得斯定。何等為七?解色本空,聲如呼響(xiǎnɡ),香若風等,味若緣合,細滑何樂,曉識如幻,諸法喻夢;是為七。」

佛時頌曰:

「解色之本空,  耳聲猶呼響;
鼻香風氣等,  細滑更則過。
了諸識幻化,  一切法則夢;
能分別如是,  得超日明定。」

佛告普明:「菩薩有五事,疾得斯定。何等五?等心十方人與非人,於供養利不以適(dí)莫,若有講經後不宣闕(quē),不望他人財色之寶,深入微妙難喻之法;是為五。」

佛時頌曰:

「等心於十方,  人非人無異;
若獲於供養,  其志無適莫。
假使講經者,  沒命不訟闕;
不望他財利,  深入乃逮定。」

佛告普明:「菩薩有五事,疾得斯定。何等五?過空無相不願諸法,曉三達智,辯才無礙,行大智慧度於無極,善權方便無所不入;是為五。」

佛時頌曰:

「過空無相願,  曉了三達智;
辯才不可量,  所說如大海。
修行大智慧,  所度於無極;
善權皆周普,  日明定如是!」

佛說是時,三十億菩薩皆得不起法忍,八萬四千人發無上正真道意,三萬人遠塵離垢諸法眼淨,八千比丘漏盡意解。三千世界六反震動,天雨華香,箜篌樂器不鼓自鳴,飛鳥禽獸皆來集聽,十方菩薩自然飛來,各擎諸華如須彌山用散佛上,若干種衣被服珍寶供養世尊。「大聖難值如優曇鉢花時時可得,斯法希有難以遭焉!佛大神通從無數劫,積累功德恢弘大哀,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善權方便皆為黎庶(shù),自然獲之功不唐捐。吾為善利,得見如來,聞深妙法超日明定。快哉快哉!何乃僥(jiǎo)倖(xìnɡ)至如斯乎?」

佛告諸菩薩:「審如所云實無一異。信於深法能遵修者,則當逮得超日明定十慧之德。何等十?具足四等,四恩無厭,遵崇大慧,普暢大定神通則達。成就六度不起法忍,善權方便,見十方佛,能領國土,一生補處,已逮道場三達之智;是為十。」

說是語時,無數菩薩得不起法忍,不可計人發無上正真道意。

爾時有菩薩,名離垢目,白佛言:「何謂菩薩學?何謂聲聞學?何謂緣覺學?」

佛言:「無限無礙其心泰然,是菩薩學;有限有礙其心偏局,是聲聞學;庶慕大乘進退無慧心存中跱(zhì),是緣覺學。」

離垢目又問:「何謂無限?何謂無礙?何謂泰然?」

佛言:「發無上正真道意,慈哀一切,欲度蚑(qí)行喘息人物之類。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善權方便,但為一切不念己身,遵四等心慈悲喜護,加以四恩惠施仁愛,利人等利一切救濟,危厄窮匱(kuì)化之為道,而為慧學菩薩之道。自省己過不察彼闕(quē),敬如父母如子如身等無有異,以身敬德等一切人,以愛子事愍一切人,仇怨親友心無殊特,解知身空眾生無處,吾我自然諸法自然,道法自然佛法自然,一切本無無形無貌,是為無限。

「於生死元求索泥洹不見泥洹;於泥洹元求索生死亦無所覩。不惡生死不住泥洹住無所住,猶如日光遍照悉至,亦無往來光無想念。菩薩如是,普入一切亦無所入,亦無往返周旋之想。譬如大海中有七寶明月之珠,龍神鮫(jiāo)蛇黿(yuán)龜(guī)魚鼈(biē),悉含受之無增無減,其水一味亦無能穢。菩薩如是,現於生死三趣之難,若至泥洹無為之界,未曾增減心如明珠。若喻淨水終不穢濁,普濟群生入諸通慧平等之味,以示眾生猶如空中生藥毒樹,其毒樹者不害虛空,其藥樹者無所療治。菩薩如是,若在生死三毒之中無所沾穢,假在泥洹清淨之處亦無所淨,俱度黎庶無所不濟,雖曰有入亦無出入往來周旋也,是謂無礙。

「道心無限不有處所,無人無心亦不可得,度眾生心如、一切法如,其趣此者則趣平等,其趣平等則正等覺無三界也。無聲聞地、無緣覺處、無菩薩住,不處有為不處無為,無有無無,亦無過去當來現在之處。度無所度生無所生,道跡本無、往來本無、不還本無、無著本無、緣覺本無、三界本無、眾生本無、佛道本無,無此本無乃真本無,無所適莫,是謂其心泰然。

離垢目又問:「何謂為限?何謂為礙?何謂其心偏局?」

佛言:「畏惡生死三界之患,言泥洹第一,不了自然,厭(yàn)身之苦,憚(dàn)無數劫周旋塵勞,布施持戒忍辱一心精進學智不倦,頭目耳鼻髓腦(nǎo)肌肉支體(tǐ),所在惠與不可稱限。乃到于佛豫懷是心,便却不學菩薩法,欲求滅身,是謂為限。

「已得羅漢欲有所度,三昧禪息乃見人心,不能豫覩一切根本,不應病授藥適欲久住,觀察惡露不淨之軀,不以為樂視如仇賊、如虺(huǐ)如毒,早證泥洹,是謂為礙(ài)。

「住于泥洹好明惡冥(mínɡ),不了諸法都無根本,而求處所不知空慧,是謂其心偏局。

離垢目又問佛言:「何謂中跱(zhì)?」

佛言:「發菩薩意,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皆為妄想,欲得世尊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威神聖德與眾卓異,不解本無如來之化,示現身命反求謂有。又謂有人欲度吾我,不知本空行四等心,四恩著行至空無見無為因止,不知進退不知空慧,欲度眾生無善權方便法身之明可以濟之,是謂緣覺學。

說是語時,無數天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

於是長者子名曰淨教,與五千群從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叉手白佛言:「此諸群從好樂佛法,諸發道意,積何等行得至道慧?施行何法得攝佛土?」

佛言:「有一法行而應道意。」「何謂一?」「心性調柔等向一切,是為一。」

佛時頌曰:

「心性常調柔, 志意不麁(cū)獷(ɡuǎnɡ);
平等攝一切, 乃應菩薩行。

「復次又有二法為菩薩行。何謂二?寂然心淨離諸著觀,覩於無見唯志大道;是為二。」

佛時頌曰:

「心淨常寂然,離見諸著觀;釋六十二疑,唯念大道行。

「又有三法為菩薩行。何謂為三?曉不著,無相不縛,無願不脫;是為三。」

佛時頌曰:

「心常曉了空,無相不復縛;無願無所脫,乃解三界結。

「又有四法為菩薩行。何謂四?常遵慈心無有害意,長養道化常修慈悲,愍傷眾生生死勤苦為之雨淚;常奉喜意和顏悅色,向於群萌無憎愛心;常行護心勸教眾生使發道意已發道意至不退轉;已不退轉,至於道場無上正真道;是為四。」

佛時頌曰:

「常遵四等心,  和顏意志悅;
愍哀眾生類,  矜傷為雨淚。
心欲度眾生,  等心無憎愛;
救護以道法,  乃應菩薩行。

「又有五法為菩薩行。何謂五?奉於禁戒而無所犯,定意攝志令心惔(dàn)怕(bó),智慧解空而無所起,脫於五陰使無處所,示現三界覩無所有;是為五。」

佛時頌曰:

「持戒無所犯,  三昧意不亂;
智慧分別空,  濟脫五陰聚。
覩見三世厄,  示現在其中;
隨時而開化,  各令得其所。

「又有六法為菩薩行。何謂六?目覩皆空,耳聽無聲,鼻嗅無香,口語無言,身不存細滑,心無思想;是為六。」

佛時頌曰:

「目所覩(dǔ)皆空,耳聽無有聲;
鼻香無所著,  舌味何所有?
計身但四大,  心了本空事;
如是曉無形,  乃應菩薩行。

「又有七法為菩薩行。何謂七?攝身、口、意,寂定,無亂,無所復違;是為七。」

佛時頌曰

「常攝己身口,其心靜不亂;寂寞定三昧,神通無不達。

「又有八法為菩薩行。何謂八?施度無極,戒度無極,忍度無極,進度無極,寂定度無極,智度無極,權度無極,成名慧行;是為八。」

佛時頌曰:

「布施度無極,戒忍精進禪;智慧自然達,道明為最尊。

「又有九法為菩薩行。何謂九?除五陰,去六衰,滅三垢,蠲(juān)八難,不著三界,不慕三世,離羅漢心,遠緣覺意,常志大道;是為九。」

佛時頌曰:

「除五陰六衰,  無三垢八難;
不著於三界,  三世無所處。
以離羅漢心,  無緣覺之念;
常慕求大道,  斯謂菩薩行。

「又有十法為菩薩行。何謂十?法寶三昧,善住三昧,無動三昧,度無轉三昧,寶積華三昧,日光耀三昧,諸利義三昧,現在三昧,慧光耀三昧,勇猛伏三昧,超日明三昧;是為十。」

佛時頌曰:

「以法寶三昧,善住無所動;竪立不可震,寶積花三昧。
光耀諸利義,現在慧光明;勇猛伏三昧,乃獲超日明。

「復次離垢目!菩薩布施,天人樂從,開化慳者令無所惜;菩薩遵戒,天人樂從,化放恣者令無殃釁(xìn);菩薩忍辱,天人樂順,化忿狷(juàn)者令無纖(xiān)介;菩薩精進,天人樂從,化懈廢者令建勤力;菩薩一心,天人樂習,化憒擾者令志安寂;菩薩智慧,天人樂順,化蔽礙者令通聖範(fàn);菩薩行慈,天人樂之,化不仁者令等惋(wǎn)戀[5](luán);菩薩行悲,天人樂之,化愚迷者悼愍眾生;菩薩喜悅,天人樂從,化愁慼者法鼓自娛;菩薩行護,天人樂之,救化無援將養一切;菩薩講法,天人樂聽,化志俗者令慕聖典;菩薩謙苦,天人樂恭,化貢高者奉敬三寶;菩薩利人,天人樂惠,化無義者令普施恩;菩薩行等,天人樂豫,化不恢泰令接未達。

「菩薩行權,攝諸眾生化之為善,成平等覺悉生彼國;菩薩行三十七品,以攝眾生,意止意斷根力覺道,攝取眾生使令寂然,若成佛時悉生彼國;菩薩在于大會講深妙法,欲使蠕(rú)動悉蒙超度,若成佛時皆生彼國;菩薩行十德以攝眾生,悉開化之護身口意;菩薩說經蠲(juān)除八難,以攝眾生行八正道,若成佛時皆生彼國;菩薩自省不求彼闕(quē),以攝眾生離諸邪見六十二網,若成佛時皆生彼國;菩薩說法以攝眾生,脫於八縛得至八解,若成佛時皆生彼國;菩薩說法除八思議,至不思議法門之海,若成佛時悉生彼國。菩薩說法,假使逮得無所從生法忍,成具佛事示現泥洹,度無量人皆使得道。

「如是離垢目!菩薩所行本末若斯。以應此行,號字自然,成立國土,度脫群黎。」

佛說是時,離垢目長者子、五千營從,皆發無上正真道意,尋時逮得不起法忍。

於是居士名曰見正,前白佛言:「我常聞佛,思一奉覲(jìn),罪蓋之故不能自到,今日乃果,欣踊難量,視尊無厭聽法不倦,唯加大恩,使我世世值遇天尊!」

佛言:「善哉善哉!有四事常不離佛。何謂四?常念如來立佛形像,聞經深義則信奉行,雖不見佛曉了本無,知十方佛則一法身;是為四事不離諸佛。

「又有四事,雖面覩佛則不見之。如來現在不往聽經,不採其義,不能奉行、宣示於人;是為四,雖面見佛,則為不見。

「又有見佛,自計吾我,不解非常苦空非身,墮四顛倒。聽經著音,不能分別呼聲之響,於其人身則滅度也。佛以滅度不現世間,其人聞經欣然心開,如冥覩明,曉知如來隨俗現化,奉行道禁不違經典,離外邪法六十二見,行四等心無憎無愛;佛雖滅度,志達如是,常為相見。」

復問曰:「何謂見佛?何謂聞法?何因供養?」

佛言:「見如來身,觀知何行得至於佛,本因六度無極。愍傷一切如父如母如子如身,不貪四大,是為見佛。聞說經法不著音聲,但取其法不取於人,取要不聲、取慧不形、取正不說,是為聞經。若見道跡、往來、不還、無著、緣覺、世尊、菩薩,等心供養,謙遜(xùn)卑順不以憍慢,為見聖眾。」

又問曰:「何謂魔事?」

佛言:「魔有四事。何謂為四?一曰、身魔,身犯眾惡,五陰六衰,不順佛法。二曰、欲塵魔,愛欲情態(tài)無有休息。三曰、死魔,生諸想著,不興法念。四曰、天魔,及與官屬來試乞求無有厭足,意止意斷,魔則降伏。譬如兩木相揩(kāi),則自生火還燒其木,火不從水出不從風出不從地出,其四魔者亦復如是,皆由心生不從外來。譬如畫(huà)師畫作形像,隨手大小。雖因緣合,有彩有板有筆(bǐ),畫師不畫不能成像。四魔如是,心已堅固便無所起則無四魔。所以者何?五陰無處、四大本無、十二因緣無有端緒,曉了如是則無魔事。計我人有壽命,墮魔見縛(fù);分別無身乃降伏魔。」

離垢目白佛:「何謂法寶三昧?」

佛言:「不斷三寶佛法聖眾。」

「何謂不斷?」

「發無上正真道意,成諸德本如須彌山,信樂大乘心不動移,先覩嘉瑞三千佛土,億百千藏皆滿具足,逮成殊勝難當總持,而成就達施度無極。初發心時捨身之安常憂一切,諸樂所樂不以為樂,棄俗所慕以法為樂。」

「何謂俗樂?」

「吾我人壽、五陰六衰、十二因緣,伎樂飲食、官爵奉祿、財物富貴、妻子奴婢、眷屬營從、田宅牛馬車乘,是俗所樂。

「何謂法樂?」

「曉知無我無人無壽無命,五通六達,十二部經,講讀諷誦菩薩道法,於七法財不以為厭,四恩之行,行四等心慈悲喜護,六度無極眾善之行,無毀害心,蚑(qí)行喘息人物之類以為國土,不自稱譽不毀其餘,其心慺(lóu)慺常志一切,天神龍鬼人民大小覩斯人者,莫不興意而為善德,是謂法樂。

「又行十事。何謂十?信根第一,定根為本,大慈為元,大哀為尊,志性調柔,諸通慧正,建立眾生,四恩為首,道品則最,志護佛法以為徒隷(lì);是為十。

「復次不犯十行。何謂十?身不殺、盜、婬,口不妄言、兩舌、惡口、綺語,意不恚(huì)嫉、狐疑、邪見;是為十。

「愍念十方如母念子,於色痛想行識不亂,不為俗人所惑,不為榮華所侮,不從貪人不從瞋恚不從愚癡,不謗三寶不懷譎(jué)詭(guǐ),興六念行佛法眾施信慧,出入行步不尚矜高。初發意者如月始生會當成滿,天龍鬼神所見擁護,不為邪惡所見中害。心存三法以道為寶,以世為無常,是為法寶三昧也。」

離垢目又問曰:「何謂善住三昧?」

佛言:「譬若如地,善惡美苦臭香不淨之物悉受不污。菩薩如是,受一切法而自修立,先覩嘉瑞三千佛土平等如掌,眾寶蓮華以為莊嚴,逮成殊勝難喻總持,則具超越戒度無極。

「又行十事:蠲(juān)八難態(tài),建立佛德,度於聲聞、緣覺之乘,淨身口意,諸事所由皆從佛法,嚴莊志性度三趣厄,具滿諸願檢御人心;是為十。

「身常行慈不竊(qiè)不婬,講議經典不為浮華,至誠和諍言軟不麁(cū)未曾綺飾,捨貪念施為人安調,離於邪見而樂正法。常觀非常苦空非身,以世為穢以法為計,心自修立常患不及,視身無益五陰則損,欲拔五慾(yù),佛道為尊不懷悔恨,察天無常觀人如夢,三塗最苦憐愍傷之,以何方便自濟生死五陰之難并化他人?計十方人則為我所。所以者何?欲度脫之。見來侵者不念其惡,若光益者不偏念善,見罵詈(lì)者默而不報,若撾(zhuā)捶者受而不挍(jiāo),若瞋恚者慈心向之,若輕毀者哀而不害。

「又自羞恥,從無數劫在生死中,五陰所蓋不能自拔,心迷意惑流於五江,四懼之患不能自覺。有物能施,知財非常身非我有,求于善友遠離惡友,發意向佛恒求尊經,不慕世名行常恭敬,志於信戒聞施慧道,不為疑惑犯禁懈怠慳貪愚癡捨道義也。

「常思念法如飢求食,稍入於道,如泉遠流稍入于海,如母生子乳哺養育。治生救命不居畜積,供給父母弟兄妻子奴客婢使,皆念愍哀欲令得度,不墮三塗使越三界,歸命三尊佛法聖眾,獲三達智、無礙之慧,不為三垢之所霑(zhān)污,其行是者則善住三昧也。」

離垢目白佛言:「何謂無動三昧?」

佛言:「譬如師子、諸鹿之王,鹿獸畏威,靡不慴(shè)伏,先覩嘉瑞三千佛土,自現執持五兵勇猛,逮成善住總持,則具超越忍度無極。

「又有十事。何謂十?忍辱為本,信悅為力,訓一切人深妙法忍,散割諸結,除所欲礙,不慕身原,不惜壽命,以諸通慧,超三脫門,觀法平等;是為十。護身口意,常以諸法而興因緣。

「何謂法樂?樂於佛法不好俗法,樂聞經典不思世談,樂供養眾不為俗黨,但樂三寶不志三垢,樂度三處不為霑污,樂觀四大為地水火風不計我許,樂安人物不為危害,樂施所有不為慳悋,樂奉禁戒不毀所遵,樂忍於辱不失德本,樂精進力不為罪根,樂禪一心不為亂意,樂深智慧不為愚惑。樂化塵勞不為垢濁,樂佛國淨不厭開化,樂嚴道法不為非法,樂三脫門離空相願,樂無為法不樂俗為,樂入深法不為失節,志樂欣喜離怒不諦。樂自然法亦不捨人,樂習善友遠世親厚,樂常志道不造迷惑,樂講正議不為俗典,樂慕菩薩不為聲聞,樂求正覺不為緣覺,樂向大道不為細術,樂存八等不為八邪,樂六十二慧不為身墮六十二見,樂無上法不為下劣,樂大乘業棄羅漢法。是為法樂。

「又有十事,疾得定覺。何謂十事?慈心哀人不為危害,常行十善,遠離惡行,專心修道,善念佛法如飢求食如渴求飲,普尊深義,不偏他念,慈念十方,欲度一切不自念己;是為十。

「所以名曰無動三昧之法,超越第一第二三昧之故,不為欲法之所迷惑,奉行菩薩慈心之法,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以救眾生三趣之難,稍習大慈欲濟三界,視一切人如己無異,不為他念常念法念,以法為本以俗為罪,常哀群萌悉使至道,是為無動三昧。」

離垢目白佛言:「何謂度無動三昧?」

佛言:「譬如自然鉤(ɡōu)鎖力士勇猛力強,多所開闢(pì)獨步雄傑(jié),雄傑無侶,除諸穢害塵勞仇怨,先覩嘉瑞三千佛土,四方四隅有大風來,若干種華普遍佛土,分別逮成難當總持,則具超越進度無極。

「又有十事。何謂十?等精進根進力為本,平等方便意止為首,令一切人不貪樂身,而以心口順化眾生,所住不迴而無所處,精進最上,降伏怨愶(xié),勤修成就,諸通妙慧;是為十。

「念四大身猶若蚖(wán)蛇,畏老病死,不捨終始不為惑事,慈悲喜護蚑行喘息人物之類,如父如母如子如身等無差特,常思道義無貪怒癡,念為布施不為慳想;奉持禁戒無犯惡想;為忍辱念無瞋恚想;常修精進無懈怠想;精專一心無亂意想;智慧行正無闇(àn)蔽想;常求方便至心善權無放逸想。

「念勸化人如度己身,一切所有非我之有;念墮地獄者毒痛之患如身自遭,常省己過彼罪代受不以為怨。念餓鬼趣飢渴窮乏,為之悲泣戰慄(lì)寒心,欲令度脫自然安隱,使服法食除五陰六衰之渴,誦習經典以為飯食,分別經義以為飲漿,修六法行以為賢良,出入行步精進安詳。念墮獸者常懷惻愴(chuànɡ),欲令安隱畢其前債,了故世罪無令造新,奉行諸善不為眾惡,自觀察已世世不了,坐計吾我不信道法,思犯罪者如沒深淵,奉法信戒心如虛空,不解法者展轉五道猶如車輪。父母相憂兄弟相念,夫妻相戀持心不堅,若為父母反為子女,本為子女反為父母,或為夫妻更為怨家,顛倒上下無常根本。

「此菩薩意常慈念之,開化使信入佛正道,信解非常苦空非身,是為度無動三昧。」

離垢目白佛言:「何謂寶積華三昧?」

佛言:「譬如忉利天上晝度樹,以諸本行度於五根,超越眾生心淨如空,先覩嘉瑞三千佛土,眾音伎樂雜交瓔珞莊飾其身,以思夷華光耀其體,雨解脫華及青蓮華侍在其上。以是之故諸德總持,便為受應禪度無極。

「又有十事。何謂十?調伏諸根以為德本,一心為力,平等方便,定意不亂,禁戒為原,脫門為上,趣于定要,而無所有,消殪(yì)塵勞,具惟諸定;是為十。

「愍哀五道攻除五陰,成立五根蠲(juān)化五色,而已積德具足五品——戒定慧解度知見品——慕志五通十力當蒙,不與諸殃罪釁(xìn)相遇,在在生處常修佛法,名德遠著愍哀三界,不為愚迷了善惡趣。譬如萬川歸向四海流駛水之瀆(dú);此菩薩行奉法如是,精進不休遂向大道。譬如若月十日之時,光明轉盛照于眾生;菩薩如是,功德威耀日日增益,度諸危厄哀愍群黎之患。

「又有五事行。何等為五?五戒清淨譬如明鏡無所霑污,十善不犯以為具足,不失道意,不為邪想,不自貪身;是為五。

「復有五:除瞋恚色,無怯弱心,棄慳貪意蠲(juān)諛(yú)諂(chǎn)志;分別解空,不但口說常修一心不為亂行;知豪貴勢富樂如化,觀色如泡、痛痒如沫、想如芭蕉、生死如影、識若如幻;不為色使、不為痛痒惑、不為想還、不為邪行、不為識退,解五陰空;是為五。

「復有五。何等五?貪、婬、瞋恚、睡眠、調戲狐疑。除斯五蓋,徹視洞聽輕舉能飛,知人心所念,自知所從來生死之處,以五神通而自娛樂;不以五陰而為放逸。身修德行不為非法,開化說法多所安隱;不為多惡危害之事,以道為業,習法為食解義為飲;不慕豪貴以法為豪了空為貴。是為寶積華三昧。」

離垢目白佛言:「何謂日光曜三昧?」

佛言:「先覩嘉瑞見三千佛土,眾寶浴池八味之水湛滿且清,植以青蓮紅黃白華,周匝欄楯皆用七寶,與瑞華俱,底布金沙,自身娛樂遊戲其中。逮成慧定證明總持,則具超越智度無極。

「又有十事。何謂十?慧為根原,智力為上,正見為最,等意為勝,修身諸德,盡入諸種聖諦之相,為平等相,慧無陰蓋,除諸往見,不起法忍;是為十事。

「觀于六情本無處所,無所從來無所從去,本自然空緣對而興。譬如天雨不從龍出、不從水出、不從地出、不從龍心出,皆因緣合會乃致此雨。六情諸入亦復如斯,猶因緣成不得獨立,生死如是。譬如畫師畫作人像、屋室舍宅、象馬車乘,未畫作時不見處所,工治壁板素筆彩繪,具眾緣合具會乃成之。善惡如是,因緣合成。

「若復行道,因十善行,六度無極,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善權方便,乃合成耳。不著佛身不離佛身,心意無想自然如空,稍入大慈又修大悲喜護等行,不自為身常為一切亦不有求,身行謹勅(chì)口言謙順心念柔和,無有諛諂質朴無邪。

「又有六事,疾得無上正真之道。何等六?常依佛住,入於正真心不迴還,於內意行而自曉了,得善朋友因而委付,志願弘綽(chuò)不以厭足,心非不協不乏智慧;是為六。

「菩薩行道不倚於色痛想行識,不倚內外,隨本法教,不違菩薩深妙之行,不廢大慈不失大悲,隨世所乏而救濟之。修道正化不為邪教,一心向慧不為愚蔽,分別六衰猶如化幻影響野馬、水中之月夢中所見忽不知處,是為日光曜三昧。多所感動柔順法忍。」

離垢目白佛言:「何謂為逮成諸利義三昧?」

佛言:「先覩嘉瑞見三千佛土,眾寶浴池察其左右,度地獄厄遊于曠野,逮成奇特聚落總持,則具超越權度無極。

「又有十事。何謂十?入諸志行,建立眾生,無極大慈普哀為本,心性調柔未曾厭倦,捨於弟子緣覺之乘,所觀審諦,導御道心,以諸通慧,立不退轉,覺了弘智;是為十事。

「常以正慧,遠離邪見,自然修道不為俗惑,深入微妙無極之法,普入道俗,於俗不俗於道無倚,思及聖教開化眾生,老病死者常護身事,攘(rǎnɡ)却六情不墮六衰,不從七邪常攝七覺,心了不邪精進不廢,順法不違好喜不恨,信根不迷安隱不危志定不亂,信財信智本無戒財,不墜小乘慚愧財,愧于三界未得度也,羞恥(chǐ)財恥不弘慧,博聞財聞無等倫,至深遠智布施財施,以大道智慧財,入於智慧廣度一切。

「有十事至不退轉。何謂十?聞有度無極心不動迴,有佛無佛心不動迴,有法無法心不動迴,有聖眾無聖眾心不動迴,有道無道心不動迴,有菩薩無菩薩心不動迴,有法身無法身心不動迴,有俗無俗心不動迴,有人無人心不動迴,有命無命心不動迴,有壽無壽心不動迴;是為十。

「飛到十方教化諸天及諸群萌,以法為本以道為原不計吾我,或入地獄救濟苦痛;或入禽獸開化愚冥;或入餓鬼慰滿飢毒;隨俗訓化各得其所,不為俗法之所染污。淨如日光明若月盛,菩薩得不退轉能行權變,有所開濟輒(zhé)多保度,諸苦惱者皆獲大安,諸無智者悉弘智謀,是為逮成諸利義三昧。」

離垢目白佛言:「何謂為現在諸佛目前立三昧?」

佛言:「譬如月盛具足滿時眾冥皆除,喻諸所作精修清淨所願者成,具立佛土訓化眾生,先覩嘉瑞三千佛土,師子鹿王首戴繒帛,其身高大威御雜獸。逮成無極諸總持門八萬四千,則具超越以慧成就。

「又有十事:一心定意三月,無想念,專志向佛,眾想皆斷,不為諸求,解法悉空,不畏三界,不樂無為,不計有為,解知法身;是為十。

「其所向方聞現在佛,常念彼方覩佛眾會四部弟子為說經法,察四大空,地如聚沫、水如朝露、火如紅電、風如搖扇。分別四大因緣合成本無所有。

「自觀身貌察一切根本無形貌;自觀痛痒知本無痛痒;自觀思想察一切思想知本無思想;自觀其意知本無意,以觀已空見一切無。

「愍哀八難,釋世八事,盛衰毀譽,有名無名,勤苦安樂,捨于八邪,不住八正。等處有無亦無所住,行四等心慈悲喜護,四恩濟眾惠施仁愛饒益等利。一心向佛無諸想念,五陰則斷六衰無處心則得定,不見四大不見人民,不覩天地人物永無所見,久久乃覩十方諸佛。譬如水濁不見其底,停久不動詳而清澈。菩薩如是,適定無想觀無所見,五陰六衰㸌(huò)如雲除,日月光顯覩十方佛。以復觀之,我至佛所?佛為來耶?心則自惟,佛亦不來,我亦不往。譬如明鏡清水淨油,觀形覩影不入不出。菩薩如是,覩十方佛亦無往還。譬如夢中歸本鄉里,自見父母兄弟妻子,寤則不見。菩薩如是,覩十方佛,從三昧寤都無所見。所以者何?解知本無,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但化現耳!無形無處。譬如虛空,不可別知何者是空。法身如斯無有處所,乃能覩達一切之原,坐覩十方不往不來,是為現在諸佛立目前三昧。」

離垢目白佛言:「何謂為慧光耀三昧。」

佛言:「先覩嘉瑞三千佛土,轉輪聖王造法王教,無量君子臣輔百千眷屬營從,於虛空中執諸寶華以覆其身。逮成無盡行總持門,六十萬姟(ɡāi)諸總持慧,則具超越教化眾生。譬如明月神珠,令諸窮匱周滿所僥,具足諸法訓誨群萌,隨一切人而應施與無盡德藏。

「又有十事。何謂十?以法布施,戒攝不順,忍攝強暴,進攝慢怠,一心攝亂,慧攝邪智,善權隨時化以大乘闡弘大道,遊于八難脫八邪行,等心一切無偏頗行;是為十。

「住八不思議,不捨菩薩,觀于三界若如幻化不以為實。自忖何來去至何所?不見去來而隨行住,各各自成譬如野馬。夏行曠野無人之處,遙見大河流水,其傍生樹若干種果而甚茂盛。其人飢渴,既熱疲勞不可復言,欲往趣之。看之如近,走有里數都不見水,乃解野馬無有水也。達者頻覩則知無水,不走趣求。眾生不了三界如幻化者,計吾我有壽命,聞佛說經一切無常,乃思覺之不復為惑。菩薩解知一切處三界者,如化如幻、如影野馬、如夢水月,悉知本無,無著無縛無脫,一切無求。猶如鷰(yàn)母養活諸子,菩薩如是,開化一切亦無所置。譬如導師多將賈人歸本鄉里,不逢惡賊安隱到家。菩薩如是,以慧光耀三昧之定,携接一切去婬怒癡三毒之冥,開示三乘大乘為本各令得所。譬如醫王見眾人疾應病授藥,諸被病者莫不消除。菩薩如是,以慧光耀三昧,普見群萌五道之患三毒酷苦,以大慈悲而開化之,令奉正訓無極之慧,發未發者,堅進迴向者,昇一生補處,至無上正真之道,是為慧光耀三昧之定也。」◎

◎離垢目白佛言:「何謂勇猛伏三昧?」

佛言:「譬如轉輪聖王,功祚無量威德巍巍而得自在,於一切法得無盡慧。方之虛空無垢清淨,先覩嘉瑞三千佛土,如來形容紫磨金顏,其光方圓與無數梵德億百那術而為說經,逮成無量行總持門,恒沙百千姟(ɡāi)總持行,則具超越聖智多所成就。

「又有十事。何謂十?志一切智無所適(dí)莫,不住有為不住無為,行普慈心等于眾生,行大悲心等若虛空,無弟子念無菩薩想,亦無俗志亦無道意,常以大慧順化群黎,入一切生亦無所生,現諸佛土不捨法身,等心吾我及與泥洹;是為十事。

「不以身口有所言行,心常安定不增不減,現于欲界度諸欲塵,於欲自然亦無所著一切無求,譬如蓮華不著塵水;現于色界於色自然無所求望,譬如麻油不與水合,觀色無色自察本無亦無所察;現無色界無色自然無後無前,譬如火焰不燒虛空,亦無增損不來不去無去來處;獨步三界以越三處,譬如飛鳥飛行虛空無所罣(ɡuà)礙;濟脫三界各隨本志,使疾開解得至大乘。譬如醫王持若干藥,各以應病而令服食,風寒熱病即使瘳(chōu)愈。菩薩如是,以佛法藥,療治婬怒癡病,使無有餘,其心清淨無形無名。猶如猛健大軍之主攻討惡逆,菩薩如是,以大慈悲開化眾生,諸周旋者闇昧之人,六十二見諸邪狐疑墮羅網者,及六十二諸非正法,皆令發意,自遵六度大慈大悲眾行之要,使至大乘。譬如船師御堅牢船,通度往還一切黎庶,各隨彼此。菩薩如是,以勇猛伏三昧之定,度脫無量生死之惱,於聲聞現隨心開化;於緣覺現從本誨授,示現佛身開三道教,或現大法無極之慧大乘深法,無三惡道亦無三乘。譬如幻師於大眾中自現身死火燒獸食,眾皆恐怖各各求哀,大饋(kuì)遺之欲令復身;知得寶多便從地起亦復如故,亦無有死亦無起活。菩薩如是,開化眾生生死五道,或發菩薩、或為聲聞、或為緣覺、或生天上,忽現泥洹,眾人啼哭謂之滅盡,悉現他方;緣覺、聲聞亦復如是,謂已滅度,無所復有如火燒滅,亦無處所則歸火本。菩薩雖現泥洹與法身合,亦無往來,還復示現隨眾化度,菩薩大士乃達之耳!解知法身,譬如日照現于水中及郡國縣邑丘聚村落,日殿不下亦不轉移,在於人間而明悉至不去不來。菩薩如是,現于三界亦無往返周旋也,度脫一切亦無所度,是為勇猛伏三昧也。」


[4]“㷿”:CBETA2016的校勘资料显示:“[0531010]㷿=焰【宋】【元】【明】【宮】”,即在【宋】【元】【明】【宮】版本用的是“焰yàn”字。此處用的是“焰yàn”的音。

[5]CBETA2016的校勘资料显示:“[0536008]惋戀=婉孌【元】【明】,=椀戀【宮】”。根据文义“惋戀”在此处取【元】【明】版本的“婉孌”的音和义。婉wǎn:和顺,柔顺,美好。孌luán:即“娈”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