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極寶三昧經卷下

28

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須菩提白佛言:「若有念苦樂者,則不離於苦樂,是則為二法。菩薩者不中離、不上離、不脫離、不中無所離、於所作遠無作,是為作所起如幻,以幻脫幻,幻中無幻,幻中無名,如是亦不從法得度,亦不離法得度,於脫中復脫,是為無有主但有名耳。於字無知名者,是為法輪斷。」

舍利弗言:「法輪本清淨無所有,誰有斷輪者?」

寶來曰:「不知輪有處者是即為斷。」

佛言:「貪可法者是為生死根,滅法亦為無結之作也。無作之作是為不離作,離貪諸可即為無有斷者,無貪不起是即道,無可不可,無生不生,無識不識,無死不死,無斷不斷,無遠不遠,諸可不可所住無想,離於無想所念無念,所說無所說,泥洹無滅離於無滅泥洹,無形離於無形,泥曰滅盡無所盡,諸法寂然離於寂然,諸法無可不可不有所失,於慧離本非名無想,所明無所明,於明冥無相知者,癡慧無相入者,於道無有得道者,若苦若樂無相識者,所起無所想,於清淨無難易,所度無有主,所至無相離者,諸法非名離於非名,所度如流水,於名無轉者,如是者皆即道也。佛以三昧度如人意,以萬物自莊嚴,但莊嚴無形,莊嚴倒見,莊嚴諸可意王,莊嚴是想非想耳。」

文殊師利菩薩白佛言:「此諸天人來在會者,有幾(jǐ)所人得是三昧?」

佛語文殊:「今是會者諸天及人,一切普悉得是三昧逮是功德,悉當作佛,當受尊決斷於五道。」

爾時會者聞佛所語,八千億諸天及人,悉得無所從生法忍,即昇虛空去地三百丈,其身上各有萬億華香,却乃來下稽首佛足。阿樓菩薩、呵提菩薩,從坐起,白佛言:「是諸上人飛在空中,身上華香從何所出?」

佛言:「譬如淨帛本自淨潔(jié),在所染之五色鮮好。帛本自淨,色本亦淨,二物因緣故得明好。色亦不入帛,帛亦不入色,以淨因緣而得發明。菩薩清淨故致華香,其所因緣亦復如是。菩薩亦不在華香中,華香亦不著菩薩,諸天及人得斷念想,逮明慧法便有華見,用華淨故因緣興耳,法亦如是。無住者成諸功德,住想行者開生死門,羅漢辟支佛所以由遠五道者,但用十倒見故:一者見諸功德悉言說者悉為倒見;二者見五道勤苦欲取泥洹,是為倒見;三者見萬物無常欲疾離之,是為倒見;四者求安本自無本,是為倒見;五者知出無間入無處,世自無出求之不止,是為倒見;六者羅漢取泥洹時,身中自火出火亦無處,便起想出身中火自燒者,故知生死不斷,是為倒見;七者本末不可盡而自求盡,是為倒見;八者欲於泥洹滅盡諸惡,不知無主反欲滅之,是為倒見;九者所施與不發一切人意,但欲法不斷,是為倒見;十者於苦於樂不等淨行,言有二法,是為倒見。行菩薩道,當知是事而疾離之。」

佛語阿樓菩薩、摩提菩薩等:「今是諸天及在會人,皆是往昔阿呵耨(nòu)佛時人也,今於我前悉莂(bié)之者,宿命已於六萬佛所受是三昧,今故於此而莂之耳。却後我法欲斷絕時,是等當有四十萬人,當持法住令不斷絕,然後久久有惡沙門、若壞戒人,當壞我法。」

須菩提白佛言:「何所菩薩護法令不斷絕?」

佛語須菩提:「是四十萬菩薩悉住第八已下,於法煩荷之想,是為護持法令不斷絕也。」

須菩提白佛言:「何等為壞法者?願佛說之。」

佛告須菩提:「若有得羅漢辟支佛,若沙門及天與人,起想煩荷於法求名,壞亂本慧妄增減法,枝掖(yè)解說,以偽錯真以辯亂道,不惟空慧而務(wù)嚴飾,聞佛可得志存超獲(huò),不知漚(ōu)和拘舍羅,而不勤殖德行,為是法賊,破我道者也。」

阿須夷天、潘那提天、提樓尼天、拘屬提天、施那利天,俱白佛言:「願持形壽歸持法者,千億萬劫無休息時,常令我等得是三昧。」

佛言:「其有德人奉行三昧,如法不失,則得佛疾。其有發意行是三昧者,譬如泥洹天上有寶,諸寶中王,天上天下寶中最尊,有佛在世寶乃現耳,名曰精摩尼珠,有得是珠持著器中,若著手中視之四面空中,在欲得幾(jǐ)日雨珍寶,所向莫不如願,是尊寶珠不當貪惜,當雨三界普令獲寶,是三昧者德亦如是也。」

羅閱祇王白佛言:「佛者尊祐,世之大導,常有大慈救濟十方,願以寶珠雨我國界,得令人民普得福利。」

佛則時笑,神光煒(wěi)燁(yè)。阿難整服前白佛言:「佛不妄笑,願聞其意。」

佛語阿難:「見是王不?欲得泥洹天上寶珠,雨羅閱祇使普富饒,不知寶來三昧已得是寶也。」

佛語王言:「寧見人民百日不食,普得安隱以法為味,又諸女人化為男子,是法之利不亦大乎?」

王心歡悅,即脫珠寶,以散佛上及菩薩上,化成華蓋列在空中,其間悉有百千音樂,王倍踊躍忘食之想。王白佛言:「是花蓋者從何而出?」

佛言:「從無處出。」

又問:「無處從何出?」

佛言:「從無所起來。」

又問:「無所起從何所來?」

佛言:「從無所生來。」

又問:「無所生從何所來?」

答曰:「從不動來。」

又問:「不動從何所來。」

答曰:「從無造來。」

又問:「無造從何所來?」

曰:「從無名來。」

又問:「無名從何所來?」

曰:「從無生來。」

又問:「無生從何所來?」

曰:「從無音來。」

又問:「無音從何所來?」

曰:「從無二來。」

又問:「無二從何所來?」

曰:「從無形來。」

又問:「無形從何所來?」

曰:「從自然來。」

又問:「自然從何所來?」

曰:「從化來。」

又問:「化從何所來?」

曰:「離於化來。」

又問:「離化從何所來?」

曰:「離於不化無相知處來。」

又問:「無相知處從何所來?」

佛言:「以是故為諸法也。」

王聞佛語倍大歡喜,白佛言:「此諸菩薩從遠方來,願悉請之明日到宮。」佛即許之皆受其請。

王即還宮莊嚴供具,俠[3](jiā)道施帳幢幡粲(càn)麗(lì),宮中皆以珍寶作座,夫人采女齋(zhāi)戒盡敬。

明日,文殊及寶來等,與諸菩薩俱詣王宮。寶來菩薩讓文殊曰:「今諸上人宜於前入。」

諸菩薩言:「於慧無處、於意無形、於念無想、於法無所施,所施不離道,已斷於法輪,於法無念、想無多少,如是者故為尊、多入於權,於薩芸若無相知者,已被法鎧,於三昧無增減,是則為尊,故宜處前。」

寶來菩薩答曰:「今諸上人年耆德高,以故為尊,宜在前入。」

諸菩薩言:「我等之年亦如枯樹,根本已死無有華葉(yè),尠(xiǎn)於蔭覆於世為薄,仁者雖幼入慧甚深,譬如寶樹益世弘多,以故為尊,故宜在前。」既皆入宮就座而坐,諸天在上以樂樂之。

王使夫人及諸采女,燒眾名香進奉供具,飯食畢訖王問寶來:「我今欲得見十方佛,當行何法而得見之?」

寶來曰:「欲見諸佛,當行九法:一者視十方佛與是無異、二者當視道無有徑、三者視一切人無有脫者、四者當視飯食如化所見、五者當知五陰無有識想、六者當知六情觀之如幻、七者當知所觀但是倒見、八者於法中大施與、九者當知所施無所施,是為九也。空其意、等所視、無彼此,志寂然、得淨定、無所見,則普見佛。」

爾時讚寶來曰:「快哉快哉!審如所說。」佛說頌曰:

「常當願是劫,  所生常遇尊,
從受大智慧,  常除愛欲根。
不貪亦不嫉,  惡意不復生,
乃於無數佛,  得聞是三昧。
入於三千剎,  常行尊三昧,
不於一切人,  所有諸珍寶。
法不從五陰,  亦不離其處,
從觀得脫名,  一切皆如是。
從觀得歡喜,  發意無所生,
其處已如是,  故為天中天。
若在三界中,  不生亦不死,
泥洹及泥曰,  一切無有是。
意不當邪念,  所行作非法,
若在三界中,  持心令不起。
音響有還答,  內外悉相應,
不起悉寂然,  諸法亦如是。
三千諸佛剎,  名字悉如是,
無聞亦無見,  非法所當議。
三昧不挍(jiào)計,以數持作多,
慧者解是言,  得佛無常處。
法者悉清淨,  曠大無有雙,
常作無邊水,  所載蔽三千。
意願陀隣尼,  發意無有前,
法者已如是,  一切當奉行。
我念求法時,  從來若干劫,
志意常棄家,  於欲無所求。
常依善知識,  得立正法住,
是時於大會,  得聞尊三昧。
悉意大歡喜,  即住虛空中,
去地百卌(xì)丈,叉手在佛邊。
今坐諸菩薩,  受莂(bié)亦如是,
其意增歡喜,  得聞諸三昧。
便從一佛剎,  飛到諸佛前,
不動亦不搖,  震動諸剎中。
龍王大歡喜,  即雨萬種香,
化為諸水池,  上到三千中。
華香自然來,  亂風自然生,
百種諸音樂,  悉住於空中。」

於是寶來菩薩問文殊師利言:「今此香花從他剎來,及諸音樂來在會中,為佛威神?將菩薩力耶?」

文殊答曰:「佛及菩薩得力神變皆不可見,知是樂者無名之樂,有所在處。法音無名處,若樂是樂處,所有如化是樂,無二法是樂,於羅漢辟支佛悉欲度之是樂,所見異道悉欲令得佛是樂,所度無有主是樂,一切處無所無所起、於三昧無煩荷是樂,一切處無有名是樂,諸所有皆如化是樂,非音處無所生處是樂,法所施無所施是樂,大千剎中無常處是即樂,一切人令得信無所得是其樂,當來過去現在三處盡無所盡是樂,令還本無所見是樂,見法輪是為無所見是樂,三千剎中一切等是樂,十方三千樹法之藏是樂,十方剎但有名是樂,色欲合是樂,於名字無有主是樂,無邊幅一切寂是樂,一切明與冥合是樂,諸所行不失戒是樂,諸所念不離三昧是樂,虛空寶度無極是樂,諸慧覺無有處是樂,諸所可是樂,一切決無受者是樂,三界中無與等是樂,貪於法不惜命是樂,一切明令復明是樂,諸所有但倒見、見正者是樂,布施無所悕望是樂,意無極作大船師是樂,無邊園脫無極是樂,意寂靖(jìnɡ)是樂,無所定是樂,諸三昧門無倒者是樂,亦無聽亦無聞是樂,諸所念非政意是樂,一切人無脫者是樂,諸所度譬若幻是樂,初發意三昧俱是樂,諸菩薩所從來無有處是樂,諸菩薩在意生到十方是樂,非青黃白黑無道徑是樂。如是寶來!欲知佛及菩薩威神音樂所樂如是。」

寶來菩薩說頌曰:

「文殊師利意,  慧尊無有前,
所施弊三千,  其智莫不尊。
威神所施行,  悉除三千中,
諸樂無所欲,  但為不脫施。
法樂為最大,  於化無度者,
所施樂法與,  若空無度者。
法與樂俱行,  無有過是寶,
所樂不有主,  若空無處所。
深入諸微妙,  曉了一切人,
使之得大法,  斷滅勤苦根。
一切世間人,  悉有意不解,
以法為覺意,  以慧救一切。」

佛爾時遙為寶來菩薩說頌曰:

「離空非想,  是想非空,  於法不起,
即為是起。  常當軟意,  淨無所有,
色欲同合,  無相入者。  所說無形,
不離有形,  因法如夢,  所可無底。
是寂離寂,  無離不造,  眾法無主,
所可如化。  都無所受,  法無所捨,
所作到見,  一切皆然。  非色離色,
是色不離,  其法如色,  其處如是。
非音是響,  無聞不見,  不聽不觀,
所有如是。  於化無名,  自言為是,
法無是計,  所度如是。  於幻無見,
所見離見,  離貪諸欲,  非法所儀。
於欲無垢,  不著無離,  如是諦見,
無有見者。  於淨離淨,  十方無造,
所可若實,  如化無主。」

寶來菩薩知佛所說,便於宮中說頌曰:

「疑本不解,  謂法皆然,  本無常住,
疑慧如是。  於想無勞,  識念無苦,
舉名住字,  非求法者。  於本不爾,
不還不是,  所可無可,  遠離無可。
脫生無滅,  是即為滅,  於滅無想,
是為非滅。  於法無生,  亦不想成,
所以者何?  諸法皆空。  亦不求言,
我離泥洹,  所以者何?  本末淨故。
不盡十方,  舉之為證,  有言是我,
是即為證。  不當遠念,  念於十方,
法無二法,  即得無名。  法非思想,
可當逮者,  起行如是,  不見尊法。
要當解慧,  於妙不恐,  深行不主,
可謂慧門。」

寶來菩薩問文殊師利:「今在會中新發意者,我欲使得無極法,當何以致之?」

文殊答曰:「於想無作即得無極法。」

又問:「何謂無想作者?」

文殊言:「當逮九法寶:一者意無處所是即寶、二者觀法無主是即寶、三者不見有當來過去是即寶、四者於法無有造作者是即寶、五者所施但施經法是即寶、六者見五道勤苦於其中不轉是即寶、七者所覺不遠漚(ōu)和拘舍羅是即寶、八者直見諸法不處法有二是即寶、九者到於泥洹亦如化是即寶,是為九法寶。」

於是文殊師利說偈曰:

「於可無所欲,  所住無常名,
若空無有垢,  佛笑無不可。
笑空不離末,  如本無笑者,
已住諸法名,  一切皆如笑。
本末皆自然,  無有往來者,
笑者有還報,  不還亦不笑。
法者皆是一,  已笑便有二,
於二無名字,  是故為是尊。
所笑無所著,  但為眾法施,
所動無所動,  是故無上尊。
笑者無還報,  一切無有主,
其笑不離本,  是故天中天。
笑者無所起,  但為倒見耳,
於法悉寂然,  寂者本無故。
笑者不離化,  以化大施與,
於化無舉名,  是故乃為法。
於法無有是,  但為不脫施,
所脫不為脫,  佛者亦如是。
故於大會中,  議(yì)度無度者,
於法作施與,  無有與比者。」

舍利弗問寶來曰:「欲使十方一切學者,皆得總(zǒnɡ)持諸陀隣(lín)尼。修行何法當得致之?」

寶來曰:「當行三十二法寶:一者欲使一切未發意者皆當度之如化無礙;二者未發無上正真道意者皆令住正法;三者視三千大千剎土等無異;四者若住限者令遠離眾欲在於慧門,無動無轉得至泥洹;五者人說有天無天志不動還;六者志道堅固意不怯弱;七者一切無來受生者,視當來過去無有二;八者觀諸三昧禪寂然無處所;九者諸所度無有主,一切從空致空;十者三千大千諸佛我悉從受法;十一者他方剎土敢有來聽經者悉令得決;十二者諸佛剎土所有華香,來者亦不喜、不來者亦不求;十三者諸發意者使得法住;十四者當來過去意無增減,所以者何?知本無二故;十五者悉欲令十方蜎(yuān)飛蠕動奉持禁戒終無毀犯;十六者無有邪念在於十方,轉意還本則向慧門;十七者無所不忍常無邪恨;十八者從觀至觀無有度者;十九者如本無住無常住處;二十者所度無有主,如空無念想;二十一者於慧作施與無有舉名者,於欲無所著便從是得脫;二十二者所說不離對因作施與故;於大國眾中度無脫者;二十三者於無數剎飛到他剎,在諸佛前無所罣礙;二十四者視諸剎等無得脫者;二十五者淨癡同合本淨無異;二十六者住大千中主作橋梁,勸進未覺令冥見明;二十七者於大海中作大船師,渡諸群生無有厭(yàn)極;二十八者作無邊蓋閉塞眾垢;二十九者作無極惠不離十方;三十者作大慈哀苞潤一切,諸未度者悉當度之,故號之曰天中之天;三十一者常行等心無有偏適救濟無雙,故號無上尊祐;三十二者菩薩所說不離經法,遍大千剎中莫不等聞,是故空中自然生華;是為菩薩三十二法寶。」

於是寶來菩薩說頌曰:

「十方普如化,  一切皆無常,
真法正諦寂,  演說度眾生,
有想不離想,  一切實本空,
若華未施葉,  其色不可當,
一切所眾欲,  立之可意王,
諸寶無上尊,  號為天中天。
故於大會中,  議度未脫者,
其本無常住,  故字十力尊。
一切為倒見,  世間謂之冥,
所可若如化,  能脫十方中。
虛空無常處,  佛藏悉在中,
以脫無脫者,  故教十方人。
十方諸佛剎,  合之為一國,
自然眾大會,  悉滿十方中。
佛者一切覺,  笑不離其容,
不離黃金色,  以示未脫人。
十方為作導,  意不離法王,
所施無所施,  華布於十方。
金色大蓮華,  遍滿諸空中,
起想而作行,  不住諸天中。
文殊師利意,  曠大無有雙,
使得道莂(bié)者,住在虛空中。
寶來慧意尊,  光明遍宮中,
可意諸天人,  悉得到法門。
十方諸菩薩,  感動諸剎中。
今會諸天子,  得聞是尊經,
徹見諸一切,  乃到可意宮。
化為交露坐,  萬種天華香,
聽受諸三昧,  坐觀大眾中,
諸來宿功德,  發意供養尊,
道者不直見,  所有皆如是,
諸脫無有數,  三界不可極。」

文殊師利菩薩問寶來曰:「眾音如化,所作法無想,亦不可盡,故有自然。當以何脫之?」

寶來答曰:「有九法寶:一者自然無處亦如化;二者諸法無處亦如化;三者當來無處亦如化;四者諸所有世處亦如化;五者觀過去處亦如化;六者觀見諸法如幻耳,亦無有處亦如化;七者所見無處亦如化;八者得道無脫處亦如化;九者得於泥洹本無住處亦如化;是為九法可得脫慧。」

文殊又問:「過於泥洹皆亦自然,誰為是化本者?誰是化主者?化為有本無?化有所起處無?道為有處無?」

寶來答曰:「有九法知化無處:一者非道無處是則化、二者化非處無想是則化、三者化者無起化處無處是則化、四者非常名無有盡時是則化、五者化處無處是則化、六者於道無想是則化、七者化者於起無起是則化、八者化者於諸欲無有處是則化、九者化者於所度無所處是則化,是為九法知化本。」

於是文殊師利又說偈答曰:

「十方無化者,  化化無有形,
一切無常寶,  是故為化主。
道者不化得,  亦不離其處,
所說無常形,  自然在其處。
諸寶從化得,  本離從無有,
其本同化生,  是故人中尊。
欲者從化起,  法本無有是,
化而住五道,  無有見化主。
生死及五道,  與化不相連,
以世貪不斷,  故現正覺耳。
如來及化主,  十方尊無極,
持化大其世,  世間無知者。
法輪無色轉,  於化無轉者,
繫(xì)色有思想,深法無轉者。
想色化十方,  莫不受法者,
所施大智慧,  世間無說者。
諸欲及羅漢,  不逮覺是寶,
故於眾會中,  廣說無二寶。
智慧不可極,  光明最無有,
十方作橋梁,  所說無有二。
十方諸佛剎,  悉令為平等,
亦不使其人,  發意有異心。
十方諸法園,  一切法度垢,
亦不從世間,  於法無脫者。
於惠無有脫,  不見往來者,
於寂復見寂,  明中復見明。
法者非慧得,  自然本無是,
慧冥俱同合,  故無相識者。
癡慧不同合,  其慧眾冥明,
所施但為法,  如華在高山。
諸惡不可極,  色欲不可盡,
泥洹及生死,  一切皆如是。
十方諸佛慧,  無知無覺者,
所以見淨法,  故言世無有。」

曇(tán)摩菩薩復問寶來菩薩言:「於化無起離,誰為成主者?泥洹不生滅、不遠五道,當來發意轉住法輪淨無諸垢,一切眾生誰為度者?」

寶來答曰:「快哉所問!欲決一切生死之根,乃如是乎?菩薩有九法寶:一者於化化主無主;二者於泥洹與生死初無相知者;三者於生死於滅無滅;四者一切天上使不還生無生處;五者當起意未起意如處住;六者三千大千佛剎觀了無得度者;七者於念無起處;八者悉使三千佛剎皆取泥洹意亦不喜,不取泥洹意亦不瞋,所以者何?諸法無處故;九者隨願取羅漢我悉令發意,若有發意求願者,不令復還不起諸生無有還願;是為九法。」又說偈言:

「於可無不可,  於欲無所欲,
所度無見者,  法轉無常處。
慧者無所說,  因度無往者,
故見大正法,  世之最無有。
道者無常名,  故為十方寶,
以得無得者,  生死無有道。
四馬不可盡,  可意無有足,
世間悉樂之,  不捨不得道。
畏生無有脫,  不畏無脫者,
生死當舉名,  立之為五道。
有報無答者,  可謂為是法,
法者本無二,  所有諦以覺。
無邊亦無幅,  無極不可計,
本際如影響,  無有往來者。
於起無所起,  法無諸欲者,
生死本無處,  生死化如是。
於淨無有淨,  於垢無有垢,
悉為十方人,  斷絕諸五道。
淨意若如水,  一切無瑕垢,
青黃及白黑,  悉得見其形。
諸法不可呵,  即得無上寶,
吾我及與人,  世間無得者。
不住無住諦,  所有諦如是,
所覺無所見,  世間諦如是。
不度無不度,  世時誰不有,
十方立正覺,  悉得無上寶。」

曇摩菩薩問寶來菩薩言:「欲使十方諸天人民,自然皆令得如其處,當行何等法得致之乎?」

寶來答曰:「有六事得逮是法:一者聞知是會時是即為寶;二者得聞是經是即為寶;三者逮本功德是即為寶;四者得聞是經法者,悉得六萬三昧,是即為寶;五者已得六萬三昧,欲十方人發無上意,是即為寶;六者皆使十方悉得會於佛樹,是即為寶。」

說是經時,九十億菩薩,六十七億諸天人民,皆得無所從生法處;九億菩薩得是三昧。三千大千佛剎六反震動,諸天於空中大作伎樂,諸龍、阿須倫,皆得聞見是深三昧。

阿難正衣服,長跪白佛言:「是名何經?云何奉持?」

佛語阿難:「是名為『無極寶』,當奉持之。」

佛說經已,諸天、人、阿須倫、人非人皆歡喜,各前為佛作禮而去。


[3]CBETA2016的校勘资料显示:“[0514008]俠=夾【宋】【元】【明】【宮】”。根据文义,此处的“俠”取“夾jiā”的音和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