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大乘智印經卷第五

32

西天寶輪大師賜紫沙門金總持等奉 詔譯

爾時歡喜王菩薩、彌勒菩薩、妙吉祥菩薩,并六十不可思議菩薩摩訶薩等,在大眾中而為上首,合掌恭敬,咸白佛言:「大悲世尊!我等今者得聞如是微妙勝法,於彼未來堅固守護,教諸眾生發無上慧,於此勝法如說而行,遠離諸惡,不生憍慢,亦不貢高,無有諂曲、愛憎之心,於彼自他怨親之境悉皆平等,於諸如來無數酤胝百千萬億那庾多劫所得無上大法總持智印法要,愛樂受持、書寫、讀誦,乃至展轉相續流通而無間斷。」

于時世尊聞是歡喜王菩薩、彌勒菩薩、妙吉祥菩薩,并六十不可思議菩薩摩訶薩等,發生無上護正法心,安樂眾生利益語已,於大眾中以清淨音而說偈言:

「種諸善根離諂慢,  寂靜安住無諸惡,
深忍堅固不動搖,  常正憶念於勝慧。
如是安住具大力,  而能守護法財聚,
離諸惡行無過患,  不為名聞與利養。
無有諍訟離染著,  普皆平等如虛空,
如是之人能守護,  漸次得成此三昧。
深忍堅固樂菩提,  晝夜精進無懈廢,
守護威儀離諸惡,  於甚深法而增長。
世間一切諸財寶,  眷屬親姻無所愛,
悉皆厭(yàn)捨離諸著,無怨親想心平等,
如是之人得成就,  無上大寶三摩地。
於晝夜中勤精進,  能於是法生覺悟,
尊重恭敬於善友,  歡喜稱讚是三昧,
能解世間無盡法,  故於染境無所著。
印忍諸法心清淨,  如百酤胝日光照,
智慧光明破諸暗,  能入如是深法義。
是人智解離諸著,  猶如日月處虛空,
與大雪山等堅厚,  鎮壓(yā)大地能莊嚴;
亦如釋梵轉輪王,  有大威儀人恭敬,
亦名無上大醫王,  能除種種諸病苦。
盡諸業障心清淨,  摧破魔羅諸眷屬,
漸次成就他心智,  了別種種差別心,
憶念過去那庾劫,  滅除煩惱熾(chì)盛火。
此人善逝所稱讚,  證悟菩提真空理,
能入如來智印門,  獲諸無邊諸寶藏。
了達名相無自性,  不著空有處中道,
觀察五蘊如塵(chén)幻,印證四大體非真,
一切有為皆生滅,  妄心造作成輪迴。
勝智三昧性寂靜,  離諸分別難思議,
湛然三世本自如,  無去無來無所動。
若見末世邪見人,  於佛正法著空有,
又復於此無所證,  自言我得法性空,
是各增長眾生見,  世世遠離菩提心,
復見有人隨順學,  涕淚悲泣身毛舉。
又復末世諸釋種,  具諸衰損無威儀,
為求菩提而出家,  於彼菩提不安住,
破戒破見毀威儀,  晝夜親近不善人,
為貪利養及資生,  所得還將利親族,
如渡大海失浮囊,  是必遙觀彼岸遠。
其有上乘真釋子,  棄捨如是諸世間,
猶如蓮華出淤泥,  本性清淨無所染。
我今教汝歡喜王,  應當正念常守護,
摧伏妄想生真智,  於此希求具眾德,
精進修學無懈怠,  是即名為諸佛子。
譬如世間穀(ɡǔ)麥(mài)種,數如河沙那庾多,
以此種子致良田,  展轉相生無量劫,
所得子實莫可量,  算數譬喻尚不及,
如是展轉盡東方,  河沙數種亦如是,
乃至十方佛國土,  所種子實無差別。
如是一種為一佛,  一佛設復有百頭,
一頭而現於百舌,  共讚如來三摩地,
於彼殑伽沙劫中,  亦復宣說不能盡。
如將芥子等須彌,  又如纖(xiān)草敵空界,
或以毛頭一滴水,  用對無涯四大海,
如是功德共較量,  譬如算數不能及,
應當於此甚深經,  長時精進而修學。」

爾時歡喜王菩薩、彌勒菩薩、妙吉祥菩薩,并六十不可思議菩薩摩訶薩等,聞佛世尊說是偈已,發起堅固大菩提心,踊躍精進,復白佛言:「大悲世尊!所有第一義諦、最勝涅槃甚深法義,我等眾會雖生信心,未能深解。惟願世尊為我等輩分別解說!」

于時世尊以一圓音,語歡喜王菩薩、彌勒菩薩、妙吉祥菩薩,并六十不可思議菩薩摩訶薩等言:「善男子!如是勝法本來寂靜,離諸分別,絕諸戲論,假有名言,顯示宣說。」

諸菩薩言:「大悲世尊!云何此法離諸分別,絕諸戲論,假有言說,方便顯示?」

佛告善男子:「如是勝法雖有言說,體不可得,故無分別。云何此法體不可得?以是勝法無修、無作,故不可得。云何此法無修、無作?以是勝法本無生滅,故非修作。云何此法無有生滅?以是勝法性離所取,亦非能取,故無生滅。云何此法無能所取?以是勝法無住、無處。云何此法而無住處?以是勝法無變易相,故無住處。云何此法無變易相?以是勝法無彼、無此,故無變易。云何此法無彼、無此?以是勝法非有為亦非無為故。云何此法非有為亦非無為?以是勝法非虛、非實故。云何此法非虛、非實?以是勝法非心亦非非心故。云何此法非心亦非非心?以是勝法不可了別故。云何此法不可了別?以是勝法無有識變故。云何此法無有識變?以是勝法非相應、非不相應故。云何此法非相應、非不相應?以是勝法自性平等故。云何此法自性平等?以是勝法不可相求故。云何此法不可相求?以是勝法無安住相故。云何此法無安住相?以是勝法無有自相故。云何此法無有自相?以是勝法本性空寂故。云何此法本性空寂?以是勝法無染著故。云何此法無染著?以是勝法離彼言說、清淨故。善男子!由是勝法離諸分別、無修、無作,乃至離彼言說、性清淨故,名為涅槃。」

爾時歡喜王菩薩、彌勒菩薩、妙吉祥菩薩,并六十不可思議菩薩摩訶薩等,而白佛言:「世尊!如是勝法,人所難解。世尊!一切諸法入法界性,了無所得。如是法性令我等輩云何守護?」

佛告歡喜王菩薩、妙吉祥菩薩,并六十不可思議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等!如是勝法不可思議,離諸分別及以戲論。若於是法起分別想及以戲論,則法有二。若法有二,則墮生滅。何以故?此無上法第一義諦,亦無有生,亦無有滅。如是了知是名守護。」

爾時世尊為諸菩薩復說偈言:

「無作勝法非空有,  離諸言說及分別,
若有得法著二邊,  是名分別諸戲論,
而於是法不相應,  但能增長於染慧。
此法無相無憎愛,  離諸推求無所得,
若自說言我忍空,  自生分別諸戲論,
彼諸空性不可得,  以分別心難思量。
若於諸法無疑謗,  是即名為不退轉,
離煩惱縛得解脫,  於此勝法心印忍。
若人妄了生分別,  尋求推度失正解,
籌(chóu)量諸法著有空,以性以相本無二,
用智求智不可得,  智外更無餘智慧。
演說輪迴有為相,  是智非智迷真空,
若言少分是實有,  虛妄想故成生滅,
若證真實即能知,  一切諸法本常住。
愚人妄想成流轉,  厭生死故求涅槃,
增長我見有差別;  智者了知法無二,
明與無明本同體,  由不信故懷驚怖。
是人堅固執邊見,  增長言說諸戲論,
說有為法名涅槃,  是於正法生破壞。
心與非心無自性,  而彼自性亦非心,
一切諸法本無相,  無言無說湛然空。
法從緣起非真實,  諸法滅盡亦非諦,
八諦四諦明真俗,  亦名如來方便智。
如來實智不可得,  所說諸法亦復然,
譬如醫師治諸病,  隨病處方無執著,
若能如是生覺悟,  是則名為善逝子。
涅槃本性皆平等,  廓如太虛無邊際,
三乘聖智同涅槃,  無減無增無戲論,
法界實無一眾生,  亦無一字可言說。
有情執自分別心,  謂是涅槃無所住,
無明妄念結輪迴,  惑業生苦常相續。
一真實諦離開見,  或言四種亦隨宜,
有苦報故說集因,  由滅理故明道諦。
末世眾生多妄想,  不為淨行而出家,
以名利故破威儀,  積煩惱故興鬪訟。
修習功德諸比丘,  於此勝法能成就,
遠離名聞及資生,  樂居蘭若無求取。
譬如麟角獨居山,  思惟如是三摩地,
八十酤胝兩足尊,  慈心加被修習者,
諸天見已咸歡喜,  潛(qián)形晝夜常守護。
智慧破暗如日光,  出生勝法同甘露,
其有受者智印門,  夢中常與諸佛會。
汝等皆懷勇猛心,  堅固修習無退捨。」

爾時世尊復告妙吉祥童真菩薩言:「妙吉祥!若諸菩薩及末世眾生為欲成就無上菩提,於是三摩地智印深法相應修學;為欲成就如來八十種好,於是三摩地智印深法相應修學;為欲成就如來十八不共勝法,於是三摩地智印深法相應修學;為欲成就如來十力、四無所畏、四無量心——大慈、大悲、大喜、大捨——於是三摩地智印深法相應修學;為欲成就諸佛五眼,於是三摩地智印深法相應修學;欲得諸佛廣大壽命、種種莊嚴、勝妙國土、威德自在,於此三摩地智印深法相應修學;為欲成就諸大菩薩、利根聲聞,欲得如來智慧色身、廣大總持勝妙法門,及解一切眾生言音差別、心行、根性,具足神通、辯才無礙、曉了諸法,於是三摩地相應修學。所以者何?菩薩摩訶薩若於是三摩地而得相應,所獲如是種種功德普遍具足,成就菩提無上大法。諸法所依,名無上道;智出世間,號正遍知;自性寂靜,名為如來。如說修行而無有等,非等等故,無起、無滅,出世究竟,離諸言說,名第一諦。真實義諦,無所破壞,堅固、調伏,是名如來不可思議最勝之法。妙吉祥!我由往昔修習、安住是三摩地智印深法,見然燈佛,得無生忍,授菩提記。」

時妙吉祥菩薩而白佛言:「世尊!如來於然燈佛所悟無生忍,得菩提記,於無量劫在生死中,云何修諸難行、苦行得成菩提?」

佛告妙吉祥菩薩摩訶薩言:「我於往昔為求佛道,成熟一切諸眾生等清淨善根,以大願力經無量時,勤修苦行,化利有情,隨其根性有上、中、下,各令悟入三乘法義,漸次修行而有所證。妙吉祥!我於爾時因是願行而得菩提及與涅槃。」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若欲是法而相應,  獲得如來無量慧,
十方百億諸世尊,  皆悉來護修習者。
若於甘露甚深法,  能解一切諸妙義,
是名總持陀羅尼,  修習之者皆獲得。
解了言音滅諸罪,  能破執著解諸縛,
涅槃無生亦無滅,  無去無來無住處。
莊嚴十力諸相好,  成就一切佛功德,
圓滿清淨解脫音,  普應無量諸含識,
所出音聲能解了,  一切聞者皆歡喜。
遠離邪見無分別,  最勝清淨盡無垢,
能於是經相應學,  究竟能得菩提道。
若人於彼三七日,  一心思惟如是法,
不生懈怠捨親緣,  晝夜修習得增長,
慈悲遠離於嫉妬,  守護尸羅絕諍訟,
獲得平等正遍知,  深心歡喜常解脫,
遠離造作諸緣起。  譬如蓮華不染著,
堅固不起諸貪愛,  亦如飛禽離繫縛。
得此最勝法門時,  三千世界皆震動,
諸天競奏妙音樂,  散施末香及沈水,
百千幢幡及天衣,  清淨華鬘及瓔珞,
摩尼珠冠及寶蓋,  金鈴間錯悉莊嚴,
一切諸天作歌舞。  諸龍金翅修羅王,
比丘僧與優婆塞,  比丘尼及烏婆夷,
各各脫身上妙衣,  以用散佛為供養,
恭敬讚歎意思惟,  誓求於此無上道。
我說如是甚深法,  發生菩提心不退,
此會河沙信解人,  究竟皆得無生忍,
諸餘剎土未來眾,  展轉聞法心歡喜。」

爾時世尊說是偈已,阿僧祇數諸眾生等各踊躍發菩提心。復有八十那庾多數諸大菩薩得聞是法,於無上道得不退轉。復有六萬三酤胝菩薩摩訶薩得無生法忍。復有六十三酤胝菩薩摩訶薩而得三摩地。無數眾生而得聖果。十方所來諸大菩薩得悟如是智印三昧。

佛說此經已,六十不可思議菩薩、歡喜王菩薩、彌勒菩薩、妙吉祥菩薩摩訶薩等而為上首,與賢劫中諸大菩薩,并賢吉祥金光夫人、諸大聲聞、一切世間天人四眾、乾闥婆王、阿修羅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