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大乘智印經卷第一

71

西天三藏寶法大師賜紫沙門智吉祥等奉 詔譯

如是我聞:

一時世尊入王舍大城,次第乞食,受施充足,還迦蘭陀林。食時食已,結跏趺坐,與大比丘眾及諸菩薩百萬人俱,歡喜圍繞。是諸大眾皆得陀羅尼平等無礙,心悟總持,得三摩地,安住空性、無相、無願、解脫法門,具足無量殊勝功德,言議、思惟皆不可及。為眾所知、為眾所識,寂靜安住如是法門,於諸分別悉皆平等,不隨世間眾所好樂,了知眾生差別識性,於一切時所知善惡,離諸憎愛,一味平等。

爾時世尊忽於眉間放大光明,是諸眾會咸皆悚(sǒnɡ)慄(lì),肅恭合掌,瞻仰如來,目不暫捨。

世尊告言:「汝等應當繫(xì)心思惟,安住如來所知境界,於我、我所,好惡、分別,悉皆遠離。若於自身毀譽等觀苦樂一切,審(shěn)知眾生由染污緣受差別相,遊處好樂,晝夜不捨,以方便力悉使斷除。觀諸眾生種種造作諸不善業,隨順他教,競共馳逐,與諸同分安處動作無義利業。斯由有情識心愚昧,於真實境無所了知;失勝善心;逐惡朋友;不解、思惟深遠勝法;真實義諦起諸分別謂為真實;無揀擇慧;闕(quē)定信心;於佛言教及眾妙行不生好樂;設復修善,無應正理;著有、著空互為究竟。我以如來智印三摩地力悉能了知。汝等應當於是有情深心憐愍。」

是諸大眾聞如是說,讚歎如來勝定功力,悉能了知如是差別。

爾時世尊作是語已,乃入如來智印三摩地。是諸大眾覩佛如來入是勝定,於佛身相及種種相,一切眾會忽皆不見,不能了知;如來所著法衣及近身衣亦復不見,不能了知;如來所有四威儀相乃至一切動轉之相,皆不可見,不能了知;如來所有音聲差別不能聽聞,不能了知。所以者何?以是安住如是智印三摩地勝功德力,心無動轉,不可測量故。

復次如來由勝定力,於諸外境種種莊嚴,一切眾會皆不可見,不能了知;於諸所住清淨國土,皆不得見,不能了知。所以者何?以是安住如來智印三摩地勝功德力,心無動轉,不可測量故。

爾時大眾於佛形相既無所見,各各稱讚勝定功德。承佛威力,深心所求離諸怖畏。

爾時如來復於定中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其間所有日月、星辰、電火、藥珠種種光明悉皆掩蔽。復於定中發生異香。其香微妙,不與世間栴檀、沈(chén)水諸香為比。是時色、無色天、梵王帝釋,及諸天人、四眾、八部、大鐵圍山、小鐵圍山及須彌山眾山之王、水陸空界幽暗之處,一切有情咸覩光明,歎未曾有。各尋是光至迦蘭陀林。各隨所有,香、華、衣服、寶冠、瓔珞以為供養。見是會中諸大菩薩及聲聞眾,如大池中蓮華開敷,異香芬馥集在眾會。時諸人天聞是香已,各各皆得智慧明了。復於空中有寶瓔珞、上妙衣服,處處垂下,嚴飾供養。時諸大眾咸皆歡喜,恭敬禮拜,退坐一面。

爾時東方如一酤(ɡū)胝(zhī)殑(jìnɡ)伽沙數,一一沙數為一酤胝,爾所國土一切如來皆是釋迦分身化利。如是如來各集眾會,菩薩摩訶薩阿僧祇數不可稱量。是諸菩薩悟證平等,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諸身色相微妙具足,人天眾會皆無與等。爾時一切分身如來各各告語諸菩薩言:「善男子!娑婆世界有佛世尊,號釋迦牟尼,應、正等覺,出現於世,化諸有情離眾罪垢。經無量時演說正法,示佛知見,甚深難解。有陀羅尼門,名如來智印三摩地三摩鉢提,我今為汝略而讚說。諸善男子!汝等諦聽!諸菩薩摩訶薩於百千劫具足修行六到彼岸,具大智慧,福德無量,悟證修習常無懈廢,永離罪垢,捨眾惡緣,住三摩地,得佛智慧,心無動轉,以無動心了悟諸法。若諸有情親近如來及大菩薩,熏修智慧,三業恭敬,以勝法財修諸供養經無量時,不如於此一剎那頃安住如是勝三摩地,所獲功德不可較量,常生勝處諸佛國土。」

爾時諸佛作是語已,安住禪定,以神通力攝諸菩薩,詣娑婆世界,示同一身入王舍城,次第乞食,受施充足,至迦蘭陀林,乃與眾會分食妙供。是諸眾會無不霑足。飯食已,訖攝斂衣鉢,跏趺而坐。一切國土所來諸佛及諸菩薩亦復如是,無二無別。

復次南方如一酤胝殑伽沙數,一一沙數為一酤胝,爾所國土一切諸佛,攝諸菩薩從彼國來集會亦爾。如東方、南方,西方、北方、四維、上下,一切諸佛諸大菩薩皆來集會亦復如是。

爾時釋迦牟尼應、正等覺,見所分身一切諸佛皆來集會,心相怡悅,唯佛與佛乃得相見。時諸如來同入如是智印三摩地三摩鉢提,靜意廓(kuò)如,動亂止息,以不動心明照諸法,無二無別,諸佛身相亦復不現。

爾時此會人天大眾見是十方無數諸佛皆來集會,以勝定力身相不現,咸皆驚喜,整衣,合掌,右繞三匝,以寶蓮華及眾妙華諸色具足,持以供養。是時集會無量世界諸大菩薩,得清淨心,具正法眼,於一切時心相澄寂,各各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見釋迦牟尼如來、應、正等覺與諸如來,安住如是智印三摩地三摩鉢提,由勝定力隱諸色相,志願希求,深心歡喜,以精意力不起於坐,覺智現前,入佛境界,得陀羅尼門。

時諸菩薩告此娑婆世界諸大眾言:「善男子!汝等應當於佛功德眷戀(liàn)希求;於諸有情繫心憐愍;知諸菩薩摩訶薩於百千劫行六波羅蜜,具大智慧,福德無量;於一切法悉皆了知;離諸戲論,處深禪定;不忘,不愚,達諸性相;於是勝法應當願求。」

爾時三千大千世界聲聞、緣覺具大智慧,得大神通,捨生死岸,離煩惱縛,於自涅槃修證圓滿。大苾芻眾及諸宰官、婆羅門、鄔婆索迦、鄔婆斯迦,如是等眾咸來至此王舍大城迦蘭陀林釋迦如來、應、正等覺及分身佛會,繞百千匝,恭敬禮拜,各以上妙雜色蓮華,其華千葉,七寶間錯,過無量數以為供養。

復有八十酤胝那庾多數諸大菩薩摩訶薩眾,是諸菩薩皆是他方國土中諸佛如來之所遣使,有大勇猛不怖生死,有大慈悲不樂涅槃,各以神力入大禪定,現諸威儀。從彼彼土如彈指頃到王舍城迦蘭陀林釋迦牟尼應、正等覺及分身佛會,三業恭敬,以清淨妙音尊重讚歎。見諸佛身隱晦不現,渴仰世尊,圍繞眾會,頭面作禮,退處一面,各各皆於寶蓮華上結跏趺坐。

復有三億諸比丘眾樂修己利、求解脫者,承於如來智印三摩地力而來集會。是時他方三千大千世界帝釋梵王、大自在天、淨居天子、日月星辰,及諸一切天、龍、樂叉、乾闥婆、阿蘇囉(luó)、緊那囉、摩虎囉伽,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人、非人等,各并眷屬,覩佛光明,皆來集會。如是等眾,譬如有人髮密修長,將一一髮剪如微塵,如一人髮至千萬人髮亦復如是,以一髮塵為一眾生,是赴會眾復過是數。

爾時尊者大目乾連、摩訶俱絺(chī)羅、摩訶迦栴延、摩訶迦葉波、摩訶富樓那彌多羅尼子、摩訶須菩提等,知諸大眾雖在會中,而不覩(dǔ)見如來身色及與住處。于時尊者舍利弗從座而起,至妙吉祥童真菩薩前,白言:「仁者!今此世尊入是如來智印三摩地,而我等輩云何不能見如來身及與住處?」

時妙吉祥童真菩薩告舍利弗言:「汝諸聲聞具大智慧,得諸解脫,常修梵行,離諸怖畏,一切人天悉皆恭敬。汝等應當各各依自所得三摩地門,以智慧力觀察如來身色住處。」

時舍利弗等即時各各入自所得三摩地門,以智慧力觀察推求如來色身及與住處,遍於三千大千世界微塵剎土,窮盡神力皆不能見。

時舍利弗白妙吉祥童真菩薩言:「我等依自所得三摩地門,以智慧力觀察推求如來色身及與住處,了不可見。惟願仁者為我等輩分別指示,咸令得見!」

時妙吉祥童真菩薩告舍利弗言:「汝諸聲聞雖具智慧及與神通,而於如來智印三摩地門不能思惟,故於佛身及所住處不能得見。所以者何?汝諸聲聞以差別心,觀視如來色身住處,由此分別自為障礙。是如來身非分別心所能觀見,若以汝身即如來身,汝等所住即如來住,乃至一切有情之身即如來身,一切有情之所住處即如來住,空有一相自他無二,不舍有為而證無為,不離無為而悟有為,以如是心觀如來身及與住處,爾乃可見。汝等既用有分別心,欲見如來無相境界,設經無量塵沙劫數莫復能得。」

於是眾會悲感懊惱,離分別心,安住正念,身心內外猶如虛空寂靜而住。

爾時世尊從禪定起,其心廣大如海汪洋,澄清映徹如淨瑠璃,普觀眾生若身、若土,與諸如來平等不二。身相廓然,眾會皆覩。是時三千大千世界皆大振動。一切諸天心大歡喜,離諸怖畏,於虛空中雨天寶華,其華微妙繽紛而下。又於空中作天妓樂,種種歌詠、上妙音聲、琴瑟(sè)、箜篌、琵琶、笙簫,是諸樂器不鼓自鳴,於是會中以為供養。

于時舍利弗從座而起,至世尊前曲躬合掌,而白佛言:「大悲世尊!如來所入智印三昧,而我等輩無所覺知。各以神通入自所得三摩地門,以智慧力周遍推求如來身色及與住處,杳(yǎo)不可得,不能了知。是我等輩先自所得三摩地門及智慧力狹劣短促,未得如來無相正智自在法門。惟願世尊大慈悲力深加憐愍,與我等輩而為開導,於佛知見定慧法門使令悟入,於無相境任運現前。」

爾時佛告舍利弗:「我入如是智印三摩地,非汝聲聞及諸緣覺所得智慧之所了解及能推求,唯佛與佛乃能知之。何以故?如來色身由無動心,離諸希求,捨分別緣,絕自他相,凝然湛寂,勝智功力之所任持,大定如如為一體相。若汝聲聞及諸緣覺唯求自利,不樂利他,所證法門及智慧境未解融通,自他隔閡(hé),空有互違,於佛、如來法空無相智印三昧難解難入。是故汝等於佛身相及與住處不可得見,亦不了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