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大乘不思議神通境界經卷上

45

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臣施護奉 詔譯

如是我聞:

一時世尊住法界光明菩薩宮,與大苾芻眾五十萬人俱,皆阿羅漢,諸漏已盡無餘煩惱,安住寂靜,心善解脫、慧善解脫,如大龍王所作已辦,捨諸重擔得大善利,諸有結縛皆悉已盡,正智無礙,諸心善寂神通具足。復有菩薩摩訶薩眾,皆得不退轉地、一生補處,當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而悉安住無邊如來神通變化,菩提加持無著妙行。一切眾生廣大愛樂,住正念慧入普遍智,具平等行,成就無量眾功德聚,現證如來平等法門,轉妙法輪,能善教授無邊學眾,已獲一切白法功德。善知一切眾生心意,了別眾生諸根利鈍,已到彼岸最上自在,成就圓滿一切善法,諸佛事業皆悉成辦,從他方界來集此會。其名曰:普賢菩薩摩訶薩、普幢菩薩摩訶薩、普步菩薩摩訶薩、普信菩薩摩訶薩、普眼菩薩摩訶薩、普寤菩薩摩訶薩、普光菩薩摩訶薩、普香菩薩摩訶薩、普意音菩薩摩訶薩、普照菩薩摩訶薩、普念菩薩摩訶薩、普智幢菩薩摩訶薩、普緣觀菩薩摩訶薩、法界普光菩薩摩訶薩,如是等萬二千人俱。復有諸天子眾,所謂:智幢天子、普華幢天子、普光天子、珠髻(jì)天子、寶積摩尼峯天子,如是等一萬天子眾俱。是諸天子,皆悉已於過去佛所種諸善根者,來集此會。

爾時世尊即入普遍光明三摩地,從是三摩地出已,即放廣大光明,普照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一切佛剎普皆照曜(yào)。是時此諸世界所有一切眾生,蒙光照者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發心者皆悉安住不退轉地。

爾時十方世界一切佛剎,彼彼剎中諸佛世尊,所有近侍諸菩薩眾見此光已,各各白其佛言:「世尊!今此光明普照世界,有何因緣,是何神力?」即時彼彼佛言:「諸善男子!汝等當知,有世界名娑婆,佛號釋迦牟尼如來、應供、正等正覺,與諸大菩薩眾而共集會,欲說不思議境界正法,以是因緣光明普照。」爾時彼諸近侍佛者各各白其佛言:「世尊!我等今者樂欲往彼娑婆世界,瞻禮恭敬釋迦牟尼如來,隨喜聽受不思議境界正法,及欲見彼諸菩薩眾。」時彼如來即各告諸近侍者言:「汝等可往,今正是時,隨其所欲。」

爾時十方諸佛剎中所有一切近侍佛者,即各以其菩薩神通,現諸變化,各與無數天、龍、夜叉、乾闥(tà)婆等恭敬圍繞,來詣釋迦牟尼佛所。是諸菩薩到佛會已,頭面慇(yīn)懃(qín)禮世尊足,咸作是言:「世尊釋迦牟尼如來!我等聞其不思議境界正法名字,樂欲隨喜聽受宣說,及欲見佛世尊瞻禮恭敬,并見此諸菩薩大眾,以是因緣,我等到此娑婆世界。」

爾時東方大寶世界,寶幢佛剎中,所住妙吉祥菩薩摩訶薩即起是念:「今彼西方娑婆世界,釋迦牟尼佛剎中,有十方世界如殑(jìng)伽沙數諸大菩薩摩訶薩眾,皆悉集會,聽彼佛說不思議境界正法。我今亦宜往彼會中,禮近世尊釋迦牟尼如來!隨喜聽受彼正法門,及見彼諸菩薩大士。何以故?十方一切諸佛剎中,隨其所有集會利益,我皆往彼無不往者;又復我常所見諸佛菩薩集會說法無如今日,彼佛剎中有如是等無量無邊菩薩大士廣大集會,我觀是相甚為難有,若見若聞轉復甚難,是故我今亦宜往彼。」

爾時妙吉祥菩薩作是念已,即謂慈氏菩薩摩訶薩言:「慈氏當知,今世尊釋迦牟尼佛剎中,有無數百千俱胝(zhī)那庾(yǔ)多菩薩摩訶薩眾廣大集會,聽受宣說不思議境界正法,我等今者宜共往彼瞻禮世尊,并見彼諸菩薩大士!何以故?十方世界諸大菩薩普集一處甚為難事。」

爾時慈氏菩薩摩訶薩告妙吉祥菩薩言:「汝今自詣(yì)彼佛會中,非我所往。何以故?此甚難故。彼佛會中諸大菩薩,皆悉已得陀羅尼門,住無著智具諸善法,雖彼集會若見若聞,諸有相者我皆不能。妙吉祥!汝今當知,若以如來色身有所見者,實無可見,是故我今所不能見;若以如來法身有所見者,法身即是法性,於法性中無見無聞、無所供養、無所瞻禮、無所了知。」

妙吉祥菩薩言:「汝今隨順往彼供養如來。」慈氏菩薩言:「不也。妙吉祥!非我所供養如來。何以故?無有如來能供養者。如來即是真如法,真如法中無有二相,真如法者即是如來。」

妙吉祥菩薩問言:「即此無二相,汝當云何說?」

慈氏答言:「妙吉祥!煩惱一性及種種性,此說為二;若了一性即種種,是無二法;若起分別此是煩惱、此出世間,作是見者即為二相。又若分別此是持戒、此非持戒;此聲聞法、此緣覺法;此是布施、此非布施;此是正道、此是邪道;此是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此是緣覺、此是菩薩、此是如來、應供、正等正覺;此法斷滅、此法有想;此法決定、此不決定;此法是智所知、此法為識所識;此證覺道、此涅盤道。作如是等有分別者,皆為二相,於二相中隨識所轉;若能不起如是等相,是無二法。妙吉祥!若我以劫或以劫盡說是無二法,假使辯才智慧說不能盡,亦復不能知其邊際。何以故?彼一切法離種種性,若中若邊皆不可見亦不可得。」

妙吉祥菩薩言:「大哉慈氏!汝已證得無生法忍,故作是說。如是如是!假使若我以劫或以劫盡,說是無二法,亦非辯才智慧說所能盡。」

慈氏菩薩言:「妙吉祥!莫於文字而生有想,彼一切法離諸文字,是無生相亦無所動。」

爾時妙吉祥菩薩普告彼佛剎中諸菩薩言:「善男子!汝等今者宜共往彼世尊釋迦牟尼佛剎中瞻禮彼佛,及見百千俱胝那庾多諸菩薩眾,隨喜聽受不思議境界正法。」

爾時有菩薩名辯積幢王,白妙吉祥菩薩言:「如來無有可能見者,何故今言令我等往見佛如來?何等如來是可見者?復以何義說名如來?何以故?如來非過去、未來、現在可得。彼一切法亦非三世,皆悉空故,於空法中無能見者。如妙吉祥菩薩所言:『如來有所見』者,今云何見彼佛如來?為以何眼可觀察耶?若以肉眼而能觀者,肉眼即空,於空性中而無所見;若以天眼觀如來者,天眼亦復是有得想;若非眼所觀,何名為見?是故我等今不能往。」

妙吉祥菩薩言:「善男子!汝今若住不平等法作是說者,於佛如來即不能見亦非供養;汝今若住無所著相如實說者,於佛如來即有所見,亦有所往亦可供養,不著一切文字相故,亦復不離諸文字相。彼自性空,是故我於平等法中作如是說:『諸佛如來本清淨故!如來亦復無所動轉!』汝等今者若住忍意,應當往彼;若住非忍意,亦當往彼。」是時妙吉祥菩薩如是重復為諸菩薩方便宣說,彼菩薩眾以佛威神力故,即於諸法得無所住。

爾時妙吉祥菩薩復作是念:「我今不應而獨往彼娑婆世界。何以故?彼世界中,所有眾生造不善業,少見少聞不生淨信;我今當現種種色相及希有事而可往彼,令諸眾生見已生信得未曾有,使其獲得廣大善利。」

即時妙吉祥菩薩作是念已,入於無垢普光三摩地,於是三摩地中見無數百千菩薩摩訶薩而共圍繞,所有大梵天王、帝釋天主,各執寶拂侍立左右。是時妙吉祥菩薩於一一毛孔中出天蓮華大如車輪,一一華中有佛世尊結加趺坐,一一世尊執寶蓮華。是時三千大千世界所有眾生得大快樂。妙吉祥菩薩即時普見一切眾生,彼諸眾生亦同得見妙吉祥菩薩,皆悉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妙吉祥菩薩見是相已,出三摩地,從彼東方大寶佛剎來此娑婆世界,隨所經歷諸佛剎土,悉現如是神通變化,普令一切獲大利益。於其種種佛剎,皆見如來執寶蓮華,各各為彼眾生說法或見佛剎;地獄眾生現受苦者,佛為救度皆得離苦;及彼畜生、餓鬼等趣互相食噉(dàn)、極苦惱者亦皆離苦;乃至閻魔界中現受一切苦惱眾生,見佛各為如應說法。是諸眾生,一一皆得遠離苦惱,各各發趣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有佛剎中,或見如來廣為一切阿修羅眾如應說法,各各得轉阿修羅身。

有佛剎中,或見如來住妙吉祥神通境界,為諸剎帝利大族、婆羅門大族、長者大族,如應說法各獲利益,或為四大王天諸天子眾如應說法,謂諸天子言:「汝等當知,彼一切行皆悉無常,勿起意念謂究竟法。」聞是法者皆獲利益。

有佛剎中,或見如來住妙吉祥神通境界,為三十三天帝釋天主等諸天子眾如應說法。亦復謂言:「諸行無常非究竟法,諸有智者當如實知,不應於中作究竟想。」聞是法者皆獲利益。

有佛剎中,或見如來住妙吉祥神通境界,為夜摩天諸天子眾、知足天中諸天子眾、化樂天中諸天子眾、他化自在天中諸天子眾、梵眾天中諸天子眾、梵輔天中諸天子眾、大梵王天諸天子眾,如是乃至色究竟天諸天子眾,各各如應為其說法,聞所說法皆獲利益。

或見如來住妙吉祥神通境界,為諸初地菩薩摩訶薩眾如應說法。或為二地、或為三地、或為四地、或為五地、或為六地、或為七地、或為八地、或為九地、或為十地諸大菩薩摩訶薩眾、或為一生補處當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各各如應說法要,使令增進住不退轉,乃至普令圓滿安住大涅盤界。

爾時妙吉祥菩薩現如是等種種神變,隨所經歷諸佛剎土,一切眾生見是相者,皆悉發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五百苾(bì)芻(chú)得諸漏盡心善解脫,八千菩薩得無生法忍,十千天子遠離塵垢得法眼淨。即時所得利益諸菩薩等,異口同音說伽陀曰:

「見是神通變化事,  一切具足未曾有;
妙吉祥尊境界中,  一切眾生得利益。」

爾時十方諸佛剎中已來集會諸菩薩眾,各各以神通力見如是等大希有事,俱白世尊釋迦牟尼佛言:「今此三千大千世界光明普照及希有事,是何神力所變化故?願佛世尊為我等說。」

佛告諸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汝等當知,有菩薩大士名妙吉祥,住不退轉、已得灌頂,從東方來欲入此會,是彼神通現斯瑞應。又善男子!若人得聞彼妙吉祥名字者,皆悉住於不退轉心,況復得見甚為難事。」

是時世尊釋迦牟尼佛為諸菩薩摩訶薩作是說時,彼妙吉祥菩薩即以神通來入佛會,到佛會已頭面著地禮世尊足,前前白佛:「世尊釋迦牟尼佛!少病少惱、輕利調適(shì)得快樂不?我從東方大寶世界寶幢佛剎來此會中,禮近世尊聽說正法。」

爾時普華幢天子在大會中,從座而起前白佛言:「世尊!諸菩薩摩訶薩當修何法,即得成就如妙吉祥神通事業最勝甚深辯才智慧?」

佛告普華幢天子言:「若菩薩摩訶薩樂欲成就如是神通勝事業者,應當具足四種法門。何等為四?一者、於甚深法隨喜聽受。二者、廣為他人說甚深法。三者、隨所聞法請問其義。四者、聞已信解如理修行。是為四種。復有四法,應當具足。何等為四?一者、於佛如來所說經法總(zǒng)持決定。二者、於諸經法愛樂修習。三者、於諸經法記念不忘。四者、於諸經法廣說流通。是為四種。復有四法,應當具足。何等為四?一者、於正法門諦實聽受。二者、於說法師生尊重想。三者、於持法人恭敬承事不生懈退。四者、於說法師常所稱讚長時無倦。是為四種。復有四法,應當具足。何等為四?所謂:四心常當發起。一者、平等心。二者、柔軟心。三者、無懈心。四者、無毒心。是為四種。若菩薩摩訶薩於如是等四種法門,隨所修習,即得如是神通變化最勝事業,復能成就智慧辯才。」

爾時世尊說是四種法門時,五千菩薩得無生法忍,四千天子遠離塵垢得法眼淨。是諸菩薩及天子眾得所利已,咸作是言:「普願眾生皆得安住諸佛境界,於正法門深生信解,所聞正法記念受持,於未來世得大神通如妙吉祥,於諸佛剎變化自在。」

爾時普華幢天子白妙吉祥菩薩言:「菩薩從何所來至此佛會?所住佛剎其名何等?化主如來復何名字?」

時妙吉祥菩薩告普華幢天子言:「莫作是說:『有所從來』。何以故?天子當知,法界無來亦無所去,復無所行而無所住,一切無著。彼法界性,無所疑惑離諸戲論。天子!若言有來、有去、有所住者,是戲論法。」

爾時普華幢天子及諸大眾,聞妙吉祥菩薩說是法已,即時各各歎未曾有,異口同音說伽陀曰:

「最上希有妙吉祥!  從佛世尊所出生;
具足神通諸法門,  聞者見者得利益。
大士今現此諸相,  宣說甚深微妙法;
我皆隨喜得見聞,  咸於今日獲大利。
我等昔聞大名士,  今見神通妙色相;
菩薩是大法光明,  出現一切諸佛法。
已能圓滿一切行,  慚愧上服所莊嚴;
自利利他妙吉祥,  最勝功德難思議。
菩薩猶如世間父,  普攝一切為所歸;
開示涅盤方便門,  咸令眾生到彼岸。
菩薩猶如大師子,  一音能破諸外論;
正法功德悉已圓,  一切染法皆清淨。
菩薩猶如世間地,  普能出生諸善法;
復為最上大醫王,  能救眾生諸病苦。
菩薩如月大清涼,  令諸熱惱皆清淨;
復如日光大熾(chì)盛,廣照一切三摩地。
菩薩大利大導師,  引示眾生菩提道;
常生廣大慈愍心,  救度惡趣眾生苦。
菩薩常為所依怙,  了別一切眾生心;
一切智智妙法門,  普施眾生令解脫。」

爾時世尊告普華幢天子及諸大眾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妙吉祥菩薩有是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