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大乘入諸佛境界智光明莊嚴經卷第四

49

譯經三藏朝散大夫試光祿卿傳梵大師賜紫沙門

臣惟淨等奉 詔譯

佛言:「妙吉祥!菩提者與虛空等,謂以虛空無高、無下,菩提亦然無高、無下,由是如來成等正覺。雖成正覺,亦無少法如微塵許若高若下諸所施作,此如是法若如是,知即是實智。妙吉祥!以何義故名為實智?謂一切法了無根本、無生無滅,彼無實性亦無所得,若有實性即是滅法,彼雖有生而無主宰復無攝受。妙吉祥!若無主宰、無攝受法即是滅法,此等諸法若生若滅,當知皆是緣法所轉,亦非此中有少法可轉,然佛如來不於諸法說斷滅相。

「復次,妙吉祥!菩提者即是如說句。以何義故名如說句?如說句者即是菩提。如其菩提,色、受、想、行、識亦然,而不離真如;如其菩提,眼、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處亦然,而不離真如;如其菩提,眼界、色界、眼識界,耳界、聲界、耳識界,鼻界、香界、鼻識界,舌界、味界、舌識界,身界、觸界、身識界,意界、法界、意識界亦然,而不離真如;如其菩提,地界、水界、火界、風界亦然,而不離真如。此等諸法如是施設,其所施設謂蘊、處、界,由是如來成等正覺,所成正覺離顛倒法。如其先法,後法亦然、中法亦然,前際不生、後際不去、中際性離,此如是法是即名為如所說句。如其一法,多法亦然;如其多法,一法亦然。妙吉祥!若一性若多性皆無所得,若有相、若無相,無入無住。何名為相?何名無相?所言相者,謂即生起一切善法;言無相者,謂一切法無所得故。又相者,謂即心無所住分位;無相者,即無相三摩地解脫法門。又相者,即一切法思惟稱量算數伺察;無相者,謂出過稱量。何名出過稱量?謂識法無故。又相者,即有為伺察;無相者,即無為伺察。

「復次,妙吉祥!菩提者即是無漏無取。何名無漏?何名無取?無漏者,謂離四種有漏之法。何等為四?一者欲漏,二者有漏,三者無明漏,四者見漏。無取者,謂離四種取著之法。何等為四?一者欲取,二者見取,三者戒禁取,四者我語取。如是四取,悉由無明暗蔽、愛法滋潤,互相取著。妙吉祥!若或本初於我語取根本,能了知者即我清淨,我清淨已隨知一切眾生清淨,由我清淨故即彼一切眾生清淨,若一切眾生清淨即法無二、無二種類,彼無二義即無生、無滅。妙吉祥!若無生、無滅即無心意識可轉,若無心意識可轉即無分別,若無分別即深固作意相應無明不能發起,若彼無明不發起者即十二有支亦不生長,若十二有支不生長者即法無生,若法無生即法決定,若法決定即調伏義,若調伏義即是勝義,若其勝義即離補特伽羅義,若離補特伽羅義即不可說義,若不可說義即緣生義,若緣生義即是法義,若法義即如來義。如是所說,若見緣生即能見法,若能見法即見如來,彼諸所見,若其如理審伺察時,是中亦無少法可見。妙吉祥!何名少法?謂心所緣。若無心所緣即無所見,由如是法故如來成等正覺,平等故平等。

「復次,妙吉祥!菩提者,是清淨義、無垢義、無著義。何名清淨?何名無垢?何名無著?謂空解脫門即是清淨;無相解脫門即是無垢;無願解脫門即是無著。無生是清淨;無作意是無垢;無起是無著。自性是清淨;圓淨是無垢。明亮是無著。無戲論是清淨;離戲論是無垢;戲論寂止是無著。真如是清淨;法界是無垢;實際是無著。虛空是清淨;寥廓是無垢;廣大是無著。了知內法是清淨;外無所行是無垢;內外無所得是無著。了知蘊法是清淨;界法自性是無垢;離諸處法是無著。過去盡智是清淨;未來無生智是無垢;現在法界安住智是無著。妙吉祥!此如是等,清淨、無垢、無著諸義,於一句中普能攝入,謂寂靜句。若寂靜即遍寂,若遍寂即近寂,若近寂即寂止,若寂止此說即是大牟尼法。

「復次,妙吉祥!如其虛空,菩提亦然;如其菩提,諸法亦然;如其諸法,眾生亦然;如其眾生,剎土亦然;如其剎土,涅盤亦然。妙吉祥!此說即是涅盤平等,為一切法畢竟邊際清淨之因,無對治離對治因,本來清淨、本來無垢、本來無著。如來了知彼一切法如是相故,現成正覺,然後觀察諸眾生界,建立清淨、無垢、無著遊戲法門,以是名字於諸眾生大悲心轉。

「復次,妙吉祥!云何是菩薩所行?菩薩勝行?謂若菩薩無盡無不盡、無生無不生,於畢竟盡相無所領受,然亦不壞畢竟無生。妙吉祥!菩薩若如是行,是為菩薩勝行。

「復次,妙吉祥!菩薩於過去心已盡,此無所行;未來心未至,此無所行;現在心無住,此無所行。菩薩於其過去、未來、現在諸心悉無所著,菩薩若如是行,是為菩薩勝行。

「又復布施之法,諸佛如來與諸菩薩,而無其二無二種類,菩薩若如是行,是為菩薩勝行。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亦復如是,諸佛如來與諸菩薩,而無其二無二種類,菩薩若如是行,是為菩薩勝行。

「又,妙吉祥!菩薩不行色空、不行色不空,菩薩若如是行,是為菩薩勝行。何以故?色即是空、色自性空,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不行識空、不行識不空,菩薩若如是行,是為菩薩勝行。何以故?謂心意識無所得故。妙吉祥!此中無少法可有,若知若斷、若修若證,悉無所有。由如是故,此說名盡。如是乃為畢竟盡相,若畢竟盡即無所盡,無盡亦無盡。何以故?如所說盡故。若如所說盡,彼即無法可盡,若無法可盡即是無為,若無為即無生亦無滅,若佛出世、若不出世法性常住,以法住故即是法界,如法界住故智無所轉亦非無轉,以智無轉非無轉故,如是法理若悟入者,即得無漏、無生、無滅,此名漏盡。妙吉祥!是故當知,雖復世俗音聲文字總聚施設,是中無有少法若生、若滅。」

爾時,妙吉祥童真菩薩摩訶薩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向佛合掌,以妙伽陀伸讚歎曰:

「無形顯色無狀貌,  是中無滅亦無生,
無住亦復根本無,  無所緣尊今讚禮。
以無住故無出入,  亦復無彼諸分位,
已能解脫六處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一切法中無所住,  有性無性皆遠離,
諸行平等得圓成,  無所緣尊今讚禮。
已能出離於三界,  虛空平等性中住,
世間諸欲不染心,  無所緣尊今讚禮。
三摩呬(xì)多常安處,行住坐臥亦復然,
諸威儀事妙肅成,  無所緣尊今讚禮。
平等而來平等去,  平等性中妙安住,
不壞平等性法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善入平等性,  諸法皆住等引心,
遍入無相妙法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無住無所緣,  定中高積慧峯峻,
普遍諸法得圓成,  無所緣尊今讚禮。
眾生威儀及色相,  語言音聲亦復然,
普能示現剎那間,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已離於名色,  於蘊界法亦普斷,
復能善入無相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善離於諸相,  諸相境界亦遠離,
已能善入無相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無所思惟無分別,  淨意亦復無所住,
無諸作意無念生,  無所緣尊今讚禮。
譬如虛空無含藏,  已離戲論無所著,
其心平等復如空,  無所緣尊今讚禮。
譬如虛空無中邊,  諸佛法性亦如是,
已能超越三世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諸佛猶如虛空相,  即此虛空亦無相,
已能解脫事及因,  無所緣尊今讚禮。
一切法中無依止,  如水中月無所取,
無我相亦無音聲,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不依止蘊法,  界處諸法亦復然,
已能解脫顛倒心,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已離於二邊,  亦復斷除於我見,
法界平等得圓成,  無所緣尊今讚禮。
色相名數已解脫,  亦復遠離不正法,
無取無捨平等心,  無所緣尊今讚禮。
已能超越諸魔法,  一切法中悉通達,
妙入無障礙法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正智不說諸法有,  亦復不說諸法無,
無語言道無發生,  無所緣尊今讚禮。
聖不依止於二法,  久已摧折我慢幢,
解脫二無二法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所有身語意過失,  大聖久已普除斷,
不可譬喻不可思,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無轉無發悟,  一切過失悉遠離,
智為先導遍所行,  無所緣尊今讚禮。
無漏淨念最微妙,  實不實法悉了知,
亦無繫著無思惟,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於心無所緣,  而能遍知一切心,
亦無自他想念生,  無所緣尊今讚禮。
無所緣中有所緣,  於一切心不迷著,
無障礙法已圓明,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於心無所緣,  亦復自性無所有,
無心平等得圓成,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不依於智法,  而能遍觀諸剎土,
一切眾生行亦然,  無所緣尊今讚禮。
智者於心無所得,  是中亦復畢竟無,
於一切法正遍知,  無所緣尊今讚禮。
知一切法皆如幻,  即此幻亦無所有,
已能解脫幻法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正覺雖行於世間,  亦不依止於世法,
復無世間分別心,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於彼空中行,  由空所成空境界,
空與非空聖所宣,  無所緣尊今讚禮。
現大神通起化事,  悉依如幻三摩地,
離種種性遍入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了知非一非多性,  若近若遠無所轉,
無高無下平等心,  無所緣尊今讚禮。
金剛喻定現在前,  一剎那中成正覺,
遍入無對礙法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雖知涅盤無所動,  亦於三世善調伏,
具足種種方便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於彼一切眾生類,  善解智慧及方便,
然亦不動涅盤門,  無所緣尊今讚禮。
大聖無相無發悟,  已離戲論無對礙,
無我故無對礙心,  無所緣尊今讚禮。
已離疑惑無過失,  無我我所亦復然,
於一切處正遍知,  無所緣尊今讚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