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莊嚴三昧經卷下

21

隋天竺三藏那連提耶舍譯

爾時,佛告智輪大海辯才童子言:「善男子!汝見一切如來身不?」

智輪童子即白佛言:「世尊!我見。」

佛問智輪:「汝言見者,所見何等?」

智輪言:「世尊!我見一切諸佛、如來。若恒河沙等所有世界,於是國土亦見恒河沙等諸佛、如來,一切皆於自剎土中各各說法;如是,第二及以第三佛如是問,智輪童子亦如是答。」

時佛復更問智輪言:「善男子!汝見如來右手掌不?」

智輪言:「見。」

佛言:「智輪!汝言見者,所見何等?」

智輪言:「世尊!我見一切諸佛、如來右手指掌各於其剎等說諸法亦復如是。」

「智輪童子!如是方便,當知一切諸眾生等心意及法,此如來名,一切眾生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此如來色;此如來名、此色,名如來一切智、亦名一切見。」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白佛言:「世尊!如來所說不可思議,多陀阿伽度微妙最大不可思議如來境界。」

佛言:「如是如是,智輪童子!不可思議,多陀阿伽度微妙最大不可思議如來境界。

「智輪童子!我於阿說他樹下端坐思惟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已得一切種智。智輪童子!我發是心:『不可思議、微妙最大不可思議,此是諸佛、如來境界。』

「我於爾時作是不可思議念已,從阿說他樹下而起,不近、不遠,對於此樹一心諦觀,熟視不瞬,得歡喜食離餘飲食;如是,逕於七日七夜見阿說他菩提之樹。我此樹下如是坐已,一切世間無能信佛得如來智、得自在智、得不可思議智、得不可量智、得無等等智、得不可數智、得阿僧祇智、得大智、得佛智、得一切種智。

「復次,智輪!對阿說他菩提之樹,即彼處所有塔名為不瞬眼視,是我不可思議之心見阿說他菩提樹下起眼不瞬,乃至七日得歡喜食離餘食想,彼大支提常為天人之所供養。智輪童子!如此方便,當知即是不可思議諸佛、如來甚深境界。

「復次,智輪!汝今莫作如是思念,獨謂如來菩提覺已,對阿說他以不瞬眼看於彼樹,得歡喜食離餘飲食,七日夜住。智輪童子!慎勿如此起於是心。何以故?過去一切十方諸佛、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今已入於寂滅涅槃——彼諸如來亦各坐於菩提樹下,坐已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及一切種智,悉發是心不可思議、最大不可思議、諸佛甚深如來境界。彼佛亦各起如是心不可思議,彼菩提樹——從樹下起至於餘處——以不瞬眼直視此樹,得歡喜食離於餘食;七日夜住,亦復如是。

「智輪童子!若當來世一切十方諸佛、如來亦菩提樹下坐,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及得一切種智不可思議,乃至最大不可思議如來境界。彼佛、如來亦發不可思議之心念菩提樹,觀樹以起不瞬眼覩,得歡喜食離餘食想;七日夜住,亦復如是。

「智輪童子!若今現在一切十方諸佛住世乃至說法,彼佛、如來亦菩提樹下坐,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及一切種智已,亦如是念,乃至最大不可思議如來境界。彼佛、如來得不可思議心已,從菩提樹下起,以不瞬眼觀菩提樹,得歡喜食離餘飲食;七日夜住,亦復如是。」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復白佛言:「世尊!云何如來及一切佛、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菩提樹下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及一切種智已,作如是念不可思議亦如是觀,對菩提樹不瞬眼視,得歡喜食離餘飲食,或二七日住於是處?」

佛告智輪童子言:「善男子!非一切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對菩提樹七日七夜不瞬眼住。智輪童子!有諸佛、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已乃至入於無漏涅槃,於此時間不可思議、念佛境界不可思議。智輪童子!此之方便,如是當知:諸佛常念不可思議諸佛境界、最大不可思議如來境界。」

智輪童子復白佛言:「世尊!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所有境界多少云何?」

佛告智輪:「諸佛境界依如一切眾生境界。」

智輪童子復白佛言:「世尊!一切眾生境界多少?」

佛告智輪:「如是一切諸佛境界,此名一切眾生境界。又復,智輪!汝今當知:諸佛境界及以一切眾生境界,此二境界是一法界,無有差別。」

智輪童子復白佛言:「世尊!云何名佛?何者是法?」

佛告智輪:「汝今當知:一切眾生名為佛法。」

智輪復問:「眾生何者?云何是名佛?」

佛告智輪:「眾生界者,當知此義是佛境界。」

佛告智輪:「我今問汝,隨汝意答。云何名心?何因緣故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智輪童子答言:「世尊!一切眾生自體性故,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

爾時,世尊復更重問智輪童子言:「智輪!汝意云何?汝知如來智慧云何?」

智輪童子即答佛言:「一切眾生境界知故,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智慧具足。」

佛告智輪:「汝當知此:如是方便,無量諸佛、如來境界與諸眾生境界一種,若有一切眾生境界即佛境界。如是,一切如來境界及以一切眾生境界,是一境界,無二、無別。」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趣,知於諸佛不異眾生,一切眾生亦即如來。」

佛時印可智輪童子言:「善哉,善哉。智輪童子!汝今善知如來語義。又亦曾於過去無量恒河沙等佛、世尊所植眾德本、聞佛所說微妙法門、日夜長修般若波羅蜜,恒於生世得義辯才、得法辯才、得辭辯才、得樂說辯才,為諸眾生問答無礙。」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復白佛言:「世尊!云何如來及諸菩薩摩訶薩等,能作如是,得如來智、自在智、不可思議智、不可量智、無等等智、不可數智、阿僧祇智、大智、佛智、一切種智,達了覺知?」

如是問已,佛即告言:「智輪童子!我於般若波羅蜜中不亂心行。智輪童子!以不亂心行般若故,菩薩摩訶薩能作如是得如來智、自在智、不可思議智、不可量智、無等等智、不可數智、阿僧祇智、佛智、大智、一切種智,如是覺知。」

智輪童子復白佛言:「世尊!云何如來及諸菩薩摩訶薩等,於般若波羅蜜中行,行已亦不捨想不想中行、亦非想證?」

佛告智輪:「此中菩薩摩訶薩等行般若波羅蜜時,眼中行、色中行、耳中行、聲中行、鼻中行、香中行、舌中行、味中行、身中行、觸中行、意中行、法中行。」

智輪童子言:「云何眼中行、色中行、耳中行、聲中行、鼻中行、香中行、舌中行、味中行、身中行、觸中行、意中行、法中行?」

佛言:「智輪!菩薩摩訶薩眼色中行,當知此眼為色作礙;耳為聲礙、鼻為香礙、舌為味礙、身為觸礙、意為法礙。」

智輪言:「云何眼為色礙,乃至云何意為法礙?」

佛言:「智輪!眼緣色故,心生歡喜、或生苦惱、或生捨受;心取著故,起貪、瞋、癡,因緣和合,造身、口、意種種諸業;造此業已,生於地獄、餓鬼、畜生、及阿修羅、天、人六道為依止處。彼中眼、色果報出生,受此報故,愚癡之人於當來世苦惱增廣。如是去來循環不息,以是果故,眾苦不斷。何以故?於流轉中不見出道。凡夫眾生愚癡顛倒,不知如是耳因緣聲,乃至不知意因緣法,廣說如上。

「智慧之人應當至心諦觀:『此眼,眼為是誰?何者是眼?』推覓(mì)眼義及非眼義;如是,色義、色非色義,乃至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義及非義,一切皆覓都無所見。智者如是諦思惟已,眼義不見、非眼義亦不見、眼非眼義一切不見,乃至色義不見、非色義亦不見、色非色義一切不見;如是,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如是法義不見、非法義亦不見、法非法義亦復不見。

「時彼行人不見眼、已離於眼義、亦復不見是眼非眼,不見是色、不見離色、亦復不見是色非色;如是,耳非耳、耳非非耳,聲非聲、聲非非聲,鼻非鼻、鼻非非鼻,香非香、香非非香,舌非舌、舌非非舌,味非味、味非非味,身非身、身非非身,觸非觸、觸非非觸,意非意、意非非意,法非法、法非非法。

「又復,眼者不覺、非眼者亦不覺、眼非眼亦不覺;如是,色不覺、非色亦不覺、色非色亦不覺,耳不覺、非耳亦不覺、耳非耳亦不覺,聲不覺、非聲亦不覺、聲非聲亦不覺,鼻不覺、非鼻亦不覺、鼻非鼻亦不覺,香不覺、非香亦不覺、香非香亦不覺,舌不覺、非舌亦不覺、舌非舌亦不覺,味不覺、非味亦不覺、味非味亦不覺,身不覺、非身亦不覺、身非身亦不覺,觸不覺、非觸亦不覺、觸非觸亦不覺,意不覺、非意亦不覺、意非意亦不覺,法不覺、非法亦不覺、法非法亦不覺。

「如是,捨離眼因緣故則色不生,色不生故離眼及色,既離眼、色,則無有愛及以不愛。如是,離於愛、不愛故,何處更有愛、不愛生?離愛、不愛故,無和合;和合無故,名為不著,亦名無礙,當知即是無障礙智。云何名為無障礙智?無礙智者,無量一切眾生眼,如是一切智眼,無量一切眾生色,如是一切智色。如是,一切眾生眼者,一切智眼者;一切眾生色者,一切智色者;此二種法是一無異。此非覺故,如是,耳、聲、乃至鼻、香、舌、味、身、觸、意、法一切不生。因緣離故則無有愛;無有愛故,法中不行;法不行故,故無障礙;離障礙故,無有染著;無染著故,是故離障;以離障故,無礙智生。智因緣故,無量一切眾生心,如是一切智心,無量一切眾生法,如是一切智法;如是,一切眾生心、一切智心,如是一切眾生法、一切智法,此二種法是一無異。

「智輪童子!般若波羅蜜中如是行,非想中行、亦非離想中行,非想中證、亦非離想中證。智輪童子!此名一切眾生心、一切眾生法、一切智心、一切智法平等智相。」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白佛言:「世尊!無生法者,如來眼、耳、鼻、舌、身、意,此六種識,其義云何?」

佛告智輪言:「無生者,眼識等空,本無有物。其中推覔(mì)一箇(ɡè)物無,是故不生;以不生故,故空無物。

「智輪童子!譬如虛空本來不生,不生故,無滅;滅無故,無物;可離故,名虛空。如是,一切眾生、一切眾生法亦不生;不生故,無滅;亦無離物故,一切眾生、一切眾生法猶如虛空,一種無異。

「智輪童子!一切眾生、一切眾生法猶如虛空,不生、不滅,不動、不亂,非彼、非此,不染煩惱、非寂滅離。如是,不生、不滅,不動、不亂,非彼、非此,不染煩惱、非寂滅離,非一、非異,虛空如是。

「智輪童子!一切眾生、一切眾生法,不生、不滅,非動、非亂,非彼、非此,不染煩惱、非寂滅離。如是,過去、當來、現在諸佛、如來,非生、非滅,不動、不亂,非彼、非此,不染煩惱、非寂滅離。此名法住、亦名法行,如如非異、如如非不異,如如湛然常住,無有遷動,同一法界。」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復白佛言:「世尊!幾(jǐ)許如來已過於世?」

佛告智輪童子:「如恒河沙等。」

智輪又問:「幾許如來當來出生?」

佛言:「智輪!如恒河沙。」

智輪又問:「幾許如來現在說法?」

佛言:「智輪童子!亦如恒河沙等。」

智輪童子重白佛言:「世尊!過去如來已入涅槃,實難再覩;當來諸佛未出世間,不可預見;現在世尊正住教化,未入涅槃。彼佛如如,非異如如、非不異如如,常恒、常常、住不異法,其義云何?」

作是問已,佛答:「智輪!此是佛智。智輪!當知如是言說是世間法、非第一義。真如法中有是言說,亦非言說所可覺知,是佛智力之所知覺。智輪童子!此名佛智。

「云何力智?如一切眾生平等故,一切法平等;一切法平等故,一切眾生平等如如。不異如如、非不異如如,此名菩薩摩訶薩第一如來力;是力因緣故,處、非處如實知。云何名為是處、非處?有因緣處此名為處,離於因緣是名非處。

「又復,智輪童子!於汝意云何?如過去世已皆盡滅,不可得見、不可得知;過去眾生造三業行亦復過去,為有、為無?」

智輪童子答佛言:「有。」

佛告智輪:「汝意云何?當來世中諸法未生,不可得見、不可得知、無有一物。彼當來中三種行業眾生有不?」

智輪童子答佛言:「有。」

佛告智輪:「汝意云何?現在世中現有眾生可見、可知,彼三業行眾生有不?」

智輪童子答佛言:「有。」

佛告:「智輪!云何為有?」

智輪童子言:「世尊!過去之世雖復滅謝,然諸眾生所造三種業行不亡;又復,當來雖復未有、未生、未見,不覺、不知,以因緣故,未來世中有三業行;今現在世因緣起故、眾生生故、三業作故,如是種種有諸業行。」

佛言:「如是。智輪童子!過去世中一切種智故,有過去佛;當來世中一切種智故,有當來佛;現在世中一切種智諸因緣故,現在有佛。

「又復,云何是處、非處離依止故,無處、非處?」

佛言:「智輪童子!於汝意云何?如過去虛空悉皆盡滅,無去、異去?」

智輪童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離依止故,過去虛空,處、非處盡故、不淨故、不異故、不動不動法故。」

佛言:「智輪童子!於汝意云何?如當來虛空未生、未覩、不見、不記?」

智輪童子言:「不也。世尊!何以故?如是離依止故,處、非處當來不異去,不動不動法故。」

「如是,現在虛空不盡、不異、不滅、不動不動法。智輪童子!如是,過去諸佛、如來不依止故,不盡、不去、不異、不滅、不動不動法;如是,當來諸佛、如來不依止故,未生、未有、亦非相隨和合而有非餘處、有非動非動法;如是,現在諸佛、如來住真實行,了達見常,常住不動,是處、非是處如實悉知。

「智輪童子!菩薩摩訶薩當知:此名諸佛第一處力,是力因緣,佛智所覺。」

智輪童子復白佛言:「世尊!一切世間無有能信如來此事。又,佛種智猶如虛空,一種無異,不生、不老,不死、不亂,非當來生、非煩惱、非寂滅。法界體性真實中住,如如平等,此如是法。佛轉法輪,見諸眾生生、老、病、死,故彼處生煩惱寂滅業因、業果。」

作是問已,佛答智輪童子言:「如是如是。智輪童子!一切世間無有能信、真實難信,此中唯獨如來證知,又不退轉諸大菩薩摩訶薩等,曾於過去無量佛所植眾德本乃能信此。智輪童子!此處如是,最大難信。若有如來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已如來智、自在智、不可思議智、不可量智、無等等智、不可數智、阿僧祇智、大智、佛智、一切種智,智輪童子!此名如來,一切世間不可信。如虛空無有異,一切眾生一切法。如來說法及轉法輪說於有生,其中亦無有生可說;說於老事亦無有老、說於患事亦無有患、說於死事亦無有死、說於漏事亦無有漏;說非彼生、非彼生事亦復是無;說染煩惱,染事亦無;說於寂滅,寂滅亦無;說於涅槃,亦無眾生入涅槃者。智輪童子!此是如來,一切世間叵信、難信。

一切眾生本無有名,假名故說;本無言語,假說置言;本無文字,假立文字。何以故?文字句說,一切世間種種差別能得知故,智輪童子!是一切法名字句味,一切先無今假說有。智輪童子!如來法輪亦復如是,先無今有。

「智輪童子!諸佛、如來轉於法輪,為二大事因緣故轉。何者是二大事因緣?如來世尊轉法輪時,一、眾生加,二者、法加。

「智輪童子!於汝意云何?眾生有生,此可說不?」

智輪童子言:「不也。世尊!」

時佛復告智輪童子:「於汝意云何?若諸眾生是不生者,法是可生,可說以不?」

智輪童子言:「不也。世尊!」

佛告智輪童子:「眾生名離因緣,眾生相亦非生;眾生相非生故,一切法、一切法相亦復不生,此不生法名一切智。以是一切智慧力故,聞於釋迦如來名已,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當於是時十方一切諸佛剎土悉皆震動,如是世界諸佛眾中出,大蓮華各各遍覆。

「智輪童子!無量一切眾生眼如是一切智眼、無量一切眾生色如是一切智色。如是,一切眾生眼,一切智眼;如是,一切眾生色,一切智色;此之二種當知是一非二。

「法界如是,一切眾生受、一切眾生想、一切眾生行、一切眾生識、一切眾生名,此名如來名。無量一切眾生色入於色陰,名如來色,此色名一切智、亦名一切見、亦名一切識、一切智。是故,一切種智不取智相、亦不著智,是名一切智、亦名一切識、亦名一切見佛眼。

「如是,見一切色亦不取相:『我眼能見彼。』如是,色乃至心法、識亦如是,如來不作是念:『是非識。』不如是念:『是我識。』何以故?眼非覺故、色非覺故,亦非覺事,乃至非覺心故、非覺法故。一切眼見事,如來見者一切知見;耳中一切響應者,一切聲聞;鼻中一切氣熏者,一切香嗅;舌中一切甞者,一切味知;身中一切摩觸者,一切覺知;意中一切識緣者,一切法得。

「又復,如來如是念者:『眼中一切諸色皆見、眼中一切諸聲皆聞、眼中一切諸香皆嗅、眼中一切諸味皆甞、眼中一切諸觸皆覺、眼中一切諸法皆緣。』如是,智輪!如來心中一切色見、一切聲聞、一切香嗅、一切味甞、一切觸覺、一切法緣,一切眾生順故,一切種智能如是作智因緣故。智輪童子!如是方便,當知如來亦一切智、亦一切見、亦一切識。」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趣,眼亦如來一切種智、色亦如來一切種智;如是,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亦悉如來一切種智。是故,如來一切識、一切見、一切智。」

爾時,佛告智輪大海辯才童子言:「善男子!汝見如來一切身、一切智、法平等智,何者是因緣?菩薩摩訶薩一切眾生眼智、眼煩惱智、眼寂滅智、眼煩惱寂滅智,耳智、耳煩惱智、耳寂滅智、耳煩惱寂滅智,鼻智、鼻煩惱智、鼻寂滅智、鼻煩惱寂滅智,舌智、舌煩惱智、舌寂滅智、舌煩惱寂滅智,身智、身煩惱智、身寂滅智、身煩惱寂滅智,意智、意煩惱智、意寂滅智、意煩惱寂滅智。」

佛說是經已,一切比丘、一切菩薩,天、人、阿修羅、乾闥婆一切大眾,聞佛說法,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