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莊嚴三昧經卷中

30

隋天竺三藏那連提耶舍譯

爾時,佛告長老阿難:「汝今可喚諸比丘集。」

是時阿難受佛教已,即歷(lì)處處告諸比丘說如是言:「汝等當知:世尊導師今命於汝,汝等當往。」

時諸比丘聞是語已,一切皆往,見佛坐於師子座上,光顏挺特、威德最尊,合掌低頭頂禮佛足,禮畢右遶各向蓮華座中而坐。

爾時,三千大千世界一切遍滿諸妙蓮華,其華開敷皆如寶座。又,此世界天栴檀樹、曼陀羅樹、天眾香樹,是諸林木一切皆各高七多羅。彼樹枝葉悉是蓮華,諸蓮華中皆滿菩薩結加趺坐,及此五百羅漢聲聞皆亦結加坐蓮華座,乃至有頂一切天、龍宮殿林苑悉有蓮華,亦各皆坐蓮華之上。

時此三千大千世界如是種種天香、栴檀和合普熏,芬芳充遍。聞者愛樂,悅樂熙(xī)怡(yí);香風觸身清涼調適(shì),能令眾生各皆歡喜。

爾時,如來在師子座入於影現三昧之中。以是三昧神力因緣,東方一切諸佛剎中所有眾生皆作是念:「如來、世尊今獨對我,憐愍於我、知於我心、解我言語;以知我心、憐愍我故,稱於我心為我說法,不為餘人。」

如是,南方、西方、北方、四維、上、下一切眾生乃至有頂諸天、龍、神皆如是念:「佛獨對我,不對餘人。」說法、知心,亦復如是。

爾時,文殊師利童子於蓮華上恭敬起立,偏袒右肩向於如來,一心頂禮,長跪合掌而白佛言:「大聖世尊!一切世間愚癡眾生不信如是深妙之語:如來、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菩提覺了得如來智、自在智、不可量智、無等等智、不可數智、阿僧祇智、大智、佛智、一切種智。」

佛言:「如是如是。文殊師利!一切世間不可思議;如是,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菩提覺了及如來智乃至一切種智,亦復如是不可思議。諦聽諦聽,文殊師利!譬如世間有於一人,以如恒河沙等三千大千世界土地盡末作塵,如是諸塵合為一聚,以口一吹各令舊(jiù)塵還復本剎,如先不異無有虧(kuī)盈。於意云何?文殊師利!是可信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事難信,世間眾生實無信者。」

佛告文殊師利:「如是如是。我今說言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菩提覺已此如來智乃至一切種智,亦復如是,一切世間眾生難信。

「復次,文殊師利!譬如世間有於一人,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千諸世界中所有災水——其波濤涌乃至二禪——盡皆掬取,悉內於一小藕孔中;既內中已,而是藕根不大、不破。於意云何?文殊師利!是可信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事難信,世間眾生實無信者。」

佛告文殊師利:「如是如是。我今說言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菩提覺已此如來智乃至一切種智,亦復如是,一切世間眾生難信。

「復次,文殊師利!譬如世間有於一人,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千諸世界中所有劫火——其炎猛熾(chì)乃至梵天——彼一切火并其烟炎盡皆吸取內自腹中;如是竟已,或復食於一箇(ɡè)小棗(zǎo)、或一胡麻、及一粳米,壽命住世逕恒沙劫,身不被燒、又亦不死。於意云何?文殊師利!是可信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事難信,世間眾生實無信者。」

佛告文殊師利:「如是如是。我今說言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菩提覺已此如來智乃至一切種智,亦復如是,一切世間眾生難信。

「復次,文殊師利!譬如世間有於一人,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千諸世界中所有一切四方、四維、及以上下毘嵐(lán)猛吹,一切風輪盡皆和合,以手遮取置於一箇(ɡè)小芥子中,而是芥子不大、不寬(kuān)、不迮(zhǎi)、不毀。於意云何?文殊師利!是可信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事難信,世間眾生實無信者。」

佛告文殊師利:「如是如是。我今說言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菩提覺已此如來智乃至一切種智,亦復如是,一切世間眾生難信。

「復次,文殊師利!譬如世間有於一人,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千諸世界中一切虛空,其人欲一結加趺坐滿此虛空,或一劫住、或半劫住。於意云何?文殊師利!是可信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事難信,世間眾生實無信者。」

佛告文殊師利:「如是如是。我今說言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菩提覺已此如來智乃至一切種智,亦復如是,一切世間眾生難信。

「復次,文殊師利!譬如世間有於一人,以恒河沙等三千大千諸世界中所有一切諸眾生心,是人如是以一念頃合此無量眾生之心置於一處,令成一心。於意云何?文殊師利!是可信不?」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事難信,世間眾生實無信者。」

佛告文殊師利:「如是如是。我今說言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菩提覺了此如來智乃至一切種智,亦復如是,一切世間眾生難信。」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於華座上偏袒右肩,胡跪合掌復白佛言:「世尊!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覺已,如來智、自在智、不可思議智、不可量智、無等等智、不可數智、阿僧祇智、大智、佛智、一切種智,其義云何?」

佛告智輪大海辯才童子言:「善男子!諦聽諦聽,善思念之,我當為汝分別解說。

「善男子!一切眾生平等故,一切法亦平等,此如來智;一切法平等故,一切眾生亦平等,此如如不異、如如實如如,智輪童子!當知此名如來智。是智因緣故,如來處智、非處智、處非處智,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一切眾生自在生故,一切法亦自在生;一切法因緣自生故,一切眾生亦因緣自生。此如來智。何以故?一切眾生非自作、非他作,非過去、現在及以當來,推求不得。何以故?作者無故。無作者故,一切眾生過去世空、現在世空、當來亦空,眾生如是,無作者故。一切法亦如是,無過去、當來及現作者。何以故?作者悉無。若有說言:『有作者』者,當知是人虛誑妄語。智輪童子!當知此名如來自在智。是智因緣故,一切行業所趣,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一切眾生不可思議智故,如一切眾生不可思議智,如是,一切法亦不可思議智故,如一切法不可思議智;如是,一切眾生不可思議知、亦一切法不可思議知。何以故?非一切眾生彼意識可見、可知。猶如虛空,無有別異、不可覺知,一切眾生真實體性不可思量。如是,一切眾生實義因緣不可思議故,一切法亦不可思議;如一切法不可思議故,如是,一切眾生亦不可思議。智輪童子!當知此名如來不可思議智。是智因緣故,過去、現在及以當來一切垢淨因緣、果報,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一切眾生不可量故,一切法亦不可量智;一切法不可量故,一切眾生亦不可量智。何以故?非一切眾生心意識不可見、不可知,如虛空不可稱、如一切眾生實義不可量。如是,一切眾生不可量故,一切法亦不可量;一切法不可量故,一切眾生亦不可量。智輪童子!當知此名如來不可思量智。是智因緣故,一切眾生,根精進差別眾生,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一切眾生平等故,一切法平等智;一切法平等故,亦一切眾生平等智。何以故?若涅槃體性與一切眾生有異者,則是譬喻不相應。當知:涅槃、眾生,一不二故,如一切眾生體性不異涅槃故,非不異如如。一切眾生平等故,一切法亦平等;一切法非平等故,亦一切眾生非平等智。智輪童子!當知此名如來無等等智。是無等等智因緣故,一切眾生無量界、種種界,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一切眾生不可數因緣故,亦一切法不可數智;一切法不可數因緣故,亦一切眾生不可數智。如法界體性不可數,如是,智輪大海辯才童子!一切眾生離自分故不可數,如是,一切法亦不可數;亦一切眾生不可數故,一切法不可數、乃至一切眾生不可數。智輪童子!當知此名如來不可數智。是不可數智因緣故,如來一切眾生種種樂心,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一切眾生阿僧祇因緣故,一切法阿僧祇智;如一切法阿僧祇因緣故,一切眾生阿僧祇智;亦一切眾生阿僧祇因緣故,一切法阿僧祇智。智輪童子!當知此名如來阿僧祇智。是阿僧祇智因緣故,如來一切禪定解脫及三摩提、三摩跋(bá)提、煩惱寂滅、起動、斷除,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一切眾生大故,亦一切法大智;一切法大智故,亦一切眾生大智離於障礙。離障礙者,此名一切眾生名字;又,離障者名為離暗。離於暗者,此名體性照耀光明;照耀明者,於諸境界無有塵垢;無塵垢故,名離障礙。眾生大界一而無異,此名眾生體性大界;一切眾生大界因緣故,亦一切法離於塵垢不異故大;亦一切法大故,一切眾生大。可知離塵垢一切法離暗。若有說言:『一切有暗生』者,無有是處。智輪童子!此名如來離暗大智。亦大智因緣故,如來天眼見一切眾生生死,現在、當來天人中生、地獄、畜生、餓鬼中生,餘業因緣眾生受生,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眾生因緣故,亦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法如來智;亦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法因緣故,亦過去、現在、未來一切眾生如來智。智輪!如過去、現在、未來三世法界叵(pǒ)見,爾時過去、現在、未來三世眾生界亦不可見;如過去、現在、未來眾生界叵見,爾時過去、現在、未來一切法界亦不可見。此不可見法性、法體、一切佛身及非佛身、眾生身等,一種無異。智輪童子!當知此名如來佛智。是智因緣故,一切三世所有生死,如來實知。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來知一切眾生一切智故,如來一切法一切種智;如來一切法一切智故,如來一切眾生一切種智;一切眾生一切智故,如來智;如來智因緣故,一切眾生一切智如來智。智輪童子!如一切眾生一切智故,如來智;如是,如來智,一切眾生一切智。如是,一切法一切智因緣故,如來一切智因緣故,乃至一切法一切智。如是,智輪!此過去、當來、現在佛,如來過去一切智、當來一切智、現在一切智,是智一切故,如來過去生義智、亦當來生義智、亦現在生義智。智輪!是名如來一切種智。是一切種智因緣故,如來漏盡智實智。

「云何是智?過去世空、當來世空、現在世空,三世皆空。無生、無盡,無住、無異,非如、非異,如如,名如來智;作因緣無,名自在智;離心、意、識諸境界,故名不可思議智;虛空無異故,名不可量智;無等因緣故,名無等等智;法界無數故,名不可數智;阿僧祇阿僧祇因緣故,名阿僧祇智;無障礙因緣故,名為大智;過去、當來、現在佛因緣故,名為佛智;過去、現在及以當來一切諸有智因緣故,是名如來一切種智。

「此一切智、一切智處,及名味句、一切字語、和合因緣,我今字字如是略說:一切處順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勝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智,此名如來智、自在智、不可思議智、不可量智、無等等智、不可數智、阿僧祇智、大智、佛智、一切種智。」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白佛言:「世尊!云何眾生力因緣生故,如來力亦生;如來力生故,眾生力亦生?」

佛言:「如是,智輪童子!如來力、眾生力,此之二力一不異故,名為一界如。眾生力因緣,如來力生;如來力因緣,眾生力生;是故,如來一切智覺。」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白佛言:「世尊!云何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一切種智生?」

佛言:「十二因緣生故,智輪童子!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一切種智生。智輪童子!十二因緣者,所謂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此因緣智故,一切種智生(言因緣智故,恐因緣生故)。」

爾時,智輪大海辯才童子白佛言:「世尊!無量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一切智眼、一切智色、一切智耳、一切智聲、一切智鼻、一切智香、一切智舌、一切智味、一切智身、一切智觸、一切智意、一切智法?」

如是問已,佛報智輪大海辯才童子言:「無量一切眾生,一切眾生眼、一切眾生色、一切眾生耳、一切眾生聲、一切眾生鼻、一切眾生香、一切眾生舌、一切眾生味、一切眾生身、一切眾生觸、一切眾生意、一切眾生法。如是,智輪童子!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一切智眼、一切智色、一切智耳、一切智聲、一切智鼻、一切智香、一切智舌、一切智味、一切智身、一切智觸、一切智意、一切智法。無量如來,一切智眼、一切智色、一切智耳、一切智聲、一切智鼻、一切智香、一切智舌、一切智味、一切智身、一切智觸、一切智意、一切智法;如是,一切眾生亦一切智眼、一切智色、一切智耳、一切智聲、一切智鼻、一切智香、一切智舌、一切智味、一切智身、一切智觸、一切智意、一切智法。」

佛告智輪:「於汝意云何?頗有一色不為眾生眼見者不?」

智輪言:「世尊!無有一色不為眾生眼所見者,但令是色悉皆覩見。」

佛言:「智輪!而世間中有如是色,亦為眾生眼不見不?」

智輪言:「世尊!無如此色眾生不見。」

佛言:「智輪!無如此色於世間中,亦一切智眼不見者。智輪童子!此之方便,當知無量一切眾生眼,如是,一切智眼;無量一切眾生色,如是,一切智色。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於世間中,頗有一聲亦為一切眾生耳識不聞者不?」

智輪言:「世尊!無如是聲不為眾生耳不聞者。」

佛言:「智輪!無如是聲於世間中,亦一切智耳不聞者。智輪童子!此之方便,當知無量一切眾生耳,如是,一切智耳;無量一切眾生聲,如是,一切智聲。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於世間中,頗有一香亦為一切眾生鼻中不嗅(xiù)者不?」

智輪言:「世尊!無如是香不為眾生鼻不嗅者。」

佛言:「智輪!無如是香於世間中,亦一切智鼻不熏者。智輪童子!此之方便,當知無量一切眾生鼻,如是,一切智鼻;無量一切眾生香,如是,一切智香。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於世間中,頗有一味亦為一切眾生舌中不甞(chánɡ)者不?」

智輪言:「世尊!無如是味不為眾生舌不嘗者。」

佛言:「智輪!無如是味於世間中,亦一切智舌不嘗者。智輪童子!此之方便,當知無量一切眾生舌,如是,一切智舌;無量一切眾生味,如是,一切智味。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於世間中,頗有一觸亦為一切眾生身中不覺者不?」

智輪言:「世尊!無如是觸不為眾生身不覺者。」

佛言:「智輪!無如是觸於世間中,亦一切智身不覺者。智輪童子!此之方便,當知無量一切眾生身,如是,一切智身;無量一切眾生觸,如是,一切智觸。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於世間中,頗有一法亦為一切眾生意中不知者不?」

智輪言:「世尊!無如是法不為眾生意不知者。」

佛言:「智輪!無如是法於世間中,亦一切智意不知者。智輪童子!此之方便,當知無量一切眾生心,如是,一切智心;無量一切眾生法,如是,一切智法。如是,一切眾生心者,一切智心者;一切眾生法者,一切智法者;此之二種,一無有異。

「復次,智輪大海辯才童子!如一切眾生眼、一切眾生色,乃至一切眾生意、一切眾生法,一切智眼、一切智色,乃至一切智意、一切智法,如是二邊是一法界。

「智輪!如是,無量一切眾生眼,如是一切智眼,乃至無量一切眾生意法,如是一切智意法。如是,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眼智、眼煩惱智、眼寂滅智、眼煩惱寂滅智,色智、色煩惱智、色寂滅智、色煩惱寂滅智,耳智、耳煩惱智、耳寂滅智、耳煩惱寂滅智,聲智、聲煩惱智、聲寂滅智、聲煩惱寂滅智,鼻智、鼻煩惱智、鼻寂滅智、鼻煩惱寂滅智,香智、香煩惱智、香寂滅智、香煩惱寂滅智,舌智、舌煩惱智、舌寂滅智、舌煩惱寂滅智,味智、味煩惱智、味寂滅智、味煩惱寂滅智,身智、身煩惱智、身寂滅智、身煩惱寂滅智,觸智、觸煩惱智、觸寂滅智、觸煩惱寂滅智,意智、意煩惱智、意寂滅智、意煩惱寂滅智,法智、法煩惱智、法寂滅智、法煩惱寂滅智,一無有異。以無異故,一切眾生眼者,一切智眼者,乃至一切眾生法者,一切智法者;是一法界。

「智輪童子!譬如世間智慧之人自知於苦、自知於樂、自知不苦、自知不樂。何以故?身自受故。智輪童子!如是,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一切眾生眼智、色智、耳智、聲智、鼻智、香智、舌智、味智、身智、觸智、意智、法智、煩惱智、寂滅智、亦煩惱寂滅智盡知。何以故?一切種智得故。

「一切眾生十二入智,此名如來名,一切眾生入,此如來色。

「如來一切身業,三世隨智慧行;如來一切口業、一切意業,亦三世隨智慧行。如來一切受、一切種智現前悉知;如來一切智正知、一切種智正知,如來以一切種智知有為行。如來一切智、一切種智知已,彼中亦一切眾生四陰離色,此名如來名,亦一切眾生色陰,此名如來色;以如是名色故,如來、多陀阿伽度、阿羅呵、三藐三佛陀,名一切智、一切見、一切觸、一切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