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無量壽經卷上

曹魏天竺三藏康僧鎧(kǎi)譯

我聞如是:

一時佛住王舍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眾萬二千人俱,一切大聖神通已達,其名曰:尊者了本際、尊者正願、尊者正語、尊者大號、尊者仁賢、尊者離垢、尊者名聞、尊者善實、尊者具足、尊者牛王、尊者優樓頻䗍(luó)迦葉、尊者伽耶迦葉、尊者那提迦葉、尊者摩訶迦葉、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揵連、尊者劫賓那、尊者大住、尊者大淨志、尊者摩訶周那、尊者滿願子、尊者離障閡、尊者流灌、尊者堅伏、尊者面王、尊者果乘、尊者仁性、尊者喜樂、尊者善來、尊者羅云、尊者阿難,皆如斯等上首者也。

又與大乘眾菩薩俱,普賢菩薩、妙德菩薩、慈氏菩薩等,此賢劫中一切菩薩。

又賢護等十六正士:善思議菩薩、信慧菩薩、空無菩薩、神通華菩薩、光英菩薩、慧上菩薩、智幢菩薩、寂根菩薩、願慧菩薩、香象菩薩、寶英菩薩、中住菩薩、制行菩薩、解脫菩薩,皆遵普賢大士之德,具諸菩薩無量行願,安住一切功德之法,遊步十方,行權方便,入佛法藏,究竟彼岸,於無量世界現成等覺。

處兜率天弘宣正法,捨彼天宮降神母胎,從右脇(xié)生,現行七步。光明顯曜,普照十方無量佛土,六種振動,舉聲自稱:「吾當於世為無上尊,釋梵奉侍,天、人歸仰。」示現算計、文藝(yì)、射御,博綜道術,貫練群籍,遊於後園講武試藝。現處宮中色味之間,見老、病、死,悟世非常,棄國財位,入山學道,服乘、白馬、寶冠、瓔珞,遣之令還。捨珍妙衣而著法服,剃除鬚髮,端坐樹下。勤苦六年,行如所應。現五濁剎隨順群生,示有塵垢沐浴金流。天按樹枝得攀出池,靈(líng)禽翼從往詣道場,吉祥感徵(zhēnɡ)表章功祚(zuò)。哀受施草,敷佛樹下,加趺而坐,奮大光明使魔知之。魔率官屬而來逼試,制以智力皆令降伏,得微妙法成最正覺。釋梵祈勸請轉法輪,以佛遊步、佛吼而吼,扣法鼓、吹法螺、執法劍、建法幢、震法雷、曜(yào)法電、澍(zhù)法雨、演法施,常以法音覺諸世間,光明普照無量佛土。一切世界六種震動,總攝魔界、動魔宮殿,眾魔懾(shè)怖莫不歸伏。摑(ɡuó)裂邪網,消滅諸見,散諸塵勞,壞諸欲塹(qiàn)。嚴護法城,開闡(chǎn)法門;洗濯(zhuó)垢污,顯明清白;光融佛法,宣流正化。入國分衛獲諸豐饍,貯(zhù)功德、示福田、欲宣法、現欣笑,以諸法藥救療三苦。顯現道意無量功德,授菩薩記成等正覺,示現滅度拯濟無極。消除諸漏,殖眾德本,具足功德微妙難量。遊諸佛國,普現道教,其所修行清淨無穢。

譬如幻師現眾異像,為男、為女無所不變,本學明了在意所為。此諸菩薩亦復如是,學一切法貫綜縷練,所住安諦靡不感化,無數佛土皆悉普現,未曾慢恣、愍傷眾生。如是之法一切具足,菩薩經典究暢要妙,名稱普至導御十方,無量諸佛咸共護念。佛所住者皆已得住、大聖所立而皆已立,如來道化各能宣布,為諸菩薩而作大師。以甚深禪慧開導眾人,通諸法性,達眾生相,明了諸國,供養諸佛。化現其身猶如電光,善學無畏曉了幻法。壞裂魔網,解諸纏縛。超越聲聞、緣覺之地,得空無相、無願三昧。善立方便,顯示三乘。於此中下而現滅度,亦無所作、亦無所有,不起、不滅得平等法。具足成就無量總(zǒng)持百千三昧,諸根智慧廣普寂定,深入菩薩法藏,得佛華嚴三昧。宣揚演說一切經典,住深定門,悉覩現在無量諸佛,一念之頃無不周遍。濟諸劇難諸閑不閑,分別顯示真實之際,得諸如來辯才之智。入眾言音,開化一切,超過世間諸所有法。心常諦住度世之道,於一切萬物隨意自在。為眾生類作不請之友,荷負群生為之重任。受持如來甚深法藏,護佛種性常使不絕。興大悲、愍眾生,演慈辯、授法眼、杜三趣、開善門,以不請之法施諸黎庶,猶如孝子愛敬父母。於諸眾生視之若己,一切善本皆度彼岸,悉獲諸佛無量功德,智慧聖明不可思議。

如是菩薩無量大士不可稱計,一時來會。

爾時,世尊諸根悅豫,姿色清淨,光顏巍巍。

尊者阿難承佛聖旨,即從座起,偏袒右肩,長跪合掌而白佛言:「今日世尊諸根悅豫,姿色清淨,光顏巍巍,如明鏡淨影暢表裏,威容顯耀超絕無量,未曾瞻覩(dǔ)殊妙如今。唯然,大聖!我心念言:『今日世尊住奇特法、今日世雄住佛所住、今日世眼住導師行、今日世英住最勝道、今日天尊行如來德。去來現在佛佛相念,得無今佛念諸佛耶?何故威神光光乃爾?』」

於是世尊告阿難曰:「云何,阿難!諸天教汝來問佛耶?自以慧見問威顏乎?」

阿難白佛:「無有諸天來教我者,自以所見問斯義耳。」

佛言:「善哉,阿難!所問甚快。發深智慧真妙辯才,愍念眾生問斯慧義。如來以無盡大悲矜哀三界,所以出興(xīng)於世,光闡(chǎn)道教,普令群萌獲真法利。無量億劫難值難見,猶靈瑞華時時乃出。今所問者多所饒益,開化一切諸天人民。

「阿難!當知如來正覺其智難量,多所導御,慧見無礙,無能遏(è)絕。以一喰(cān)之力,能住壽命億百千劫無數無量,復過於此。諸根悅豫不以毀損,姿色不變光顏無異。所以者何?如來定慧究暢無極,於一切法而得自在。

「阿難諦聽,今為汝說。」

對曰:「唯然,願樂欲聞。」

佛告阿難:「乃往過去久遠無量不可思議無央數劫,錠(dìng)光如來興出於世,教化度脫無量眾生,皆令得道乃取滅度。次有如來名曰光遠、次名月光、次名栴檀香、次名善山王、次名須彌天冠、次名須彌等曜(yào)、次名月色、次名正念、次名離垢、次名無著、次名龍天、次名夜光、次名安明頂、次名不動地、次名琉璃妙華、次名琉璃金色、次名金藏、次名炎光、次名炎根、次名地種、次名月像、次名日音、次名解脫華、次名莊嚴光明、次名海覺神通、次名水光、次名大香、次名離塵垢、次名捨厭意、次名寶炎、次名妙頂、次名勇立、次名功德持慧、次名蔽日月光、次名日月琉璃光、次名無上琉璃光、次名最上首、次名菩提華、次名月明、次名日光、次名華色王、次名水月光、次名除癡冥、次名度蓋行、次名淨信、次名善宿、次名威神、次名法慧、次名鸞(luán)音、次名師子音、次名龍音、次名處世,如此諸佛皆悉已過。

「爾時,次有佛名世自在王如來、應供、等正覺、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時有國王,聞佛說法心懷悅豫,尋發無上正真道意,棄國、捐王,行作沙門,號曰法藏,高才勇哲與世超異。詣世自在王如來所,稽首佛足,右遶三匝,長跪合掌以頌讚曰:

「『光顏巍巍,  威神無極,  如是炎明,
無與等者。  日月摩尼,  珠光炎耀,
皆悉隱(yǐn)蔽,猶如聚墨。 如來容顏,
超世無倫,  正覺大音,  響(xiǎnɡ)流十方。
戒聞精進,  三昧智慧,  威德無侶,
殊勝希有。  深諦善念,  諸佛法海,
窮深盡奧, 究其崖底。  無明、欲、怒,
世尊永無,  人雄師子,  神德無量。
功德廣大,  智慧深妙,  光明威相,
震動大千。  願我作佛,  齊(qí)聖法王,
過度生死,  靡不解脫。 布施、調意、
戒、忍、精進, 如是三昧, 智慧為上。
吾誓得佛,  普行此願,  一切恐懼,
為作大安。  假令有佛,  百千億萬,
無量大聖,  數如恒沙,  供養一切,
斯等諸佛,  不如求道,  堅正不却。
譬如恒沙,  諸佛世界,  復不可計,
無數剎土,  光明悉照,  遍此諸國,
如是精進,  威神難量。  令我作佛,
國土第一,  其眾奇妙,  道場超絕。
國如泥洹,  而無等雙,  我當愍哀,
度脫一切。  十方來生,  心悅清淨,
已到我國,  快樂安隱(wěn)。幸佛信明,
是我真證,  發願於彼,  力精所欲。
十方世尊,  智慧無礙,  常令此尊,
知我心行。  假令身止,  諸苦毒中,
我行精進,  忍終不悔。』」

佛告阿難:「法藏比丘說此頌已而白佛言:『唯然,世尊!我發無上正覺之心,願佛為我廣宣經法,我當修行,攝取佛國清淨莊嚴無量妙土,令我於世速成正覺,拔諸生死勤苦之本。』」

佛語阿難:「時世自在王佛告法藏比丘:『如所修行莊嚴佛土,汝自當知。』

「比丘白佛:『斯義弘深,非我境界。唯願世尊廣為敷演諸佛如來淨土之行。我聞此已,當如說修行成滿所願。』

「爾時,世自在王佛知其高明志願深廣,即為法藏比丘而說經言:『譬如大海,一人斗量,經歷劫數尚可窮底,得其妙寶。人有至心,精進求道不止,會當剋(kè)果,何願不得?』

「於是,世自在王佛即為廣說二百一十億諸佛剎土天人之善惡、國土之粗妙,應其心願悉現與之。

「時彼比丘聞佛所說嚴淨國土,皆悉覩見。超發無上殊勝之願,其心寂靜,志無所著,一切世間無能及者。具足五劫,思惟攝取莊嚴佛國清淨之行。」

阿難白佛:「彼佛國土壽量幾(jǐ)何?」

佛言:「其佛壽命四十二劫。

「時法藏比丘攝取二百一十億諸佛妙土清淨之行。如是修已,詣彼佛所,稽首禮足,遶佛三匝,合掌而住,白言:『世尊!我已攝取莊嚴佛土清淨之行。』

「佛告比丘:『汝今可說,宜知是時。發起悅可一切大眾。菩薩聞已,修行此法,緣致滿足無量大願。』

「比丘白佛:『唯垂聽(tīnɡ)察,如我所願,當具說之。

「『設我得佛,國有地獄、餓鬼、畜生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壽終之後復更三惡道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悉真金色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形色不同有好醜(chǒu)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悉識宿命,下至知百千億那由他諸劫事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得天眼,下至見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得天耳,下至聞百千億那由他諸佛所說不悉受持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得見他心智,下至知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中眾生心念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得神足於一念頃,下至不能超過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若起想念貪計身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住定聚必至滅度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光明有能限量,下至不照百千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壽命有能限量,下至百千億那由他劫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聲聞有能計量,乃至三千大千世界眾生緣覺於百千劫悉共計挍(jiào)知其數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壽命無能限量——除其本願脩(xiū)短自在——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乃至聞有不善名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十方世界無量諸佛不悉咨嗟(jiē)稱我名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發菩提心修諸功德,至心發願欲生我國,臨壽終時,假令不與大眾圍遶現其人前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聞我名號、係(xì)念我國,殖(zhí)諸德本、至心迴向欲生我國,不果遂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不悉成滿三十二大人相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他方佛土諸菩薩眾來生我國,究竟必至一生補處——除其本願自在所化,為眾生故,被弘誓鎧(kǎi),積累德本度脫一切;遊諸佛國修菩薩行,供養十方諸佛如來;開化恒沙無量眾生,使立無上正真之道;超出常倫諸地之行,現前修習普賢之德——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承佛神力供養諸佛,一食之頃不能遍至無量無數億那由他諸佛國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在諸佛前現其德本,諸所求欲供養之具若不如意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不能演說一切智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不得金剛那羅延身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一切萬物嚴淨光麗(lì),形色殊特,窮微極妙,無能稱量。其諸眾生乃至逮得天眼,有能明了辨其名數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乃至少功德者,不能知見其道場樹無量光色高四百萬里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若受讀經法,諷誦持說而不得辯才智慧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智慧辯才若可限量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土清淨,皆悉照見十方一切無量無數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猶如明鏡覩(dǔ)其面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自地以上至于虛空,宮殿、樓觀(ɡuàn)、池流、華樹——國土所有一切萬物——皆以無量雜寶百千種香而共合成,嚴飾奇妙超諸人天,其香普薰(xūn)十方世界,菩薩聞者皆修佛行;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眾生之類,蒙我光明觸其體者,身心柔軟超過人天;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眾生之類,聞我名字不得菩薩無生法忍、諸深總(zǒng)持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其有女人聞我名字,歡喜信樂,發菩提心,厭(yàn)惡女身,壽終之後復為女像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諸菩薩眾聞我名字,壽終之後常修梵行至成佛道;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十方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界,諸天人民聞我名字,五體投地稽首作禮,歡喜信樂修菩薩行,諸天世人莫不致敬;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欲得衣服隨念即至,如佛所讚應法妙服自然在身;若有裁縫、染治、浣(huàn)濯(zhuó)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人天所受快樂不如漏盡比丘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隨意欲見十方無量嚴(yán)淨佛土,應時如願,於寶樹中皆悉照見,猶如明鏡覩其面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至于得佛,諸根缺陋不具足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皆悉逮得清淨解脫三昧,住是三昧一發意頃,供養無量不可思議諸佛世尊而不失定意;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壽終之後生尊貴家;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歡喜踊躍(yuè),修菩薩行,具足德本;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皆悉逮得普等三昧,住是三昧至于成佛,常見無量不可思議一切如來;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國中菩薩隨其志願,所欲聞法自然得聞;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不即得至不退轉者,不取正覺。

「『設我得佛,他方國土諸菩薩眾聞我名字,不即得至第一、第二、第三法忍,於諸佛法不能即得不退轉者,不取正覺。』」

佛告阿難:「爾時,法藏比丘說此願已,而說頌曰:

「『我建超世願,  必至無上道,
斯願不滿足,  誓不成等覺。
我於無量劫,  不為大施主,
普濟諸貧苦,  誓不成等覺。
我至成佛道,  名聲超十方,
究竟靡不聞,  誓不成等覺。
離欲深正念,  淨慧修梵行,
志求無上道,  為諸天人師。
神力演大光,  普照無際土,
消除三垢冥,  明濟眾厄難。
開彼智慧眼,  滅此昏盲闇(àn),
閉塞諸惡道,  通達善趣門。
功祚(zuò)成滿足,威曜(yào)朗十方,
日月戢(jí)重暉,天光隱不現。
為眾開法藏,  廣施功德寶,
常於大眾中,  說法師子吼。
供養一切佛,  具足眾德本,
願慧悉成滿,  得為三界雄。
如佛無量智,  通達靡不遍,
願我功德力,  等此最勝尊。
斯願若剋(kè)果,大千應感動,
虛空諸天人,  當雨珍妙華。』」

佛語阿難:「法藏比丘說此頌已,應時普地六種震動,天雨妙華以散其上,自然音樂空中讚言:『決定必成無上正覺。』於是法藏比丘具足修滿如是大願,誠諦不虛,超出世間深樂寂滅。

「阿難!法藏比丘於彼佛所諸天、魔、梵、龍神八部大眾之中發斯弘誓,建此願已,一向專志莊嚴妙土。所修佛國開廓(kuò)廣大,超勝獨妙,建立常然,無衰、無變。於不可思議兆載永劫積殖菩薩無量德行,不生欲覺、瞋覺、害覺,不起欲想、瞋想、害想,不著色、聲、香、味、觸之法。忍力成就,不計眾苦。少欲知足,無染恚癡,三昧常寂,智慧無礙。無有虛偽諂曲之心,和顏軟語先意承問,勇猛精進志願無惓(juàn),專求清白之法。以慧利群生,恭敬三寶,奉事師長;以大莊嚴具足眾行,令諸眾生功德成就。住空、無相、無願之法,無作、無起,觀法如化。遠離麁(cū)言、自害、害彼、彼此俱害,修習善語,自利、利人、彼我兼利。棄國、捐王,絕去財色。自行六波羅蜜,教人令行。

「無央數劫積功累德,隨其生處在意所欲,無量寶藏自然發應,教化安立無數眾生。住於無上正真之道,或為長者、居士、豪姓、尊貴,或為剎利國君、轉輪聖帝,或為六欲天主乃至梵王。常以四事供養恭敬一切諸佛,如是功德不可稱說。口氣香潔(jié)如優鉢羅華,身諸毛孔出栴檀香,其香普熏無量世界;容色端正,相好殊妙,其手常出無盡之寶,衣服、飲食珍妙華香,諸蓋幢幡莊嚴之具。如是等事超諸人天,於一切法而得自在。」

阿難白佛:「法藏菩薩為已成佛而取滅度、為未成佛?為今現在?」

佛告阿難:「法藏菩薩今已成佛,現在西方,去此十萬億剎,其佛世界名曰安樂。」

阿難又問:「其佛成道已來為經幾(jǐ)時?」

佛言:「成佛已來凡歷十劫。其佛國土自然七寶——金、銀、琉璃、珊瑚、琥珀、車𤦲(qú)、瑪瑙——合成為地,恢廓(kuò)曠蕩不可限極。悉相雜廁,轉相入間,光赫(hè)焜(kūn)耀,微妙奇麗,清淨莊嚴超踰(yú)十方一切世界眾寶中精,其寶猶如第六天寶。又其國土無須彌山及金剛圍一切諸山,亦無大海、小海、溪渠、井谷。佛神力故,欲見則見。亦無地獄、餓鬼、畜生諸難之趣。亦無四時——春、秋、冬、夏——不寒、不熱,常和調適。」

爾時,阿難白佛言:「世尊!若彼國土無須彌山,其四天王及忉利天依何而住?」

佛語阿難:「第三炎天乃至色究竟天皆依何住?」

阿難白佛:「行業果報不可思議。」

佛語阿難:「行業果報不可思議,諸佛世界亦不可思議。其諸眾生功德善力住行業之地,故能爾耳。」

阿難白佛:「我不疑此法,但為將來眾生欲除其疑惑,故問斯義。」

佛告阿難:「無量壽佛威神光明最尊第一,諸佛光明所不能及。或有佛光照百佛世界、或千佛世界,取要言之,乃照東方恒沙佛剎,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或有佛光照于七尺,或照一由旬,二、三、四、五由旬,如是轉倍乃至照一佛剎。是故,無量壽佛號無量光佛、無邊光佛、無礙光佛、無對光佛、炎王光佛、清淨光佛、歡喜光佛、智慧光佛、不斷光佛、難思光佛、無稱光佛、超日月光佛。

「其有眾生遇斯光者,三垢消滅,身意柔軟,歡喜踊躍,善心生焉。若在三塗勤苦之處,見此光明,皆得休息,無復苦惱;壽終之後皆蒙解脫。

「無量壽佛光明顯赫照曜十方諸佛國土,莫不聞知。不但我今稱其光明,一切諸佛、聲聞、緣覺、諸菩薩眾咸共歎(tàn)譽(yù),亦復如是。若有眾生聞其光明威神功德,日夜稱說至心不斷,隨意所願得生其國,為諸菩薩、聲聞大眾所共歎譽稱其功德;至其然後得佛道時,普為十方諸佛菩薩歎其光明亦如今也。」

佛言:「我說無量壽佛光明威神巍巍殊妙,晝夜一劫尚不能盡。」

佛語阿難:「無量壽佛壽命長久不可稱計,汝寧知乎?假使十方世界無量眾生皆得人身,悉令成就聲聞、緣覺,都共集會禪思一心,竭其智力於百千萬劫悉共推算,計其壽命長遠劫數,不能窮盡知其限極。聲聞、菩薩、天、人之眾,壽命長短亦復如是,非算數譬喻所能知也。又聲聞、菩薩其數難量不可稱說,神智洞達威力自在,能於掌中持一切世界。」

佛語阿難:「彼佛初會,聲聞眾數不可稱計,菩薩亦然。能如大目揵連百千萬億無量無數,於阿僧祇那由他劫乃至滅度悉共計挍(jiào),不能究了多少之數。譬如大海深廣無量,假使有人析其一毛以為百分,以一分毛沾取一渧(dī)。於意云何?其所渧者於彼大海,何所為多?」

阿難白佛:「彼所渧(dī)水比於大海多少之量,非巧歷(lì)算數、言辭譬類所能知也。」

佛語阿難:「如目連等於百千萬億那由他劫計彼初會聲聞菩薩,所知數者猶如一渧,其所不知如大海水。

「又其國土,七寶諸樹周滿世界——金樹、銀樹、琉璃樹、頗梨樹、珊瑚樹、瑪瑙樹、車𤦲(qú)樹——或有二寶、三寶乃至七寶轉共合成。或有金樹,銀葉、華、果;或有銀樹,金葉、華、果;或琉璃樹,頗梨為葉,華、果亦然;或水精樹,琉璃為葉,華、果亦然;或珊瑚樹,瑪瑙為葉,華、果亦然;或瑪瑙樹,琉璃為葉,華、果亦然;或車𤦲樹,眾寶為葉,華、果亦然。或有寶樹,紫金為本、白銀為莖、琉璃為枝、水精為條、珊瑚為葉、瑪瑙為華、車𤦲為實;或有寶樹,白銀為本、琉璃為莖、水精為枝、珊瑚為條、瑪瑙為葉、車𤦲為華、紫金為實;或有寶樹,琉璃為本、水精為莖、珊瑚為枝、瑪瑙為條、車𤦲為葉、紫金為華、白銀為實;或有寶樹,水精為本、珊瑚為莖、瑪瑙為枝、車𤦲為條、紫金為葉、白銀為華、琉璃為實;或有寶樹,珊瑚為本、瑪瑙為莖、車𤦲為枝、紫金為條、白銀為葉、琉璃為華、水精為實;或有寶樹,瑪瑙為本、車𤦲為莖、紫金為枝、白銀為條、琉璃為葉、水精為華、珊瑚為實;或有寶樹,車𤦲為本、紫金為莖、白銀為枝、琉璃為條、水精為葉、珊瑚為華、瑪瑙為實。行行相值、莖莖相望、枝枝相準(zhǔn)、葉葉相向、華華相順、實實相當,榮色光曜不可勝視。清風時發,出五音聲,微妙宮商自然相和。

「又無量壽佛其道場樹,高四百萬里,其本周圍五千由旬,枝葉四布二十萬里。一切眾寶自然合成,以月光摩尼持海輪寶——眾寶之王——而莊嚴之。周匝條(tiáo)間垂寶瓔珞,百千萬色種種異變,無量光炎照曜無極。珍妙寶網羅覆其上,一切莊嚴隨應而現。微風徐動出妙法音,普流十方一切佛國。其聞音者得深法忍,住不退轉至成佛道,不遭苦患;目覩其色、耳聞其音、鼻知其香、舌甞(chánɡ)其味、身觸其光、心以法緣,一切皆得甚深法忍,住不退轉至成佛道,六根清徹無諸惱患。

「阿難!若彼國人天見此樹者,得三法忍:一者、音響忍,二者、柔順忍,三者、無生法忍。此皆無量壽佛威神力故、本願力故、滿足願故、明了願故、堅固願故、究竟願故。」

佛告阿難:「世間帝王有百千音樂,自轉輪聖王乃至第六天上,伎樂音聲展轉相勝千億萬倍;第六天上萬種樂音,不如無量壽國諸七寶樹一種音聲千億倍也。亦有自然萬種伎樂,又其樂聲無非法音,清暢哀亮,微妙和雅,十方世界音聲之中最為第一。

「又,講堂、精舍、宮殿、樓觀皆七寶莊嚴,自然化成,復以真珠、明月摩尼眾寶以為交露,覆蓋其上。內、外、左、右有諸浴池,或十由旬,或二十、三十,乃至百千由旬,縱廣深淺各皆一等,八功德水湛然盈滿,清淨香潔味如甘露。黃金池者底白銀沙,白銀池者底黃金沙,水精池者底琉璃沙,琉璃池者底水精沙,珊瑚池者底琥珀沙,琥珀池者底珊瑚沙,車𤦲(qú)池者底瑪瑙沙,瑪瑙池者底車𤦲沙,白玉池者底紫金沙,紫金池者底白玉沙,或二寶、三寶乃至七寶轉共合成。其池岸上有栴檀樹,華葉垂布,香氣普熏。天優鉢羅華、鉢曇摩華、拘物頭華、分陀利華,雜色光茂彌覆水上。

「彼諸菩薩及聲聞眾若入寶池,意欲令水沒(mò)足,水即沒足;欲令至膝,即至于膝;欲令至腰,水即至腰;欲令至頸,水即至頸;欲令灌身,自然灌身;欲令還復,水輒(zhé)還復。調和冷煖(nuǎn)自然隨意,開神悅體蕩除心垢,清明澄潔淨若無形。寶沙映徹無深不照,微瀾迴流轉相灌注,安詳徐逝不遲不疾。波揚無量自然妙聲,隨其所應莫不聞者,或聞佛聲,或聞法聲,或聞僧聲,或寂靜聲、空無我聲、大慈悲聲、波羅蜜聲,或十力無畏不共法聲、諸通慧聲、無所作聲、不起滅聲、無生忍聲,乃至甘露灌頂眾妙法聲。如是等聲,稱其所聞歡喜無量,隨順清淨離欲寂滅真實之義、隨順三寶力無所畏不共之法、隨順通慧菩薩聲聞所行之道。無有三塗苦難之名,但有自然快樂之音,是故其國名曰極樂。

「阿難!彼佛國土諸往生者,具足如是清淨色身、諸妙音聲、神通功德,所處宮殿、衣服、飲食、眾妙華香莊嚴之具,猶第六天自然之物。若欲食時,七寶應器自然在前,金、銀、琉璃、車𤦲(qú)、瑪瑙、珊瑚、虎珀、明月真珠如是眾鉢隨意而至,百味飲食自然盈滿。雖有此食實無食者,但見色、聞香,意以為食,自然飽足,身心柔軟,無所味著。事已化去,時至復現。

「彼佛國土清淨安隱,微妙快樂,次於無為泥洹之道。其諸聲聞、菩薩、人、天,智慧高明,神通洞達。咸同一類,形無異狀,但因順餘方,故有人、天之名。顏貌端正,超世希有,容色微妙,非天、非人,皆受自然虛無之身、無極之體(tǐ)。」

佛告阿難:「譬如世間貧窮乞人在帝王邊,形貌容狀寧可類乎?」

阿難白佛:「假令此人在帝王邊,羸(léi)陋醜(chǒu)惡無以為喻,百千萬億不可計倍。所以然者?貧窮乞人底極廝(sī)下,衣不蔽形,食趣支命,飢寒困苦,人理殆(dài)盡。皆坐前世不殖德本,積財不施、富有益慳,但欲唐得、貪求無厭,不信修善、犯惡山積。如是壽終,財寶消散,苦身積聚為之憂惱,於己無益,徒為他有。無善可怙(hù),無德可恃(shì),是故,死墮惡趣,受此長苦。罪畢得出生為下賤,愚鄙斯極示同人類。所以世間帝王人中獨尊,皆由宿世積德所致,慈惠博施,仁愛兼濟,履信修善,無所違諍。是以壽終,福應得昇(shēnɡ)善道,上生天上享茲福樂。積善餘慶今得為人,遇生王家自然尊貴,儀容端正眾所敬事,妙衣珍膳隨心服御。宿福所追,故能致此。」

佛告阿難:「汝言是也。計如帝王,雖人中尊貴,形色端正,比之轉輪聖王,甚為鄙陋,猶彼乞人在帝王邊。轉輪聖王威相殊妙天下第一,比忉利天王,又復醜惡不得相喻萬億倍也。假令天帝比第六天王,百千億倍不相類也。設第六天王比無量壽佛國菩薩、聲聞,光顏容色不相及逮,百千萬億不可計倍。」

佛告阿難:「無量壽國其諸天人,衣服、飲食、華香、瓔珞、諸蓋幢幡、微妙音聲,所居舍宅、宮殿、樓閣,稱其形色、高下、大小,或一寶、二寶,乃至無量眾寶,隨意所欲,應念即至。又,以眾寶妙衣遍布其地,一切人天踐之而行。無量寶網彌覆佛上,皆以金縷、真珠、百千雜寶、奇妙珍異莊嚴絞飾,周匝四面垂以寶鈴,光色晃曜盡極嚴(yán)麗(lì)。自然德風徐起微動,其風調和,不寒、不暑;溫涼柔軟,不遲、不疾;吹諸羅網及眾寶樹,演發無量微妙法音,流布萬種溫雅德香。其有聞者,塵勞垢習自然不起,風觸其身皆得快樂,譬如比丘得滅盡三昧。

「又,風吹散華遍滿佛土,隨色次第而不雜亂,柔軟光澤馨香芬烈,足履其上陷下四寸,隨舉足已還復如故。華用已訖地輒(zhé)開裂,以次化沒(mò)清淨無遺,隨其時節風吹散華,如是六反。

「又眾寶蓮華周滿世界,一一寶華百千億葉,其葉光明無量種色,青色青光、白色白光、玄黃、朱紫光色亦然,煒(wěi)燁(yè)煥(huàn)爛(làn),明曜(yào)日月。一一華中出三十六百千億光;一一光中出三十六百千億佛,身色紫金,相好殊特;一一諸佛又放百千光明,普為十方說微妙法;如是諸佛各各安立無量眾生於佛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