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師子吼經

大唐天竺三藏地婆訶羅譯

如是我聞:

一時薄伽梵在日月宮中勝藏殿上,與大比丘眾九十百千俱胝,及無量菩薩摩訶薩俱。

爾時佛告勝積菩薩:「北方去此六十恒河沙佛土,俱胝那由他百千微塵等剎,有世界名曰歡樂,佛號法起如來、應、正等覺,現在說法,以立持安普利一切。今欲說大方廣,名師子吼,難遇難聞,汝可詣彼聽受法要。」

爾時勝積菩薩受佛教已,即往歡樂世界。見法起佛,頂禮雙足,右繞七匝却住一面。

時法起佛見勝積菩薩,知而故問,作如是言:「善男子!汝從何來?」

時勝積菩薩居心而住,默無言說。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普大會眾、咸作是念:「勝積菩薩!三界尊問,如何默然不答居心而住?」

爾時佛以脩(xiū)廣明朗青蓮華目,師子頻申,普視十方,知大眾疑,便現微笑放大金光,其光間錯無量百千種種異色,普照十方一切國土地大震動。

是時十方諸菩薩眾見此神變,種種形色、種種儀服,來詣佛所,頂禮佛足,各以己福莊嚴華藏坐蓮華座。

爾時,電(diàn)鬘(mán)菩薩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歡喜奇特得未曾有,白佛言:「世尊!我昔曾見無量神變,未有光明地震如今所覩(dǔ)。善哉世尊!願說因緣,何故微笑?惟垂悲愍決此眾疑。」爾時電鬘菩薩以偈請曰:

「大悲大導師,  微笑非無因;
願佛利眾生,  垂哀決定說。」

爾時法起如來端嚴赫(hè)奕(yì),閻浮檀金暉煥(huàn)照朗,散注無量百千俱胝那由他微妙光明如大金柱。電鬘菩薩白佛言:「世尊!我見無量神通光明,未若今日,昔所不覩。」

佛告電鬘:「如是如是。此大光明神通如來希現,非大因緣不示此相。諦聽諦聽,善思念之,當為汝說微笑因緣。汝勿驚怖勿餘悕(xī)望,堅固汝心勿生疑惑。所以者何?諸佛境界不可思議、願力神通不可思議。汝深思此慎無疑惑。電鬘!汝見勝積菩薩!釋迦牟尼佛使來者不?」

電鬘言:「見。」

「善男子!此勝積菩薩,我問:『汝從何來?』居心默然而不答我。我見此事故現微笑。」

「如來問而不答,今此會眾咸生疑怪。」

「善男子!勝積菩薩作如是解:『一切諸法無來無去,云何世尊而問我言汝從何來?彼知諸法無有言說、處不可得,云何而得言所從來。』善男子!此已略說諸法實相。善男子!勝積菩薩於一切法中,無字無說,字性離故;諸法無出,出性離故;諸法無趣,趣正斷故;諸法無現,無所依故。超心意識,離諸因緣,無名無言、無作無示,過眼等路,無所積聚無生離想,無有處所離諸處所,法惟一字,所謂無字,本無言說何所言說?善男子!當知無說是為真說。」

爾時淨身菩薩承佛神力白佛言:「世尊!若無所說是真說者,瘂(yǎ)默不言皆應說法?」

佛言:「如是善男子!如汝所言,非惟瘂默說法,不瘂默者亦皆說法而不知法。」

淨身菩薩白佛言:「世尊!惟願顯說,云何一切眾生說法而不知法?」

佛告淨身菩薩:「善男子!如生盲人處日光中而不見日,傍人為說,以他聲故乃知有日。如是諸法悉入法界,法界無字離諸字性,非諸眾生所能宣辯,以因緣故而有言說。如幽谷響(xiǎnɡ),谷空無聲,以因緣故有響聲起。如是善男子!因緣和合字聲顯現,而眾生界空無有字。善男子!眾生所有音聲語言,當知皆入四無礙智:以言說者,斯入法無礙智;非言說者,斯入義無礙智;以言分剖,斯入辭(cí)無礙智;與事相應決了無滯,斯入善說無礙智。眾生所有言說,當知皆悉入此四法句中。真實義句本來不動,如彼生盲隨他言執非真實見。是故善男子!欲求法者於自身求;欲求菩提以五蘊求。」

說此實義句時,三千大千世界普六震動、大光遍照。佛出廣長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從其舌相放無量俱胝那由他百千光明,從大地獄上至有頂,一切世界光明遍照。還攝舌相普告大會:「汝等當知,如來廣長舌相由實語得,如來所說應當敬受起真實信,勿懷猶豫而生疑惑。」

爾時十地菩薩等眾并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人非人等一切大會,俱從座起,合掌同聲而白佛言:「惟願世尊說如實義;惟願善逝說如實義。我等今者,惟悕(xī)如來所證之法不悕餘法,我等大眾咸無疑惑。」

爾時世尊再三觀覽(lǎn)一切大會,作如是言:「我為悲愍一切世間,利益安樂多眾生故,以法財利安諸天人,是以今說大師子吼。善男子!汝等當知,娑婆世界釋迦牟(móu)尼如來、應、正等覺,現在說法,以立持安度眾生者,彼即是我(法起如來),我於娑婆世界作種種形饒益眾生,隨其所宜如應度脫。」

是時大會聞說此語,咸生奇特,歡喜踊躍得未曾有,同聲唱言:「善哉善哉!世尊欲令一切眾生吼師子吼,故為大會說師子吼真實之法。若得聞者,當知是人善根不少,況復受持、讀誦、廣宣流布,種種花鬘、種種衣物,幢幡、幰(xiǎn)蓋(ɡài)、燒塗末香恭敬供養,斯人則為一切諸佛之所眷護(hù)。」

爾時佛讚諸菩薩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言,是善男子、善女人等功德不少。此佛真實師子吼法,若聞淨心乃至一稱善哉者,我皆攝護,亦為彌勒之所顧(ɡù)召。斯人兩肩擔我菩提,於五濁中信受此經,生生之處我當成熟,亦為彌勒之所攝護,此人當能乾竭生死海,降伏眾魔銷諸煩惱擊(jī)大法鼓,永離女身,摧諸怨障息眾結聚。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經十阿僧祇三千大千世界微塵等劫,以一切樂具供養供給一切如來;若聞此經真實神通懷疑不信,斯人則於佛所有過,不名真實供養諸佛。若有善男子,聞說如來此真實德淨信稱歎,比前功德過百千倍,斯人則為真實供養。善男子!汝等若於我所心淨信者,當好書寫受持此經,此經所在之處諸佛遊止。」

爾時勝積菩薩、電鬘菩薩、常光菩薩、淨眼菩薩、彌勒菩薩、作無畏菩薩、觀自在菩薩、大勢至菩薩、文殊師利菩薩、辯積菩薩、辯勇菩薩、除一切障菩薩、作光菩薩、普賢菩薩,如是上首八十四俱胝那由他百千菩薩摩訶薩,俱白佛言:「世尊!我等於後末時,當廣流布如是經典,令諸眾生悟大涅槃。世尊!若不久植善根,如是之經不入其耳;若有受持此經廣流布者,歎其功德,於百千俱胝那由他劫不可窮盡。」

爾時世尊告諸菩薩言:「善哉善哉!汝等應當如是尊重佛教,受持正法。」

佛說此經已,勝積菩薩并諸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普大會眾,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