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長者法志妻經

69

失譯人名今附涼錄

聞如是: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千二百五十、菩薩萬人俱。

佛時清旦,著衣持鉢入城分衛,比丘菩薩皆悉侍從。諸天龍神及香音神、無善之神、鳳凰神、山神執樂神王,皆散華燒香,鼓諸音樂歌歎佛德,而說頌曰:

「從無數億劫,  積行難可量,
慈愍于眾生,  使發大道行。
三界猶如化,  一切悉空無,
能曉了此慧,  度脫諸十方。
三十二相明,  姿好八十種,
口出萬億音,  功德自嚴(yán)容。
雖處現三界,  開示三道場,
三垢今已滅,  除于三世殃。
心如明月珠,  處欲無所著,
等行離愛憎,  一切無適(dí)莫(mò)。」

於是,人民聞歌頌佛德,一國集會觀佛行來,舉動進止法則安徐,威容之顏猶星中月、如日初出,普照天下無所罣(ɡuà)礙。譬如梵王處諸天中,如天帝釋處忉利宮諸天中尊,猶須彌山現于大海,四域之中安不可動,歡喜踊躍叉手歸命。佛至長者法志門外,進到中閤(gé),放大光明皆照十方。

時長者妻嚴(yán)莊床座,文飾身形眾寶瓔珞,服栴檀香面彩顏貌,五色焜(kūn)煌(huáng)謂可保常。奴客婢(bì)使小有過失,撾(zhuā)捶苦毒不問曲直。遙見佛明超于日光,心自念言:「此之顯(xiǎn)耀,非類日月、釋梵諸天凡俗之光,其明清涼安隱無量,我身蒙之一切無患,不飢不渴自然飽滿,云何行杖加於僕(pú)從(cóng)?」速趣向閤(gé)覩見世尊,相好威耀難可為喻,諸根寂定無有衰入,猶七寶山晃晃巍巍,慚懼悲喜稽首佛足:「悔過殃釁(xìn),所犯無狀,既為女人,不能自責,瞋喜由己,今首罪舋(xìn)不敢藏匿(nì)。」

佛言:「善哉!善哉!汝獲(huò)善利離一切衰,見身殃咎(jiù)改往修來,人身難得佛經難值,億世時有。所以墮女人身中者何?婬欲姿態(tài)在於其中,不能修身放心恣意,嫉妬(dù)多口貪于形貌而自恃(shì)怙(hù)。世間無常,豪富威勢須臾間耳,當視諸下猶如赤子,豪富貧賤如月進退,若日出沒水火風起不久則衰,一切道俗皆從心興。上天、人間、地獄、餓鬼、畜生之類皆由己耳;佛、天中天、緣覺、聲聞,亦復如是。今我斯身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徹覩(dǔ)十方悉從解達(dá)。」

女聞佛言歡喜無量,重自歸命責己朦(ménɡ)冥(mínɡ),唯受不及開化未聞無上之誨。

佛言:「施行十善義:身不殺盜婬,口不妄言、兩舌、綺語、惡口,意不嫉、恚、癡;當奉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遵四等心:慈、悲、喜、護(hù),普弘大哀,自致得三十二相、八十種好。乃為奴客婢使,教以辛苦生死罪福,示語三塗之患難也,誡以道禁義理之事,勝(shènɡ)于撾(zhuā)杖。

「莊嚴瓔珞有四事。何等為四?一曰、篤信;二曰、戒禁;三曰、三昧;四曰、智慧;是為四事。菩薩自莊嚴心計大乘,無男無女猶如幻化,畫(huà)師所作隨意輒(zhé)成,曉了空慧一切本淨,得無名身四無所畏,四事不護(hù)獨步三界度脫一切。」

女聞佛教心開踊躍,即發無上正真道意,立不退轉地。

時天帝釋來在佛後,謂女言曰:「佛道難得,不如求轉女為男日月天帝轉輪聖王。」

於是女以偈頌曰:

「天帝日月王,  轉輪四域主,
威勢無幾(jǐ)間,不可久恃怙。
在豪如朝露,  夢中有所覩(dǔ),
覺以忽滅盡,  不知所湊(còu)處。
五陰(yīn)如幻化,三界由己作,
三世以平等,  道心無等侶。
諦解作是了,  誰男何所女?
天帝聞斯言,  默然無所語。」

佛言:「善哉!善哉!誠如所云,三處如幻化、影響(xiǎnɡ)、野馬、水月、芭蕉,俗人不解計有吾我,便倚三界不能自濟(jì)。」女心即解變(biàn)為男子,踊在虛空下禮佛足。

佛告女曰:「汝於後世恒沙來劫當得作佛,號無垢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佛,號天中天,世曰光淨。」

時來會者諸天人民無央數千,見此變應,皆發無上正真道意。

時長者妻一切下使,前白佛言:「尊者、卑者本寧異乎?」

佛言:「一切本無,隨心所存。雖為下使,發心為道可得成佛;既為尊豪,恣(zì)心憍(jiāo)慢,不離惡趣地獄、餓鬼、畜生之中。猶月增減如樹盛衰,一切非常無一可賴,唯道深慧乃可保常,猶如虛空無進無退。」時諸下使踊躍欣豫發大道意,變為男子得不起忍。

佛告阿難:「五陰(yīn)無處,六情無根,十二因緣而無端緒(xù),四大寄因,何所是人?」

佛說如是,莫不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