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逝童子經

47

西晉沙門支法度譯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祇耆闍崛山中。平旦從諸比丘,被(pī)袈裟持應器入城分衛(wèi)。佛行向富迦羅越門,富迦羅越有子,年十六,名曰逝,時在第三門內遙見佛來,身有奇相容貌端正,心意安靜諸根寂寞,項中光出影耀殊絕,炎明熾(chì)盛,若日之淨月盛滿時悉照門內。

逝見佛如是,心中歡喜肅然而敬,便趨(qū)上堂,為母說偈言:

「金光色百餘,  希此所見聞,
今來住在外,  當給其所求。
威儀過梵王,  光顏殊諸天,
哀我故來耳,  願以持與之。」

其母聞逝言,即告曰:「如汝所稱者,其人豈(qǐ)貧窮?何為當乞兒耶?一何惑哉!今所言者殊不合義。」

爾時,佛便以神足現化,放身光明徹照七重門內,盡為大明。逝感佛威神,復為母說偈言:

「譬如人見火,  端自投其中,
不善向佛者,  自賊亦如是。
天人中獨尊,  至聖無復上,
是最可供養,  施必得大利。
今所有食分,  願取用與我,
欲以奉上尊,  此歡(huān)難常值。」

其母即以所有好衣及食具與逝,逝持出詣(yì)佛所,以頭面著地,為佛作禮,却住一面,叉手白佛言:「今我見如來,虔心恭敬注意於佛,惟以加哀受己所施。」

佛應時受之,為逝說偈言:

「汝以伏慳意,  能善修治施,
今日供養佛,  所念莫不吉。」

逝聞佛所語,即自說偈言:

「我不願富貴,  亦弗(fú)望釋梵,
但願最智慧,  如佛而無上。」

爾時,天帝釋下立逝前,說偈言:

「纔(cái)用一布施,欲求佛者難,
道常世世施,  積若須彌寶。
經歷(lì)千億劫,恒行慈愛心,
不可以一施,  得覺無上道。」

逝即答天帝釋,說偈言:

「譬如大工匠,  欲伐巨木者,
猶不一下斧,  便以斷大樹。
斧斫(zhuó)稍以漸,可盡太山木,
剝(bō)業從微得,求道亦如是。
明不用一施,  而得成大道,
我有信精進,  必為世間將。」

天帝釋復為逝說偈言:

「不如求尊天,  釋梵易可得,
尠(xiǎn)能應佛法,佛道甚難得。」

逝答天帝釋,說偈言:

「設使一天下,  滿中火洞然,
吾以身遍投,  終不捨佛意。
假令一切人,  皆共賊害我,
願常慈心向,  終不廢(fèi)大道。
脆哉釋梵天,  彼皆為死法,
願歸一切智,  勇若師子雄。」

天帝釋復為逝說一偈言:

「快哉得善利!  乃有敬在佛,
專精向大道,  想汝必作佛。」

逝答天帝釋,說偈言:

「天王且勿疑,  於斯無上道,
精進吾匪(fěi)懈,會於世為佛。」

於是,天帝釋默然。

時佛為逝說偈言:

「汝已於往世,  敬事八千佛,
心常願大道,  欲得安群生。
後十二億劫,  終不墮惡道,
但多修德善,  恒以興尊意。
汝當百億返,  作王遮迦越,
亦為四天王,  每輒(zhé)行正法。
又當為帝釋,  未常遠梵行,
後生兜術天,  然則道德成。
當居千國界,  中央得作佛,
名曰須彌劫,  一切莫不事。
千國各橫廣,  四百八十里,
宮牆之嚴飾,  一切皆以寶。
初會說法時,  六十千億人,
為弟子得度,  皆得阿羅漢;
再會說經時,  四十千億人,
皆入羅漢慧,  所度為甚眾;
三會說經時,  所度甚眾多,
離垢入淨慧,  悉得無所著。
是時佛剎中,  無有亂惡眾,
皆悉向道法,  一切行忠直。
疾病之憂苦,  都已無是鬼,
時人皆和睦,  展轉相念安。
天日三時雨,  纔(cái)足掩土塵(chén),
寒暑常調適(shì),度人若干種。
族姓之男女,  若欲興善意,
敬愛於佛者,  供養當如此。
吾今敷演是,  菩薩所當行,
面於正覺前,  即得佛慧眼。
諸佛無有數,  經法不可盡,
若以無數敬,  福報亦無量。」

佛說是決已,迦羅越子逝、天帝釋,及諸比丘,聞經歡喜,皆前為佛作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