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九祖传讲义(四十八)

又至蒙密处曰:“此古寺也,吾三生尝托居此地。”因指人掘之,果有僧用器皿及堂宇之基,即筑台为众说般若经(注:今三生藏)。

  慧思大师又来到一个杂草丛生、阴暗寂静的地方说:“这里以前是古寺,我前三生的时候曾经寄居在这里修行。”于是示意指点别人去挖掘,果然挖出了只有僧人才用的器皿,以及原来古寺堂舍屋宇的地基。于是就在这个地方建筑高台为大众讲说《般若经》。这个地方就是现在的三生藏。

三生藏是南岳的名胜所在,在以后禅宗的语录中也有经常出现。比如在《五灯会元》中记载说,有僧问玉泉宗琏禅师:“不落因果,为甚么堕野狐身?”师曰:“庐山五老峰。”又问:“不昧因果,为甚疾脱野狐身?”师曰:“南岳三生藏。”最后又问:“只如不落不昧,未审是同是别?”师曰:“倚天长剑逼人寒。”这是有名的禅宗转语,至于里面的意思,我也不懂,只能凭个人自己去参悟了,光凭字面解释肯定是不行的。

 

众患无水,师以杖卓崖,虎因跑地,泉乃涌出(注:今虎跑泉是也)。

  由于南北学徒云集,大众忧虑用水不够,于是慧思大师用锡杖戳在岩崖上。据《神僧传》卷四记载此事时云:“(慧思大师)忽见岩下润,以锡杖卓之,果得一泉,犹未周续。有二虎引师登岭,跑地哮吼,泉水流迸,今虎跑泉是也。”可见慧思大师用杖卓崖的地方和老虎跑地的地方不在同一个地方,所以《南岳总胜集》说南岳衡山有二十五泉,其中卓锡泉和虎跑泉是分开的。在卷一“掷钵峰”条下亦云:“上有定心石,下有隐身岩,虎跑、卓锡二泉。”因此,慧思大师“以杖卓崖”的地方叫作卓锡泉,而老虎跑地的地方叫作虎跑泉。可见,小注上只注明“虎跑泉”是不够全面的。

用杖卓崖引泉水的事,对于高僧来讲并非难事。如智者大师的弟子普明禅师,当时因为国清寺缺水,于是也用锡杖卓崖,泉水滚滚而出,冬夏不竭。这口井现在仍在,叫作锡杖泉,大家有空可以去看看。至于老虎跑地引泉之事,有名的尚有杭州的虎跑泉,但那是发生在唐代元和十四年(819),都没有慧思大师的感应早。

 

【南陈太建元年(569年),55岁】

太建元年,九仙观道士欧阳正则,睹山有胜气,谋于众曰:“此气主褐衣法王,彼盛则吾法衰矣。”

  太建元年即公元569年,亦即慧思大师来到南岳后的第二年,九仙观的道士欧阳正则看到慧思大师所住山林附近有殊胜的祥瑞之气,于是就去和众人进行商量谋划。褐衣,褐色(黄黑色)的衣服,这里引申为穿黄黑色粗劣衣服的人,亦即僧人。褐衣法,僧人所传之法,亦即佛法。王,音“旺”,原义是指军临一国,如《诗经·大雅》云:“王此大邦。”这里当佛法兴盛讲。

道士一般都会看风水之类的,他看到这股紫气对于佛法有利,因此想当然地认为佛法兴盛了,那么道教就要衰落了,于是就想方设法地、不择手段地来陷害慧思大师。他这种看问题的方法就是二分法,简单地认为不是对的,就是错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这样的理论指导下,别的宗教一般都很难有包容之心。不象佛教,虽然承认人人都有佛性,人人都能成佛,这是必然的。但成佛有先后,也要讲究一个因缘问题。当一个人的因缘未成熟时,一般不会去强迫他信教,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因此佛教是一个非常和平、宽容的宗教,不象基督教,对于异教徒所采用的也是赶尽杀绝的方法。比如十字军东征,前后共八次,历时近二百年(1096~1291),死伤无数,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而伊斯兰教似乎也有类似的问题,目前世界上所发生的战争大多和其有关。

在中国几次大的灭佛活动中,佛教好象一直是受排齐的对象,在这里面或多或少都可以看到道士的身影,这也许也是一种自卑的表现吧。从心理学来讲,自卑过头,反而会表现为进攻性。而佛教从来就没有去排齐过其它宗教,只是顺其自然地随缘随势发展。因为佛教徒知道,每个人都能成佛,既使你现在是信仰外教,那只是代表你目前因缘还没有成熟而已。但到最后,因缘成熟时,一切人都将归到佛教里来,彻证本性而成佛,这就是《法华经》所说的“佛种从缘起”。既然众生都具佛性,当下即佛,那又何必一手《古兰经》,一手大刀、火箭呢?否则只能多造恶因,于己于人都没有好处。其它宗教看不到这一点,所以往往作出种种违理丧德之事。下面欧阳正则就是最好的例子。

 

乃凿断岳心,钉石为巫蛊事(注:见《通塞志》三卷注),埋兵器于山上。

  其陷害的手段是:凿断岳心、钉石为巫蛊事和埋兵器于山上,现在分别予以讲解。

一、凿断岳心:岳心,即南岳衡山的中心。一般从风水上来讲,每一座山都有各自的风水所在,比如左青龙,右白虎之类的。如果把这些风水或者“龙脉”给挖掘破坏掉了,从小的说会给当地带来不安靖,从大的来说,象南岳这样重要的地方,甚至会给国家带来灾难。因此欧阳正则把“凿断岳心”作为第一件事来诬陷大师。他不知道“天下名山僧居多”,一般寺院都是位于环境清幽,风水绝佳之地,这样人杰和地灵交相辉映,能使三宝兴盛,国家安宁,大有助于世道人心,可谓有利而无弊。

那么南岳的中心在哪呢?就是福严寺所在!《释氏稽古略·南岳思大禅师》卷二云:“当岳心建般若寺。”《神僧传》卷四亦云:“正当大岳之心,今般若寺是也。”般若寺即是福严寺,这在以前就已经讲过了。可见慧思大师是多么地会选地方,以至引起道士这么强的嫉妒之心。

二、钉石为巫蛊事:巫蛊,就是祈求鬼神加害于人或用邪术使人迷惑昏狂的行为。最常见的方法是:事先制作一个小木人,然后边念咒语边用针扎。扎在头上则被咒的人头痛,扎在胸口则胸痛。从历代记载来看,这种方法似乎还挺灵的。现在欧阳正则自己在某处订立了一根石柱,来诬告慧思大师在做巫蛊之事,其手段不可谓不毒。要知道,对于巫蛊历代都是以严刑来惩治的,汉律规定巫蛊者处死,北魏律规定:“巫蛊者,负羖羊,抱犬,沉诸渊。”

小注上说“见《通塞志》三卷注”,准确地说是在《佛祖统纪》卷三十七“法运通塞志第十七之四”,那里的注是解释巫蛊二字的,其文云:“汉江充奏,戾太子为巫蛊事。蛊者、惑也,谓巫者左道。或众埋木人,为咒诅事。今道土欲以巫蛊事陷师也。”这里涉及到一个典故。在汉武帝刘彻晚年的时候,年老多病,因此总是怀疑别人下蛊诅咒他,于是下令让江充去调查。而江充正好和当时的太子戾太子有矛盾,害怕将来戾太子当了皇帝后没有好果子吃。于是指使一个姓胡的巫师事先在太子宫中埋下小木人,然后带人去挖掘,以此来诬陷太子。这个时候汉武帝不在首都长安,正在甘泉宫避暑养病。戾太子知道有人陷害,心里非常害怕,想在武帝知道这件事情之前把它摆平。于是发兵杀了江充和那个胡巫,然而这样一来,大家都以为是太子造反了。当时的丞相刘屈牦出兵平乱,死者数万人,太子兵败逃亡,后来自杀。时间长了,汉武帝也知道了太子是被怨枉的,太子只是太过惶恐,想杀江充以表明自己的清白而已,并无造反之意,于是“族灭江充家”,并造思子宫以表哀思。上面就是对“汉江充奏,戾太子为巫蛊事”的解释,现在欧阳正则也想用巫蛊之事来陷害慧思大师。

三、埋兵器于山上:牛鼻子老道自己先把兵器埋在山上,以此来作为诬陷慧思大师的第三件事。要知道当时陈齐两国处于准战争状态,而慧思大师又是从北齐南迁到陈朝境内的,如果真的私藏兵器,那么这种间谍行为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欧阳正则就去告状了。


诸供养中,法供养最,随喜转载,普利群蒙。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明静讲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