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学教观社

Welcome to SanXueJiaoGuan.com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

戴封 【原文】 戴封[1],师东海申君[2]。申卒,送丧到东海,道经其家。父母豫为娶妻[3]。封过拜亲,不宿而去。还京卒业[4]。后遇贼,财物被略[5],余缣七匹[6],贼不知处,封追与之,曰:“知君乏,故相遗[7]。”贼惊曰:“贤人也。”尽还其其物。诏求贤良方正有至行能消灾伏异者,俱举封。迁华阴令[8]。时汝颍有蝗[9],独不入西华界[10]。督邮行县[11],蝗忽大至,其日去,蝗亦顿除,一境奇之。其年大旱,封祷请无获,乃积薪坐其上自焚[12]。火起而大雨暴至,远近叹服。迁中山相[13],时诸县囚四百余人,当行刑,封哀之,皆遣归,与刻期日[14],无违者。诏书策美焉。(《独行传》) 【注释】 [1]戴封:东汉济北郡刚(今宁阳县)人。 [2]东海:在今江苏。 [3]豫:同“预”。 [4]卒业:完成学业。 [5]略:抢掠。 [6]缣:双丝的细绢。 [7]遗:送。 [8]华阴:在今陕西。 [9]汝颖:汝阴、汝阳、颖州地区的合称。 [10]西华:在今河南。 [11]督邮:官名。督邮书掾、督邮曹掾的简称。汉代各郡的重要属吏。代表太守督察县乡,宣达政令兼司法等。 [12]薪:柴火。 [13]中山:在今河北。 [14]刻:约定。 【译文】 戴封,拜东海申君为师。申君去世,戴封护送其灵柩到东海,路上经过自己的家乡。父母亲预先为他娶了妻子。戴封拜过双亲,不曾留宿过夜,便辞别而去,然后回到京师完成学业。有一天他遇到盗贼抢劫,财物被掠夺,还余下七匹缣布,盗贼不知藏在何处,戴封追过去送给他,说道:“我知道你贫困缺乏,因此将这些物品送给你。”盗贼惊奇地说:“您真是位贤人啊!”于是将所掠戴封的东西尽数归还。皇帝下诏寻求贤良方正之士,有至德至行能消除灾祸、降伏异相的人,大家都推举戴封。戴封升任华阴令时,汝、颍两地闹蝗灾,唯独不进入西华界内。有一天督邮到县里来巡察,蝗虫忽然都飞到华阴县来,督邮离开那天,蝗虫也突然全部离去,华阴境内的人都十分惊奇。当年发生大旱,戴封祈求祷告都一无所获,于是堆满柴薪,坐在上面准备自焚。火苗一点燃,大雨突然下了起来,远近的人都十分叹服。升任中山相时,各县的囚犯有四百多人,在行刑之前,戴封非常哀悯他们,将他们都遣发回家省亲,约定时间回来行刑,没有人违背约定。皇帝下诏书赞美他。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丙吉

丙吉 【原文】 丙吉治巫蛊狱[1],时宣帝生数月,以皇曾孙坐卫太子事系[2],吉知无辜,择谨厚女保养之[3]。后元二年,望气者言长安狱中有天子气[4],诏系狱者无轻重皆杀之[5]。吉闭门拒使者不纳,曰:“他人无辜死,犹不可,况亲曾孙乎?”使者还奏,武帝亦寤[6],因赦天下。宣帝即位,吉绝口不道前事。有宫婢自陈阿保之功[7],辞引丙吉知状,上亲见问,然后知吉有旧恩,封为博阳侯。吉疾病,上忧其不起[8],夏侯胜曰:“臣闻有阴德者,必飨其乐[9],以及子孙。今吉未获报,非死疾也。”后果愈。代魏相为丞相,子孙嗣侯,至王莽时乃绝。(《丙吉传》) 【注释】 [1]治:惩办。 [2]坐:被定罪。 [3]谨厚:谨慎笃厚。保养:保护养育。 [4]望气:古代方士的一种占候术。观察云气以预测吉凶。 [5]系狱:囚禁于牢狱。 [6]寤:通“悟”。觉悟,认识到。 [7]阿保:保护养育。 [8]不起:病不能愈。 [9]飨:通“享”,享受。 【译文】 丙吉奉召治理巫蛊案件,当时宣帝刚出生几个月,因为是皇曾孙而受卫太子事件而被连坐入狱,丙吉知道宣帝是无辜的,于是选择谨慎敦厚的女犯来养育宣帝。后元二年,武帝听术士说长安狱中有天子之气,因此下诏令将长安各狱中的囚犯无论犯罪轻重,一律处死。丙吉闭门不接纳使者,说到:“其他的人尚不可无辜枉杀,何况自己的亲曾孙。”使者回来禀报武帝,武帝省悟,于是下诏书赦免天下。宣帝即位后,丙吉绝口不提以前对皇上有恩的事情。有一位宫婢,曾保育过宣帝,向宣帝自陈功劳,并供言丙吉知道详情,皇上亲自诏问丙吉,然后才知道丙吉对自己的大恩,于是封他为博阳侯。有一天丙吉病重,皇上担忧他不能痊愈,夏侯胜说:“臣听说有阴德的人,必然会有善报的,这种福报可以传至他的子孙。丙吉到现在尚未获得福报,所以他的病一定会痊愈的。”后来丙吉果然病愈。并替代魏相作丞相,子孙也得以继承侯位,到王莽时代才断绝。 【评语】 博阳闭门拒使者之时,岂不知批逆鳞[1]?有连坐之诛,惟其不忍有一人无辜受戮,不惜掷身命以死争,此其阴德已不可限量,况宣帝立后,绝口不道前事,非所谓上德不德者乎[2]?且吉不惟有保养之恩,当昌邑废,议立未定之时,吉告光曰:“皇曾孙今十九年矣,通经术,有美材,愿将军定大策。”光从之,是议立宣帝,亦吉发其端也。己能秘之[3],则神必彰之[4];能抑之,而天愈扬之。夏侯胜固明于《洪范》五行者[5],故能以理断报应,若合符节也。 【注释】 [1]批逆鳞:传说龙喉下有逆鳞径尺,一旦触之必怒而杀人。常用来比喻臣下触犯君主等。 [2]上德:至高无上的盛德。不德:不以德而自居。 [3]秘:保守秘密。 [4]彰:显扬,彰显。 [5]《洪范》:《尚书》篇名。托武王与箕子对话,言禹治水有功,其中提出水、火、木、金、土“五行”及其性能作用。 【译文】 博阳侯丙吉知闭门不见使者那会儿,难道不知道这是犯颜抗旨吗?巫蛊一案导致很多人被株连判处死刑,而丙吉却不忍心错杀哪怕一个人,所以不惜以死抗争。他这样做,在阴间积下的功德已经不可限量,何况在汉宣帝即位之后,还闭口不提这件往事,这不正是有德行的人从不张扬的楷模吗?丙吉不仅有保护养育宣帝的恩情,而且早在昌邑王刚刚被废掉皇位,朝廷还在就新皇帝人选争论不休的时候,丙吉就告诉霍光:“皇曾孙今年已经十九岁,知书达礼,有超凡的素质,希望将军您尽早决断这件国家大事。”霍光听从丙吉的建议,于是倡议拥立皇曾孙也即后来的汉宣帝登基。所以,宣帝得以立为天子,也是丙吉首先提议的。自己能够低调不宣扬,上天必定会将他的德行公之于众。自己越是克制隐忍,上天反而越会帮他大加弘扬。夏侯胜果然是通晓《洪范》阴阳五行学说的人,所以他能够分析出其中的因果报应关系,跟现实完全吻合。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丙吉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严延年

严延年 【原文】 严延年为河南太守,传属县囚戮之,流血数里,号曰“屠伯”。后坐怨望[1],弃市。初延年母从东海来,到洛阳,见报囚[2],大惊,止都亭[3],不肯入府。延年出谒[4],母闭阁不见。延年免冠顿首[5],母责之曰:“专治千里,不闻仁爱教化,顾多刑杀以立威,岂为民父母意哉?”延年服罪[6],自为母御[7],归府舍。母毕正腊[8],谓延年:“天道神明,人不可独杀,我不意当老,见子被刑戮也[9]。行矣,去汝东归,扫除墓地耳。”东海莫不贤其母。(《酷吏传》) 【注释】 [1]怨望:怨恼忿恨,心怀不满。 [2]报囚:处决罪犯。 [3]止:止步,停留。都亭:都邑中的传舍。 [4]出谒:出来拜见。 [5]顿首:磕头。旧时礼节之一。以头叩地即举而不停留。 [6]服罪:认错。 [7]御:驾驶车马。 [8]正腊:指冬至后第三个戌日举行的祭祀。因是日为腊日,故称。 [9]刑戮:受刑罚或被处死。 【译文】 严延年担任河南太守的时候,将所管辖县邑的囚犯都抓来杀掉,血流了好几里路,大家称他为“屠伯”。后来招致民怨,被处以死刑。严延年刚做太守的时候,母亲从东海来找他,到了洛阳,看见处决囚犯,大惊失色,就停留在都亭,不愿意进入太守府。延年出去谒见母亲,她便将门紧闭,不愿接见。延年只好脱下帽子,向母亲磕头。他母亲才接见他,并且责备道:“治理这么大的地方,没有听说你用仁爱来教化人民,只顾着用刑罚杀戮来树立威信,这难道是做人民父母官所应当有的想法吗?”延年承认自己有罪,亲自为母亲驾车回太守府。正腊的祭祀完毕后,严母就跟延年说:“苍天在上,明察秋毫,岂有乱杀人而不遭报应的?我可不愿意自己在垂老之年还要目睹儿子身受刑戮!我去啦,和你离别,回到东边的家乡去,清扫先人的坟墓。”东海郡人没有不称颂严母贤明智慧的。 【评语】 汉之酷吏,始于郅都、张汤等。史称其人,尚能廉洁自持[1],或急于豪贵[2],而宽于孤弱,而终不免于诛。至宁成、义纵、温舒、延年等,则专欲博不畏强御之名[3],以希宠固位[4],即不惜视民如仇,残贼天下。呜呼!天心仁爱,出乎尔者反乎尔,岂能容此等民贼得保首领耶?宁成当道时,人称为乳虎(虎以牝为猛,乳子时益威,故比之),及其失势见义纵时,不啻摇尾之犬,偷息之鼠[5]。是知此等酷吏,名为不畏豪强,实则所锄戮者,皆毫无权力之平人,直是欺陵孤弱耳[6]。不然,能使郡中无声,不寒而慄乎?卒之温舒受亘古未有之酷报,义纵以姊幸得官,终不得以贵戚免死。延年扫墓待诛,此时富贵何在,威势又何在?独有负罪游魂,永受斩斫焚烹之报耳[7],哀哉! 顾九畴论延年曰:“当屠伯行令时,民其如之何哉?惟有怨魂诉上帝耳。天之心借其母之口以传之,贤母滋痛,怨魂滋快矣。” 【注释】 [1]自持:自我克制和把持。 [2]急:严厉。 [3]强御:豪强,有权势的人。 [4]希:希图,谋求。 [5]偷息:偷生。 [6]欺陵:同“欺凌”。 [7]斩斫(zhuó):杀戮,砍杀。 【译文】 汉代的残暴官吏,最早是郅都、张汤这批人。史书对他们的评价是,基本能做到廉洁奉公,对达官贵人十分严厉,而对贫苦百姓相对宽容,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脱被杀的下场。至于宁成、义纵、温舒、延年这些人,纯粹是为了骗取不畏强暴的名头,以求博得皇帝信任,从而巩固自己的权位,于是不惜把百姓看作仇敌,残害天下人民。呜呼!上天仁爱正直,怎能容忍这帮说一套做一套的害人精保住脑袋呢?宁成当权的时候,人们把他称作母老虎(老虎里面脾气最凶猛的是雌虎,雌虎养育小虎时尤其狂暴,所以用以比喻宁成),等到他失势遇到义纵,简直就像摇尾乞怜的狗、苟且偷生的老鼠。由此可见这类酷吏,虽然号称不畏豪强,实际上被他们铲除杀戮的,都是无权无势的平头百姓,他们完全只会恃强凌弱。他们也只有这样,才能使地方上的普通百姓噤若寒蝉,不寒而慄。至于王温舒遭受前无古人的惨烈报应;义纵靠姐姐被皇帝宠幸得到官位,却还是不能以皇亲国戚的身份逃过一死;还有严延年扫墓悔过等着被杀,这时候他们的荣华富贵在哪里,权势气焰又在哪里?最后只能成为背负罪孽的孤魂野鬼,永远遭受劈砍烧煮的煎熬,真是太可悲了! 顾九畴评论严延年说:“这个屠夫发号施令的时候,老百姓拿他无可奈何。只有死后的鬼魂能向上天鸣冤叫屈。上天借严延年母亲之口向他传达警告,令他母亲痛心疾首,而鬼魂的冤屈终于得到伸张。”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严延年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义纵、宁成

义纵、宁成 【原文】 义纵少为群盗,以姊得幸[1],迁河内都尉[2],至则族灭其豪。为南阳太守,时宁成亦为酷吏,抵罪髡钳归家[3],居南阳。及纵至,成侧行迎送[4],纵弗为礼。至郡,遂案宁氏,尽破其家。再徙定襄太守,狱中二百余人,及宾客昆弟[5],私入相视,亦二百余人,纵一捕鞫[6],皆杀之。郡中不寒而慄,后纵亦弃市。(《酷吏传》参《史记》) 【注释】 [1]幸:指得到皇帝的宠幸。 [2]迁:升任。 [3]髡钳:亦作“髠钳”。古代刑罚。谓剃去头发,用铁圈束颈。 [4]侧行:侧身而行,表示恭敬。 [5]昆弟:兄弟。 [6]鞫(jú):审问。 【译文】 义纵年轻的时候和人一起做盗贼,后来因为姐姐得到皇帝的宠爱,所以当上了河内都尉,他上任以后就将郡内的富豪抄家灭族。他担任南阳太守的时候,宁成也是一位严酷的官吏,因为犯下罪行而被剃去头发,且用刑拘束颈夹足地遣送回南阳。在义纵到南洋的时候,宁成就在路旁侧着身横走过来欢迎他,但是义纵并不领情,不予回礼。而且上任以后,马上就办宁成的案子,将他家族的人全部杀掉。义纵又调到定襄郡做太守,当时监狱里有两百多名犯人,另外还有两百多位人犯的朋友兄弟私自到狱中探望,义纵也把他们全部拘捕起来,加以审讯,并全部杀掉。郡中的人对他都不寒而栗,后来义纵也被处死刑弃市。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义纵、宁成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于定国父

于定国父 【原文】 于定国父为狱吏[1],決狱平[2],罗文法者[3],皆不恨。东海有孝妇,少寡亡子[4],养姑甚谨[5]。姑欲嫁之,终不肯。姑谓邻人曰:“孝妇事吾勤苦,哀其亡子守寡。我老,久累彼,奈何?”遂自经死[6]。姑女告妇杀母,捕孝妇验治[7],诬服[8]。具狱上府[9],于公争之,弗能得。乃抱其具狱哭于府上。太守竟论杀孝妇[10]。郡中枯旱三年。后太守至,卜筮其故[11],自祭孝妇冢,表其墓[12],天立大雨,岁熟[13]。郡中以此大重于公[14]。其门闾坏[15],共治之[16]。公曰:“少高大门闾[17],令容驷马高盖车。我治狱多阴德[18],子孙必有兴者。”子定国为廷尉,加审慎之心。朝廷称之曰:“张释之为廷尉,天下无冤民。定国为廷尉,民自以为不冤。”后为丞相,七十余薨,谥安侯。子永,以孝闻,仕至御史大夫,封侯传世云。 颜光衷曰:“高门待封[19],似觉浅薄,然为劝善者之铁证。”则公之此言,教化后世,其利正薄也[20]。《于定国传》) 【注释】 [1]狱吏:审理官司的官吏。狱,官司。 [2]決:同“决”,判定。 [3]罗:触犯。文法:法令条文。 [4]少:年轻。寡:守寡。亡子:无子。 [5]养:供养。姑:婆婆。谨:恭敬。 [6]自经:上吊自杀。 [7]验治:查验处置。 [8]诬服:谓无辜而认罪。《汉书》原文作“自诬服”。 [9]具狱:备文定案。上府:往上送到郡府。 [10]论杀:判处死刑。 [11]卜筮:古时预测吉凶,用龟甲称卜,用蓍草称筮,合称卜筮。 [12]表:表彰。 [13]岁熟:亦作“岁孰”。年成丰熟。 [14]大重:推崇,看重。 [15]门闾:门庭。 [16]治:修缮。 [17]少:稍稍,稍微。 [18]治狱:审理案件。阴德:指在人世间所做的而在阴间可以记功的好事 [19]高门:把门楣修高。 [20]薄:迫近。 【译文】 于定国的父亲是审理官司的小吏,判案公平允当,触犯律法的人,经他判决的,都没有怨恨和遗憾。东海有一位孝妇,年轻守寡,又没有儿子,奉养婆婆很谨慎恭敬。婆婆希望她改嫁,她始终不肯,婆婆告诉邻居说:“我的孝媳非常勤苦地侍奉我,可怜她守寡,又没儿子。我年纪大了,怎么能长久地拖累年轻人呢?”于是婆婆自缢而死。婆婆的女儿竟然控告孝妇杀死婆婆,(衙役)拘捕孝妇查验处置,孝妇含冤服罪。定案卷宗送到郡府,于公力争孝妇无辜,没能成功。于公只能手持案卷,在府上哭泣。太守竟然判处孝妇死刑。(孝妇枉死)郡中闹旱荒三年。后来接任的太守卜筮后知道原因,亲自到孝妇的墓前祭祀,立碑表彰她的德行,祭祀完毕后,天立刻下起了大雨,当年五谷丰收,郡中由此推重于公。于公的门庭朽坏,(同乡的父老)正要一起去帮他修理。于公说:“把门庭稍微加高加大,使其能通过四匹马拉的高盖车,我管理诉讼的事情积了很多阴德,我的子孙必定有兴旺发达的。”儿子定国后来当上了廷尉,更加审慎小心。朝廷称赞道:“张释之做廷尉的时候,天下没有怨民;于定国做廷尉的时候,民众自己认为不冤屈。”于定国后来当了丞相,七十岁时逝世,谥号安侯。儿子于永,以孝顺称著于世,官至御史大夫,最后得以封侯传世。 颜光衷说:“将门楣修得高高的,等待封侯,看上去似乎很浅薄,然而却被劝善的人作为了铁证。”颜公的此番言论(通俗易懂),用以教化后世,其效果还是容易达到的。 【评语】 匹妇含怨[1],三年不雨,天人感应之几[2],不其捷乎?然天亦何心,岂愿以一人之枉[3],而殃及万民?只以怨气阻塞,致天地间阴阳之气不能调和耳。夫怨能阻塞天地之气,则能为厉报仇,夫复何疑?平怨之人,能感召和淑之气[4],则荫庇其子孙[5],又何疑也? 【注释】 [1]匹妇:平民妇女。 [2]几:苗头。 [3]枉:冤屈。 [4]和淑:温和美好。 [5]荫庇:庇护,保佑。 【译文】 一个女人蒙受冤屈,造成三年不下雨,天人感应的兆头,应验兑现得真够快啊。但老天并不是有意这样的。哪里会因为一个人的冤屈,而让万民遭殃呢?只不过因为怨气堵塞,造成天地间阴阳之气不能和谐互动罢了。冤屈能够堵塞天地之气,发奋变成厉鬼来报仇,又有什么好怀疑的呢?平抚怨气的人,能够感召和谐温柔之气,从而保佑子孙后代,这也是勿庸置疑的。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于定国父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仇览

仇览 【原文】 仇览[1],一名香,为蒲亭长,劝人生业[2],农事毕,乃令子弟还就学。其剽轻游恣者[3],皆役以田桑,严设科罚。有陈元母,告元不孝,览曰:“吾近日过舍,庐落整顿,耕耘以时[4],此非恶人,当是教化未至耳。”亲到元家,与母子饮,因为陈人伦孝行[5],譬以祸福之言[6]。元卒成孝子。邑为之谚曰:“父母何在?在我庭。化我鸱枭[7],哺所生。”览宴居必以礼自整[8]。妻子有过,辄免冠自责。妻子庭谢,候览冠[9],乃敢升堂。三子皆有文史才,元,最知名。(《循吏传》) 【注释】 [1]仇览:字季智,一名香。东汉陈留考城人。 [2]生业:谋生的职业。 [3]剽轻:轻浮。游恣:放纵。 [4]以时:按时。 [5]陈:讲述,说明。 [6]譬:举例。 [7]鸱枭:鸟名。传说中的恶鸟。一说类似猫头鹰。 [8]宴居:闲居。一般指公余无事时。 [9]冠:戴上帽子。 【译文】 仇览,又叫仇香,是蒲乡的亭长,常常勉励人要努力工作谋生,农事一结束,就让子弟回去念书。对于轻浮放纵的人,就惩罚他们,让他们干耕田种桑的劳役,严格订立惩处的条例。有一天陈元的母亲控诉自己的儿子不孝,仇览说:“我最近路过你家,看到陈元将房屋整理得非常好,并且按时耕种,他应该本性不坏,一定是没有受到很好的教化。”仇览于是亲自到陈元家中,和陈元母子宴饮,并给陈元讲述人伦孝行,列举避祸求福的事例。陈元终于成为一名孝子。乡里为此流传这样的谚语:“父母在哪里?在我的家中。教化我凶残的个性,哺育我的生命。”仇览平日里闲居的时候都用礼来要求自己。妻子儿女犯了过错,便摘下朝冠,先责备自己。等到妻子儿女过庭道歉,仇览才将朝冠带上,这时候才进入正屋。仇览的三个儿子,在文史方面都很有研究,以仇元最为有名。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仇览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任延

任延 【原文】 任延为九真太守[1],骆越之民无嫁娶礼法[2],各因淫好[3],无适对匹[4],不识父子之性、夫妇之道。延乃移书属县[5],使男女以年齿相配[6],其贫无礼聘者[7],令长吏以下各省俸禄以赈助之[8]。是岁风雨顺节,谷价丰衍[4]。其产子者,始知种姓[5],咸曰:“使我有是子者,任君也!”多名子为任。(《任延传》) 【注释】 [1]九真:汉代郡名,地当今越南北部。 [2]骆越:古代部族名。礼法:礼仪法度。 [3]因:依、就。淫好:即淫奔之好,不经正式婚礼而相好。 [4]适:指女子嫁人。对匹:配偶。 [5]移书:发布公文。 [6]年齿:年纪,年龄。 [7]聘:聘礼,订婚之礼。 [8]赈:救济。 [9]丰衍:富裕盈足。 [10]种姓:指宗族姓氏。 【译文】 任延做九真太守的时候,骆越人民还没有嫁娶的礼法,各自私下相好,并不男婚女嫁,没有父子的观念,不懂夫妇之道。任延下达文书到所辖的各县,使男女都依照适当的年龄相匹配,若因贫穷而无法礼聘的,则让各级行政长官节省俸禄来帮助他们。当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那些生了子女的人,开始知道自己的宗族血缘。大家都说:“使我有这个孩子的人,是任长官啊!”因此很多人替孩子取名为任。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任延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伍子胥

伍子胥 【原文】 平王使费无极如秦[1],为太子建娶妇。妇好[2],来,未至,无忌(《左传》作无极)先归,说平王曰[3]:“秦女好,可自娶,为太子更求。”平王听之,卒自娶秦女[4]。是时伍奢为太子太傅[5],无忌为少傅[6]。无忌无宠于太子,日夜谗之于王[7],曰:“自无忌入秦女,太子亦不能无望于王[8]。王少自备焉。太子居城父,擅兵[9],欲入矣。”平王召其傅伍奢责之。奢知无忌谗,乃曰:“王奈何以小臣疏骨肉(《左传》,奢曰,君一过多矣,何信于谗)。”王遂囚伍奢,召太子建欲诛之。太子奔宋。无忌曰:“伍奢之子材,不杀为楚国患。盍以免其父召之[10]。”王使人召之,曰:“来,吾免而父[11]。”伍尚谓其弟胥(《左传》作员)曰:“闻父免而莫奔[12],不孝也。父戮莫报,无谋也。度能任事[13],智也。子其行矣,我其归死。”尚遂归,胥奔吴,王杀伍奢及尚。平王卒,昭王立。楚众不说费无忌[14],以其谗亡太子建,杀伍奢及尚,与卻宛,令尹子常乃诛无忌以说众,众乃喜。十年冬,伍子胥率吴师伐楚,遂入郢,鞭平王之尸以报父仇。(《楚世家》) 附《吴越春秋》 楚遣使捕子胥,及诸野,胥张弓布矢,使者俯而走。胥曰:“报汝王,欲国不灭,释吾父兄,若不尔者,楚为墟矣。”使返报平王,王杀奢及尚。子胥行至大江,仰天行哭林泽之中,言:“楚王无道,杀吾父兄,愿吾因于诸侯以报仇矣[15]。”奔宋,遇申包胥,谓曰:“楚王杀我父兄,为之奈何。”申包胥曰:“吾欲教子报楚,则为不忠;教子不报,则为无亲。子其行矣,吾不容言[16]。”子胥曰:“父母之仇,不与戴天,兄弟之仇,不与同域。今吾将复楚辜[17],以雪父兄之耻。”申包胥曰:“子能亡之,吾能存之。”胥奔宋,复奔吴。追者在后,几不能脱。至江,江中有渔父。胥呼:“渡我。”渔父欲渡之,适有旁人窥之,因歌曰:“日月昭昭浸已驰[18],与子期乎芦之漪[19]。”子胥即止芦之漪。渔父渡之。视胥有饥色,谓曰:“俟我树下[20],为子取饷[21]。”渔父去,子胥疑之,潜身深苇中。有顷,父来,持麦饭,求之树下,不见,因歌曰:“芦中人,芦中人,岂非穷士乎?”子胥乃出。食毕,胥解百金之剑与之。渔父曰:“楚之法令,得伍胥者粟五万石,爵执圭[22],岂图百金之剑乎。子急去勿留,且为楚所得。”胥诫曰:“掩子盎浆,无令露。”父曰:“诺!”胥行数步,顾渔者已覆船自沉于江矣。子胥至吴,乞食溧阳[23],适女子击绵于濑水上,筥中有饭[24]。子胥曰:“可得一餐乎?”女曰:“妾独与母居,三十未嫁,饭不可得。”胥曰:“夫人赈穷途[25],少饭何嫌哉?”女知非恒人,长跪与之。胥餐而去,又谓:“掩壶浆,无令露。”女叹曰:“妾自守贞明[26],不愿从适,何宜馈饭而与丈夫[27],越礼亏义[28],妾不忍也。”子胥行,反顾,女子已自投濑水矣。 阖闾立,举子胥为行人[29],与谋国政。乃荐孙武于王曰:“大王欲兴兵诛暴楚,以霸天下,而威诸侯。非孙武之将,谁能涉淮踰泗[30],越千里而战乎。”吴王大说[31],以孙子为将,会军攻楚。遂入郢,子胥以不得昭王,乃掘平王之墓,出其尸,鞭之三百,左足践腹,右手抉其目[32],诮之曰:“谁使汝用谗谀之口,杀我父兄哉!”即令阖闾妻昭王夫人,伍胥孙武白喜亦妻子常司马成之妻,以辱之。申包胥使人谓子胥曰:“子之报仇,其亦甚乎!”子胥曰:“日暮途远,倒行而逆施之道也。” 【注释】 [1]费无极:春秋末年楚国佞臣,又作费无忌。官拜太子少傅。如:前往,到。 [2]好:指女子貌美。 [3]说(shuì):劝说别人。 [4]卒;最终,结果。 [5]太子太傅:官名,辅导太子的官员。 [6]少傅:官名,辅导太子的官员。 [7]馋:在别人面前说某人的坏话。 [8]望:怨。 [9]擅兵:掌握兵权。 [10]盍:何不,表示反问或疑问。 [11]而:古同“尔”,代词,你的 [12]免:赦免,释放。 [13]度:考虑,打算。 [14]说(yuè):古同“悦”。 [15]因:依靠,凭借。 [16]容:应当。 [17]复:报复。辜:罪行。 [18]昭昭:明亮,光明的样子。浸:逐渐。 [19]期:相会,会合。 [20]俟:等待。 [21]饷:食物。 [22]执圭:亦作“执珪”。先秦楚国爵位名。圭以区分爵位等级,使执圭而朝,故名。 [23]溧阳:位于今江苏省苏南。 [24]筥:盛物的圆形竹筐。 [25]穷途:绝路,比喻处于极为困苦的境地。 [26]贞明:坚贞清白的节操。 [27]馈:泛指赠送。 [28]越礼:不遵循礼仪法度。 [29]行人:接待各国使者的官,相当于现在外交部礼宾司一职。 [30]淮:指淮水,出今河南南阳桐柏县桐柏山,经安徽至江苏清河县合于河,经安东县至云梯关入海。泗:指泗水,位于中国山东省境内,又名淇水,发源于山东省蒙山南麓,经泗水县、曲阜市及兖州市注入南阳湖。泗水在古代是淮河的一大支流。 [31]说:同“悦”。 [32]抉(jué):挖出。 【译文】 楚平王派遣费无忌前往秦国,为太子建迎娶媳妇。那个女人长得姣美,前来楚国,还没到达,费无忌先返回,劝说平王道:“秦国女子长得美,可以自己娶,给太子另外找一位。”平王听从他的话,结果自己娶了秦国女子。当时伍奢任太子太傅,费无忌任少傅。费无忌不受太子宠幸,日夜向平王说太子建的坏话,道:“自从费无忌送入秦国女子,太子怨恨我,也不能不怨恨大王,大王对此要自己稍加防范。况且太子居住在城父,独揽兵权,将打算入宫为王了。”平王召见太子的太傅伍奢责备他。伍奢知道是费无忌在进说谗言,于是说:“大王怎么能因为小人的话而疏远自己的骨肉?”于是平王就将伍奢囚禁。接着召见太子建,准备诛杀他。太子闻讯,逃亡投奔宋国。费无忌说:“伍奢的两个儿子都是人才,不杀死会成为楚国的祸患。何不用赦免他们父亲作为条件召见他们,他们必定到达。”于是平王派人召见他们,说:“来的话,我赦免你们的父亲。”伍尚对伍胥说:“听说父亲能获赦免而没人奔赴,是不孝;父亲被杀戮而没人报仇,是无谋;估量才能委任事务,是智。你就走吧,我将回去赴死。”伍尚于是回来,伍胥出奔吴国,楚王杀了伍奢和伍尚。楚平王过世后,楚昭王继位,楚国民众都不喜欢费无忌,因为他用谗言害死了太子建,又杀死伍奢和伍尚以及卻宛等人,令尹子常于是将费无忌处死,以抚慰众人,大家于是十分满意。十年冬季,伍子胥率领吴国军队攻打楚地,大败楚军,进入郢地后,找到平王的坟墓,将他的尸体从坟中挖出鞭打,以报杀父之仇。 附《吴越春秋》: 楚国派使者追捕伍子胥,一直追到荒无人烟的野地里,伍子胥拉满了弓,装上了箭,要杀使者,使者弯着腰低着头逃走了。伍子胥说:“回去告诉你们平王,要想国家不灭亡的话,就放了我的父亲兄长,如果不那样做的话,楚国总有一天会被夷为废墟的。”使者回去禀报楚平王,平王杀了伍奢和伍尚。伍子胥走到大江边,在树林沼泽中抬头望着天空边走边哭,说到:“楚王昏庸无道,杀了我的父亲兄长,但愿我能依靠诸侯的力量来报仇。”于是伍子胥投奔宋国而去,路上遇到申包胥,对他说:“楚王杀了我的父兄,我该怎么办?”申包胥说:“我要是教你报复楚国,那就是不忠;如果教你不要报复,那就是不孝。你还是走吧,我不好说什么。”伍子胥说:“对于父母的仇人,不能和他共同顶着同一片天空;对于兄弟的仇人,不能和他生活在同一个区域内。现在我将要报复楚王犯下的罪行,用来洗刷父兄所受到的耻辱。”申包胥说:“你能灭掉楚国,我能保存楚国。” 伍子胥逃到宋国,后来又逃往吴国。追兵一直在身后,差点儿不能脱身。到了江边,江中有一个渔父。伍子胥喊道:“渔父渡我过江。”渔父正准备渡他过江,恰好碰上旁边有人窥测,于是唱道:“日月昭显啊渐渐奔向前,和你相约啊在芦苇岸边。”伍子胥就停留在芦苇岸边。渔父于是载他过江。他见伍子胥看上去很饿的样子,就对他说:“你在这棵树下等我,我去给你拿点吃的。”渔父走了以后,子胥起了疑心,于是在深深的芦苇中躲了起来。过了一会儿,渔父来了,拿来了麦子煮的饭,到树下找伍子胥,却不见人,于是用歌声呼唤他:“芦中人啊芦中人,你难道不是一个走投无路的贤士吗。”伍子胥才从芦苇中走出来。吃完了饭,伍子胥解下价值百金的宝剑送给渔父。渔父说:“我听说楚王下令,对于抓获伍子胥的人,赏赐粮食五万石,赏赐执圭这个爵位,我救你难道是图你这价值百金的宝剑吗?你还是赶快走吧,不要停留,否则就要被楚国人抓住了。”伍子胥走之前告诫道:“藏起你那壶水,不要让它暴露了踪迹。”渔父答应道:“好!”伍子胥走了几步,回过头顾望,只见渔父已经把船弄翻,自己投身于江中。伍子胥往吴国走去,在溧阳讨饭,正巧有一个女子在濑水边捣丝,圆篮子里有饭。子胥说:“可否给我一顿吃的?”女子说:“我独身和母亲住在一起,三十岁了还没嫁人,饭食恐怕弄不到。”子胥说:“救济走投无路的人,就是饭少一点,又有什么要紧呢?”女子知道他不是一个寻常的人,于是跪着递给伍子胥饭食。伍子胥吃完后要走了,又对女子说:“藏起那壶水吧,不要让它暴露了踪迹。”女子叹息道:“我自己保持贞洁,不愿意嫁人,怎么适合送饭给男人吃呢,这不符合礼法,是我不能容忍的啊。”伍子胥走了,没走几步回过头看那位女子,已经自投于濑水之中。 吴王阖闾继位后,任命伍子胥当接待国宾的外交大臣,并和他一起商讨国家政务。伍子胥向吴王推荐孙武,说:“大王想发动战争去惩罚暴虐的楚国,从而称霸天下,而威服诸侯,如果不是孙武当将军,那还有谁能跨过淮河、跨过泗水、驰骋千里去作战呢?”吴王听了伍子胥这番话心中大喜,于是任命孙武为将军,召集军队攻打楚国。吴王进入郢城,伍子胥因为没有擒获楚昭王,就掘开了楚平王的坟墓,挖出平王的尸体,将尸骨鞭打了三百下,用左脚跺他的腹部,用右手挖出他的眼睛,谴责他说:“谁让你听从那些谗言,杀死我的父兄呢!”于是就叫阖闾奸淫昭王的夫人,伍子胥、孙武、白喜也奸淫子常、司马成的妻子,以此来侮辱楚国的君臣。申包胥派人对子胥说:“你报仇,也太过份了吧!”伍子胥对来人说:“替我向申包胥致歉吧,就说我因为年事已高,而报仇心切,就像眼看要日落西山,却仍路途遥遥,所以才做出这种倒行逆施的事情来。” 【评语】 按:楚平王与子干、子皙同弑灵王,复用诡谋,杀子干、子皙。杀三兄而窃位,当受亡国之报无疑。况专听馋人无忌之言,杀子娶妇,忠孝之伍奢伍尚,直和之卻宛,均视之如草芥,芟夷唯恐不尽[1]。其得早死,不身婴诛戮[2],倖也[3]。伍奢、卻宛之遇馋,实国人所共愤,而况其嗣乎。论佛家高尚之理,则虽父母之仇,亦不得以杀报。盖以杀报杀,循环反复,终无已时。遇极恶人,当首先发愿度之,始能断造恶之根源,而完吾心之悲悯。但春秋时,佛教未入中国,故子胥大复仇之义,忍死冒险,而入于吴,一时江上丈人[4]、濑边女子,皆哀其志而怜其身,不惜杀身相救,此固足觇当时义侠之风尚[5],亦正见子胥之哀愤,深入人心也。鞭尸三百,包胥以君臣之义责之,自不值子胥一笑。然取其君臣之妻以辱之,则实为已甚。且令吴受夷狄之讥(《谷梁传》:书吴,狄之也。何狄之?君妻其君之妻,大夫妻其大夫之妻,盖有欲妻楚王之母者,故斥其狄道也),楚怀奋臂之斗[6](《淮南子》,吴入郢,鞭平王之尸,舍昭王之宫,昭王奔随,百姓携幼扶老而随之,皆奋臂而为之斗,当此之时,无将军卒行列之,各致其死)。为吴谋而为不忠,为己谋亦不智,此不能不为子胥惜也。然子胥亦是豪杰之士耳,不惟佛理未梦见,即圣贤仁恕之道,亦且背道而驰。己欲报仇,是因父兄无罪受戮。试问王僚何罪[7],其子庆忌又何罪,而一进专诸[8],再进要离[9],成阖闾之篡弑[10],以遂一己之私[11],其不仁不恕甚矣。终受属镂之赐。殆亦有因果之理存也。 【注释】 [1]芟(shān):割草,引申为除去。 [2]婴:遭受。 [3]倖(xìng):同“幸”,幸运。 [4]丈人:古时对老年男子的尊称。 [5]觇(chān):窥探。 [6]奋臂:振臂而起。常指举大事。 [7]王僚:即吴王僚(?—前515 ),号州于。吴王寿梦长庶子。春秋时期吴国第23任君主。后被公子光(即阖闾)的刺客专诸刺杀。 [8]专诸:(?~前515年),春秋时期吴国堂邑人,中国古代著名刺客,曾以鱼肠剑刺杀吴王僚。 [9]要离:春秋吴国人,著名刺客,曾刺杀吴王僚之子庆忌。 [10]篡:特指臣子夺取君位。弑:特指臣杀君。 [11]遂:实现。 【译文】 楚平王和子干、子皙二人一道杀掉楚灵王,又使用阴谋诡计,杀掉子干和子皙。平王杀掉三个兄弟,从而窃据王位,理应受到亡国的报应,这是毫无疑问的。何况他一味听信小人费无忌的馋言,杀儿子、娶儿媳妇,忠义孝悌的伍奢伍尚、正直温和的卻宛,在他眼里也都形同草芥,想要将他们统统杀掉。平王只不过因为他死得早,才没有遭受杀身之祸,也算幸运了。伍奢、卻宛遭遇馋言构陷,连国人都被激起公愤,更何况他们的儿子呢?说到佛家的高尚理念,就算杀父之仇亡母之恨,也不应用仇杀报复凶手。因为以仇杀冤冤相报,循环往复,永远没有休止。所以遇即使到非常坏的人,也应该首先心存感动度化他的善良愿望,这样,才能斩断产生恶的根源,从而完善我们内心的仁爱与关怀。但是春秋时代,佛教尚未传入中国,所以伍子胥怀抱复仇信念,冒着生命危险和山川险阻,进入吴国,当时江上的老渔夫和濑水边的女子,都同情他的想法,可怜他的境遇,不惜舍命搭救他。这一切,固然足以窥知那个时代的侠义风尚,也说明伍子胥的悲愤,深深打动人心。申包胥用君臣标准指责伍子胥掘墓鞭尸,这种迂腐看法,原本不值得伍子胥付之一笑。然而伍子胥抓住楚平王君臣的妻子进行侮辱,则实在做得太过分了。这一报复行为,还让吴国被讥笑为蛮族(《谷梁传》写吴国,说吴国人是蛮族。为什么以野蛮人称谓他们,因为吴国国君强占楚国国君的妻子,吴国大夫强占楚国大夫的妻子,甚至有人还想强占楚王的母亲为妻,所以指斥这是野蛮人的行为),令楚国人奋起反抗。(《淮南子》说,吴军攻入楚国郢都,鞭打楚平王的尸身,占据楚昭王的宫室,楚昭王逃奔随国避难,楚国百姓携幼扶老跟随昭王,一起奋起反抗那时的情势,甚至来不及对军丁士卒进行整编,追随昭王的人民,却人人奋勇战斗,舍身忘死)。伍子胥这是替吴国谋划,而不忠于其事;为他自己考虑,也不周全明智。实在不能不让人替他惋惜。虽然伍子胥也是英雄豪杰,却不仅对佛经中的道理一无所知,其行为即使与一般圣人贤者所秉持的仁爱宽恕之道,也是背道而驰的。伍子胥要报仇,是因为他的父亲兄弟无辜被杀,可吴王僚又有什么罪,他儿子庆忌又有什么罪?伍子胥先向阖闾进荐杀手专诸,接下来又保举刺客要离,帮助阖闾实现杀君篡位,从而成就个人私利,这人没有仁德,不懂宽恕,实在到了极致。他最终被阖闾赐剑自杀,也说明因果报应是确实存在的。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伍子胥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伯有、驷带

伯有、驷带 【原文】 伯有嗜酒,为窟室而夜饮酒[1],朝至未已。子皙以驷氏之甲,伐而焚之。伯有奔雍梁[2],醒而后知之。自墓门之渎入[3],伐旧北门。驷带率国人伐之,伯有死于羊肆[4]。数岁后,郑人相惊以伯有,曰:“伯有至矣。”则皆走,不知所往,或梦伯有介而行[5],曰:“壬子,余将杀带也。明年壬寅,余又将杀段也。”及壬子,驷带卒,国人益惧。越年壬寅,公孙段卒,国人愈惧。子产立公孙洩及良止以抚之,乃止。子太叔问其故。子产曰:“鬼有所归,乃不为厉。吾为之归也。”及适晋,赵景子问焉,曰:“伯有犹能为鬼乎。”子产曰:“能。人生始化曰魄,阳曰魂,用物精多,则魂魄强,匹夫匹妇强死[6],其魂魄犹能冯依于人[7],以为淫厉。况伯有三世执政,其用物弘矣,其取精多矣,而强死,能为鬼,不亦宜乎?”(《左传》) 【注释】 [1]窟室:地下室。 [2]雍梁:郑国地名,在今河南新郑、长葛一带。 [3]墓门:郑国城门名。渎(dú):水沟,小渠。 [4]肆:店铺。 [5]介:铠甲,这里用作动词。 [6]强死:非因病、老而死,或人尚壮健而死于非命。 [7]冯(píng):同“凭”,凭借,依靠。 【译文】 伯有嗜好喝酒,建造地下室而通宵喝酒,甚至喝到群臣大夫来朝见时都没停止。子皙带着驷氏的甲士攻打伯有,并且放火烧了他家。伯有逃亡到雍梁,酒醒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伯有从墓门的排水洞进入,攻打旧北门。驷带率领国内的人们攻打伯有,伯有死在买卖羊的街市上。数年后,郑国人因为伯有的出现而互相惊扰,说:“伯有来了!”大家都撒腿就跑,不知跑到哪里去好。有人梦见伯有披甲而行,说:“三月初二日,我将要杀死带。明年正月二十七日,我又将要杀死段。”到了三月初二那天,驷带丧命,国内的人更加害怕。第二年正月二十七日,公孙段死,国内的人们越来越害怕了。子产立了公孙洩和良止来安抚伯有的鬼魂,这才停了下来。子太叔问这样做的原因。子产说:“鬼有所归宿,这才不做恶鬼,我立其子为大夫,他就能受祭祀而有所归宿了。”等到子产去晋国,赵景子问他,说:“伯有竟能做鬼吗?”子产说:“能,人刚刚死去叫做魄,已经变成了魄,阳气叫做魂。生时衣食精美丰富魂魄就强有力,因此有现形的能力一直达到神化。普通的男人和女人不能善终,尚且能附在别人身上,以大肆惑乱暴虐,何况伯有三代执掌政权,他使用的东西很多,他在其中汲取的精粹也很多,可又不得善终,能够做鬼,不也是应该的吗?” 【评语】 伯有为鬼,令人相惊以走,此为厉鬼报怨,历史上最彰明较著者[1]。子产立良止以抚之,遂止,可谓能知鬼神之情状。惟论鬼神之强弱,专以取精用弘为根据,则富贵之鬼必强,贫贱之鬼皆弱,决非定论。据《楞严经》,人修定慧[2],而未断杀者[3],死后,上品为大力鬼(世人所奉为帝君类),中品为飞行夜叉诸鬼帅等(如值年月日之星君,及山海等神类)[4],下品为地行罗刹(如坛社祠庙之鬼神等)[5]。照唯识则鬼分九品,以上之三品,均唯识之上品[6],其中下二品,多以悭吝为堕因[7]。楞严之三品,皆有神通智慧,其富乐上几天人,因在世能修禅定,故有此福报,岂以在世取精用弘而强有力耶!《楞严鬼趣章》,则以贪为因,其十种鬼,如唯识之中下品。厉鬼文云:“贪忆为罪,是人罪毕,过衰成形,名为厉鬼。”润师注云:“瞋习之人[8],发于相忤,忆念旧恶,俟其势衰以图报。”此正如伯有死于鲁襄公三十年,而为厉于昭公六七两年,亦俟带、段之衰而乘之也,岂足称于上三品鬼耶。 又按:子产云鬼有所归,实足称博雅君子。宋张仲文小说中,载一事云:“一朝士为相守,有医者出入门下。值元夜,在客次伺贺,见一客,时时遣人入内询问,报云犹未,如是三数次,皆云犹未。迨晓[9],客怒骂不孝而去。他日与守言之,问状貌,乃其先也。云除夕饮酒过多,迨晓方祀祖耳。”读此,亦见圣人慎终追远之言,诚知鬼神之情状者。 【注释】 [1]彰明:明显。 [2]定慧:定学与慧学的并称。定,禅定;慧,智慧。 [3]断杀:停止杀戮。 [4]飞行夜叉:系隶属于毗沙门天,而住于忉利天之鬼类。 [5]地行罗刹:指地上行动的罗刹。 [6]唯识:大乘佛教瑜伽行派重要术语之一。意谓世界一切现象都是心识所变现,心外无独立的客观存在。亦称“唯识无境”。 [7]悭(qiān)吝:吝啬。 [8]瞋习:瞋恨的习性。 [9]迨:等到。 【译文】 伯有化为恶鬼,令众人惊呼奔走,这是厉鬼报冤,历史上最为明显的一件事情。子产立了良止来安抚伯有的鬼魂,才令此事消停,可以说他是十分了解鬼神的情况的。惟独论及鬼神的强弱,专门以取精用弘的标准作为依据,则大富大贵的鬼神必定强势,而贫困低贱的鬼神都比较弱小,这绝对不是确定的论断。根据《楞严经》,人修行定慧,却没有断杀,死后上品化为大力鬼,中品化为飞行夜叉等各种鬼帅,下品则化为地行罗刹。按照唯识,鬼分为九品,最上面的三品,都属于唯识的上品,其中下二品,多数的堕因是因为悭吝。能归入楞严中三品的人,都具有神通智慧,其财富安乐上可与天人相媲美,因为在世间能修禅定,才有这样的福报,岂是凭在世间取精用弘而强有力致使的! 《楞严经》中有关鬼趣的章节,则以贪婪作为引因,将鬼分为十种,正如唯识中的众下品。有关厉鬼的文字提到:“如果是因贪恋忆想而造下罪业的,那麽这人罪业盈满之後,就会遇到衰败的东西而成其形,叫做厉鬼。”润师在注中说:“一个有瞋恨习气的人,内心便有相互抵触抗争之气,因此回忆念及罪恶过往,等待相关事物衰败下来,伺机图谋报复。”这就正如伯有在鲁襄公三十年逝去,而到昭公六七两年化为厉鬼,也是等待带、段二人的势力衰败乘虚而入以图报复,他岂非足以称得上三品鬼么! 又按:子产认为鬼是有归属的,他的确不愧为博闻多识的君子。宋朝张仲文的小说中,曾经记载了这样一件事:“一位朝廷官员担任相守职务,有个医生经常出入他家。某一年元夜,客人们排队站在门外,等待进来祝贺。医生看见其中有个客人,不停派人进来询问祭祖贺岁仪式何时开始,回报说时间还没到,这样探问了好几次,都是这样回答的。一直等到拂晓,这位客人连声怒骂相守不孝,然后拂袖而去。过了几天,医生对这位官员说起这件事,官员问到客人的长相,才知道原来是他的祖先。官员解释说除夕那天晚上他饮酒过多,只到天亮才举行祭祖仪式。”读到这里,可以知道圣人要求世人慎重办理父母丧事、虔诚祭祀远代祖先的告诫,实在是深入了解鬼神的存在状况之后有感而发。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伯有、驷带

2018-12-14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何敞、比干

何敞、比干 【原文】 何敞六世祖比干[1],武帝时为廷尉[2],与张汤同时[3]。汤持法深[4],而比干务为仁恕[5],数与汤争,所济活者有千数[6]。敞性公正,自以趋舍不合时务[7],每请召,常称疾不应。后拜尚书[8],数切谏[9],言窦宪等罪[10]。迁河南太守,以宽和为政,分遣儒术大吏,案行属县[11],显孝悌有义行者[12],及举冤狱[13]。百姓化其恩礼[14],其出居者,皆归养其父母,推财相让者,二百许人。 注:《何氏家传》云,比干为汝阴狱吏[15],平活数千人,后为丹阳都尉[16],狱无冤囚。征和三年[17],三月辛亥[18],天大阴雨,比干在家中,梦贵客车骑满门,觉以语妻[19]。语未已[20],而门有老妪,可八十余[21],求寄避雨,雨甚[22],而衣履不沾渍[23]。雨止,乃谓比干曰:“公有阴德,天锡君策[24],以广公之子孙[25]。”因出怀中符策,状如简,长九寸,凡九百九十枚,以授比干曰:“子孙佩印绶者如此算[26]。”比干年五十八,有六男,又生三子,代为名族。(《何敞传》) 【注释】 [1]何敞:字文高(?—约105),东汉扶风平陵人。比干:指何比干。字少卿,汝阴人。西汉法律学家。何敞的六世祖。 [2]廷尉:官名。掌管刑狱。 [3]张汤:张汤(?—前115),西汉杜陵(今陕西西安东南)人。汉武帝时期著名酷吏。 [4]深:苛刻。 [5]仁恕:仁慈、宽恕。 [6]济活:救活。 [7]趋舍:取舍,好恶。 [8]尚书:指尚书令。官名。见前注。 [9]切谏:直言极谏。 [10]窦宪:字伯度(?—92),窦融曾孙。东汉外戚、权臣、著名将领。扶风平陵(今陕西咸阳西北)人。 [11]案行:巡视。 [12]义行:同“仪形”。忠义或节义的行迹。 [13]举:平反。 [14]化:被感动。 [15]汝阴:在今安徽阜阳。 [16]丹阳:在今江苏南部。都尉:官名,职位次于将军的武官。 [17]征和:汉武帝的第十个年号(前92—前89) [18]辛亥为干支之一,顺序为第48个。前一位是庚戌,后一位是壬子。论阴阳五行,天干之辛属阴之金,地支之亥属阴之水,是金生水相生。 [19]语:告诉。 [20]语未已:话没说完。 [21]可:大约。 [22]雨甚:雨势很大。 [23]渍:雨水污渍。 [24]锡:通“赐”。策:即符策,亦作“符册”。 [25]广:繁多,繁盛。 [26]印绶:称印信和系印的丝带。借指官爵。 【译文】 何敞的六世祖何比干,汉武帝的时候担任廷尉,与张汤是同时代的人。张汤执法十分苛刻,而比干判案则务求仁慈宽恕,多次因为案件的判决而与张汤发生争执,救活了上千条人命。何敞的品性十分公正,知道自己的行为举止不合时务,每次皇帝召见,经常假托生病而不应诏。后来官拜尚书,数次直言进谏,向皇帝说明窦宪等人的罪状。任河南太守后,以宽厚仁和的态度来处理政事,分别派遣学习儒术的官吏,到所管辖的各县巡视,彰显遵循孝悌节义的人,并平反冤案。老百姓受到他的恩泽礼法的感化,那些外出居住的人,都回到家中赡养父母;兄弟姊妹间相互退让财产的有两百多人。 注:《何氏家传》说,何比干在汝阴做狱吏的时候,平反冤案救活了上千人,后来在丹阳做都尉,监狱中没有冤囚。汉武帝征和三年,三月辛亥这天下大雨,比干在家中,梦见贵客的车骑停满了门庭,醒来后告诉夫人。话还没有说完,门口有一位老婆婆,年纪大约八十多岁了,请求借宿避雨。当时雨下得非常大,但老婆婆的衣服和鞋子却都没有沾湿。雨停后,老婆婆告诉比干说:“先生您有阴德,上天赐给您简册,让您子孙满堂。”于是从怀中拿出符策,形状像竹简一样,长约九寸,共九百九十枚,交给何比干说:“您的子孙后代能佩戴官印的,与这个竹简的数目相同。”何比干五十八岁的时候,有六个儿子,后来又生了三个儿子,世世代代都是名门望族。 ……………………………………………… 分享朋友圈,法布施功德无量! 南无阿弥陀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佛法讲堂 ):【中国历史感应故事(白话)】何敞、比干

2018-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