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可畏的因果报应:诽谤大乘佛法的现世报应丨宽镜法师

    38

    可怕可畏的因果报应:诽谤大乘佛法的现世报应

    作者:宽镜法师

    摘自:2016-12-07 妙莲华稀有讲堂

    《月灯三味经》卷五,佛陀告诉月光童子偈云:

    所有一切阎浮处,毁坏一切佛塔庙,

    若有毁谤佛菩提,其罪广大多于彼。

    若有杀害阿罗汉,其罪无量无边际,

    若有诽谤修多罗,其罪获报多于彼。

    近现代中国佛教中出现了重新注重原始佛教的倾向,同时伴随着一部分人对大乘的怀疑。大小乘的关系、净土的他力特征等等也造成我的困惑。我想我的经历对于当今佛教界的这种动向也许有一些参考价值,这篇文字也是我对菩萨僧团的公开忏悔。

    让我从头说起:

    一九九七年六月我到智者大师讲法华玄义、摩诃止观的玉泉寺出家。寺院中的情况和我在家时想像的不太一样,人人都只是念佛,没有人去探讨理论。对佛法义理,我几乎是一张白张,过去零零散散读过几本经论,老实说,没读懂,不过对佛法有一个模糊印象,大致是,佛法要取消事物的对立面,世界没有一个实质核心,一切意义价值都是人类的虚构。虽然还有许多疑点,但我有一种信念,我所苦苦追求的终极真理将在佛法中得到答案。刚出家,到大寮干活儿,时间很紧,深奥的经论读不出头绪,何况没有时间坐下来读。出家得修行啊,那就念佛,念得十分精进。我非常想弄清净土的理论证明。从大寮调到流通处,读了许多浅显的佛书,同时念佛不辍。

    大约在出家的第五个月,读黄念祖居士的无量寿经白话解,读到极乐世界即是华藏世界,也即是一真法界,心中豁然开朗(申明一下,我从不认为这就是禅宗所说的开悟),刹那间,心灵发生转变,似乎一切问题消融无迹,巨大的美妙的狂喜笼罩了我:啊,我明白了!原来如此简单如此贴近,哪个不是阿弥陀佛!哪一处不是极乐世界!哪一个念头不是阿弥陀佛不是极乐世界!从小孩子盼望糖果节假日到总统选举的争吵到国际交往乃至战争,哪种追求其至深实质不是追求着极乐世界!只因众生不明他就是佛,他的每一念就是极乐,所以才有他那徒劳的追求,才有轮回的苦难。明白了你的现前一念已完美无缺本自具足一切功德,你就不会放弃家宝向外奔波了。所以人人不再寻找,他就获得了一切。这时,天上天下一片光明,不是眼睛看见了光,这是一种心光(当时,我就用这个词),我感到物质世界似乎变稀薄了,我试着想像一下平日里死亡、恐怖、污秽等情境,可我都感觉到棺材中、粪池中只是一片光明、清净(心识如此,不是我真的肯往粪池中跳)。全体法界俨然不出我这一念,十方是它,三际是它,极乐是它,般若是它,无始以来的至深追求也只是这个,如此单纯明暸,一切人所求的就是他本有的!这时,我念出的每一句佛号,浑然不辨是佛是我,我的身心进入不可思议美妙无伦的境界,每个细胞都在欢舞。这种境界持续了一个多星期。这期间,我稍加作意,极乐景像便在眼前若隐若现。我觉得解脱是如此轻易,念念都是解脱,要在明白念念都是解脱而已。从那以后,净土同我的家一样实在,每当佛号出口,我就真切地投入了佛陀的怀抱。后来在念佛中,整个法界仿佛发出共鸣,娑婆万事万物无不顺服佛念转变为极乐妙境,所有烦恼都由佛号的点金剂化为清净妙乐的黄金。(按:得少为足,这里已经中下大我慢之因,所以后来走向破见重罪)

    念佛境界没有多少道理可讲,而我生性爱钻理论,所以我并不满足。九八年受戒后,我开始看中观,从这时,我的注意力转向理论。由于佛教界对不同的缘起论存在争议,二000年,也引起我的疑惑。我无能力将常住真心说与中观毕竟空会通。《楞严经》给我带来法喜,中观也是我所倾心,它们却是两道不同味道的菜,而我以为佛法应该是一味的,这令我耿耿于怀。我也想用中观来说明净土,虽然祖师大德对此有辩证,但我认为他们所说的空性与中观似乎不一样。无数的问题都急切地想揭出答案:如咒语是怎么回事,怎样看待中国化佛法,正像末法与小显密的对应,如来藏缘起与性空缘起,大乘的起源……如此多的疑惑折磨着我。有人会主张,你不必问那么多,实修才能得到真实答案,但在当时我不会同意,我喜欢明确清晰,如果对一种法起疑心,就修不下去了。今天我承认我错了,我太认真,太求圆满,这是我人格的重大缺陷,挖到根柢,不过是傲慢贪婪,它给我带来了灾难。现在我想,大乘佛法存在着广大的自由空间,所以称为大,众生根性欲乐无量,就有种种相应的说法;我是凡夫,凡夫眼中的世界必定是矛盾的。

    二〇〇二年我到福建平兴寺,读了一些学术类资料,才知道学术界包括佛门内部一部分人对佛法的探讨是很大胆的。我也有人本理性的倾向,我开始接受某些大胆新奇的学术观点。关于理性主义在人类的真理探索史上发挥的作用,是十分深隐复杂的问题,这里且不谈,我也没有能力谈它。

    我开始对以往的修行、中国佛教的传统观点发生怀疑。譬如我的修习净土,尽管得到美妙的境界,我怎敢相信我的直觉体验就与佛法相应呢?了生脱死真如我体验过的那么简单么?当然今天我有新的理解,众生因苦而信佛学佛,不是因明白了而信而学。过去看天台华严教理时,光明、庄严、雄浑、壮阔的境界也是轻松地就生起了,现在反而成为我怀疑的理由,我会问,这么显而易见的宝物,为什么大学问家总找不到或者见到却不在意呢?所以,学者们认为妙明真常的境界只能算艺术,我就不得不赞同了。以理智的态度来看,该怀疑的东西太多了。恰恰以历史的考证的方式,可以圆满解答佛教中许多疑难。我企图以中观思路评判佛法,只为让自己安心。我自己阅读,没有善知识摄受引导,结果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缘起性空甚深难明,往往令人错解。受一部分学术影响,我赞同并得出了许多错误观点,在这里,我不便说得太具体,时下它们依然是许多争论的焦点;我无意评论别人,只是如实地记下亲身经历,最终的结论在读者那里。

    有一位师父问我一些教理问题,我们交谈过多次。由于众所周知的时代背景,交谈中,我发表了许多与传统说法相违的观点。我表示赞同大乘非佛亲说,是从部派佛教演化而成,自然,大乘经典就是后人撰辑的了;认为净土从某种外道信仰转变而来;认为密宗已不是纯正的佛法(我只是如实记录当时的经历,究竟如何,我的学识不足以参与学术讨论);认为密宗所证或许是某种禅定境界(这也是对圣贤的诽谤,对密法的诽谤);认为台贤禅净都不是佛法的原本模样,甚至有外道见解;我不认为有谤法罪,因为佛陀曾赞同独立思考,用理智信仰,因而我认为对佛法可以自由开明地讨论。以中观见地评判佛法,我得出了许多现在看来肯定是荒谬的观点,已严重到毁破正见。

    我对中观错解得太远,一味相信理论的辩证而排摈直观体验。对是谛非谛作出了许多错误取舍,否定了一部分因果。我认为并不存在三宝的神秘加持力(实际上,三宝的加持力以往我多次经历),以为佛法以法为中心,众生的解脱唯一仰赖对法义的体认实践,就是说,将一种经得住逻辑推敲的道理数数思惟观修,转化为不须观修推度而任运生起的直觉是唯一的佛法;因而皈依三宝,说到根本只是皈依法而已。以及其他种种荒谬言论。

    我忏悔,我诽谤了三宝,我没有充分理解大乘佛法的甚深微妙不可思议。大乘佛法所表明的就是世间的不可思议、佛功德的不可思议以及众生业力果报的不可思议,大乘佛法处处充满了不可思议。应当这样看待大乘佛法在世间的出现、流布,大乘佛法教义的开展、法门的施设以及对世间的融摄等种种不可思议。

    在我说极乐净土是从外道信仰转变而来的第二天,我突然产生几秒钟的恐惧不安,非常明显,(诽谤大乘,诽谤无净土,其罪超过五无间罪,果报立即)现前当晚我找到那位师父,对他说,昨天我的话过头了,净土的安慰对于凡夫还是需要的,不宜完全否定。我与那位师父的交谈约两三个月,中间发生过好几次不祥的恐惧失落感,我都不明所以,因为时间太短,就没在意。离平兴寺二00三年解夏还有二十二天,中午过堂,我正在吃,猛然间,一种巨烈的恐惧向我压来,那是一种杀气腾腾、血腥残暴的无形力量,这种气氛向我传达:如果我现在死去,所有人间不可想像的酷刑将同时降临,把我撕成粉末。我的心识忍受着巨大的摧折,我艰难地喘着气,身体发抖,我竭力自控,不致狂叫出声。虽然我不肯承认诽谤了三宝,但我接收的讯息十分明确:我犯了诽谤大乘等重罪。这种毁灭气氛持续了约半小时,我到底疑惑,不知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上晚殿时,那种感觉再度袭来,这次更增加了凄凉无助、空虚绝望的痛苦,我努力控制才没有跑出大殿。我开始反省,我犯了什么大罪,我怎么也不肯相信我犯了诽谤三宝罪,我的理由太多了。夜晚,我如堕地狱,梦境的凶暴无法承受,我只好坐起来。第二天依旧,我坐在床边,心想我姑且认罪忏悔,试试看吧。我合掌说了几句,苦受顿时缓解下来。这里我要说明,我身体异常健康,近三十年只因感冒打过一针,所以读者不要怀疑是我身体有病。这不可能是别的原因,只能是谤三宝罪。比丘戒初二篇还算清净;在社会中,对杀、盗、淫、妄罪向来小心,所以不是比丘戒罪与在俗时的罪。

    这种毁灭气氛每隔几天出现一次,每当出现,就被抛进苦难深渊,那种觉受难以言表。

    离开平兴寺后,我到湖北一座寺院闭关忏罪。二00四年正月十四进关,此时是二00五年二月末,一年多的闭关忏悔中,我经受了形形色色的内心折磨,不可具述,虽已不似当初的凶猛酷烈,但我越来越感到罪业的深重。一年之中,我一个男子,因痛苦和悔恨恸哭了六七十场,罪业似有所减轻,但没有彻底转变。在心识的地狱中,我极力攀缘三宝境界,偶尔有片刻相应。“一尘中有尘数刹,一一刹有难思佛,一一佛处众会中,我见恒演菩提行”、极乐妙境、一心遍法界,都曾令痛苦稍缓,有时也能与空性少分相应,然而都转瞬即逝,真可比火烧地狱中难得的凉风。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毕竟不可悔罪。愿这篇文字令罪业减轻几分,也给与我一样正在思考探索的人们提供一个教训,愿他们谨慎小心,免遭堕落。愿三宝的事业在世间光大兴盛。

    忏罪的过程中,般若性空与如来藏妙有的圆融,台、贤、禅、净、密等纯正性合理性的直觉依据在心中现起,至少能说服我自己吧。比如净土,当哪一天痛苦减缓,我能有限地短暂地契入,这时我格外深刻地体验到净土的真实,被阿弥陀佛所摄受的甜美,从这里,我也从一个角度体证了密法本尊、上师瑜伽的可信性。同时我鲜明地感觉到罪业的力量阻碍在我与极乐国之间,把我拖回苦海。我在平兴寺看资料,苦思辨析,将要对佛法做结论时,净土境界在心中强烈显现,我稍加缘念,简直如同进入我自己的宫殿,立即得到作主人公的自在安详,今天看来,那或许是佛陀的慈悲警示吧。全部大乘法也以一种我自己才能领会的方式向我显示是佛正说;这不是因为我犯了罪,不得不这么看;我认为,对于求离苦的修行者,说服自己而不求说服他人太重要了。

    忏罪的最初,生不起忏悔心,因为,当我们已怀疑是否为圣言,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在探索真理呀!从心识的遭受来看,无疑是罪,见解通不过,那怎么忏?我们该怎样从世间缘起相的重重疑问和结论的罗网中突围出来呢?!

    我深深地忏悔对三宝的忤逆诽谤。

    我深深地忏悔对父母、师长、亲友、同学及一切众生的忤逆伤害。

    我深深地忏悔我的浅薄、骄狂、轻浮、放任。

    我为深重的我执忏悔,它是罪业的根本。

    【编者按】转发即是弘扬大乘,即是帮助宽镜法师清净罪业。

    《大唐西域记》记录了无垢友论师及一位婆罗门谤毁大乘、感地狱业的公案。

    无垢友论师,迦湿弥罗国人也,博通三藏,研究玄文。途次众贤论师窣堵波,发愿著论,“令詹部洲诸学人,绝大乘称,灭世亲名。”说是语巳,心发狂乱,五舌重出,热血流涌,裁书告悔。当其死处,地陷为坑,同侣焚尸,旌建窣堵波庵没罗林侧。有罗汉叹曰:“惜哉苦哉!此论师任情执见,毁恶大乘,堕无间狱。”

    又有大慢婆罗门,生知博物,学冠时彦,门人千数,味道钦风,用赤旃檀,刻作大自在天、婆薮天、那罗延天、佛世尊等像。为座四足,负以自随,深詈苾蒭,谤毁大乘,轻懱先贤。言声未静,地便坼裂,生身陷入地狱,遗迹斯在。

    《涅槃经》:

    “迦叶,世间众生有三种病,极难消除:一、谤大乘法;二、造五无间罪;三、生邪见。此三病,于此世间,极难对治,声闻、缘觉及菩萨亦不能除之。”

    《般若八千颂》:

    “何人若造五无间,不及相似谤正法。”

    《宝性论》:

    “若由数近恶人故,具有恶心出佛血,杀父杀母杀罗汉,破坏最胜和合僧,若能思惟修法性,此人速疾从此脱,若人恶心谤圣法,此人焉能有解脱?”

    《三摩地王经》:

    “若人毁坏南赡部洲一切佛塔,另有人毁谤佛经,此二罪业相比,谤法之罪尤为严重;若人杀尽恒河沙数阿罗汉,另有人毁谤佛经,后者罪业尤为严重。”

    《方广大庄严经》:

    佛告阿难:“未来世中,有诸比丘,不能修习身戒心慧,愚痴无智,憍慢贡高,掉举心乱,不遵法律,多所贪求,不信正法,具沙门垢相似沙门。如是比丘,若闻菩萨清净入胎,不能信受,乃复共聚撗生诽谤,作如是言:‘菩萨处胎居母右胁,虽不为彼脓血所污,何能有此大功德耶?’如是愚人,既不能知菩萨积集功德,亦不能知菩萨示现入胎,而有如是殊胜清净无量功德,哀愍众生出现于世。阿难!诸佛如来出现于世,不于天上而成正觉转妙法轮,但于人间示现成佛。何以故?若于天上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者,人中众生咸作是念:‘我既非天,何能堪任修习佛道?’便生退屈。由是义故,但于人间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然彼愚痴法贼之辈,而于菩萨不思议事不能了知,撗生诽谤,妄为忆度。阿难!愚痴之人尚不信佛有无量德,何况能信菩萨神通?如是比丘耽着利养及以名闻,沈溺罪垢。”

    阿难白佛言:“世尊!当来之世,若有如是愚痴下劣之人,诽谤此经,得几所罪?当生何处?”

    佛告阿难:“若未来世有如是等诸恶比丘,诽谤此经,积集众罪离沙门法。阿难!譬如有人灭佛菩提,毁呰十方三世诸佛,其所获罪宁为多不?”

    阿难言:“甚多世尊!”

    佛告阿难:“若有众生诽谤如斯大乘经典,其所获罪与此人等。”

    尔时阿难闻是语已,身毛为竖,唱如是言:“南无佛陀!南无佛陀!我闻彼人行如是恶,身心迷闷。”

    佛告阿难:“若有众生灭佛菩提,其人由此恶行因故,当堕阿鼻大地狱中。阿难!于未来世,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诽谤如斯大乘经典,其人命终定堕阿鼻大地狱中。阿难!汝于如来功德不应限量。所以者何?如来功德甚深广大难可测故。”

    《称赞大乘功德经》:

    “新学菩萨但应亲近久学大乘多闻菩萨,为于无上正等菩提所种善根速成熟故,不应亲近乐二乘者。所以者何?彼障菩萨菩提心故,彼令弃舍菩提心故,彼令亏损菩提心故,彼令毁犯菩萨行故。菩萨宁当弃舍身命,不应弃舍大菩提心发起趣求二乘作意。若诸菩萨劝诸有情舍菩提心趣二乘地,若诸菩萨劝诸有情舍菩提心造诸恶业,俱堕地狱受诸剧苦。菩萨宁守大菩提心造五无间受地狱苦,终不弃舍大菩提心而欲趣求预流果证。菩萨宁守大菩提心百千大劫受地狱苦,终不弃舍大菩提心而欲趣求一来果证。菩萨宁守大菩提心受傍生身或作饿鬼,终不弃舍大菩提心而欲趣求不还果证。菩萨宁守大菩提心造十恶业堕诸恶趣,终不弃舍大菩提心而欲趣求无生果证。菩萨宁守大菩提心入大火坑救诸含识,终不弃舍大菩提心而同怯贼投涅槃界。菩萨哀愍一切有情于生死中轮转无救,初发无上菩提心时,一切天、人、阿素洛等皆应供养,已能映夺一切声闻、独觉极果,已能摧伏一切魔军,诸恶魔王皆大惊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