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大师《戒杀放生文》白话

2

摘自:《因果事例明镜集》
编者:雪相法师

世间的人吃肉,认为是理所当然,于是任意杀生,积了很多怨业。世代相传,相互效仿,竟成为一种陋俗而不自以为非。每想到此,我都痛哭流涕而深深叹息。从它的迷误偏执来看,略有七条,列举如下。

注:凡有知觉的生命必然同体,人们吃肉是一大怪事。然而不以为怪的人,是由于其家族世代相传而习以为常;又因为乡邻间相互效仿而成为一种陋习。如果现在发生了人吃人肉的事,大家一定非常震惊,迫切要求严惩。为什么呢?是因为不习惯。而吃其它动物的肉习惯了,就认为是正常。这就是我痛哭流涕而深深叹息的原因所在。在此告诫善众:

一、生日不应杀生。父母生养我们劳累一生,孝敬父母是我们做人的基本道德。我们这个身体诞生的那一刻,正是父母在死亡线上垂死挣扎之时。这一天正应该戒杀持斋,广行善事,这样才能使已故父母往生善道、健在双亲增福延寿。如果我们杀害生灵,上给双亲留下祸患,下也不利于自己及子孙。种杀业得杀报,当戒之。

二、生子不应该杀生。凡人无子便感到悲哀,有子便感到快乐,这是人之常情。动物界也如此。庆祝我的子女诞生,而杀害它们的子女,于心何忍?!婴儿刚刚出生,不去为他们积德造福,反去杀生造业,不是太愚蠢了吗?

三、祭祀祖先不应该杀生。在祖先的忌日以及春秋祭扫时,都应戒杀。用杀生去祭奠亡灵,是在增添死者得罪业啊。即使山珍海味一样一样地摆上,遗骨又怎能起来享用呢?有智慧的人是不会这样去做的。

带血的荤食未必珍贵,果蔬素食未必不好。作为后代,重要的是慎修自身,而不致断了祖宗的德性,这就是最好的祭祀啊。

四、婚礼不应该杀生。世间的婚礼,从问名到采纳直至成婚,不知道要杀害多少生灵。结婚是延续下一代的开始,在生的开始时去做杀害生命的事,这在道德伦理上是相违背的。再说,婚礼是吉礼,在忌日而动凶杀,不是太悲惨而不吉利吗?

凡人结婚,一定愿意白头到老。你愿偕老,禽兽也是如此。嫁女的人家,三天不息灭红蜡烛,是因为父母思念出嫁离别的女儿。你以骨肉相离为苦,难道禽兽反以骨肉相离为乐吗?

五、宴请宾客不应该杀生。在美好的时光里,贤德的主人,高尚的宾朋,以素食菜羹来招待,不也挺清爽雅致吗?何必杀害许多的生命,穷极奢侈,而禽兽却在宰割中哀鸣悲号于砧板几案之上?

若是知道盘中的食物,是从砧板几案的哀怨号叫中来,以它的极苦为我的极乐,你还能咽得下去吗?能不为之悲哀吗?

六、祈祷不应该杀生。世人有了病,往往杀生祭神,祈求保佑。可你想一想,杀它命以延我命,背逆天理的事,还有比这更严重的吗?正直的人,才能成为神。神难道会徇私吗?结果是,自己的生命没有得到延长,而杀业却加重了。杀生者短命,真是背道而驰啊!

过多、过甚、过滥的祭神祈祷,如杀生求子,杀生求官,杀生求财等等,即使得了子,得了官,得了财,也是你自己前生的福报,是份内的事,与鬼神无关。如果因此而相信鬼神灵验,对鬼神深信不疑,那么,邪知邪见会更加严重,以致不可救药,实在是可悲呀!

七、谋生不应该杀生。世人为了衣食生计,或从事打猎,或从事捕鱼,或做屠夫。而依我看来,不干这些行业也一样可以生存。残杀众生,必将受到神明的惩罚以致遭受横祸而亡。而种种杀业所造成的地狱深层因果,将是来生受到恶报的根源。何苦不去谋求别的生计呢?

我曾经亲眼见到一个专门杀羊的屠夫,在他临死时,口中像羊一样的咩咩叫着;还有一个卖鳝鱼的人,临死前,他的头像是被鳝鱼啃过一样留下齿痕。这两件事都发生在我的邻居身上,并非传说。因此我奉劝世人,若是没有合适正当的生计,宁可去要饭,也不要去造杀业。与其杀生苟活,不如饥饿而死。唉,不可不戒杀啊!

注:莲池大师(1535-1615),明代高僧,中国净土宗第八代祖师。俗姓沈,名祩宏,字佛慧,别号莲池,因久居杭州云栖寺,又称云栖大师。与紫柏真可、憨山德清、藕益智旭并称为明代四大高僧。

印光大师开示戒杀放生法语

原来水中同陆地上的众生,他的真心本性,直同过去、未来、现在三世的许多佛,没有二样,没有分别。只因前世作了恶事的罪力,遮盖了这玄妙光明的心,不能显现出来,就沉沦在畜生道中。因此知识很浅陋,很下劣,除了寻求饮食,逃避痛苦死亡以外,一点也不晓得什么。

譬如一面很大的宝镜,经了许多劫数的灰尘,不但已经没有丝毫光明,就是镜身的铜质也看不出了,直同废物一样。忽遇一有智慧的人,晓得众生的真心譬如是宝镜,有照天照地无边的光明。天天用力去磨擦,起初略露一点镜体,后来渐渐发出光明,磨擦到极点,他照天照地的光,就仍然完全显露出来了。无智的人,才晓得贵重他,以为是至宝。要晓得这光明,是镜子本有的,并不是从磨擦中得来的。虽然说是本有的,假如没有用这磨擦的功夫,那就永劫没有发现光明的日子。

一切人天六道众生的心性,都是这样,从无始以来,本有的妙明心,受烦恼惑业的力(惑,就是烦恼的意思。从烦恼中作出来的事业,名曰惑业)阻碍遮蔽,不能显发出来,迷背了自己真性,造成这生了又死,死了再生的苦事。

大觉世尊(就是我们娑婆世界的教主释迦牟尼佛),晓得六道众生一念的真心本性,同佛的心性,原是一样;因出种种的方便,随众生的根机,说许多法,教大家修行学习持戒、禅定、智慧等道理。希望大家能断除烦恼的惑业,还复本来的妙明心体,圆满福德智慧,证到清净的法身。又教世人发慈悲心,戒杀放生。实因我们同一切众生,都在轮回中,从无始来,转来转去,你生我、我生你,你杀我、我杀你。有在前世中,曾经作过我的父母兄弟姊妹儿女,我也曾经作过他们的父母兄弟姊妹儿女。他们因恶业的力量,或是在人类中,或是在畜类中,常受我的杀害,我也常在人类中,或是在畜类中,常受他们的杀害,经过很长久的劫数,相生相杀,没有完的时候。

凡夫不能晓得,佛是看得明明白白。糊涂人全不觉得,仔细想想,就觉得受不住地惭愧悲哀可怜了!我们现今幸亏前世的福德善缘,生在人类中,应当解除怨恨,消释仇结,戒杀放生,叫一切生命各各得到生存的地方。又帮他念佛回向,求生净土,使他能超出轮回,解脱苦恼。纵然他罪恶重,不能往生,我也应当仗这慈悲的功德,决定求临命终时往生西方净土。既得往生,就能超凡入圣,了生脱死,永出轮回,渐渐修到佛的果位了。

爱惜物命,救放生物,古时候圣人贤人都注重作这事。《书经》上有“鸟兽鱼鳖咸若”(若,顺也。此句意为鸟兽鱼鳖皆顺遂其生也。)的一段文字。文王的恩泽,顾及枯朽尸骨,何况有知觉灵性的生物呢?还有简子放鸠、子产畜鱼、随侯济蛇、杨宝救雀,这实在是圣贤一视同仁的心。还不曾晓得愚蠢有灵性的畜生,都有佛性,在轮回中转来转去,时升时沉,有时作怨家对头,有时作亲友骨肉,将来还能决定成佛的许多道理。等到佛教来中国,三世因果、佛同众生心性平等无二的道理,才大大明白在世上。

凡是大圣大贤,没有不用戒杀放生作挽回杀劫、培植福果、止息刀兵、快乐天年的根本依据。古人说:欲知世上刀兵劫,须听屠门半夜声。又说:欲得世间无兵劫,除非众生不食肉。可以晓得戒杀放生,是拔除杀劫的根本、塞住杀劫的源头、救济世道的好教训。

昔日智者大师,买临海江扈溪梁六十多处,长四百多里,作放生池。奉旨立碑,禁止捕捉,偷捉的人,立即得祸。直到唐朝贞观时代,没有改变。唐肃宗乾元二年,圣旨命天下各州立放生池。颜鲁公作放生碑文,文中有云:“我皇举天下以为池,罄域中而蒙福,承陀罗尼加持之力,竭烦恼海生死之津。”宋朝真宗天禧元年,也命天下立放生池——杭州西湖,就是宋朝的放生池。明朝莲池大师,立放生池在上方、长寿二处,他作的戒杀放生文,流传天下,至今三百多年,贤人君子,都钦仰敬佩。可见得慈心护生的在家出家有学问道德的人很多。

有人说:鳏寡孤独,贫穷患难,何不周济?为什么急急救畜生?这不是颠倒么?说这话的人,是没晓得佛菩萨教人戒杀放生的大缘故。人同畜生,虽然是两样,他原有的心性,本来是同的。他因前世作恶的罪业,沦落在畜生道中;我因作善事,幸得人身。若不怜悯他们,任性杀了吃,一朝我的福气享完,他的罪受满,难免从头一一还他们的杀债,给他们吞吃。要晓得刀兵大劫,都是大家前世同今生造的杀业感召来的。若是前世同今生没有杀业,遇了强盗贼,他的恶念都消了,善念就生了,自然不忍来杀害的。何况瘟疫水火,许多灾难横事,戒杀放生的人总是很少遇到的。可以晓得保护众生,原是保护自己;戒杀生命,就可以免去天杀、鬼神杀、盗贼杀、未来怨怨相报杀。

鳏寡孤独,贫穷患难,也应当随自己的身份力量去周济。难道戒杀放生的人,绝对不去做周济鳏寡、患难之人的功德吗?鳏寡贫穷这等的人,虽很可怜,还不曾到死的地步;那畜生不去救、不去买了放生,立刻就要凌迟割切,投入汤火烹煮。

有人说物命种类很多,没有穷尽,能放几多?要晓得放生的这件事,实在是为的发起大众普遍保护物命最大的善心,望大家能够体贴放生的意思,生慈悲心,不忍再吃这同是贪生怕死,晓得疼痛的生物了。大家既不吃肉,那捉卖的人也就停止了,水陆空行一切的物类,庶几可以飞行游泳在这很自在安乐的境界里,没有惊怕了。这就变成不放生的普遍大放生了,这就是前人说拿天下来作放生池了。纵然不能人人这样,但是一人不忍吃肉,那无量数水陆中的生命,就可以免受一人杀害。何况不忍吃肉的人,不止一人呢!

又替未来现在一切人,断除鳏寡孤独、贫穷患难的苦因,成了长寿无病、富贵安乐、父子团圆、夫妻偕老的善缘。这正是预先周济,使那未来的人,生生世世,永不遭鳏寡贫穷的种种痛苦,长享那寿富团圆的种种快乐。这难道不是所谓罄尽全国而蒙受福乐吗?这样殊胜的功德利益,怎么能漠然置之呢?请您仔细想一想,戒杀放生,究竟是汲汲为人,还是汲汲为动物?要晓得救畜生的性命,实是真正彻底救人。这缓急轻重,何尝颠倒呢?(谨遵极乐寺放生疏原文用白话演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