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同一段经文,不同法师讲的不一样?

    6

    摘自:《佛教启蒙钞》第二册
    作者:雪相法师

    问:为什么同一段经文,法师讲的意义都不一样?

    答:一者,法师所悟各有深浅广狭不同,所以解释则有出入。虽是同一经典,同一文句:若其法师只悟到藏教真谛,一切大小乘经典所开法义,最多是只能讲到偏空义;若是悟到圆教之法,则四阿含乃至世间典籍,亦可讲出大乘圆顿义也。

    二者,如来所说经典,因机设教不同。其经典之发起针对性比较强,或重于声闻法,冥宣大乘,例如四阿含是也;或直宣大乘,二乘如聋,例如《华严》是也;或单讲一陀罗尼之力用,例如《佛说疗痔病咒》是也;或全括万法之总归,例如《法华经》是也。故因机设教不同,经典所主之宗旨力用亦不同,然其体者,小乘皆以三法印为体,大乘皆以依一实相为印。

    三者,法师讲经深浅远近开演不同。本其讲经的目的即是为了开权显实,依大乘之实相,令人明白经文之密义,畅演如来之本怀;然法无定法,一文又有多义;根有高下,亦不可盲目宣说。例若对八九十之老人,则应言简意赅,深入浅出,取其西方捷径,令做后来彻悟之方便;反之,若是大肆开演的话,则繁琐深奥,令其所获现益甚少,只做远因也。 一切经论教相各有殊别,例如,《佛说阿弥陀经》,其表相之意,是为了令人知道西方有国土,其名为极乐,其土有佛,号曰阿弥陀,只要发愿往生,三七日乃至十念念佛,临命终时,则可蒙佛接引,往生西方。若是开演来讲,就可以把阿弥陀佛因地的故事、本愿和往生更细致的方法加以阐述。又本经宗用即是以信愿持名,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得不退转为目的,即是发起对大乘实相之信心,发起信理、信事之心。信理则明果报庄严之极乐自心具足,信西方之净土只在本心,不必舍近求远,当体全是阿弥陀之常寂光净土,清净法身,与我本体无二无别;信事则知阿弥陀佛之愿力广大不虚,信诸佛之广长舌相为证,信一心信愿念佛,求生净土,临终必定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得三不退也。法师者,亦于其义,或单取一,或取二,或取三,或综合融汇,面面俱到,从而不同。是故综上种种所述,虽为同一经典,同一段文,各位法师所讲之意义有所不同。然其解经之根本,则应判明教相,开权显实,令其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