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修行人的三乘根性?一佛乘又是什么?

    4

    摘自:《佛教启蒙钞》第一册
    作者:雪相法师

    修行的人有三乘根性:

    一、声闻乘。就是以自修为主,我自己修行成就了就好,所以叫小乘法,以自己解脱为主。小乘的佛果就是阿罗汉,也叫自了汉。

    再就是缘觉乘。缘觉乘也是一个小乘法,他就是比阿罗汉智慧敏锐了一些。他不仅仅自己解脱了,有缘的话,他也会帮助别人,利益别人。但是他认识的真理并不是很深,还是证入偏空的法性。无非是智慧明利了一些,平常看到春去秋来,花开花落就悟道了。但还是发心自己解脱就行了,证悟到空性,入到偏空涅槃里,就不会再度化众生了。

    再就是菩萨乘。菩萨修行就是在自己修行的情况下,还要兼度一切众生,要让大家统统觉悟。这种思想是最圆满的,最无私的。

    还有一种根性是超出三乘之外的——那就是佛乘。前三种若说是解脱道的话,那就是小乘解脱道和大乘解脱道。而佛乘的话就属于圆顿乘,主要是讲烦恼即菩提,苦即法身,生死即涅槃,就是讲如如相,一切法界的本来面目。这就是圆乘,这个圆乘,我们《法华经》里讲就是“大白牛车”。这个是需要你深入佛法以后,才能接受的,才能理解的;要么你有宿世的善根,例如我跟你讲到这些时,你就会对大乘佛法发起好乐之心来。像六祖大师一样,他听到《金刚经》里那句话:“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他立马就对大乘佛法有所悟入,那就是宿世的善根。

    大乘佛法并不是要舍离苦,舍离世间,或者是舍离什么,这是对立的,佛法是绝对的。一切法的本来面目就是即空即假即中,它都是因缘假合,了不可得的。虽然是因缘假合,了不可得,但是已经现起了,历历宛然;虽然是历历宛然,当下又是了不可得。它是即空即假,非空非假,而空而假的。这就是非常微妙的佛法道理。

    就像是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大海水:我在说浪的时候,有没有离开过海水啊?我在说水的时候有没有离开过海浪?要是离开这个水的话,能找到这个浪吗?我们说解脱道就像是把这个浪歇下来,这么叫得道。而圆顿乘的话,就是直接告诉你,浪就是水,水就是浪,水浪无别,它们共同的本性就是湿性的、流动性的,一切都是圆满现成的。这是不经尘劫的修行方法,就是圆顿。

    我们汉传佛教主要是修学大乘,大乘又分为次第修、次第证的解脱乘和当下即是的圆顿乘,当下圆成,本来具足圆满的。佛有种种神通自在,你都不缺;你有的这些烦恼,佛已经彻底照破。你修这个圆顿乘的时候,就有这么日劫千倍的好处。比如我修圆顿法一天,就比解脱道修三大阿僧祇劫还要来得快。因为在因地修行之时,我就已经深信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实相之理,以此为初门,到了果地无非还是诸法实相,它是因果不二的。那这个修法就非常地快。如果是解脱乘的话,那他就要一步一步来,慢慢地才能走到那个地方,那就有可能是旷劫深远的。

    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因为这个世界的众生,他是需要比喻才能很深地悟入进去——就像是挖井一样:假如一开始你不知道这个地方有水,就挖呀挖呀挖,一心想找到水。但是又根本不确定这个地方到底有没有水,心里只是想着挖水利益大家。但是要是挖的时间很久了,做的努力也很多了,发现还没有的话,那他有可能就退心了,就会认为自己根本没有这个能力,或者这个地方根本没有水。若是有信心的人呢?虽然挖挖还没有,但是因为自己还有很坚定的信念,一定要找到水,于是会继续努力。最后看到一点湿土了,啊呀,这次保证有水了,再去拼命挖。最后挖到水了,真高兴。但他也只是有坚定的信念而已,自己心里也不一定有底。 而修圆顿乘是什么啊?我给你们打个比喻,就像这个勘测水:一个老居士曾告诉我一个奇人,他不用仪器,自己到山脉那个地方走走,他说哪个地方有水,哪个地方就有水。我以前住的那个寺里,这些专业的团队过去啊,都说那儿没有水;但是找他去后,他却说150米内肯定有水。后来又找了另一个专业勘测水的团队,就是一个科学小组,他们过去勘测完就说,这个地方有水,在150米到200米左右。啊呀,和这个小伙子说的一模一样。

    这个小伙子就像是那个圆顿乘的人:我在修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地方有水,即使是慢点,或者艰难点,难挖一点,但是他这个信心是绝对不会退掉的。而一开始那个不确定的人,不知道自己本来就是佛,以为佛是需要修成的。当他发现修行很艰难,或者时间很久远的时候,那他就可能退心了。而大乘圆顿之人,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本来是佛,与佛无二无别,佛有的我一点也不缺,只是自己被烦恼覆蔽了心性,不能显现而已。所以不论前路多么艰难,修行多么辛苦,他都不会退心,就是有个保票一样,绝不会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