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如此舍身奉佛,诸佛菩萨为何不救呢?

4

梁武帝如此舍身奉佛,诸佛菩萨为何不救呢?

问:后来的史论,都说武帝舍身,连带他的天下也一并舍了,我因此才不取法于他。

答:古往今来,不管圣愚,从未有不舍身的人。“三寸气在千般用,一日无常万事休”,后人虽笑武帝舍身,却不知自己的身体,也早已舍了。只知自己今日健在,就以武帝舍身为非,不知将来自己也必有一天舍身于六道。毁谤佛者,舍身于地狱道;毁谤法者,舍身于饿鬼道;毁谤僧者,舍身于旁生道。恐怕到时候想要舍身于同泰寺也是不可能的事了。

按:《旧鉴》、《僧史》、《金汤编》等书,都记载大通元年,雄伟的同泰寺建成,帝入寺,舍身三日,群臣都布施财帛。中大通元年,帝再入同泰寺,讲《涅槃经》,并非再舍身。世传三次舍身,这是错误的。又加“为奴”二字,又说群臣用金帛赎出,未免太过夸张、蓄意诋毁。可叹啊!孔子之世,作史的人已无直笔,又怎么能奢望末世史官不随俗妄加毁誉呢?

问:梁武帝饿死之说的错谬,已经很清楚。但诸佛菩萨,寻声救苦。武帝如此舍身奉佛,为何不救呢?

答:舍在于心,不在于身。武帝身虽舍,但心未舍。若一心出世,则弃天下如弃破旧的鞋子。为何还在垂暮之年,招纳侯景,企图夺取中原呢?如此看来,就知道三日舍身,未免是求福之念,并非一心出世。尽管如此,可他写经造寺,种种功德,已不可磨灭。所以虽遇叛逆,还能以高寿辞世,不可以说不是福力所致。春秋时,最恨孔子的,莫如盗跖、桓魋。但他二人,一个寿终正寝,一个做了司马。敬信孔子的,莫若颜渊、冉伯牛、子路,但此三人,或短命,或害恶疾,或遇难被剁成肉酱,这又怎么说呢?定业难转,佛典中已经说得很详细。台城之变,是不容置疑的。○志公禅师在将要辞世的时候,到内殿告别武帝。武帝大惊,就问今后国运长短。禅师不答,只指着他的“喉”和“颈”暗示,实际就是指侯景。武帝不明白,就又问禅师。志公禅师说,“老僧塔坏之时,就是陛下失去天下之日。”禅师圆寂后,武帝在钟山为之建塔。工程已经完毕,武帝忽然想到,“木塔怎么能长久呢?”于是命令重建,改用石头,希望久远不坏。然而木塔还没有完全拆除,侯景的兵就已经打进来了。这都是注定的命数啊。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明静讲堂 ):梁武帝如此舍身奉佛,诸佛菩萨为何不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