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劝敬惜字纸及尊敬经书说

5

文/印光大师

人生世间,所资以成德达才,建功立业,以及一才一艺,养活身家者,皆由文字主持之力,而得成就。字为世间至宝,能使凡者圣,愚者智,贫贱者富贵,疾病者康宁。圣贤道脉,得之于千古,身家经营,遗之于子孙,莫不仗字之力。使世无字,则一切事理,皆不成立,而人与禽兽无异矣。既有如是功力,固宜珍重爱惜。窃见今人任意亵污,是直以至宝等粪土耳,能不现生折福折寿,来生无知无识乎哉。

又不但有形之字,不可亵污遗弃,而无形之字,更不可亵污遗弃。孝,弟,忠,信,礼,义,廉,耻,若不措之躬行,则成亡八字矣。八字既亡,则生为衣冠禽兽,死堕三途恶道,可不哀哉。

字为世间至宝,非金,银,珠,玉,爵位可比。以金,银,珠,玉,爵位,皆由字而得,使世无字,则金,银,珠,玉,爵位,亦无由而得矣。字之恩德,说不能尽。敬惜书字,福报甚大。宋朝王文正公[1]之父,极其敬惜字纸。后梦孔夫子以手按其背曰,汝何惜吾字之勤也,当令曾参来汝家受生,显大门户。后生子因名王曾,连中三元,为名宰相。没后谥文正公,封沂国公。后世凡科甲联绵,子孙贤善者,悉由先世敬惜书籍,及与字纸中来。

近世欧风东渐,不但普通人不知敬惜书籍字纸,即读书儒士,亦不恭敬书籍,及与字纸。或置书于坐榻,或以书作枕头。或大怒而掷书于地,或抽解而犹看诗书。不但大小便后,概不洗手,即夜与妇宿,晨起读书,亦不洗手。每每以字纸揩拭器物,犹以敬惜为名而焚化之。故致普通人无所取法,而垃圾里,毛厕中,街头巷尾,无处不是字纸遍地。舟车行人,每以报纸铺坐处。出外妇女,率用报纸包鞋袜。种种亵渎,不堪枚举。以故天灾人祸,相继降作,皆由亵渎天地间之至宝所致。不知此字纸中,皆有天地日月之字,圣贤经书之文。以此种至极尊贵之物,视同粪土,能不折福寿而现受其殃,贻子孙以愚劣之报乎。

吾师前文,已包括其大致。犹恐举一而不悉反三,故又择其人所易忽者重言之。以期有心世道之人,展转劝化,同皆敬惜书字。则富寿康宁,现身获箕畴之五福[2]。聪明睿智,后裔纳伊训之百祥[3]矣。(陈先善述)

(《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下)

【白话】

一个人生在世间,资助我们成就品德,通达成才,建功立业,以及一个才能,一个技艺,养活自己家庭的,都是由于文字支撑的力量,而得以成就。字,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能够使凡夫成为圣人,愚昧的人智慧,贫贱的人富贵,疾病的人康宁。圣贤的法道血脉,因文字的记载,千年以前的都能得到;自身家庭的经营,遗留给子孙,没有不是依仗文字的力量。假使世间没有文字,那么一切事理,都不能成立,而人与禽兽,就没有差异了。文字既然有如此大的功力,固然应该珍重爱惜。我见到现今的人任意亵污文字,简直就是将最珍贵的宝物与粪土同等对待,能够不现生折福折寿,来生无知无识吗?

又者,不但有形像的字,不可以亵污遗弃,而且没有形像的字,更不可以亵污遗弃。孝、弟、忠、信、礼、义、廉、耻,如果不实施在自己的行为中,就成了亡失这八个字的人。八字既然亡失,活着,是衣冠禽兽;死了,堕落三途恶道,可不是悲哀吗?

字是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不是金、银、珠、玉、爵位可以相比。因为金、银、珠、玉、爵位,都是由字而得到,假使世间没有字,那么金、银、珠、玉、爵位,也没有办法得到了。字的恩德,说不能尽。敬惜书籍字纸,福报很大。宋朝宰相王曾的父亲,非常敬惜字纸。后来梦到孔夫子用手按他的背说:你为何敬惜我的字,如此的殷勤,应当令曾参来你家投生,显耀光大门户。后来生了儿子,因此取名王曾,连中三元,成为一代名相。死后谥号文正公,封沂国公。后世凡是科甲联绵,子孙贤善,都是由于他的先人敬惜书籍,以及字纸中得来。

近来欧风东来,不但普通人不知道敬惜书籍字纸,即使是读书的儒士,也不恭敬书籍,以及字纸。或者将书放在坐榻上,或者以书作枕头。或者大怒时,将书摔在地上,或者上厕所时,还看诗书。不但大小便后,一概不洗手,即使夜晚与妇人共宿,早晨起来读书,也不洗手。每每以字纸擦拭器物,还以敬惜为名而加以焚化。所以导致普通人没有一个楷模法则来效法,而在垃圾中,厕所中,街头巷尾,无处不是字纸遍地。坐船坐车的行人,每每都是用报纸铺在坐位上。外出的妇女,大都用报纸来包裹鞋袜。种种亵渎,不堪一一举出。所以天灾人祸,相继发生,都是由于亵渎天地间最珍贵的宝物所导致。不知道在这个字纸当中,都有天地日月的字,圣贤经书的文。将这种至极尊贵的宝物,看作粪土一样,能不折福损寿而现生受到祸殃,遗留给子孙愚劣的恶报吗?

我师父在前面所写的文中,已经包括其中的大致情形。还恐怕举一而不能反三,所以又选择其中一般人所容易忽视的,重新来说明。以期望有心世道的人,辗转劝导教化,大家共同都来敬惜书字。那么富寿康宁,现身获得箕子在《尚书·洪范·九畴》所说的五种幸福。聪明睿智,后世子孙,蒙受《尚书·伊训》中所说的各种吉祥啊!(陈先善述)

【注释】

[1]【王曾】 (977~1038),字孝先,北宋青州益都(今青州市郑母镇)人。状元及第,官至宰相。他眉目如画,一表人才,为人端厚,进止有礼,闲时平居,寡言少语。他才思敏捷,擅长诗文,研习文史。宋真宗咸平五年(1002)乡试、会试、廷试皆第一,连夺三元,成为北宋第27名状元。科举制度推行1300多年中,联捷三元者仅见17人,王曾占有一席之地。王曾的父亲王兼,虽无什么大学问,但酷爱儒士,敬惜字纸,每遇字纸必拾掇起来,并涤以香水,然后珍藏起来。他还常到文庙叩拜孔圣人,祈祷时说:“愿我的子孙后代,勤奋读书,成为大学问家。”一天夜晚,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至圣先师孔子抚其背说:“你崇拜我儒教,诚心诚意已久,只是你已年老,无大作为,难有成就,我遣曾参到你家去。”梦醒之后,他妻子生一个男孩,他想起梦中孔圣人说的话,以为是曾参再生,于是,便给孩子起名叫“王曾”。

[2]【五福】五种幸福。《尚书·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

[3]【百祥】各种吉利的事物。《尚书·伊训》:“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