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相法师浅谈山家山外那点事

22

雪相法师浅谈山家山外那点事

图片提供:悟方

曙师问道:映雪照曙实之五

关于山家山外之争

2017年国庆,雪相法师受邀参加江苏太仓同觉寺曙提法师的《曙师问道》访谈节目,这是本次访谈的部分文字记录(经雪相法师修订)。

曙提法师:哎呀,实际上我们的直播应该是到三点钟,我们现在还有好几个问题要……

雪相法师:我尽量简单、扼要地概括一下,不然让大家久坐生疲呀,生烦恼,不好意思,大家再忍耐一下。

曙提法师:一心三观,哪有什么烦恼?

雪相法师:随学随用,现学现用吧,好吗?

曙提法师:时间都是假的,多坐一会又何妨?能够闻到法,让我们今天种下这样的种子,未来证中道实相,又有什么不可以呢?好,next!

宋朝时,我们天台宗发生了一件重大的事情,就是“山家山外之争”。为什么今天谈到这个话题?刚刚法师讲了一句话我非常地认同,就是这个时代,是天台宗应该复兴的一个时代,既然要复兴,我们就要完整地纵览整个天台宗的发展史。所以我们同觉书院,有一个两年的居士班,我在两年的居士班里面呢,给他们开了两门课,就是“小止观”,还有一个“祖师传”。除了九祖之外,把天台宗比较重要的一些祖师都给大家做一个梳理介绍。我说我们学习佛法的,对佛教史不能不了解,自己的祖师都不认识,你从哪里接的法、学的法你都不知道,生不起信心呢。山家山外之争是宋朝天台宗的一个重要事件……哎呀,我都不忍心,法师的嗓子有点哑了。不过万法皆空,没关系,空观生起来,哑也就是一会的事情,我们再辛苦法师再给大家作讲解好不好?

雪相法师:好,我们来。山家山外之争啊,如果大家真的认识了山家山外之中的法义,你会更加明晰圆教法的微妙。山家山外之争呢,据史料记载持续了大约四十多年。争论的是什么呢?最早的远因就是当时华严宗对《起信论》的阐释,用的是“如来性起”的思想,在当世比较流行。那时候宗派林立,我们湛然大师,因为要复兴天台宗,所以对当时华严宗非常注重的这一部《大乘起信论》,用“圆宗性具”的思想重新做了阐释。这是一个山家山外所争论的一个远因。为什么天台跟华严的这么一个争论,会是山家山外争论的远因呢?因为山外派的祖师如晤恩、庆昭关于圆教的一些论点,正是倾向于华严宗,乃至是禅宗的一些看法。

我们再来看,到了五代吴越的时候,我们十四祖清竦大师出了两个弟子:一个是志因,是山外派的代表;一个是羲寂,是我们山家派的代表。当然还有学者说他叫义寂,我是听月悟法师说,在《佛祖统纪》中是用的羲寂。当然这个是小问题,你可以跟着你的传承,或者是你这一派怎么叫,就怎么叫就好了,只要是有传承,有出处就都可以。除非是有非常确凿的说法,一般情况下,像一些小问题,读音的问题,就不要跟人家争论。

我们先讲山家派的祖师:羲寂大师传给义通尊者——宝云义通,宝云义通足下有两大高僧,知礼大师和遵式大师,知礼大师门下又有南屏梵臻、尚贤、本如等。而净觉仁岳师虽然是知礼大师的弟子,一开始是辅助知礼大师对破山外的观点,但是后来由于全昧性具圆宗的宗旨,不能精简(简:简别)别圆,故而又转身批判我们知礼大师,所以我们称他为“后山外派”。然后在羲寂大师门下还有一个宗昱法师,虽然他也是山家祖师的弟子,但是他的很多思想还是非常接近于山外的,与他们山外的祖师志因大师相类似,所以我们把他也定为山外派。这样的话我们山家的法脉中就又剔出来了两位。

而山外派的传承是从清竦大师到志因法师以后,再到晤恩法师,晤恩门下主要有源清和洪敏两位弟子,源清大师传了最著名的智圆大师和庆昭大师,庆昭大师又传了继齐和咸润这两位弟子。我刚才提到的山家山外这些法师,基本都参与过这次辩论,都与这四十年的纷争有关系。

刚才大家了解了,法义争论的远因是唐朝湛然大师用圆教理来开解《起信论》对辩华严宗、禅宗,其实中间一直都有交锋,但直到他宗的思想开始影响到天台法脉的正统、天台圆妙见解的正统,才引发了山家山外的正式问难。这也就是山家山外争论的近因——志因门下的晤恩法师,他做了一个《金光明经玄义发挥记》。当时《金光明经玄义》有“广本”和“略本”两本,他作的这一个《发挥记》呢,就否定广本,他说广本这个“观行释”是没有的。《金光明经玄义》以五重玄义[1]解《金光明经》,它这个“释名”部分,有“释义”和“观行”两个地方。然后呢,山外派认为只有“释义”是智者大师说的,而“观行”部分没必要谈,所以他们认为这个是伪造的。

为什么呢?他们说法性的圆满,从一开始的性德三千,最终到佛果的三德涅槃,这十种三法,都是妙性,都是真如本源,了解这个道理就够了,不需要再安立什么“观行释”了。这个下卷有“观行释”,所以应该是伪作。哈哈,一般人看到这个道理确实很好的呀,真的是非常微妙。我们要知道晤恩大师啊,在当时被称为什么呢?——“义虎”,教义的义,老虎的虎。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晤恩大师讲经天下无人能及,时称“义虎”也。但是我们山家派的祖师,宝云义通大师,也不甘示弱,作了一本《赞释》,一本《备急钞》,去跟他对辩。而且大师的弟子——知礼大师也作了《释难扶宗记》,阐释为何智者大师让我们去尺就寸,观此一念妄心。

这是第一次纷争,所阐述的主要内容就是真心观与妄心观。虽然是讲到观行释,但是山外派就是不承认。他们自己没有悟解到祖师的意思,却想废掉祖师观解,来为自己遮丑,而且竟然要废掉观行释?这个怎么能行?!其实佛法传到现在,这种现象出现得太多了。很多的经论在传承的过程中,都被一些不肖弟子篡改删减了,甚至是取自己理解的加以糅杂,把自己不理解的就直接剔除,或者替换。这个真是坏法门之人,说句难听的,这真是些大愚痴,大坏蛋!

好,我们再来讲,山外派他主要讲真心观,让人直观法性,直接观真心,他认为这样就对了嘛,还观什么妄心?而我们山家派就认为,这一念意识之心,具足理具、事造,两重三千,这两重三千,同居一念之中,一切法都能汇归于一念。就像刚才我们讲的一心三观一样,我们观的一念虚妄之心,介尔[2]之心,介尔这一念,就可以圆照法性,这是我们的下手处啊。山外不这样认为,因为他们受了华严思想和禅宗思想的影响。当时唐朝的时候禅宗非常兴盛对吧?还有我们华严宗,七朝国师,清凉国师,那个时候,那是主流啊。所以山外派,从那个时候就一直受到了这两宗的影响。

我们要知道,在行门上,你可以顿修顿参,但在解门上,我们文字般若、实相般若还要传承。你不能混乱,你不能拿着修法来定义见解吧?这就体现了我们判教的一个微妙之处,化仪四教和化法四教,你不分开,但是又各不混滥。而有的宗派在判教的时候,他就判一个比如“藏、顿、通、渐”,又有仪式,又有教法在里面,就混乱。而我们天台大师,非常明晰地分开判出“化法四教”与“化仪四教”,分开判再给它融合讲,就跟“通别五时”一样,有通有别。这样就会非常的圆满,让法义在每个环节都不会出错,这一点非常重要。而我们山外派就是因为不明四教,尤其是不明别、圆的分齐——但你能说他的思想错误吗?不是错误的啊!他没有圆满地悟到《法华玄义》中大师的意思,所以就出现了理法与行法的混乱,舍弃对这一念妄心的观照,要想去直观真心。这是第一次纷争。

第二次纷争是什么?是我们知礼大师作了一个《十不二门指要钞》。《十不二门》是我们湛然大师的杰作,然后知礼大师作了一个《指要钞》以后,山外派不同意了。而《十不二门指要钞》,主要是讨论的什么呢?就是一念心具不具足三千、别理随缘的问题。山外派认为,一念灵知具足三千:约理而言,是具足三千;约事的话,一念阴妄之心怎么能具足三千法?而且他们认为真如不变随缘是天台圆教的观点,别理不能随缘。山外派还是强调真心观,他认为这个才是圆教。而知礼大师的主张就是:观心的部分,就是应该观这一念妄心。而这一念妄心当下具足理具、事造两重三千,此两重三千各有总别,此两重三千相即,才是妙境。而圆教的一念具足三千,是属于性具随缘。

对了,其中还有还有关于“色法具不具足三千”的一个论证。这个色法,山外派认为什么呢?色法不能具足三千,色由心照,只有摄色归心,才可以讲得通。为什么?因为山外就是认为必须是真心具足三千,理体具足三千;而我们山家就是认为色法也具足三千,理具事造同在一念,而且是同在一念妄心。所以山外就认为,既然一切法都是我们这颗心,那我们直接观真心就可以了呀,观什么色法嘛!

诶?我们乍一听,好像很对啊?其实他不明白的一点是什么,我们知礼大师的意思是什么?——所有的法、所有的有情无情,同圆种智,要与涅槃妙味符合起来。若是色法不具足三千,那么这样就是理事相隔,色心不二的宗旨也无法成立。我们要知道,晋朝的道生大师,最早提出类似的观点时,人家也说他是魔头,就是因为他说的无情有性对吧?而我们知礼大师讲这一点,就微妙在这里,就告诉你色法也具三千,色法也是心法。讲心法的时候一切皆心,讲色法的时候一切皆色,一切法趣于一法,是趣不过。这部分法义《华严经》里也有的,《华严经》的圆教部分,心、佛、众生三无差别:讲心法的时候,一切都是心,都是自性具足的,都是我们这颗心。然后讲众生法的时候呢?所有的都是众缘和合而生,都是缘生法,除缘生外无他法。然后讲佛时候呢?“六即”,一切皆是佛——凡夫是理即佛,开悟的是名字即佛,再就是观行即佛,到最后成就圆满的果位就是究竟即佛。如果你不讲色法具三千的话,这就是废掉了事相上的观修。而有些宗派修行,想去直接体会这颗真心,比如宏智正觉的默照禅,对吧?所以说如果你不能精简别圆,你有可能一不小心就成立了一个宗派。但是你成立宗派的根本目的是什么?你要圆解佛法,体达实相才可以!

不过,哪怕你这个所谓的“圆解”只是别教的圆解,那也不是假的。我要澄清这一点的目的是替山外派说一句话,他们的错误不是根本性的邪见错误,而是将别解当做了圆解,修行方法就会很拙。因为他没有真正地彻悟法界真理,究竟诸法实相,所以修成以后,只能断十二品无明,不能圆满佛果。而有的人引用《摩诃止观》说他们是“圆谬见”,而且是邪见,这个是错误的。《摩诃止观》上也讲了圆谬见藏教可破之,那么这个别解如果是邪见的话,知礼大师等也根本不用跟他们争论这么久,直接用藏教的见解就可以把他给破斥了。而在山家山外四十年的争论中,没有用过藏教,全是用圆教来破斥他们的见解。

而自古以来,天台宗与其他宗派所作的争论,是不是在跟人打架呢?我刚才也说了,不是这样的,是为了守住正法眼藏、究竟一乘,是为了精简别圆法义,让人顿超十地,一生成佛。这个争论产生的作用反而是密护他宗的,告诉大家它的位置在哪里,让大家不要混乱。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学了一点天台圆教的内容就否定一切,就去学祖师破斥他宗,这个时候你有可能不但没有显耀圆教见解的微妙,反而是造下了诽谤祖师、诽谤正法的罪业。在玄奘大师翻译的《菩萨戒本》以及《虚空藏经》、《集学论》中都有提到,不要说菩萨让人不要修学别教法,就算是向别人说声闻乘无有义利,然后不择时机地劝人舍弃声闻乘,这就犯了根本堕罪了,就是犯了菩萨重罪,死后就要堕落大地狱中,受苦无量。所以这不是真圆解,这才叫圆谬见,不解四悉檀义,胡乱说法,知道吗?“我懂了圆教,我就要废掉一切”,这叫圆谬见。当然,你若是能像鸠摩罗大师、无著菩萨一样,受学大乘后,还能帮助他师父,帮助他兄弟舍弃对小乘的执着,断除他们对大乘的遮止或诽谤;那这不但不会犯戒,反而是功德无量的事。

这是第二论争,第三次论争就是关于《请观音经疏》上的“理毒性恶”。别教的智圆大师,他不认为理毒是性恶。我们山家知礼大师讲理毒即是性恶,山外不讲理毒性恶。其实这个很好明白的,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说一个砖头:它能垒房子吧,这是它的性善;它能拍人吧,这是它性恶,也能打架。这就是性恶的思想。

天台宗性恶思想和性具思想是迥出诸宗的。这就是说你这个自性法,是具足一切的;既然具足一切了,那我们能不能承担自心是佛、自己是佛呢?很显然,既然具足一切,佛法界的一切都是自性。佛已成就,于自性未增加一分;众生作恶,于自性亦未减少一分。所以学天台圆教是最容易对佛法有一个很深的体悟和担当的,谁都会心生大欢喜!这是如来的本怀,所有的众生都可以领付如来家业,这已经进入了名字位的五百由旬,微妙吧?所以天台教法支撑整个佛法,天台教法是所有修法的一个完美解释。

刚才大家听了这么多内容,就可以把一心念佛,把“南无阿弥陀佛”这句佛号解释得最具圆满。为什么?一念之中,“南无阿弥陀佛”,具不具足理具事造两重三千?具足。既然具足了,这句佛号微不微妙?是不是整个一部藏经?从教理上说通了吧?所以这个天台圆教啊,是妙一切法的哦!有的人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只知道一句佛号很了不起,一句佛号就是一大藏教,但是于教理上他不明白,那也只是仰信而已,没有抵御外邪的能力。若是碰到邪师来一忽悠,他立马就不念了;或者听到别人说有一个咒语比这句佛号还厉害,他也不再念了。而学好天台教法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天台教法就是让你知其所以然,并更有信心地将这一句佛号持到底,持到圆满,坚固受持,不可破坏!

第四次论争呢,是关于《观无量寿佛经疏妙宗钞》。这里争论的是什么?我们知礼大师说,一切众生、一切色法皆可用六即判之,哪怕是地狱、蛣蜣——蛣蜣是个小昆虫——都可以用六即判之。而别教呢?唯有佛,才能用六即判之。你看我们蕅益大师,他对四教各用六即,这就是继承和发展祖师们的思想,一切法皆可用六即判之。这就圆满地体现了实相的观照,实相观,一一法中具足一切诸法,一一法皆可汇于一心。于一一心呢,一一念呢,于所有的心法呢,都可以摄于一念。我们观这一念呢,就观破了整个一切法界。这个体系是不能破坏的,你一破坏就没法观这一念了,一心三观就成摆设了,就成了别教的修法。

我想问一下,现在大家没有证到圆教初住位的?要知道,只有证到圆初住位了,才能真正地起一心三观。那是不是我们都不用修了?那是不是说圆教法就真的成摆设了?哈哈,这个是不会的。别教但于真心用功,有可能还真的会成为摆设,因为一般人难以直接观照本心;但是圆教法,于事、理、色、心都可以直接起观照,而且六即之中都有妙用,所以我们初发心的凡夫,也可以很轻松地应用圆教的观法。

所以山家山外之争非常重要,它让我们圆教法的微妙完全地被彰显了出来!这是大家都可以用的,凡夫也可以用的。很多人忽略了这一点,以为现代的人根性都不行了,“大家都念佛吧,反正就导归极乐呗!”其实啊,我从弘法以来,一直想告诉大家的是——依天台圆顿教修法,往生极乐世界,So easy!肯定是上品生!因为上品者圆解大乘,修一心三观。一心三观有个什么呀?有个“假观”!假观就是发菩提心啊,对吧?你修一心三观,虽然你还没有证道,你不断五欲,你没有清净六根,但只要你踏踏实实跟着善知识去修学,用心地修止观,随时都去修一心三观,那肯定是上品上生啦!十方诸佛以谁为师啊?以诸法实相为师。那依实相修持的善根大不大呢?绝对是不可思议啊!修成就了可以直接成佛,或最起码也得证个十地八地的菩萨果位;若没有修成就,还可以上品往生。所以谁要说依圆教法修持善根不大,那肯定就跟《法华经》说的那样,若人不能信此经,现世即得种种苦报,命终堕大地狱。所以这个肯定是大资粮、大善根,这就是用我们天台教理解释“不可以少善根福德资粮往生极乐”。而这个“多善根资粮”,即是念佛法门,即是实相念佛,此正是我们天台大师所阐释的广大妙义:“四种三昧,同名念佛。”

当然,前面讲到的论点,很多都是我个人的看法;但是也不是自己瞎想出来的,我也是根据祖师的阐释,进一步地再去做一个分析。如果有认同的就认同,不认同也无所谓。一个宗派如果是行门上没人传承了,那不就是哲学思辨了嘛。虽然教法可以不断地传承,但是久了以后,后代子孙们即使也会信仰,但他却一点也证不到,受用不了,那他的宗教情怀慢慢就会淡薄了。所以我们这个时代肯定是要凸显行门的,不停地突破行门上的障碍。而如果教理上跟不上,那他肯定修不了观门,所以我们在讲行的时候必定摄教,因为我们天台宗的特色就是“教观双美”。

当然关于山家山外之争,不只有这么一点点,还有好多次争论,好多的论点,比如理毒性恶、缘理断九等等。像我们知礼大师,以《十义书》、《观心二百问》、《十不二门指要钞》、《妙宗钞》等,做过很多精彩的论述,有兴趣的可以去了解。你了解了这些以后,你就会看到我们知礼大师护教的热情;经过这么反复地检校,你就能体会到圆教的妙义。当然你如果想深入学习的话,以后可以读一些专业的天台佛学班,去研究一下山家山外的区别。

而山家山外争论四十年,有什么好处?这无形之中让宋朝迎来了天台宗的又一次复兴。因为辩论的时候会引起很多人的关注,而且它还能把法义凸显出来。这样关注的人多了,法义又这么微妙,感兴趣的人自然就多了,天台宗自然也就兴旺了。就像这次“法华义辩”,双方这么一辩论,好,因缘激发,天台宗复兴因缘又到了,而且还带动了整个汉传佛教的复兴。借着这么一个机缘,借着这么一辩论,大家才能认识到,天台宗的殊胜微妙。所以从我们圆教的观点来看,一切法都是妙用。

好,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对山家山外作一个简单的梳理和认识。以后如果有要深入的,相信在我们大和尚的带领下,大家都会对山家山外有更清晰的认识。

曙提法师:太好了!好一个一切法都是妙用。这个实际上我们过去很多人,受“中国佛教的特质在禅”这个思想的影响,对“取水搬柴都是妙用”等等这些话,都是信手拈来。但他不知道这些话在天台里面,在天台宗里面才是得到真正的实际运用。

雪相法师:理论依据。

曙提法师:理论依据。这让我也想起了智者大师在《玄义》里面用了一个譬喻,他说我们的这个佛性、心性,就像一个摩尼宝珠。这个摩尼宝珠的外面,蒙上了红色的布,或者黑色的布,或者蓝色的布,或者彩色的布。那尽管这个摩尼宝珠这个时候它蒙了红布,发的是红光,但是你见到红光之后,不要认为它脱离了摩尼宝珠本身的自性光明,不需要把这个红布去掉才见摩尼珠的光,真妄它就在这里。再一次感谢法师!



[1] 【五重玄义】天台智者大师在讲解佛经之时,所立五重之玄义:一、释名,即解释经题;二、辨体,即辨别一经之中枢旨归;三、明宗,说明修行之宗旨;四、论用,由宗旨而论一经之作用;五、判教,判别教义之大小权实。

[2] 【介尔】介,弱、小之义;尔,系助辞。形容至微至小,即谓现前刹那之一念心。(《佛光大辞典》)



雪相法师浅谈山家山外那点事

· 供养法师 ·

本号专门整理发布上雪下相法师的

弘法讯息及朋友圈、空间、微博等内容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天真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