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相法师浅谈天台判教

21

雪相法师浅谈天台判教

图片提供:悟方

曙师问道:映雪照曙实之三

什么是判教?

2017年国庆,雪相法师受邀参加江苏太仓同觉寺曙提法师的《曙师问道》访谈节目,这是本次访谈的部分文字记录(经雪相法师修订)。

曙提法师:我们刚刚讲了这么长时间的天台宗,法师说,天台宗是我们中国佛教,对释迦牟尼佛一生讲的所有佛法,最系统最全面的梳理,这个是显现在天台宗的教门里面。天台宗有两个门,一个叫“教门”,一个叫“观门”——“观世音菩萨”的“观”。“观”是修行方法,修行禅观;“教”呢,是理论体系。那么教、观二门当中,最有特色的是天台宗的判教,也就是讲“五时八教”。

曾经有人来跟我讲:“哎呀,你们天台宗判教判教,本来佛说的法,哪有什么高下、什么大小之分啊?你们天台宗的判教呢,反而把佛陀的教法判出分别心来了。”我当时呢,只是觉得这个人没有好好地学过佛教史,不过我们今天难得有机会,请到了我们的雪相法师,特别想听听雪相法师给大家带来的关于这个问题的开示,大家欢迎!

雪相法师:刚刚也说了,其实我对天台呢,只是初学而已;但是因为学在人先,可能比在坐的一些居士,稍微深入了一点,所以我就简单地分享一下我的看法。

我对天台大师的判教是非常有信心的,从哪点看呢?刚才大和尚说,有人说判教是我们天台大师自己搞的,对吧?但我们要知道,《法华经》上有一句话叫什么?——“贪著小乘,三藏学者。”这其实就是我们释迦佛的一种判教——大乘、小乘,呵斥小乘,然后褒赞大乘。还有《楞伽经》上有一个顿、渐二判,《解深密经》上,尤其是慈恩宗窥基大师做的三时判教,这都是佛陀金口而言的。然后再有“华严三照”,《华严经·性起品》佛讲的三照,照高山、照幽谷、照平地;还有“涅槃五味”,乳、酪、生酥、熟酥、醍醐。这些都是什么?这都是佛陀老人家对自己教法的一种判释。所以历代祖师判教不是独创的啊,是继承佛陀的一种精神。

而我们首先要知道的一点就是,天台大师所讲的判教系统,发挥了佛陀在各个经论之中的分判模式。不单像这个经中讲五时分判,《华严》讲三照,然后《楞伽》讲顿渐。这是都是对机而谈,不能代表佛陀一代时教的完美分判。那么我们怎么能够把所有经论的大小权实合理地统摄起来呢?我们伟大的智者大师就完成了这个任务。

智者大师夜梦手执经卷,整理佛经,久远以来就专门是做这个任务的,就像鸠摩罗什大师是过去七佛的译经师一样。而智者大师不仅通达佛法,初见慧思大师,慧思大师就说:“昔日灵山同听法华,宿缘所追,今复来矣!”智者大师与慧思大师都是灵山会上的再来人。而智者大师并没有因为资质高就不去修行了,在慧思大师座下,他日夜精勤,二七日内便得法华三昧前方便,发旋陀罗尼。并得到慧思大师的印证,被称为说法人中最为第一,抗折百家,大阐诸佛密印,普天之下,无人能及。而智者大师并不满于此,后来在天台山华顶结茅苦行,降服强软二魔,最终证得一实相谛。所以我们说智者大师的分判,是通达无量佛法,亲证佛心之后的全盘把握、真实体悟,是最具有权威性的。所以古语云“义蕴佛经,名出智者”,意思就是说,佛法的奥义啊,通别意趣等,它都散落在各个经部里面,是我们智者大师把它总结出来了。这个大家要理解。

这是一方面,还有另外一方面就是刚才大和尚给的一个线索:你从佛教发展史看,天台判教也不是大师自己搞的。如《法华玄义》卷十就是对当世的法师,还有从印度传过来的判教系统做了一个分析。当时就已经有“南三北七”十家判教体系了——南三家、北七家,但是大师认为他们都有不圆融的地方、不圆满的地方。大家要会听哦!是不圆融、不圆满,不是不对。因为这些大师们所分判的根据也都是源自于佛经,源自于某个说法。而我们智者大师就是把这些说法给它圆融起来,告诉大家,你的判教是在哪个位置上。我前几天看了一个帖子,他说只有我们窥基大师的三时判教才是佛陀金口所传的,相信大家听到这里就已经明了了,这个说法是有点偏激的。三时判教,有宗、空宗,还有中道教……不好意思啊,我这个嗓子这两天有些不舒服,我自带痰盂。

曙提法师:我以为是什么好玩的呢。

雪相法师:哈哈,我刚才跟大和尚开玩笑,我就是把体内不如法的东西给吐出来,只保留下精华。刚才讲到了这个……

曙提法师:有宗、空宗。

雪相法师:对,三时判教。三时判教非常好,它可以收摄一些法义在里面;但是它有一点呢,就是没有如来施化的次第——佛陀是怎么施化的啊?先讲的什么再讲的什么呀?你要说它的安立次第是有教、空教和中道教,那佛陀是不是一上来就先讲有教的呢?不是的。佛陀最初成道,先讲的是中道了义的菩萨法——《华严经》,我们智圆大师的一个偈颂就是说“华严最初三七日”。也就是说三时教这只是一个什么分判?我们说这个只能算是法义的分判,它没有一个施化的时间次第。

到了现代,判教大师以太虚大师为代表,他的三级三宗判教。哪三级?五乘共学、三乘共学和大乘特学。然后三宗就是:法性空慧宗、法相唯识宗和法界圆觉宗。他用这三级三宗来分判可不可以?当然也可以,这也能收摄一代时教。但是这其中还是丢掉了一些对整体教法把握的内涵,没有完备收摄一代时教。例如:这一点是顿说呢,还是渐说呢?是圆教呢,还是渐教呢?是随情说的呢,还是随智说的呢?是先说的华严呢,还是先说的阿含呢?没有非常的完备。而我们要知道,没有圆满这一点,有一个最大的缺陷是什么?就是大乘思想发展说,这个缺陷会让我们佛教整体被颠破掉。

而我们天台大师的判教就没有问题。你看天台大师,五时判教对吧?第一时是什么?是华严时。华严时被称为涅槃五味中的第一味,叫乳味。又叫什么?日出先照高山。这都是佛讲的,佛判的方式,然后由智者大师总结的,对吧?然后我们怎么理解?佛陀顿说圆满修多罗教。然后第二时是什么?鹿苑时,到鹿苑讲四阿含,所以又称为阿含时。而这一步非常非常关键,为什么呢?因为这一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特色就是:小乘是从大乘发展来的。我们说从十二部经出九部修多罗,从乳味出酪味,从真实的大乘教法,而施设了声闻缘觉的体内方便教。大家看到了没有?大乘才真的是如来的本怀,大乘才是原始佛教,大乘才是根本佛教啊!如来悯念众生的根机不够,所以才脱去了妙衣,换上蔽垢之衣到木菩提树下成佛,然后给这些根性差的人看。而现在一些浅学无智之人,他们要废掉大乘,说大乘是从小乘来的,这就是典型的不通判教,典型的世智辩聪。

大家看见没有?这就是不学、不继承天台大师五时判教的第一大过失。所以我们智者大师实在是有高深的智慧、无比的洞察力,把佛陀最根本的本怀给呈现了出来。只要大家能去继承,能去研学,不但不会诽谤佛法,而且一定会如实了解最真实的佛法,对浩若烟海的一代时教,有一个圆满的把握。哈哈,智者大师的智慧,真的是照耀千古啊!讲到这里我们要一起鼓掌才对——这个不是给我自己鼓掌啊,这是给我们智者大师鼓掌!智者大师把华严时放在第一时真的是高瞻远瞩,一下子就看到了我们整个佛法的相生次第。所以古人有一句话真的是名副其实,叫:“天台兴佛法兴,天台亡佛法亡。”这是从判教来讲这句话,当然我们待会儿还会分析,从教理上这句话也是非常有份量的。

这是五时的相生次第,到了鹿苑时以后,再开始讲这个方等经,为什么呢?因为佛陀在华严时顿说这圆满的华严大教,他是对界外,就是三界之外根性成熟的大菩萨、还有一些护法天龙们讲的,这些护法天龙也是根性成熟的。华严时,《华严经》有两分,在《入法界品》之前是没有声闻的,《入法界品》之后声闻在座,但是如聋若哑。这个时候如来悯念根性差的众生,兴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所以开始了他隐大施小的次第教化。

也就说佛陀虽然是应机说法,但是他也有一定的安立次第,他不是毫无目的地那样随便乱讲,而是应着这个众生的根性来应世。他跟我们不一样。别人来了,我们要先观察一下,先问问他学了多久或者怎么样。佛陀见到一个人,不用问他:你跟谁学的呀?你学多久了呀?你平常什么习性啊?不会。如来三轮施化不可思议,有一个叫“意业鉴机轮”:佛一眼就可以看透众生的根机,一眼就知道我们会以什么法得度,会得什么果位。只要佛陀对机说法,你就得度了。所以佛陀曾经说过:一个不能够明白众生根机的人,这不是善知识;而真正的善知识呢,是应机说教,能令众生得四悉檀益。

“四悉檀”不得了哦!不懂四悉檀的话,你就不能够承担天台教。为什么这么说?看到禅宗了吧,禅宗所用的就是第一义悉檀。来了以后,不管你什么根机,我有我的特色,我直接把你拎到跟祖师同一个平台上:你承担得起,你就是佛;你不承担——你本来也是佛!但是如果你的根性不够,或者跟这个法师无缘,你就没有利益,对吧?所以你看很多禅宗的祖师,他会指示你到某个地方去参,告诉你的法缘在哪。

而天台宗的特色是什么?我们本宗的特色是什么?是应机施教,四根普被,有四悉檀益。一看,你是一个上根利智的人,于是上来就给你讲第一义悉檀,就给你讲最微妙的佛法。你一听,心生大欢喜,自然就会感叹:天台太好了!噔,又进来一个人,看到这个人啊,小心小量,根性不够,这个时候你就要给他讲出离之法:“世间是苦啊,生老病死,求不得苦。大家对你也不好,对吧?你很难融合啊。不过极乐世界好啊,那里的人大家都是同学,跟大菩萨在一起,没有生老病死,没有丝毫的痛苦,而且神通自在,所求如意。”他一听,肯定就觉得:“哇,法师讲得好,讲得好!我要念佛,我要到极乐世界去!”对吧?

我们天台山的旅游文化叫什么?“佛宗道源”。就是天下宗派,天台宗是最早的,它能够圆满地收摄一切法义在里面。智者大师早把如来摄化众生、教化众生的方式告诉给我们,传承给我们了,你只要按照大师的教法去行持,那么佛法不论在末法时代,还是像法时代——在任何时代都能如日中天。只是很多人都喜欢什么呀?要搞一套自己的东西。所以我这次去北京,去讲法的时候,虽然给我六节课讲法华忏,但我拿了三节课来讲智者大师的功德。为什么呢?我是想让大家了解一下智者大师的真实功德,让人知道我们差智者大师有多么远,让人明白,一般人的德行和智慧跟智者大师差了十万八千里,还来判教?这不是自不量力嘛!明白了大师的功德以后,我们就知道大师的判教不是自己的意思。

而且大师是圆满证得法华三昧,入圆教初住位——这是最保守的推断。因为从经典上,从他所施化的那些功德上,我们能够总结出来的,有理有据,有确定证据的就是:智者大师肯定是破无明证法身的大菩萨。也就是说智者大师是从自性中流露出来的一个判教。刚才也说了,当时大师见到慧思禅师的时候,禅师说了一句话:“昔日灵山,同听法华,宿缘所追,今复来矣!”啥意思啊?师徒二人都是法华会上的人,知道吗?大师是佛陀时代法华会上的菩萨。他是来干什么的呢?大师就是来判教的呀。怎么能看出来他是来判教的呢?再回到前面讲的,大师出了家以后,精进、读诵、修行《大乘方等陀罗尼经》,然后有一次感得一种梦境:他坐在那里手持《法华经》,看着经卷呀,都是纷乱在一起,大师就把这些经典都整理了一番——这个是圆教义,这个是别教义,这是半字教,这是满字教,藏通别圆的四种教法都把它排好。这是一种什么象征?大师这个梦境,象征大师人生最重要的一个事业就是判教——圆满判释如来的教法!把佛陀在世的时候,对机所讲的看似相违背的法义,融会贯通。让大家清楚地了解,佛陀为什么此处讲有,彼处讲无,此处赞叹,彼处呵斥。明白了佛陀如此说法的密意,就不会像现代的一些浅智之人一样,拿着般若经谤方等经,拿着显教谤密教,拿着通时意趣谤别时意趣。

我们知道佛教史上有两次伟大的转折:第一次就是译经的转折,就是我们伟大的鸠摩罗什大师,基本结束了格义佛教阐释佛经的历史。大师过去是七佛译经师,现生为龟兹国人,来到中国,他的目的是让我们中国人能够非常亲切地读懂佛经。你只要是学过祖师经论的,或者看过祖师给经论作的一些序,就感觉忒难了,文字古朴,佶屈聱牙。但若是直接看经文,却感觉很简单,通俗易懂。这就是罗什大师的一个伟大之处,他不是用非常晦涩的文辞给呈现出来,他是用当时国人,人人读之皆懂的语言,把佛经给呈现了出来,他的译经成就甚至超越了比他晚几百年的玄奘大师。这是我们佛教译经的转折。

而我们智者大师,就是在当时诸家判教纷杂的时候,做了一个整合和梳理。大师一部分是把南三北七的判教,做了一个调整,指出他们的不足之处,然后再根据自己实证的境界,做了一个全面的融会贯通。智者大师本门是灵山会上的再来人,现世修证又震铄古今,所以大师的智慧不可思议,是完全有能力做好这一份工作的。我们都知道道宣律师是天人送供,道宣律师问天人:慧思大师和智者大师现世修证如此不可思议,不知道二位大师的本门是谁?天人就说:慧思者,观音也,智者者,药王也,俱是古佛。他们都是古佛呀!这是本门不可思议。然后迹门呢?当时智者大师修行法华三昧忏,二七日就得法华三昧前方便,发初旋陀罗尼。我们慧思大师说:这种境界非我莫识,非汝莫证。

这句话啥意思啊?“非我莫识”啊,为什么?是我们慧思大师最早开辟了法华三昧忏的修行法门,他作了《安乐行义》,他如实地证到了法华三昧忏六根清净位,是出三界的大圣人。而证得法华三昧这种境界,只有过来人才会了解,所以慧思大师说“非我莫识”,我认得。“非汝莫证”,也就是说,因为你智者,灵山会上再来,有这么一个夙愿在,所以你也可以证到。你也是法华会上的当机众,你也是圆教大士,不然你怎么能证到?

他证到了初旋陀罗尼之后,慧思大师说,你于说法人中最为第一,以后百千万文字之师也难不住你。我们要知道,智者大师所在的时代是一个文化光辉灿烂的时代,是佛法光辉灿烂的时代,正是因为有隋朝、南北朝的基础奠定,所以唐朝的时候八宗鼎立。在那个没落时代,国家是从分裂走向统一的,我们佛教也是从分裂走向统一的。当时统一国家的是他的弟子,智者大师的弟子杨广;统一佛教的,就是我们智者大师!所以说人王、法王互相影响,这个功德可思议吗?还有他“说法人中最为第一”,那个时代的一些修行人和那些大师们这真的不是“吃素”的,多少人能够比得过他们?谁能于说法人中比得过他们?!

还有一点啊,你要知道,慧思大师六根清净位,他能够于一念中通达三世——过、现、未来。所以我认为这句话还有一重意思,慧思大师的意思是:古往今来,以后的末代弟子,智者大师乃最为第一!因为智者大师所开创的这个天台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当然我们要知道,智者大师他自己示现了五品位对不对?那他的教法怎么有很好的功德啊?有人认为他自己都没证,还只是个五品凡夫。我告诉你,曾经有一位大师……我先不讲,我估计呀,我们往下谈的时候会讲到,所以我先卖个关子。就告诉你,依照法华三昧忏去修行,肯定能够证得圆教祖师的位次。我这里只是讲五时判教,讲了这么几点。相信大家对大师的判教已经有了初步的信心,对吧?然后对它的合理性也知道了来源——来源于佛经。

我们智者大师把一大藏教判为八教——化法四教和化仪四教。化法四教是佛说法的内容,化仪四教是佛说法的方式。比较而言,不论是古来诸师,还是现代诸师,他们都有不足:要么是忽略,要么就把它判到了一起。像华严五教,小、始、终、顿、圆,他的顿教就是顿说,谓“语观双绝”。而我们天台大师,把讲法的方式和讲法的内容完美地结合起来了:顿、渐、秘密、不定,这是说法的仪式,然后藏通别圆是说法的内容,说法的内容也有顿说也有渐说。这就非常完美地无缝对接:既把如来意业鉴机的这么一个功德彰显出来了——随机设教;又把为什么同一座讲法,受益众一方所得的利益(秘密、不定)不同展现出来了。这种判法结构是最合理的。

你比如说,华严时是顿说,顿说的啥呀?顿说的大乘圆教兼别教。如果你只讲顿说的话,你就是隐晦掉了说法的内容;而如果你再配上化法的内容呢(圆教兼别教),就知道了佛说法所针对的根机。这判法有什么微妙呢?它让你以后在判释每一部经典的时候,你就知道这是如来以什么方式讲的,是针对哪些人说的。就不会造成现在的一些所谓的佛教学者愚痴的看法:佛在这个地方这样说,在那个地方那样说,这个地方又有一点言词隐晦,这一个地方又光明显露,啥意思啊?他不知道我们有化仪四教:有的时候是顿说,有的时候是渐说,有的时候属于不定说,有的时候属于秘密说。这样就把教法的合理性提升到了一个非常高的位次:我们每一部经典都可以拿来判教,找到它合适的位置;这样的话,所有的经典,就不会有法义的冲突,看起来就不会混乱了。

而我们天台大师还做了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开显了如来的本怀,开显了《法华经》的三教相:比如“根性融不融”,众生根性是不是融通的,不融通的就是三乘施设;然后“化道始终不始终”,化道是不是如来的本怀呀,唯有《法华经》是如来之根本本怀;然后“师弟远近不远近”,如来是这一世成佛的吗?他的弟子们都是这一世得利的吗?这样就建立了《从地涌出品》的合理性。“父少而子老,举世所不信”,真的是举世所不信。你看看现代那些毁谤大乘的,他就来挑挑刺:“这怪了哈,儿子比爸还大,没这个事啊?”这就是我们天台大师判教的精明,就是讲的本、迹二门。这个功德太大了!你不把如来本门彰显出来,佛法的合理性就没了。哪个判教能够抵得过天台大师对佛教的解读,对佛法的解读啊?!

我们的五时安立,佛在《法华经》上也提到了——那个“穷子喻”:

一开始的时候,见到自己的儿子了,遗失这么多年,四十多年,见了以后赶快把他抓过来。那孩子受不了啊,被抓到后就迷闷躄地:“哎呀!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这人抓到我一定是要把我杀掉吧?”所以就吓晕了,然后赶快用冷水把他泼醒,然后把他放走。这就代表了第一时,华严时。你把他拉过来听,《华严经·入法界品》之后有了声闻啊,他听不懂啊,听不懂就晕了:“完了,大乘佛法讲的啥呀?”完全听不懂,问也不会问,如聋若哑,那就只能放走了。

放走了以后呢,他到了一个很贫穷的地方,心想:嗯,这个是我的地方,我应该是拾粪的才对。这个时候佛陀就密遣二人,形色憔悴,无威德者,去接近他——这就开始施方便了,就去引导了,这就是阿含时。这两个人就跟他说:“哎呀,我们请你去是除粪了。”以前小时候农村里边没有抽水马桶,都是一个坑,或者是一个大缸,拉在那以后,满了就要把它除掉。这个时候就是如来的第二次施化,就是阿含时。

然后呢,慢慢慢慢地他在家里呆得久了,心智也不是那么卑劣了;但他仍然不知道自己是大富长者的儿子。而父亲知道他是自己的儿子,只是时机还不成熟,不能表明身份。所以大富长者还是隐藏身份,秘密地对他特别地照顾,处处去引导他、启发他。他这个时候呢,就“心相体信”了。诶,慢慢地心量就打开了,就不再畏惧大富长者的威势,对他非常信任了。比方说,如果曙提法师是弘扬天台圆教,我是执着于小乘三藏,那我们俩的对话就不是对话了,而是成了对骂了。所以我们要知道这一时,他肯定就慢慢地习惯了。我敢跟你坐在一起论道了,为啥?咱俩的佛法气氛很相应:法师对天台对《法华》非常有好乐,我也是;法师对这个佛经原典很尊重,我也是。慢慢地大家都能互相认可了,这就到了方等时了。

再就是呢,他在家里呆得久了以后,心就逐渐通泰,这个心啊,越来越勇猛了:我可以,没问题,hold得住了!比如我在法师这里住着的话,法师有事要出门了,我就可以说:法师你放心出门吧,这几天交给我就好了。我能hold得住了,这就是般若时。这么说呢,他能够“心渐通泰,成就大志”——我可以成就大志,我可以荷担如来家业。但是呢,“犹处门外,止宿草庵”——我还是不敢说:法师啊,你以后可以放心地游化他方了,这个地方交给我就行了,我可以完全荷担您的家业了。

经文所讲的就是,到了最后,大富长者就召集国王大臣、诸方尊宿,放心地付嘱家业了。这个时候他也接受了,知道自己确实是大富长者的儿子,自己家里确实有无量的财富。这就是法华涅槃时。

你看,这是佛在《法华经》上所安立的这么一个次第,是跟我们五时完美地相配合的。

不过这里还要谈到我们天台宗的另一条理论,叫“通别五时论”。学过《教观纲宗》的,学过《法华玄义》的都知道。通别五时论,你光讲“别五时”还不行的,摄机还不圆满。比如佛陀正在讲那个《阿含经》,突然来了一个大乘根器的天人(我们要知道天人他可以随意来往),然后来祈问佛:“佛陀啊,什么是金刚般若之妙义啊?”如果佛陀说,“这个人间很苦,你要求生极乐啊”,那这就不当机了。此时佛就要应机说法,就说秘说般若空义。这就是通五时,就是说佛陀在任何时段的施化下,都会对不同根机的请法人应机说法。也正是因为通五时,才让佛法的安立非常圆融、非常圆满。所以我们要知道,天台判教,它是有一套非常缜密、非常严谨的架构。它不是说谁人看了一部经典就可以随性而讲,而是首先要判释经典的权实大小,明了如来讲这部经的宗旨,明白如来主要是讲给谁听等等。

而我们要知道,佛法的判释,你必须是站在整个一代时教的这么一个广度来判;而大师就是站在这样的一个高度,对所有的经典做了一个整理,做了一个分判。而且并不只是靠理论,像我一样嘴皮子这么一说就完事了,然后对外还可以吹:经过我仔细的观察,大量史料的记载怎么怎么样……大师还直接入天台山实际修行。智者大师得到了慧思大师的认证和印可,即使不去深山修行,以大师当时的境界,那也是独步天下,无人可以问难,一说话就是权威;但大师还是发愿要去亲证实相,证悟佛心。

所以我们大师就到天台山里,趁着这个机缘啊,到天台山里去实际修持,最后在华顶降伏天子魔,夜睹明星证得法华三昧。有一神僧出来为大师印证:制敌胜怨,乃可为勇!以后呢,我将做你的影响而辅助施化,汝所证得乃一实谛!我们天台讲三谛,讲二谛,讲一实谛,乃至讲无谛,都是讲的一个东西,都是讲的诸法实相。这个时候,大师就是证到了法华三昧,破无明,证法身。当然我还有很多其他的论点会佐证,大师的证量实在是高深莫测,最低也是圆初住,破无明,证法身的位次。但我们还在谈五时,不能跑得太远。

大师证到一实谛以后,他对佛陀说法有一种领略,是心神意会,是实际证到,所以就从自性之中——这个时候菩萨可以谈自性了啊,叫自性流露。意思就是说,这个果位的菩萨,不是像我们一样需要经过第六识思维考虑一下,想想“哎呀,我应该怎么讲,下面应该怎么讲”,然后待会儿一紧张又忘了——没有的,大师是自性流露。所以能九旬说法,唯谈一“妙”字,唯谈一个经题。为什么?大师辩才无碍,说法不尽啊!破一微尘,出大千经卷,一个“妙法莲华经”的“妙”字,可以讲大千经卷。所以我们从这些种种的行迹来看,大师的判教无与伦比!好,简单地谈一下,谢谢大家!

曙提法师:大家看法师啊,这么轻松地信手拈来,滔滔不绝,除了一方面是法师对整个天台教观非常深厚的学修之外,法师是不是也是辩才无碍啊?我们佛弟子,一定要多领略我们汉地年轻出家人的精彩,大家说是不是?要有信心,要有信心!刚刚法师,把智者大师所判释的如来一代时教,它的合理性,它的全面性,都给大家做了非常详细的梳理。相信大家听了之后,对天台宗为什么要判五时八教,会建立起一个非常可靠的信心。


雪相法师浅谈天台判教

· 供养法师 ·

本号专门整理发布上雪下相法师的

弘法讯息及朋友圈、空间、微博等内容

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天真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