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廣大莊嚴經卷第十

12

中天竺國沙門地婆訶羅奉 詔譯

讚歎品第二十三

爾時,佛告諸比丘:「時淨居天子以天妙香花遍散佛上,如佛世尊真實功德,以偈讚曰:

「『眾生煩惱暗,  智慧能銷除,
如來所以出,  為世光明者。
降伏諸魔軍,  功德皆圓滿,
當雨大法雨,  以普洽群生。
世間最勝人,  智力無踰者,
處世無染著,  猶如淨蓮華。
眾生在長夜,  煩惱病纏縛,
佛為大醫王,  療之令得愈。
尊今出於世,  八難咸空寂,
一切人天等,  遇佛蒙安樂。
若有覩見此,  人中勝丈夫,
經於百劫中,  不墮諸惡趣。
若有得聞佛,  微妙甚深法,
速除煩惱患,  苦蘊亦皆盡。
當得殊勝果,  解脫涅槃樂,
於諸世間中,  得為應供者。
若有勸供養,  亦獲大福利,
當得勝妙果,  乃至於涅槃。』」

佛告諸比丘:「淨居天子讚如來已,合掌恭敬於一面立。是時遍光天子,復以種種微妙香華,塗香末香燒香散華幢幡寶蓋供養如來,圍遶三匝合掌向佛,以偈讚曰:

「『牟尼深智聲和美,  獲得無上大菩提,
於諸聲中最第一,  是故我等今敬禮。
於諸世間起慈故,  為作燈明作依止,
能拔眾生諸毒箭,  復為世間大醫王。
尊昔值遇然燈佛,  發大慈心潤一切,
尊如世間淨蓮華,  不為三界淤泥染。
其心堅固無能沮,  高廣難動如須彌,
又如金剛不可壞,  亦如含秋淨滿月。』」

佛告諸比丘:「遍光天子讚如來已,合掌恭敬於一面立。是時梵眾天子以無量摩尼莊嚴寶網,覆菩提道場供養世尊,頂禮佛足右遶三匝,以偈讚曰:

「『世尊能持明智光,  及持三十二勝相,
念慧功德皆圓滿,  離諸結使諸過惡,
清淨無垢斷三毒,  是故我等今敬禮。
名稱普聞證三明,  施諸眾生三解脫,
清諸濁穢心調伏,  起大慈悲利世間,
三業寂靜出於世,  蠲除三疑無染著。
為諸世間行苦行,  以四聖諦化眾生,
勤修善行超諸行,  自得度已當度彼。
魔王將諸魔眾來,  尊以慈悲悉降伏,
已得甘露菩提道,  是故我等咸歸命。』」

佛告諸比丘:「梵眾天子如是種種讚歎佛已,退住一面。是時右面魔王子清白之部至世尊所,以眾妙寶蓋奉上如來,以偈讚曰:

「『我自見如來,  端坐菩提座,
魔軍極熾盛,  超然不驚悸,
而於一念頃,  降伏悉無餘。
既有如是德,  我今稽首禮,
一切皆圓滿,  無上大牟尼。
魔眾如恒沙,  本不能傾動。
尊為菩提故,  無量劫行檀,
捨施妻子等,  身肉及手足,
一切皆無悋,  故得勝莊嚴。
尊發廣大願,  得成無上道,
當度諸群生,  定慧為甲冑,
淨法為船筏,  意樂圓滿已,
方度諸群生。  我以歡喜心,
讚佛諸功德,  願我於來世,
得成無上道,  又以此功德,
降伏眾魔怨,  速證一切智。』」

佛告諸比丘:「清白魔子說如是偈讚歎佛已頂禮如來,恭敬圍遶却住一面。是時復有他化自在天王,與無數天子恭敬圍遶來至佛所,將妙閻浮檀金天花散如來上,以偈讚曰:

「『如來所說皆真實,  無有覆藏無雜亂,
遠離癡冥及罪垢,  證得甘露大菩提,
光明遍照於十方,  是故我今稽首禮。
世尊慈悲於一切,  善別諸根摧外道,
智慧殊勝十力者,  能顯眾生微妙行,
身處虛空現神變,  猶如履地無罣礙。
見彼生死廣大愛,  知惟妄苦而棄之,
當隨天人諸意業,  教化皆令得解脫。
利益十方如日光,  復於三界猶如眼,
為諸世間作依止,  其心曾不生貪著,
遊戲神通得自在,  而於世間無與等。』」

佛告諸比丘:「他化自在天王讚歎佛已,與諸天眾頂禮圍遶却住一面。是時化樂天王與諸天眾,恭敬圍遶來至佛所,以種種花鬘珍寶繒綵,供養如來,以偈讚曰:

「『如來智慧光,  滅盡於三垢,
煩惱皆已斷,  吉祥悉成就。
世間諸眾生,  執著於邪慢,
尊今攝取之,  致於甘露道。
是故出世間,  天人所供養,
能除煩惱病,  說為大醫王。
日月摩尼火,  帝釋梵王等,
若於世尊前,  其光悉不現。
智慧所照燭,  是處咸吉祥,
一切皆希有,  故我今頂禮。
世尊知實義,  亦知虛妄法,
於此二法中,  無非如實說。
言詞甚微妙,  心意極調柔,
為天人導師,  故我今頂禮。
尊有大智慧,  覺悟諸群生,
三明八解脫,  能除彼三毒。
善識眾生根,  堪受不堪受,
各隨其意樂,  故我今頂禮。』」

佛告諸比丘:「化樂天王說是偈已,與諸天眾頂禮佛足却住一面。是時兜率天王與諸天眾,恭敬圍遶來詣佛所,以種種天妙衣服珠網寶蓋,以覆佛上,說偈讚曰:

「『往昔兜率宮,  廣說清淨法,
遺教今猶在,  諸天咸戀慕。
如是功德海,  為世作明燈,
見者無厭足,  故我今頂禮。
尊於彼天沒,  八難皆銷盡,
而坐菩提場,  世間獲安樂。
佛為眾生故,  起大菩提心,
今已降魔怨,  得成無上道。
請速度未度,  轉于大法輪。』」

佛告諸比丘:「兜率天王說是偈已,頂禮佛足退坐一面。是時夜摩天王與諸天眾,恭敬圍遶來詣佛所,以種種香花塗香末香幢幡寶蓋,供養於佛,以偈讚曰:

「『佛為無上士,  世間誰與等?
戒定慧解脫,  故我今頂禮。
我觀諸天眾,  於此菩提場,
以妙寶臺閣,  供養於尊者,
無有餘人天,  堪受如斯供。
佛為世間出,  長時苦行已,
降伏魔軍眾,  得成無上道。
滅除無明暗,  智光照十方,
與世為法眼,  利益於一切。
設於無量劫,  讚歎佛世尊,
一毛孔功德,  猶尚不能盡,
名聞遍十方,  故我今頂禮。』」

佛告諸比丘:「夜摩天王讚歎佛已,與諸天眾恭敬圍遶,頂禮佛足却住一面。是時釋提桓因與三十三天及諸天眾,恭敬圍遶來詣佛所,以種種寶幢幡蓋香花衣服供養佛已,頂禮如來,以偈讚曰:

「『如來功德甚清淨,  身心不動若須彌,
智慧光明照十方,  名稱普聞於一切。
世尊往昔於多劫,  供養無量諸如來,
故得降魔成正覺,  堪受人天勝供養。
尊是多聞定慧者,  開彼無上智法眼,
我今歸依釋勝幢,  一切世間大法主。
尊為菩提於多劫,  廣行無量諸苦行,
慈悲喜捨及方便,  精進智慧大梵福。
已得如是等功德,  今復具足十力果。
我覩佛坐菩提時,  魔王軍眾欲加害,
諸天或有憂懼者,  如來身心不驚動,
世尊以手垂下時,  魔軍於是皆退散。
在昔諸佛成正覺,  尊今得道亦如是,
福智一切皆無異,  是為人天應供者。』」

佛告諸比丘:「釋提桓因以如是等偈讚佛已,頭面禮足却住一面。是時四大天王與諸天婇女,皆持薝波花、婆利師等種種香花,奏天妓樂來詣佛所,供養佛已,說偈讚曰:

「『如來美音聲,  能悅一切意,
善行精進戒,  心淨常微笑,
令眾生愛樂,  故我今頂禮。
以彼微妙言,  除眾生煩惱,
能與無量樂,  離罪心清淨,
獲得無漏智,  世間無與比。
平等而不動,  猶如須彌山,
示現於世間,  如蓮華出水。』」

佛告諸比丘:「四天王讚歎佛已,頂禮圍遶却住一面。是時虛空諸天,亦以種種香花寶蓋幢幡鈴網彌覆虛空,又出半身,各持種種寶珠瓔珞,供養如來,以偈讚曰:

「『我常處虛空,  善惡悉皆覩,
惟有如來身,  清淨無諸過。
又見菩薩眾,  持種種寶臺,
遍於虛空中,  其數無有量。
又見菩薩眾,  供養於如來,
散彼微妙花,  積滿大千界。
又見菩薩眾,  將無量供具,
花鬘諸瓔珞,  傘蓋及耳璫,
花香極盈滿,  悉皆無雜亂,
如流歸大海,  雲集遍虛空。
如來受彼供,  一切心平等。』」

佛告諸比丘:「虛空天眾供養佛已,頂禮圍遶却住一面。是時地神供養佛故,淨掃其地灑以香水,散以名花遍菩提場皆悉清淨,又以寶幔彌覆其上,即以偈頌讚歎如來:

「『如來坐是大千界,  此為堅固金剛座,
假使身肉盡乾銷,  未得菩提終不起。
如來不以神通力,  我此所居當碎裂,
見此諸來菩薩眾,  我等今者咸安隱。
世尊此地經行故,  三千世界並蒙光,
佛光所至皆是塔,  何況身居此成道,
我所統領諸土地,  并願世尊之所用。
是諸佛子及聲聞,  并所說法之功德,
願令一切眾生等,  皆證無上佛菩提。』」

佛告諸比丘:「地神說此偈已,頂禮佛足合掌恭敬却住一面。」

商人蒙記品第二十四

佛告諸比丘:「世尊初成正覺,無量諸天皆悉稱讚如來功德。爾時世尊觀菩提樹王目不暫捨,禪悅為食無餘食想,不起于坐經於七日。欲界無量諸天子等,捧十千寶瓶盛滿香水來詣佛所,復有色界無量諸天子,亦捧十千寶瓶盛滿香水來詣佛所,澡浴如來并洗菩提之樹。爾時如來澡浴竟,復有無數天、龍、夜叉、乾闥婆、阿修羅、緊那羅、摩睺羅伽等,競取如來澡浴之水以自灑身,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時諸天子浴如來已俱還天宮,所將餘水香氣不滅,惟聞佛香不聞餘香,心生歡喜得未曾有,皆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時有天子名曰普花,從座而起頂禮佛足白佛言:『世尊!世尊住何三昧,於七日中結跏趺坐身心不動?』諸比丘!我於彼時告普花天子言:『如來以喜悅三昧為食而住,由此定力於七日中結跏趺坐。』是時普花天子即於佛前,而說頌曰:

「『世尊足有千輻輪,  猶如蓮華甚清淨,
恒為諸天寶冠接,  是故我今稽首禮。』
爾時天子禮佛已,  重說伽他而讚揚:
『為欲除彼天人疑,  歡喜合掌而前問。
如來降生於釋氏,  令彼釋種皆歡喜,
能滅三毒一切疑,  願解天人之所惑。
何故十力成正覺,  於七日中觀樹王,
人中師子青蓮眸,  觀樹跏趺而不動?
一切諸佛皆如是,  為獨世尊觀樹王?
面貌端嚴無二言,  齒白齊密口香潔,
請為利益天人故,  令生歡喜如實說。』
爾時如來告天子:  『汝所問者今略說。
猶如世法登王位,  亦於七日忌遷移,
如是諸佛為法王,  順俗七日無移動。
又如猛將制勝己,  便即思惟所降眾,
如是諸佛降眾魔,  七日跏趺而不起。
三毒煩惱及我慢,  此等皆能損眾生,
一切煩惱有漏因,  我於是處皆除斷。
無漏智火從斯起,  焚燒三毒悉無餘,
我於此處以智力,  決除生死堅牢網。
正知蘊體皆不實,  秪(zhǐ)由無始妄惑生,
我我所執二無明,  并及邪見皆銷滅。
諸障稠林四顛倒,  善根智火咸燒盡,
妄覺為鬘從想生,  獲得菩提悉捐棄。
六十五種無明險,  四十不善三十垢,
十六放逸十八界,  二十五有悉無餘,
二十重塵皆遠離,  二十八種世間怖,
我於此處以精進,  如是一切悉超過。
證獲如來五百吼,  并得百千圓滿法,
九十八使諸隨眠,  罪樹枝葉將根本,
我以智慧而為火,  於此焚燒悉無餘。
愛疑積集如瀑河,  諸見之水常盈滿,
我於此處以智日,  威光曝之使空竭。
邪偽諂曲慳嫉等,  如是過患煩惱林,
我今於此以智火,  焚燒一切悉令滅。
誹謗梵聖生諸罪,  根本能令墮惡趣,
我以智藥而投之,  令彼吐盡無有餘。
又我於此處,  獲定慧眾德,
憂悲苦惱眾,  除盡無有餘。
又我於此處,  獲得真實理,
諸結我慢箭,  拔之無有餘。
又我於此處,  以智慧利刀,
斷截我我所,  生死之根本;
亦如彼帝釋,  破壞修羅眾。
又我於此處,  得清淨智眼,
而諸眾生等,  癡翳之所覆,
我以智慧藥,  洗之令得除。
又我於此處,  以解脫冷水,
於彼境界木,  滅除貪火煙。
又我於此處,  以大精進風,
除滅煩惱雲,  及以分別電。
又我於此處,  獲得慈三昧,
諸大功德藏,  降伏眾魔軍。
又我於此處,  獲得無願定,
諸大功德藏,  斷一切煩惱。
又我於此處,  獲得於空定,
諸大功德藏,  斷一切分別。
又我於此處,  獲得無相定,
諸大功德藏,  滅除於戲論。
又我於此處,  獲得三解脫,
神通智慧力,  決除生死網。
又我永斷彼,  無常作常想,
於苦作樂想,  無我作我想。
我以精進力,  渡越生死海,
蠲壞諸愛網,  猶如摩竭魚。
我於此覺悟,  一切貪瞋等,
猶如大火聚,  燒爇諸飛蛾。
自我於長夜,  無量無邊劫,
劬勞生死中,  流轉無休已;
今者得止息,  無憂亦無懼,
我所覺悟者,  外道不能覺,
是甘露句義,  能除憂惱等。
我入無畏城,  除諸蘊界處,
愛等皆滅盡,  不復受後身。
我為菩提故,  於無量億劫,
廣行眾善行,  施身肉手足,
功德皆圓滿,  是故於此處。
獲得勝甘露,  無上大菩提,
同諸佛如來,  所證真實法。
隨諸眾生類,  分別而演說,
我今亦復然,  得如是妙法。
能於一剎那,  證知諸世間,
因緣和合生,  空寂無所有,
如乾闥婆城,  如虛空陽焰。
我所得法眼,  普見無邊剎,
猶如於掌中,  視菴摩勒果。
我所得三昧,  一切皆通達,
憶思無量劫,  如從夢中悟。
世間諸天人,  為顛倒想燒,
我今於此處,  如實而能了。
我於無量劫,  求無上菩提,
修行於大慈,  緣修慈心故,
降伏於魔眾。  我於無量劫,
修行於大悲,  緣修悲心故,
滅除諸惱患。  我於無量劫,
修行於大喜,  緣修喜心故,
證於無上道。  我於無量劫,
求無上菩提,  修行於大捨,
緣修捨心故,  證得甘露法。
我適於魔前,  發如是誓言,
若不得佛道,  終不解此坐。
我以金剛智,  滅除無明等,
獲得十種力,  今故解斯坐。
未得今悉得,  諸漏皆已盡,
魔軍悉破散,  今故解斯坐。
五蓋門盡破,  三愛牙悉除,
是故於今者,  方解跏趺坐。』
爾時勝丈夫,  從金剛座起,
復坐於寶座,  受諸天澡浴。
諸天以寶瓶,  滿中盛香水,
與佛天中天,  澡浴身體已。
於是諸天眾,  并諸婇女等,
擊奏天伎樂,  以申於供養。
『汝諸天子等,  應當如是知,
我故七日中,  不起於此座。』」

佛告諸比丘:「如來何故初成正覺,於七日中不起于座?為居此處斷除無始無終生老病死故,於七日觀樹不起。至第二七日周匝經行,三千大千世界以為邊際。至第三七日觀菩提場目不暫捨,亦為居此斷除生死,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至第四七日如來隨近經行,以大海為邊際。

「爾時魔王至世尊所,作如是言:『世尊!無量劫來精勤苦行,方得成佛;入般涅槃,今正是時。惟願如來入於涅槃,惟願善逝入於涅槃。』佛言:『波旬!我本發願為欲利益諸眾生故求大菩提,經無量劫勤苦累德,一切眾生於我法中未獲義利,云何速令我入於涅槃?又於世間,三寶未具、眾生未調,未現神通、未說妙法,無量菩薩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令我入於涅槃?』爾時魔王聞是語已退坐一面,以杖畫地作是念言:『此欲界中於今已去,非我所有。』心生憂惱。是時魔王三女見父愁苦,白其父言:

「『大王何所為,  心生極憂苦?
今惱大王者,  請說是何人?
我當以欲牽,  如繩制於象,
令其生染著,  將歸自在宮。』

「爾時魔王說偈報其女言:

「『世間離染人,  貪境不能制,
以彼超過欲,  是故我憂惱。』

「此諸魔女,如來為菩薩時已作妖姿擾亂菩薩,種種幻惑無能得便,女人貪染煩惱深重,於是三女更變其形,一為童女之形,一為少婦之形,一為中婦之形,來至佛所。爾時世尊以神通力令彼三女皆成老母。於是三女還至其父所,而說偈言:

「『王說離欲人,  貪境不能染,
我復為變化,  惑亂彼沙門。
人有見我者,  欲盛便嘔血,
今現微妙質,  不動於彼心,
仍以大神通,  化我為老母。
願王以威力,  令得如本形。』

「爾時魔王報諸女言:『我不見有若天若人能制佛者。汝可自往懺悔前罪,彼攝神力方令汝等復本形耳。』於是魔女至如來所,而說偈言:

「『我等無智慧,  幻惑於如來,
不知田非田,  未識善不善。
我今極生悔,  冀得罪銷滅,
惟願慈悲力,  令復於本形。』

「爾時如來以慈悲故,即攝神通,令彼魔女還復如本。於第五七日,住目真隣陀龍王所居之處。是時寒風霖雨七日不霽,龍王心念恐畏風雨上損如來,出其自宮前詣佛所,以身衛佛纏遶七匝,以頭為蓋蔽覆佛上。四方復有無量龍王皆來護佛,龍身委積如須彌山,是諸龍等蒙佛威光,身心安樂得未曾有。過七日已風雨止息,諸龍王等頂禮佛足,右遶三匝還其本宮。

「爾時世尊於第六七日,往尼俱陀樹下近尼連河,是處多諸外道,彼外道眾皆來親覲,慰問世尊:『七日風雨,得無愁惱安樂住耶?』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寂靜而知足,  思惟而證法,
饒益諸眾生,  慈悲於一切。
遠離眾罪垢,  不著於世間,
永斷我慢心,  是最為安樂。』

「爾時世尊於第七七日,至多演林中在一樹下,結跏趺坐觀察眾生,為生老病死之所逼迫,高聲唱言:

「『世間諸眾生,  恒為五欲燒,
應常思捨愛,  愛故便增盛。』」

佛告諸比丘:「時北天竺國兄弟二人為眾商之主,一名帝履富婆,一名婆履,智慧明達極閑世法,其性調柔善能將導,興販貿易息利尤多,以五百乘車載其珍寶還歸本國。是諸商侶有二調牛,一名善生,一號名稱,巧識前路能知安危,示以優鉢羅花不勞杖捶,餘牛不濟方乃用之。行至乳林,路甚平正,牛足拒地輪轅摧折。是時五百乘車嬰於路傍,二牛為導亦不得進,加諸杖捶亦不能前。時諸商人心懷恐懼,共相謂言:『二牛不行,前途必有可怖之事。』即遣馬騎執持器杖前路而巡。彼使還已白商主言:『我行前路無諸險難,何為二牛亦不能前?』時護林神忽現其形語商人言:『汝諸商人勿懷恐懼。汝於長夜流轉生死,今得大利。所以者何?有佛世尊出現於世,初成正覺住此林中,不食已來四十九日,汝等應將種種飲食而以上之。』時二調牛便向佛行,而諸商人隨牛而往,行路不遠遙覩如來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身光赫然如日初出。既見佛已,咸生希有恭敬之心,皆作是言:『此為梵王,為是帝釋,為是四天王,為是日月天,為是山神,為是河神?』

「世尊爾時微舉袈裟示彼商人,商人見已即知如來是出家人,心生歡喜,各相謂言:『出家之法非時不食,宜應辦諸美味酥蜜甘蔗乳糜之屬,及時奉施。』諸商人等營辦種種飲食美味,至如來前右遶三匝却住一面,作如是言:『世尊!哀慜我故受是微供。』」

佛告諸比丘:「如來爾時將欲受彼商人之食,作是思惟:『過去諸佛皆悉持鉢,我今當以何器而受斯食?』作是念已,時四天王各持金鉢奉上如來,作如是言:『惟願世尊用我此鉢受商人食,憐慜我故,令於長夜獲大安樂。』

「爾時世尊告四天王言:『出家之法不合受汝如是金鉢,乃至展轉奉七寶鉢,皆悉不受。』

「是時北方毘沙門天王告餘天王言:『我念昔者有青身天,將四石鉢來與我等。復有一天,名曰遍光,來白我言:「慎勿用此石鉢,宜應供養而作塔想。何以故?未來有佛出興於世,名釋迦牟尼,當以此鉢奉上彼佛。」』

「爾時毘沙門天王語餘天王言:『欲施石鉢今正是時。』四天王各還自宮,與諸眷屬持彼石鉢,盛滿天花以香塗之,奏諸天樂供養石鉢,來詣佛所各各以鉢奉上如來,而白佛言:『世尊!惟願如來哀受我等,所獻石鉢受商人食,令我長夜獲大安樂得成法器,憐愍我故。』

「爾時世尊作是念言:『四大天王以淨信心而施我鉢,然我不合受持四鉢,若惟受一不受餘三,而彼三王必生嫌恨,是故我今總受四王所獻之鉢。』爾時世尊受北方毘沙門天王鉢,而說偈言:

「『汝奉善逝鉢,  當得上乘器,
我今受汝施,  令汝具念惠。』

「爾時世尊,受提頭賴吒天王鉢,而說偈言:

「『以鉢施如來,  念慧得增長,
生生受快樂,  速證佛菩提。』

「爾時世尊,受毘婁博叉天王鉢,而說偈言:

「『我以清淨心,  受汝清淨鉢,
令汝得清淨,  人天所供養。』

「爾時世尊,受毘婁勒叉天王鉢而說偈言:

「『如來戒無瑕,  汝施無瑕鉢,
汝心無瑕故,  得報亦無瑕。』

「爾時世尊受四天王鉢已,如是次第相重安置,右手按之,合成一器,四際分明。如來爾時憶念過去,而說偈言:

「『我昔以花盛滿鉢,  奉施無量諸如來,
是故今者四天王,  施我堅牢清淨鉢。』」

佛告諸比丘:「時彼商眾駈大群牛循路而行,於晨朝時牧人𤛓乳,凡所𤛓者化為醍醐,心生希有,速將醍醐來白商主:『今所𤛓乳,不知何故悉為醍醐?為是吉祥為是不祥?我今未決。』商眾之中有婆羅門,懷貪愛故云:『是不祥,應作大施。』商主遠祖已生梵世,是時現身作婆羅門,於商眾中,說是偈言:

「『汝等往昔發弘誓,  如來若證菩提已,
我當以食奉獻佛,  受我食已轉法輪。
今者如來成正覺,  汝之所願亦滿足,
世尊應受汝美食,  當轉無上大法輪。
汝今𤛓乳得醍醐,  由此大仙之威力,
好辰善宿吉祥兆,  是故一切皆吉祥。』
梵天演說此偈已,  還隱其形反天上。」

佛告諸比丘:「時諸商人聞此偈已皆大歡喜,即取醍醐選上粳米煮以為糜,和好香蜜盛以栴檀之鉢,詣多演林奉上如來,白佛言:『世尊!惟願哀慜受我此食。』爾時世尊受商人食已,持彼栴檀之鉢擲置空中,其鉢栴檀一分價直百千珍寶,時有梵天,名曰善梵,接栴檀鉢還於梵宮起塔供養,其塔至今諸天香花供養不絕。爾時世尊呪願商人,而說偈言:

「『汝等所向皆吉祥,  一切財寶悉充滿,
吉祥遍汝左右手,  總汝身形是吉祥,
所求財寶自然至,  以吉祥鬘為首飾。
日月星宿諸天等,  帝釋四王皆擁護,
所去之處既吉祥,  迴還亦復獲安樂。
以此施食之功德,  當來得成無上道,
名為末度三皤(pó)佛。』商人蒙記心歡喜。」

佛告諸比丘:「如來最初為二商主及諸商人,而授記莂,時諸商人聞受記已得未曾有,皆悉合掌作如是言:『我從今者歸依如來。』」

大梵天王勸請品第二十五

佛告諸比丘:「如來初成正覺,住多演林中獨坐一處,入深禪定觀察世間,作是思惟:『我證甚深微妙之法,最極寂靜難見難悟,非分別思量之所能解,惟有諸佛乃能知之。所謂超過五蘊入第一義,無處無行體性清淨,不取不捨不可了知,非所顯示,無為無作,遠離六境,非心所計,非言能說不可聽聞,非可觀見,無所罣礙,離諸攀緣至究竟處,空無所得寂靜涅槃。若以此法為人演說,彼等皆悉不能了知,唐捐其功無所利益,是故我應默然而住。』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我得甘露無為法,  甚深寂靜離塵垢,
一切眾生無能了,  是故靜處默然住。
此法遠離於言說,  猶如虛空無所染,
思惟心意皆不行,  若人能知甚希有。
此法性離於文字,  孰能悟入其義理?
於多劫中供養佛,  方能得聞生信解。
不可說有說非有,  非有非無亦復然。
我昔無量劫修行,  未得究竟無生忍,
我於今者得究竟,  常觀諸法無生滅,
一切諸法本性空。  然燈如來授我記,
汝於來世成正覺,  作佛名號釋迦文。
雖於彼時已證法,  今我所得方究竟。
見諸眾生處生死,  不知是法及非法,
世間眾生有可度,  故起大悲而度之。
梵王若來勸請我,  或當為轉微妙法。』」

佛告諸比丘:「如來說是偈已,眉間白毫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爾時娑婆世界主螺髻梵王以佛威神,即知如來默然之旨,作是思惟:『我應往彼勸請如來轉于法輪。』告諸梵眾作如是言:『仁者!世間眾生善法損減惡法增長。何以故?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默然而住不轉法輪,我等宜往勸請如來。』是時梵王與六十八拘胝梵眾來詣佛所,頂禮佛足右遶三匝却住一面,而白佛言:『世尊!世間眾生今當損減。何以故?如來為諸眾生求無上覺,今得成佛默然而住不轉法輪,以是之故眾生損減。善哉世尊!善哉善逝!願為眾生起哀愍心而轉法輪。世尊!多有眾生堪能悟入甚深之法,惟願世尊轉于法輪。』爾時大梵天王以偈讚曰:

「『如來勝智,  最極圓滿,
放大光明,  普照世界。
當以慧日,  開於人花,
何故棄之,  默然而止?
佛以法財,  施諸眾生,
於百千劫,  已曾攝受,
世間親者,  寧捨眾生?
惟願世尊,  吹大法螺,
擊大法鼓,  然大法燈,
雨大法雨,  建大法幢。
將諸眾生,  超生死海,
煩惱重病,  為療除之,
煩惱猛火,  令其止息,
示無憂惱,  涅槃之路。
說真實法,  開解脫門,
令諸生盲,  得淨法眼,
斷除生老,  病死之患。
非天非人,  亦非帝釋,
而能斷除,  生死煩惱。
我及天眾,  勸請如來,
轉于法輪。  以此勸請,
所生功德,  同於世尊,
轉于法輪,  度脫眾生。』」

佛告諸比丘:「爾時世尊默然而住,大梵天王與諸天眾俱,以天栴檀香末及沈水香末供養佛已,忽然不現。」

佛告諸比丘:「爾時如來為令世間尊重法故,為令甚深妙法得開顯故,入深禪定觀察世間,作是念言:『我證甚深微妙之法,最極寂靜難見難悟,非分別思量之所能解,惟有諸佛乃能知之。所謂超過五蘊入第一義,無處無行體性清淨,不取不捨不可了知,非所顯示,無為無作,遠離六境,非心所計,非言能說不可聽聞,非可觀見,無所罣礙,離諸攀緣至究竟處,空無所得寂靜涅槃。若以此法為人演說,彼等皆悉不能了知,唐捐其功無所利益,是故我應默然而住。』

「爾時大梵天王以佛威神,復知如來默然之旨,往詣釋提桓因所,而語之言:『憍尸迦!汝今應知,世間眾生處在生死黑暗稠林,善法損減惡法增長。何以故?如來棄之不轉法輪。憍尸迦!我等當共往詣佛所勸請如來。何以故?諸佛如來若不勸請皆悉默然,是故今者我與汝等,往詣佛所勸請如來轉于法輪,為令世間敬重法故。』爾時大梵天王及釋提桓因、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樂變化天、他化自在天、梵眾天、梵輔天、光音天、廣果天、遍淨天、淨居天,乃至阿迦尼吒天,光明照耀,於夜分中至多演林頂禮佛已,右遶三匝却住一面。爾時釋提桓因合掌向佛即以偈頌,而請如來轉于法輪:

「『世尊降伏諸魔怨,  其心清淨如滿月,
願為眾生從定起,  以智慧光照世間。』

「釋提桓因說是偈已,如來爾時猶故默然。螺髻梵王語釋提桓因言:『憍尸迦!不應如是而為勸請。』於是大梵天王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偈請曰:

「『如來今已降魔怨,  智慧光明照一切,
世間根熟有堪度,  惟願世尊從定起。』

「爾時世尊告梵天言:『我證甚深微妙之法,最極寂靜難見難悟,非分別思惟之所能解,惟有諸佛乃能知之。所謂超過五蘊入第一義,無處無行體性清淨,不取不捨不可了知,非所顯示,無為無作,遠離六境,非心所計,非言能說不可聽聞,非可觀見,無所罣礙,離諸攀緣至究竟處,空無所得寂靜涅槃。若以此法為人演說,彼等皆悉不能了知。然我常思念是二偈頌:

「『我證逆流道,  甚深難可見,
盲者莫能覩,  故默而不說。
世間諸眾生,  著彼五塵境,
不能解我法,  是故今默然。』

「爾時梵王帝釋及諸天眾聞如是偈,心大憂惱,即於是處忽然不現。」

佛告諸比丘:「復於一時大梵天王,觀摩伽陀國多諸外道等,於地水火風空橫生計度,封著邪見以為正道,而彼眾生有應度者,而知世尊于今猶固默然,復詣佛所頭面禮足,圍遶三匝右膝著地合掌恭敬,以偈請曰:

「『摩伽陀國,  多諸異道,
因邪見故,  種種籌量。
惟願牟尼,  為開甘露,
最清淨法,  令其得聞。
佛所證法,  清淨離垢,
到于彼岸,  無增無減。
於三界中,  超然特尊,
如須彌山,  顯于大海。
當於眾生,  起哀慜心,
而救濟之,  云何棄捨?
如來具足,  一切功德,
力無畏等,  惟願拔濟。
苦惱眾生,  世間人天,
為煩惱病,  之所逼迫,
請佛慈悲,  而救濟之,
惟有如來,  為歸依處。
自昔天人,  隨逐如來,
此等純善,  悉求解脫。
是若聞法,  皆能領受,
惟願如來,  為其敷演。
故我今者,  請大精進,
開示妙法,  令見正路。
譬如大雲,  雨於一切,
如來法雨,  亦復如是。
潤洽一切,  枯槁眾生,
彼諸人等,  邪見毒刺,
生死稠林,  無始流轉,
未蒙拔濟,  盲無慧目。
將墮深坑。  惟願導師,
開於正道,  施其甘露。
佛難值遇,  如優曇花,
惟願度脫,  無依止者。
如來往昔,  發弘誓願,
自既度已,  當度眾生。
幸以慧光,  除諸冥暗,
惟佛大慈,  勿捨本願。
如師子吼,  如天雷震,
為眾生故,  轉于法輪。』

「爾時世尊以佛眼觀見諸眾生上中下根,或邪定聚,或正定聚,或不定聚。比丘!譬如有人臨清淨池,見彼池中所有草木,或未出水,或與水齊,或已出水,如是三種分明見之,如來觀諸眾生上中下根亦復如是。如來爾時作是思惟:『我若說法,若不說法,邪聚眾生畢竟不知。』復更思惟:『我若說法,若不說法,正聚眾生,皆能了知。』復更思惟:『我若說法,不定眾生亦能了知,我不說法即不了知。』諸比丘!如來爾時觀不定聚眾生,起大悲心作如是言:『我本欲為此等眾生轉于法輪故出於世。』又為大梵天王請故,即以偈頌告梵王言:

「『我今為汝請,  當雨於甘露,
一切諸世間,  天人龍神等,
若有淨信者,  聽受如是法。』

「爾時大梵天王聞是偈已,歡喜踊躍得未曾有,頂禮佛足遶無數匝,即於佛前忽然不現。諸比丘!爾時地神告虛空神,唱如是言:『如來今受梵王勸請欲轉法輪,哀愍無量諸眾生故,利益無量諸眾生故,安樂無量諸眾生故,增長天人損減惡趣故,為諸眾生得涅槃故,當轉法輪。』地神作是語已,於一念頃虛空神聞展轉傳至阿迦尼吒天。

「諸比丘!爾時有四護菩提樹天:一名受法,二名光明,三名樂法,四名法行。是四天子頂禮佛足而白佛言:『世尊當於何處轉于法輪?』爾時如來告彼天言:『我於波羅奈國仙人墮處鹿野苑中轉正法輪。』彼天子言:『世尊!此波羅奈鹿野苑中,文物鮮少林泉非勝,然有無量諸餘城邑土地豐饒,人民殷盛園林池沼清淨可樂,何故如來於鹿野苑中而轉法輪?』

「爾時世尊告諸天子言:『仁者不應作如是說。所以者何?我念往昔於此波羅奈城,供養六十千億那由他諸佛如來,以要言之,九萬一千拘胝諸佛,皆於是處轉正法輪,一切甚深微妙之法皆從中出,是故此地常為天、龍、夜叉、乾闥婆、羅剎等之所守護。以是義故,如來於彼鹿野苑中而轉法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