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福力太子因緣經卷第三

35

西天譯經三藏朝奉大夫試光祿卿傳法大師賜紫沙門

臣施護等奉 詔譯

「爾時帝釋天主,見是福力,現生果報,希有瑞相,又知人天悉皆胥(xū)悅,心頗異之。乃謂福力太子言:『太子!汝今如是勤修勝行,有何所求?』太子白言:『天主!我為求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果,拯拔一切有情,出生死海,悉令安住究竟涅槃。』時帝釋天主,知福力太子勤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深心不動,猶若須彌,稱可其意,作是讚言:『善哉,善哉!大士!汝有廣大最上願力,必當速證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是言已,隱身不現。

「復次,於後彼國之王耆年而終,其王未立灌頂太子,於是王之宗族臣佐人民,共會議言:『我等于今當令何人紹灌頂位?』時一人言:『若有福力大名稱者,可宜紹位。』如是言已,眾意悉同,即遣使人周行求訪。

「是時福力太子,當繼王位,善根開發,與諸侍從,出遊園林;太子行時,道路平坦,觸處皆無荊棘砂礫;於其中路,吉祥相現:細雨散空,旋布其頂;異色飛鳥,順次宛轉;童男童女,發勝妙聲,踊躍奔馳,咸生歡悅;一切人眾,身毛喜豎,皆得輕安。又聞空中悅意之言。太子覩斯事相,即起思念:『此相出現,我當決定紹灌頂位。』作是念已,進詣園中,受諸福樂。其園有一大無憂樹,華開茂盛,太子於彼安然寢寐。諸同往者,樂華果故,各於園中,隨處遊賞。又復太子,福威力故,彼有龍王,忽然從地涌出千葉微妙蓮華,其量廣大,色香具足,最上可愛。而彼龍王,又以神力徐置太子在蓮華上;爾時太子都無動覺。由是漸過食時,日正中分,餘諸樹影悉皆移動,唯無憂樹影覆太子身,如故不動。又彼園中諸餘華樹,皆悉傾向,大無憂樹,吉祥勝相,悅意可觀。

「時福力太子,夢見自身處穢污上,又見自身穢污所染,又見自以舌舐(shì)虛空,又見自身蓮華中立,又見自身上起山峯,又見眾人頂禮於己。太子寤已,隨應占察如上所夢:『如我夢見自身在於穢污上者,我必應居灌頂王位,大富自在,斯為前相。如我所見穢污染身者,我應處于大師子座。如我所見上起山峯者,我應於一切處常居最上。如我所見眾人頂禮者,我應為彼眾所尊重。如是等事,審占其相,我今決定為灌頂王。』

「爾時彼國臣佐,先遣使人周行求訪到彼園中,具見太子次第相續吉祥勝相;心生驚異,此大福力,有大名稱。即時速還,具陳上事。時諸臣佐,聞彼言已,皆生歡喜。即依法儀,悉備(bèi)所須,行詣園中,授其灌頂,到已見諸吉祥勝相。

「時福力太子,即於微妙大蓮華上,結加趺坐。以福力開發故,四大天王奉天莊嚴大師子座,帝釋天主奉天妙蓋及眾寶拂,忉利諸天奉種種寶嚴飾露幔,散眾寶華如雲而下。四大王天諸天子眾,雨種種寶,奏天微妙可愛音樂,及散妙衣。國中園林,周遍清淨,一切悉無荊棘砂礫。豎立幢幡珠繒交絡,設妙香瓶,散諸異華與天宮等。帝釋天主,勅毘首羯磨天子,普於園林,悉令化出四寶所成廣大樓閣,以備(bèi)太子隨意受用。時彼臣佐,又觀如是希有勝相,轉復異之,咸各肅恭,虔命太子處師子座,頂禮尊奉,如其法儀,為授灌頂。太子得灌頂已,身出光明,周遍照耀一由旬量,映蔽日光而不顯現。是時眾中,有一類人,見斯光已,咸悉稱言:『此勝光王。』一類人言:『此福力王。』

「爾時福力王將入王城,帝釋天主等,於其王前,隨依法儀,作供獻已,隱復天宮。時福力王,既入城已,善布國政,人民熾盛,安隱豐樂,息諸鬪諍,却除他敵,悉無賊盜、飢饉、疾病,愛護人民,猶如一子。華果樹林,悉皆茂盛,時令不愆(qiān),稼穡(sè)豐阜(fù),雨澤順時,大地受潤。復次,其後王之四兄,聞斯異事,咸生驚怪,共會議言:『福力太子,勝過我等,福慧二全,以福力故,為大國王,最上大富,稱可我心,我等今時宜共往彼。』於是四兄,同詣福力王所。到已即時咸祝之言:『願汝最勝增長壽命。』又復讚言:『善哉!大王!汝昔要期,今能固立福慧若斯,勝過我等,於他國中,統王大位,皆由汝勝福力所成。我等親朋,具悉瞻覩。』

「時福力王,從師子座歡喜而下,致敬問訊,如應施設高廣之座,命彼諸兄次第而坐。諸兄即令王復本座。眾坐已定,作諸供獻(xiàn)。如先所論,互談議已,皆生決定歡喜之心。時王起尊重意,各以所奉。如是集會過二三日,王為諸兄及彼人眾開發,令知福非福事,說伽陀曰:

「『無福者墮地獄中,  受大苦惱常無間;
或墮餓鬼或畜生,  受飢渴苦及負重。
無福之者壞其身,  無福為奴重疲極,
無福墮於聾瘂中,  無福愚鈍多邪慧。
無福之者魑(chī)魅(mèi)著,無福之者醜形容,
無福多於下族生,  無福心亂人所惡,
無福之者多迷惑,  無福為他所輕謗,
無福之者諸所為,  雖復勤力不成就。
無福之者身麤(cū)澁(sè),悉無威光不可意;
無福之人兄所居,  草木青潤成枯瘁(cuì)。
無福人所不隨順,  外境觸害亦復然;
諸惡鬼神羅剎娑,  常時侵嬈無福者。
無福者用藥治病,  返成非藥病增劇;
由無福故受貧窮,  復為他人所輕慢。
無福之人生子息,  其性麤惡眾憎嫌;
無福者雖眷屬多,  常時離散生苦惱。
無福者壞於眼目,  而復相續諸苦生,
多病皆由無福因,  小生疾病固難差(chài)。
無福之人多兇惡,  無福常發麤惡聲;
手指攣(luán)拳體不完,語言人多不信順。
無福之人諸所有,  王官水火盜賊銷;
無福唯聞非愛言,  觸處常生於驚怖。
無福雖居平坦地,  隨處旋當荊棘生;
設或植種及經商,  雖常多作無義利。
無福者於一切時,  所有財寶皆散壞;
世間無少顧戀心,  實不可愛無善利;
諸無福者如是相,  智者當知皆破壞。
福者所作善護持,  於一切時無散失。
福者所行不懈倦,  常起堅固勇悍心,
如蓋覆蔭廣無邊,  復能制除諸惡雨。
猶犢(dú)隨母常飼乳,福者如意善欲同;
又如劫樹悅意觀,  常獲一切所欲果。
福者能具忍辱力,  及得悅意大吉祥;
信行深固可依從,  生生皆具妙色相。
福者廣布大名稱,  能具多聞及智慧;
見者咸生愛樂心,  又能獲得聞持念。
福者臨終無疾病,  臨終亦復歡喜生,
極惡境相不現前,  遠離驚怖及苦惱。
福者臨終受天樂,  天宮樓閣現其前;
忉利諸天夜摩天,  彼彼天人來引接;
兜率天宮諸天子,  化樂天眾亦復然,
他化自在欲界天,  咸來衛護於福者。
福者猶如大梵王,  俱胝天眾皆宗奉,
於其一千梵界中,  廣大尊勝而自在。
福者諸所作皆成,  復常處於快樂位,
一切皆生愛樂心,  乃至外境無觸害。』

「是時諸兄及其人眾,聞伽陀已,於福力王,心皆信伏,極大歡喜。現世他生,顯明開示,一向悉知,福力最勝。

「時福力王,為諸人眾廣說福事,開發心已,觀察虛空,作是念言:『快哉!我今可能徧於王城內外,悉雨種種珍寶衣服。』發是心時,忽有種種殊妙衣服,及悅意華諸妙珍寶,自天而降,悉皆充滿王城內外。現是相時,人天胥(xū)悅,咸生驚異,悉起廣大淨信之心,俱發是言:『快哉!天子,有是福力,具大威德。』

「復次其後諸小國王,聞是事已,咸起思念:『彼王有大福力,具大名稱,我今宜應往彼尊奉。』由是諸王共會一處,各領四兵,所謂象、馬、車、步兵眾,同詣福力王所,下車前進,肅恭伸拜,合掌白言:『天子大福,具大名稱,為大國王,威德特尊,我等今時故來親奉。』

「時福力王,即復致問,普為慰安,如次坐已,并其官屬,各與無價上妙珍寶;又以十善法門,普為攝化。是時諸王,俱獲勝利,各還本國。

「復次,其後父眼力王,展轉聞知如是奇事,先遣使人詣彼國已,自當速疾與諸官屬,終日竟夜,促途前進。父王到已,愛念子故,即時遙見,雙目淚垂,悲喜交盈,聲哀心切,速從車下,前執其手,久而視之,父王乃言:『我是汝父,汝必深知,我今年耄(mào)衰朽若斯,國政甚難,我不堪任,今付於汝,汝當負荷。』言已即時卸自寶冠,置於子頂,子如父教,兼統其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