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月上女經卷下

26

隋天竺三藏法師闍那崛多譯

爾時長老舍利弗復問月上作如是言:「汝於今者在菩薩地有是忍相,汝當不久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月上作如是言:「尊舍利弗!夫菩提者無有言說,但以假名文字說耳!所言成者亦假名說,若久若近俱是名字。尊者!云何作如是言:『汝當不久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也。』尊舍利弗!夫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彼無生處亦不可說,無有體性,其間亦復無可成者。何以故?菩提之體無有二相,是故菩提無二離一。」

爾時舍利弗告月上女作如是言:「汝今但當先向佛所,我等須臾為聽法故,不久當還向於彼處而來聽法。」

爾時月上復白長老舍利弗言:「尊舍利弗!如來不為聽法者說,亦復不為樂法者說。」舍利弗言:「如來若爾,為誰說法?」彼女答言:「尊舍利弗!若有所聞,不生著想無欣樂想,如來乃為如是說法。」

爾時舍利弗復語月上作如是言:「若有眾生詣(yì)佛聽法,為聞法故,如來爾時豈不為彼而說法也?」

爾時月上復答彼言:「若有眾生作如是想,此是如來為我說法,如是眾生住於我想;若有真洞入法性者則無是念,終不云佛為我等故說如是法。」

爾時尊者摩訶迦葉告於長老舍利弗言:「尊舍利弗!此女今既詣向佛邊,今日必當有大法義,我等亦可迴還而去,今日寧可不食為善,莫使我等身在於外而不得聞如是法義。」是故彼等諸聲聞眾遂即迴還,隨逐月上向於佛所。

爾時月上,漸行至彼大林之內草茅精舍,詣於佛所,頂禮佛足右遶三匝,所持香華末香塗香,衣服資財寶幢幡蓋,所奉佛者以散佛上,散已復散。彼時大眾,所持香華華鬘塗香及以末香,亦散佛上,散已復散。所散諸華於佛頂上成一華蓋,縱廣遍覆滿十由旬。

爾時童子文殊師利告月上女作如是言:「汝於往昔從何捨身而來生此?當捨此身復生何處?」其女答言:「文殊師利!於意云何?我今所執如來形像坐蓮華者,從何捨身而來生此,今捨此身當生何處?」文殊師利復言月上:「此是化耳!夫言化者無處捨身後亦無生。」其女報言:「如是如是。文殊師利!一切諸法本體是化,我於彼法不見捨時、不見生時。」

爾時不空見菩薩告月上女作如是言:「如是月上!既不可以女身成佛,汝今何故不轉女身?」其女答言:「善男子!夫空體者無迴無轉,一切諸法亦復如是。云何令我而轉女身?」

爾時持地菩薩復告月上作如是言:「汝頗曾見如來已不?」其女答言:「善男子!我見如來如我手中所執化佛,如是如來等無有異。」

爾時辯聚菩薩復告月上作如是言:「汝今能辯法義已不?」時女答言:「善男子!法界之體不可言說,亦不可以文字算數之所攝受。」

爾時無礙辯菩薩復告月上作如是言:「汝於過去諸如來所,聞何等法?」其女答言:「善男子!今可仰觀如上虛空,如來說法與此虛空等無有異,其所聽者亦復如是。善男子!而彼法相等如虛空無異無別。」

爾時虛空藏菩薩告彼女言:「汝於往昔所施諸佛,云何奉施?云何迴向?」其女報言:「善男子!如我於此所化佛像施彼佛僧,所獲功德其事云何?」時虛空藏菩薩報月上言:「此佛是化,若於彼施無功德相。」其女答言:「善男子!我亦如是,往於昔日諸如來前,所行布施及以迴向,亦作是相亦作如是迴向。」

爾時不損他心菩薩復作是言:「汝今云何能於一切諸眾生等,得以慈心而普遍也?」其女答言:「善男子!如彼眾生等無有異。」菩薩復言:「彼諸眾生其事云何?」女復答言:「眾生之事,非是過去亦非未來亦非現在;而彼慈心亦復如是,非是過去非是未來非是現在之所攝也;亦復不可以言說也。善男子!而彼慈心其事如是。」

爾時喜王菩薩復問彼女作如是言:「汝於今者得法眼不?」其女答言:「善男子!我今肉眼猶尚不得,況得法眼。」

爾時堅意菩薩復告彼女作如是言:「汝行菩提經今幾(jǐ)時?」其女答言:「善男子!如彼陽焰經今幾時,我發菩提亦復如是。」

爾時彌勒菩薩告彼女言:「汝於何時當得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其女答言:「亦如彌勒菩薩,何時得超凡夫行地。」

爾時長老舍利弗復白佛言:「世尊!希有此女如是辯才。云何乃能與如是等鎧甲大龍共相問答,卓立不坐復不屈身禮諸菩薩?」

爾時月上白舍利弗作如是言:「尊舍利弗!譬如小火體能燒故,所有諸物悉皆能燒。如是如是!尊舍利弗!諸菩薩等與於諸佛亦無有異,於諸行中欲燒一切諸煩惱時,所有煩惱或自或他莫不能燒。」

爾時舍利弗復問女言:「汝當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而彼佛剎當如之何?」其女答言:「尊舍利弗!我於當來佛剎之中,無有如是小行小智名字狹劣,猶如今日舍利弗者,我必當取如是佛剎。」

爾時舍利弗復言月上:「汝既說言一切法界與如來體等無有異。今者所見云何勝負?」月上女言:「尊舍利弗!譬如大海與於牛跡,然彼二水等無有異,而彼牛跡不受無量無邊眾生如大海者。如是如是!尊舍利弗!諸佛聲聞雖同法界,而諸聲聞不能為於無量無邊諸眾生輩,作大利益如諸佛者。又舍利弗!譬如芥子內有虛空,十方世界亦有虛空,彼二虛空雖無有異。然芥子空不能容受聚落城邑,不能建立須彌巨海,似如十方世界空者。如是如是!尊舍利弗!雖於一空無想無願,而有諸佛與聲聞同;然彼聲聞不能與彼無量無邊諸眾生輩作大利益,如似諸佛、多陀阿伽度、阿羅訶、三藐三佛陀者。」

爾時長老舍利弗言:「如是月上!佛與聲聞所得解脫豈不等也?」月上答言:「尊舍利弗!勿作是說,乃言諸佛與彼聲聞解脫同等。」

時舍利弗復問女言:「如是之事其相云何?」女復答言:「尊舍利弗!我於今者欲有所問,如尊者意為我說之。尊者證得心解脫時,頗能令此三千大千如是世界平如掌不?頗有樹木及以諸山悉各傾低向汝已不?頗或能有除滅一切諸惡已不?頗有悉除一切眾生煩惱已不?頗有能得一切諸天頂禮已不?頗有魔眾聚集遍滿三十由旬而來已不?頗有一念起智慧心得解脫已不?頗復能降一切諸魔眷屬已不?」

時舍利弗答月上女作如是言:「我於如是一切諸事悉無有一。」

其女復言:「尊舍利弗!菩薩在於菩提道場,能有如是勝妙諸事,復有無量無邊勝事。尊舍利弗!聲聞解脫、諸佛解脫,乃有如是勝負優劣差別之事,尊者云何作如是念,謂佛如來與於聲聞解脫等也?」

爾時世尊讚月上女作如是言:「善哉善哉!月上!汝今乃能如是無礙辯說。」

爾時所化如來形像在月上女右手之中,即從華起,至世尊所,圍遶世尊滿三匝已,從臍(qí)而入,佛神力故大地震動。

爾時世尊一一毛孔出一蓮華,色如真金,白銀為葉,功德藏寶以為蓮臺(tái)。彼諸華內自然各各復出一佛結跏趺(fū)坐。彼諸如來所化形像眾相莊嚴,遍至十方諸佛剎土,自然顯現為彼說法。彼諸佛剎所說法句,以佛神力,聲還聞此如來剎土。

爾時月上見如是等妙勝神通,歡喜踊躍遍滿其體不能自勝。其女右手所執蓮華,遂捉投擲如來身上,其華到已在於佛頂成一花帳。其帳方整下有四柱,縱廣正等如依繩墨。帳中自然化出一座,眾寶莊嚴,無量天衣以覆座上。其座爾時忽復有一化佛形像如釋迦者,坐彼座上結加趺坐分明顯著。而月上女擲彼華時作是願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力故,於未來世,若諸眾生住我相者,為說其法令除我相。」

爾時彼女以佛神力,忽然復有第二蓮華現其右手,彼女於是復以其華擲向如來,其華至已在如來上為第二帳,眾寶莊嚴如上所說。於時彼女復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於未來世,若有眾生住我見者,為說其法得除我見。」

爾時彼女以佛神力,忽然復有第三蓮華現其右手,其女爾時復以此華擲向如來,於即化成第三華帳,眾寶莊嚴如上所說。是時彼女復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於未來世,若有眾生住於一切分別相者,我為說法除其分別及除貪欲瞋恚癡等。」

爾時彼女忽然復有第四蓮華現其右手,其女亦復以彼蓮華投擲如來至於佛頂,尋復化成第四華帳,其所莊嚴如上所說。復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於未來世,若有眾生住四顛倒,我為說法令除四倒。」

爾時彼女復以如來神通力故,忽然復有第五蓮華現其右手。其女爾時復以其華向如來擲,其華至已在於佛頂,亦即成其第五華帳,其帳莊嚴亦如上說。其女於時復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於當來世,若有眾生五蓋覆者,為說其法令除五蓋。」

爾時彼女以佛神力,忽然復有第六蓮華現其右手,其女亦復持彼蓮華擲向如來,其華至已在於佛頂,亦復化成第六華帳,其所莊嚴如上所說。是時彼女復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未來世中,若有眾生著六入者,我為說法令離彼著。」

爾時彼女以佛神力,於其右手忽然復有第七蓮華自然顯現,其女爾時復以彼華擲向如來,至佛頂已即復變成第七華帳,形狀大小如上所說。其女爾時復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於當來世,若有眾生住著七識,我為說法令其除斷。」

爾時彼女以佛神力,忽然復有第八蓮華現其右手,其女復持向佛而擲,其華至已次第成其第八華帳,形狀縱廣亦如上說。其女於是復言:「世尊!願我來世藉此善因,若有眾生著八顛倒,為說其法令悉除滅。」

爾時彼女以佛神力,忽然復有第九蓮華現其右手,其女復將遙擲佛頂,其華至已次第復成第九華帳,其帳縱廣如上所說。其女於是復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於當來世,若有眾生住九使者,我為說法令除九使。」

爾時彼女以佛神力,忽然復有第十蓮華現其右手,其女於是復以彼華擲如來頂,其華至已次第復成第十華帳,莊嚴縱廣如上所說。其女爾時復言:「世尊!願我藉此善根因緣,於當來世具足十力,如今世尊放大光明照十方剎等無有異。」

爾時彼等所化華帳高至梵宮,是以地居乃至大梵諸天子等,因彼華帳,復與無量千萬天眾同來集會。

爾時世尊便有微笑。然諸佛等有如是法,微笑之時從其口出種種色光,其光所謂青黃赤白頗梨等色,及以金銀如是等色。而彼光照至於無量無邊佛土,普至梵天覆翳(yì)日月,光明威力勝盛無比,晃耀顯赫還入佛頂。爾時眾中長老阿難從坐而起,整理衣服偏袒右臂,右膝著地合十指掌,以偈問佛微笑放光因緣之事:

「一切諸智非無眼,  於一切法無有疑;
普照世間光平等,  及以微笑有何緣?
往昔劫數尊行施,  清淨戒行如寶珠;
住忍不動如須彌,  尊今光笑有何緣?
常修精進及禪定,  得免諸有生死等;
意行深遠猶如海,  微笑放光有何緣?
常行慈悲無休息,  及以喜捨亦復爾;
迷失路者能濟拔,  尊笑放光有何緣?
尊一毛孔出光明,  遍至十方無量剎;
忽然覆蔽日月光,奪(duó)彼威力作他眼。
所出音聲妙清淨,  具六十種世獨尊;
所有聞者無厭足,  復能除滅諸煩惱。
於十方剎無量眾,  一切心有所行者;
世尊知已決疑網,  尊笑放光有何緣?
誰今決定發道意?  誰今乘佛廣大乘?
誰今如是滿心願?  世尊微笑而放光。
誰今降伏四種魔,  謂煩惱魔及死魔,
陰魔及以天魔等,  微笑放光有何緣?
世尊今誰證大利?誰作法豐(fēnɡ)人師子?
名聞誰至十方剎?  如是微笑及放光。
一切智者滅不善,  諸慈行中最勝慈;
於諸分別皆已斷,  微笑放光有何緣?
何誰今得廣大利?  誰復今得滿願心?
和合十力今是誰?  如是放光及微笑。
千萬諸天在虛空,  夜叉金翅摩呼羅,
及諸天女合掌禮,  瞻仰世尊歡喜心。
聚集無量諸菩薩,  十方剎土悉瞻仰;
深智如海欲聽法,  淨意光笑有何緣?」

爾時世尊即以偈句報阿難言:

「阿難汝觀此童女,  合十指掌在我前;
彼見諸佛妙神通,  即發無上菩提意。
過去曾見三百佛,  生生世世所見者;
恒生恭敬而尊重,  常願云何證菩提。
願不生於惡道裏,  唯願生天及人中;
生處不忘菩提心,  命終已後知宿命。
昔見如來名迦葉,  在於樓上墜下身;
供養彼尊迦葉故,  現得無生及順忍。
復有佛號鉤婁村,  奉施一具妙衣服;
是故現得金色體,清淨顯(xiǎn)赫如月天。
有佛迦尼迦牟尼,  香華塗末供養彼;
以是口出妙香氣,  猶如栴檀優鉢羅。
佛名尸棄兩足尊,  瞻仰彼尊滿七日;
是故兩目青蓮色,  諸類看者不知厭(yàn)。
厭離諸欲五百世,  常行清淨諸梵行;
若人起欲來觀者,  乃得清淨無欲心。
是故三十三天生,  從彼來生離車種;
一切生處知宿緣,  巧說諸偈微妙句。
教化父母及諸親,  利益無量眾生等;
為欲教化發菩提,  故生豪貴大離車。
童女男夫婦人等,  教化令入佛乘中;
二萬三千諸人類,  成熟無量菩提道。
其女轉此女人身,  不久出家在我法;
廣行清淨大梵行,  此處命終還生天。
從天命終復生此,  於後惡世護(hù)我法;
與此眾類作利益,  捨命還生兜率陀。
當來彌勒下生時,儴(ránɡ)佉(qū)輪王家作子;
其於彼眾多才藝(yì),可憙端正備(bèi)諸德。
供養彼尊三月日,  及諸左右眾圍遶;
於彼佛邊得出家,  六千三百眾隨逐。
受持彼佛正法已,  然後往生安樂土;
既得往見阿彌陀,  禮拜尊重而供養。
當於賢劫諸佛剎,  十方所有諸世界;
及以恒河沙如來,  悉為彼眾作利益。
精進智慧禪定力,  供養如是諸世尊;
劫數諸佛供養已,  教化無量千萬眾。
於後八萬俱致劫,  當得作佛名月上;
彼尊名號月上者,  眉間白毫出妙光。
其光金色甚耀麗,  顯赫遍照彼佛剎;
日月火光及摩尼,星宿(xiù)諸光悉不現。
晝夜歲月及四時,  皆由彼光更無別;
彼剎當無辟支佛,  聲聞羅漢亦無名。
清淨勇猛菩薩眾,  彼尊唯當有如是;
彼眾身竝(bìnɡ)黃金色,百種諸相具莊嚴。
悉名為人妙可喜,  彼剎無欲胎生者;
蓮華臺(tái)中自化生,生已即有大威德。
於算數中不可量,  無量神通至諸剎;
無生忍法無障礙。  彼剎無魔及外道,
亦無破戒惡朋友,  受淨報如兜率陀;
若有彼剎所生者,  諸受果報悉平等,
金銀真珠微妙網,  廣大遍覆彼世間。
彼大世尊壽命長,  住世七十三千劫,
壽盡涅槃滅度後,  正法住世滿一劫;
彼尊在世及滅度,  法教一住無有殊。
我若一劫讚歎彼,  世尊剎土諸功德;
今日所說諸譬喻,  如海取於一渧(dī)水。」

爾時月上從佛對聞與已授記,聞已歡喜踊躍無量,飛騰虛空,去地高至七多羅樹。既住於彼七多羅已,其女於即轉彼女身變為男子。即時大地皆悉震動,出大音聲、雨天華雨,出大光明遍照世界。爾時月上菩薩即住彼空,以偈嘆佛作如是言:

「假動須彌空倒地,  修羅住處皆悉滅,
大海枯涸(hé)月天墜,如來終不出妄言。
假使十方眾同心,  或火成水水成火;
無量功德最大尊,  利益眾生無異說。
大地虛空成混沌,  百剎同入芥子中,
羅網可用縛猛風,  如來終不有妄語。
世尊如是真實言,  故我決住菩提道;
今既大地遍震動,  我證菩提定無疑。
我今既得菩提記,  即轉法輪無有別;
猶如世尊所說法,  我百數劫已得聞。
利益天人八部輩,  及諸比丘四眾等;
又為無量諸菩薩,  汝等於佛莫生疑。
當來悉成無分別,  是故決發菩提心;
諸法皆悉如幻化,  諸佛所說如夢想。
是處無人無養育,  眾生命及富伽羅;
如是諸法本性者,  喻如虛空無有異。
我先所有女人身,  彼身空體亦無實,
既無實體是為空,  空體無物無可取,
彼身顛倒分別生,  分別猶如鳥飛空。
意欲成就佛菩提,  復欲降伏四魔眾,
復欲三千大千界,  轉於微妙大法輪。
汝等猛發菩提意,  尊重供養婆伽婆,
不久當成功德尊,  同於真體無有別。
善利丈夫尊沙門,  二足中尊我頂禮,
能施愛物常得愛,  能施法財得自在。
佛是樂本能與樂,能伏怨讐(chóu)及諸魔,
我嘆(tàn)應嘆最勝尊,又嘆自在無羨者。
我意所觀諸方處,  願見諸佛不思議,
放光如今釋師子,  我亦當知十方佛。
皆悉同體覺一法,  於真如法悉無二;
無量眾生同實際,  有此忍者當作佛。」

爾時月上菩薩說此偈已,從空而下頭面作禮。彼作禮時頭未離地,而有無量百千數佛現其目前。彼等諸佛同音授彼月上之記,當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月上菩薩眼自對見彼百千佛授其記已,歡喜踊躍遍滿其體不能自勝,即從如來求請出家,白言:「善哉!唯願世尊!自說法中與我出家。」

佛即告彼月上菩薩:「若必然者,當問父母聽(tīnɡ)汝已不?」

爾時童子所生父母,對見如是變化神通,復從佛聞為彼授記,而白佛言:「如是世尊!我等已許。唯願世尊!放彼出家;又願我等於未來世會如此法。」

爾時世尊即放童子而出家也。時彼童子當出家時,即有一萬二千人俱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說如此法本之時,復有七十那由他諸天人等遠塵離垢,於諸法中獲得淨眼;復有五百諸比丘等,於無為法獲得漏盡心得解脫;復有二百比丘尼等與其同類二萬人俱,其中或有未曾發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亦得發於菩提之心。

佛說此經已,月上菩薩,長老阿難,諸菩薩眾,及彼大會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八部之類,歡喜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