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月上女經卷上

18

隋天竺三藏法師闍那崛多譯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毘耶離國大樹林中草茅精舍,與大比丘五百人俱,皆阿羅漢。復有菩薩八千人俱,皆是大德,有大威力、有大神通,悉皆受持諸陀羅尼,得無礙辯、得諸禪定、得無生忍,具足五通,所言真實無有虛妄,離諸譽毀。於己眷屬及以利養悉不染著,不求報故為人說法,得深法忍能度彼岸,具足無畏已過魔事無有業結。於諸法性無有疑滯,無量百千那由他劫修行成就,恒以悅色慰喻行者終無嚬(pín)蹙(cù),善巧辭句心不變改辯說無窮,亦皆成就平等忍法。能於大眾說法無畏,說一法句過百千億那由他劫,得巧方便無盡智慧,知諸三世猶如幻化,亦如陽焰、如水中月、如夢如星、如空谷響(xiǎng)。知諸法性空無相願心常寂滅,住真如法離諸取捨;既得無量智巧方便,亦知眾心所行智巧方便之事,隨所化處悉皆能為演說諸法。於眾生心無有損害離諸愛染,無復煩惱具足忍行。於諸法性皆悉了知,已得成於諸佛剎土莊嚴之事,恒常成就念佛三昧;亦能成就勸請佛智,能斷種種煩惱諸使。於諸三昧三摩鉢帝遊戲其中;亦悉能得智巧方便。其名曰:文殊師利童子菩薩摩訶薩、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難有菩薩、香象菩薩、不捨擔菩薩、日藏菩薩、陀羅尼菩薩、放香光菩薩、雷音菩薩、分別金光明決定王菩薩、那羅延菩薩、寶才菩薩、寶印手菩薩、虛空藏菩薩、憙(xǐ)王菩薩、憙見菩薩、度眾生菩薩、常精進菩薩、常喜根菩薩、破惡道菩薩、金剛遊步菩薩、三界遊步菩薩、行不動菩薩、不空見菩薩、功德藏菩薩、蓮華德菩薩、如香象菩薩、得深智辯菩薩、大辯菩薩、法上生菩薩、諸法無疑德菩薩、師子遊步菩薩、散諸恐怖菩薩、蔽塞諸障菩薩、師子吼音菩薩、非不言菩薩、辯聚菩薩、彌勒菩薩摩訶薩等而為上首;復有如是百千菩薩摩訶薩俱。

爾時世尊在毘耶離大樹林中草茅精舍。時,諸國王大臣百官、大富長者婆羅門等,居士人民遠來商客,皆悉尊重恭敬奉侍。

爾時,彼城有離車,名毘摩羅詰(jié),其家巨富資財無量,倉庫豐(fēnɡ)盈不可稱數,四足二足諸畜生等悉皆充溢。其人有妻名曰無垢,可憙端正形貌姝(shū)美女相具足。然彼婦人於時懷妊滿足九月,便生一女姿容端正,身體圓足觀者無厭。其女生時有大光明,照其家內處處充滿。如是生時大地震動,其家門外所有樹木,竝(bìnɡ)出酥油自然流溢。毘耶離城一切大鼓及諸小鼓,種種音樂不作自鳴,上徹虛空天雨眾華,於其宅內四角各有伏藏自開,微密雜寶皆悉出現。其女當生不曾啼哭,即便舉手合十指掌,而說偈言:

「由昔不造諸惡業,  今得如是清淨身;
若當造作惡業者,  不生在此大豪貴。
故由昔斷諸惡行,  好施調順不放逸;
恭敬嚴重所尊故,  方得生此賢善家。
我念往昔迦葉佛,  乞食來入毘耶離;
我在樓上見彼尊,  如是見已心清淨。
我心既得清淨已,  供養尊重彼如來;
爾時現在無香華,  塗香末香飲食等。
遂即聞於空中聲,  佛於世間不求報;
慈愍一切諸眾生,  是故遊行來乞食。
汝欲供養彼尊者,  當發無上菩提心;
比於三界設供養,  不如信發道心者。
我聞如是空聲已,  復見諸佛微妙相;
遂發不動菩提心,  從於樓上墜身下。
住空高一多羅樹,  復見十方一切佛;
猶如雜寶須彌山,  迦葉佛身亦復爾。
是時諸佛神力故,  曼陀羅花滿我手;
我時散於迦葉上,  即成清淨妙花蓋。
所見十方諸佛者,  微妙相好莊嚴身;
我見曼陀羅華蓋,  亦復同如迦葉上。
我時空中說是語,  願作兩足最勝尊;
修行乃至塵數劫,  不獲菩提誓不退。
天龍乃至非人等,  八部其數有二千;
聞我如是師子吼,  亦發無上菩提意。
我捨三十三天已,  還來生於閻浮提;
恒常不失賢善行,  故勸汝等修福業。
我在三十三天時,  供養釋迦牟尼佛;
今生不為五欲故,  唯還供養此如來。
我念宿世諸業報,  凡經八十九處生;
所受福德皆如今,  智者宜應供養佛。」

爾時彼女說此偈已默然而住。其女往昔造諸善根業因緣故,其身自然著諸天服妙寶衣裳,於其身上出妙光明勝於月照,猶如金色耀其家內。然其父母見彼光故,即為立名稱為月上。

爾時月上生未幾(jǐ)時,其身忽然如八歲大,彼女行住坐立之所,其地皆悉光明晃耀,身諸毛孔出栴檀香,口氣香如優鉢羅花。毘耶離城所有剎利王公子弟,及諸大臣居士長者婆羅門等,及餘大家豪姓種族所有童子,遙聞彼女月上名聲端正可憙世無雙比,聞是事已,彼等悉皆欲火熾(chì)然,心懷熱惱遍滿身體,一一皆作如是思惟:「願得彼女月上為婦。」爾時,一切諸童子等作是念已,皆悉往至毘摩羅詰(jié)離車之家,通傳意趣進止參承,各各皆許無量珍寶,駝驢象馬諸財物等;或有共彼離車相見,口愶(xié)嚇(xià)云:「我當抑奪(duó)。」或有呵喝作如是言:「汝今若不與我女者,我必劫汝床褥臥具、財物衣裳身諸瓔珞,一切服飾悉皆將去。」或言打者或言縛者,將如是等恐怖之事而以告之。

爾時,離車毘摩羅詰心生恐怖,舉身毛竪憂愁不樂,作如是念:「彼等或有以其勢力將欲抑奪我女月上而將去者;或有欲來奪我命者。」然彼離車失其本念,煩冤懊惱嚬(pín)眉皺(zhòu)頰(jiá),眼目不瞬而向其女,遂即舉聲,啼呼涕泣,淚下如雨。

爾時月上,見父如是憂愁啼哭而問之言:「父於今者何故懊惱啼哭如此?」

爾時,離車毘摩羅詰告其女言:「汝於今日可不知乎?為汝身故,城內一切所有人民,悉皆共我身為惡結,是故各各欲來爭汝。我今將恐被其勢力劫汝將去,損我身命及諸財寶竝(bìnɡ)皆喪失。」

爾時月上,即以偈頌報其父言:

「假使閻浮大地內,  所有一切諸眾生,
悉各力如那羅延,  人人手執利刀仗,
盡其身力趁逐我,  彼終不能害得我;
慈心毒仗所不害,  水火亦復不漂然,
不畏死屍諸鬼便,  及以呪咀言說者;
慈心決定無瞋恨,  慈心畢竟不畏他。
我今起此慈心念,  護世猶如護身已;
現亦不與他人苦,  是故誰當能害我?
厭(yàn)欲自無有欲想,成慈亦無恚怒癡;
我無欲瞋及癡患,  是故無能害我者。
我觀一切諸眾生,  皆悉猶如父母想;
世間但有此慈者,  他人決定不能欺。
假使虛空沒(mò)於地,及以須彌入芥子;
四大海水處牛跡,  亦復無能降我身。」

爾時月上說此偈已,白父母言:「尊者父母!若必定有如此事者,願於此處毘耶離城四衢道頭振其鈴鐸(duó),號令城內一切人民作如是言:『從今七日我女月上定當出外,自求婚嫁選擇夫主。汝等一切諸男子等未婚娶者,應當各各好自嚴飾衣服瓔珞;亦須掃除城內街巷布散香華,燒香末香及華鬘等悉各備(bèi)辦,竪立寶幢張懸幡蓋。如是種種好自莊嚴,以如是等諸種法用,諮請父母令作是事。』」

爾時父母聞女語已,即取其言,從家而出,依女所說,即便振鈴遍告城內一切人民,作如是言:「我女月上!從今日後至於七日,當從家出自求婚嫁選擇夫主。汝等應當各自怒力莊嚴衣服掃治街巷,布散香華燒香末香悉各備(bèi)辦,竪立寶幢及諸幡蓋,如是種種好自嚴飾。」

爾時城內一切人民,聞此語已心生踊躍,各各自於當家門庭及以街巷,嚴飾壯麗(lì)過上所陳。

爾時城內剎利大臣,及婆羅門居士長者,乃至工巧,所有童男皆悉沐髮澡浴身體塗治妙香,各各爭競嚴飾衣服及諸瓔珞,作如是已,方始復告左右眷屬,作如是言:「汝等心意不得傾動莫生餘念。其女月上若不來向於我邊者,汝等必須強力助我而奪取之。」

爾時,月上至後六日,是月十五圓滿之時,受八關(ɡuān)齋(zhāi),其夜明靜在於樓上往來經行。佛神力故於其右手忽然有一蓮華自出,黃金為莖、白銀為葉、琉璃為蘂(ruǐ)、馬瑙為臺(tái)。其花合有一百千葉,光明曄(yè)曄妙麗精華,華內有一如來形像結加趺坐,身如金色自然顯現,威光赫(hè)奕(yì)明照彼樓,具三十二丈夫之相、八十種好莊嚴其身。彼如來像所出光明,亦復遍照月上家內。

爾時月上於自右手忽見華已,瞻仰覩彼如來形像,歡喜踊躍遍滿其體不能自勝,即便以偈問彼所化如來形像,作如是言:

「不審仁者為天龍,  為緊那羅夜叉等,
為是鬼神阿修羅?  唯願德聚為我說。
尊者此身不思議,  猶如金色日天等;
或復變化黃色身,  忽似頗黎紅縹(piǎo)色。
我於身心無有想,  見尊功德大歡喜;
仁者今為誰所使?  未審又從何方來?
不知來意為何緣?  來已還欲至何所?
尊嚴顯赫(hè)如火聚,功德巍巍似須彌。」

爾時彼化如來形像,復以偈報月上女言:

「我今非天亦非龍,  又非夜叉乾闥婆;
師子釋種佛世尊,  今遣我來至儞(nǐ)所。
故非天龍及夜叉,  非人亦非緊那羅,
非須輪等八部眾,  我真釋種佛使者。」

爾時月上復以偈頌,白彼所化如來形像,作如是言:

「仁今所言佛世尊,  彼形色體何所似?
願為我說彼形相,  我得聞已如是思。
又自言我佛法使,  而不為我說佛相;
我觀仁威及神力,  世間無比即如佛。」

爾時彼化如來形像,復以偈答月上女言:

「彼尊形體真金色,  具三十二大人相,
能為眾生作福田,  是故其名號為佛。
自能覺知一切法,  又復了別眾生心,
若上若中若下者,  是故其名號為佛。
於世間事悉知解,  及以了知一切法;
知諸法已達彼岸,  是故其名號為佛。
於諸一切眾生心,  自心一一能知見;
而於眾生及與心,  二處俱亦不染著。
彼因行施得作佛,  及能常持清淨戒,
又復忍辱及精進,  禪定智慧等成佛。
於世事無不知者,  所謂一切諸技藝(yì);
常懷慈悲喜捨心,  是故其名號為佛。
降伏一切諸魔等,  名聞震動千萬界;
自能覺悟無上道,  是故其名號為佛。
彼昔恒常能輪轉,  一切諸法無上輪;
光明普照千萬剎,  常說苦空及無我。
諸佛剎土有千數,  百數億數那由他;
廣大舌根能遍覆,  是故其名號為佛。
諸佛剎土有千數,  其數又如恒河沙;
彼出大聲悉遍滿,  是故其名號為佛。
諸佛剎土千億數,  彼尊以手能執持;
一住不動千萬劫,  是故其名號為佛。
諸佛剎土千億數,  其剎所有諸須彌;
彼尊一毛繫(xì)縛已,能持行至數億剎。
聞往諸佛上妙句,  於法自在度彼岸;
自覺證已能度眾,  是故其名號為佛。
自在十力皆具足,  又能成就四無畏;
於諸佛法無有疑,  是故其名號為佛。
佛無能作灌頂者,  五眼成就悉具足;
五根五力等圓備(bèi),七覺分道無染著。
善持禁戒善共住,  寂定調伏最無比;
無諂無曲心調順,  是故其名號為佛。
佛者恒入諸禪定,  心無暫亂亦無畏;
利益眾生說知時,  是故其名號為佛。
一切功德悉具足,  為諸眾生等供養;
具一切智見諸法,  是故其名號為佛。
我若經由一劫說,  或經百數千萬劫;
何故其名號佛者?  說不可盡故名佛。」

爾時月上聞此偈已,歡喜踊躍遍滿其體不能自勝,心生渴仰欲見如來。復以偈頌白彼化像,作如是言:

「尊者如是說功德,  我今欲見可得不?
智者若聞如此法,  決應不樂在家住。
我今若不見佛者,  必定不飲不食噉;
亦復不樂著睡眠,  及以不坐本床鋪。
我見尊者已歡喜,  復聞彼德獲(huò)淨意;
若對見彼佛體相,  當更發大歡喜心。
佛大丈夫世難聞,  經由劫數百千億;
我已聞斯漏盡名,  彼尊今在何方所?」
所化如來即報言:  「法王今在大林內;
其有徒眾數百千,  清淨離垢悉勇猛。
一一能負三千界,  手擎經劫不疲勞;
得定智慧辭(cí)無礙,具獲多聞如大海。
神通能至數億剎,  一頃遍禮彼諸佛;
供養千萬諸佛已,  於一時頃還復來。
無有我想及佛想,  無有剎想及法想;
一切諸想悉無染,  於諸眾生作利益。
汝若欲見彼世尊,  及大菩薩聲聞眾;
聽於微妙諸佛法,  速往彼大導師邊。」

爾時月上執彼蓮華及以化佛,從樓閣上下來,往至父母之邊。到已說偈白其父母,作如是言:

「父母觀我所執華,  微妙莖稈(ɡǎn)金剛色;
又觀無上華中者,  諸相莊嚴如山王。
如是微妙最勝尊,  何人當可不供養?
我今見於遍家內,  金色光曜(yào)母應知。
其身不可遍度量,  須臾變成種種色;
赤白黃紫及頗黎,  我等今須設供養。
大聖瞿曇在大林,  速執華香及末香;
父母同往設供養,  應獲無量諸功德。」
父母聞已唱善哉!  月上此言大利益。
遂辦種種諸香等,  寶幢幡蓋及花鬘。
月上父母及親眷,  悉著微妙上衣服,
無價珍寶及音聲,  種種莊嚴悉充備(bèi)。
既嚴備已從家出,  欲往大林世尊邊。

爾時月上所期之日,六日已過至第七日。時有無量千數大眾,集會俱來看彼月上。於時眾內或有諸人以欲惱心而來會者;或有因看毘耶離城,觀其城上所有莊嚴,却敵樓櫓(lǔ)、雀墮寮(liáo)窓(chuānɡ)、勾欄藻梲(zhuō)諸雕飾事,而來會者。時有無量男夫婦女,因涉彼城而看月上。爾時月上仍執彼華,其女父母及其眷屬,齎(jí)諸花鬘塗香末香種種燒香上妙衣服,寶幢幡蓋種種音聲,左右侍從周匝圍遶,從家而出在於街巷。

爾時月上諸眷屬等,出至街巷如是行時,無量無邊千數人眾,見彼月上在於街巷進止行時,即詣其所而口悉各唱如是言:「此是我妻此是我妻。」

爾時毘耶離大城之內,或有諸人一時走來,出聲大叫向月上女。是時彼女見其大眾速疾來故,遂即飛騰在於虛空高一多羅,仍執彼華在空而住,以偈白彼諸大眾言:

「汝等觀我此妙身,  猶如真金帶火色;
非因昔發欲心故,  能得如是微妙身。
棄(qì)捨婬欲如火坑,及諸世事不染著;
能行苦行調六根,  及行清淨諸梵行。
見他妻妾不貪欲,  皆生姊妹及母想;
如是當生可憙身,  眾人樂見無厭足。
我身毛孔出妙香,  汝豈不聞滿此城?
此非欲心所熏得,  皆由布施調伏果。
我今本無婬欲心,  汝於無欲莫生欲;
今此尊像證明我,  如我實語無有虛。
汝等昔或作我父,  我或於汝昔為母;
互作父母及兄弟,  云何於此生欲心?
我或往昔殺汝等,  汝等或復殺我來;
各作怨讎(chóu)互相殺,云何於此生欲想?
非因有欲得端正,  有欲定當生不善;
有欲心者無解脫,  是故今須捨欲心。
若墮地獄及餓鬼,  及以畜生種類中,
鳩槃夜叉阿修羅,  卑舍遮等皆因欲。
眼瞎無舌跛(bǒ)與聾,身體形容悉醜陋;
一切種種諸過惡,  皆由往業多欲心。
若於來世作輪王,  帝釋三十三天主,
大梵自在諸天等,  皆由廣行淨梵行。
生盲喑(yīn)啞失本性,猪狗馬驢及駱駝,
象牛虎蠅蚊虻等,  皆由多欲獲此報。
生大地主喜樂家,  豪富長者及居士;
如此皆因行梵行,  現得歡喜常受樂。
負重煮炙煙熏鼻,枷鏁(suǒ)杻械撾(zhuā)辱身,
斬截刖(yuè)劓(yì)及挑眼,為人僕使皆因欲。
欲作緣覺及羅漢,  眾相莊嚴諸佛身;
自覺覺他廣利益,  皆由捨離有欲想。
行欲非唯一種患,  多諸過惡無利益;
速望解脫諸欲者,  共我往詣如來邊。
更無歸依能拔罪,  唯有諸佛天人尊;
汝等速往彼尊邊,  無量劫數佛難覩。」

爾時月上說此偈句語諸人已,是時大地皆悉震動,於虛空內而有無量諸天子等,揚聲大叫舞弄身衣,詠歌嘯調無量無數,雨諸天華百數千數,作諸音樂不可具宣。

爾時大眾見聞是已,遂生厭離諸欲等想,生希有想未曾有想。當於爾時,舉身毛竪更無欲惱,無瞋無恚無貪無癡、無怒無妬(dù)無嫉無諍、無復煩惱無有諸使,皆以歡悅潤澤其身,各各互生父母兄弟姊妹諸親尊長等想;既捨一切諸煩惱訖,各各頭面禮月上女。

爾時大眾所執香華末香塗香,華鬘衣服諸瓔珞等,悉將散擲(zhì)向於月上。既散擲已,佛神力故,其物在彼化如來上成一繖(sǎn)蓋,廣半由旬。

爾時月上還從空下去地四指,足步虛空經行來往,須臾即出毘耶離城,欲向釋迦如來之所。爾時月上安足之處地皆震動,而彼大眾其數八萬四千人俱,隨從月上次第而去。

爾時長老舍利弗共五百比丘,於晨朝時整衣持鉢,為乞食故便來向於毘耶離城。時彼聲聞諸徒眾等,遙見月上與其大眾前後圍遶相向而來。時舍利弗遂白長老摩訶迦葉,作如是言:「長老迦葉!彼所來者是月上女,欲向佛邊,我等且可逆問彼女,隨意義趣驗試其女得忍已不?」

爾時長老舍利弗等五百比丘,前行既至月上女邊,到已告言:「汝於今者欲何所去?」其月上女即報長老舍利弗言:「尊舍利弗!今既問我作如是言,汝今欲向何所去者?我今亦如舍利弗去如是去耳!」

爾時舍利弗復報月上作如是言:「我今欲入毘耶離城,汝於今者乃從彼出,云何報言:『我今亦如舍利弗去作如是去?』」

爾時月上復報長老舍利弗言:「然舍利弗!舉足下足凡依何處?」舍利弗言:「我今舉足及以下足竝(bìnɡ)依虛空。」其女復報舍利弗言:「我亦如是,舉足安足悉依虛空,而虛空界不作分別,是故我言:『亦如尊者舍利弗去如是去耳!』尊舍利弗!此事且然,今舍利弗行何行也?」

舍利弗言:「我向涅槃如是行也。」其女復白舍利弗言:「尊舍利弗!一切諸法豈不向於涅槃行也,我於今者亦向彼行。」

爾時長老舍利弗復問月上作如是言:「若一切法向涅槃者,汝今云何而不滅度?」其女報言:「尊舍利弗!若向涅槃即不滅度。何以故?其涅槃行不生滅故,涅槃行者不可得見,體無分別無可滅者,以是義故,行涅槃者即是涅槃。」

爾時舍利弗復問月上作如是言:「汝於今者行何乘也?為行聲聞乘?為行辟支佛乘?為行大乘?」爾時月上報舍利弗作如是言:「尊舍利弗!今既問我行何乘者,我今還問尊舍利弗,唯願如是隨意答我。如舍利弗所證法者,為行聲聞乘?為行辟支佛乘?為行大乘?」

爾時舍利弗復報彼女作如是言:「非也月上!所以者何?然彼法者,無可分別亦無言說,非別非一亦非眾多。」

爾時月上報彼尊者舍利弗言:「是故不應分別諸法,一相異相無別異相,於諸相中無有可住,故涅槃者實無可滅。」

爾時長老舍利弗復告月上作如是言:「希有希有!汝今乃能如此辯才無有滯礙(ài),是故汝昔曾更奉侍幾(jǐ)許佛來?」

爾時月上報舍利弗作如是言:「尊舍利弗!今問於我,汝昔曾更奉侍幾許諸佛來者,猶如實際與法界也。」

時舍利弗復問女言:「所言實際及與法界,有幾許也?」女復答言:「如無明有及以愛等無有異也。」

時舍利弗復問女言:「無明有愛復有幾許?」其女報言:「如眾生界無有異也。」時舍利弗復問女言:「眾生界者復有幾許?」其女報言:「如彼過去未來現在諸佛境界。」舍利弗言:「若如此者,汝說何事是何解釋?」其女報言:「依尊者問,我還依答。」

時舍利弗復問女言:「我問何義?」其女答言:「問文字也。」舍利弗言:「彼文字滅,無有足跡。」其女答言:「尊舍利弗!如是滅相一切法中,如有問者、如有答者,二俱滅相不可得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