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興起行經卷下

17

後漢外國三藏康孟詳譯

佛說地婆達兜擲石緣經第七

聞如是:

一時佛在阿耨大泉,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阿羅漢,六通神足,唯除一比丘——阿難也。

是時,佛告舍利弗:「往昔過去世,於羅閱祇城,有長者名曰須檀,大富,多饒財寶、象、馬、七珍、僮僕、侍使,產業備(bèi)足。子名須摩提。其父須檀,奄(yǎn)然命終。須摩提有異母弟,名修耶舍。摩提心念:『我當云何設計,不與修耶舍分?』須摩提復念:『唯當殺之,乃得不與耳。』須摩提語修耶舍:『大弟,共詣耆闍崛山上,有所論說去來。』修耶舍曰:『可爾。』須摩提即執弟手上山,既上山已,將至絕高崖頭,便推置崖底,以石塠(duī)之,便即命絕。」

佛語舍利弗:「汝知爾時長者須檀者不?則今父王真淨是也;爾時子須摩提者,則我身是;弟修耶舍者,則今地婆達兜是。」

佛語舍利弗:「我爾時貪財、害弟,以是罪故,無數千歲,在地獄中燒煮、為鐵山所塠(duī)。爾時殘緣,今雖得阿惟三佛,故不能免此宿對。我於耆闍崛山經行,為地婆達兜舉崖石,長六丈、廣三丈,以擲佛頭。耆闍崛山神,名金埤(pí)羅,以手接石,石邊(biān)小片,迸(bènɡ)墮中佛脚拇指,即破血出。」

於是,世尊即說宿命偈曰:

「我往以財故,  殺其異母弟,
推著高崖下,  以石塠(duī)其上。
以是因緣故,  久受地獄苦,
於其地獄中,  為鐵山所塠。
由是殘餘殃,  地婆達下石,
崖片落傷脚,  破我脚拇指。
因緣終不朽,  亦不著虛空。
當護三因緣,  莫犯身、口、意。
今我成尊佛,  得為三界將,
阿耨大泉中,  說此先世緣。」

佛語舍利弗:「汝觀如來,眾惡已盡(jìn)、諸善普具,諸天、龍、神、帝王、臣民、一切眾生,皆欲度之,尚有宿緣,不能得免,況復愚冥、未得道者?舍利弗等,當學如是,莫犯身、口、意。」

佛說是已,舍利弗及五百羅漢、阿耨大龍王、天、龍、鬼神、乾沓和、阿須倫、迦樓羅、甄陀羅、摩休勒,聞佛所說,歡喜受行。

佛說婆羅門女栴(zhān)沙謗佛緣經第八

聞如是:

一時佛在阿耨大泉,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羅漢,六通神足,除一比丘——阿難也。

佛告舍利弗:「往昔阿僧祇劫前,爾時有佛,號名盡勝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時在波羅㮈國,與大比丘六萬八千眾,皆是羅漢。舍利弗!爾時盡勝如來有兩種比丘:一種比丘名無勝,一種比丘名常歡。無勝比丘者,六通神足也;常歡比丘者,結使未除。

「爾時,波羅㮈城,有長者名大愛,有象、馬、七寶,資財無極。大愛長者有婦,名曰善幻,端正無比。兩種比丘,往來其家,以為檀越。善幻婦者,供養無勝比丘,衣被、飲食、床臥、醫藥,四事無乏;供養常歡,至為微薄。何以故?無勝比丘,斷於諸漏,六通具足;常歡比丘,結使未盡,未成道故也。常歡比丘見無勝比丘偏受供養,興嫉妬意,橫生誹謗曰:『無勝比丘與善幻通,不以道法供養,自以恩愛供養耳。』」

佛語舍利弗:「汝知爾時盡勝如來弟子常歡者不?則我身是;欲知善幻婦人者,則今婆羅門女,名栴沙者是。」

佛語舍利弗:「我爾時無故誹謗無勝羅漢,以是罪故,無數千歲,在地獄中,受諸苦痛。今雖得佛,為六師等、諸比丘眾、漏盡、未盡、及諸王、臣民、清信士女說法時,以餘殃故,多舌童女,帶杅(yú)起腹,來至我前曰:『沙門何以不自說家事?乃說他事為。汝今日獨自樂,不知我苦耶。何以故?汝先共我通,使我有娠(shēn),今當臨月事,須酥油養於小兒,盡當給我。』」

爾時,眾會皆低頭默然。時釋提桓因侍後扇佛,以神力化作一鼠,入其衣裏,嚙(niè)於帶杅(yú),忽然落地。爾時,諸四部弟子、及六師徒等,見杅墮地,皆大歡喜,揚聲稱慶,欣笑無量,皆同音罵曰:「汝死赤吹罪物,何能興此惡意,誹謗清淨無上正真?此地無知,乃能容載如此惡物也。」諸眾各說,是時,地即為劈裂,焰火踊出,女便墮中,徑至阿鼻大泥犁中。

大眾見此女現身墮泥犁,阿闍世王便驚恐,衣毛為竪,即起叉手,長跪白言:「此女所墮,今在何處?」

佛答大王:「此女所墮,名阿鼻泥犁。」

阿闍世王復問佛:「此女不殺人、亦不偷盜,直妄語,便墮阿鼻耶?」

佛語阿闍世王:「我所說緣法,有上、中、下,身、口、意行。」

阿闍世王復問:「何者為重?何者為中?何者為下?」

佛語阿闍世王:「意行最重,口行處中,身行在下。」阿闍世王復問佛,佛答曰:「身行麤(cū)現,此事可見;口行者,耳所聞;此二事者,世間所聞見。」佛語大王:「意行者,設發念時,無聞見者,此是內事。眾行,為意釘所繫(xì)。」

王復問佛:「意不可見,云何獨繫意釘耶?」

佛答王曰:「若男子、女人,設欲身行殺、盜、婬者,先當思惟,朝中人定何時可行也,思惟何處可往。」佛復語王:「夫人作行,先心計挍(jiào),然後施行,是故繫於意釘,不在身口也。」佛復語王:「是口行者,欲行口行時,先意思惟:『若在大會,講論法時;若在都坐,斷當律時,設問我者,我當違反彼說,此間非是已事;若有是語者,我當反之,此受他意氣故,作是語耳。』若行此三事不著者,復更作計,當往鬪(dòu)之曰:『彼欲殺汝、破汝、壞汝,汝當隨我語,莫信他人。』若作此兩舌者,成於虛偽,滅其正法,命終之後,墮於泥犁。」佛語王:「是故,口行繫於意釘,不繫身、口。」

王復問佛:「何以故?」

佛答王曰:「身三、口四,皆繫意釘,意不念者,身不能獨行,是故身、口繫意釘。」

於是,世尊即說偈曰:

「意中熟思惟,  然後行二事。
佯(yáng)慚於身、口,未曾愧心意。
先當慚於意,  然後耻身、口,
此二不離意,  亦不能獨行。」

於是,阿闍世王聞佛說法,涕泣悲感。佛問王:「王何為涕?」

王答曰:「為眾生無智,不解三事,恒有損減,是故悲耳。此眾生但謂身、口為大,不知意為深奧。世尊!我本謂身、口為大,意為小;今從佛聞,乃知意為大,身、口為小。」

佛問王曰:「本何以知身、口大,意為小;今方云意大,身口、小耶?」

王復白佛:「夫人殺生,人皆見之;若偷盜、婬妷(yì),亦人所見,此身三事,天下盡見;口行妄語、惡口、兩舌、言不至誠,此口四事,天下所聞;意家三事,非耳所聞、非眼所見。是故,眾生以眼見、耳聞為大。今聞佛說,乃知心意為大,身,口為小。以是故,身、口二事,繫於意釘。」

佛復問王:「云何知意釘為大,身、口二事,繫於意釘?」

王白佛言:「此多舌女人,欲設謗毀,先心思念:『當以繫杅(yú)起腹,在大眾中,說是輩事。』又聞佛說,是故,我知意大,身、口小。」

佛語大王:「今云何解意大,身、口小?」

王答曰:「設欲行事,先心發念,然後身、口行之。是故,知意大,身、口小。」

佛言:「善哉!善哉!大王善解此事,常當學此,意大,身、口小。」

說是法時,眾中八十比丘,漏盡意解;二百比丘,得阿那含道;四百比丘,得斯陀含道;八百比丘,得須陀洹道;八萬天與人,皆得法眼淨;十萬人及非人,皆受五戒;二十萬鬼神,受三自歸。

於是,世尊說宿緣偈言:

「盡勝如來時,  我比丘多歡,
毀謗於無勝,  墮於地獄久。
以是殘因緣,  多舌童女來,
在於大眾中,  前立謗毀我。
宿對終不滅,  亦不著虛空。
當護三因緣,  莫犯身、口、意。
今我成佛道,  得為三界將,
阿耨大泉中,  自說先世緣。」

佛語舍利弗:「汝觀如來,眾惡已盡、諸善普具,諸天、龍、鬼神、帝王、臣民、一切眾生,皆欲度之,尚不免此宿緣,況汝愚冥、未得道者?舍利弗!當護身、口、意。」

佛說是已,舍利弗、及五百羅漢、阿耨大龍王、八部鬼神,聞佛所說,歡喜受行。

佛說食馬麥(mài)宿緣經第九

聞如是:

一時佛在阿耨大泉,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羅漢,六通神足。

佛告舍利弗:「過去久遠世,時佛名毘婆葉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在槃(pán)頭摩跋城中,與大比丘眾十六萬八千人俱。王名槃頭,與群臣、庶民、清信士女,以四事供養毘婆葉如來及眾,終已無乏。爾時,城中有婆羅門,名因提耆利,博達梵志四圍典籍,亦知尼揵筭(suàn)術,及婆羅門戒,教五百童子。

「王設會先請佛,佛便默然許之。王還具饌(zhuàn),種種濃美,及設床座,氍(qú)氀(lǘ)𣰅(tà)㲪(dēng)。辦已畢,王執香爐,於座上長跪啟曰:『今時已到,唯願屈尊。』時毘婆葉佛,見時已至,便勅大眾,著衣持鉢,當就王請。大眾圍遶,往詣王宮,就座而坐。王即下食,手自斟酌種種餚饍。

「爾時,有一比丘,名曰彌勒,時病不行。佛及大眾,食已各還,還時,皆為諸病比丘請食。過梵志山,見食香美,便興妬嫉意曰:『此髠(kūn)頭沙門,正應食馬麥,不應食此甘饌(zhuàn)之供。』告諸童子:『汝等見此髠(kūn)頭道人,食於甘美餚饍不?』諸童子曰:『爾實見。此等師主,亦應食馬麥。』」

佛語舍利弗:「汝知爾時山王婆羅門不?則我身是;爾時五百童子者,今五百羅漢是;爾時病比丘彌勒者,則今彌勒菩薩是。」佛語舍利弗:「我爾時興妬嫉,意言是輩不應食甘饍,正應食馬麥(mài)耳,及卿等亦云如是。以是因緣,我及卿等,經歷地獄,無數千歲。今雖成佛,爾時殘緣,我及卿等,於毘蘭(lán)邑(yì),故食馬麥九十日。我爾時不言與佛馬麥,但言與比丘,以是故,我今得食㨶(dǎo)麥(mài)仁;以卿等加言,當與佛麥故,今日卿等,食著皮麥耳。」

於是,世尊說宿緣偈言:

「我本為梵志,  所學甚廣博。
教授五百童,  在於樹園中。
在毘葉佛世,  形罵(mà)諸比丘,
不應食粳(jīnɡ)粮,正應食馬麥。
汝等童子說,  實如師所道,
并及此等師,  亦應食馬麥。
以是因緣故,  久受地獄苦。
爾時殘餘殃,  亦五百比丘,
婆羅門時請,  當會毘蘭邑,
與卿食馬麥,  九十日不減。
因緣終不朽,  亦不著虛空。
當護三因緣,  莫犯身、口、意。
今我成佛道,  得為三界將,
阿耨大泉中,  自說先世緣。」

佛語舍利弗:「汝觀如來,眾惡已盡,諸善普具,諸天、龍、神、帝王、臣民、一切眾生,皆欲度之,尚不能得免宿世餘殃,況愚冥、未得道者?」

佛語舍利弗:「當學護三因緣,莫犯身、口、意。舍利弗!當學如是。」

佛說是已,舍利弗及五百羅漢、阿耨大龍王、八部鬼神,聞佛所說,歡喜受行。

佛說苦行宿緣經第十

聞如是:

一時佛在阿耨大泉,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皆是阿羅漢,六通神足,唯除一比丘——阿難也。

是時,佛告舍利弗:「往昔波羅㮈城邊,去城不遠,有多獸邑,中有婆羅門,為王太史,國中第一。有一子,頭上有自然火鬘(mán),因以為名。婆首端正,有三十相,梵志典籍、圖書、讖(chèn)記,無事不博,外道禁戒及諸算術,皆悉明練。時有一瓦師子,名難提婆羅,與火鬘少小親友,心相敬念,須臾不忘。瓦師子精進、勇猛、慈仁、孝順,其父母俱盲,供養二親,無所乏短。難提婆羅雖為瓦師,手不掘(jué)地,亦不使人掘,唯取破牆、崩岸及鼠壤,和以為器,成好無比。若有男子、女人欲來買者,以穀(ɡǔ)、麥、麻、豆置地,取器而去。初不爭價數,亦不取金、銀、財帛,唯取穀米,供食而已。

「迦葉如來所住精舍,去多獸邑不遠,與大比丘眾二萬人,皆是羅漢。護喜語火鬘曰:『共見迦葉如來去乎?』火鬘答曰:『護喜用見此髠(kūn)頭道人為?直是髠頭人耳,何有道哉?佛道難可得!』如是至三。護喜後日復語火鬘曰:『共至水上澡浴乎?』火鬘答曰:『可爾。』便共詣水澡浴,已著衣服,護喜舉右手遙指示曰:『迦葉如來精舍,去是不遠,可共暫見不?』火鬘答曰:『護喜用見此髠(kūn)頭道人為?髠頭道人,何有佛道?佛道難得!』護喜便捉火鬘衣牽曰:『共至迦葉佛去來,去佛甚近、不遠。』火鬘便脫衣、捨走,護喜逐後,捉腰帶挽曰:『為可暫共見佛,便還耶。』火鬘復解帶捨走曰:『我不欲見此髠(kūn)頭沙門。』護喜便捉其頭,牽曰:『為一過,共見佛去來。』」

佛語舍利弗:「爾時波羅㮈國俗,諱(huì)捉人頭,捉頭者法皆斬刑。火鬘代其驚怖,心念曰:『此瓦師子,分(fèn)死捉我頭耶。』護喜語火鬘曰:『爾,我死終不相置,要當使卿見佛。』火鬘心念:『此非小事,必當有好事耳,乃使此人分(fèn)死相捉。』火鬘曰:『放我頭,我隨子去耳。』護喜即放,火鬘便還,結頭、著衣服,即相隨共詣迦葉佛所。

「護喜禮迦葉如來足,於一面坐,火鬘直立舉手,問訊而已,便坐一面。護喜叉手,白迦葉佛言:『此火鬘者,多獸邑中太史之子,是我少小親友。然其不識三尊、不信三寶、不見佛、不聞法、不供養眾僧,願世尊開化愚冥,使其信解。』火鬘童子熟視世尊,從頭至足、從足至頭,覩(dǔ)佛相好,威容巍巍,諸根寂定,純淑調和,以三十二相,嚴飾其體,八十種好,以為姿媚,儀如娑羅樹花,身猶須彌山,無能見其頂,面如月滿,光如日明,身色如金山。火鬘見佛相好已,便心念曰:『我梵讖(chèn)記所載相好,今佛盡有,唯無二事耳。』

「火鬘於是說偈問曰:

「『所聞三十二,  大士之相好,
於此人中尊,  唯不覩二事。
豈(qǐ)有丈夫體,猶如馬藏不?
寧有廣長舌,  覆面舐(shì)頭不?
願為吐舌示,  令我決狐疑。
我見乃當知,  如經所載不?』

「於是,迦葉如來便出廣長舌相,以覆其面上及肉髻(jì),并覆兩耳,七過舐(shì)頭,縮舌入口,色光出照大千世界,蔽日月明,乃至阿迦膩(nì)吒天光,還遶身七匝,從頂上入。迦葉如來以神足力,現陰馬藏,令火鬘獨見,餘人不覩(dǔ)。火鬘童子具足見佛三十二相,無一缺減,踊躍歡喜,不能自勝。

「迦葉如來為火鬘童子說法。說何法?說菩薩斷功德法:『何等為斷菩薩功德法?身行惡、口言惡、意念惡,身不可行而行、口不可言而言、意不可念而念。云何菩薩身不可行而行者?後作佛時,身形短小,族姓子!是為菩薩身不可行而行報也。云何菩薩口不可言而言者?後出家學時,力極勤苦,乃當得佛,族姓子!是為菩薩口不可言而言報。云何菩薩意不可念而念者?菩薩後成佛時,境內眾僧,常不和合,在在處處,共相是非,族姓子!是為菩薩心不可念而念報。族姓子!是為菩薩三惡行對,族姓子!當棄(qì)是。』

「於是,火鬘童子即退前禮佛足,長跪叉手,白佛言:『我今懺悔,身不可行而行、口不可言而言、意不可念而念,願世尊當受我此懺悔,從今已往,不復敢犯。』如此懺至三。迦葉如來,默然受之。火鬘童子、護喜童子,俱起,稽首佛足,辭退而還。

「火鬘童子於中路,忽思惟向三惡報,便報護喜曰:『卿為失利,不為得利;卿為無利,不為有利。我不應見卿面,不喜聞卿名。』護喜答曰:『何以故爾?』火鬘曰:『卿早從迦葉佛,聞深法寶,何能在家,而不作道?』護喜答曰:『卿不知我父母年老,又復俱盲,供養二親,何由出家?我亦久欲為道耳,若我出家為道者,父母便當命終,以是故,不得出家耳。』火鬘語護喜曰:『我從迦葉佛聞菩薩行三惡緣對,不復樂在家。我欲從此還至佛所,求為比丘。』護喜報曰:『善哉!善哉!火鬘得思惟力耶,便可時還。所以然者,佛世難值故也。』火鬘童子即抱護喜已,便遶三匝,叉手謝曰:『我設有身、口、意,過於卿者,願見原恕。苦卿指授正真大道。』

「於是,火鬘童子說頌讚曰:

「『仁為我善友,  法友無所貪,
導我以正道,  是友佛所譽(yù)。』

「火鬘童子於是說偈已,遶護喜三匝已,還詣精舍迦葉佛所,稽首佛足,兩膝跪地,叉手白佛言:『寧可得從迦葉如來,下鬚髮入道,受具足戒不?』」佛語舍利弗:「迦葉即度火鬘童子,為道授其具足戒。」

佛語舍利弗:「汝知爾時火鬘童子不?則我身是;火鬘父者,今父王真淨是;爾時瓦師童子護喜者,我為太子,在宮婇女,時夜半,作瓶天子來謂我曰:『時到,可出家去為道。』者是。舍利弗!此護喜者,頻勸(quàn)我出家,則是作道善知識也。」

佛語舍利弗:「我前向護喜作惡語道:『迦葉佛,髠(kūn)頭沙門,何有佛道?佛道難得!』以是惡言故,臨(lín)成阿惟三佛時,六年受苦行。舍利弗!爾時日食一麻、一米、大豆、小豆,我如是雖受辛苦,於法無益。我忍飢渴、寒熱、風雨、蚊虻之苦,身形枯燥,謂乎我成佛道,實無所得。舍利弗!我六年苦行者,償先緣對畢也,然後乃得阿耨三耶三菩阿惟三佛耳。」

於是,世尊說宿緣偈曰:

「我昔火鬘童,  向於護喜說:
『髠(kūn)頭何有佛?佛道甚難得!』
以是因緣故,  六年日不減,
受此勤苦行,  望得成佛道。
不以是苦行,  能得成佛道,
非道而行求,  因緣自纏繞。
宿緣終不朽,  亦不著虛空。
當護三因緣,  莫犯身、口、意。
今我成佛道,  得為三界將,
阿耨大泉中,  自說先世緣。」

佛語舍利弗:「汝觀如來,眾惡已盡、諸善普具,諸天人、神鬼、乾沓和、阿須倫、迦樓羅、甄陀羅、摩休勒、一切眾生,皆欲度之,我猶不免宿對,況復愚冥、未得道者?舍利弗!當學護身三、口四、意三,舍利弗!當學如是。」

佛說如來先世因緣時,萬一千天子,得須陀洹道;八千龍,皆受五戒;五千夜叉,受三自歸。

阿耨大龍王叉手白佛:「世尊!於我泉上,受我供養,說宿命因緣法,使我將來成佛時,莫有如此因緣;使我眾惡皆盡,作真淨如來。」

佛語阿耨大龍王:「汝欲得如是願者,當極護身、口、意,不令犯者,可得如上所願,眾惡消盡,作真淨如來。」

阿耨大龍王聞佛所說,踊躍歡喜。以天栴(zhān)檀香散佛及五百羅漢上。

佛於是為諸天、龍、神,說安慰法:「何謂安慰法?行布施法、行持戒法、行生天道法、行斷欲法、行斷三惡道法、行無漏法、行清淨法。」

佛說如是已,與諸比丘,各離本花座。比丘圍遶佛,踊在虛空,高七多羅,以神足飛行,猶鳥翔雲,徐徐而還,在羅閱祇竹園精舍。

佛說是已,舍利弗及五百羅漢、阿耨大龍王、八部鬼神,歡喜受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