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般舟三昧經

24

後漢月支三藏支婁迦讖(chèn)譯

問事品第一

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祇(qí)加隣(lín)竹園中,與大菩薩,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諸天、龍、阿須輪、諸夜叉、迦樓羅、甄(zhēn)陀羅、摩睺勒等,無央數眾,一切都在大會坐。是時颰(bá)陀和菩薩,從坐起整衣服,長跪叉手白佛:「願欲有所問,聽(tīnɡ)者今當問。」

佛言:「善哉!恣汝所問,今當為汝說之。」

颰(bá)陀和問佛言:「菩薩當行何等法得智慧,如巨海攬(lǎn)萬流?云何行,博達眾智所聞悉解而不疑?云何行,自識宿命所從來生?云何行,得長壽?云何行,常在大姓家生,父母、兄弟、宗親、知識無不愛敬?云何行,得端正顏好美艶(yàn)?云何得高才與眾絕異,智慧通達無所不包?云何行,功立相滿自致成佛威神無量,成佛境界莊嚴國土?云何行,降魔怨?云何行,而得自在所願不違?云何行,得入總(zǒnɡ)持門?云何行,得神足遍至諸佛土?云何行,得勇猛如師子無所畏,一切魔不能動?云何行,得佛聖性,諸經法悉受持,皆了知而不忘?云何行,得自足離諛(yú)諂(chǎn),不著三處?云何行,得無罣(guà)礙(ài),持薩云若教不失佛意?云何行,得人信?云何行,得八種聲入萬億音?云何行,得具足相好?云何行,得徹聽?云何行,得道眼覩(dǔ)未然?云何行,得十力正真慧?云何行,心一等念十方諸佛悉現在前?云何行,知四事之本無?云何行,便於此間見十方無數佛土,其中人民、天、龍、鬼、神及蠕動之類,善惡歸趣皆了知?所問如是,當云何行?願佛說之,釋一切疑。」

佛告颰(bá)陀和:「善哉!汝所問多所過度,不可復計。汝所以能作是問者,汝乃前世過去佛時,所作功德,供養諸佛,樂於經法,守禁戒行清淨所致;常行乞食不就請,多成就諸菩薩合會,教語令棄眾惡,視一切悉平等所致;常有大慈大悲所致。汝功德不可復計。」

佛告颰陀和:「有三昧名十方諸佛悉在前立,能行是法,汝之所問悉可得也。」

颰陀和白佛:「願為說之。今佛說者,多所過度安隱十方,為諸菩薩現大明相。」

佛告颰陀和:「有三昧名定意,菩薩常當守習持,不得復隨餘法,功德中最第一。」

行品第二

佛告颰陀和:「菩薩欲疾得是定者,常立大信,如法行之則可得也。勿有疑想如毛髮許,是定意法,名為菩薩超眾行。

「立一念,  信是法,  隨所聞,
念其方。  宜一念,  斷諸想,
立定信,  勿狐疑;  精進行,
勿懈怠。  勿起想,  有與無;
勿念進,  勿念退;  勿念前,
勿念後;  勿念左,  勿念右;
勿念無,  勿念有;  勿念遠,
勿念近;  勿念痛,  勿念痒;
勿念飢,  勿念渴;  勿念寒,
勿念熱;  勿念苦,  勿念樂;
勿念生,  勿念老,  勿念病,
勿念死;  勿念身,  勿念命,
勿念壽;  勿念貧,  勿念富;
勿念貴,  勿念賤;  勿念色,
勿念欲;  勿念小,  勿念大;
勿念長,  勿念短;  勿念好,
勿念醜(chǒu);勿念惡,勿念善;
勿念瞋,  勿念喜;  勿念坐,
勿念起;  勿念行,  勿念止;
勿念經,  勿念法;  勿念是,
勿念非;  勿念捨,  勿念取;
勿念想,  勿念識;  勿念斷,
勿念著;  勿念空,  勿念實;
勿念輕,  勿念重;  勿念難,
勿念易;  勿念深,  勿念淺;
勿念廣,  勿念狹;  勿念父,
勿念母;  勿念妻,  勿念子;
勿念親,  勿念踈(shū);勿念憎,
勿念愛;  勿念得,  勿念失;
勿念成,  勿念敗;  勿念清,
勿念濁。  斷諸念,  一期念,
意勿亂,  常精進。  勿懈怠,
勿歲(suì)計, 勿日倦。 立一念,
勿中忽,  除睡眠,  精其意。
常獨處,  勿聚會;  避惡人,
近善友;  親明師,  視如佛。
執其志,  常柔弱,  觀平等,
於一切。  避鄉里,  遠親族。
棄愛欲,  履清淨。  行無為,
斷諸欲。  捨亂意,  習定行。
學文慧,  必如禪。  除三穢,
去六入。  絕婬色,  離眾受。
勿貪財,  多畜積(jī)。食知足,
勿貪味。  眾生命,  慎勿食。
衣如法,  勿綺飾。  勿調戲,
勿憍慢。  勿自大,  勿貢高。
若說經,  當如法。  了身本,
猶如幻。  勿受陰,  勿入界。
陰如賊,  四如蛇。  為無常,
為恍惚,  無常主,  了本無。
因緣會,  因緣散,  悉了是,
知本無。  加慈哀,  於一切。
施貧窮,  濟不還。  是為定,
菩薩行;  至要慧,  起眾智。」

佛告颰(bá)陀和:「持是行法便得三昧,現在諸佛悉在前立。其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如法行,持戒完具,獨一處止,念西方阿彌陀佛今現在,隨所聞當念,去此千億萬佛剎,其國名須摩提。一心念之,一日一夜若七日七夜,過七日已後見之。譬如人夢中所見,不知晝、夜亦不知內、外,不用在冥中,有所蔽礙故不見。颰陀和!菩薩當作是念。時諸佛國境界中,諸大山須彌山,其有幽冥之處,悉為開闢(pì)無所蔽礙。是菩薩不持天眼徹視,不持天耳徹聽,不持神足到其佛剎,不於此間終生彼間,便於此坐見之。譬如人聞墮舍利國,有婬女字須門,復有人聞婬女阿凡和利,復有人聞優婆洹復作婬女;時其人未曾見此三女人,聞之婬意即動,是三人皆在羅閱祇國同時念,各於夢中到其女邊,與共棲(qī)宿,覺已各自念之。」

佛告颰陀和:「我持是三女人以為喻,汝持是事為人說經,使解此慧,至不退轉地無上正真道。若後得佛,號曰善覺。」

佛言:「菩薩於此間國土念阿彌陀佛,專念故得見之。即問:『持何法得生此國?』阿彌陀佛報言:『欲來生者當念我名,莫有休息,則得來生。』」

佛言:「專念故得往生,常念佛身有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巨億光明徹照,端正無比,在菩薩僧中說法不壞色。何以故?色、痛痒、思想、生死、識、魂神、地、水、火、風,世間天上上至梵摩訶梵不壞色,用念佛故得是三昧。」

佛告颰陀和:「是菩薩三昧誰證者?我弟子摩訶迦葉、因坻達、須真天子,及時知者,有行得者,是為證也。如是,颰陀和!欲得見十方諸現在佛者,當一心念其方,莫得異想,如是即可得見。譬如人遠出到他郡國,念本鄉里家室親族,其人於夢中歸到故鄉里;見家室親屬,喜共言語,覺為知識說之如是。」

佛言:「菩薩聞佛名字欲得見者,常念其方即得見之。譬如比丘觀死人骨,著前觀之,有青時、有白時、有赤時、有黑時,其色無有持來者,是意所想耳!菩薩如是持佛威神力,於三昧中立自在,欲見何方佛即得見。何以故?持佛力,三昧力,本功德力,用是三事故得見。譬如人年少端正著好衣服,欲自見其形,若以持鏡,若麻油、若淨水、水精,於中照,自見之。云何寧有影從外入鏡、麻油、水、水精中不也?」

颰陀和言:「不也。天中天!以鏡、麻油、水、水精淨故,自見其影耳!影不從中出,亦不從外入。」

佛言:「善哉!颰陀和!色清淨故,所有者清淨。欲見佛即見,見即問,問即報。聞經大歡喜,作是念:『佛從何所來?我為到何所?』自念佛無所從來,我亦無所至。自念欲處、色處、無色處,是三處意所作耳!我所念即見。心作佛,心自見,心是佛心,佛心是我身。心見佛,心不自知心,心不自見心,心有想為癡,心無想是涅槃。是法無可樂者,設使念為空耳,無所有也。菩薩在三昧中立者,所見如是。」

佛爾時說偈言:

「心者不自知,  有心不見心;
心起想則癡(chī),無心是涅槃。
是法無堅固,  常立在於念;
以解見空者,  一切無想願。

四事品第三

「菩薩有四事法,疾逮得是三昧:一者、所信無有能壞者。二者、精進無有能退者。三者、智慧無有能及者。四者、常與善師從事。是為四。復有四事,疾得是三昧:一者、不得有世間思想,如彈指頃三月。二者、不得睡眠三月,如彈指頃。三者、經行不得休息三月,除其飯食左右。四者、為人說經,不得望人供養。是為四。復有四者,疾得是三昧:一者、合會人至佛所。二者、合會人使聽經。三者、不嫉。四者、教人學佛道。是為四。復有四事,疾得是三昧:一者、作佛形像,用成是三昧故。二者、持好素寫(xiě)是三昧。三者、教自貢高人內佛道中。四者、常護佛法。是為四。」

佛爾時說偈言:

「常信樂於佛法,  精進行解深慧,
廣分布為人說,  慎無得貪供養。
意善解便離欲,  常念佛有威德,
悉見知無數變。  過去佛及當來,
并現在人中尊,  諸相好若干種,
黃金色無穢漏。  堅固教無極慧,
聽是法無亂心,  常捨離懈怠行,
無恚害向他人。  敬於師當如佛,
慎無得疑斯經,  一切佛所歌歎,
常造立佛形像。  常教人學是法,
行如是得三昧。」

佛告颰陀和:「欲學是三昧者,當敬於師,承事供養,視當如佛。視善師不如佛者,得三昧難。菩薩敬善師從學得是三昧已,持佛威神於中立,東向視見若干百、千、萬億佛,十方等悉見之。譬如人夜起觀星宿甚眾多,菩薩欲得見今現在佛悉在前立者,當敬善師,不得視師長短;當具足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不得懈怠(dài)。」

譬喻品第四

佛告颰陀和:「菩薩得是三昧不精進行者,譬如人載滿船珍寶渡大海,船中道壞,閻浮利人皆大愁憂念,失我爾所寶。菩薩聞是三昧不學者,一切諸天人民皆悲憂言:『乃失我爾所經寶。』」

佛言:「是三昧經者,是佛所囑,佛所稱舉。聞是深三昧,不書、學、誦、守持如法者,是為愚癡(chī)。譬如癡子人持栴檀香與之,而不肯受,謂之不淨。香主言:『此栴檀香也,卿莫謂不淨。嗅之知香,視之知淨。』其人閉目不嗅不視也。」

佛言:「聞是三昧不肯受持者,如彼癡子,是為無知。反呼世間為有,不入空、不知無,自謂如法,反作輕戲言:『佛亦有深經乎?亦有威神乎?』反相形言:『世間亦有比丘如阿難乎?』」

佛言:「其人從持是三昧者,所去兩兩三三相與語言:『是何等說?從何得是語?為自合會作是經,非佛所說。』」

佛告颰陀和:「譬如賈(gǔ)客持摩尼珠示田家癡子。曰評:『此直幾(jǐ)錢?』賈客言:『持是珠置冥中,其光所照直滿中寶。』」

佛言:「其人不知是珠,而言:『其價能與一頭牛等不?寧可貿一頭牛與我者善,不肯者休。』如是,颰陀和!菩薩聞是三昧不信,反形相者,如彼癡子。」

佛言:「菩薩聞是三昧信、受持、修行者,四面皆擁護,無所畏,持戒完具,是為高明。智慧深入,當分布語人展轉相教,當令是三昧久在世間。」

佛言:「癡人自於前世不供養作功德,反自貢高,多行誹謗、嫉妬(dù),貪財利故欲求名譽,但欲譁(huá)說不信深經。聞是三昧不信、不樂、不學,反誹謗是經,言非佛所說。」

佛告颰陀和:「今我故語汝如是,若善男子、善女人,持珍寶滿三千國土布施,設有是功德,不如聞是三昧信樂者,其福過彼上。」

佛告颰陀和:「如我所說無有異,今故說是語耳!今見我說是三昧有疑者,其人却後除在惡師邊,正使善師所,其功德不足言。如是輩人,轉與惡師從事,聞是三昧不信、不樂、不學。何以故?其人所更佛少、智慧少,故不信耳!」

佛告颰陀和:「其有聞是三昧,不輕笑、不誹謗、不疑、不乍信乍不信,歡喜、樂書、學誦持者,我悉豫知見之。其人不獨於一佛、二佛所作功德,悉於百佛所聞是三昧。却後世時聞是三昧,書、學、誦、持守之一日一夜,其福不可計。自致得阿惟越致,所願者得。」

佛告颰陀和:「聽我說譬喻。有人取一佛剎悉碎如塵(chén),取一塵皆復盡破,如一佛剎塵,云何是塵數寧多不也?」

颰陀和言:「甚多,甚多!天中天!」

佛言:「有菩薩盡取一塵置一佛剎,其數爾所佛剎,滿中珍寶悉持供養諸佛,其福功德少少耳!不如聞是三昧,學、書、誦、持,為他人說守。須臾間聞,是功德不可復計,何況已得是三昧悉具足者。」

佛爾時說偈言:

「若有菩薩求眾德,  當說奉行是三昧;
信樂諷誦不疑者,  其功德福無齊(qí)限。
如一佛國之世界,  皆破壞碎以為塵,
一切佛土過是數,  滿中珍寶用布施;
不如聞是三昧者,  其功德福過上施。
引譬功德不可喻,  囑累汝等當勸教,
力行精進無懈怠。  其有誦持是三昧,
已為面見百千佛。  假使最後大恐懼,
持是三昧無所畏。  行是比丘已見我,
常為隨佛不遠離。  如佛所言無有異,
菩薩常當隨其教,  疾得正覺智慧海。」

四輩品第五

颰陀和白佛:「難及,天中天!若有棄愛欲作比丘,聞是三昧,當云何學?云何持?云何行?」

佛言:「棄愛欲作比丘,欲學是三昧者,當清淨持戒,不得缺如毛髮。常當怖畏於地獄痛苦,遠離於諛諂,是為清淨。」

「云何為缺戒也?」

佛言:「求色。」

「云何為求色?」

佛言:「其人意念我持戒自守,使我後世生,若作天、若作遮迦越王。如是為樂愛欲,是為缺戒。」

佛告颰陀和:「其有欲學是三昧者,清淨自守、持戒完具,不諛諂,常為智所稱譽。於經中當布施、當精進,所志當彊(qiáng),當多信、當勸樂,承事於師視當如佛,得三昧疾。設不恭敬,輕易欺調於師,正使久學是三昧,疾忘之。」

佛告颰陀和:「是菩薩若從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聞是三昧,當視如佛常尊敬,不當持諂意向。菩薩不得有諂意,常當至誠,常樂獨處止。不惜身命,不得悕(xī)望人所索,常行乞食不受請,自守節度,所有趣足而已。經行不得懈臥,如是經中教。學是三昧當守如是。」

颰陀和白佛:「難及,天中天!後世若有懈怠菩薩,聞是三昧不肯精進學,當云何?若有菩薩精進欲學者,我輩當隨是經教之。」

佛言:「善哉,颰陀和!我助其歡喜,過去、當來、今現在佛皆助歡喜。」

佛爾時頌偈言:

「如我所說悉受持,  常獨處止行功德,
自守節度不聚會,  常行乞食不受請。
敬於法師視如佛,  除去睡眠志開解,
常自精進無懈怠,  如是行者得三昧。」

颰陀和白佛:「比丘尼求菩薩道,欲學是三昧,當云何行?」

佛言:「比丘尼求是三昧者,不得自高,常當卑謙。不得自貴,不得自大,不得嫉妬,不得瞋恚,不得貪財利色。常當清淨,不得惜軀命,常樂經法念多學問,當棄婬、怒、癡,不得貪好服飾珠環,當為智者稱譽;當敬善師視如佛,不得有諂(chǎn)意。」

佛爾時頌偈言:

「若比丘尼求三昧,  常當精進勿懈怠,
無得聽於貪欲心,  除去瞋恚自高貴;
不得慢欺及調戲,  常行至誠立一信,
恭敬善師視如佛,  如是行者得三昧。」

颰陀和白佛:「若有居士修道,聞是三昧欲學者,當云何行?」

佛言:「居士欲學是三昧者,當持五戒令堅;不得飲酒,亦不得飲他人;不得與女親熟,不得教他人,不得有恩愛於妻子男女,不得貪財產,常念欲棄家作沙門;常持八關(guān)齋(zhāi),當於佛寺中;常當念布施,布施已不念我自當得其福,用為一切施。常當大慈敬於善師;見持戒比丘,不得輕易說其惡。作是行已,當學守是三昧。」

佛爾時頌偈言:

「居士欲學是三昧,  當持五戒勿毀缺,
常當思欲作沙門,  不貪妻子及財色,
常八關齋於佛寺,  不得貢高輕蔑人。
心無榮冀思所欲,  奉行經法心無諂,
棄捨慳貪常惠施,  常當奉敬比丘僧,
常志一行勿懈怠,  學是三昧當如是。」

颰陀和白佛:「優婆夷聞是三昧欲學者,當云何行?」

佛言:「優婆夷欲學者,當持五戒,自歸於三。何等為三?自歸命佛,歸命法,歸命比丘僧。不得事餘道,不得拜於天,不得祠(cí)鬼神,不得視吉良日。不得調戲,不得慢恣有色想,不得有貪欲之心。常當念布施,歡樂欲聞經,念力學問,敬重善師,心常拳拳不得有懈。若有比丘、比丘尼過者,以坐席賓食之。」

佛爾時頌偈言:

「優婆夷欲學三昧,  奉持五戒勿缺毀,
承事善師視如佛,  不得拜天祠祀(sì)神。
除去殺、盜及嫉妬,不得兩舌鬪(dòu)彼此,
不得慳貪常念施,  見惡覆藏唯歎善。
不得諛諂有邪婬,  常當卑謙勿自大;
敬事比丘比丘尼,  如是行者得三昧。」

擁護品第六

颰陀和菩薩、羅隣(lín)那竭菩薩、憍(jiāo)曰兜菩薩、那羅達菩薩、須深菩薩、摩訶須薩和菩薩、因坻達菩薩、和輪調菩薩,是八菩薩見佛所說皆大歡喜,持五百劫波育衣布施,持身自歸,持珍寶供養。佛告阿難:「颰陀和等五百人,人中之師,常持正法隨順教化,莫不歡喜,樂隨侍者心淨無欲。」

時五百人,皆叉手立佛前。颰陀和白佛:「菩薩持幾(jǐ)事,疾得是三昧?」

佛言:「有四事:一者、不信餘道。二者、斷愛欲。三者、當清淨行。四者、無所貪。是為四。如是行者,今世即得五百功德。譬如慈心比丘終不中毒,兵刃不加,火不能燒,入水不溺、不害。正使劫盡燒時,墮是火中火即為滅,喻如大水滅小火。菩薩持是三昧者,若帝王、若賊、若水火、若龍、夜叉、蟒、師子、虎、狼、㹢(jiā)玃(jué)、薜荔、鳩坻,一切毒獸及鬼神,欲嬈(rǎo)人、欲殺人、欲奪(duó)人衣鉢、壞人禪奪人念故,欲中是菩薩,終不能也。除其宿命不請,如我語無異也。」

佛言:「持是三昧者,終不痛目,若耳、鼻、口、身體,心終不憂,除其宿命所作。」

佛言:「是菩薩為諸天、龍、神,及阿須輪,夜叉鬼神,迦樓羅鬼神,甄(zhēn)陀羅鬼神,摩睺勒鬼神,若人非人,皆共讚譽是菩薩;皆共擁護、承事、供養,瞻視敬仰思欲相見,諸佛世尊亦然。是菩薩所未誦經、前所不聞持,是三昧威神悉自得之。若晝日不得者,夜於夢中悉得之。」

佛告颰陀和:「其有持是三昧者,我說其功德,一劫復過一劫,不可盡竟,略說其要爾。」

勸助品第七

佛告颰陀和:「菩薩於是三昧中,將有四事助其歡喜。過去佛持是三昧,助歡喜自致得阿耨多羅三耶三菩阿惟三佛,其智悉具足。今現在十方無央數佛,亦於是三昧中,四事助歡喜得。當來亦當從是四事助歡喜得,我悉助歡喜。」

佛告颰陀和:「是三昧中四事助歡喜,我於是中說少所譬喻。人壽百歲隨地行至者不休息,其人行過於疾風,寧有能計其道里不?」

颰陀和言:「無有能計者。獨佛弟子舍利弗羅、阿惟越致菩薩,乃能計之耳。」

佛言:「我故語諸菩薩,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取是人所行處,滿中珍寶布施,不如聞是三昧四事助歡喜,其福過布施者,百千萬億倍。當知是助歡喜福甚尊大。」

佛告颰陀和:「乃久遠不可計阿僧祇,爾時有佛,名私訶摩提等正覺、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佛、世尊,在空閑之處。是時閻浮利縱廣十八萬億里,凡有六百四十萬國,悉豐(fēng)熟,人民熾(chì)盛。有大國名颰陀和,有轉輪王惟斯芩(qín),往到佛所,禮畢却坐一面。佛知其意,便為說是三昧。其王聞之助歡喜,即持珍寶散佛上,自念曰:『持是功德令十方人民皆安隱。』時私訶提佛般涅槃後,惟斯芩王壽終,還自生其家作太子,名梵摩達。爾時有比丘名珍寶,是時為四部弟子說是三昧。梵摩達聞之助歡喜,踊躍持寶直百億散其上,復持好衣供養之,以發意求佛道,與千人俱於是比丘所作沙門,求學是三昧,與千人共承事師八千歲不休懈。得一聞是三昧四事助歡喜,入高明智。因是却後更見六萬八千佛,輒(zhé)於一一佛所,聞是三昧自致得佛,名坻羅惟逮等正覺、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佛、世尊。是時千比丘從得等正覺,皆名坻羅欝(yù)沈。教不可計人民皆求佛道。」

佛告颰陀和:「何人聞是三昧,不助歡喜學持守誦為人說者也?」

佛言:「若有守是三昧者疾逮得佛,但聞其功德不可計,何況學持者。若去百里、千里,有是三昧當求之,何況近而不求學也。若有聞是三昧欲學者,當承事其師十歲,供養瞻視不得自用,當隨師教常念師恩。」

佛言:「我故為汝說之。聞是三昧去四千里者,往到其所,正使不得聞,其功德不可計也。所以者何?專精進故,會當得之自致作佛。」

至誠品第八

佛言:「乃往昔有佛,名薩遮那摩等正覺、無上士、天人師、佛、世尊。時有比丘名和輪,其佛般涅槃後,是比丘持是三昧。我時作國王剎利種,於夢中聞是三昧,覺已便行,求是比丘,即依作沙門,欲得聞是三昧,承事其師三萬六千歲,魔事數數起竟不得聞。佛告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我故語汝等,疾取是三昧無得忘失,善承事其師,持是三昧,至一劫、若百劫、若百千劫,莫得有懈倦。守善師不離,若飲食資用,衣被、床臥、珍寶以上勿有愛惜。設無者當行乞食給師,趣當得是三昧莫厭,常當自割身肉供養於善師,何況寶物,此不足言耳!承事善師當如奴事大家,求是三昧者當如是。得三昧已,當堅持常念師恩。是三昧難得值,正使求是三昧至百千劫,但欲得聞其名不可得,何況學而不精進。得是三昧精進學轉教人者,正使如恒河沙佛剎滿中珍寶,用布施甚多,不如學是三昧者。』」

佛告颰陀和:「若有人欲學者,當助歡喜,欲學而得,學者持佛威神使學,當好書是三昧著素上,當得佛印印之,當善供養。何謂佛印?所謂不當行、無所貪、無所求、無所想、無所著、無所願、無所向生、無所取、無所顧、無所住、無所礙、無所結、無所有、盡於欲、無所生、無所滅、無所壞、無所敗,道要、道本是印。阿羅漢、辟支佛所不能及,何況愚癡者?是印是為佛印。」

佛言:「我今說是三昧時,千八百億諸天、阿須輪、鬼神、龍、人民,得須陀洹道;八百比丘得阿羅漢;五百比丘尼得阿羅漢;萬菩薩得是三昧,得無從生法於中立;萬二千菩薩不復退轉。」

佛告舍利弗、目揵連、比丘颰陀和等:「我從無數劫求道,今已得作佛,持是經囑累汝等,學誦持守無得忘失。若有欲學者,當具足安諦教之。其欲聞者,當為具足說之。」

佛說經竟,颰陀和菩薩等,舍利弗、目連、比丘阿難,及諸天、阿須輪、龍、鬼神、人民,皆大歡喜,為佛作禮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