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禪三昧經卷上

21

姚秦三藏鳩摩羅什譯

導師說難遇,  聞者喜亦難;
大人所樂聽,  小人所惡聞。
眾生可愍傷,  墜老死嶮路;
野人恩愛奴,  處畏癡不懼。
世界若大小,  法無有常者;
一切不久留,  暫現如電光。
是身屬老死,  眾病之所歸;
薄皮覆不淨,  愚惑為所欺。
汝常為老賊,  吞滅盛壯色;
如華鬘枯朽,  毀敗無所直。
頂生王功德,  共釋天王坐;
報利福弘多,  今日悉安在?
此王天人中,  欲樂具為最;
死時極苦痛,  以此可悟意。
諸欲初軟樂,  後皆成大苦;
亦如怨初善,  滅族禍在後。
是身為穢器,  九孔常流惡;
亦如那利瘡,  絕治於醫藥。
骨車力甚少,  筋脈纏識轉;
汝以為妙乘,  忍著無羞恥。
死人所聚處,  委棄滿塜間;
生時所保惜,  死則皆棄捐。
常當念如是,  一心觀莫亂;
破癡倒黑暝,  執炬以明觀。
若捨四念止,  心無惡不造;
如象逸無鉤,  終不順調道。
今日營此業,  明日造彼事;
樂著不觀苦,  不覺死賊至。
怱(cōng)怱為己務,他事亦不閑;
死賊不待時,  至則無脫緣。
如鹿渴赴泉,  已飲方向水;
獵師無慈惠,  不聽飲竟殺。
癡人亦如是,  懃修諸事務;
死至不待時,  誰當為汝護?
人心期富貴,  五欲情未滿;
諸大國王輩,  無得免此患。
仙人持呪箭,  亦不免死生;
無常大象蹈,  蟻蛭(zhì)與地同。
且置一切人,  諸佛正真覺;
越度生死流,  亦復不常在。
以是故當知,  汝所可愛樂;
悉應早捨離,  一心求涅槃。
後捨身死時,  誰當證知我;
復得遇法寶,  及以不遇者。
久久佛日出,  破大無明暝;
以放諸光明,  示人道非道。
我從何所來?  從何處而生?
何處得解脫?  此疑誰當明?
佛聖一切智,  久遠乃出世;
一心莫放逸,  能破汝疑結。
彼不樂實利,  好著弊惡心;
汝為眾生長,  當求實法相。
誰能知死時,  所趣從何道?
譬如風中燈,  不知滅時節。
至道法不難,  大聖指事說;
說智及智處,  此二不假外。
汝若不放逸,  一心常行道;
不久得涅槃,  第一常樂處。
利智親善人,  盡心敬佛法;
厭穢不淨身,  離苦得解脫。
閑靜修寂志,  結跏坐林間;
撿心不放逸,  悟意覺諸緣。
若不厭有中,  安睡不自悟;
不念世非常,  可畏而不懼。
煩惱深無底,  生死海無邊;
度苦舡(chuán)未辦,安得樂睡眠?
是以當覺悟,  莫以睡覆心。
於四供養中,  知量知止足,
大怖俱未免,  當宜懃精進;
一切苦至時,  悔恨無所及。
衲衣樹下坐,  如所應得食;
勿為貪味故,  而自致毀敗。
食過知味處,  美惡都無異;
愛好生憂苦,  是以莫造愛。
行業世界中,  美惡無不更;
一切已具受,  當以是自抑。
若在畜獸中,  唌(xián)草為具味;
地獄吞鐵丸,  燃熱劇迸鐵。
若在薜荔中,  膿吐火糞屎;
涕唾諸不淨,  以此為上味。
若在天宮殿,  七寶宮觀中;
天食蘇陀味,  天女以娛心。
人中務貴處,  七饌備(bèi)眾味;
一切曾所更,  今復何以愛?
往返世界中,  厭更苦樂事;
雖未得涅槃,  當懃求此利。

學禪之人初至師所,師應問言:「汝持戒淨不?非重罪惡邪不?」若言:「五眾戒淨,無重罪惡邪。」次教道法。若言:「破戒。」應重問言:「汝破何戒?」若言:「重戒。」師言:「如人被截耳鼻不須照鏡,汝且還去,精懃誦經,勸化作福,可種後世道法因緣,此生永棄。譬如枯樹,雖加溉灌不生華葉及其果實。」若破餘戒,是時應教如法懺悔。若已清淨,師若得天眼、他心智,即為隨病說趣道之法;若未得通,應當觀相,或復問之:「三毒之中何者偏重?婬欲多耶!瞋恚多耶!愚癡多耶!」

云何觀相?若多婬相:為人輕便,多畜妻妾,多語多信,顏色和悅,言語便易,少於瞋恨,亦少愁憂。多能技術,好聞多識,愛著文頌,善能談論,能察人情,多諸畏怖。心在房室,好著薄衣,渴欲女色,愛著臥具,服飾香華,心多柔軟,能有憐愍,美於言語,好修福業,意樂生天,處眾無難。別人好醜(chǒu),信任婦女,欲火熾盛,心多悔變,憙(xǐ)自莊飾,好觀綵畫,慳惜己物,僥倖他財,好結親友,不憙獨處。樂著所止,隨逐流俗,乍驚乍懼,志如獼猴,所見淺近,作事無慮,輕忘所為,趣得適意,憙啼憙哭。身體細軟,不堪寒苦,易阻易悅,不能忍事,少得大喜,少失大憂,自發伏匿。身溫汗臭,薄膚細髮,多皺(zhòu)多白,剪爪治鬚,白齒趣行,憙潔淨衣。學不專一,好遊林苑,多情多求,意著常見。附近有德,先意問訊,憙用他語,強顏耐辱,聞事速解,所為事業,分別好醜,愍傷苦厄,自大好勝,不受侵𣣋(líng),憙行施惠,接引善人,得美飲食,與人共之,不存近細,志在遠大,眼著色欲,事不究竟,無有遠慮。知世方俗,觀察顏色,逆探人心,美言辯慧,結友不固,頭髮稀踈(shū),少於睡眠,坐臥行立,不失容儀。所有財物,能速救急,尋後悔惜,受義疾得,尋復憙忘。惜於舉動,難自改變,難得離欲,作罪輕微。如是種種是婬欲相。

瞋恚人相:多於憂惱,卒暴懷忿,身口麁(cū)䵃(ɡuǎnɡ),能忍眾苦,觸事不可,多愁少歡,能作大惡,無憐愍心,憙為鬪訟。顏貌毀悴,皺眉眄(miǎn)睞(lài),難語難悅,難事難可。其心如瘡,面宣人闕,義論強梁,不可折伏,難可傾動,難親難沮,含毒難吐。受誦不失,多能多巧,心不懶墮,造事疾速,持望不語,意深難知。受恩能報,有能聚眾,自伏事人,不可沮敗,能究竟事,難可干亂,少所畏難,譬如師子,不可屈伏,一向不迴,直造直進。憶念不忘,多慮思惟,誦習憶持,能多施與,小利不迴,為師利根。離欲獨處,少於婬欲,心常懷勝,愛著斷見,眼常惡視。真實言語,說事分了,少於親友,為事堅著,堅憶不忘,多於筋力,肩胸姝大,廣額齊髮。心堅難伏,疾得難忘,能自離欲,憙作重罪。如是種種,是瞋恚相。

愚癡人相:多疑多悔,懶墮無見,自滿難屈,憍慢難受,可信不信,非信而信。不知恭敬,處處信向,多師輕躁,無羞搪突,作事無慮,反教渾戾。不擇親友,不自修飾,好師異道,不別善惡,難受易忘,鈍根懈怠。訶謗行施,心無憐愍,破壞法橋,觸事不了,瞋目不視,無有智巧,多求悕望,多疑少信。憎惡好人,破罪福報,不別善言,不能解過,不受誨喻,親離憎怨,不知禮節,憙作惡口。鬚髮爪長,齒衣多垢,為人驅役,畏處不畏,樂處而憂,憂處而喜,悲處反笑,笑處反悲,牽而後隨,能忍苦事,不別諸味,難得離欲,為罪深重。如是種種,是愚癡相。

若多婬欲人,不淨法門治;若多瞋恚人,慈心法門治;若多愚癡人,思惟觀因緣法門治;若多思覺人,念息法門治;若多等分人,念佛法門治。諸如是等種種病,種種法門治。

  第一治貪欲法門

婬欲多人習不淨觀,從足至髮不淨充滿,髮毛爪齒、薄皮厚皮、血肉筋脈、骨髓肝肺、心脾腎胃、大腸小腸、屎尿洟唾、汗淚垢坋、膿腦胞膽、水微膚、脂肪腦膜,身中如是種種不淨。復次不淨觀者:觀青瘀膖脹、破爛血流、塗漫臭膿、噉食不盡、骨散燒焦,是謂不淨觀。

復次多婬人有七種愛:或著好色、或著端正、或著儀容、或著音聲、或著細滑、或著眾生、或都愛著。若著好色,當習青瘀觀法,黃赤不淨色等亦復如是!若著端正,當習膖脹身散觀法;若著儀容,當觀新死血流塗骨觀法;若著音聲,當習咽塞命斷觀法;若著細滑,當習骨見及乾枯病觀法;若愛眾生,當習六種觀;若都愛著,一切遍觀,或時作種種更作異觀。是名不淨觀。

問曰:「若身不淨如臭腐屍者,何從生著?」

若著淨身,臭腐爛身亦當應著;若不著臭身,淨身亦應不著。二身等故。若求二實,淨俱不可得,人心狂惑為顛倒所覆,非淨計淨。若倒心破,便得實相法觀,便知不淨虛誑不真。復次死屍,無火無命無識、無有諸根,人諦知之,心不生著;以身有暖、有命有識、諸根完具,心倒惑著。復次,心著色時謂以為淨,愛著心息即知不淨。若是實淨應當常淨,而今不然。如狗食糞謂之為淨,以人觀之甚為不淨,是身內外無一淨處。若著身外,身外薄皮舉身取之,纔(cái)得如㮈是亦不淨,何況身內三十六物?復次,推身因緣種種不淨,父母精血不淨合成,既得為身常出不淨,衣服床褥亦臭不淨,何況死處?以是當知,生死內外都是不淨(此下經本至二門初)。

復次,觀亦有三品:或初習行、或已習行、或久習行。若初習行,當教言作破皮想,除却不淨,當觀赤骨人,繫意觀行,不令外念;外念諸緣,攝念令還。若已習行,當教言想却皮肉,盡觀頭骨,不令外念;外念諸緣,攝念令還。若久習行,當教言身中一寸心却皮肉,繫意五處:頂、額、眉間、鼻端、心處。如是五處住意觀骨,不令外念;外念諸緣,攝念令還,常念觀心,心出制持。

若心疲極,住念所緣,捨外守住。譬如獼猴被繫在柱,極乃住息。所緣如柱,念如繩鎖,心喻獼猴。亦如乳母,常觀嬰兒不令墮落。行者觀心亦復如是,漸漸制心令住緣處。

若心久住是應禪法,若得禪定即有三相:身體和悅柔軟輕便,白骨流光猶如白珂,心得靜住。是為觀淨。是時便得色界中心,是名初學禪法得色界心。心應禪法即是色界法,心得此法,身在欲界,四大極大,柔軟快樂,色澤淨潔,光潤和悅,謂悅樂。二者、向者骨觀白骨相中,光明遍照淨白色。三者、心住一處是名淨觀,除肉觀骨故名淨觀。如上三相皆自知之,他所不見。上三品者,初習行,先未發意;已習行,三四身修;久習行,百年身學。

  第二治瞋恚法門

若瞋恚偏多,當學三種慈心法門:或初習行、或已習行、或久習行。

若初習行者,當教言慈及親愛。云何親及願與親樂?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寒時得衣,熱時得涼,飢渴得飲食,貧賤得富貴,行極時得止息,如是種種樂願親愛得,繫心在慈不令異念;異念諸緣,攝之令還。若已習行,當教言慈及中人。云何及中人而與樂?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願中人得,繫心在慈,不令異念;異念諸緣,攝之令還。若久習行,當教言慈及怨憎。云何及彼而與其樂?行者若得種種身心快樂,願怨憎得,得與親同,同得一心,心大清淨,親中怨等,廣及世界,無量眾生,皆令得樂,周遍十方,靡不同等。大心清淨,見十方眾生皆如自見,在心目前,了了見之,受得快樂,是時即得慈心三昧。

問曰:「親愛中人願令得樂,怨憎惡人云何憐愍復願與樂?」

答曰:「應與彼樂。所以者何?其人更有種種好清淨法因,我今云何豈可以一怨故而沒其善?復次思惟:『是人過去世時或是我親善,豈以今瞋更生怨惡?我當忍彼,是我善利。』又念行法,仁德含弘,慈力無量,此不可失。復思惟言:『若無怨憎何因生忍?生忍由怨,怨則我之親善。』復次瞋報最重,眾惡中上無有過是,以瞋加物其毒難制,雖欲燒他實是自害。復自念言:『外被法服,內習忍行,是謂沙門,豈可惡聲縱此變色憋心?復次,五受陰者,眾苦林藪受惡之的,苦惱惡來何由可免?如刺刺身,苦刺無量,眾怨甚多,不可得除,當自守護,著忍革屣(xǐ)。』如佛言曰:

「『以瞋報瞋,  瞋還著之;  瞋恚不報,
能破大軍。  能不瞋恚,  是大人法;
小人瞋恚,  難動如山。  瞋為重毒,
多所殘害;  不得害彼,  自害乃滅。
瞋為大瞑,  有目無覩;  瞋為塵垢,
染污淨心。  如是瞋恚,  當急除滅;
毒蛇在室,  不除害人。』 如是種種,
瞋毒無量;  當習慈心,  除滅瞋恚。
是為慈三昧門。」

  第三治愚癡法門

若愚癡偏多,當學三種思惟法門:或初習行、或已習行、或久習行。

若初習行,當教言生緣老死,無明緣行。如是思惟,不令外念;外念諸緣,攝之令還。若已習行,當教言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如是思惟,不令外念;外念諸緣,攝之令還。若久習行,當教言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如是思惟,不令外念;外念諸緣,攝之令還。

問曰:「一切智人是有明,一切餘人是無明,是中云何無明?」

答曰:「無明名一切不知。此中無明能造後世有,有者無、無者有,棄諸善、取諸惡,破實相、著虛妄。如〈無明相品〉中說:

「『不明白益法,  不知道德業;
而作結使因,  如火鑽燧生。
惡法而心著,  遠棄於善法;
奪眾生明賊,  去來明亦劫。
常樂我淨想,  計於五陰中;
苦習盡道法,  亦復不能知。
種種惱險道,  盲人入中行;
煩惱故業集,  業故苦流迴。
不應取而取,  應取而反棄;
馳闇(àn)逐非道,  蹴(cù)株而躃(bì)地。
有目而無慧,  其喻亦如是,
是因緣滅故,  智明如日出。』

「如是略說,無明乃至老死亦如是。」

問曰:「佛法中因緣甚深,云何癡多人能觀因緣?」

答曰:「二種癡人:一、如牛羊;二、種種邪見、癡惑闇蔽,邪見癡人。佛為此說,當觀因緣以習三昧。」

  第四治思覺法門

若思覺偏多,當習阿那般那三昧法門。有三種學人:或初習行、或已習行、或久習行。若初習行,當教言一心念數,入息出息,若長若短,數一至十。若已習行,當教言數一至十,隨息入出,念與息俱,止心一處。若久習行,當教言數、隨、止、觀、轉觀、清淨。阿那般那三昧,六種門十六分,云何為數?一心念入息,入息至竟數一,出息至竟數二。若未竟而數為非數,若數二至九而誤,更從一數起。譬如算人,一一為二、二二為四、三三為九。

問曰:「何以故數?」

答曰:「無常觀易得故、亦斷諸思覺故、得一心故。身心生滅無常,相似相續難見;入息出息生滅無常,易知易見故。復次,心繫在數,斷諸思諸覺。思覺者:欲思覺、恚思覺、惱思覺、親里思覺、國土思覺、不死思覺。欲求淨心入正道者,先當除却三種麁(cū)思覺,次除三種細思覺,除六覺已,當得一切清淨法。譬如採金人,先除麁石砂,然後除細石砂,次第得細金砂。」

問曰:「云何為麁病?云何為細病?」

答曰:「欲、瞋、惱覺是三名麁病;親里、國土及不死覺是三名細病,除此覺已,得一切清淨法。」

問曰:「未得道者結使未斷,六思覺強從心生亂,云何能除?」

答曰:「心厭世間,正觀能遮而未能拔,後得無漏道,能拔結使根本。何謂正觀?

「見多欲人求欲苦,  得之守護是亦苦;
失之憂惱亦大苦,  心得欲時無滿苦。
欲無常空憂惱因,  眾共有此當覺棄;
譬如毒蛇入人室,  不急除之害必至。
不定不實不貴重,  種種欲求顛倒樂;
如六神通阿羅漢,  教誨欲覺弟子言:
『汝不破戒戒清淨,  不共女人同室宿;
欲結毒蛇滿心室,  纏綿愛喜不相離。
既知身戒不可毀,  汝心常共欲火宿;
汝是出家求道人,  何緣縱心乃如是?
父母生養長育汝,  宗親恩愛共成就;
咸皆涕泣戀惜汝,  汝能捨離不顧念?
而心常在欲覺中,  共欲嬉戲無厭心;
常樂欲火共一處,  歡喜愛樂不暫離。』

「如是種種呵欲覺,如是種種正觀除欲覺。」

問曰:「云何滅瞋恚覺?」

答曰:

「從胎中來生常苦,  是中眾生莫瞋惱;
若念瞋惱慈悲滅,  慈悲瞋惱不相比。
汝念慈悲瞋惱滅,  譬如明闇不同處;
若持淨戒念瞋恚,  是人自毀破法利。
譬如諸象入水浴,  復以泥土塗坌身;
一切常有老病死,  種種鞭笞(chī)百千苦。
云何善人念眾生,  而復加益以瞋惱?
若起瞋恚欲害彼,  未及前人先自燒;
是故常念行慈悲,  瞋惱惡念內不生。
若人常念行善法,  是心常習佛所念;
是故不應念不善,  常念善法歡樂心。
今世得樂後亦然,  得道常樂是涅槃;
若心積聚不善覺,  自失己利并害他。
是謂不善彼我失,  他有淨心亦復沒;
譬如阿蘭若道人,  舉手哭言賊劫我。

「有人問言誰劫汝?答言財賊我不畏,我不聚財求世利,誰有財賊能侵我?我集善根諸法寶,覺觀賊來破我利;財賊可避多藏處,劫善賊來無處避。如是種種呵瞋恚,如是種種正觀除瞋恚覺。」

問曰:「云何除惱覺?」

答曰:「眾生百千種, 諸病更互恒來惱;
死賊捕伺常欲殺,  無量眾苦自沈沒。
云何善人復加惱,  讒(chán)謗謀害無慈仁?
未及傷彼被殃身。  俗人起惱是可恕,
此事世法惡業因,  亦不自言我修善。
求清淨道出家人,  而生瞋恚懷嫉心;
清冷雲中放毒火,  當知此惡罪極深。
阿蘭若人興嫉妬,  有阿羅漢他心智,
教誡苦責汝何愚,  嫉妬自破功德本?
若求供養當自集,  諸功德本莊嚴身;
若不持戒禪多聞,  虛假染衣壞法身;
實是乞兒弊惡人,  云何求供養利身?
飢渴寒熱百千苦,  眾生常困此諸惱;
身心苦厄無窮盡,  云何善人加諸惱?
譬如病瘡以針刺,  亦如獄囚考未決;
苦厄纏身眾惱集,  云何慈悲更令劇?

「如是種種呵惱覺,如是種種正觀除惱覺。」

問曰:「云何除親里覺?」

答曰:「應如是念:世界生死中自業緣牽,何者是親,何者非親?但以愚癡故,橫生著心計為我親,過去世非親為親,未來世非親為親,今世是親過去非親。譬如鳥栖,暮集一樹,晨飛各隨緣去。家屬親里亦復如是,生世界中,各各自異心,緣會故親,緣散故踈,無有定實,因緣果報,共相親近。譬如乾沙,緣手團握,緣捉故合,緣放故散。父母養子,老當得報,子蒙懷抱養育故應報,若順其意則親,若逆其意是賊。有親不能益而反害,有非親無損而大益,人以因緣故而生愛,愛因緣故而更斷。譬如畫師作婦女像還自愛著,此亦如是,自生染著,染著於外。過去世中汝有親里,今世於汝復何所作?汝亦不能益過去親,過去親不益汝,兩不相益,空念之為是親非親,世界中不定無邊。如阿羅漢教新出家戀親弟子言:『如惡人吐食更欲還噉,汝亦如是!汝已得出家,何以還欲愛著,是剃髮染衣、是解脫相?汝著親里不得解脫,還為愛所繫,三界無常流轉不定,若親非親,雖今親里久久則滅,如是十方眾生迴轉,親里無定是非我親。』人欲死時無心無識,直視不轉,閉氣命絕如墮闇坑,是時親里家屬安在?若初生時先世非親,今強和合作親,若當死時復非親,如是思惟,不當著親。如人兒死,一時三處父母俱時啼哭,誑天上父母妻子,人中亦為誑,龍中父母亦為誑,如是種種正觀除親里覺。」

問曰:「云何除國土覺?」

答曰:「行者若念是國土,豐樂安隱多諸好人,恒為國土覺繩所牽,將去罪處。覺心如是,若有智人不應念著。何以故?國土種種過罪所燒時節轉故,亦有飢餓身疲極故,一切國土無常安者。復次,老病死苦無國不有,從是間身苦去、得彼處身苦,一切國土去無不苦。假有國土安隱豐樂,而有結惱心生苦患,是非好國土;能除雜惡國土、能薄結使令心不惱,是謂好國土。一切眾生有二種苦:身苦。心苦。常有苦惱,無有國土無此二惱。復次有國土大寒,有國土大熱,有國土飢餓,有國土多病,有國土多賊,有國土王法不理。如是種種國土之惡心不應著,如是正觀除國土覺。」

問曰:「云何除不死覺?」

答曰:「應教行者,若好家生、若種族子,才技力勢勝人,一切莫念。何以故?一切死時,不觀老少貴賤、才技力勢。是身是一切憂惱諸因緣,因自見少多壽,若得安隱,是為癡人。何以故?是謂憂惱因。依是四大、四大造色,如四毒蛇共不相應,誰得安隱者?出息期入,是不可信。復次人睡時欲期必覺,是事難信。受胎至老,死事恒來,求死時節言常不死,云何可信?譬如殺賊,拔刀、注箭常求殺人,無憐愍心。人生世間死力最大,一切無勝死力強者,若過去世第一妙人無能脫此死者,現在亦無大智人能勝死者,亦非軟語求、非巧言誑可得避脫;亦非持戒精進能却此死。以是故當知,人常危脆不可怙恃,莫信計常我壽久活,是諸死賊常將人去,不付老竟然後當殺。

「如阿羅漢教諸覺所惱弟子言:『汝何以不知厭世入道?何以作此覺?有人未生便死,有生時死者,有乳餔時、有斷乳時、有小兒時、有盛壯時、有老時,一切時中,間死法界。譬如樹華,華時便墮,有果時墮,有未熟時墮。是故當知,勤力精進求安隱道,大力賊共住不可信。此賊如虎巧覆藏身,如是死賊常求殺人。』

「世界所有空如水泡,云何當言待時入道?何誰能證言汝必老可得行道?譬如嶮岸大樹上有大風,下有大水崩其根土,誰當信此樹得久住者?人命亦如是,少時不可信。父如穀(gǔ)子,母如好田,先世因緣罪福如雨澤,眾生如穀,生死如收刈(yì)。種種諸天子人王智德,如天王佐天鬪破諸阿須倫軍,種種受樂,極高大明,還沒在黑闇。以是故,莫信命活,言我今日當作此,明後當作是。如是正觀種種,除不死覺。

「如是先除麁思覺,却後除細思覺,心清淨生得正道,一切結使盡,從是得安隱處,是謂出家果。心得自在,三業第一清淨,不復受胎,讀種種經多聞,是時得報果。如是得時,不空破魔王軍,便得第一勇猛名稱。世界中煩惱將去,是不名健;能破煩惱賊,滅三毒火,涼樂清淨,涅槃林中安隱高枕,種種禪定、根、力、七覺,清風四起,顧念眾生沒三毒海,德妙力如是,乃名為健。如是等散心,當念阿那般那,學六種法斷諸思覺,以是故念數息。」

問曰:「若餘不淨、念佛、四等觀中,亦得斷思覺,何以故獨數息?」

答曰:「餘觀法寬難失故,數息法急易轉故。譬如放牛,以牛難失故,守之少事,如放獼猴易失故,守之多事,此亦如是!數息心數不得少時他念,少時他念則失數,以是故初斷思覺應數息。」

已得數法,當行隨法,斷諸思覺,入息至竟,當隨莫數一;出息至竟,當隨莫數二。譬如負債人,債主隨逐,初不捨離。如是思惟是入息,是還出更有異?出息是還入,更有異?是時知入息異、出息異。何以故?出息暖、入息冷。

問曰:「入出息是一息。何以故?出息還更入故。譬如含水水暖,吐水水冷,冷者還暖,暖者還冷故。」

答曰:「不爾!內心動故有息出,出已即滅。鼻口引外則有息入,入故息滅,亦無將出亦無將入。復次,少、壯、老人,少者入息長,壯者入出息等,老者出息長,是故非一息。復次,臍邊風發相似相續,息出至口鼻邊,出已便滅。譬如[夢-夕+棐][4](bài)囊中風,開時即滅。若以口鼻因緣引之則風入,是從新因緣邊生。譬如扇,眾緣合故則有風。是時知入出息因緣,而有虛誑不真、生滅無常。如是思惟,出息從口鼻因緣引之而有,入息因緣心動令生,而惑者不知以為我息。」

息者是風,與外風無異,地、水、火、空亦復如是!是五大因緣合故生識,識亦如是,非我有也!五陰、十二入、十八持亦復如是!如是知之,逐息入息出,是以名隨。

已得隨法當行止法。止法者,數隨心極,住意風門,念入出息。

問曰:「何以故止?」

答曰:「斷諸思覺故,心不散故。數隨息時,心不定、心多劇故;止則心閑少事故,心住一處故。」

念息出入,譬如守門人門邊住,觀人入出。止心亦爾!知息出時,從臍、心、胸、咽至口、鼻。息入時從口、鼻、咽、胸、心至臍。如是繫心一處,是名為止。

復次心止法中住觀。入息時五陰生滅異,出息時五陰生滅異,如是心亂便除却,一心思惟令觀增長,是名為觀法。

捨風門住離麁觀法,離麁觀法知息無常,此名轉觀。觀五陰無常,亦念入息出息生滅無常。見初頭息無所從來,次觀後息亦無跡處,因緣合故有,因緣散故無,是名轉觀法。

除滅五蓋及諸煩惱,雖先得止觀,煩惱不淨心雜,今此淨法心獨得清淨。復次,前觀異學相似行道念息入出,今無漏道相似行善有漏道,是謂清淨。復次,初觀身念止分,漸漸一切身念止,次行痛心念止,是中非清淨,無漏道遠故。今法念止中,觀十六行念入出息,得煖法、頂法、忍法、世間第一法,苦法忍乃至無學盡智,是名清淨。

是十六分中,初入息分六種安那般那行,出息分亦如是!一心念息入出若長若短,譬如人怖走上山,若擔負重、若上氣,如是比是息短;若人極時得安息歡喜,又如得利、從獄中出,如是為息長。一切息隨二處:若長、若短處,是故言息長息短。是中亦行安那般那六事,念諸息遍身,亦念息出入,悉觀身中諸出息入息,覺知遍至身中乃至足指,遍諸毛孔如水入沙;息出覺知從足至髮,遍諸毛孔亦如水入沙。譬如[夢-夕+棐](bài)囊入出皆滿,口鼻風入出亦爾!觀身周遍見風行處,如藕根孔亦如魚網。復次,非獨口鼻觀息入出,一切毛孔及九孔中,亦見息入息出。是故知息遍諸身,除諸身行,亦念入出息。

初學息時,若身懈怠、睡眠、體重,悉除棄之!身輕柔軟隨禪定心受喜,亦念息入出,除懈怠、睡眠、心重,得心輕柔軟,隨禪定心受喜。

復次入息念止中竟,次行痛念止;已得身念止,實今更得痛念止,實受喜。復次已知身實相,今欲知心心數法實相,是故受喜,亦念息入出受樂;亦念息入出是喜,增長名為樂。復次初心中生悅是名喜,後遍身喜是名樂。復次初禪、二禪中樂痛名喜,三禪中樂痛名受樂。受諸心行,亦念息入出。諸心生滅法、心染法心不染法、心散法心攝法、心正法心邪法,如是等諸心相名為心行。心作喜時亦念息入出,先受喜,自生不?故作念心故作喜。

問曰:「何以故故作喜?」

答曰:「欲治二種心:或散心、或攝心。如是作心得出煩惱,是故念法心作喜。」

復次,若心不悅勸勉令喜,心作攝時亦念息入出,設心不定強伏令定。如經中說:「心定是道,心散非道。」心作解脫時亦念息入出,若意不解強伏令解。譬如羊入蒼耳,蒼耳著身,人為漸漸出之。心作解脫諸煩惱結,亦復如是!是名心念止作解脫。

觀無常亦念息入出,觀諸法無常、生滅、空、無吾我,生時諸法空生,滅時諸法空滅,是中無男、無女、無人、無作、無受,是名隨無常觀。

觀有為法出散亦念息入出無常,是名出散。諸有為法現世中出,從過去因緣和合故集,因緣壞故散,如是隨觀,是名出散觀。

觀離欲結亦念息入出,心離諸結,是法第一,是名隨離欲觀。

觀盡亦念息入出,諸結使苦在在處盡,是處安隱,是名隨盡觀。

觀棄捨亦念息入出,諸染愛煩惱身心五陰諸有為法棄捨,是第一安隱。如是觀是名隨法意止觀,是名十六分。

  第五治等分法門

第五法門治等分行,及重罪人求索佛,如是人等當教一心念佛三昧。念佛三昧有三種人:或初習行、或已習行、或久習行。

若初習行人,將至佛像所,或教令自往諦觀佛像相好,相相明了,一心取持。還至靜處,心眼觀佛像,令意不轉,繫念在像,不令他念;他念攝之,令常在像。若心不住,師當教言:「汝當責心:『由汝受罪,不可稱計,無際生死,種種苦惱,無不更受。若在地獄,吞飲洋銅,食燒鐵丸;若在畜生,食糞噉草;若在餓鬼,受飢餓苦;若在人中,貧窮困厄;若在天上,失欲憂惱。常隨汝故,令我受此種種身惱心惱、無量苦惱。今當制汝,汝當隨我。我今繫汝一處,我終不復為汝所困更受苦毒也。汝常困我,我今要當以事困汝。』」如是不已,心不散亂,是時便得心眼見佛像相光明,如眼所見無有異也。如是心住,是名初習行者思惟。

是時當更念言:「是誰像相?則是過去釋迦牟尼佛像相。如我今見佛形像,像亦不來我亦不往。」如是心想見過去佛,初降神時震動天地。有三十二相大人相:一者、足下安平立。二者、足下千輻輪。三者、指長好。四者、足跟廣。五者、手足指合縵網。六者、足趺高平好。七者、伊尼延鹿𨄔(shuàn)。八者、平住手過膝。九者、陰馬藏相。十者、尼俱盧陀身。十一者、一一孔一一毛生。十二者、毛生上向而右旋。十三者、身色勝上金。十四者、身光面一丈。十五者、皮薄好。十六者、七處滿。十七者、兩腋下平好。十八者、上身如師子。十九者、身大好端直。二十者、肩圓好。二十一者、四十齒。二十二者、齒白齊密等而根深。二十三者、四牙白而大。二十四者、頰(jiá)方如師子。二十五者、味中得上味。二十六者、舌大廣長而薄。二十七者、梵音深遠。二十八者、迦蘭頻伽聲。二十九者、眼紺青色。三十者、眼𥇒(jié)如牛王。三十一者、頂髮肉骨成。三十二者、眉間白毛長好右旋。

復次八十種小相:一者、無見頂。二者、鼻直高好孔不現。三者、眉如初生月紺琉璃色。四者、耳好。五者、身如那羅延。六者、骨際如鉤鎖。七者、身一時迴如象王。八者、行時足去地四寸而印文現。九者、爪如赤銅色薄而潤澤。十者、膝圓好。十一者、身淨潔。十二者、身柔軟。十三者、身不曲。十四者、指長圓纖(xiān)。十五者、指紋如畫雜色莊嚴。十六者、脈深不現。十七者、踝深不現。十八者、身潤光澤。十九者、身自持不委陀。二十者、身滿足(三月受胎二月生)。二十一者、容儀備(bèi)足。二十二者、住處安(如牛王立不動)。二十三者、威振一切。二十四者、一切樂觀。二十五者、面不長。二十六者、正容貌不撓色。二十七者、脣(chún)如頻婆果色。二十八者、面圓滿。二十九者、響聲深。三十者、臍圓深不出。三十一者、毛處處右旋。三十二、者手足滿。三十三者、手足如意(舊言內外握者是)。三十四者、手足文明直。三十五者、手文長。三十六者、手文不斷。三十七者、一切惡心眾生見者皆得和悅色。三十八者、面廣姝(shū)。三十九者、面如月。四十者、眾生見者不怖不懼。四十一者、毛孔出香風。四十二者、口出香氣眾生遇者樂法七日。四十三者、儀容如師子。四十四者、進止如象王。四十五者、行法如鵝王。四十六者、頭如磨陀羅果(此果不圓不長)。四十七者、聲分滿足(聲有六十種分,佛皆具足)。四十八者、牙利。四十九者、(無漢名故不得出也)。五十者、舌大而赤。五十一者、舌薄。五十二者、毛純紅色色淨潔。五十三者、廣長眼。五十四者、孔門滿(九孔門相具足滿)。五十五者、手足赤白如蓮華色。五十六者、腹不見不出。五十七者、不凸腹。五十八者、不動身。五十九者、身重。六十者、大身。六十一者、身長。六十二者、手足滿淨。六十三者、四邊遍大光,光明自照而行。六十四者、等視眾生。六十五者、不著教化不貪弟子。六十六者、隨眾聲滿不減不過。六十七者、隨眾音聲而為說法。六十八者、語言無礙。六十九者、次第相續說法。七十者、一切眾生目不能諦視相知盡。七十一者、視無厭足。七十二者、髮長好。七十三者、髮好。七十四者、髮不亂。七十五者、髮不破。七十六者、髮柔軟。七十七者、髮青毘琉璃色。七十八者、髮絞上。七十九者、髮不稀。八十者、胸有德字手足有吉字。

光明徹照無量世界,初生行七步,發口演要言,出家勤苦行,菩提樹下,降伏魔軍,後夜初明,成等正覺,光相分明,遠照十方,靡不周遍,諸天空中,弦歌供養,散華雨香,一切眾生,咸敬無量,獨步三界,還顧轉身,如象王迴,觀視道樹,初轉法輪,天人得悟,以道自證得至涅槃。

佛身如是,感發無量,專心念佛,不令外念;外念諸緣,攝之令還。如是不亂,是時便得見一佛、二佛乃至十方無量世界諸佛色身,以心想故皆得見之,既得見佛又聞說法言。或自請問,佛為說法解諸疑網。既得佛念,當復念佛功德法身,無量大慧,無崖底智,不可計德。多陀阿伽度[5](多陀秦言如。阿伽度言解,亦言實語,又言諸餘聖人安隱道來佛如是來;復次更不來後有中也) 阿犁(lí)(阿犁秦言賊。呵言殺。佛以忍辱為鎧、精進為堅牢、禪定為弓、智慧為箭,殺憍慢等賊,故名殺賊) 三藐(miǎo)三佛陀(三藐秦言真實。三佛陀言一切覺。覺苦因習、涅槃因道,正解見四實不可轉,了盡無餘,故言真實覺一切) (pí)(qié)遮羅那(鞞伽秦言明。遮羅那言善行。明三明也,行清淨之行,以之獨成無師大覺,故言明善行也)三般那(秦言滿成) 宿伽陀(秦言善解,亦名善自得,又言善說無患) 路伽憊(bèi)(路伽秦言智。智者知世因知盡道,故名世智。世智知世也) 阿耨多羅(秦言無上。善法聖智示導一切,大德無量,梵魔眾聖莫有及者,何況能過佛尊德大?故言無上) 富樓沙曇藐(富樓沙秦言大丈夫。曇藐言可言、可化丈夫、調御師。佛以大慈大悲大智故,有時軟美語、有時苦切語,或以親教,以此調御令不失道,故名佛為可化丈夫、調御師法也) (shē)多提婆魔㝹(nóu)舍喃(nán)(秦言天人師。盡能解脫一切人煩惱,常住不退上法) 佛婆伽婆(過去未來現在,行不行知行盡不盡,一切諸法菩提樹下一切了了知,故名佛婆伽婆。言:有大名聲。復次婆名女根。婆名吐。永棄女根,故女根吐也)。

爾時,復念二佛神德,三四五佛乃至無量盡虛空界,皆悉如是。復還見一佛,能見一佛作十方佛,能見十方佛作一佛。能令一色作金、銀、水精、毘琉璃色,隨人意樂悉令見之。

爾時惟觀二事:虛空佛身及佛功德,更無異念,心得自在意不馳散,是時得成念佛三昧。

若心馳散念在五塵,若在六覺者,當自勗(xù)勉剋勵其心,強制伏之!如是思惟人身難得、佛法難遇,故曰:「眾明日為最、諸智佛為最。」所以者何?佛興大悲,常為一切故,頭目髓腦救濟眾生,何可放心不專念佛而孤負重恩?若佛不出世,則無人道、天道、涅槃之道;若人香華供養,以骨、肉、血、髓起塔供養,未若行人以法供養得至涅槃。雖然猶負佛恩,設當念佛空無所獲,猶應勤心專念不忘,以報佛恩,何況念佛得諸三昧智慧成佛,而不專念?

是故行者常當專心令意不散,既得見佛請質所疑,是名念佛三昧。除滅等分及餘重罪。


[4]“[夢-夕+棐]”:CBETA2016的校勘资料显示:“[0275004][夢-夕+棐]=鞴【元】【宮】,=韛【明】*[*1]”。此处取“韛”的音和义。韛bài:古代用来鼓风吹火的皮囊,俗称“风箱”。下文有5处同此。仅供参考。

[5]此段经文中,括号内的字,有对前面字词的解释,故保留。在共修读诵时,括号内的字跳过不读。括号内的古代反切法读音,已标注现代拼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