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方等般泥洹經卷上

9

西晉月氏三藏竺法護譯

哀泣品第一

聞如是:

一時佛遊鳩夷那竭國雙樹間力士所生處。時佛欲般泥洹,告賢者阿難言:「多陀竭出於世間,般泥洹時本瑞云何?如今日寧見聞叢(cónɡ)樹間感應不乎?答吾所問。」爾時阿難以偈答佛言:

「願聽我所夢,  其色近可怪,
憶夜之所見,  心竊(qiè)為危懼。
夢此閻浮提,  有樹生甚奇,
七寶雜挍(jiào)成,花實常豐茂,
覆蓋佛世界,  其蔭清且涼,
開發踊躍意,  滅除眾憂病,
上行高無極,  姿好亦無數,
見者眼清淨,  聞者耳徹聽。
樹出無量音,  清淨之法音,
具足空寂滅,  則令一切安。
其樹奮大光,  遍照東方剎,
其數如恒沙,  諸佛之國土;
亦照於十方,  蠕動荷救護,
一切蒙光者,  安隱難思議。
樹出眾名香,  器有百種分,
其有聞香者,  終不歸惡道;
地獄以畜生,  及在餓鬼路,
於彼聞是香,  疾得生善處。
大樹德如是,  苞潤眾生類,
忽然於樹間,  沒(mò)于力士地。
於時無數千,  群萌不可計,
悲泣悉哀慕,  如盲失其目,
不復聽其聲,  亦不見樹形,
猶不聞其香,  虛劣若飢人。
恐懼衣毛竪,  畏怖情使然,
於夜夢如是,  願尊為解說。」

爾時淨居天子、釋、梵、四天王、魔子導師,各與八十那術之眾,俱到力士所生處叢(cónɡ)樹間,前詣佛所,稽首作禮却住一面,同時舉聲為賢者阿難說偈言:

「尊天今滅度,  阿難豈知耶?
嗚呼感戀毒,  佛將般泥曰。
大鎧翳(yì)無明,佛今欲滅度,
世尊般泥洹,  違遠於擁護。」

於是佛為諸天子、釋、梵、四天王、魔子導師說偈言:

「汝等勿愁憂,  所夢無有異,
我於雙樹間,  今當般泥洹。
樹中之最樹,  奇妙難可量,
光香甚殷盛,  沒於叢樹下。
世尊譬大樹,  復在叢樹中,
寢處無有識,  如火得水消。
萬物皆無常,  法起當有滅,
世雄之所了,  是故為人說。
阿難知之乎?  佛尊猶泥曰,
造迦利比丘,  智通度彼岸。
阿難汝今往,  告勅(chì)釋須檀,
尊者阿那律,  徹視度無極。
阿難行告語,  拘絺(chī)迦旃延、
分褥(rù)文陀弗、菩提及摩夷、
須菩提面王、  善來覺薄拘、
難陀羅雲停、  度知際馬師,
一切諸比丘,  來度恐畏者,
疾去悉告語,  令知我泥曰。」

爾時阿難以偈答世尊言:

「我身已疲極,  譬如飢羸(léi)人,
聞佛泥曰故,  愁慘不自勝,
其身無有力,  口亦不能言,
志意加怯劣,  世眼云何行?
不任告尊者,  今世不可念,
適見便不現,  永失於擁護,
無護甚勤苦,  何忍任往告?
尊老聞此問,  安能堪惶懅(jù)?
世間大光明,  滅盡為甚疾,
棄世亦何速,  厄難遂盲冥。
不任詣長老,  陳此酸毒事,
正覺願更遣,  無有愁慼者。」

於是佛為阿難說偈:

「阿難巨億大,  啼泣感悲哀,
宮殿難檀廬,  空虛無人天,
宣告諸比丘,  侍者之常業,
泥曰後來者,  得無益哀酷。」

爾時賢者阿那律於須彌山頂,為忉利諸天廣講法語。見諸大尊神妙天子各從宮殿遑(huáng)遑不安,阿那律心念言:「此諸天子何故棄捨天妓之娛,擾擾上下或飛或走,眷屬離散其處空虛忽不復現?」時阿那律從須彌頂遙見寶積山下之地,於是阿那律立須彌頂舉聲以偈讚歎佛言:

「導利於群黎,  施世之安隱,
正覺為眾祐,  云何便泥曰!
嗚呼世尊喻父母,  為世之眼除諸冥,
為世良醫療眾病,  今世尊雄便泥曰。
見婬怒人如放逸,  覺悟愚癡斷生死,
為法尊上傷慳貪,  令離瞋諍立大道。
天中天尊右金臂,  枚拭一切授正戒,
佛動是國六震地,  周遍世界聞大音。
如大石山一旦崩,  其音宣廣聞者悸,
世雄如是今泥曰,  音暢遐方聞摧悴,
魔兵興惡若干變,  金剛器械不可數,
有戴大山或持火,  世雄威光毛不動,
降伏怒害魔官屬,  得甘露跡無憂懼,
便轉法輪解四諦,  今日尊雄便泥曰。
世尊見化無數種,  三千世界如一毛,
能令眾生無毀害,  今日尊雄便泥曰。
今天中天為來入,  至于力士所生地,
五百眷屬圍繞佛,  於雙樹間便泥曰。
佛天中天百世來,  奉行四禪開度人,
所修行道闡(chǎn)甘露,我最後見佛泥曰。
所遊往來無生死,  其惠布施無悔恨,
其奉正戒無諛諂,  我最後見佛泥曰。
於億劫中那術數,  所為精進無過者,
忍辱無量譬若地,  我今後見佛泥曰。
佛天中尊所生處,  供養諸覺億那術,
致甘露跡志惟壹,  我今後見佛泥曰。
佛天中尊所生處,  智慧第一了三達,
十方世雄無罣(ɡuà)礙,今我後見佛泥曰。
大力有十等一切,  通無與等立金剛,
求比難比無殊者,  我今後見佛泥曰。
十力世雄相嚴身,  所周旋處光巍巍,
進止所歷如金摸,  我今後見佛泥曰。
化億那術立道證,  消盡諸欲無塵垢,
濟人生死燒勤苦,  我今後見佛泥曰。
天億那術立虛空,  雨種種色拘文華,
雨雜名香天芬薰,  我今後見佛泥曰。
佛人中尊行住立,  若入都邑蹈門閫(kǔn),
盲者得眼覩諸色,  我今後見佛泥曰。
佛人中尊蹈門時,  病者得愈懷喜踊,
一切安隱脫勤苦,  我今後見佛泥曰。
佛入城時拘閉解,  長得安隱自歡娛,
愁苦休除慧最上,  我今後見佛泥曰。
身不知老無死憂,  已脫眾礙智無雙,
為人泰祖無過佛,  我今後見佛泥曰。
十力世尊上忉利,  度母摩耶立妙道,
化那術天不可計,  我今後見佛泥曰。
第七梵天住眾疑,  佛剎其罔授道真,
彼王自投來稽首,  我今後見佛泥曰。
有兇暴賊罪力強,  降立害者甘露道,
納邪術人無央數,  我今後見佛泥曰。
調達懷毒兇恚(huì)盛,驅作醉象力難當,
佛於大城令調伏,  我今後見佛泥曰。
佛於眾會法導人,  能動天地震山陵,
大海波蕩水居擾,  我今後見佛泥曰。」

是時阿那律說此偈已,應時佛放威神令閻浮提所在比丘除大迦葉眷屬餘盡來會。三千大千世界諸天龍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眾等,共到力士生地,詣佛所稽首作禮,皆大啼哭舉聲呼佛,思慕崩絕如喪父母,各各相牽共悲泣者、還顧相視共淚出者,或手相搏拍臏(bìn)拍頭,或開目閉目諸根變異面頰(jiá)憔悴肥色困皺(zhòu),或有却行右膝著地呼嗟抆(wěn)眼涕泣交橫,悲哀歎佛皆言毒痛:「嗚呼世雄!嗚呼大醫!嗚呼師子!嗚呼法王!嗚呼日月王!嗚呼覺正覺!嗚呼大光明施甘露。」無量蹟(jì)如是號咷(táo),或有自撲(pū)而擗(pǐ)地者,或有覆面拍地者。爾時阿難從座起下,䠒(hú)跪累膝兩手據(jù)地,仰向視佛而說偈言:

「見人眾號慕,  皆與悲毒俱,
各各號哭哀,  益令我酸毒。
譬如賈客行,  中道逢劇賊,
逢見大火光,  若草懼焦然,
因見熾火故,  其心為恐惶(huánɡ),
意以懷悚(sǒnɡ)慄(lì),拜天從求哀。
我情勤無極,  憂欝(yù)焉可勝,
又見蒸庶人,  悲叫舉兩臂,
惟慮去來事,  願佛住一劫,
今日何忍見,  尊人般泥曰。
我常行求佛,  不見天中天,
祇洹用丘空,  但覩於餘人。
若入維耶離,  豪右問訊佛,
無上尊所生,  我當云何答?
無央數千人,  泣涕淚流面,
無上釋師子,  仁今使安在?
諸人哀哭催,  無不思見佛,
云何入大城,  違遠人中尊。
當立於誰後?  當為誰持鉢?
為誰掌衣被?  誰當親勸我?
誰當為我說,  聞持是何謂?
誰解我疑言,  阿難知如海?
從誰聞正法,  深奧難解句?
我當從何受,  無量興妙法?」

爾時佛告阿難:「汝為如來於雙樹間敷師子床。所以者何?多羅竭於夜半時乃般泥洹,與本願合故也。」於是阿難啼從座起,於力士地雙樹下敷師子床令北首,敷已說此偈言:

「今為大神通,  最後敷此床,
終始不能得,  復安清淨座。
我當何忍入,  於是雙樹間,
光明今滅度,  遠離於至尊。」

於是阿那律為阿難說偈言:

「佛從本已說,  萬物盡無常,
獨不得自在,  於是何為啼!」

爾時阿難以偈答阿那律言:

「云何說是談,  仁便答我意,
見尊般泥洹,  仁豈無憂耶?」

於是阿那律以偈答阿難言:

「我見人哀危,  動與憂惱俱,
我淚流滿目,  悲涕潺(chán)橫流。
我亦察天人,  以天眼涕泣,
我亦用是故,  悲叫憎(zēnɡ)悒(yì)毒。
不用啼哭故,  便可有所得,
是故勉喻人,  莫啼亦勿愁。」

四童現生品第二

爾時世尊從座起入雙樹間,於師子床上右脇(xié)倚臥臥已。應時東方去此百億萬佛國有佛,號師子嚮(xiànɡ)作如來,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解脫華。佛告阿難:「彼之世界何故名曰解脫華乎?常以七寶華遍布滿地無有空缺,其花柔軟色甚鮮好出一切香。有七寶樹以寶合成;有栴(zhān)檀樹以諸栴檀共相裝挍(jiào),其色妙絕種種無數;有樹常出伎樂之音,音節和雅無量調合;有樹常出七寶之器種種具足;有樹常出眾寶瓔珞無量之飾。其國土有無數寶園,以眾七寶轉雜相成,如天所有所止宮殿,以諸如意摩尼天珠、紫磨黃金挍(jiào)鏤相成,譬如第六天上所居宮殿。其菩薩大士生彼佛國者,皆離世會專尚法講,神通大聖度於無極,得諸佛法高明之慧,所問能答及離世間,所語所念常志法事,以善方便現於內明,遠諸諛諂得法會離,諸想得智慧度無極。度彼岸已具足學善權方便,常供事諸佛離於世語,但說不退轉菩薩法事。是諸菩薩不樂餘話,但議菩薩陀隣尼金剛行法三品清淨、佛功德力無所畏,是故彼界名解脫華。」

彼有菩薩名善思義,忽遷(qiān)神命生閻浮提羅閱祇國,為王阿闍世作子。適生即便結加趺坐而說偈言:

「吾今所以從,  師子嚮剎來,
欲見釋師子。  正覺為在不?」

於是有他天為童子說此偈言:

「今日人中尊,  釋師子垂衣,
當於雙樹間,  寂然定泥曰。」

爾時童子以偈答天言:

「吾從東方來,  經百億萬剎,
至於釋師子,  欲聽聞上法。
今日人中尊,  當寂取泥曰,
至此吾有緣,  不以無緣到。
今日吾來至,  佛當般泥曰,
天上及世間,  當憂何況我,
發意頃不住,  即欲往見佛,
吾來至於此,  有益不唐舉,
佛興難可值。」 故啟大王言:
「無得為放逸,  當詣多陀竭,
億百千劫中,  時有一佛起,
於德化當知,  無枉(wǎnɡ)眾庶民。
今日於大王,  諫寤國之尊,
放意從欲故,  云何絕父命,
習近惡知識,  調達則大賊。
王從受彼教,  斷絕父之命,
起於吾我想,  癡欲造逆害。
王父為法行,  則佛之子孫,
王已得其罪,  為犯於逆事,
以故墮沈冥,  阿鼻摩地獄。
喜意淨信佛,  便當得解脫,
然後為人尊,  即可得正覺。
佛般泥曰已,  正覺雖復見,
但能得供養,  於無我舍利。
吾不以欲故,  來到於此國,
大王見忍從,  我欲往見佛。
今日夜半時,  世尊當泥曰,
吾從師子嚮,  聞佛說如是,
我欲見佛故,  故至此忍界。
敬謝中外親,  諸家且自安,
我當往覲(jìn)佛,神通生死盡,
欲見佛者俱,  前侍尊泥曰。」

於是王阿闍世以偈告子言:

「子汝且忍於是夜,  我當求勇并力往,
力士之土去此遠,  不可便以車乘至。」

爾時童子以偈答父王阿闍世言:

「我精進力甚眾多,  發意之頃便能來,
是夜能越無數劫,  我不懈怠如大王。
我今日夜所從來,  亦不可計甚長遠,
超越中間無數國,  力士之處何足言。」

爾時童子從座下,步行出羅閱祇大城,便說偈言:

「其欲生天離地獄,  欲得名聞為尊雄,
可疾隨我後從來,  當前詣佛最泥曰。」

童子適出羅閱祇大城說此偈已,應時城中二萬人,無數億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來會於是,與若干之眾圍繞,共到力士生地雙樹間至佛所。

爾時佛於師子床上右脇(xié)倚臥。時南方去此五十萬佛國有佛,號寶積示現如來,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寶種。彼有菩薩名曰喜信淨,忽遷(qiān)神命生閻浮提舍衛大城,為師子長者作子。適生,即便結加趺坐說此偈言:

「所以手足施,  及用耳與鼻,
至于億世中,  忍以頭為惠。
勇惠施無懼,  妻婦及男女,
欲度一切故,  釋尊豈在不?
所以億劫中,  肌肉施於人,
欲度眾生故,  世眼為在不?」

於是師子長者即恐懼衣毛為竪,以偈問子言:

「為天揵沓和、  鬼神真陀羅?
嬰孩能讚歎,  辯才說妙言。
中外皆怪怖,  小大馳四散,
吾用聞佛聲,  是故獨不去。」

爾時童子以偈答父言:

「我為天亦龍,  亦鬼真陀羅,
我為天中天,  亦為人長者。」

於是師子長者以偈問子言:

「用聞是語故,  子益令我疑,
所歎乃如是,  使我增恐懼。
云何為天龍?  何鬼揵沓和?
何謂天中天?  何謂子為人?」

爾時童子以偈答父言:

「南方有佛名,  寶積如來尊,
我從彼剎來,  今至此佛國。
怒害我為釋,  為六天亦然,
若苦則為梵,  亦作轉輪王,
於彼咸龍像,  為神至於此,
鬼色揵沓和,  長者當了是。
我當為一切,  哀傷設擁護,
致得天人尊,  覺則為上度。
我所化亦久,  從劫至億劫,
終無有盡時,  長者我欲去。」

童子白父言:「寶積示現如來所說當學,不當習諸入之事,所修當念行廣大之業。菩薩有三法行,疾得阿惟越致無上正真道。何等為三?一者種種深覺、二者入無數意、三者念要句三昧,是為三法行,菩薩疾得阿惟越致無上正真道。」於時師子長者告子言:「我未知是處。」

童子以偈現說其處:

「深慧難曉亦難了,  世間皆疑於是句,
一切了知是義者,  唯獨有佛多陀竭。
佛所解句無瑕穢,  已有無想為上智,
其無思念清淨道,  不行想行是謂智。
無央數意無有意,  心之所入志寂定,
無所入者是謂意,  此意則為見一切。
金剛三昧得上覺,  於是之句無入句,
我立於信妙金剛,  此之句跡謂上要。
彼斷要者不為信,  佛讚信法為持最,
是一切法為如空,  習行三昧得為佛。
一切所知無有智,  一切所行無有行,
一切所學無有學,  一切所說無有說。
深入慧者無法想,  入於寂定無寂想,
雖成覺道無覺想,  度脫人民無人想。
是之勇猛離見罔,  皆覺了究深道事,
入於一切生死海,  度脫群萌諸起滅。」

於是童子說此偈已,師子長者及二百人具足發無上正真道意,應時得不起法忍。八億天發無上正真道意,即立不退轉地,成無上正真道。四那術人遠塵離垢得諸法眼淨。爾時童子便說偈言:

「吾不徒爾來,  有勸釋尊教,
度脫無億數,  令發佛道意。
於釋師子法,  懷來宣善義,
立人於忍地,  無得不退轉。
我立父兄弟,  諸家於佛道,
八億諸天人,  皆命悉大乘。
我為一切人,  除其貧窶(jù)行,
我為得法利,  難計難思議。」

爾時童子說此偈已,與父母及百千億人,無數億天龍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眷屬圍繞,往到力士生地詣佛所。

是時佛於師子床上右脇(xié)倚臥。時西方去此八十億萬佛國有佛、號妙樂如來、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樂園。彼有菩薩名曰空無、忽遷(qiān)神命生閻浮提、於波羅奈城為須福長者作子。適(shì)生便結加趺坐說此偈言:

「法本為空無,  欲有則為著,
不得脫勤苦,  常立於憒(kuì)惱。
法為不可得,  是謂為定止,
亦盡亦無盡,  彼為悉無有。
空者不智習,  亦不無有習,
彼若無因緣,  何從有所緣?
彼所可說法,  深寂亦難解,
釋師子人尊,  正覺為在不?
大師子震吼,  梵音無起滅,
今日於樹間,  光日沒(mò)不現。
佛於眾僧中,  譬如月盛滿,
諸人不復見,  世雄說法時。
佛於眾僧中,  如踞(jù)須彌頂,
世尊不復樂,  出入於城中。
為天世吼道,  說空無我法,
一切不復得,  聞服大音聲。
離吾無有我,  讚唱於空法,
今世尊泥曰,  寢疾於樹間。」

爾時童子說此偈已,應時波羅奈大城中十萬人同時舉聲俱讚歎言:「未曾有也。此幼童子乃能有是深智慧意、智慧入、智慧光明、智慧清淨、智慧高明,說上妙偈,生而逮忍嚮(xiànɡ)慧權慧,其處難及所未甞有,其身未長乃有大力。譬如目見如來正覺。願令我等智慧如是。」童子曰:「仁等!真願是智慧,當願如佛之智慧。微妙無合會、寂無與等者,離諸所有、高明無損,致諸行法一切善本。一切諸佛力無所畏,立於大慈大哀。仁等!當願得此智慧。我今與仁當共發無上正真道意。」應時大眾俱發無上正真道意,尋為說法皆立不退轉,成無上正真道。「仁等已發大道意,便可共往見如來、無所著、等正覺。」於是童子與父母及十萬人,無數億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眷屬圍繞,到力士生地詣佛所。

是時佛於師子床上右脇(xié)倚臥。時北方去此六十四萬億佛國有佛,號覺跡(jì)如來,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華跡。彼界及樹華實,晝夜常出覺華行之音。諸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其聞音者,皆立覺跡之道行。彼如來有是德,其有人見覺跡行光明者,皆得不退轉無上正真道。彼如來本願之所致。佛語阿難:「覺跡如來華跡世界無求二道者,亦不教人求,亦不為弟子緣覺之乘也,但學大乘亦教勸人。」佛言:「覺跡如來作佛已來六十萬四千劫,無弟子緣覺眾,唯有菩薩眾。譬如轉輪聖王其子眾多,以子為臣、子為門監、子為侍者。覺跡如來國亦如是,唯以諸菩薩為輔弼(bì)、以諸菩薩為元首、以諸菩薩為珍寶。以是故其佛國諸菩薩充滿具足為佛境界。阿難!覺跡如來世界所有豐(fēnɡ)殖熾(chì)盛安隱快樂,菩薩輻(fú)湊(còu)周遍清淨無不神通者也。以諸金剛為財物,合會所聞聞無疑結,其會所聞皆精進行,以法意會皆勤力行,勉修定意一切尊習,諸總持門積於智慧平等之要。彼有菩薩名神通華,忽遷(qiān)神命生閻浮提維耶離大城中,為師子主兵臣作子。適生便結加趺坐說此偈言:

「於釋釋中尊,  善說上妙法,
度脫億億人,  正覺為在不?
法意所隨起,  其意不可得,
三界無與等,  正覺為在不?
無世尊無色,  於人無所比,
無有與等者,  明眼為在不?
精進度無極,  一心禪三昧,
智慧譬如海,  正覺為在不?」

於是覺跡如來化作天象童子說偈言:

「正覺住一劫,  當復過是數,
正覺後故在,  可住自娛樂。
童子且習欲,  是為大王家,
鼓樂絃(xián)清曲,簫(xiāo)成以自娛。」

爾時童子以天意想說偈,報覺跡如來言:

「其有隨欲者,  此人則為癡,
不了解正覺,  及佛之教誡。
猪馬及駱駝,  狐狼之與驢(lǘ),
是輩為習欲,  非佛子所行。
盲聾無所知,  瘖瘂不能言,
是輩為習欲,  非佛子所行。
飛蛾蜜蜂蠅,  馬畜不自知,
是輩為習欲,  非佛子所行。
假使閻浮利,  合滿其中火,
寧墮於其中,  不習於欲事。
樂欲以為上,  於欲何足習,
其有稱譽欲,  是為不知法。
不以貪欲故,  被蒙見識別,
佛化來問我,  我謂為是天。
我從佛所聞,  法王說如見,
今日夜半時,  世尊當泥洹。
我當往見佛,  神通無起滅,
欲往可共俱,  詣於尊泥洹。
覺跡天中天,  人中尊說爾,
得善度無極,  以光導御人。
於百千劫中,  所建功德事,
不如泥洹曰,  世尊之所度。
矜(jīn)覆一切者,是世為擁護,
今佛當泥洹,  眾生復勤苦。
佛為一切眼,  今日當泥洹,
是世當更遇,  值於大闇(àn)冥。
醫王滅眾病,  今日當泥洹,
已無人中尊,  世間甚勤苦。
能斷一切疑,  今日當泥洹,
是世狐疑者,  當復轉盛火。
佛除婬怒癡,  今日當泥洹,
是世當復值,  三火之興熾(chì)。
為一切所敬,  天人所欽(qīn)奉,
今沒(mò)是樹間,眾庶(shù)永無見。」

四童品第三

是時佛於師子床上右脇(xié)倚臥。應時四方有四童子,以大功德而自莊嚴,動為感應往詣佛所。此四童子所至郡國城郭縣(xiàn)邑(yì),一切人民無遠無近皆傾側瞻仰無不欣戴。此四童子經行之時,上諸天眾從四方來,雨於天華遍滿其地,於虛空中鼓億那術百千伎樂。佛爾時於四面現四師子座,於時阿難見大變化在所色像,以偈問佛言:

「世間之光明,  誰於是四方,
右敷師子座?  願尊為我說。
世間之光明,  誰於是四面,
震動一切地,  名山及大海?
世間之光明,  誰於是四方,
四童子之來,  為僧那大鎧(kǎi)?
世間之光明,  誰於是四面,
譬如夜半時,  月出奮(fèn)其耀?
世間之光明,  誰於是四方,
人物一切動,  江河水波蕩?
世間之光明,  誰於是四面,
一切之音聲,  皆隨四童後?
世間之光明,  誰與天神俱?
譬如日月住,  在於虛空中。」

佛告阿難:「汝寧見四方四童來不?其威德光類面貌殊妙,神明炤(zhào)燿(yào)端正無量,其行具足有四種梵音,入深施義有愧吉祥,常自羞慚以自勉成,其所至到輒(zhé)度人民。有智黠(xiá)眼、有威神德、有布施戒忍精進一心智慧,神通諸度無極,皆起一切戒善法義。譬如優曇鉢華,億那術百千劫難值難見。奉行無數諸佛之行,於無量億那術百千佛所殖諸德本,各從四方諸異佛剎天中所來生此閻浮提,聞我身當般泥洹,欲見我般泥洹。今日夜半如來當於力士所生地般泥洹,定般泥洹。」

佛告阿難:「見此童子從東方來者不乎?姿顏溫雅光色閑妙,與無數億那術百千之眾眷屬圍繞,為億天所供養天華伎樂,來詣如來者。阿難!此童子於師子嚮作如來國來,常於彼國作轉輪王與主千世界,為一切天人講說法事,以神通慧聖賢之智,往來周旋曾無斷絕。治國積十八億歲,於十八億歲中教授十八億那術菩薩,令始發意立無所從生法忍,應時捨家行學。八十一億歲常修梵清淨之行,八十一億歲未曾知坐,八十一億歲未曾睡臥、未曾念欲、未曾念諍說、未曾念毀害,亦無欲想、亦無事想無毀害想、亦無地水火風想、亦無說想亦無虛空想、亦無男子想亦無女人想、亦無飢想亦無渴想、亦無樹想、亦無我想亦無我人想、亦無城郭想、亦無起滅想。所以者何?是菩薩大士得滅諸想三昧、空無相無願、得無起行三昧無滅三昧、得一切菩薩三昧、得越一切陀隣(lín)尼門三昧,皆得一切善權方便,得神通智慧度無極,得一切菩薩大慈哀行。於一切世界轉法輪,立一切人於無上正真道所,願轉於不退轉法輪,如是於一切有大哀令一切安隱。童子之德無數具足如是,為復精進更行上二法。何等為二?離於肉眼行彼亦無離行,說於法會行亦無說之想。如是之比曾無雜言,但詠(yǒng)菩薩法品。於八十億歲教授八十億那術菩薩,立於無上正真道,皆始發意悉立於不起法忍。應時八十一億那術菩薩,各各去至他方佛國天中天所。是諸佛一等以今日夜半同時於師子床上右脇倚臥,是諸世尊皆名釋迦文,皆於五濁惡世作佛。是諸佛天中天,今日中夜皆於力士生地雙樹間當般泥洹。阿難!如來皆知皆見,不以肉眼見也。復過見無央數,不啻一切弟子緣覺所不及也。阿難!若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人非人,其有聞是經法歡喜信,一發意頃,勝於供養那術佛終竟那術劫也。阿難!此童子其智慧意如是。今日於我法中,一夜所開度蠕動之類,勝舍利弗及一切弟子從本已來所教授,若一劫壽說法所不能及也。此童子所度人民功德無量乃如是。」

佛告阿難:「寧見此童子從南方來者不乎?譬如夏日之光照於水中,如月盛滿有盛明也。如持寶杖捶地已出大音——譬如良工作金銀鉢,其形圓好無有瑕穢,已離於垢——出五品具足音、十品因緣音、離六十二塵音、百一品具足音、五十種具足音、十品手具足音、十品眼清淨音、奉行十六善音、八部具足音、十二事具足音、千品金銀清淨音、所信所生輒勝音、寂生金色音、離一切諸瑕(xiá)音、以香作成音、所作廣生音、六品男子清淨微妙音、其種具足音、五億柔軟音、有安隱想除勤苦音、念如來有歡喜想音、降伏魔力音、壞見罔(wǎnɡ)音、滅諸塵勞音、有踊躍於佛想音、安隱無生想音、不退轉法輪音、安隱寂音覺音、一心法門三昧三摩越音、十力無畏音、大慈大哀音、出十嚮音,寶杖捶地出是輩聲。

「阿難!南方去是五十萬佛國有佛,名寶積示現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寶種。彼世界所以名寶種,其國無眾邪異道,皆審發無上正真道真人國也,其國不聞穢濁塵勞之名也,亦不聞三念名謂婬怒癡念也,亦無男女想。所以者何?皆修清淨梵行。彼國不以揣(tuán)食養身,其人唯有二食。何等為二?樂歡喜說一切智以為食;彼亦無說二事弟子緣覺乘也,但說一切智事。如是專行一行菩薩法品,天人亦諷誦此事。阿難!彼世界以是名寶種。若他方世界菩薩生彼佛國者,適生即立不退轉地及無上正真道,見無央數那術菩薩,說如來一切事、廣議菩薩法句、適生一切佛國,皆聞今日某菩薩生此佛國。阿難!我若一劫億那術劫說寶種世界一一人所行功德尚未竟,亦不可以喻說盡也,我但粗略為汝說寶種世界之德耳。喜信淨菩薩於彼神變,生閻浮提土,欲見我般泥洹時,亦欲歎其本國功德,宣彼佛之名字,為諸求菩薩道者故來,自觀意無想也。阿難!是喜信淨菩薩,本行菩薩道時,於提桓(huán)竭如來世時,轉輪聖王名秖(zhǐ)世多。從日出至早食時,授教開度三十六億菩薩,皆令發意立不起法忍。提桓竭般泥曰已後,出下鬚髮具足,千歲中轉法輪度無數人,然後日欲入時開導具足六十億菩薩令初發意立不起法忍,應時令七十那術人漏盡意解。阿難!般泥洹經所益義如是。我若為汝說喜信淨菩薩之功德,那術劫尚未竟也。汝為喜信淨菩薩於我前敷座。所以者何?此童子行道已久心不罷(pí)厭(yàn),其有聞喜淨信菩薩名歡喜者如值佛世,何況面自見踊躍者。阿難!其有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人非人,聞是經能一發意頂戴歡喜,如來皆見是輩。吾預記是等,皆當見寶種示現如來及寶種世界諸菩薩。阿難!默持是經勿妄輕傳。所以者何?閻浮提人未曾聞是經、未暢菩薩無限之法故也。」

佛告阿難:「寧見此童子從西方來者不乎?舞其兩足叵[9](pǒ)俄(ě)其身,地為二反大震動,見者肅然衣毛為竪,降伏一切眾邪外道、盡却一切諸魔官屬,壞諸往見,令一切安除諸勤苦、令一切歡喜,消諸地獄餓鬼畜生,度脫一切令歸善道,以大音救濟眾生。又見西方大香交露帳來不?」「唯然天中天!已見。」「阿難!從西方來香交露者,是謂導御一切菩薩之香也。汝豈復聞西方有大音聲出不?空聲、光明聲、寂定聲、佛聲。」「唯天中天!已聞。」「阿難!此之所出四大音者,是空無菩薩緣身毛孔之所出也。四大音聲柔軟可意微妙無瑕(xiá),出是聲時令六十八億那術百千人漏盡意解,六十八億那術百千人立不起法忍,九億人立不退轉地為無上正真道,使諸佛國各二那術天遠塵離垢諸法法眼淨。阿難!西方去此八十億萬佛剎,有佛名妙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今現在說法。其世界名樂園。

阿難!彼世界所以名樂園,一切皆以佛法為樂,珍寶為人光明清淨,不退轉菩薩大士所居,清淨諸菩薩無數,無有弟子緣覺二乘也,唯學一切智乘但行佛道,諸天皆立一切智,其得音安諦,解知一切法界往來,供養諸佛天中天以萬種物,降伏眾魔力化墮見人,滅盡一切塵勞,裂壞一切魔羅網,志於法品,令一切立不退轉地。不說餘說但講一切智事,轉菩薩法品,超諸塵勞之界,無復魔行、意無恚怒,行慈悲喜護一切。一一諸毛孔出此六百不退轉法聲、菩薩法品之義,得三脫門,過於弟子緣覺之事,度於三界行一切法界,於彼世界住皆見諸佛,越一切總持法門,得諸佛之覺智、得諸菩薩之三昧,離諸惡智斷諸疑結,得諸佛身智之智,得神通度無極離於諛(yú)諂(chǎn)。所願轉得供養諸佛。立一切人於無上正真道,令多願人得無起度無極智。當來劫菩薩之行所立無瑕(xiá)穢(huì),發意頃現生一切諸佛前,無復生老病死啼哭愁憂。已得寂善權現三十二相裝挍(jiào)其色,已得法身現於凡身,供養奉事一切諸佛,心意踊躍娛樂,智慧度於無極,樂此之樂令餘人亦然。其世界諸菩薩所行所樂如是,以故名曰樂園。

復次其樂園世界,有八種交道七寶浴池,中有八味水滿其池。其水底有七寶沙,中有四種蓮華:青曰優鉢、紅曰波曇、黃曰拘文、白曰分陀利,其光色具好有無數耀。其國有八重寶樹,金樹、銀樹、瑠璃樹、水精樹、車𤦲(qú)樹、碼碯(nǎo)樹、象碯寶樹、吉祥寶樹、覺轉寶樹、舍羅塞寶樹、碧英寶樹、月光寶樹、踰日月寶樹、雜玉寶樹、阿牟(móu)勒寶樹、鳩彌勒味寶樹、赤青白色真珠樹,赤栴(zhān)檀、青栴檀、黃栴檀、蒲萄酒栴檀、樂會天栴檀、作味栴檀、污勒栴檀樹,蜜香、黑妙香樹,根香莖節枝葉華實各各熾(chì)盛。有果樹、器樹、衣樹、瓔珞裝飾樹、伎樂樹,其枝葉華實各亦熾盛,樹香之氣芬馥(fù)甚美,如天上所有。阿難!其世界如是,以金為交露,出柔軟音聲,其餘不可計功德亦出柔軟音,世界是故名樂園。空無菩薩於彼神變,來生於此閻浮提,欲見我般泥洹。適生度無央數人,以為佛事轉於法輪。空無菩薩從無數劫來,身體諸毛出是四大音,柔軟可意微妙無瑕。」

佛言:「阿難!乃往去世有佛名無垢眼。爾時有比丘名慧樂。其比丘從佛聞四大音義,無數慧句、勤力句、處處句、眼句、天句、音句、信句、佛句、法句、僧句、師子句、金剛句、樂慧句、因緣句、導御句、遠現句、苦諦句、苦習句、苦盡句、向道句。彼於七夜常念不離是句,遠於異講心念四義,無所捨、無所起,清淨志觀壞諸見。從億數佛受是四大無數義句,住於法說,至諸郡國縣邑在人家六年,於眾中講法度無數人。阿難!爾時有魔名曰耆(qí)陀,化作龍象其眾無數,雨澆(jiāo)金剛墮此比丘身上令其命過。阿難!其慧樂比丘者,空無菩薩是也。用彼精進多智,六年於眾會中說法故,從無數劫已來毛孔出此柔軟可意微妙無瑕四大音聲,其一一毛度無數人。閻浮提人其聞空無菩薩名者,為得大利善慶(qìng),何況面見歡喜者。空無菩薩得無數諸度無極,故來欲見如來般泥洹。阿難!汝為空無菩薩於我前敷座,從是當得大智慧尊。」於是阿難即受教,於佛前為空無菩薩敷座。

佛言:「汝用敷是座故,我般泥洹後汝於座上當一心得六通福。若不志為現清淨行者,敷座之福可得恒沙之數轉輪聖王,一作聖王當一見佛,得為無上正真道最正覺。其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鬼神、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及餘含氣蠕動之類,聞是大清淨法,若今日見現在如來、若如來般泥洹後,為法師比丘敷座,適敷當得十座功德。何等十?一者尊者座;二者轉輪聖王座;三者釋座;四者梵座;五者第六天座;六者法師比丘座;七者在所座處當得法座;八者菩薩大士詣佛樹下時當得佛座;九者得轉法輪度脫無數億天人一切世界普聞音座;十者作如是般泥洹時,天龍鬼神、揵沓和等眷屬圍繞,然後得如來師子座。是為十。阿難!汝為空無菩薩叉十指,說是偈言:

「『其離根為寂定,  空無出大光明,
我為勇猛叉手,  為師子大吼禮。
志一心及精進,  積智慧以具足,
我為真善叉手,  禮無有與等者。』」

於是佛為賢者阿難說偈言:

「為空無菩薩,  汝一心叉手,
所當得福者,  且聽我所說。」

佛告阿難:「汝用是叉手福德,我般泥洹已後六月中當獨作佛,天上天下人皆當稽首向汝作禮。若行道入郡國、若住精舍,男子女人小男小女、諸邪異道沙門梵志、諸王大臣、講堂交露及鼓山谷、師子、虎、野牛、象、駱駝、牛、馬、驢(lǘ)、獼猴、揵沓和、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睺勒、天龍鬼神女鬼、樹木枝葉華實諸藥草、有想者無想者,皆當揖(yī)讓恭敬禮汝。」

佛告阿難:「譬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得佛道之門時,諸樹藥樹有想無想者,皆揖(yī)讓低仰向佛樹。阿難!其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天龍、鬼神、揵沓和等,及餘含氣有命之類,有說是大清淨法語者,如來今現在若泥洹後,以宣心無諛諂之意,一心叉手向說法者,諸佛天中天皆當授其決,及少功德者皆當具足得是法,何況樂喜無瑕穢者。佛所語無異,聞是大清淨法語,少有歡喜信者、多不樂聞,其有聞說信歡喜,如來已豫見知其人,不於一佛所殖諸德本,為悉於億那術佛所積累功德,皆見我說是大般泥洹會,當復供養彌勒如來。見彌勒佛來下作佛時,當復聞說大般泥洹經,當復見空無菩薩身毛孔出音大音聲,當復得方等經,當復聞見四童子爾時說是經,天人阿須倫諸世間人當復恭敬揖(yī)讓叉手作禮,亦當得師子座。」

於是佛告賢者阿那律:「汝寧見四十億天於虛空中聞是經法叉手向我者不?」對曰:「唯然天中天!已見。」佛告阿那律:「是四十億天用是叉手福,億阿僧祇劫不歸三惡道,各各當一恒沙數更作轉輪聖王,一一作聖王常值見佛,更是數已然後得作佛,號願寂如來、無所著、等正覺,皆同一字。」

爾時於眾會中有力士,一名那尼、二名羅提、三名首羅颰(bá)、四名叉摩迦樓、五名覆呿(qū)遬(sù)、六名波囚遮、七名阿比他、八名維那提、九名優多羅、十名浮浮樓遮、十一名和利前、十二名醘(kē)犁闍、十三名醘(kē)梨陀樓、十四名叉摩遮,一一力士與五百之眾俱悲啼哭往詣佛所,稽首作禮泣下交橫,白佛言:「唯世尊!我等為空無菩薩、善思議菩薩、喜信淨菩薩、神通華菩薩,及大會諸菩薩,及此大經、諸大弟子眾,叉手揖讓恭敬作禮,持是功德求無上正真道。」時佛便笑。賢者阿難以偈問佛言:

「佛為世光明,  今何因緣笑?
善為我等解,  無數億人疑。」

於是佛為阿難說偈言:

「阿難汝為見,  諸力士之眾,
各五百眷屬,  發大道意不?
為我叉手恭,  及空無童子,
一切諸菩薩,  於是經尊法,
勸助大道意,  哀念於一切,
各與五百眾,  皆當得佛道,
無央數億劫,  終不歸惡道,
觀於叉手者,  其福乃如是。
我忍住一劫,  及數億百劫,
諸佛得道時,  其國甚快樂,
所行至輒(zhé)尊,其國則豐盛,
我忍住一劫,  說得未能竟。
阿難我今日,  於夜中半時,
汝為最後說,  見佛人中尊。」

佛告阿難:「汝寧見此童子從北方來,有大金光耀來者不?其威神照於北方草木藥樹,樹木莖節枝葉華實,宮殿交露山陵谿(xī)谷,及人非人,皆同現為金色。」對曰:「唯然天中天!已見。」「阿難!汝見北方七寶交露精舍來不?」對曰:「唯然天中天!已見。」「阿難!汝見金交露中結加趺坐者不?」對曰:「唯然天中天!已見。」佛告阿難:「北方去此六十四億萬佛國,有佛名覺跡如來、無所著、等正覺,今現在說法。神通華菩薩於彼神變,來生此閻浮提,欲見我般泥洹,時光明所照謂是如來光明威神,其七寶交露謂華跡世界,其七寶金交露帳中坐童子謂如來也。自然作是世界,坐此七寶金交露帳中,令無央數人具足於德本。阿難!此佛國有無央數億百千人,與此童子殖眾德本。是童子適生於是佛國,悉當令其同輩之眾漏盡意解得住學地,於無上正真道得不退轉。」

於是四菩薩往詣佛所,同一時前稽首佛足。佛告阿難:「如來所當作者,及如來弟子,以令一切具足得其所。是神通華菩薩以此金交露之變化,令七十億人得阿羅漢,七十億那術人住學地,七十億百人立無上正真道,七十億那術人得不起法忍立,無數人當值彌勒時。」


[9]“叵俄”:CBETA2016的校勘资料显示:“[0919004]叵俄=駊騀【宋】【元】【明】【宮】”。根据文义,此处取其它版本的“駊pǒ騀ě”的音和义。駊pǒ騀ě:高大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