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超日明三昧經卷下

15

西晉清信士聶承遠譯

◎離垢目復白佛言:「何謂超日明三昧?」

佛言:「其明無量不可譬喻過於日光。所以者何?日之光明照現在事,人、物、蠕動、百穀(ɡǔ)藥木、諸天龍神,皆因日成普得茂活。日不能照二鐵圍間,亦不能照人心之本令開達也。但照有形不照無形。超日明三昧所以勝者何?殊照十方無邊無際,三界五道靡不徹暢。菩薩大乘照于聲聞、緣覺之乘,九十六徑、六十二見邪疑結冥,使心霍然皆發道意,業三乘者各得成就,或得生天或得人身無不普蒙。如忉利天處須彌頂,天帝釋宮紫紺寶殿炳然在上,中四天王下四方域,諸天人民餓鬼厭鬼諸神閱叉。超日明三昧亦復如是,心堅不動如須彌山王,化五道天王帝釋,化生老病死踰四天王,療諸不孝婬怒癡垢使發道意,釋小乘志大乘,發意受決得忍受決未發意受決,行六度無極,悉無妄想不覺受決。超日明三昧甚深甚深!不可稱量無有崖底。譬如虛空,假使有人欲量虛空,升合斗斛(hú)多少之限,空尚可量盡知其斛數,超日明定慧不可量也。譬如人度空,十里百里千里萬里億里億萬里,無央數億百那術里,空尚可盡究其邊際,超日明定慧殊於彼,無數億億倍而復倍無能限量,造譬喻者所比道明,無遠無近無廣無狹。」

離垢目問世尊曰:「大聖嗟歎,當言極廣甚大長遠,何謂無遠無近無廣無狹?」

佛言:「有狹之故因日有廣,有近之故因日言遠,無遠無近無廣無狹,無可比方。假喻譬之,欲使人解無有邊際,如空無際超出其外,微塵無色開入其裏;無復計挍(jiào),引喻了義。至大道慧,無有譬也,過諸聲聞緣覺菩薩,乃至無上正真之道,為上為尊為無疇(chóu)匹為無等倫,自然之法無有作者亦無不造,無來無去虛無自然。曉了一切本無,曉了一切本末,已了諸本,亦無所倚亦無所不倚,自然之慧皆別了之。三界自然,三界自然人物自然,人物自然生死自然,生死自然本無自然,本無自然佛道自然,解分別斯一切自然,乃能逮得超日明定,普濟三世至無極慧,是為超日明三昧。」

於是有長者女名曰慧施,與五百女人俱來詣佛所前,稽首足下却坐一面,聞佛說斯超日明定,喜踊無量,前白佛言:「我今女身,願發無上正真道意,欲轉女像疾成正覺度脫十方。」

有一比丘名曰上度,謂慧施曰:「不可女身得成佛道也。所以者何?女有三事隔、五事礙。何謂三?少制父母;出嫁制夫,不得自由;長大難子;是為三。何謂五礙?一曰、女人不得作帝釋。所以者何?勇猛少欲乃得為男,雜惡多態(tài)故為女人,不得作天帝釋。二曰、不得作梵天。所以者何?奉清淨行無有垢穢,修四等心,若遵四禪乃昇梵天;婬恣無節故為女人,不得作梵天。三曰、不得作魔天。所以者何?十善具足尊敬三寶,孝事二親謙順長老,乃得魔天;輕慢不順毀疾正教故為女人,不得作魔天。四曰、不得作轉輪聖王。所以者何?行菩薩道慈愍群萌,奉養三尊先聖師父,乃得轉輪王主四天下,教化人民普行十善,遵崇道德為法王教;匿(tè)態(tài)有八十四,無有清淨行故為女人,不得作聖帝。五曰、女人不得作佛。所以者何?行菩薩心愍念一切,大慈大悲被大乘鎧,消五陰化六衰,廣六度,了深慧,行空無相願,越三脫門,解無我人無壽無命,曉了本無不起法忍,分別一切如幻如化、如夢如影芭蕉聚沫,野馬電焰[6](yàn)水中之月,五處本無無三趣想,乃得成佛。而著色欲淖情匿(tè)態(tài),身口意異故為女人,不得作佛。得此五事者皆有本末。」

時,慧施女報上度曰:「各殖諸本用獲果實,本有男女及報應耶?本有五處釋梵魔王轉輪聖帝、大道小道乎?」

上度答曰:「無也。」

慧施問曰:「設使本無,何因而有?」

答曰:「因行而成。」

慧施報曰:「譬如畫師治壁板素,和合彩具,因摸作像分賦彩色,從意則成。五道如是!本無處所隨行而成。譬如幻師化作日月、帝釋、梵天、轉輪聖王、天龍鬼神、人民禽獸,隨意則現,恍惚之間則不知處。生死如是!本無所有,從心所行,各自得之。至於本無,無幻無化、無合無散亦無處所,乃成佛耳!所以者何?五戒為人,十善生天,慳(qiān)墮餓鬼,抵突畜生,惡墮地獄;行四等心,不解空行,生于梵天;倚空求度,散心著空,生無想天;六度無極之想不離三界,畏苦厭身,惡生死難志存泥洹,故墮羅漢;發菩薩意欲度一切,不解本無著佛身相,欲疾得佛,不得善師、不了善權,便中道止得緣覺道。斯之所行、有合有散,則不得成無上正真道也。一切無相,何有男女?」

上度又問:「以何等行而成正覺?」

慧施報曰:「不生色行、不觀不空行、不滅色行、不捨執行亦無造行。不生識行、不觀不空行、不滅識行,不色生行、不識生行,亦無歸行無來無去,永無處所無所住行。不倚三界,不捨五陰不受五陰,不捨俗行不想道行,是為道行得至正覺。不倚四等,不想六度無極之行,不於三脫有所倚行,達空無相無願之法,乃為菩薩應順法行不違正覺平等之行。如是上度!行斯法者,寧有方面處所三界男女乎?」

答曰:「無也,尚無造者何所成立?」

「以是之故,吾取佛者有何難也?取無所取成無所成、覺無所覺無取無捨,乃號為佛。亦無名號,假為字耳!」

佛言:「善哉善哉!慧施!誠如所云。一切無處隨行而成,不合不散不興不衰,無見無聞、無念無知、無言無說,乃成正覺。」

於是慧施則轉女像化成男子,踊在空中,從上來下稽首佛足,得不起法忍。

時,五百女忻(xīn)然踊躍,以偈頌曰:

「本每自觀察,  謂男有常種;
強弱各有品,  女固不得移。
今日蒙佛恩,  乃知無堅固;
五道如幻化,  隨行而各成。
三界為心迷,  不了本無諦;
自計有吾我,  縛著墮污泥。
譬如捕魚工,  以鈎釣取魚;
非是己所有,  自謂我應獲。
三界如寄居,  四大非我所;
解諸法如夢,  則無有取捨。
惟佛見加哀,  恩慈垂覆蓋;
令轉女人身,  值超日明定。
得佛成國土,  教化諸天人;
眾生皆度脫,  疾獲無上真。」

佛告五百女:「當如所願疾獲爾志。」諸女欣然即成男子。

於是佛授慧施及五百女決:「却後十劫皆當為佛,名曰慧見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世界曰除冥,劫曰光明。佛住百億萬歲說法,恒沙菩薩得不起法忍,一生補處亦復如是,諸阿羅漢不可稱計。爾時,人民被服飲食,當如第二忉利天上。」

時,諸眾會聞佛授決,滿百千人發無上正真道意,無數菩薩得不起法忍,八萬比丘漏盡意解,十萬天人遠塵離垢諸法法眼生。地即大動,空中散花其墮如雨,箜篌樂器不鼓自鳴,億百諸天於空中皆歎頌曰:

「甚哉深法!  難值難聞。  幸哉吾等!
宿有餘福,  今乃值聞,  何其快哉!」

佛復告慧施:「人在世間生死之縛,但用不解深法計吾我人,猶如猩猩誘誑以酒,知不能釋為人所獲。世人若茲(zī),綢繆(móu)五陰六衰之患,恒計吾我,不知苦空無我非身,犯則有殃不自抑制,而為三毒五蓋所縛,不得解脫返真諦道。如木生火不覺自燒,不了空行計吾我人,亦復如是,自誤墮冥入三惡道。譬如劇賊劫抄寇害,自謂健快。俗人著色痛想行識,沒溺垢穢罪蔽陰蓋,不解大法殊妙深義,有癡恩愛則生為人。十二結縛六十二見,疑網塵羅迷惑諸邪九十六徑。研精諸法分別空無,如幻如化如夢芭蕉、野馬水月呼聲之響,不計吾我。知色自然痛想自然,痛想自然行識自然,行識自然四大自然,四大自然三界自然,三界自然泥洹自然,泥洹自然,乃能逮得無所從生法忍,不在生死不處滅度,則應大乘深妙之慧。譬如有人體得重疾欲自療治,當服順藥反飲毒藥,謂攻身病害腹傷藏,不即更服除毒之散,尋能殺人悔無所及。學道之士亦復如是!本發道意為菩薩行,奉四等心慈悲喜護,遵行六度而皆有想有所希望,便墮聲聞緣覺之乘;假使適成不樂因出,得至大乘躊(chóu)躇(chú)不了,便住中者即墮小乘。譬如庶人之食,如是轉輪聖王食之為毒藥也。譬如甘露上味具藥,多所療治眾人之病。菩薩如是!以大乘法,多所療治於一切人生老病死婬怒癡厄眾想之患也。」

佛說是時,千天人發無上正真道意,五百天子得不起法忍。

於是有菩薩名曰慧英。問文殊師利:「何謂菩薩博聞多知?」

文殊師利答曰:「從無央數恒沙等劫,積累功德不以為厭,聞四等心亦不厭足,修四恩法亦不厭足,行六度無極亦不厭足,空無相無願亦不厭足,大慈大悲亦不厭足,進五神通亦不厭足,教化眾生亦不厭足,為大乘教亦不厭足,現聲聞緣覺普化一切亦不厭足,示現泥洹住泥洹中還生死界亦不厭足,不去不來無所不至,譬如虛空無所不至,不出不入無所不達無所不遍,是者名曰博聞多知。不以過去為計數,不以當來有限礙,不以現在有處所。無去來今三世之限,於三塗等無三界想無泥洹念,無道無俗不附不捨,是者乃謂博聞多知。於所聞者亦無所聞,於所見者亦無所見,於所言亦無所言,於所度亦無所度,是者乃謂博聞多智。」

慧英又問:「何謂行者?何謂成就?」

答曰:「發菩薩意行四等心,大慈大悲無極之慧,布施攝人,戒忍精進一心智慧以救眾生,行稍漸進,是謂行者;行過於空無相無願之法,不見吾我不見三世,不見泥洹及與生死,是謂成就。」

大英菩薩又問佛言:「人生從何所來?去至何所?老病死何所從來?去至何所?色痛想行識從何所來?去至何所?地水火風空,眼耳鼻口身心從何所來?去至何所?」

佛言:「皆無所從來去亦無所至,緣合則有緣離則滅,如幻如化如畫如鼓、如雨如電皆從因緣。有緣有生無緣無對,生死如是,等無有異也。」

大英又問:「何謂無所從來無所從去因緣合成?」

佛言:「作人行者則得為人,作天行者則得為天,作地獄行則入地獄,作畜生行則受畜生,作餓鬼行則為餓鬼。無五行則無五道,無五道則無出入,名曰人本。無有三界:欲界色界無色界,無心意識故無三界,名之人本。未有人物有色無見。何謂有色無見?地色水色火色風色,定者謂地,清者謂水,明者謂火,攝者謂風。天地未然未有三界,是四色者而常自然,無有作者自然動起,唯道能名及至補處能名。斯者無像之色亦曰心色。阿惟越致見心心色,阿惟顏見四色心,如來見未有四色心之本也。於三界中而不然者是為心色,名心本,故曰非不然。於菩薩法故曰為然。無心色志三界自然,自然如空乃名曰道。於是諸法無合無散。所以者何?假使合者則人本也,假使散者則生死也。見生死病、泥洹之樂,則名聲聞。處在中間無益一切,名曰緣覺。無合無散不處泥洹不惡生死,乃名之曰法身。法身無形普入一切,亦無所入無所不入。」

說是經時,五千天人得無所從生法忍,無央數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

於是阿難問世尊曰:「欲發道意為菩薩者,當以何為本?」

佛言:「精進不懈分別空慧,欲度一切,不見吾我及與壽命,是則為本。」

又問曰:「寧有遲(chí)疾?」

佛言:「亦有亦無。」

又問:「何謂為有?何謂為無?」

佛言:「有者從精進而不懈怠,積殖功德,布施戒忍精進一心智慧善權方便,慈悲喜護四恩空行,得無上正真之道,不從懈怠得,斯謂有也。無者,道無處所無形無名,譬如虛空,不從造作而可獲也。無所造作無心意識,無內無外亦無中間,無取無捨乃應入道,斯謂無也。所以者何?乃往歷劫其數難計會,有轉輪王名曰自在。王有千子勇猛傑(jié)異,國土七寶主四天下,治以正法不加刑罰。爾時有佛,號曰寶妙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時,佛說法,初語亦善、中語亦善、竟語亦善。分別其義微妙具足,淨修梵行演法弘普。時,會菩薩無數億眾,聲聞緣覺不可稱限。

「時,轉輪王供養侍佛積有年歲,千子寶臣大眾翼從,俱詣佛所,稽首足下却一面坐,佛為廣說菩薩之行,多所安隱多所救護,於一切人為第一尊。王及諸子寶臣翼從之眾,皆發無上正真道意,夙夜精進不敢倦息,供養如來一切所安。於是千子悉於佛前自試功德,各各探策誰前作佛,得上策者餘降不如次第作佛,懈怠薄德最當在後。尋如所言各各探策。有一太子最後得策,窮久下第乃得作佛。則時愁慼不能自勝,便自投身如大山崩,吾身云何最後作佛?

「佛告之曰:『勿得憂慼,道無有限亦無遠近,能分別解空無之慧便在前耳!』於時,太子聞佛所說即時踊躍,即發無上正真道意,得不起法忍,行大慈悲,解一切法如幻影響、如野馬、如夢芭蕉水中之月,千人之中第四得佛,號曰釋迦文如來、至真、等正覺。其餘諸子次第得佛。最後當得作佛者名曰樓由。」

佛語阿難:「欲知爾時轉輪聖王者,定光如來是也。失策太子,便解空無精進不懈,先得佛者則吾身是也。其餘諸子,賢劫中千佛興者是也。當知斯義,道無遠近,解空別妙知自然法乃得佛疾。」

爾時,諸會莫不欣然,普發道意為菩薩行,五千菩薩逮得法忍,萬人得柔順法忍。

於是日天王與無央數百千天人,來詣佛所稽首足下却住一面,前白佛言:「以何等行,為日天王行照四天下?何緣為月,照夜除冥?」

佛告日王:「有四事法得為日王。何謂為四?常憙(xǐ)布施,修身慎行奉戒不犯,又志然燈於佛寺廟,若於父母沙門道人殖光明德;是為四。」佛時頌曰:

「常樂興布施,  奉戒不犯禁;
然燈於佛寺,  若於父母前。
好憙佛正典,  不誹謗經法;
敬沙門道士,  因斯得為日。
身出千光明,  普照四天下;
諸窈冥之處,  莫不蒙暉曜。」

佛告日王:「又有十事,為日天王。何謂十?身不殺、盜、婬,口不兩舌、惡罵、妄言、綺語,意不恚、嫉、癡;是為十。」佛時頌曰:

「恭己自攝護,  而不殺盜婬;
不兩舌惡口,  妄言及綺語;
心不懷嫉妬,  無瞋恚諸毒;
離六十二見,  日光照四方。」

佛告日王:「又有四事,得為月王。何謂為四?布施貧匱,奉持五戒,遵敬三寶,冥設錠(dìnɡ)光君父師寺;是為四。」佛時頌曰:

「布施諸貧匱,  常奉持五戒;
然燈於佛寺,  恭敬侍三寶。
心存念諸善,  蠲(juān)却世眾惡;
自護身口意,  得月光照冥。」

於時日王白佛言:「唯願大聖,枉屈尊神到宮小食,令諸導御虛空神天皆蒙大恩,聞深妙法悉發道意所度無量。」

時,佛默然已受其請。日王見佛已許就請,繞佛三匝忽然還宮,辦百種食若干甘美,床榻坐具挍(jiào)飾鮮潔,為佛敷座高四千里。於是日王立於宮殿,遙重請佛傾側竦(sǒnɡ)息,以偈讚曰:

「布施於一切,  所有無所悋;
亦不望相報,  得佛度十方。
智慧如虛空,  所化無罣(ɡuà)礙;
一切皆蒙恩,  時到惟屈尊。
慈心加眾生,  未曾有危害;
悲哀未度者,  施誨以法寶。
威神照群黎,  救脫貧匱者;
惠以七大財,  時到唯屈尊。
覩眾生迷惑,  五道之勤苦;
常以加大恩,  慰勉諸恐懼。
開化以法教,  示導諸不及;
種至空無慧,  時到惟屈尊。
其光踰日月,  威德超須彌;
智慧越虛空,  雙比不可喻。
日月照眾冥,  但能成萬物;
佛照五道人,  悉令獲五眼。
虛空尚可度,  海水知幾(jǐ)渧(dī);
須彌十方地,  亦可知斤兩。
如來智慧聖,  功祚(zuò)弘巍巍;
無限普超彼,  時到惟屈尊。」

爾時世尊告大眾會:「時到悉嚴,就日王請。」則皆受教。佛與大眾踊在虛空,至日王宮坐師子之床。眾會坐畢,王后太子諸天眷屬稽首于地,即以至心供養世尊,手自斟酌百種之鐥[7](shàn),飯訖澡畢更取卑床,自坐佛前恭肅聽法。

佛告日王:「一切三界所受形貌皆從心意,心意無形而有所造隨行立身,豪貴貧賤皆歸無常,如泡起頃尋復壞滅,一切世間所有如是!當信道德正真可怙,餘不可恃,棄捐眾行奉行法行。何謂法行?無生之行除諸所生,真諦之行所存殊勝,入道之行無所忘失,布施之行無所悋冀,持戒之行普得諸願,忍辱之行不亂眾人,精進之行未曾動轉,一心之行意行常達,智慧之行以聖眼覩,慈心之行忍一切苦,悲心之行等意眾生,憙(xǐ)心之行以法開化,護心之行安慰一切,神通之行六通以達,惟空之行無恚害心,消滅之行度諸群黎,四恩之行合聚救人,博聞之行從受成道,不起之行而觀自然,道品之行不獲有為,本無之行無罪福報,緣起之行了知無明明不可盡,眾勞之行解人物自然,諸法之行了空見慧得平等覺,伏魔之行無能傾動,三界之場雖處不墮,師子之行善勝無畏,力無懼行所向無畏;三達之行無有罣礙,一心覺場大智普具,教一切行無所不周;化六十二見行濟眾羅網,九十六徑誨入一道。

「如是日王!菩薩以應斯行則順道行,已順道行則應大慈,已順大慈則應大悲,已順大悲則應大鎧,已順大鎧則師子吼,已師子吼則應化幻,已順化幻則入五道,已順五道則隨時入,已隨時入無所不變,已在所變無去無來。度無所度淨無所淨,明無所明覺無所覺,乃為正覺。」

佛告日王:「欲達去來今現在事,十方諸佛法身平等,常當信樂分別此義;欲知生死十二因緣所從興發三趣之患、五蓋之覆,當解此義信奉行之;欲了十二部經典之要,開三達教越于三脫至三達智,當解斯義。猶郡國縣邑、丘聚村落、百穀(ɡǔ)草木藥果之樹,皆因地生。菩薩入斯慧無所不化,皆成立之至于無上正真之道,聲聞緣覺皆依因之。」

佛說是時,日天王王后太子眷屬諸天,其心自然皆得不起法忍,十億天人發無上正真道意。

於時,世尊即從座起而立空中,與無央數百千之眾眷屬圍繞,以偈頌曰:

「天人不解了,  從來難計量;
迷惑於五趣,  如魚著鉤(gōu)餌。
三界猶如幻,  恍惚不見處;
生者不自覺,  為意識所使。
墮于四顛倒,  甚可愍哀憐;
自計身有常,  不信于道真。
一切從空生,  反惡聞空慧;
如人從親生,  更不孝父母。
𤠾(chū)者化為虎,不覺為人時;
尋還害家中,  不別其親踈(shū)。
人本從空生,  憎無亦如是!
迷亂於陰入,  猶醉者裸馳。
𤠾(chū)者變為人,乃識家親屬;
已分別本無,  乃解一切空。
空者不念空,  空亦不見空;
已達無所生,  乃能解自然。
欲求菩薩行,  度脫眾生類;
當了一切法,  自然如幻化。
分別斯慧已!  周旋不以難;
則深入微妙,  權(quán)慧開度人。」

佛說是時,無數億天虛空諸神,皆發無上正真道意,不可稱計菩薩得不起法忍,佛還維耶離㮈(nài)氏樹園。

爾時,城中有大長者名曰解法度——供養先佛無數百千,殖眾德本不可稱限,稽首諸佛禮敬難量,諮受法言,於無上正真道意志不退轉,不起法忍出於智慧,所度無極善權所濟不可計議——與眷屬俱來詣佛所,稽首畢一面坐,叉手白佛:「供養世尊得何功德?」

佛告長者:「奉華散佛,生生端正,衣飯自然;燒香芬熏,身體香潔名德遠聞;其然燈者,天眼明慧不處窈冥;幢幡施者,所在富樂財寶無限;上繒蓋者,致得屋宅覆蓋不露;音樂倡伎樂佛塔寺及樂一切,得天耳徹聽;履屣(xǐ)車乘施者得輕舉能飛;一心向佛得知宿命;慈察眾生知一切心;以法施與得諸漏盡;以食施與常值法會;以衣施與得三十二相八十種好。我滅度後其有供養形像舍利,德皆如是!稍稍順法,因斯得度無為之道。」

解法長者復白佛言:「寧有供養殊過於斯華香幡蓋、伎樂、履屣(xǐ)車乘、飯食衣服者乎?」

佛言:「有。」

又問:「何所是?」

佛言:「發菩薩意哀念一切,終始之患欲令濟度,大慈大悲不厭生死,求諸總持三藏之奧,優奧難量無極之慧,平滅三塗導以三寶,分別於空無相無願,超三脫門得三達智,覩人根本本無處所因緣而生,觀一切法亦無去來,六情自然如水上沫,四諦無諦譬如野馬,了本無已乃為正諦,慈悲喜護布施以法,仁愛眾生勸(quàn)益群黎,等利一切,六度無極善權方便,隨順而化不惡生死;又如飛鳥飛行空中樂于終始,譬如華果苑園流泉戲廬(lú),不違大聖真妙之海,不畏四魔,降伏眾邪六十二見,化發九十六種諸徑之惑,捨聲聞緣覺之行,知無我無人無壽無命,遵修正真無上大道,斯供最勝。

「自觀己身如幻化耳,十二因緣了無端緒。所以者何?本無有癡緣對而興,從癡致行;從行致識;從識致名色;從名色致六入;從六入致習;從習致痛;從痛致愛;從愛致取;從取致有;從有致生;從生致死;從死致憂;從憂慼悲感不可意惱。了知本無尚無有癡,何有行識名色六入習痛愛取有生老死憂悲之患?永無有也。諸緣悉除,不住三界不樂泥洹,無大道念無小道想,遊生老死。譬如日月不出不入,於世間人有出有入。菩薩如是!開化一切現生三界,說三乘教便現滅度,於一切人見諸生滅,於菩薩法無有生滅。是供養者,最為殊勝、為尊為上,無極無底之供養也。

佛說是時,十萬天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解法長者及諸眷屬,皆立不退轉不起法忍。

於是調意菩薩白佛言:「何謂為調?何謂為寶?」佛言:「若有罵詈(lì)撾(輕慢陵侮唾賤,心無有異;若稱譽恭順宣揚功德,心無有異;若稽首歸命跪拜尊敬,心無有異;設以天福轉輪豪聖愛欲之樂以勸示之,心無有異;假以地獄餓鬼畜生災怪恐逼,心無有異;知命非常苦空非身示以勳,之心無有異;若以聲聞緣覺之法用誘進之,心無有異;假以菩薩空無之慧大乘化之,心無有異,是則謂調。

「何謂為寶?」佛言:「發菩薩心欲度一切,斯則寶也;尊敬於佛不隨外道,斯則寶也;解經順教不逆大化,斯則寶也;謙敬眾僧及於聖眾,斯則寶也;布施一切無所悕望,斯則寶也;奉戒順禁發菩薩願,斯則寶也;忍辱之力伏意不亂,斯則寶也;精進恪(kè)勤修道務本,斯則寶也;一心行定正不邪迷,斯則寶也;智慧幽微不墮六衰,斯則寶也;善權方便各得其所,斯則寶也;慈心弘普志不纖(xiān)介,斯則寶也;常懷悲愍矜哀危厄,斯則寶也;安和喜悅不忻不慼,斯則寶也;擁護一切無不救度,斯則寶也;以法施與不道不俗,斯則寶也;撫育眾生無所愛惡,斯則寶也;務存長益無所損耗,斯則寶也;等利一切無偏邪意,斯則寶也;常執謙冲未甞慢恣,斯則寶也;若有罵詈而不結恨,斯則寶也;假使撾捶計若無身,斯則寶也;設使怒害以仁惻報,斯則寶也;如令輕易不念其惡,斯則寶也;解知非身不計吾我,斯則寶也;了一切苦不樂放逸,斯則寶也;物非我有無色眩惑,斯則寶也;捨聲聞行不為緣覺,斯則寶也;尚修神化于五至六,斯則寶也;釋六十二不墮邪見,斯則寶也;不安泥洹不危生死,斯則寶也;常以大法開化未聞,斯則寶也;為一切人示現法橋救攝諸厄,斯則寶也;解三界空一切自然,斯則寶也。」

蓮花淨菩薩白佛言:「何謂菩薩得至淨行?」

世尊曰:「不為愛欲所點(diàn)污,斯則清淨;心常光潔不協(xié)恚毒,斯則清淨;於三界塵無所染礙,斯則清淨;不僥滅度不忍生死,斯則清淨;不計終始出入無為,斯則清淨;常行大慈不捨大哀,斯則清淨;無大道想無小道求,斯則清淨。」

光英菩薩白佛言:「何因菩薩光耀普照?」

佛言:「然燈廟寺,學問智慧博綜無厭,顯授道明令達真偽,遵習聖典十二部經,度諸有海二六牽連,常志大乘消眾人患至微妙慧,斯則菩薩光耀普照。」

解縛菩薩白佛言:「何緣菩薩解一切縛?」

佛言:「了三處空,於去來今無所想著三垢則除,分別色空,痛想行識亦復如是!一切本無不著不斷,一無所求亦無所捨,是為菩薩解一切縛。」

寶事菩薩白佛言:「以何為寶?以何為石?」

世尊曰:「歸佛法眾不為非法,棄捨諸徑九十六種,不願聲聞緣覺常志大道,大慈大悲救濟眾生五道之惑,是則為寶。十二因緣所見迷謬(miù),不識大法空無之慧,是則為石。」

恩施菩薩白佛言:「何謂菩薩施恩眾生?」

佛言:「其未發意者皆令發之,其退轉者使不退轉,於諸所生使無所起,其未具足至一生補處,是為菩薩施恩於一切。」

帝天菩薩白佛言:「何謂菩薩能化諸天?」

佛言:「在於欲界現欲無常,譬如人夢示清淨行;在于色界為現大慈菩薩之行;在無色界為現深妙之法,無所依猗(yǐ),不猗欲界、不猗色界、不猗無色界、不猗小乘、不猗大道。是為菩薩能化諸天。」

水天菩薩白佛言:「何謂菩薩解知本淨?」

世尊告曰:「菩薩了知,一切諸法如幻如化,一切本無。譬如水原,本初清淨無有垢濁。所以者何?水適定住則清如故。以了本無便逮法身。」

大導師菩薩白佛言:「何謂菩薩為一切導?」

世尊告曰:「見慳貪者導令布施,放逸者導令護戒,恚怒者導令忍辱,懈怠者導令精進,亂意者導令一心,愚冥者導令智慧,其無道心者導之大乘,是為菩薩為一切導。」

龍施菩薩白佛言:「何謂菩薩不惜身命?」

世尊告曰:「菩薩觀世所有非常苦空非身,我不有身身非我有,一切如影因形而現,生死如是從心而成。了一切空皆無所求吾我自然,吾我自然生死自然,生死自然泥洹自然,泥洹自然大道自然,是為菩薩不惜身命。」

爾時梵天白佛言:「甚哉法之大也,誠難值遇,從無數劫積行累德,乃髣(fǎng)髴(fú)聞音,幸遭大聖得聞斯法。供養菩薩正典要妙之化深邃(suì)之義,已奉屢(lǚ)聽解達是法故,使彼人依行六號,其聞斯經為已見佛耳!

聆妙慧供奉聖眾,濟天路、拔三趣,使發無上正真道意,體解三脫不廢三達,雖未至道其德漸增。如月初生,如師子子無所畏難自在由己,諸天龍神悉衛護之,眾魔邪惡自然為伏,所在州城郡國縣邑莫不敬重,出入應節十方諸佛威神化祐。」

於時,四天王白佛言:「快哉甚善,大聖洪恩現神濁世,令我之等得覲安住遇斯妙化。菩薩純慧如天中天,有人發行入于大海,獲如意珠為一切願,其人欣豫豈可訾(zī)量!我等如是,詣斯大會瞻戴慈澤,聽受甘露菩薩景則,猶入大海得茲寶珠,當以宣布顯示同志為菩薩行;未曾信樂諸天之眾,依福徒類,當令亘然;如開心受學,其信樂者倍令堅進而不迴轉。」

佛言:「善哉四王!誠如所云,斯大法者難可見聞,若一蹉(cuō)跌(diē)與法永違。於億千劫未卒值遇。猶如一鍼(zhēn)墮深大海,反覆求索寧易致乎?」

四王白佛:「甚難甚難。天中天!」

佛言:「聞斯要典菩薩深法,而不信樂失不諷誦,累劫徼錯不可再遭。是故諸仁欲得自致,所在見佛聞深妙法疾至無上正真道者,當勤執翫(wán)讀誦奉持,散示未聞敷演其義,使蒙洪典令人日修,展轉相化其福難測。正使三千大千世界如來充滿,若族姓子族姓女供養奉事,於百千劫一切施安,佛滅度後,各各興塔七寶跱(zhì)立,上至二十四天,供養幡蓋伎樂歌頌亦百千劫,福寧多不?」

四王白佛:「甚多無極。天中天!不可譬喻。」

佛言:「其有受斯三昧十法超日明定,六度無極善權方便,福越於彼。所以者何?雖供侍佛,不如受斯佛之遺典從大聖命,諸行菩薩一切學者皆由深經自致得佛。」

於時慧施菩薩白佛言:「斯法甚深甚深!若有信樂而不誹謗,知為佛之所護;聞不悅欣,狐疑譏(jī)訕(shàn)不寫諷誦,既不自誦并止餘人使不遵學,罪難計量,世世自誤墮墜三趣,自服毒藥復飲他人,自危身命投陷盲冥又危眾人。斯大法者眾明之元,毀巨就細殃釁(xìn)難限,生遠三寶甘在八處。何謂八處:一曰、邊地,二曰、外道,三曰、貧匱,四曰、下賤,五曰、短命,六曰、醜(chǒu)陋,七曰、人所憎惡,八曰、夷人。不解法者其有誹謗,不信不樂大乘之業,歸于八惡悔之無及。」

佛言:「善哉!誠如所云,所云無異。憶念往古無數劫時,發菩薩意,始學之初出家離欲,得為比丘名曰法樂。好尚雜句嚴飾之文,不志大乘深妙之化,謂為虛偽非佛正典。乃以四阿含懷來果證以為雅誨。時有大學信大乘者,名智度無極,講空無慧深奧無際,久修梵行悉共諷誦,敷陳旨要宣布流美,四輩洽(qià)聞。法樂比丘,所在坐上聞誦慧品,輒(zhé)誹謗之,云非佛教,自共撰(zhuàn)合慎勿修行。用因此罪墮大地獄十八囹(líng)圄(yǔ),受殃酷痛彌歷(lì)年劫。」

阿難白佛言:「如令佛國劫盡燒壞,水災蕩溢,痛寧息不?」

佛言:「不得休廢。所以者何?若國壞盡,徙至他方佛界囹圄。所以者何?斯大尊法,三塗所由,去來今佛之父母也,假使誹謗殃釁(xìn)不朽。」

佛告阿難:「欲知爾時法樂比丘不?」

答曰:「不及。」

佛言:「則吾身是,用是之故護身口意勿妄謗訕(shàn),已墮惡道考掠劇(jù)者悔當何及!」

佛告阿難:「後末世人,覩有學法為佛弟子,聰達智慧演宣大乘散結狐疑,嫉供養者謗謂無智,用憎人故,并毀深經云不足宣。假喻言之,如一父母有十餘子,兄弟相憎并謗二親。如是阿難!當來世人,憎嫉同學誹謗正法,其人受罪不可計盡無以盡喻。」

阿難白佛言:「假使自覺則悔過者,當云何乎?」佛言:「其人殃咎(jiù)轉當微輕,雖後獲釁(xìn)速得解脫。故當自省改變心口,無輕妄語也。

佛告阿難:「受斯經典持諷誦讀,廣為人說,頒宣周遍福祚(zuò)難量,諸天、龍、神、揵沓惒(hé)、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悉共擁護學斯經者,諸佛世尊悉共擁護。若猛師子虎狼熊羆(pí),無敢嬈(rǎo)者,行步出入常得自在,未曾惡夢。夢中但見佛塔,寂志四輩道士說經,天龍鬼神皆欲見之,諸佛世尊亦復如是!四大天王帝釋梵王,皆欲見之悉共擁護,用樂深法菩薩篋(qiè)藏超日明尊定故。」佛時頌曰:

「學斯經典者,  諸天悉擁護;
龍神阿須倫,  真陀摩休勒,
迦留羅一切,  無敢犯嬈者,
十方佛威神,  皆共授導之。
天帝釋梵王,  諸大神妙天,
虛空持世者,  欽(qīn)渴悉欲見。
臥起常安詳,  未曾有卒(cù)暴(bào);
夢中見塔寺,  不覩惡因緣。
體解深經典,  常務分別說;
聞者則暢達,  不疑于大乘。
無知少福者,  不信毀正經;
謂虛自合作,  非佛之所說。
以嫉妬學者,  并謗弘雅訓;
如兄弟相憎,  并訕(shàn)及二親。」

爾時有菩薩名曰大光,白佛言:「何謂為光?何謂為明?」

世尊告曰:「解了慧明心如虛空,覩見十方去來現在三世之事無所罣(ɡuà)礙,逮得權(quán)智神通已達,坐覩一切眾生根原,無有去來因緣之想,不礙(ài)四大、不礙鐵圍大鐵圍寶山,於地水火風出入無間。所以者何?地皆空故,入不解地,地不空者,我不得前,水不得入,以空之故,轉相開通,如人體中毛孔九十九萬。已神通者不見有身,察之虛空無所罣礙,是謂為光。覩一切心已生未生、有志無志、道心俗心、痛心盡心、無漏之心,悉曉了之而為講義,各令得所,是謂為明。

說是語時,無數菩薩皆得神通,光明無量普照十方。

佛告阿難:「受斯經典,宣示未聞令得流布,眾生蒙度以致正真。」

阿難白佛言:「惟當受持,要者何名此經?」

佛言:「名『超日明三昧』,又名『十定』。佛之決教多所成就,譬如日明遍照四域,百穀(ɡǔ)草木萬物變化皆因成熟。斯定若茲(zī)!一切十方五道生死莫能自濟,聲聞緣覺菩薩大道,皆由斯定而得成濟。若千萬劫奉行六度而有望想,不如達斯超日明定,以大慧光照於十方,德喻於彼。」

佛所說如是!賢者阿難、大菩薩眾、諸天龍神、阿須倫等,莫不歡喜,作禮而去。


[6]校勘记:“焰”,大正藏底本为“㷿”字。根据【宋】【元】【明】【宮】版本的“焰”及文义,现改为“焰”。(焰:火光。野馬:即“阳焰”)。

[7]“鐥”:CBETA2016的校勘资料显示:“[0544026]鐥=饍【宋】【元】【明】【宮】”。根据文义在此处取“饍”的音和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