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大乘智印經卷第四(第五同卷)

18

西天三藏寶法大師賜紫沙門智吉祥等奉 詔譯

爾時會中有頻婆娑王,其王夫人名賢吉祥,亦名酤胝金光——阿闍世王是彼所生——從座而起,五體投地,禮如來足。如是禮已,雙膝踞地,長跪合掌,色相怡悅,以妙音聲讚歎佛德。復以百千無價眾寶、微妙衣服奉上世尊以為供養。復以五百七寶之華散虛空中,成華雲蓋,遍覆眾會。時賢吉祥作是種種諸供養已,而白佛言:「世尊!我念未來濁惡世中,諸有情類信根薄劣,煩惱增多。我願於彼信解、受持此三摩地最勝法門。若見有人書寫、受持、聽聞、讀誦、為人演說、開示導化,展轉流通,使不斷絕,普令見聞而生信解,精進修習。如是之人名為法器,我當於彼受持之者,歡喜讚歎,親近承事,供給所須飲食、衣服、臥具、醫藥,諸供養具令無歉乏。復以大乘甚深之法更令悟入,令彼所住大乘種性,速得成熟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不妄分別是空、不空,了知諸法離言執故;隨悟隨學,不生戲論。為護正法,於諸身命無所悋惜,況復世間資生之物、增益煩惱、生死之具!唯當修學如是殊勝三摩地法!」作是語已,退坐一面。

時頻婆娑王後宮八千婇女,聞如是說,各各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皆願樂無上大乘,欲學安住如是殊勝三摩地門,各從座起,合掌恭敬,頭面作禮,而白佛言:「世尊!我等咸當於後未來末世之中,受持如是甚深、圓滿、微妙之法,及願守護、供養受持之者!」

時摩竭國烏波索迦、烏波斯迦六十萬眾,見是事已,咸皆歡喜,亦各發起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於此智印三摩地法深心隨喜,作是願言:「我等亦願於後未來濁惡世中,於是妙法圓滿護持!」

爾時世尊知彼摩竭陀國烏波索迦、烏波斯迦,并賢吉祥酤胝金光夫人,與後宮婇女八千人等,心口所願,信解受持如是妙法,長時修習無間、無斷,知諸佛果從此法生,示現歡喜,忻然微笑。緣是笑故,有百千種微妙色光從佛口出,所謂青、黃、赤、白及頗胝迦,種種色相普遍世界。其中眾生覩此光明離諸驚怖,摧伏一切煩惱魔怨。其光上照至有頂天,日、月光明所不照處悉皆通徹,下至一切諸大地獄及諸惡趣,苦惱休息,穢惡悉除,皆得清淨。其光迴旋還至佛所,右繞千匝,覆世尊頂,隱而不現。

爾時賢吉祥酤胝金光夫人見是光已,不知如來放光義利,復從座起,整肅衣容,恭敬合掌,雙膝長跪,頂禮世尊,精勤三業,讚歎佛德,而說偈言:

「佛德差別無邊際,  三界最勝無與等,
如華開敷正芬芳,  似月印空已圓滿。
佛心平等離憂喜,  云何今者現微笑?
我今仰測笑因緣,  應當演說微妙法。
具足安樂十力尊,  處眾猶如星中月,
所說言辭義味豐,  為諸世界眾生眼。
法如一雨無差別,  隨諸根性令生解,
梵音清徹福無邊,  凡在聽聞皆歡喜。
由是聞法勝因緣,  得未曾有諸快樂,
願佛為作師子吼,  蠲(juān)除種種諸報業。
眾生聞法皆悅可,  隨喜平等諸義味,
自他見聞及受持,  應根應時能解了。
由茲(zī)開發菩提心,悉於所聞生尊重,
八種圓滿無漏音,  普應無邊諸性欲。
一切說法功德中,  相應諸數無違背,
令諸受化諸有情,  悟入聞持心堅固。
不為煩惱嬈(rǎo)其心,使於所得無退轉,
受持禁戒眾律儀,  縱遇違緣悉能忍。
遠離塵勞無眾苦,  身心安住寂滅樂,
於此菩提勝行中,  思惟修作常精進。
佛身猶如妙金山,  亦如寶塔光明聚,
蓮華出水正開敷,  凡是見聞悉瞻仰。
如師子王遊戲時,  吼大音聲伏眾獸,
惟願演是笑因緣,  令我眾會除疑惑。
佛於諸法得自在,  契合無相真實理,
令差別性諸有情,  各各三業淨無垢。
不捨眾生常護持,  令轉善因獲勝果,
十方世界諸眾生,  聞已思惟正修作。
摧伏一切煩惱熱,  如飲甘露心清涼,
如來所有說法聲,  世間眾音莫能比。
琵琶笙笛及角貝,  箜篌鼓瑟妙歌唱,
桴(fú)擊犍椎及鐃(náo)鈸(bá),如是諸樂共振作,
命命頻伽及鸚鵡,  如是眾鳥皆和鳴,
佛發微妙柔軟音,  眾音相共莫能比。
此十方眾來集會,  毀持好惡心差別,
惟願方便隨宜說,調伏彼中𢤱(lǒng)悷(lì)者,
咸使悛(quān)革不善心,普圓無邊勝善願。
彼從酤胝剎土來,  為聞世尊說法故,
願今領悟正法音,  離諸怖畏獲安樂。
惟願世尊雨法雨,  慈悲演說無上法,
冀能圓滿無漏音,  究竟得成菩提果。」

爾時世尊聞是賢吉祥酤胝金光夫人說是偈已,復於眾會而說偈言:

「我於無量世,  殑伽沙劫中,
時有大法王,  名無相福光。
佛壽極長遠,  七十六酤胝,
化諸四天下;  彼土聲聞眾,
其數無有量;  以智印法門,
引導眾生類。  時有轉輪王,
號名曰勝慧,  王有二夫人,
一名曰帝幢,  其次號日光。
聞是智印門,  晝夜常精進,
勤修諸善業,  於一酤胝年;
護持正法眼,  經六十酤胝;
為師導眾類,  已於三十億。
無量諸佛所,  積集諸功德,
無量世界中,  法眼常救護。
三十殑伽沙,  未來世諸佛,
於彼彼世間,  平等普護持,
如是正法眼,  皆令不斷絕。
時彼勝慧王,  今阿閦(chù)佛是。
彼會清淨眾,  夫人與眷屬,
各各同俱生,  如是佛國土。
護法心不怠,  復於後後時,
轉彼女人身,  得成於男子,
即生於無量,  安樂佛世界。
如今末世中,  唯汝賢吉祥,
能護如來法,  任持不破壞。
應以菩提心,  普遍諸佛剎,
正法欲盡時,  一切皆救護。
使彼覺法人,  同生安樂國,
坐千葉蓮華,  得諸佛相好,
莊嚴皆具足。  既生彼土已,
復供養諸佛,  末後當次第,
於彼莊嚴劫,  得成無上道。
以阿耨菩提,  轉授諸人天,
令發無上心,  同守護正法。
彼土離魔怨,  及以三毒業,
不生諸罪戾(lì),諸惡悉無有。
不處於胎臟,  清淨而化生,
與無數菩薩,  皆集於此會。
無有諸聲聞,  亦不聞名字,
遠離諸惡緣,  常修菩提行。
捨名聞利養,  不戀著親昵,
捐棄身命財,  饒益有情類。
方便為說法,  普令生信解,
若有能修習,  佛無上菩提。
安住此法中,  不求世間樂,
如說而修行,  普遍諸佛土,
常生恭敬心,  護持諸佛法。
有懷嫉妬(dù)者,應當密護持,
以大憐憫心,  教誡諸有情,
令如是修學,  咸離諸苦厄。
如我往昔時,  為求菩提故,
於酤胝劫中,  捨頭目髓腦,
珍寶及妻兒,  一切無愛戀。
若於我法中,  不能生諦信,
雖剃髮染衣,  愚忘真實相,
貪求名譽財,  為利養說法,
親近不律儀,  廢受持讀誦,
雖欲學沙門,  有失沙門行。」
佛說是語時,  是會人天眾,
有八十酤胝,  咸生悲憫心,
念彼如是人,  當沈(chén)淪惡趣,
同作如是言: 「我願於未來,
以菩提心力, 平等普護持。」
作如是語已,  三千大千界,
悉皆大震動,  諸天雨眾華。
於是國土中,  荊棘及便穢,
以此勝因緣,  一切皆除滅,
無異於諸天,  周遍悉清淨。
於未來世中,  有人聞如是,
摩訶衍曩(nǎnɡ)者,得最勝慧命。
十方天人眾,  歡喜咸恭敬,
讚歎大乘經,  種種諸妙義。
一切諸龍王,  夜叉羅剎眾,
捨除毒惡心,  皆恭敬供養。
若末世有情,  得聞此最上,
甚深智印經,  而能信解者,
其人所得福,  今略為譬喻。
如似殑伽沙,  為佛國土數,
滿中盛珍寶,  悉施供養佛,
修如是勝行,  過殑伽沙劫,
其所得功德,  不如聞於此,
無上智印門,  開導復演說,
所獲過於彼,  無量無邊數。
是福無形相,  非有為心知。
若因聞佛說,  微妙智印法,
發生菩提心,  與諸法相應,
依佛所宣說,  如說而修行;
又於末世中,  勤觀察護念,
樂於空寂處,  一心求解脫,
積集無數量,  勝善諸功德。
常以三種戒,  教授諸有情,
愛護憐憫心,  如母念其子,
歡喜柔軟音,  教令離怨賊。
於佛正法中,  不生顛倒想,
自他皆饒益,  速令至正覺。
若於三摩地,  廣大智印門,
能書寫受持,  讀誦正開演,
展轉授眾生,  自他得開解,
亦令俱獲得,  勝善諸果報,
言議與思惟,  皆悉不能及,
是人咸得生,  諸佛安樂國。
世尊見彼已,  而生親善想,
憐憫心護持,  歡喜而攝受。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有幾(jǐ)乘性人而能受持此三摩地智印法門,於彼未來世之中護持正法,於是正法而生愛樂,能於如來祕密甚深智印法門而生信解、好樂修行?」

于時世尊語彌勒菩薩摩訶薩言:「彼五濁時惡世眾生,諸苦逼惱不可稱數,唯有菩薩於此惡世荷負正法而生信解,如是之人甚為希有。而彼末世諸眾生等常聞鬪(dòu)諍、妄言、綺語,或壞善根,於此智印最勝法門所有言說不能解了。唯有菩薩於是五濁惡世之中法欲滅時,於苦眾生慈念、憐憫,以諸方便饒益、攝受。如是諸人苦惱所逼,若無菩薩接化、引導,即於深法不能信解、受持、讀誦。」

於是彌勒菩薩摩訶薩白佛言:「善哉!世尊!意為憐憫、安樂有情,宣說如是甘露妙法,令彼未來一切眾生得是義利,生悲感心,愛樂修習。若彼菩薩得是法門,隨順如來最上勝行,堅固趣求,無有破壞無上道心,速能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契佛道中,相應勝行而不退捨。」

爾時世尊復語彌勒菩薩摩訶薩言:「若有菩薩已於往昔百世尊所親近恭敬,承事供養,發菩提心,種種善根,植眾德本,於彼未來濁惡世中,於此廣大無上菩提甚深妙義未能信解,於此廣大智印法門不能悟入。復次,彌勒!若有菩薩於往昔中千世尊所發菩提心,親近恭敬,種種善根,植種德本,如是菩薩於彼未來五濁世中雖遇善友,發菩提心,而於廣大智印法門微妙義理未能悟解,數起疑惑,不生愛樂,不能受持、讀誦、書寫、流通,亦復不能為人演說,令生信解。復次,彌勒!復有菩薩於往昔中,經百千佛發菩提心,種諸善根,植眾德本,於彼未來濁惡世中雖遇善友,發菩提心,於此廣大甚深最上智印法門信解微劣,於深遠義未能悟入,亦復不能受持、讀誦、為人稱讚及與講說如是無上廣大菩提甚深義利。復次,彌勒!若有菩薩乃至往昔於一酤胝佛所發菩提心,種諸善根,植眾德本,彼於未來末世之中雖遇善友,發菩提心,於此廣大微妙最勝智印法門雖復聽聞、書寫、讀誦、好樂受持,於甚深義未能解了,不能為人分別解說,於第一義大菩提心未能印定,於此智印三摩地門無所了悟。復次,彌勒!若有菩薩於彼往昔三十酤胝諸世尊所發菩提心,種諸善根,植眾德本,彼於未來末世之中雖遇善友,發菩提心,聞此廣大智印法門,亦能聽聞、讀誦、受持、書寫、流通、為人演說,然於智印三摩地法無決定心任持、印可,不能成就真實義利。

「復次,彌勒!若有菩薩於八十酤胝諸世尊所聞此最上三摩地法,如說修行,復能化利諸有情類,悉令信受,於是佛所發菩提心,種諸善根,植眾德本,於彼未來末世之中菩提心力,聞是廣大甚深智印無上法門而能解了、受持、讀誦、書寫、流通、為人解說,深心愛樂,堪任護持,令速圓滿。於是微妙三摩地門正解了已,於一切法悉皆通達。復於無上菩提、廣大法中離諸分別,摧伏一切諸惡魔怨,破壞一切不善業障,無量劫中隨有所造諸苦因行,於未來世當受報者,皆得解脫。又於往昔造不善因,至後惡世法欲滅時,善心微劣,破壞正法,樂著外道、世俗言教,增長戲論,行非法行,出無義言,不擇高下,多所貪求諸惡有情,見不恭敬,輕慢凌辱,於自所須一切乏少。如是苦因由此一生證悟勝法大功德力,皆得除滅。復由往昔親近供養如上所說一切諸佛所集善根,於彼未來末世之中發菩提心,而能任持是三摩地最勝法門,離諸苦縛,得不退轉,三業堅固,不生散亂,精進趣求菩提聖果。

「復次,彌勒!若諸菩薩於往昔中造不善業,應墮惡道,於彼未來末世之中法欲滅時,聞是法門,好樂受持,以是因緣或以病苦怖畏交煎,先世罪業即得除滅。諸根不具,受諸苦惱;生邪見家,顓(zhuān)愚聚會;生下賤家,為人所使;生貧窮家,衣食歉乏;生慳貪家,不能拯濟;若有所說,人不信受;王法所加,怨敵會遇;親知厭棄,心多憂惱;慈悲法會而多障阻;縱欲說法,人不樂聞;所欲資生飲食、衣服、臥具、醫藥及看視人,不逢惠施;貧窮親附,豪富棄捐;或被惡人來相嬈(rǎo)亂、憎嫉、殘害;所修善法不能增長;或於夢中見諸惡相。以是輕微諸苦逼迫,先世罪業即得消滅。業障滅已,設遇苦緣及諸怨賊不能為害;與魔相隨雖不遠離,而能了知諸魔境界;於諸名聞及與利養心不愛樂;為人親近及以恭敬、尊重、讚歎不以為喜;修諸善行,惠施有情,不生慳吝而求解脫;守護尸羅,無所毀壞;修忍辱行,饒益有情,拔苦與樂;修精進行,策勵三業,勤求眾善,離諸惡欲;修習禪定,散亂不生;以大智慧悟諸法性;方便願力利樂有情;聞無量法,心無忘失;修種種善,為利有情;於世樂果不生希望;令諸眾生速登彼岸。

「復次,彌勒!彼諸菩薩曾於往昔百世尊所發菩提心,真實平等,種種善根,植眾德本,離諸苦縛。由為末世諸惡眾生而來惱害,不能於此信解、修習,何況末世諸惡眾生,不種善根,迷惑散亂而能覺悟!是故末世諸不善人,於此最勝甚深之法不能信受、如理修學。

「復次,彌勒!若諸菩薩能於是法深生信解,志意堅固,被忍辱鎧,降伏諸魔,長時修行,保護任持,不生退屈,廣大智慧、無量善法從此法生,一心希求無上菩提,念念相應,堅固不捨。復於未來敷演妙義,精進不倦,究竟護持是三摩地最上法門,了達一切善惡事業,安住法中勤修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