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說大乘智印經卷第三

32

西天三藏寶法大師賜紫沙門智吉祥等奉 詔譯

爾時會中復有殑伽沙那庾多數一切菩薩,聞佛如來說是三摩地,離諸障礙,心得解脫;於陀羅尼祕密深法隨意悟入,印證明了,決定住持。

復有六十八那庾多菩薩,於百千劫已修習禪定解脫,離諸妄想、生死、怖畏,常樂熏修微妙勝行,聞此最上三摩地法,心懷踴(yǒng)躍(yuè),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證陀羅尼音聲辯才,得無礙解。

復有六十億諸天及人,聞佛所說智印法門,歡喜無量,恭敬讚歎、禮拜、供養,而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生愛樂,於三摩地甚深勝法無有疑惑,咸生信解;於菩提心堅固不捨;於智印門勇猛精進;由大願力修諸善本,根性成熟便得住於阿惟越致,信受如來所行行願,心意決定,無諸退屈。

于時世尊知彼善根因緣純熟,欲授其記,告諸菩薩言:「善哉!善哉!汝等從此過三十億劫,各各於諸佛國土具足修習六波羅蜜,所有難行最勝行願,一切皆能圓滿成就。種習俱盡,得大菩提,皆當作佛,悉同一號,名無畏如來。汝天人眾、諸善男子,已於過去無量佛所植眾善本,信樂大乘。今於此會得聞如是微妙甚深希有之法,欣樂受持。諸善男子!汝等從此過億千劫同得作佛,皆同智印如來。」

爾時世尊為此菩薩及天人眾授佛記已,普觀眾會,以柔軟音語妙吉祥童真菩薩言:「我觀此會菩薩、天人,雖各於彼最上菩提發堅固心,勇猛不退,未能於彼末世邪見道中建立正法。唯汝能於三千世界五濁惡時利益、安樂一切眾生,方便守護,分別演說;於一切處廣令流布,使離虛妄及諸愛染,不為名譽之所縛著。」

爾時妙吉祥童真菩薩從座而起,端容,整服,右膝著地,胡跪合掌,頂禮世尊,持種種華以為供養,瞻仰、讚歎得未曾有,而白佛言:「善哉!世尊!如我觀察一切諸法,皆不可得。而我願樂守護無上正等菩提,及願樂心亦不可取。世尊!此菩提道性離分別,非在內、外、中間,無見、無聞、非取、非捨、圓滿、寂靜、不可相求,離戲論故。」

是時會中復有三百酤胝菩薩從座而起,頭面作禮,恭敬讚歎,而白佛言:「我等亦當守護世尊無量阿僧祇那庾多酤胝數劫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祕密甚深難解之法,於未來世方便為人,受持、讀誦、敷繹(yì)妙義,書寫恭敬供養。」于時一切菩薩作是語已,各各脫身所著上衣而用供養,發是願竟,退坐一面。

爾時世尊告彌勒菩薩摩訶薩言:「汝能具足廣大慈悲,於後末世若諸眾生不樂正法,於如是時護持此法,令諸眾生不生邪見。」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於世尊前頭面作禮,而白佛言:「我當願於五濁惡世方便守護是三摩地,令不斷絕,使諸邪見、散亂眾生漸次悟入摩訶衍(yǎn)曩(nǎnɡ)最勝妙法。」

世尊復告彌勒菩薩言:「今此會中三百八千酤胝菩薩安住是法,信解受持,心生願樂,精進修學,誓不退捨。復有菩薩心未堅固,而於是法不能受持,亦不愛樂;於後末世五濁劫中不能護持如來無量阿僧祇劫庾多酤胝劫數所修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於是法中轉生諍訟及諸煩惱,不能任持、愛樂、修學。」

彌勒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云何菩薩而不愛樂最上勝法?若有菩薩意欲修習如是法行,發幾(jǐ)種心而能成就?」

爾時世尊告彌勒菩薩言:「諦聽!諦聽!善男子!由諸菩薩俱生我法,愚癡、闇(àn)鈍以為障礙,雖有智慧而不明了,故於菩提無決定心,數數退捨,多不愛樂。若有菩薩欲於如是勝三摩地智印上乘,堅固趣求,意樂證入,應於菩提發七種心。云何七種?一者、如佛世尊往昔因地,訪善知識,不惜身命,為求佛道,發菩提心。二者、於諸微妙一切勝法愛樂修學,專心守護,為如是等發菩提心。三者、現諸有情有種種苦,晝夜憂惱,無解脫時,起大悲心,普欲救拔,為如是等發菩提心。四者、普欲利益一切眾生無怨親想,皆得快樂,自在解脫,為如是等發菩提心。五者、普於一切諸眾生等歡喜布施,方便攝受,令離怖畏,於如來法不生怯弱,為如是等發菩提心。六者、見諸菩薩發菩提心而生欣樂,親近修學,同諸菩薩發菩提心。七者、為聞如來身相殊勝功德,圓滿第一清淨;為求出世無垢聖果發菩提心。善男子!如是菩薩發此七種最勝妙心,能於無上正等正覺漸次成就,不捨眾生,守護正法。是名七種發菩提心。善男子!若諸菩薩善能修習四無量心,學佛、如來甚深法藏,復能成就五種勝法。是諸菩薩具足名曰阿惟越致。」

彌勒菩薩復白佛言:「世尊!云何五法得不退轉?」

「善男子!一者、於諸眾生起平等心,於自眷屬不生親昵,於他有情亦不厭捨。二者、見諸有情而得利養,深生歡喜,善言讚美,不生憎嫉、煩惱之心。三者、於佛、如來微妙勝法,意願聽聞及欲宣說,為欲護持如是法藏,不惜身命,廣布流通,相續不斷。四者、所有資生種種財寶無有慳悋,悉能惠施一切有情,及以上妙飲食、湯藥平等普濟,皆令充足。五者、於諸如來所得最上勝功德法廣大智慧祕密總持歡喜愛樂,精勤修學。是為菩薩五種勝法,應當於此決定趣求,心不退轉。」

佛告彌勒菩薩摩訶薩:「復有五法,其性剛強,能障菩提不得解脫。云何五法?一者、於三乘法不能解了。二者、貪求利養而無厭足。三者、常懷慳惜,不能惠捨。四者、諂曲不實,無時間斷。五者、口但談空,不了諸相。彌勒菩薩!如是五法,慣習剛強,覆障菩提,不能成就無上聖果。

「復有五法,若諸菩薩而能具足,即於如來所說勝法開導演說,堅固修習,入聖性地。如是菩薩名為阿惟越致。云何五法?一者無我,遠離相縛,不執自、他。二者無法,遠離封著世俗、勝義軌持自性。三者智性、智相平等不二,無諸憎愛,寂靜湛然。四者不著菩提及與眾生,不愚善惡、因果、漸次。五者了知如來功德、色身、神通、變化、成道、入滅差別之相。善男子!如是五法具足了知,名阿惟越致,能成無上正等正覺。」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無智眾生類,  妄說法非法,
論世俗語言,  研求於好醜(chǒu),
自身口意業,  而不能守護。
專意修習者,  愛樂於寂靜,
行持戒忍辱,  言語常柔軟,
能護持菩提。  如犀樂獨處,
捨離於闠(huì)閙,常樂居空寂;
如鹿在深山,  悉無諸怖畏,
如是修行者,  如風無所著,
為護持深法,  能捨於身命。
其心無所欲,  動靜與施為,
咸皆為饒益,  智慧常明敏,
不愚諸境相。  後五濁惡世,
無信諸有情,  不能受是法,
觸處生疑惑,  無所能覺了,
妄行於邪行,  狂亂心顛倒。
如是愚癡人,  於此菩提法,
而不能守護,  亦不樂修習。
我念過去世,  於燈明佛所,
聞是三摩地,  而發意修習。
復過於百千,  酤胝劫數已,
復有佛出世,  號名曰髻(jì)幢,
為無量眾生,  說此三摩地。
第一會說法,  而有八十億,
那庾多菩薩,  心得不退轉;
第二會眾數,  七十那庾多;
第三會說法,  復有七十三,
那庾多菩薩,  皆住不退地。
其佛壽長遠,  身所出光明,
廣六十由旬。  復有比丘僧,
九百千酤胝,  遠離諸苦縛,
皆得阿羅漢。  時有轉輪王,
號名曰福上,  統領閻浮提,
地里計其數,  七百千由旬。
王者四天下,  嬪(pín)妃及婇女,
其數六酤胝,  而有千王子,
諸相悉具足。  其土號光慧,
人民皆快樂,  有八百酤胝,
諸城及園苑,  上妙眾華果,
種種皆嚴好,  摩尼寶莊嚴,
如諸天境相。  爾時轉輪王,
而於睡夢中,  聞有佛出世,
其名曰髻幢。  於是夢覺已,
尋將所領眾,  臣佐及人民,
百六十酤胝,  而來至佛所,
為聞三摩地。  時王聞是經,
甚深真實法,  心生大歡喜,
即以諸國土,  咸皆施於佛,
而以為供養。  於一切國土,
用上妙栴檀,  各起諸精舍,
園林皆具足,  金銀諸珍寶,
種種而嚴飾。  如是供養佛,
經於八萬歲,  安住佛法中,
能遠離諸惡,  於情及非情,
常興修勝善,  棄捨諸愛樂,
深心無所欲,  唯以真實語,
化利諸眷屬。  而於一日中,
所伸諸供養,  其數無有邊,
如是供養佛,  為求三摩地,
得名生佛家。  是最上真實,
甚深微妙法,  非住相能求,
非妄心所得;  而此三摩地,
名如來智印。  時王聞是法,
棄國而出家,  經於八萬歲,
常習三摩地,  而於晝夜中,
未曾有懈廢。  佛於長時中,
說法廣開悟。  是髻幢如來,
後入般涅槃,  王造窣(sū)覩(dǔ)波,
六十四酤胝,  一一窣覩波,
各五百傘蓋,  七寶以莊嚴,
及諸眾妓樂,  然百千香燈,
光明普照曜,  種種供養具,
皆悉廣嚴備(bèi);積累計其數,
七萬三千歲。  復為諸眾生,
說是三摩地,  無相殊勝法,
其心無所住。  若為人恭敬,
供養讚歎者,  心亦不生喜,
遠離諸有相,  及以諸呪術,
常護持正法。  經八千酤胝,
七十那庾多,  安住如來法,
寂然常快樂,  於一切學處,
而無不具足。  成就菩提法,
三業悉清淨,  於諸已受學,
繫心無間斷,  於所未學法,
精進勤修習。  以大智慧力,
及勝解印持,  思惟常憶念,
而無有忘失,  遠離諸戲論,
及以諸異想。  非如惡世中,
妄行菩提行,  雖教化有情,
貪求於名譽,  為利養說法,
安住諸有相,  言一切皆空,
實不了空性,  是即名為著。
悟心與說異,  邪命不清淨,
及行於非法,  口但能談空,
心為相所縛;  若修如是行,
究竟無所得。  時福上輪王,
即今安樂國,  無量壽佛是。
爾時王千子,  今此賢劫中,
千佛世尊是。  今此大會中,
我前聽法者,  時同王出家,
為比丘者是。  憶念於往昔,
酤胝那庾多,  一切佛法中,
出家聞正法,  聞悉能解了,
由是無量劫,  行種種方便,
供養於諸法,  不著菩提相,
安住實際中。  得見燈明佛,
福智皆平等,  如為我授記,
未來世成佛,  號名曰釋迦。」